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世瑀 - 帝國恐怖主義 斷送巴勒斯坦和平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周世瑀 - 帝國恐怖主義 斷送巴勒斯坦和平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1月 25, 2011 1:15 pm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0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周世瑀 - 帝國恐怖主義 斷送巴勒斯坦和平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1月 25, 2011 1:19 pm

謟諛取容(servility to power)為知識份子的傳統之一。喬姆斯基(Noam Chomsky)

台灣政治學界及商業媒體常將中東問題簡化為「蠻橫」的阿拉伯國家屢次挑釁「忍辱求全」的以色列。此一論述和以色列的真實面貌大相逕庭。聯合國於一九四七年建議將百分之五十六的巴勒斯坦劃歸猶太人,百分之四十四的巴勒斯坦領土劃歸阿拉伯人。以色列學者帕斐(Ilan Pappe)於《種族淨化巴勒斯坦》(the Ethnic Cleansing of Palestine)一書指出,錫安主義者(Zionists)為兼併領土,於一九四八年立國之時,屠殺以色列境內的巴勒斯坦人。此難即阿拉伯語之浩劫 (Nakba)。以色列經此一役強奪接近八成的巴勒斯坦領土。倖存的七十五萬巴勒斯坦人遂成難民,流離轉徙於中東各國。聯合國大會,簡稱聯大於同年之一九四號決議案要求以色列承認巴勒斯坦難民及其後裔返回家園定居 (the right of return)的權利。此外,以色列應對不願返回現今以色列(即一九四八年之前地理上的巴勒斯坦)的巴勒斯坦人負擔賠償責任。以色列對聯合國決議案全然置若 罔聞。

從種族淨化到種族隔離

以色列為斷絕巴勒斯坦人建國之念,於一九六七年六日戰爭兼併殘存二成的巴勒斯坦領土,即約旦河西岸、耶路撒冷東城、加薩。同年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含中華民國暨十個非常任理事國以十五票一致贊成通過二四二號決議。安理會重申聯合國憲章禁止戰爭奪取領土原則、爭端和平解決原則,責成以色列承認巴勒斯坦民族自決權利。 提案同時要求以色列歸還於六日戰爭劫掠所獲地區含敍利亞的戈蘭高地(the Golan Heights),並徹離非法占據的巴勒斯坦領土。

以色列不但違返聯合國決議案,更於占領區廣設猶太人殖民地。一九八二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後放任以色列傭兵,即黎巴嫩長槍黨(Christian Phalange) ,包圍以色列軍方管轄之巴勒斯坦難民營,並射殺三千多名手無寸鐵的巴勒斯坦平民,此即薩布拉夏提拉大屠殺(the Sabra and Shatila Massacre)。巴勒斯坦人椎心蝕骨。嗣後始以自殺炸彈報復。

一九九三年以巴雙方簽定奧斯陸協議(the Oslo Accords)後,以色列為永駐占領區,遂以一百三十五個殖民地及近七百個軍事檢查站棋布於約旦河西岸。一百三十五個殖民地皆為無償豪奪巴勒斯坦人房舍田地而來。七百個軍事檢查站再將巴勒斯坦村鎮所有聯外道路層層封鎖。巴勒斯坦人每日離村、就學、工作、訪友耗費四至八小時在檢查站前大排長龍,靜待以色列士兵搜身或羞辱已是司空見慣。分娩者因赴醫受阻,不得不於路旁生產。產婦因分娩異常、難產、產後出血、感染、衰竭或死亡者時有所聞。夜晚至清晨軍事檢查站全面封鎖,欲就醫而無門。

自公元二零零二年六月迄今,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占領區境內建構綿延七百二十一公里長的(八公尺)高牆。即阿拉伯人所謂的種族隔離牆 (Apartheid Wall)。該建築的長度為以色列和約旦河西岸邊界長度的二倍。種族隔離牆連接星羅於約旦河西岸的一百三十五個以色列殖民地。該建築與殖民地不但鯨吞約旦河西岸近五成的土地,更將約旦河西岸村鎮支離成上百個互不接壤的「群島」,以色列殖民者,可於高牆內的猶太人專用公路直達地中海的台拉維夫(Tel Aviv)沿途未遇一阿拉伯人。種族隔離牆行經之處如同摧枯拉朽。巴勒斯坦人田地房舍皆遭以色列無償強占,無一倖免。

