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栓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保險栓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四 9月 30, 2010 11:15 pm




深夜裏,N先生突然醒來。因為他隱隱約約聽到了什麽響聲,便急忙坐起,側耳靜聽。聲音還在響個不停,是從靠墻的衣櫥裏發出來的。

“是什麽聲音?……”

並不象老鼠的耍鬧聲。他歪著頭琢磨著。他聽說常有這樣的事:有的太太把情夫藏在衣櫥裏。可是N先生是單身漢,只一個人生活呀……

他想;“說不定是小偷吧?”可是門窗都從裏面關得嚴嚴的,並沒發現任何人進入的跡象。他感到恐怖。越是置之不理,恐怖感就越來越濃重。

N先生終於下定決心,打開了衣櫥櫃門。裏邊出現了個怪物。雖然早已預料到裏面會出現什麽怪物;但,如此怪物,卻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這個男人,穿著亮青色非常合體的服裝,服裝好象是用金屬纖維做成的。他臉上的表情極為鎮靜,頭發墨綠,決不會是個平常的人。

N先生瞪大了眼睛說道:

“這是怎麽回事?這麽個時候,在這裏竟然出現了這麽個家夥……”

這時,衣櫥裏的對方,也喃喃地說:

“怎麽回事?我怎麽到這個世界裏來了?也許我的機器出了什麽毛病……”

他臉上帶著認真和困惑的神情。N先生感到對方不象是個粗魯的人,也畢恭畢敬地問道:

“按您剛才的說法,您好象不是來自這個世界。是來自未來世界呢?還是來自另一個世界?或許是來自其他什麽星球……”

“您提的問題很難回答。未來和過去的關系,無論就時間的範疇,還是就空間的範疇,如果抽掉時間的要素,就不可能說明它們之間的關系。提起其他星球,也就是星際飛行,也還涉及到時間和空間的關系。那麽,要想把這個問題正確而淺顯的說明……”

因為這話說得很難懂,又好象說起來很冗長,所以N先生擺了擺手。

“我腦袋不聰明,再說,也畢竟是不懂。總而言之,您是從另一個高度發達的文明世界裏來的,這已經不用費話了。”

“我不會在這裏呆多久,也沒有久住的必要。修正了機器的誤差,不久便會有人來把我送入軌道。對您打擾,實在抱歉。我很快就會離開的。”

N先生對這樣匆匆地告別,有些惋惜,便說:

“我們能夠見面,還是有什麽緣份啊!怎麽樣,可不可以給我留下點紀念品?”

“當然應該奉送點什麽。不過不巧,我沒帶來可以稱得上禮品的東西。”

“您腰上帶著的東西,不知是……”

N先生不由得指著……對方驀地從腰裏把那玩藝抽出來攥在手裏。它外表象手槍,銀光閃閃,磨得非常光滑、漂亮。

“是這個嗎?是個沒用的東西,使用方法倒很簡單……”

說著,對方把那玩藝朝著窗外一句扳機,伴隨而來的是一束五光十色的光線,窗外直立著完好無缺的大樹,上半截竟然不翼而飛,消失得無影無蹤。

真有驚人的威力呀!N先生一邊惶恐地接過對方遞給的那玩藝,一邊說:

“太嚇人了!多麽大的破壞力!可是,在您們的世界裏,拿著這玩藝走路,一定會平安無事吧!”

“那是自然嘍……”

對方又在說什麽。可是這時,似乎剛才說的那個機器,開始動了一下,另個世界來的人立刻消失了身影。無論怎麽等候,再也不見他回來。

N先生好一陣子驚呆,好象是在夢裏一般。不過,他靠近玻璃窗一看,那玻璃上只有著“彈”處,有個小小的圓孔,像似超高溫氣流溶解而成。還有大樹的上半截也不見了。況且,自己手裏分明還拎著那人送給的東西。N先生一邊看,一邊說:

“說不定這就是所說的那種光線槍吧?”

於是,N先生對這偶然到手的玩藝,想更詳細地知道它的性能,恐怕誰都會這樣的吧!

然而,豈能把這種東西拿到大街上去擺弄。於是,第二天,他來到荒無人煙的深山。他首先把旁邊的巖石當作靶子勾動扳機。剎那間巖石不見了。接著他又對準山頭勾動扳機,照例,碰到光線的山頂也飛走了。

“這玩藝超乎想象,妙極啦!”N先生心裏嘀咕著。

他重又擺弄起光線槍。那槍發出奇妙的響聲:“劈――劈――。”似乎發出了引人註意的信號。於是,不知為什麽,讓人很想勻動一下扳機,按感情沖動行事。又是光線進發出來,又是什麽東西失蹤不見了。過了一會,N先生才明白這究竟是個什麽玩藝兒,他放心了。

