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之九:歐亞大陸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之九:歐亞大陸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二 6月 22, 2010 12:54 pm




前面俺談到了美國國防部對阿富汗礦產資源的秘密勘探,和最近對這些礦藏的公布。

首先想到的就是前德國總統克勒在阿富汗德國軍營的談話,說到德國出兵是為了維護德國人的經濟利益。結果是克勒的說話,引發了一片嘩然,因為人家德國人只有為人類崇高的理想才會出兵,哪裏會是為了一些經濟好處呢?

這個可憐的說真話的老哥只好辭職了事。但是要是說德國政府高層,和其他出兵阿富汗的美國盟國,沒有事先得到美國國防部對阿富汗的經濟利益的私下通報,那天下人是沒有幾個相信的。



圖一 德國總統在阿富汗德軍營地說“錯”話而下臺



所以說,目前對阿富汗礦藏的公布,應該是一石頭要打下三只鳥來。

第一只鳥,自然就是德國這些美國的歐洲盟國。因為阿富汗戰爭在歐洲的國家裏,並不受歡迎,美國希望通過未來的財富分贓,來振興這些盟國的政府和權力利益集團。

為了西方人的普世價值、反恐怖主義等等,都是忽悠頭腦簡單的屁民的。對政府和後面的大財團來說,礦藏這些硬通貨,才是真正的好處。俺們要是出夠兵,下夠本,這個阿富汗不就是陸地上的澳大利亞?

你看人家澳大利亞的小日子過得多麽紅火,靠的是把礦藏賣到中國。可是當年的澳大利亞這個土著人的國家,還不是俺們英國佬打下來的?

如果可以把阿富汗打下來,在阿富汗開礦,那麽修條貨運鐵路到中國,可不是比從澳大利亞海運強多了?

當然現在不比以前了,可以把土著們一圈,就清理完垃圾了。現在的阿富汗人,將來還是會分得好處。就看西方盟軍在阿富汗軍事行動中的尺度拿捏了。人家有個詞匯叫做“附帶損傷(collateral damage)”,就是說每次打死一個“可疑”的塔利班分子(俺估計所以阿富汗人都可以算作可疑),就附帶損失3-5個一般平民。看最後可以附帶多少人。

伊拉克的附帶死亡人數,多的估計是75萬人,少的估計是30萬人,都是美國和盟國立下的汗馬功勞。而通常不管你是哪一派勢力的頭目,基本上算是這個民族的精英,就是能來事、會折騰的那一號人物。等到這些人物都被定點清除了之後,一個民族的腦力和精氣神就給閹割得差不多,可以容易統治了。

從這個角度看歷史,比如說發生在東歐一些民族之間,像是俄羅斯、波蘭、德國等等,是比較容易理解那種定點清除的故事的。

第二只鳥,就是美國自己內部的民意。可以說,美國在阿富汗的戰爭,頗顯疲態,差不多美國的民意已經不想在支持下去了。

即使偶爾給大家來一個炸彈驚魂,比如說紐約又“被未遂恐怖了“,或者飛機上又出現低B(智商)炸彈客了,諸如此類,刺激一下美國人民的支持度。可惜的是,興奮劑吃了次數頻繁,大家的身體也沒有多大反應了。

而且阿富汗的問題,是補給非常困難,成本太高。伊拉克的補給,要麽從巴士拉港口,一船就上去了,要麽從土耳其一火車拉過去。可是對阿富汗的補給,主要還是從巴基斯坦卡拉奇上岸,然後要經過開伯爾山口,一路上隨時就給人家燒了。

另外就是阿富汗內部的各種基礎設施比較差,現有的設施還受到破壞,導致美國很多時候要依賴空運,或者是直升飛機來運送緊急物資。

因此美國在阿富汗的軍費,人均到每個士兵,是在伊拉克的兩倍。在2006年,美國國會的估算是每個士兵要花費39萬美元一年,但是現在的實際情況,往低估算,都達到了每一個士兵1百萬美元。

以前是因為在阿富汗的美軍比較少,因此單量雖然高,但是總額比伊拉克低。可是現在美軍要增加到10萬人,那麽就是要打定一年花一千億的底盤。

而阿富汗戰場,和伊拉克非常不同。主要是地形上是崇山峻嶺,對美國的重武器不是特別適用。一旦塔利班的遊擊隊,以廣大的鄉村作為主要的活動基地,那麽美國占領的城市,就成為一個個孤立的地點。由於兵力的不足,只好進行有限時間之內的掃蕩戰爭。掃完之後,就繼續龜縮會到城市據點。

在鄉村的各種兵力部署,要麽就是靠兩條腿,要麽就是靠直升飛機。可是一旦人家遊擊隊,可以從黑市上獲取肩扛對空導彈,那麽你的直升機就會大規模杯具了。

而這一切,就幾乎類似於當年蘇聯在阿富汗戰爭中,蘇軍的困境。唯一的不同,是當年美國大量提供對空導彈給阿富汗的塔利班們,而今天俄羅斯還沒有一報還一報,來一個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而當時,是1979年,那個時候是中國和美國的蜜月時期。蘇聯在勃烈日涅夫時代,派遣軍隊和蘇維埃阿富汗政府一起,來對付伊斯蘭教的塔利班們,是有當時美蘇全球爭霸的大背景因素。

在那個時候,首先是美國在蘇伊士運河咽喉區有重大突破。就是通過戴維營合約,讓埃及和以色列和好,使這兩個國家都同時成了美國的附庸。這個合約,導致了蘇聯利用以阿戰爭這個工具,和美國爭奪中東控制權的局勢變得有利於美國。

可是在美國的另一個重點地區,美國支持的伊朗國王巴列維政府,被伊斯蘭教領袖霍梅尼的革命所推翻,導致了美軍大規模集結在波斯灣,美伊戰爭隨時可能爆發。

於是美國轉向伊朗的宿敵伊拉克,通過扶持薩達姆的上臺,來對沖失去的伊朗。

而在東部的阿富汗,整個局勢,就是為了對抗蘇聯,美國拉攏中國來合作,以制衡蘇聯。而蘇聯則拉攏印度來制衡中國。於是美國需要拉攏巴基斯坦來制衡印度,然後印度要制造孟加拉國事件來打擊巴基斯坦。

這樣的局勢,就造成了蘇軍在阿富汗面臨的困境,就是阿富汗塔利班後面的一大堆勢力。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之九:歐亞大陸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二 6月 22, 2010 12:54 pm




其實在蘇軍進入阿富汗之前,美國由中情局操作的秘密行動已經開始。

當時美國的中情局局長,就是今天的國防部長蓋茨。那個時候,對阿富汗塔利班的主要支持,是靠秘密提供財政和軍火支持。因為按照當時美國卡特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美國主要戰略家布熱津斯基的安排,如果美國的支持行動,導致阿富汗蘇維埃政府的困局,那麽就會把蘇軍引入阿富汗。

而這個歷史上出名的帝國墳場,就會把阿富汗變成蘇聯的越南戰爭。

這個目標終於實現,導致了蘇聯經濟上的困境,是最後帝國崩潰的一個重要因素。

當時蘇軍在阿富汗的最高時期軍力,和今天的美國基本相似,就是10來萬人馬。而當時戰爭的情形,和今天基本相似。那時候蘇軍和今天的美軍一樣,要在西邊防範伊朗的勢力,要在南部靠近巴基斯坦的地方,和塔利班力量鬥爭。

而且好玩的是,當時參與阿富汗聖戰的阿拉伯戰士們,同樣是本拉登領軍的阿蓋達組織。只不過當時本拉登是美國的戰友,今天是美國的死敵。



圖一 阿富汗塔利班當年的最厲害武器,是美國提供的毒刺導彈



而當時的美國中情局,為當年的塔利班和阿蓋達組織人員提供特別軍事訓練。訓練的主要內容包括怎樣放置汽車炸彈,如何暗殺蘇軍高級官員,以及如何越境進入蘇聯境內搞恐怖活動。

當然當時非常支持塔利班的巴基斯坦軍事情報局,今天也被英國和美國指責,繼續和塔利班眉來眼去。

但是最有意思的就是,在阿富汗戰爭進行到第6年1985年的時候,蘇聯出現了一個新領袖戈爾巴喬夫,對阿富汗戰爭所帶來的高昂經濟成本很不滿意,認為要找到一個快速的解決方法。

戈爾巴喬夫上臺的一個主要政治任務,就是“俺們要改變”,用英文來說,就是“We want change”!

