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院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出院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日 10月 03, 2010 9:16 pm

“終於要出院啦,長時間蒙您照顧。”

他向醫生道謝說。

他是在樓梯上腳踩?了,栽倒後摔傷了頭,被送到醫院裏來的,他在一段時間裏,連續昏迷不醒。但是,由於緊急治療,現在已經好轉。

此後,沒需幾天工夫,內科方面的病已經無關緊要,只是測定一下腦電波,仔細檢查一下是否會有後遺癥。結果,他被允許出院了。

“直接回家嗎?”

“從這兒到我家的中途,有我所在的公司,先到那裏道道謝,打聽一下我病休期間的情況如何,然後回家。”

“那麽,我給您太太掛個電話吧!對啦,這藥給您,請在不舒服的時候喝。”

“給您添了不少麻煩,謝謝您啦!”

他走出醫院,乘上電車。

“好久不見啦!”

他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語。上午十時,車內並不擁擠。然而,他似乎感到有點兒不舒適。

“怎麽回事?……”

他在自問自答。

“……當然,由於一直住院,耍完全恢復,還需要一些日子的。”

他自己解釋著。不一會兒,到了公司大樓。他走進辦公室,首先向自己的上司――科長的座位走去。

“為了一點點不值得的事,休息了好長時間。今後一定要更加提高工作效率,加勁幹!”

“唔,拜托了。”

科長只是點了點頭,他仿佛有些灰心喪氣。科長本來是一個愛動感情的人,在這樣的場合,他應該鼓勵、或者責備他不小心才對。總之,他是該大聲說話的。

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並不象他想的那樣:文件堆積如山。是誰幫助處理了吧!

他向鄰座的一個與他一起進公司已經三年的同事說:

“諸多麻煩您啦。”

“沒有的活。”

真是過於老實。本來是一個應當更爽朗些的家夥。嘿……沒有辦法。休息了好長一段時間,這空白,今後再慢慢彌補吧。

他站了起來,走到走廊。在大約十步遠的前面。有一臺賣咖啡的自動售貨機,投進去硬幣就會送出熱咖啡。

“這是怎麽回事?”

並不是熱的,而且沒有咖啡的味道。喝了不到三分之一,剩下的就扔掉了。味覺也變了嗎?無論怎麽說,我可是摔的頭部啊!

他一邊想著,站在那裏。別的科的一位女子路過這裏。她是一位很標致的美人。

“好容易出院了,連一句祝賀的話也不向我說嗎?”

他伸出手,想借此機會握握她的手。

“祝賀您。”

她說著,伸出了手,他握著。這本來是一件平常的事,可是這時,她卻轉身走了。是那麽冷冰冰的手!

好一會兒,他失神地站著。而她,早已經不知哪裏了。

現在是怎麽回事呢!竟然擺弄起冰來了嗎?不,這附近是不會有冰的。並且,如果是這樣的話,也應該說一句話呀!要知道,這使我該多麽吃驚啊!

回到座位上,想了一會兒,怎麽也不明白。看看周圍,發現誰都沒有吸煙。工作中禁止吸煙的規定也建立起來了。這正好,住院的時候不讓吸煙,就此戒掉了吧。

但是,無論如何,心情也難以平靜下來,就對鄰座的同事說:“我有話跟你說,請到走廊來一下。”

“唔。”

他們站著談話。他說:“我說,那個科裏有個很不錯的美人吧?”

“唔。”

“剛才,只是為了祝賀我出院,我們握了一下手,你猜怎麽樣,那可真是太涼啦!”

“那麽……”

“真不明白,怪事!就在這樣漫不經心地握手的時候……”

他說著抓起了同事的手,又大吃一驚:也是冰涼的。

理會到這一點,他坐上出租汽車,告訴了自己住宅的地址。也許是應該到醫院去的吧,這一定是後遺癥,味覺、手的感覺都是奇怪的。但是,在這之前先跟妻子見見面吧。

來到自己的住宅前,他付了車費,找回零錢。司機的手也是涼的。

接了電鈴,門開了,妻子迎了出來。

“好啦,你終於出院了!”

因為情緒不斷的緊張,嗓子發幹。他喝了桌上杯裏的水。是一種怪味,有泥,而且苦。他皺起了眉頭。

“怎麽啦?”

“啊,你聽我說……”

他握著妻子的手,同時,在她的脖子上吻了一下。他感覺手又是涼的,莫非脖子也是涼的嗎?難道連嘴唇的感覺都變了?

他說;“……我,覺得一切全都奇怪。”

“不,是你太認真了呀。”

“但是,大家都變得冷冰冰的。的的確確是這樣,你也是。”

“這是現實啊!”

“怎麽回事呢?是都讓宇宙人附體了吧!”

“不是的,讓我來告訴你,請你好好聽著。實際上,都是‘機器人’了。”

“你說什麽……。”

“是一種原因不明的疾病,大概是一種新的病毒。因此,人類幾乎全部毀滅,於是就由‘機器人’來接替。總之,在象你這樣的,由於某種原因,具有免疫力而活下來的人繁盛起來以前,就得由‘機器人’來充當臨時的角色。這不知道需要幾百年呢……”

“說的是什麽呀!”

他自語著,抱著頭,走進自己的房間,人們都是用人造細胞制成的精巧的模型,沒有能夠同他正經說話的對象。於是他好象在茫茫的大海上,產生了孤帆漂流的淒涼之感。於是似乎他的頭腦也變的奇怪起來了。

他想起了從醫院帶來的藥,也許吃了會有些幫助的吧。他在杯子裏倒上水,打開塑料包裝,取出藥片,放進去。競浮起了白色的煙霧……

“這是怎麽回事……。”

猛然看到鏡子,那裏面是白發皤然的自己的面孔……。

他發出了一聲哀鳴。

“醒一醒,醒一醒,你睡魘著了。”

旁邊是醫生,他躺在醫院的床上。

“請把鏡子借給我用一下。”

裏面照出來的他,依然年輕。他舒了一口氣。

“做了一個討厭的夢。”

“是這樣的。據說黎明前之夜是最黑暗的,身體的恢復也是這樣。已經完全好起來了,不久就會痊愈的。”

“盡管這樣,也是一個討厭的夢,總是感到冷,簡直是一想起來就要打寒戰。就象沒頭腦怪物的奇談和傳說一樣。總是有一種被欺侮了的心情,真不痛快。”

他自語著。醫生對他說:

“能夠生氣了,這就是健康的證明,在這以前,你往往是沈默的。請不要沖動,不過已經沒有關系了。”

“到底怎麽啦?請快點說。”

“你的公司破產了。”

“好哇,那麽不稱心的公司。我另找事情做。”

“另外,您的太太不見了,聽說是跟人走了。”

“也好,又沒有孩子。那樣冷冰冰的女人,只要想起來,身子都要打哆嗦。”

“那麽,明天還出院嗎?”

(譯自新潮社1980年版星 新一著《拜托的事》)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