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策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對策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日 10月 03, 2010 9:19 pm

百貨大樓裏,總是洋溢著歡樂的氣氛。一進門,我的腳步就不由自主地變得輕飄飄的。在城市裏,沒有比百貨大樓更迷人的地方了,冬天溫暖如春,夏天,涼爽宜人。時髦的服裝,進口的百貨,各種精美的商品,琳瑯滿目。

信步走在櫃臺之間,望著這麽多東西,你會感到興高采烈。有錢買,當然開心,即使沒有那麽多錢,也未嘗不可……

我首先走近賣餐具的櫃臺。在那兒,悄悄摸起一把叉子塞進皮包。這種時候,千萬不能東張西望,慌慌張張走開也不是上策,最好是裝出還沒有拿定主意買不買的樣子,然後再從容地脫身。

果然不出所料,沒有一個售貨員發覺我的這種行為。也許我的一身高貴打扮,使他們末存戒心。或者因為這種叉子是低檔貨,他們不必費神。再不然,可能由於人手不夠,售貨員的素質降低了。

我乘電梯上樓,來到電器用品的櫃臺前。這裏擺著好多微型收音機。我隨便操起一個,裝著挑選的樣子,一會兒放回去,一會兒拿起別的。冷不妨,我又把一臺小型收音機悄悄塞進皮包裏。

在這家百貨大樓下手,可真夠輕而易舉的了,甚至令人感到乏味。我走向樓梯口,腳步輕輕地準備轉移到別處。這時耳後有人在輕聲地說:

“小姐,您沒有忘掉什麽嗎?”

回頭一看,是個中年男子,他衣著普通,但目光卻咄咄逼人。一剎那,我緊張得全身變僵了。不過我還是穩住了神兒,滿不在乎地答道:

“喚,謝謝。忘了什麽嗎?”

“您真是令人驚訝。想跟您談一談,請到這邊來。”

那男子悄悄地拉住我的手,把我帶進櫃臺後面的房間裏。屋裏空蕩蕩的,只有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

“你要談什麽?”

“請您別裝傻。我說的是您皮包裏的收音機。”他邊說邊拿出身份證,原來他是這家百貨大樓的警衛。我打開皮包,把收音機拿了出來。

“這又怎麽啦……?我有個習慣,出門總帶著它,這樣很方便。”

“可是,我看見您剛才好象沒有帶著它。”

警衛的聲音帶有一種壓力,暗示他已經全知道了。看樣子,跟這種對手再裝下去是無濟於事的。

“是呀,這是剛買的。”

“那麽,請您給我看看發票。”

“噢,行啊。可是……弄到哪兒去啦?”

我假裝掏胸前的衣兜,賣弄風騷,送送秋波,窺探一下反應。看來,這個辦法在這種對手面前也不會有多大作用。

“……找不著了。說不定是丟了。”

“究竟是不是買的,一問櫃臺馬上就清楚了。”

他伸手準備拿起桌上的電話耳機。我只好趕緊拉住他的手,向他求情:

“是我錯了。錢還沒有付呢。我特別喜歡它,所以先放進皮包裏了。”

“既然是這樣,您最好一開始就認賬。好,那麽,請把姓名和地址告訴我。您可別編,我會打電話核實的。”

“求求你,請別問我的名字。若是讓家裏人知道,我還不如死了呢。”

我抽泣著,嗓音也稍稍變高了些。這一套是我多年反復練出來的本事。我一邊哭,一邊走近窗口,擺出一付馬上就要跳樓的架勢。可是,對方卻好象無動於衷,簡直是冷若冰霜。我站在窗邊扭過頭來,把埋怨的目光投向他。

“你就是不能高擡貴手了嗎?東西已經還了,你們公司什麽也沒有損失嘛。我剛才是鬼迷心竅。難道為了這麽一個小玩藝兒,就非得通我走上絕路不可?”