那麽解決阿富汗拖而不決的戰爭,就是要一年內拿出撤軍的方案。可是要撤軍,就必須先解決塔利班,於是戈爾巴喬夫的做法,就是先大幅度增兵,把蘇軍增加到了 10萬人以上。於是蘇軍在阿富汗采取了大規模的清剿行動,而受到打擊的塔利班隊伍,則采取了遊擊戰術和恐怖行動作為回應。

當時在美國中情局特工和美軍特種部隊單位指導下的塔利班遊擊隊,采取的做法頗耐人尋味,基本上是以破壞為主的恐怖行動。

最常見的破壞,自然是破壞電力供應線、供水管道、廣播電臺(阿富汗當時的主要輿論渠道,今天的互聯網)、政府建築、機場候機樓、旅館和電影院等等。

從1985到1987年之間,美國領導的遊擊組織進行了每年600多次的恐怖行動(當然那時候叫做“自由戰士行動”)。中情局和美軍特種部隊,指導的自由戰士行動,非常具有針對性。其中著名的方法,就是在蘇軍炮火範圍射程之內的地方,尤其是靠近平民居住的村莊,對蘇軍的陣地和據點發動火箭彈攻擊。結果一旦蘇軍報復,就會炸死無辜的平民,於是西方記者和輿論就馬上一片嘩然,在世界各地唱衰蘇軍的暴行。

當然每次蘇軍炸死無辜平民,就會增加反抗自由戰士的數量。

這類恐怖活動的目標,不光是軍事目標,還包括平民目標。比如說炸斷橋梁、切斷公路、攻擊各種車隊等等。另外流行的行動,就是針對政府官員的各類暗殺活動,也在美國中情局領導下,大規模進行。其中包括在1982年針對阿富汗政府教育部辦公大樓的爆炸,還有對阿富汗1000名共青團員到農村參加義務勞動,進行了襲擊,導致了大量小年輕人的死亡。最離譜的還有1985年,美國支持的自由戰士們居然把阿富汗國營航空的民航班機給打了下來,造成機上乘客全部喪生。

各種暗殺活動,不光是通常見的對汽車開火,或者是開著汽車向人家官員家裏開火。還有就是在人家的汽車裏裝炸彈,甚至包括對人家市場上買的菜,下毒等等。這些都是中情局的強項。

俺們可以想象的是,就是今天西方輿論裏對塔利班的所有指責,大家都知道始作俑者,是哪些人。當年中情局和美軍特種部隊,教給塔利班戰士的所有高超戰術,今天都同樣用得淋漓盡致,來對付美軍。

當然美軍的幸運之處,是當年美國一年在阿富汗就給塔利班組織6億美元,而且同樣數目的錢來自於沙特阿拉伯等中東國家。今天塔利班組織是沒法子從俄羅斯拿到同樣的經費,靠的是占世界統治地位的鴉片出口貿易。

以2007年為例,阿富汗出口的鴉片總額大概是640億美元。其中有25%是由種植鴉片的農民家庭獲得,剩下的75%,就是480億美元,由塔利班各組織、地方軍閥、地方政府首腦、和毒販運送組織來瓜分。

而這些錢主要還是靠歐美國家的消費者們提供,因此塔利班大概拿到的錢,也不少於當初的美國資助吧。

結果戈爾巴喬夫折騰了2年,決定從阿富汗撤軍。那時候阿富汗政府的實力還可以頂一陣,也考慮到通過和塔利班組織的談判,來解決政府權力的分享問題。

可是當年的美國副總統老布什,接見了反抗組織的領袖,表明堅決反對任何妥協,要和蘇聯血戰到底。

結果就是“俺們要改變”戈爾巴喬夫在上任後,2年內準備撤軍,然後在4年後失敗地退出了阿富汗。

而今天美國在阿富汗碰到的簡直就是阿富汗蘇軍戰爭的翻版(除了沒有毒刺導彈之外),也是一位“俺們要改變”的新領袖,要在2年後,就是2011年撤軍。

因此美國國防部要打下的第二只鳥,就是要改變這個激進計劃。說白了,就是2年內,俺們美軍解決不了塔利班問題,需要更多時間。而這個更多時間,必須得到美國人民的支持才行。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之九:歐亞大陸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二 6月 22, 2010 12:54 pm




那麽這個支持,就是阿富汗的前景是非常光明的,雖然現在花的錢很多,比如說1千億一年,但是如果俺們可以在5年之內搞定,那麽5千億的開銷,是可以在阿富汗的1萬億的礦藏裏面,賺回本來的。

其實這套招招人家蘇聯當年也試圖玩過,所以現在美軍用的原始勘探資料還是在當年蘇軍的基礎之上。

可是這個礦藏的消息並不是什麽新聞。因為當初參與勘探的美國地質局和英國地質局,在2007年,就已經公布了不少詳情。而且今年1月份,阿富汗總統卡爾紮伊,也宣布過這個消息。

因此這個消息今天的重新包裝,顯然是美國國防部的一個輿論攻勢。

考慮到現在歐洲面臨的政府債務危機,和美國步履蹣跚的經濟回穩,這個重新包裝的消息,是希望能夠影響和改變美國政府和歐洲盟國政府的當前政策,為美軍在阿富汗的軍事行動贏得更多的支持和時間。

從國防部發放的消息來看,紐約時報直接采訪了美國中央戰區司令彼大將軍(剛剛在國會聽證會上,還慘烈地昏了一次)。而且最近有一個五角大樓的官員升遷頗值得註意。

本來在國防部任職的一個部長助理叫做Paul Brinkley,主要在伊拉克進行各種經濟政策上的指導,來贏得民心,現在被提升為國防部副部長。估計這個升遷是和阿富汗下一步美軍在礦藏資源開發和分配上會擔當主要責任。

而且按照美國國防部網站上的個人信息,這位老兄還擔任了中國福建省政府的經濟發展顧問。真是不錯,美國國防部的高官,還可以指導中國的福建和臺灣之間如何發展經濟聯系。不知道什麽時候中國新疆的反恐顧問,要請美國國防部來主持。

這裏就要談到美國國防部希望打下的第三只鳥,就是中國。對中國的動作,是兩個方面。一個是短期,一個是中長期。

在短期上,就是最近阿富汗有一個非常不錯的鐵礦,叫做Hajigak鐵礦,大概坐落在巴米揚(就是被塔利班毀掉的大佛)地區。這個鐵礦大概有20億噸鐵礦石,價值不菲。

但是自從上次中國的中冶公司拿下了阿富汗艾娜克銅礦之後,美國對中國在阿富汗的斬獲非常不滿。因為當初把合同批給中國的礦業部長阿迪那,是哈紮拉族,對中國有特殊的感情。

俺記得讀過一篇日本共同社的記者寫的報道,說得是這位記者混到部長的家裏,看到一大群客人來參加節日宴會。結果人家阿迪那部長的家門口的地毯,上面是“北京歡迎你”的奧運圖案。而這位日本人,被誤以為中國人而受到了熱情的接待。

當然當後來人家主人問他是從中國那個省來的時候,他只好承認自己是日本人,而且還是共同社記者。然後主人就很客氣的請這個假中國人離開了。

由於中冶公司拿下了合同,而不是美國公司,因此美國國防部最終就把人家這個部長給搞下臺了。今年的2月份,受到美國支持的沙拉尼上任了。可是在今天2月份舉行的鐵礦招標流產了,因為參與超標的還是中國公司。

