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修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保修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四 9月 30, 2010 11:19 pm

某日,一個提著小皮包的青年,走訪了著名畫家M先生的住所。

“家裏有人嗎?好久沒來拜訪您了。我來只是告訴您一件重要而又有益的小事。”

瞧著他那彬彬有禮的客氣樣子,M先生先發制人地宣布:

“對不起。我已經加入了人壽保險,又有了汽車,剛剛買到了百科辭典。”

“不不,不是那一類的事。我給您帶來了解除煩惱的辦法。”

“我可沒有什麽煩惱。身體健康,作品得到好評,收入充足,不缺錢花。”

“這些我都知道。我說的是別的事――有關腦袋的事。”

“別說些無禮的話!我的頭腦很正常,與大學教授相比,也許我的智力稍低些,可是這和藝術無關。”

“這個我也知道。我說的不是腦袋裏面的事,而是關於頭上戴著的貝雷帽與腦袋之間所存在的事。”

聽到這些,M先生皺起了眉頭。雖然他作畫的風格是以細膩見長,但是他的頭發卻很不整齊,所以經常為這件事煩惱。

“越發無禮了。難道你是特意來嘲弄我稀疏的頭發?夠了,你給我走開!”

“好了,好了。請您別動氣,別誤會。說真的,我帶來了優質生發劑。”

說完,青年打開皮包,取出裝有綠色液體的小瓶。M先生把它拿在手裏,看過標簽說:

“就是這個嗎?不過,我試用過很多種生發劑,可還沒有碰上過令人滿意的商品,今後也還會同樣,首先,這份商品連它的名子都沒有聽說過。”

“那是因為沒有在電視裏向廣大觀眾宣傳。效果雖然可靠,遺憾的是這種商品的價錢昂貴,因此,只選有限的上層階級人物來拜訪。請您購買吧。”

一句“上層階級”說得M先生情緒好得多了。青年抓住這個機會開始饒舌起來:

“本公司想出一個和從前完全不同的好主意,並取得了成果,得到了特別許可,省略了復雜的學術性說明,不過,簡而言之,其原理就是把頭發的‘種子’播種在皮膚這塊‘園地’上。”

“這發明的確是頭一次聽到,仔細看看液體,裏面果然含有無數小顆粒,它一定是生頭發的種子了。

也許見效。好,用用看吧。”

“這可使不得,假如光用樣品,就完全能生長出頭發來,本公司的營業可就難以維持了。您如果不買。……”

“說得倒好聽,可我不上那份當,買,可以。不過,沒門兒!這是你們慣用的手法,我信不過。”

“您的擔心是有道理的。我這裏有保證書。保證您立即變得滿頭濃發,想馬上拔都拔不掉。若是過了一個星期顯示不出上述效力,就給您退錢。”

M先生把那份保證書審核了一遍,那上面還註明有一流銀行的擔保,大約沒錯。若是真的這樣,不妨試試,沒什麽虧吃。

“好,那就買吧!不過,話雖然這麽說,價錢可太貴啦。”

“所以,我們只對有限的上流人物……”

“明白,明白了。那麽,使用方法……”

“您隨便用毛筆塗抹就可以。請您註意別沾到象手指尖那樣不必要地方。好了,一星期後我再來拜訪。負責保修,是本公司的經營方針。”

一星期後。

“家裏有人嗎?怎麽樣了?”

M先生用高興的口吻迎接了這位前來拜訪的青年推銷員。

“了不起,好象做夢一樣。唯獨一件事,就是價錢昂貴。滿頭已經長出了一公分長的頭發了。驚人的效果,科學的勝利……”

“您能滿意,我就放心了。”

“可是,頭發正在變綠。我不打算過苛要求,可我還是擔心哪。”

“是的,無論怎麽說,頭發是植物性的,所以,我們也沒有辦法。不過,我這裏有染成黑色或根據愛好也可以染成白色的專用藥。就是價錢稍貴一些……”

“沒關系,就賣給我染黑發的藥吧。”

“價錢太高了,很抱歉,不過有保證書。若是不合心意的話,就給您退錢。”

“這一點我是相信的。”

“那我馬上安排,以便今後定期給您送到。那麽,再過一星期,我來為您保修。”

兩個星期後。

“家裏有人嗎?怎麽樣啊?”

