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百里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蔣百里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一 7月 26, 2010 2:26 pm

蔣百里將軍,名方震,字百里,是中國近代軍事史上的傳奇人物。這位陸軍上將同時還是徐志摩的密友,西方美術史專家,為興登堡器重,用個副官都叫蔣緯國少尉,若是談他的傳奇,得用一本書來寫。

說起來,在中國近代史上,蔣百里,是一個忽隱忽現的名字。這個孤獨的將軍不是共產黨,也不是國民黨嫡系,資格比蔣介石老,才華橫溢卻又堅毅不撓。他的《浙江潮》、他的智鬥墨索里尼、他在保定軍官學校校長任上的自殺、他的日本太太左梅女士、他的女婿錢學森、他所著的《西方文藝復興史》無一不帶有傳奇的色彩。

在日本老一輩人中提起這位蔣方震將軍(蔣百里名方震,以字行),他的名氣比在中國還大,日本人記得他的《國防論》、他的抗日戰略理論。在這位只講武不動武的陸軍上將面前,他們說:“一個蔣百里就兩次打敗了整個日本陸軍。”第一次,蔣百里在日本士官學校畢業的時候,輕鬆奪魁,在所有日本畢業生面前把代表第一名的日本天皇佩劍帶走了,而他的這些同學如荒木貞夫等恰好是太平洋戰爭中日本陸軍的主要將領。第二次,八年血戰之後,看百里將軍的抗戰理論,日軍恰似按照將軍的指揮,老老實實的自東向西,前進到湖南,而後陷入中國泥沼式的持久戰中不能自拔,直到戰敗。戰役上,中國失利的例子雖多,戰略上,日軍的失敗早已註定。

他在《國防論》和其他著作中闡述的對日戰略,歸納起來有三:第一,中國對日不懼鯨吞,乃怕蠶食,故對日不應步步後退,而要主動地實施全面抗戰,化日軍後方為前方,使其無暇消化佔領區,從而使日本無法利用佔領的地區提高戰力;第二,主動出擊上海日軍,迫日軍主力進攻路線由東北-〉華北-〉華中-〉華南的南北路線改為沿長江而上的東西路線,從而充分利用沿江的山地與湖沼地利,抵消日軍兵器訓練方面的優勢;第三,以空間換時間,行持久戰,通過時間的消耗拖垮日本。具體做法為將日軍拖入中國地理第二稜線,即湖南、四川交界處,和日軍進行相持決戰。

事實上,蔣百里雖然在1938年早逝,中日的戰爭發展,恰恰按照他的預料進行,反映了他對兩國實力與戰略態勢的準確把握。他在逝世前不久發表的文章中,更擲地有聲地提出了今後中國對日戰略的指導方針—— “勝也罷,敗也罷,就是不同它講和!”

這樣的一位傳奇將軍,其生平實值得一觀。

蔣百里一生是一個職業軍人,他致力於國防軍的建設,並且為此投入了畢生的精力。以他的軍事才華,如果在內戰中施展,飛黃騰達,升官發財,一將功成都是唾手可得的事情。他沒有去做,他的軍事建設是為國家的,而不是為某個人,或者某個主義服務。他做的軍事教育給中國留下了一個有一定專業素養的高級軍官團。這些人大多沒有蔣百里先生高尚的信仰,卻畢竟學到了專業知識,對中國抵抗外侮的事業中發揮了重大作用。

鳳遨遊於千仞兮,非梧不棲。一片名利場中,孤獨的蔣百里是寂寞的,卻是高潔的。

蔣百里也是一員儒將,他代表了中國最後一代“士”的風骨。物以類聚,蔣先生的朋友列出來就夠人一驚,蕭伯納、泰戈爾、徐志摩、林徽因、羅素、杜威……蔣氏祖上是藏書大家,自幼即滿腹經綸,以這樣的骨格,其後融中西於一體,軍事上、書法上、文學上、美術上、外交上,一經手其造就便可比肩一流高手。蔣先生青少年主編的《浙江潮》,其思想之尖銳深邃不亞於《湘江評論》和《新青年》。他所譯的《西方文藝復興史》至今為中央美院教材,誰能想像此書出自陸軍二級上將之手?!可道其深似海。每每想起宋代大儒陸象山粗通圍棋,居臨安時,常如肆觀高手對弈,回家後每每對秤空思,一日間忽然悟出,“此河圖數也”,隨後與臨安第一高手對弈,連勝兩盤。大海有真能容之量,蔣百里先生大致如是。

蔣百里先生的智慧是大聰明。比如對日抗戰,蔣先生很明白上街發傳單是幹不掉日本兵的,他的做法是腳踏實地的對日本的社會、軍事、政治各方面進行充分的研究,結合對中國的充分瞭解,完成專業的對日作戰方略。如果說毛澤東回答了“中國能不能打贏日本?”這個難題,那麼蔣百里就是回答“中國怎樣能打贏日本?” 這個題目。相比之下,韓複榘在濟南戲弄日本領事花谷,就只能叫做小聰明了。小聰明痛快是痛快,但只是一時痛快,看看圍城裏面的方鴻漸,大體如此。看到中日足球比賽之後球迷的鬧事,不禁慨歎蔣先生這種腳踏實地的精神今天依然需要我們來學習呢。

蔣先生不是沒有小聰明,比如西安事變,張學良想派個人去南京接洽停戰,又怕南京不接受,問計于蔣百里先生(問計于楚囚,大概只有武將蔣百里,才子薄一波有過這種榮譽)。先生問:“這裏的人你最討厭誰?”張曰:“蔣鼎文。”先生說:“那就讓他去。”南京很快停火。