所以宣布這次的阿富汗大新聞,目的是引起世界各國的礦產公司的關註,可以在今年9月份舉行的再次招標中,可以多吸引一些美國和西方的礦業公司參與,從而把中國公司排除在外。

不過這個短期計劃中,想把中國排除在阿富汗礦藏之外的政策,在中長期上面,是歡迎中國加入礦藏開發的。而中國加入的條件,就是要參加美國的反恐計劃,也就是說美國希望中國出兵,幫助美國搞定阿富汗局面,從而保證美國可以在阿富汗戰爭中獲得應得的利益。

而這個應得的利益,就是保持美軍在阿富汗,和其他中亞國家,比如說吉爾吉斯的軍事基地,來保證遏制中國在中亞不能具有壟斷性的影響力。

其實說白了,就是美國想抄襲的是在東亞和東南亞的做法。就是承認中國在這些地區的經濟影響力,但是又用美軍的威脅,來遏制中國在政治和軍事上的影響力。

如果看一下在東亞發生的事情,美國和韓國的軍事合作,包括要把航空母艦開進黃海,或者在美日安保協定的框架下,談中日經濟合作,都是這樣一條路子。

而臺灣的馬英九政府,在拼命撈取經濟利益,簽署兩岸經貿合作協定的同時,也忙著用從大陸讓利得到的錢,來購買美國武器。這一點,在東南亞的數個國家中,尤其是新加坡的身上,看到非常明顯。

當然美國由希拉裏宣布的重回東南亞計劃,以及韓國天安艦事件的操作對東南亞各國的影響,加上最近美國剛剛答應賠償當年在越南進行化學戰(橙色化學劑)時,造成的超過3百萬越南受害人的協定,都是針對中國的遏制行為。

而且考慮到美國在中國經濟發展頗為良好的非洲,一直有心開辦美軍非洲司令部,就是這種以軍事力量遏制中國經濟力量的路子。

那麽這種路子有沒有可行性呢?有。最近發生在吉爾吉斯的種族沖突,就表明了這樣一個道理:那就是經濟影響力,是有其界限的。當到了一定的程度,維系經濟影響力的社會和政治穩定不存在的話,那麽經濟影響力,就是個零。

這個時候,需要的就是軍事實力了。唐朝在中亞的經營,靠的是高仙芝的唐朝軍隊,而不是來自西安的駱駝商隊。今天中國的局面其實也是一樣,那就是導彈打不到的地方,是沒有經濟影響力的。

當然美國的胡蘿蔔,是阿富汗過萬億美元的礦產,和中國在阿富汗的軍力出現,會遏制海外東突恐怖組織在這裏的運作。那麽大棒,就是混亂的阿富汗局面,不利於中國的經濟發展,而且如果阿富汗不穩定,美國就要巴基斯坦不穩定。畢竟巴基斯坦的穩定,對中國的國家利益非常重要。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之九:歐亞大陸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四 7月 01, 2010 7:13 pm




剛剛談到阿富汗的戰事,說是美國國防部希望改變奧巴馬的初衷,給予他們更多的時間來穩定局面,馬上就發生了美國阿富汗戰區司令麥克尼斯特下野的事件。

從表面上來看,這位將軍之所以下野,大概是犯了當年美國將軍麥克阿瑟的毛病,就是對頂頭上司美國總統和他的主要幕僚大不敬,算是踩了軍人挑戰文官的紅線。

可是從深層次來說,其實表明了美國新阿富汗戰略面臨非常危險的困境。

前面說到當年蘇軍在阿富汗戰場上,出了一個“要改變”的新領導人,想一年之內就把阿富汗事情給處理了。而現在美國,幾乎是上演同樣的故事,也是一個“要改變”的新領導人,想快速地解決阿富汗局勢。

美國的所謂新戰略,就是本來是麥克尼斯特的上司,身為美國中央戰區司令的彼大將軍,在伊拉克戰場上提出來的。現在阿富汗這個燙手山芋,沒人敢接,只好屈駕又讓彼大將軍暖手了。

這個戰略,英文縮寫為COIN(錢幣的意思,全稱是Counter Insurgency,就是反叛亂),是一個全面的系統工程。要求的不僅僅是在軍事上消滅敵人,還要在政治和經濟上,把敵人依賴的生存環境連根拔起。

要達到這個目標,需要有三個條件。第一個就是軍隊數量要夠多。按照美國國防部的估算,在阿富汗沒有15萬軍隊這個最低數字,你談都不要談。為啥呢?因為這個數字是必要條件,但不是充分條件。不是說有了15萬大軍,你就一定能夠達到效果。但是沒有這15萬大軍,你連一個頭都開不了。

現在美國自己可以出的軍隊,能夠到10萬人,就已經吃奶的力使出來了。

美國陸地作戰部隊,在陸軍有10個整編師,是第一裝甲師、第一騎兵師、第一、第二、第三和第四步兵師、第十山地師、第二十五步兵師、第82空降師,和第 101空中攻擊師。

在海軍陸戰隊,則有3個師。當然陸軍和海軍,還有一些獨立的作戰單位,比如說遊騎兵、特種部隊等等。

通常一個師一級單位,總人數是17000人到21000人左右,當然真正的戰鬥部隊,尤其是步兵是沒有那麽多,因為要考慮把炮兵和其他各種後勤和總部都算進去。不過就算是每個師用2萬人計算,美國現役的陸地作戰戰鬥部隊,就算13個師,加上其他的單位,大概是30萬人吧。

可是現在美軍大概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兩個戰場的人數,差不多是各有10萬人。考慮到在韓國的美國陸軍步兵第2師,和在日本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第3師,大概是5 萬多人,可以想象人員是差不多到頂了。

當然美國陸軍還可以從後備役和國民自衛隊中擠出來8個師,在海軍陸戰隊擠出一個後備役師,不過考慮到很多參戰部隊,都已經精疲力竭,這個仗是相當之難打。

因此如果要湊齊15萬人,就得靠壓制北約的歐洲盟友出兵了。可是說實話,北約中,估計可以救命的只能靠英國、加拿大和澳洲,其他歐洲盟國,也許東歐可以靠一點,但是西歐的大部分國家,都面臨著很大的國內撤軍的壓力。

第二個條件,就是要投資不少錢進去。這裏不是俺說的光是一年1千億美元的經費,而是包括用在阿富汗經濟和社會上,收買人心的投資,比如說建醫院、學校等等。

按照現在的統計數據,北約軍隊在阿富汗每次消滅一個“可疑”的塔利班戰士,就會附帶消滅掉3-5個無辜平民。而沒消滅一個無辜平民,又會引發人家親戚中,發誓要復仇的人士參加反抗戰爭。這個估計數字,是10個。就是說,每當你幹掉一個塔利班,一個遊擊戰士倒下去,10個新遊擊戰士,又站起來了。

為了避免塔利班戰士越清剿越多的情況出現,美軍士兵在作戰的時候,就必須非常小心,要一改trigger happy(快樂扣扳機)的惡習,必須在戰鬥中增加克制性。

可是這個要求令到手下的軍人們很不爽。每一個對他們行為的限制,其實就增加了他們喪失生命的風險。而且在阿富汗這個民就是兵,兵就是民的國家,這個處理的手法是相當的艱難。

要是你手下的士兵不買賬,你上面司令部再好的手冊傳遞下去,層層變樣,到了最底層成了官樣文章,那是一點都不出奇。

其實在反暴動戰術中,當年的美國人不是沒有成功的經驗。在征服美國中部草原上印第安部落的戰爭中,美國軍隊曾經碰到過非常強勁的對手,比如說印第安卡曼其遊擊隊,就以其神出鬼沒的戰術讓美軍非常頭痛。

最後美國采取的方法,就是大規模在草原上屠殺水牛群,從而摧毀了印第安人賴以為生的經濟基礎。當印第安人部落沒法生存下去,只好接受了美軍的城下之盟。

而在阿富汗現在塔利班的經濟來源,是收取鴉片轉運的保護費。要打擊塔利班的經濟來源,就必須把這個鴉片貿易給消除掉。當然現代時代不同了,不可能用當年那樣摧毀大自然,比如說要餓死整個印地安人部落,或者是越南戰爭時候,大量使用化學武器來摧毀熱帶叢林的法子,是無法用在阿富汗身上的。