“對不起,好象做夢一樣。真是貨真價實,頭發染得烏黑發亮。而且長得也快。驚人的效果,科學的勝利……”

“您能滿意,我就放心了。”

“我並不打算過苛要求。不過,我的頭發長得好象過於散亂。”

“因為頭發是植物性的,所以,我們也沒有辦法,一般使用在市場上出售的發蠟是不能蓋住它的。但是,您若是用本公司特制的並且已經獲得特別許可的發蠟,就能使頭發變得整齊。然而難於出口的是,價錢稍高一些……”

“沒關系,事到如今,不必吝惜錢。希望您做好安排,定期送貨。”

“好,謝謝,這個也有保證書。萬―……”

“知道的,我相信你呀。”

“那麽,再過一星期後,我來為您保修。”

三個星期後。

“家裏有人嗎?怎麽樣啊?”

“了不起,象做夢一樣。你看我這腦袋,簡直變了樣子。前天我到理發店去過。在理發店體驗理發的滋味,已經是幾年前的事了。你的商品的確不錯。驚人的效果,科學的勝利……”

“您能滿意,我就放心了。”

“我並不打算過苛要求。不過,盡管我咋天理了發,可今天又長了這麽長。照此下去,就必須經常出入理發店了。”

“因為是植物性的,沒有辦法。但是本公司為顧客著想,除必須接受的費用外,本公司方針是不增加顧客負擔。”

“有什麽好的解決辦法嗎?”

“有,就是本公司設計並制作的自動理發機。由於需要驗證一個人的頭型以及發型等細節,所以它並不適用於一般的理發店……”

“你是說,如果是一般的長頭發,不論對於理發店還是對於顧客,都不合算?道理何在?”

“對呀,是不經濟的。不過您若是用我們的自動理發機,隔一天剪一次頭,對您來說,豈不是轉眼就收回成本嗎?”

“我若是購買,你大概能保修吧?”

“當然了。等一下,請讓我拍下您的頭部照片,明天把理發機給您送來,那麽,過一星期後,我再來為您保修。”

四個星期後。

“家裏有人嗎?怎麽樣啊?”

“太驚人了。好象做夢一樣,我簡直要叫苦了。”

“您是又滿意、又高興地叫苦吧?”

“不,是惡夢引起的悲鳴。我必須不斷地染發,不斷地打發蠟。要花費很多錢,簡直沒辦法。再加上每天都得用自動理發機理發,要花費很多時間,簡直沒辦法!我已經不能為畫畫而去旅行寫生,收入也開始減少。這樣下去,會徹底破產的。”

“那太可惜了。”

“我想,總得想點辦法才行。何況已經塗過了各種脫發劑試了試,可是,全都沒有用。”

“因為是生物性的,所以,我們也沒有辦法。”

“什麽法子都沒有嗎?”

“我這兒有本公司研究並取得了特別許可的專用的脫發劑,如果塗上它,就一定能脫發,有保證書。”

“拜托了,把它賣給我,多高的價錢都沒有關系。”

“好的,感謝您的照顧。那麽,再過一星期,我來為您保修。”

五個星期後。

“家裏有人嗎?怎麽樣啊?”

“了不起,好象做夢一樣。完全脫發了,恢復原樣了,好象復活了似的。幸虧沒有造成破產。驚人的效果,科學的勝利……”

“您能滿意,我就放心了。”

“可是,我剛剛發現,有一件事非常奇怪。”

“什麽事?”

“那件事才是你們公司功效可靠的產品哩。您也一定是充滿了信心吧。”

“是的,當然了。”

“既然這樣,您今天到這兒來還有什麽事?並且還有什麽必要呢?”

“不,並非如此。我是為了自動理發機才來的。若是您沒有用處,可以降價四分之一退給我。”

“是嗎?太謝謝了。我已經沒有頭發了,留它有什麽用?我正要扔掉它呢。你們是多麽出色的夢境般的有良心的經營方針啊!”

“是啊,對於本公司保修的完善程度,無論哪一位顧客都是這樣稱道呢……”

(譯自新潮社1981年版星新一著《妖精發放公司》)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6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