原來,方才削飛了的那個山頂,崩潰的那些大塊巖石,正朝這裏飛落下來,假如那時呆呆坐著,不勾這次扳機,恐怕N先生早已被那些巖石給砸得粉碎。原來那光線槍“劈――劈――”叫著的響聲,就是危險迫近的警報信號啊!此外,光線槍還有安全裝置,即使有意勾扳機去傷人,它也能自動消除傷人的危險性。

這是多麽好的玩藝兒!拿在手裏掂來掂去,既不重,也不輕,分量恰好合適。碰在手上,無法形容地舒適。握住時,那槍把嚴實合縫地貼在手心的肉上。

N先生心想:“世界上武器的種類,成千上萬,可是沒有能夠勝過它的了。核武器肯定是強有力,然而卻沒有它那樣簡便、小巧、奏效。只若把這顆手槍運用得好……”

他在內心深處長期潛藏著的一種欲望被觸發了,他昂起頭來。心想:“有了這個玩藝兒,什麽願望都可能實現!這已經到了手的、能給人帶來幸運的東西,焉有不用之理!”

N先生想出了個好主意之後,賤價包了一份活,拆除城市裏的古舊建築物。由於承包價錢過於低廉,很快引起議論紛紛。後來邀請了許多位報社記者。經考查,他的一切情況都屬實。

N先生在眾目睽睽下使用光線槍,一瞬間使大樓消失了,那情景簡直象在演戲。他不得不面向電視中轉的錄像機接見來訪者。廣播員說:

“人們驚詫不已。請您說一點什麽吧!”

“從我個人角度來說,我希望社會上對我這個驚人奇寶的所有者,給予相應的待遇才是。”

幹脆些說,這番話就是一份宣言:一切都要聽我的。

於是圍繞著N先生的事,社會上分成兩派:一派感嘆這樣了不起的事;另一派跟在N先生後面,想分得這額外的收入。

N先生被心腹們包圍,生活變得極為豪華。他經委托,從事清理房場的工作。只要一勾扳機,高山便立刻被削掉。賺的錢非常可觀。

N先生為了炫耀自己,常常揮舞他的光線槍。周圍的人們都膽戰心涼,嚇得畏縮不前。N先生覺得再也沒有比這個場面更叫人開心的了。

“應該把這玩藝沒收!”社會上發出如此呼聲。然而作為現實問題,卻是毫無辦法。連警察隊也對他奈何不得,因為警察也不願自取滅亡。

有一次,光線槍又發出警報聲,引起他的沖動,勾了扳機。於是,在遙遠的上空,不知道又是什麽東西,隨著爆炸聲而消失了。

那被消滅的,象是從別的國家發射來的導彈。由於N先生光線槍的威力被間諜探知,向本國作了報告。那個國家感到光線槍是個威協,便先發制人而發射了導彈。然而其結果,只不過證實那導彈是敵不過光線槍的。

自此以後,間諜再也不敢接近N先生了。成千上萬的人,想把它盜取出來。可是,手段拙笨是辦不到的。因為一旦響起警報,就會被N先生用光線槍滅掉。

總之,誰都不敢動手了。不僅是間諜,就連小偷、警察、稅務局的官員也都不敢和N先生作對。

N先生的野心在不斷地升級。他揚言道:

“有一句格言說:‘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意思是:首先要有實力,擴大家產,統治國家,進而把全世界握在我的手心。我也要按這個道路前進,肯定會成功。”

身旁的一個人說:

“你無論如何,也不要這樣幹!”

“為什麽不要這樣幹?武力就是正義,如果是你的話,你們比我現在還要能享樂啊!”

“難道說光線槍能掌管社會?那是毫無道理的。在那樣的社會裏,人活著有什麽樂趣?”

N先生聽了這些忠告,氣憤地揮舞著光線槍說:

“少說廢話,我已經下定了決心,堅決要實行。首先殺了你,進行血祭,並拿你的人頭示眾。”

於是,N先生把光線槍對準他,狠勁一句扳機。然而,沒有光線,對方也沒有死。此時,N先生手心裏感覺有些奇怪,手握著的光線槍紛紛瓦解,散落在地板上。

究竟這是怎麽回事?N先生歪著頭說:

“說不定帶著殺機去勾扳機,光線槍就能夠察覺,具有能夠自行瓦解的性能……”

只能這樣理解,沒有別的解釋。他雖然把零件從地上收集起來,卻不知如何組裝。現在無論怎麽反悔,也為時已晚。他遺憾地嚷嚷道:

“……這不是武器,一定是開發行星時使用的勞動工具,用在土木工程上。那位另個世界的人,給我這支槍時,並沒有提醒我這支槍有什麽危險,沒有告訴我它是不能用來殺人的。但是,卻帶有保險栓,想不到是這種樣子……”

(譯自新潮文庫1981年版星 新一著《誰的惡夢》)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