以種族和宗教的名義,悄悄的消滅穆斯林,只能是美國黑水公司這樣的組織在做。

要打破塔利班戰士和普通普什圖民眾的水與魚的關系,就要在經濟上,把這些老百姓的民心給收買過來。

但是可嘆的是,俺們美國現在正好還在經濟危機之中,很多地方政府,財政已經到了借錢都無以為繼的地步,個個的情況其實比希臘都差不多,現在你要花大量錢財去建設新阿富汗?美國人民肯定不會答應。

第三個條件,就是這個新戰略,是一個持久戰,不是那麽容易快就會見效。塔利班有一句名言,就是你美國人有手表,俺塔利班有時間。而且塔利班已經充分考慮到了獨自對抗美國這個超級強權的難度,所以人家的戰術規劃是50年。

現在人家發現,革命形勢一片大好,戰事發展好過預期。


Admin 在 周四 7月 01, 2010 7:15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之九:歐亞大陸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四 7月 01, 2010 7:14 pm




其實當時美國這個COIN戰略的提出,是因為在伊拉克獲得了一定的成功。

但是這個成功在阿富汗則不一定可以套用,就算是彼大將軍親自擼袖子下場參賽。

那麽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不同點在於哪裏呢

首先一定,俺們可以用毛澤東的理論分析一下:誰是俺實行這個戰略的朋友?誰是俺實行這個戰略的敵人?

在伊拉克本來的戰略,美國人想拉的朋友,大概是什葉派穆斯林,而對付的敵人是非庫德族的遜尼派穆斯林。這個一看大方向就是錯誤地。因為什葉派穆斯林不是可以依賴的力量,而且其中伊朗的影響太大。

所以要改變的方法,就是要和遜尼派反美力量和談。這個和談的大蘿蔔,就是停止繼續追殺薩達姆的社會黨的勢力,為遜尼派民兵訓練和提供軍火準備,給他們可以和什葉派對抗的本錢。然後就迫使什葉派在政治上給予這些遜尼派民兵應該享有的政治權利分贓。

但是如果遜尼派不服的話呢?俺就狠狠揍你,只要美軍和什葉派民兵聯手,遜尼派民兵非輸不可。

所以從大局上面,尤其是沙特等海灣阿拉伯國家,和伊朗的力量對抗,是和伊拉克的美軍政策相吻合的。

畢竟遜尼派是弱勢一方,這個時候是需要考慮如何自保,當然會接受美國對其比較有利的政策安排。

當然什葉派也許不太滿意,但是如果什葉派裏面不走極端路線,而是在自己搶下了最大的大餅份額的時候,該分給遜尼派的那一小部分,換取被人家汽車炸彈的恐怖驚魂,也還是一個好買賣。畢竟什葉派是伊拉克戰爭的大贏家,而且是過去沒有這樣贏過(自從波斯帝國敗退出兩河流域之後),鞏固革命果實比較重要。

在阿富汗就是大不相同。美國在阿富汗支持的政府,和反抗的塔利班勢力,都是以普什圖為主,可以說是內部勢力的內鬥。

而當年與塔利班鬥爭的北方聯盟,主要是以塔吉克族為主,和普什圖族的仇口,其實沒那麽大。而且在自己的族群占弱勢的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支持普什圖人自己內鬥,反正俺也沒有機會問鼎喀布爾,所以不管你普什圖裏面的哪一派在那裏坐穩屁股,俺只要保住自己腳下的這一畝三分地就行了。

因此貌似當年與塔利班不合的北方聯盟,現在也在幹黑市買武器給塔利班賺錢的勾當。

所以阿富汗塔吉克族的態度,頗有些像伊拉克庫德族的態度一樣,你這邊兩夥人內鬥,俺坐收漁利。

而普什圖的阿富汗政府和普什圖的塔利班之間的鬥爭,就要看誰的實力強了。現在美國的做法,幫助阿富汗政府軍建設,是為了讓阿富汗政府有討價還價的本錢。可是這個做法,頗有點像美國在巴勒斯坦幹的事情,就是支持法塔的巴解組織,和哈馬斯內鬥,結果雖然法塔得到了軍火和資金都要多,但是因為貪汙腐化,其精氣神完全沒有辦法和哈馬斯相比。就是說穿鞋的,鬥不過光腳的,結果是哈馬斯在加沙地帶大勝。

如果沒有美國和盟軍的幫手,卡爾紮伊的阿富汗政府軍恐怕不是塔利班的對手。

因此這裏又面臨著美軍在阿富汗的第二個問題。卡爾紮伊的政府,是不是可靠和可以依賴的合作夥伴。因為這個問題解決不了,那麽COIN就只好靠命運來決定,拋出來的結果是字,還是圖了。

作為美國總統阿富巴(阿富汗加巴基斯坦)特使的霍爾布魯克的答案是否定的。因此前一段美國政府的外交計劃,就是把卡爾紮伊通過選舉給趕下臺,換一個很好的合作夥伴。

現在看來這個計劃已經破產,俺都懷疑老霍可以再幹多久。

在對待卡爾紮伊的問題上,老霍的觀點和美國駐阿富汗大使,退役將軍埃芬伯裏是一致的,就是把卡爾紮伊幹掉。

但是以麥小將軍為首的軍隊,卻希望和卡爾紮伊處理好關系。原因很簡單,你不選擇卡爾紮伊,也不一定會找到其他的更好的合作夥伴。而且當年美國在越南的時候,吳庭艷被幹掉之後,美國的局面變得更加嚴峻,也是一個前車之鑒。

甚至有美國戰地專家,對美國新聞媒體在政府授意之下,拼命炒作卡爾紮伊政府的腐敗和無能頗為不滿。他們的意見是,阿富汗政府固然腐敗,難道美國政府就清廉了?這個為了以推翻卡爾紮伊政府為目的之輿論戰,其實是為了給霍爾布魯克提供助力,讓阿富汗內部的各個派別,明白美國準備換將的意圖。

可是這個意圖,自然就會打擊普通不明真相的美國人,對阿富汗現政府的觀感,自然就會影響大家對阿富汗戰爭的支持度。最要命的是,你最後還沒法把人家卡爾紮伊給幹下來。

人家等你美國副總統來阿富汗的時候,要去訪問中國,沒有時間見你。而你國防部長蓋茨來的時候,人家又在喀布爾鋪紅地毯歡迎伊朗總統內賈德。然後國會開大會的時候,還發布意見說,老子混不下去,不如去參加塔利班?

真是此地不留爺,自有留爺處。處處不留爺,老子投八路。

但是美國在阿富汗倒閣不成功,不光是卡爾紮伊自己有兩把刷子,還和美國自己的信號發送有問題。那就是在老霍和老埃,一個美國特使,一個美國大使,在向阿富汗內部勢力傳遞聖旨的時候,就在政府外的清流,包括紐約時報和CNN等等,在拼命擂戰鼓的時候,人家真正拿著槍在手的小麥將軍,卻在為卡爾紮伊站臺。

你這麽一來,當然讓人家阿富汗內部勢力非常困惑,你倒底在唱哪出戲?是定軍山,還是空城計?不管你唱哪一出,也得先來個將相和吧!