如鷹之傲視宇內,一雙慧眼背後是如椽的鐵翼。

蔣百里先生是至情至性之人,大事上軍校辦不好作為校長便飲彈自戧,小事上比如他和左梅夫人的愛情為其家庭所不能接受,便致書曰:“我因你而生,你現在又想置我於死地,好,我馬上就到日本來,要死也死在你的家裏。”作為一名將軍,尤其是一個終生思考對日作戰的愛國將領,這樣的真切情誼令人動容,憐子如何不丈夫?也就是因為將軍是這樣的真情之人,他的朋友也是一樣。北伐之後,蔣介石因百里先生不肯勸弟子唐生智解甲將其囚禁(百里先生認為唐素重情誼,自己去勸說唐必聽從,但政治是政治,情誼是情誼,唐自己的事情應該自己決定,不當以師長身份壓迫他),徐志摩帶著行李來陪先生坐牢!而先生抗戰開始後到廣西,門生故舊們歡呼勸酒。有人以先生有槍傷不宜多飲相勸,將軍拍案而起,道:“軍人死都不怕,還怕喝酒嗎?”遂縱情豪飲,一座皆驚。

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若說將軍最為傳奇的一幕,則發生在百里將軍在日本學習軍事的時候。

蔣百里將軍在1901年留學日本,經成城 ( 初級軍事學堂 ) 而進士官學校。1906年畢業的時候,日本天皇賜刀給最重要的步兵科畢業生中的第一名,結果蔣百里奪了這個第一,把日本天皇的賜刀帶回中國去了。

看過日本的有關資料,描述的比國內所記載要詳細得多,特別是看過一本屋書房出的《陸軍士官學校関係者》,裏面記錄蔣百里是一個日本陸軍歷史上極為尷尬的人物。

他畢業獲獎的場面頗為傳奇,因為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宣佈畢業生的名次是從前向後的,念的第一個名字就是“蔣方震”。

當時九期步兵科畢業生有日本人三百餘人,中國留學生四名,泰國等國留學生若干名。就這樣,第一名被中國留學生蔣方震,就是蔣百里拿了,天皇的賜刀當然也歸中國了。日本士官普遍感到面子上難以忍受,誰知接著宣佈第二名,還是中國人。這位第二名就是後來從雲南起兵反袁的風流將軍蔡鍔。這樣引起的騷動更厲害了。於是宣佈第三名之前日本方面先檢查一下——不幸,這次的結果還是中國人!名叫張孝淮。日本士官學校的畢業發佈官是伏見宮親王,惶恐之下感覺無法向天皇交待,臨時從後面換了一個日本學生作第三名。想想前四名日本人不過半也尷尬,又增加了一個日本學生作第四名,張孝淮得了第五。

增加的兩個日本人是誰呢?一個名叫荒木貞夫,後來的日本陸軍大將、陸相、甲級戰犯,一個名叫真崎甚三郎,後來的臺灣總督、陸軍大將、二二六事變的幕後黑手……此外,這一期裏面的日本畢業生還包括如下名字:小磯國昭、本莊繁、松井石根、阿部信行……堪稱日本陸軍的一代精英,皆慘敗于蔣百里、蔡鍔之手。從此以後,日本陸軍士官學校規定中國留學生必須與日本學生分開授課,以免同樣場面重演。

蔣百里受了日本人這樣的榮譽,日本人也真希望他說兩句日本的好話吧。誰知道百里將軍的評價卻是說了一段話,大意是中國從日本學了兩件東西最不可救藥,一個是教育,一個是陸軍…… 然後飄然到德國,以德意志國防軍第七軍營長的身份,繼續考察軍事去了。

百里將軍對日本人的軍事評價不高,但是他後半生和日本結緣不少。他是國民政府對日作戰計畫的主要設計者,他編著的《國防論》成為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中國軍隊的戰略指導依據。在這部讓蔣百里耗盡心血的千鈞之作的扉頁上,將軍飽含深情地寫下了這樣的字句:“千言萬語化作一句話,中國是有辦法的。”八年抗戰的戰場上,無數百里將軍在保定軍官學校、在陸軍大學帶出來的國防軍子弟浴血沙場,成為中國軍隊高層指揮官的柱石。

唯一遺憾的是,百里將軍自己未能見到抗日戰爭的勝利,1938年早逝於廣西宜山。黃炎培先生的挽聯雲:

天生兵學家,亦是天生文學家。嗟君歷盡塵海風波,其才略至戰時始顯;

一個中國人,來寫一篇日本人。留此最後結晶文字,有光芒使敵膽為寒。

邵力子先生的挽聯雲:

合萬語為一言,信中國必有辦法;

打敗仗也還可,對日本切勿言和。

1938年將軍病逝後就地斂葬,1947年其好友陳儀等協助遷葬,起棺時竟然屍身不朽。其生前至交竺可楨大哭,曰:“百里,百里,

有所待乎?我今告你,我國戰勝矣!” 一時眾人泣不成聲。將軍遺骸火化後遷葬西湖。

蔣百里將軍的夫人,日本籍的左梅女士也是一位奇女,自22歲嫁給蔣百里將軍就斷絕了和日本的聯繫。抗戰中她和中國女性一樣為中

國傷兵治療裹創,不辭勞苦。將軍去世後,在誤解和懷疑中撫養五個子女,皆以中國文化傳統為教育,不習日語一字,獲得了中國人的普

遍尊敬。

順便說一句,中國人裏那個唯一沒有中獎的呢?據說此人有過目不忘之才,可是生活優越,因此不好讀書,學習成績一般,但談起兵

來可以徹夜不眠。這個人就是孫中山麾下的粵軍名將——許崇智。

真是一時多少風雲豪傑。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