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Krugman - 愛爾蘭人為銀行家罪孽受罰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Paul Krugman - 愛爾蘭人為銀行家罪孽受罰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六 11月 27, 2010 8:45 pm

我們如今需要另一個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

大部分人只知道他是《格列弗遊記》(Gulliver's Travels)的作者,但近日發生的事卻令我想起他1729年的散文作品《一個小小的建議》(A Modest Proposal)。他在文中訴說愛爾蘭民眾貧苦無依的困境,並提出一個解決方法:把孩子當食物賣掉。「我承認這種食物的價錢會稍高一點。」但他同時認為,將之「供地主享用最適合不過;畢竟,他們已經吃掉大部分父母,似乎比任何人更有資格『大小通吃』。」

今時今日的奸角不是地主而是銀行家──罪行也不是把平民百姓吃掉,只是令他們一貧如洗而已。無論如何,只有諷刺作家(以及其尖銳的筆鋒),才能充分反映愛爾蘭目前的處境。

銀行業為炒賣潮提供融資

愛爾蘭本來是個真真正正的經濟奇蹟,不過,在「無王管」的銀行及地產發展商(他們都跟主要政客過從甚密)推波助瀾下,當地掀起一片投機狂熱。為了給炒賣潮提供融資,愛爾蘭銀行業大量舉債,當中大部分資金來自其他歐洲國家的銀行。

接着,泡沫爆破,那些銀行面臨嚴重虧損。你可能會認為,借錢給銀行的債主也要分擔部分損失。畢竟,他們是成年人,借錢屬你情我願;若他們不明白當中涉及的風險,也只能怪自己。但實際情況並非這樣,愛爾蘭政府挺身而出,擔保銀行業的債務,令私營機構的損失變成公家的責任。

銀行業「爆煲」前,愛爾蘭幾乎沒背負國債。然而,面對納稅人突然要擔起銀行業的巨額虧損,加上政府收入一落千丈,愛爾蘭的還款信用頓成疑問。為此,愛爾蘭政府推出嚴苛的削減開支計劃,試圖釋除金融市場的疑慮。

讓我們退一步,深思愛爾蘭的情況。愛爾蘭的債務並非來自公共計劃的開支,而是拜唯利是圖的私營商家所賜。然而,愛爾蘭的平民百姓如今卻要背負他們的債務。

或者,說得更準確一點是,他們背負的擔子遠大於那些債務:由於削減開支措施導致經濟陷入嚴重衰退,所以,除了背負銀行債務,愛爾蘭民眾還要飽受收入驟減及高失業率的痛苦。

不過,嚴肅的人稱,這是挽回信心的必要措施,並無其他選擇。

但說起來倒奇怪,信心並沒有改善。相反,投資者察覺到那些緊縮措施正打擊愛爾蘭經濟;而且,正因為經濟疲弱,他們慌忙拋售愛爾蘭債券。

事到如今怎麼辦?愛爾蘭及其他歐洲鄰邦上周敲定各界所謂的「拯救方案」;不過,實情是,愛爾蘭政府承諾將讓經濟承受更大痛楚,以換取信貸額度──大概能給予愛爾蘭更多時間挽回信心的信貸額度。市場不為所動可以理解:愛爾蘭債券孳息進一步攀升。

真的要弄至如斯田地嗎?

2009年初,有個這樣的笑話廣為流傳:「愛爾蘭(Ireland)與冰島(Iceland)有何差別?答案:一個英文字母及大約六個月。」這本來只是個緩和氣氛的笑話;不管愛爾蘭的情況壞到什麼地步,也不會淪落到與冰島的徹底災難相提並論。

但目前而言,冰島的處境似乎比愛爾蘭還好些。冰島的經濟衰退並不比愛爾蘭嚴重,其失業問題較輕,且復蘇條件更佳。事實上,投資者如今似乎認為她的債務比愛爾蘭更穩健。怎麼可能?

臨時資本管制避過金融恐慌

部分原因是冰島政府沒有擔保私營債務,避免讓納稅人「上身」;反而,當局要放貸給銀行業的外國投資者,為自己的差勁判斷付上代價。

正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贊同地!)指出:「私營界別倒閉事件令外債顯著下跌。」與此同時,冰島所以能避過金融恐慌,某程度歸功於臨時資本管制措施,即限制居民把資金調到海外的自由。

再者,與愛爾蘭不同,冰島得益於貨幣自主權;克朗貶值令冰島出口更具競爭力,這是該國經濟衰退不致太嚴重的重要因素。

智者謂,愛爾蘭並沒有上述種種非正統選擇,因此,必須繼續讓老百姓承受痛楚,因為若不這樣做,將會對信心帶來致命打擊。

然而,愛爾蘭實施緊縮措施已踏入第三年,信心卻持續流逝。這不期然叫人問,到底怎樣才能令那些嚴肅的人明白,要老百姓為銀行家的罪孽受罰不僅罪大惡極,而且是錯誤的。

版權所有:《紐約時報》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