這裏就帶出一個潛在的問題,那就是美國政府的文官體系和武官體系,就是國務院系統和國防部系統,在阿富汗政策上,分歧徹底公開化,已經有互相叫罵和公然拆臺的場面出現。而國防部系統,顯然受到美國前阿富汗政策的主要操刀手,卡爾紮伊的好哥們,哈利勒紮德的暗中支持。

這個分歧的後果,基本導致美國阿富汗政策操作,出現膠著狀態,直到奧巴馬親自飛到阿富汗去協調,和邀請卡爾紮伊訪問美國,從而修改了國務院的倒閣政策。


Admin 在 周四 7月 01, 2010 7:15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之九:歐亞大陸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四 7月 01, 2010 7:14 pm




所以和伊拉克不同的是,人家敵方自己內部分歧重重,美國自己目標清晰和行動一致,軍方領導人彼大將軍,和外交系統領導人美國駐伊拉克大使克魯克合作無間,共同進退。而在阿富汗,人家敵方內部矛盾倒是不大,美國自己問題不小。以美國大使埃芬伯裏代表的前美國國防部的老一輩官員(包括以前的中央戰區司令阿比賽德將軍),對新一代將軍的COIN頗為不屑,使這個矛盾也帶有國防部軍界的新老之爭。

非常明顯的是,COIN戰略至少在國防部內部,是變成了新一代將軍們要把老一代將軍們趕下臺,自己上位的一個政策工具。所以現在COIN戰術面臨困境,國防部的老將軍們偷偷在背後笑彎了腰。

除了阿富汗政府的問題,美國頭痛的就是巴基斯坦政府和軍隊在合作上只是馬馬虎虎應付。本來嘛,你說好明年要撤軍了,如果人家巴基斯坦人真心實意地幫你收拾塔利班,最後你自己拍拍屁股就走了,不就是把阿富汗交給印度人了?當然沒那麽傻,幫他人做嫁妝。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忽悠中國出兵來解決問題,那就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了。

不要以為這個想法太天真,中國政府裏面的國際派還真是熱臉貼冷屁股,巴不得替美國人火中取栗呢。上次就是一個借道瓦罕走廊的提議,就在主流輿論裏面引發熱血沸騰的善意回應。

也許有人會問,為啥中國不出兵阿富汗,和美國合作,來保障自己的經濟利益?

問題很簡單,就是今天中國在阿富汗的政策,必須滿足中國自己對周邊環境的需要。在以前,中國對中亞的周邊環境,主要是打擊民族分裂主義、宗教極端主義和恐怖暴力主義這三大破壞地區穩定的邪惡勢力,其著眼點是在於中國邊疆的穩定和發展。

那麽今天中國在這些地方的國家利益,除了上面說的這些,還包括中國的能源安全和商品通道。

如果中國和美國合作,出兵阿富汗,就會把自己擺到和穆斯林世界作對的一方,成為西方國家的看門走狗。那麽這樣的出兵,不但會造成中國在北非、西亞、南亞和東南亞的國家中,成為人家仇恨的對象,而且中國自己的西部,從新疆、甘肅、寧夏到陜西,都會出現不穩局面。

因此中國如果需要出兵阿富汗,一定不是作為美國的反恐盟軍出現。而是在聯合國主導下,在阿富汗實現各民族和各派勢力進行大和解的環境下,中國成為友好鄰邦,派出中立和不牽涉入阿富汗內部勢力紛爭的調停人的身份出現。

而且這個局面在未來的幾年裏,就會出現。美國在阿富汗的力撐,無論是願意不願意,大概都不會超過5年(當年戈爾巴喬夫上臺後,蘇軍維持了4年)。而這個時候,就是中國必須做好準備,在美軍撤出的真空之後,發揮政治協調人的角色,推動阿富汗各民族和各派別之間實現政治和解。

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通過經濟合作,可以開采阿富汗的各種礦產資源,和用阿富汗作為西亞到中國的能源通道。然後同時,為阿富汗人民建設各種高速鐵路、高速公路、醫院、電廠和無線通信系統等等,真正的做一個Nation Builder, 來區別於美國的Nation Destroyer,為阿富汗人民帶來繁榮和和平。

大家知道阿富汗的第一大民族是普什圖,因此不管是現在在臺上坐的現政府,還是在臺下挑戰的塔利班,都是來自於這個大族。將來這個民族本身內部的力量平衡,還是要看雙方在排除了外國占領軍之後的實力對比,才可以決定大家的政治分贓協議。

而現在中國和阿富汗交界的瓦罕走廊,在中國一方是位於南疆喀什地區的塔什庫爾幹縣。這個縣是塔吉克自治縣,居民以塔吉克族和吉爾吉斯族為主。尤其是在靠近邊境的牧區,基本上是以吉爾吉斯牧民為主。

這又正好和阿富汗境內的瓦罕走廊相似,就是在靠近中國一邊的東面,是少量的吉爾吉斯族,而靠近西面的主要人口,是塔吉克族。因此在阿富汗的整個瓦罕走廊是在塔吉克族的看護之下。

中國在這裏的主要目標,是防止隱藏在興都庫什山脈裏面的境外恐怖組織,通過這裏向中國的南疆滲透。當然除了防止這些破壞分子之外,另外防備的就是武器和毒品的走私行為。

所以說,要是中國希望將來開發這個走廊,在安全上還是比較有保障。而且必須在解放軍完全掃蕩幹凈附近的任何不良勢力(包括印度情報局的人馬)之後,才可以談到這個問題。

其實考慮到南疆的喀什地區開辦經濟特區,那麽可以走的海外交通,基本上是三條。

一條就是通過塔什庫爾幹的南部,從紅旗拉甫山口的中巴友誼公路去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然後從伊斯蘭堡要麽南下印度洋港口城市卡拉奇,從這裏上船。要麽走西南方的奎達,走進伊朗。

另一條就是從喀什建設鐵路,經過吉爾吉斯,連接上烏茲別克的安集延。然後從這裏就可以接上伊朗,一路走到南歐。

這一條就是計劃中的中吉烏鐵路,要麽走北線,從蓋克力克經過吐爾尕特山口,要麽走南線,經過烏恰走伊爾克什坦,都要經過吉爾吉斯的奧什,而接上安集延。

因此有人擔心,現在發生在吉爾吉斯的奧什的種族騷擾,也許會打亂中國這個鐵路建設計劃。

其實這種擔心是多慮的。吉爾吉斯作為一個國家,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南北經濟發展不平衡問題。

吉爾吉斯南部的種族對抗,當然有歷史的原因,但是因為經濟不振,大家對自然資源的爭奪日趨激烈,倒是和非洲的南撒哈拉地區的情況有所類似。而要解決這個問題,發展經濟是唯一的出路。

倒是這些中亞地區的各種亂局,反而會給中國境內的各族人民提供反面教材,讓大家知道只有政治穩定,民族和睦,才有經濟發展,才有真正的好日子可以期盼。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之九:歐亞大陸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日 7月 11, 2010 1:56 pm




第三條路,就是通過瓦罕走廊,連接阿富汗。

從現在的需求來說,中國在喀布爾南部的埃納克銅礦,需要一條鐵路線連接。如果下一步能夠把巴米揚地區的鐵礦拿下來,也需要從喀布爾建設一條鐵路。



圖一 昆都士-杜尚比-喀什鐵路線



現在的計劃,基本上就是兩條。一條就是直接建立瓦罕走廊鐵路。另一條就是從喀布爾向北,通過昆都士,然後接上塔吉克斯坦的鐵路到首都杜尚比。從這裏可以沿著瓦赫什河谷,一直到吉爾吉斯斯坦的薩雷塔什。這裏其實就是中吉烏鐵路南線,從烏恰到喀什。

後面這一條線,建設的難度要小一些,而且可以同時兼顧中塔鐵路和中吉烏鐵路,不需要重復建設。但是不利之處,是牽涉到國家比較多,必須搞好各方面的協調工作。

而瓦罕走廊線路,這裏曾經是中國的領土,現在是塔吉克族控制。雖然建設的難度大一點,但是如果中國和阿富汗可以簽署協議,基本上把這個地區變成一個特別行政區,而由中國控制,那麽事情就比較好做了。

雖然說瓦罕走廊在中國和阿富汗交界處的海拔高度到了4900米,但是比起來青藏鐵路過唐古拉山,還是要低。而且整個路段比較短,從走廊大概經過100公裏,就到了斯科紮爾。從這裏到喀布爾,道路建設就比較容易了。

