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問題的裝置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成問題的裝置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日 10月 03, 2010 9:15 pm

法庭上籠罩著一種極其嚴肅的氣氛。規定的時間一到,威嚴的法官便來到了法庭上,頓時全場起立,無一人敢喧嘩。法官宣布開庭。

在被告席上站著一名中年男子。他的臉上明顯地露出憤憤不平的表情,不停地微微搖晃著身體,焦躁不安地使勁絞著雙手,並且嘴角劇烈地抽搐著,眼神也十分呆滯幹澀。也不知道他是對這次審判大為不滿、怨氣沖天呢,還是天生就是這種古怪的性格。

檢察官開始提出公訴:“被告確實是制造出了一種可怕的裝置。如果對此不加幹涉、放任自流下去的話,很可能會從根本上把整個社會秩序顛倒過來,從而引起一場空前的大混亂。為了防止今後再發生類似事件,必須嚴加懲罰。可以說,這是一樁在審判史上從未有過的、極其危險的重大案件……”

檢查官緩了一口氣,繼續莊嚴地宣讀下去:“……有一個來歷不明的男人獨自一人鉆在地下室裏,鬼鬼祟祟地在研制某種奇怪地裝置。警察局接到了從某位市民那兒打來的這個電話之後,為了慎重起見,立刻派出警車前往現場進行調查。這樣一來,事情就被發覺了。因此,立刻就將當事人逮捕,並沒收其裝置。雖然說這種裝置還沒有對社會上造成某種實質性的危害,但這作為一種可怕的恐怖行為卻是毫無疑問的。在鐵的事實面前,不得不作出這樣的結論。

這個成問題的裝置作為物證被搬到了法庭上。其外形如同一個大型保險箱,外殼閃耀著銀白色的金屬光澤,並且還整整齊齊地排列著許多按鈕和小型指示燈。此外還有一條細長的槽,好像是專供卡片輸入輸出用的。總之,這臺裝置給人以一種極其精巧的印象。

被告抑制不住興奮的情緒,連說話的聲音都走了調。

“這是我的東西!是耗費了大量的資金,經過長年累月的苦心研究,好不容易才制作成功的。那些可惡的警察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蠻不講理地把它強行奪走。什麽警察,簡直跟強盜一樣……”

法官神情十分嚴肅地制止了被告未經準許的發言:“這裏是法庭。不許隨隨便便地胡說八道!另外,被告不許破壞法庭上的規矩。如果你有要說的話,可以委托律師代為申訴。”

一位律師安慰被告道:“你這種憤憤不平的心情我是理解的,可是高聲叫嚷並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把事情弄糟。只有我才是你的辯護人。希望你對這一點能夠有所理解。其他的律師們都對此案感到非常的棘手,不願出庭辯護。在這種情況下,我出於同情心出庭為你辯護……”

這位律師喋喋不休地講了好久,好容易才把被告說服了。法官看了一眼安靜下來的被告,慢條斯理地說道:“據被告聲稱,該裝置對社會大有益處,沒有絲毫危險和危害。為此,有人提出,被告必須當場將這一點解釋清楚……”

這位律師只覺著背後被被告推了一把,於是便進一步補充說道:“……如果這個裝置的性能為人們所了解的話,一定會得到廣泛的支持的。我請求法官先生把有關方面的專家學者召集到法庭上來,對這個裝置進行鑒定。”

可是,檢查官卻對此提出了異議。

“這可不行。如果這樣做的話,關於這個可怕的裝置的新聞將會傳到社會上去的。我要求法官先生駁回關於對這個裝置進行鑒定的申請。並且請求在非公開的情況下審理這一案件。並不是我個人喜歡非公開審訊,而是情況特殊,不得不如此。舉個例子說吧,假設有一個人發明了一種使用方法極其簡單而又威力巨大的新式武器,究竟應該不應該將這種武器向全世界公開呢?不用說,當然是不應該了。這個案件也同樣如此。”

於是,法官便說道:“我批準檢查官所提出的請求。本案將進行非公開審訊。”

法庭上的幾位工作人員立刻就把所有的旁聽者都趕了出去,並且緊緊地關上了大門。

被告見狀便又大叫大嚷地喊了起來:“豈有此理!秘密審判是荒謬絕倫的非法行為,簡直就跟中世紀的黑暗時代一模一樣!在現代社會裏難道還允許有這種事情嗎?我對此表示強烈的抗議!這麽多的律師和你竟然都無視法律,聽任法官先生作出如此荒唐的決定。據我所知,受委托的律師有義務盡力為被告辯護。請給我想個好辦法吧!”