“如果是別人,那還情有可原。可是您既然能說出鬼迷心竅這類詞兒,說明已經不是第一次幹這種勾當了。”

他似乎已經全部識破了我剛才裝瘋賣傻、開脫罪責以及賣弄風騷的真正用意。

“我發誓以後決不再幹了。我是控制不住自己,不知怎的就把手伸出去了。”

“那麽說,您得了什麽‘病’嗎?如果這是一種‘病’,那就更不敢說這是最後一次羅。不趁早住院治好這種惡習,會給社會帶來更大的危害。”

警衛寸步不讓。我不得已使出了最後一招。我假裝掏出手絹兒擦眼淚,偷偷帶出一張高額鈔票,扔在地上。然後便提醒他:

“唉,你的錢掉在地上了。”

警衛撿起鈔票,莫名其妙地看著,然後雙眉鎖緊:

“不行,您不能這樣做……”

“這不是我的。如果我有錢,我就會規規矩矩付收音機的款了。”

我趁他從地上撿鈔票的空兒,又在桌上偷偷地放了一張,一邊解釋,一邊指著鈔票說:

“瞧,那兒還有你扔下的錢哪。唉,一想到家裏的人,無論如何也得求你放了我。我勸你也想想你的一家,請把我放了吧。”

為了打動他的心,我用一種老練而又懇切的口吻說著。這時,警衛的表情好象有點變化,他用手指尖夾著兩張鈔票,雙眼一邊緊緊盯住它,一邊說:

“啊……”

必須抓緊時機再加一把勁兒。於是我彎下腰,當直起身子的時候,又把一張鈔票遞給了他:

“瞧,桌子底下還有一張呢。”

警衛象給上了催眠術似地,把鈔票接了過去。對著這三張高額鈔票,他眨了眨眼,考慮片刻,然後好象明白過來似地點了點頭:

“好吧,這次就算了。下次可不能再這麽幹。再幹,我只好叫警察來了。”

“太感謝了,你這算救了我啦。”

我甜甜地一笑。幸而沒有讓我拿出所在公司的身份證。假如那樣做,我以後再也不能到這家百貨大樓來幹了。我如釋重負,渾身輕松,走出了百貨大樓。

離開這裏,一直回到《非法行為調查股份公司》我那間辦公室裏,馬上照例地填寫報告單――某某百貨大樓;調查時間;餐具櫃臺售貨員缺乏對扒手的警惕性;在收音機櫃臺前被警衛發現,但警衛受了賄;再填上收買警衛的費用開支,然後把這份報告單交給了主任。主任一邊看,一邊慰勞我:

“辛苦了。我馬上就和這家百貨大樓的經理聯系。他們多虧和我們公司訂了合同,才能及時發現了工作人員的粗心大意和舞弊行為。我想經理一定會滿意的。”

“是啊,這種工作真有意義,幹起來也挺有意思。”

“對,虧了你們積極工作,我們公司的信譽一天天提高了,來訂合同的越來越多。最近,根據在野黨的要求,我們還準備擴大到國家機關去開展業務。這樣,收買、受賄這種事就可能越來越少。總有一天,非法行為會被消滅,我們這裏也就會變成廉潔的社會了。”

“可是,到那個時候,我們公司不是也將會倒閉嗎?”

“不會的。受賄行為就象傳染病一樣,不可能一下子全杜絕。即使杜絕了,也不能麻痹大意。為了預防舊病復發,總得有醫生啊。”

“您說得真對……話又說回來,那個警衛該開除了吧?”

我忽然想起那個開頭一本正經、冷若冰霜的男人。

“按理說應當這樣做。但這一次可不同尋常。很對不起,被開除的不是他,而是你。”

“我?怎麽會是我呢?受賄的是他呀。”我吃驚地說。

“那個警衛是我們公司特地派去監視咱們職員的非法行為的。剛才他已經向我匯報說他接受的是三張鈔票。”

我打心眼裏後悔自己在報告單上填寫收買警衛時花了四張鈔票。

在百貨大樓裏溜溜達達的稱心美差,難道從此就要同它永別了嗎?可惜,我已經學會了幹這行的全套本領……不,死了這條心以前,不妨再試試提出最後的請求:

“您能不能寬容我這一次?當然……”我向放在桌上的我那個皮包瞟了一眼,意味深長地說著。

“嗯,我考慮考慮……”

主任的口氣是嚴肅的,但我卻松了一口氣。因為從他的眼神深處,我看出了一絲雖然微弱,但卻有充分把握的閃念。是的,對於受賄,我們公司的每一個人都具有敏銳的嗅覺,而這個嗅覺往往又是非常準確的。

(譯自新潮文庫星 新一著《來自宇宙的問候》)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