而在阿富汗的北部,主要的交通樞紐中心在馬紮裏沙裏夫,這裏向北,可以接上烏茲別克斯坦的鐵爾梅茲,然後向西去赫拉特連接伊朗,向東經過昆都士到法紮巴德,然後南部可以去喀布爾。



圖二 阿富汗北部交通圖



阿富汗因為經歷了幾十年的外強入侵,因此從來沒有機會好好建設自己的國家。因此一旦美國撤軍(當然一個很大的問號),各民族開始和解,那麽在北方各民族,尤其是塔吉克族和烏茲別克族聚居的北部,哈紮拉族聚居的中部,都可以開始鐵路建設。

而在普什圖族人聚居的南部,又是阿富汗的主要礦區,這裏的礦物通過中部和北部的鐵路,運輸到中國,普什圖人享受開采利潤,其他各族享受過路費,應該是大家多贏的局面。

特別指出的是,這些地區在唐朝時候,都可以算作是中國的領土,那麽中國該如何通過經濟開發和合作,把這些地區納入中國的經濟循環圈,同時在政治和文化上進行區域整合,應該是一個西進戰略的主要焦點。

要做到這一點,那麽中國西部發展戰略,尤其是南疆喀什經濟特區的開發,是主要著重點。這個計劃,要求中國必須在各民族,尤其是信奉伊斯蘭教的各族之間,在和平共處、經濟發展和共同富裕上面,要起一個模範作用。

如果這個模式確立起來,以中國道路作為借鑒,那麽整個中亞地區,從阿富汗往西,到土耳其,都可以成為中國經濟圈的組成部分。

當然這個戰略要求中國的經濟和外交取向,必須走出成為西方經濟、政治和文化體系的附庸(美其名曰,與國際接軌),要開始真正的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政治、文化和經濟的主體意識,把中國自身的經濟和文化建設,放在發展的首位。

這個要求首先做到的就是中國自身的經濟轉型,要把為西方人做牛做馬,當長工的世界經濟工廠的地位,變成為自己13億人民,以及全世界其他發展中國家人民提供產品和服務的經濟主體。要把自己從來料加工、做人家代工的打雜身份,轉化為提供設計和時尚的創作者的身份。

也許有人說,這個轉型太難了。靠中國現有的能力,可以設計出IPhone這樣的好東東出來嗎?當然不能。可是IPhone之類的東東,是為西方社會的消費者們設計的,而不是為廣大發展中國家,包括你中國自己的廣大人民群眾設計的。反而是中國出產的山寨電話,倒是為廣大的發展中國家的普羅大眾設計的時尚玩意。

其實想一下,中國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俺們自己老百姓喜歡的東東,大概就是其他發展中國家老百姓也喜歡的東東。如果你什麽標準都用歐美去衡量,那麽除了信奉民族虛無主義、文化虛無主義和歷史虛無主義之後,然後後悔自己不能生而做歐美人,一頭撞南墻而死之外,那真是沒有別的出路了。

不過這個地方要想好好建設,很有可能就會被人家歐美存心來搞亂它,讓你周邊不得安寧。

記得俺曾經說過,未來世界的亂局和沖突,會主要沿著中國的周邊國家進行。現在除了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戰亂,費爾幹納谷地的種族沖突,朝鮮半島局勢緊張,下一個目標,大概就是緬甸。反正美國情報機構,搗鼓一下,搞出一個緬甸政府要發展核子武器的借口,也不是太難的事情。

得出中國周邊會亂這個結論,並不難。因為中國的實力不斷增強,會對舊有的國際次序和世界分贓格局造成影響,因此以遏制中國實力的增長作為主要的對沖手段,就必須以中國的亂來解決問題。

就算是中國不容易被搞亂,那麽通過中國周邊國家被搞亂,從而帶動中國邊境地區開始亂,都是阻礙中國發展的一個好法子。

當然人家最想看到的,自然是中國的分崩離析。大概在90年代中期,關於把中國分割成7大塊的黃粱夢在海外頗為流行,其中主要的吹鼓手,是以臺灣的臺獨分子李登輝和同黨,以及日本的一些右翼分子為主。

而在中國的響應者,主要是普世派中提議中國未來走聯邦和邦聯之路的勢力,基本上是為將來中國的分裂,制造法律上的可行性。

而在俺看來,這一股歪風的刮起,則是響應美國在世界地緣戰略上的大格局變化。其作為標誌性理論的出臺,是1993年亨廷頓的“文明沖突論”的出籠。而正是這個時候,把中國復興作為西方世界的最主要挑戰的戰略定位,在西方開始慢慢成型。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之九:歐亞大陸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日 7月 11, 2010 1:57 pm





在文明沖突這個理論出籠之前,美國的戰略主要是建立在意識形態上的冷戰之上,因此無論是基辛格的大外交,還是布熱津斯基的大棋局,都主要是服務於如何保持美國的超級霸權地位,以及和蘇聯展開的爭霸戰。

在這樣的一種形式下,繼續沿用冷戰的意識形態思路,是無法應用到被美國鎖定為潛在挑戰者中國的身上。

如果要說不能和共產黨合作,那麽當初你基辛格和尼克松又要跑到中國去,見毛澤東和周恩來?顯然說不過去。

而新的理論的出臺,預示著美國對華政策的主要轉變,在於不會利用陳舊和落後的對抗理論,尤其是鄧小平主導的開放和改革之後。雖然現在一些美國人還是口口聲聲說,紅色中國如何如何,但是很多人都會把這些人當成沒有見過世面的鄉巴佬而已。

於是文明沖突走馬上陣,開始用西方文化的所謂民主體系來針對東方文化的所謂專制體系。這種從文明上的定位方式,雖然口頭上的標語口號喊得冠冕堂皇,但是骨子裏傳承的還是西方中心論和白人種族優越論這西方文化的兩大主流糟粕。

當然如果你仔細看完基辛格的大外交、布熱津斯基的大棋局,和亨廷頓的文明沖突,其中還是看明白了這些理論家的觀點中,對保持美國獨霸的困難有比較中肯的思考。因此不排除如何和中國,以及其他國家的討價還價,來爭取最大的利益這些應對手法。

但是在這個基本點上的變化,就是以文明的差異,來掀起對抗,而放棄以意識形態來化解,決定了將來的國際沖突,是以披著文明的馬甲的利益對抗。

這個系列叫做歐亞大陸,其實就是表達了一個簡單的事實:如果看一下整個世界的歷史,主要就是歐亞大陸的歷史。歐亞大陸,從早期的各地發源地文明,到了當年雄霸大陸兩極的羅馬帝國和大漢帝國,在到後來的大唐帝國和大元帝國獨大,就一直是這個世界的中心。而這個局面一直到了1900年開始,歐亞大陸以外的美國崛起,才徹底改變了整個局面。

美國崛起的過程其實比較簡單。第一個步驟就是利用當年的歐洲內部鬥爭,就是海洋國家英國和海陸國家法國的對抗,美國接受了拿破侖的大禮物--路易斯安娜領土,然後在北美大陸上一統天下,在北美大陸確立了自己的多海地位—太平洋、大西洋和墨西哥海灣。在美國的強勢地位下,美國取得了對北美洲的另外兩個國家— 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絕對優勢,從而避免了其他歐亞國家,不得不面對的內鬥問題。

美國崛起的第二步,靠的是美西戰爭,從而奪取了歐洲和南美洲的中央樞紐古巴,奠定了美國對南美洲的強勢地位。而在亞洲,則通過獲得殖民地菲律賓,以及一系列中轉島嶼,從關島到夏威夷,從而把美國勢力伸入了歐亞大陸的東端。當然從沙俄手上買下了阿拉斯加,也增加了美國在亞洲的影響力。

而第三步則是利用了歐亞大陸的內部鬥爭,先是在大陸西端,得益於法國和英國的爭鬥,後來則在第一次大戰之中,支持了海洋國家和海陸國家,對抗歐洲內陸國家。在大陸東端,則在中國和日本中間,互相支持,削弱雙方,直到日本崛起,開始挑戰美國在中國東南和東南亞的利益,才導致了美國和日本在二戰中的對抗。