“可是,法官先生已經作出了決定。這是不能違抗的。如果不顧一切地無理取鬧的話,反而對你不利。”

這位律師的臉上現出了很為難的神情,好像已經對此不太感興趣了。可是,被告卻怒氣沖天,暴跳如雷,一把扼住這位律師的脖子,另一只手抓起一把椅子使勁地揮舞了起來。法庭工作人員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他扭住,使他老實下來。可是被告仍然不停地叫著:“你們這幫喪盡天良的家夥,竟敢聯合起來陷害我!整個社會都失常了,一切都亂成了一團糟!在這裏的一幫家夥全是些失去了理智的神經病……”

法庭工作人員趕緊用毛巾堵住了被告的嘴巴,總算使他安靜了下來。一位律師從皮包裏拿出一份文件提交給法官,同時說道:“從被告剛才的這些行動來看,可以作出這樣的判斷:被告神經失常。被告居然一口咬定法官先生、檢查官先生、法庭工作人員,甚至所有的律師都是神經病。事情很明顯,除了被告本人的大腦出了毛病之外不可能再有其它的解釋。這是醫生開的精神分析鑒定書。被告是一名病情十分嚴重的妄想癥患者。考慮到這一點,我請求免除對被告的刑事處分。”

法官宣讀了判決書。

“由於被告神經失常,所以免除判刑。本庭決定,將被告送入指定的醫院,在痊愈之前不得在社會上露面。同時,立即沒收這個成問題的裝置,由法院負責將其毀棄。絕對不能讓社會上的人們知道存在著這樣一種可怕的裝置。這是我們司法部門的神聖職責。”

可是,被告又開始大吵大鬧起來了。

“豈有此理!憑什麽硬把我當成神經病呢?!這是你們不顧事實,單方面作出的荒唐結論……”

然而,律師對被告安慰道:“算了,別胡攪蠻纏了。現在最要緊的是抱達觀的態度,想開一些。要知道,判決書已經宣讀過了,按照法庭慣例,被告必須服從判決書……”

於是,審判便到此結束了。

在一家神經病醫院裏有一個中年男子,老是不停地嘮嘮叨叨地發著牢騷。

“這是多麽蠻不講理的事情啊!整個社會都陷入了不可思議的瘋狂之中。”

同一間病房裏的一位病人向他搭話道:“當然是這樣啦!不然我們怎麽會被送到這種鬼地方來呢?餵,你是因為幹了些什麽呀?”

“我發明了一種絕妙的裝置。這是一種新式的電子計算機,無論多麽復雜的案件,在數秒種之內都可以準確無誤地審理完畢,轉眼間就能用通俗易懂的文字寫出判決書。如果這種裝置得到普及的話,將能大幅度地提高刑事訟訴工作的效率,並且將公民們所必須交納的稅款降低到最低限度。什麽檢查官啦、法官啦、律師等等全都用不著了,統統可以改行……”

同一病房裏的那位病人聽了以後便點著頭說道:“這是毫無辦法的事情。

如果這種裝置試制成功的話,司法部門那些吃法律飯的先生們將會全部失業。他們將拖兒帶女地在街頭流浪行乞。他們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當然要齊心協力地把你送到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來啦!”

“照你這樣說來,倒也有些道理,也許是這麽一回事吧。可是,你為什麽會被送到這家醫院裏來的呢?”

“可以說,我跟你是同病相憐呀!我經過了長期的研究,創造出了一種新式治療法,可以通過預先診斷來發現將要幹壞事的人,並能對壞人施行大腦手術,使壞人變成正直的好人。就在我即將把這種新式治療法公諸於世的時候,突然被逮捕了。審判之後不由分說便被送到了這裏。如果社會上一個壞人也沒有的話,那司法部門的法律專家們可就保不住飯碗啦!”

――他們兩個人一輩子都沒有希望從這兒出去。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