在第二次大戰中間,美國非常明顯地支持了德國的工業化和納粹的崛起,從而又一次利用了內陸國家德國,和英國、法國以及俄國之間的對抗,為美國的世界強權地位奠定了基礎,從而徹底導致了英國、法國和德國這三個昔日帝國的衰落。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美國面臨的是蘇聯的挑戰。在這個時候,美國在歐洲大陸已經插入一腳,在西德和蘇聯對峙。在歐亞大陸中部,靠著1953年的伊朗政變而占了一個灘頭陣地。在亞洲大陸上,則因為朝鮮戰爭的平局,美國不得不退守南韓和日本一線,在中南半島,則徹底失敗,被趕出了大陸。

相比於以前的昔日帝國,美國在崛起之後,采取了一個比較聰明的做法,就是雖然美國對外頻頻動武,但是一直避免全面戰爭,而只是打小規模的局部熱戰。這種聰明做法,就是雖然出現越戰這樣戰敗的場面,但是對整個國力的傷筋動骨比較小,可以想辦法恢復。這種有節制的戰爭思想,是很多歷史上的大帝國,沒有學會的。

比如說二戰中的德國,本來已經占領了全部西歐,局面大好。但是卻忍不住希望占領蘇聯的能源基地高加索地區,尤其是阿塞拜疆的巴庫,從而導致了在南歐和北非的雙線作戰,空有蒙得裏安和隆美爾這樣的驍將,最後還是在全面戰爭中得了個完敗。

從中國的地緣來看政治,那就是雖然說,得中原者得天下,但是你是不能依賴中原作為你的權力基地。中國的權力基地,以早先的關中平原、山西盆地,到後來的四川盆地和東北平原,都是相對的易守難攻。但一個政治權力的建立,卻要以占據中原為標誌。因此當年的國共之爭,就是以淮海戰爭的結束作為分水嶺。

看世界的局勢,那就是要控制歐亞大陸。要控制歐亞大陸,大概是任何一個國家,都沒有這樣的人力和財力可以勝任。因此第二選擇的方法,就是成功地將歐亞大陸的主要玩家鑒別出來,然後在這些玩家的鄰近地帶,建立自己的灘頭陣地。用這些灘頭陣地,進行權力對沖的操作,從而削弱潛在競爭對手的實力。

那麽作為今天的美國強權,其實其超霸地位,主要是在蘇聯崩潰之後在確立的。這個超霸地位可不可延續下去,主要在於美國可不可以成功地防止在歐亞大陸出現一個競爭性強國。即使在這個大陸,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挑戰美國的全球權力,那麽如果有幾個歐亞大陸國家,可以背靠背抱團取暖,也可以對美國形成強大的挑戰。

比如說在1940年的時候,德國的希特勒和蘇聯的斯大林在11月簽署的蘇俄協定中,達成的共識之一,就是要把美國勢力排除在歐亞大陸之外。可惜的是,因為對自己能源極度缺乏的恐懼,希特勒決心揮師東進,搶奪蘇聯的外高加索能源基地。而在這個戰略的實施過程中,本來德軍第6軍團的任務,只是為經過烏克蘭而殺向阿塞拜疆的搶油部隊提供側翼掩護,但因為早期行動太過順利,大家的士氣過勇,於是變成了從斯大林格勒突破到莫斯科的會戰。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之九:歐亞大陸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日 7月 11, 2010 1:58 pm




結果就是德軍在車臣一線受阻,遠望著油田而燃料耗盡。然後就是在北非的隆美爾一路往東殺,希望靠著突破埃及,而搶取巴庫。這一個勇敢的大迂回,也在埃及的亞歷山大城外,同樣因為能源供給跟不上而失敗。

而這個歐亞大陸的內訌,就直接為美國在該大陸建立統治地位,提供了基礎。美國之所以能夠獲得這個超強地位,主要是靠著整合西歐各派勢力,首先控制了歐洲內陸的強國德國,然後靠在德國的駐軍,和蘇聯的東歐前沿陣地硬撼。在第二線上,則依賴北約作為後備,然後利用島國英國,來制約大陸上的各國。唯一比較不靠譜的就是法國,但是在德國和英國的兩面遏制之下,法國也沒有太大的翻天的本事。

美國在亞洲的進展卻不是太順利,主要是蔣介石的國民政府在中國內戰中失敗,使美國在大陸上的控制力大大減弱。除了在南韓守住了陣地之外,美國的勢力基本上是被驅逐進了沿海島國上,從北方的日本,到南方的菲律賓和關島,都是美國兵力的基本陣地。但是因為沒有大陸上的立足點,迫使美國在尼克松時代,不得不和中國妥協,希望借助中國之力,來抗衡蘇聯。

之前俺提到很多中國人看今天的世界,就比較容易的想到戰國。然後就從這個基本錯誤認知,想到戰國時代的基本地緣政治戰略,那就是遠交近攻。這裏俺就把這一個錯誤觀點更深刻的解析一下。

在這種遠交近攻的指導思想下,那麽非常顯然,遠方的美國,或者歐洲,自然就是中國需要遠交的盟友。而中國附近的日本、俄羅斯和印度,自然就是需要近攻的外敵。

而且考慮到日本在侵華戰爭中的滔天罪行,中國和俄羅斯法律上已經解決的領土糾紛,但是在大家的感情上並沒有解決的歷史糾結,還有印度和中國仍然存在的領土之爭,都暗暗合乎這樣一個戰略思維。

如果考慮到在1860年左右,美國、中國和日本,同時進行工業化的富國強兵政策,中國因為甲午戰爭的失敗而衰落,也不免讓很多人想到今天在中國和印度之間發生的發展競爭。

所以這種把鄰居國家作為主要打擊對手的想法,是非常自然的。當年如果沒有打敗中國,日本自然也不會想到占領東南亞和澳洲這個能源基地。如果美國不是在美墨戰爭中,打敗墨西哥,自然也不會有後來的帝國主義擴張。

但是如果中國今天仍然用這套思維方式,那就是正好落入了美國在第二次大戰後崛起的對付歐亞大陸的老法子。其實現在美國扶持印度來對抗中國的做法,走的還是這樣的戰略應對:因為俺美國不肯和你中國直接對抗,來消耗自己的力量,所以要把印度擡出來。

因為如果美國和中國對抗,殺敵1千,自傷8百,得益的是歐洲、印度和俄羅斯等其他國家。那麽俺美國擡出印度來抗衡中國,再根據中國和印度力量的消長,兩邊一起玩,把你兩家都給玩殘,豈不是很爽。

而中國如果直接去和印度對抗,那不就是落入人家的陷阱。於是你搞美印核子協議,難道俺不能搞中巴核子協議?那麽印度如果如法炮制,就是俺印度也不跟你巴基斯坦直接對抗,那麽就是通過俺在阿富汗的“影子”組織,扮演成塔利班,來對付你巴基斯坦。

當然俺巴基斯坦,也會通過支持你印度內部的穆斯林組織,也給你來個炸彈與人腿橫飛,鮮血共夕陽一色。

於是大國之間的爭霸對抗,最後還是落實到了有限的街上小嘍羅的亂戰。

因此中國周邊國家的亂局,最後就是落實到痞子之戰。這個痞子可以是國家級的,比如朝鮮對韓國,也可以是影子組織之級別的。

而中國要應對這種挑戰,就不能只是以經濟手段應付,一出事情,馬上撤僑這樣的法子。而是要采取主動,以經濟發展為主,但是以軍事手段為輔。這個軍事手段,還不需要依賴自己的軍隊,但就可以依賴在這些鄰近國家內部的政府和利益相關集團。或者慢慢出現民間企業自己發展的保安隊伍。

其實如果仔細的分析一下,後殖民時代的國際政治,其實不是像戰國時代那樣的以兼並為主的領土擴張和爭鬥,而更是像春秋時代的爭盟主和世界各種組織和國際事務中的仲裁權之爭。

因此要是采取所謂的遠交近攻,就是不合時宜的。真正應該做的方法,俺稱為遠插近籠。就是對你周邊的國家,增加你的政治、經濟、外交和文化的影響力,采取的是籠絡的方式為主,同人家來一個雙贏,建立其命運共同體。

這個做法,就是以經濟發展來綁架共同利益,對當地的本地勢力,以此為主要手法。但是對外部勢力,或者是外部的當地代理,那麽就是要以定點清除為手段。

同時對遠處的競爭對手,采取的就是遠插,在對手的關鍵地方,插一支腳進去,給你挖陷阱和拉絆馬索。讓你時不時一不小心,就跌個鼻青臉腫。

因此對美國的超強地位,美國的戰略家們,不論是布熱津斯基,還是基辛格,還是亨廷頓,其想法都是關於美國的歐亞戰略,就是如何可以防止在歐亞大陸上,出現一個可以挑戰美國權威的超強國家。如果美國可以保證沒有這樣一個國家出現,自然就保證了美國在歐亞大陸事務上的話事權,和一旦這些國家之間發生矛盾,那麽美國就完全掌握協調這些矛盾的仲裁權。

那麽對挑戰者的角色界定,就要考慮得非常的清楚。

在最近的國際大局勢中,可以說發生了三件大事情。第一件大事,就是蘇聯崩潰帶來的歐亞大陸的勢力重組。這個是發生在1990年代。第二件大事,就是以本拉登為精神領袖的中東穆斯林暴力恐怖勢力的興起。這個發生在2000年代。第三件大事,就是中國在歐亞大陸的東方的崛起。這個事情的真正定局,就在2008 年的全球經濟危機之後。俺們要是懶一點,就算是在2010年代吧。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之九:歐亞大陸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日 7月 11, 2010 1:58 pm




對西方世界來講,這三件大事,都是對其整體影響非常大的事件。蘇聯崩潰,算是將美國權力推向了歷史的頂峰,但同時解決了西歐的安全問題,從而導致了西歐對美國這個領袖產生了離心現象。

穆斯林極端暴力勢力的興起,對西方世界也帶來重大的挑戰。但這個挑戰,對因為蘇聯和東歐變天帶來的歐美離心,反而有積極作用,可以幫助歐美往一張板凳上坐。

但是中國的崛起,卻對西方世界帶來了極大的困擾,令歐洲和美國一時有手足無措的感覺。

對基辛格這樣的戰略家來講,穆斯林極端勢力的興起,只是三等的小事。蘇聯的解體,也是第二等的事情。只有中國的崛起,才是這個世界上一等一的大事情。

因為中國的崛起,未來世界的遊戲規則將發生重大變化,西方國家控制比賽規則,仲裁比賽結果,同時享受比賽利益的局面,將徹底完結。如果運氣好的話,可以拉中國入夥,就是佐利克提出的所謂“相關負責者”的概念,從而繼續維持這個國際次序。

而要命的是,中國完全以發展中國家的代言人的姿態,或者說非西方國家的利益維護者的樣子,要求未來的世界真的按照國家平等的方式,來構建國際新次序,那才是西方國家最大的惡夢。

當然俺雖然覺得基辛格老哥對中國也是半桶子水,不過人家在美國戰略家裏面,也算是廖化了。基辛格的老板,尼克松總統也是半個明白人,他曾經對美國向中國實行的人權壓力政策表示懷疑,認為“在90年代,向中國人拋售人權,只會令他們反感;在2000年代,向中國人拋售人權,只會令他們忽視你;在2010年代,向中國人拋售人權,只會令他們笑話你。”

但是在美國的戰略界裏面,因為太多的所謂專家,是靠吃蘇聯飯起家的,比如說布什的國家安全顧問和國務卿賴斯,因此大部分精力,都是考慮如何制止俄羅斯復興,和俄羅斯與歐盟的關系改善。後來占據主導地位的新保守派,也是每天忙著如何應付Islamofacist這個新創造出來的敵人。在如何應對中國崛起的挑戰上面,居然在2008年,會出現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麥凱因,那種要用不許中國加入西方八國俱樂部的方法,來應對挑戰。聽了麥老哥如此幼稚的說法,俺心裏不由一嘆息:老麥,你連中文裏面G8是什麽意思都不知道,還談什麽中國政策啊!

曾有人問,那麽對西方,尤其是美國的戰略界,對中國崛起造成世界的形勢變化,如何看待,如何應對?

其實主要的觀點,是這麽幾派。

一個就是駝鳥派。這一派基本認為中國崛起,並不是必然要發生的事情。這一派的主要代表就是“中國崩潰派”。這些磚家基本上就是以西方的判斷為尺度,然後再根據東亞其他國家的發展進程,就對中國的現狀和未來,下結論。就是因為原因A,中國肯定會玩完了。然後因為原因B,中國就沒戲了,諸如此類。

另一個就是悲觀派。這一派認為中國崛起,是一定會發生的。但是這個崛起和西方的沖突不可避免,只有通過越早越好的戰爭,才可以防止這個局面發生。這一派的主要代表就是“中國威脅派”,或者稱為中美沖突不可避免派。

再一個就是樂觀派。這一派認為中國要真正崛起,不得不依賴西方奠定的國際次序,因此不得不進行西化的國際接軌來達到目的。因此這一派也可以叫做“中國變色派”。再這一派的眼裏,中國的崛起必須符合西方的利益,嚴格遵循西方訂立的不平等規則,讓中國人自己削足適履,才是正道。

不論以上的哪個派別,都是以西方國家的利益和思維方式對中國的未來進行推演。對樂觀派來說,向中國推銷的西方準則,往往又是雙重標準下的糖衣炮彈,推銷的毒藥又是殺人的利器,可以說是捧殺。而悲觀派,則是每天喊軍事沖突,但是又不太敢真幹,那種色厲內荏的主。所謂軍功,只不過是建立在掃平巴拿馬和格林納達之上。至於駝鳥派,那就是純粹是意淫強國的主兒,是不值得認真看待的了。

為啥這麽說呢?因為一個國家的發展,基本上在於這個國家自身的文化和社會結構,有人家自己的內在邏輯和自身活力,豈是你外人走馬觀花的看一遍,皮毛都沒有弄清楚,就可以大嘴一張,亂下定論?

因為中國是一個有5千年歷史的國家,其中經歷了不少盛極而衰的情況,大家可以說以史為鏡,什麽的情況都看得比較清楚。

而中國在歷史上的衰亡,基本上要滿足三個大條件。

第一個條件就是中央權力衰弱,出現小皇帝、弱皇帝,伴隨著宦官和外戚,以及庸官結黨內鬥,出現的就是中央權威崩潰。

第二個條件地方豪強財富兼並和割據勢力做大。造成的結果是民不聊生,盜賊蜂起,正常生產和生活次序混亂,引發內戰。

第三個條件則是在內部被削弱的情況下,正好是伴隨著周邊外強的興起。

如果看今天的局面,這三個條件都不具備。中國主要的外部威脅國家,一個是美國,一個是俄羅斯,現在都是在走下坡狀態。當然之所以兩強都在走下坡,是因為兩強對抗的結果。

雖然這兩個強權都是中國的對頭,但是在他們互相對抗的同時,興起的伊斯蘭恐怖暴力勢力,還是主要以他們為主要的敵手。不管是對美國本土的攻擊,或者是美國現在開打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還是俄羅斯在車臣的戰事,都是這樣的例子。

當然不是說中國外部條件的大幅度改善,就不意味著中國沒有自己的內部問題。而俺自己認為的內部憂患,還是在中央權威衰落、地方割據增強、官僚體系無能化、以及財富分配不公平上面。

這也是為啥俺開出的三劑藥方,就是一要削強藩,二要均貧富,三要嚴吏治。這三劑藥方,就是要解決可能出現的內部問題。當然這些問題的惡化,以至於不可挽救和收拾,大概不是這10年內會出現的。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