流氓國家視國際法如無物

二零零四年七月國際法院(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亦為全球位階最高的國際法裁決機構,就以色列於約旦河西岸肆意擴張殖民地及興建種族隔離牆作成諮詢意見。國際法院以十四票贊成、一票反對(美國)重申禁止戰爭奪取領土原則,並裁定以色列必須返還於六日戰爭侵掠而得的約旦河西岸、耶路撒冷東城及加薩。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全數殖民地、已完成及持續擴張中的種族隔離牆、猶太人專用公路,皆違反國際法。國際法院明言,以色列必須拆毀種族隔離牆,全數放棄非法殖民地,並為非法擴展版圖,夷平巴勒斯坦房舍、豪奪田地、水源,負擔賠償責任。各國不得以殖民地、猶太人專用道路、種族隔離牆是既成事實為託詞,與以色列朋比。儘管國際法院判決事實俱在,以色列迄今仍訛稱美國出資,使柏林圍牆相 形見絀之種族隔離鐵幕的合法性無庸置疑。

清廉素著的哈瑪斯(Hamas)是巴勒斯坦人於二零零六年一月經民主程序選出的政府。哈瑪斯在一百三十二席的立法會選舉囊括七十六席,巴勒斯坦解放組織(the 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sation)僅得四十三席。哈瑪斯並取代巴解成為第一大黨。美國和以色列不甘傀儡政權巴解失勢。為阻止哈瑪斯執政,美以兩國串通沙烏地阿拉伯、埃及、約旦,大舉逮捕、暗殺哈瑪斯成員。巴解組織與哈瑪斯內鬨後,哈瑪斯棄約旦河西岸,南遷加薩,即美國和以色列政府所謂的哈瑪斯「政變」。

以色列自二零零五年後雖未屯兵加薩,仍舊掌控加薩邊境、領海、領空、水電基礎設施。為威逼巴勒斯坦人對哈瑪斯反戈相向及迫使哈瑪斯彈盡糧絕,以色列自二零零六年一月起對加薩境內一百五十萬人集體斷水、斷電。加薩鄰海,然而以色列不容巴勒斯坦人捕魚為生。食物短缺造成加薩百分之九十的兒童營養不良或貧血。加薩醫院因缺電致使醫療設備如嬰兒保溫箱、洗腎儀器和加護病房停擺。衛生設備如化糞池亦無法運作。以色列對譴責該國殘民以逞的國際特赦組織、紅十字會皆於加薩邊境以閉門 羹待之。

儘管以色列咄咄逼人,合法政府哈瑪斯仍願以六日戰爭前的疆界為基礎,於尚未被以色列併吞的巴勒斯坦立國,即僅存二成的巴勒斯坦。由於甚得人心的哈瑪斯為建國善意盡出。以色列已無飾詞拒絕和談。以色列即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進入加薩,尋釁殺害六名哈瑪斯成員。哈瑪斯因以色列惡意違反停火協議,亦中止停火協議。以色列遂於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假托哈瑪斯違反停火協議,發動加薩屠殺。



說明:綠色部份為巴勒斯坦領土,白色部份為以色列領土或非法占領的巴勒斯坦領土。圖片為種族隔離牆尚未立起之前繪製。種族隔離牆持續擴張之中。圖片最右方約旦河西岸綠色區塊再縮減五成及殘存的加薩走廊即為巴勒斯坦實際領土。圖片來源:巴勒斯坦團結運動(Palestine Solidarity Campaign)。

從加薩屠殺到種族滅絕

自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起,為使加薩人民膽戰心搖,以色列非法使用美國出售的化學武器白磷彈。白磷彈火苗高達攝氏八百一十六度。火焰無法以滅火器或水撲滅。毒煙灼燒呼吸道及肺部。一旦火苗著身,猶如鈍刀慢剮,先燃膚、再熔血肉、後蝕骨、慘絕人寰。以色列在加薩屠殺二十二天期間,夜以繼日以白磷彈攻擊醫院並對平民趕盡殺絕。

美國除白磷彈外,另售予以色列高密度不活性金屬炸藥(dense inert metal explosives)。該武器導致傷者下肢截肢。然而截肢狀況與尋常刀切斧砍或砲彈碎片造成的截肢全然不同。此一化學武器爆裂力道將人體下肢肌肉片片自骨骼扯裂再截肢。倖存者體內留存大量無法清除的化學殘餘物,另外引發肌肉組織病變或肌肉癌。

加薩面積為三百六十平方公里,約為台北市與新竹市面積總和。以色列以三千架次的F16戰機,無日無夜空襲加薩,約每小時,五點六八架次,哈瑪斯的簡陋武器全無還擊之力。據以色列士兵形容,入侵加薩如同「孩童持放大鏡燒螞蟻」,大可肆虐無忌。屠殺期間,加薩五成以上的醫院遭以色列摧毀,殘存的醫院傷者如潮。由於以色列自二零零六年一月哈瑪斯勝選後,即對加薩平民全面斷水斷電,空襲更使巴勒斯坦兒童、婦女、平民飢寒與傷病交迫。一百五十萬人因加薩四面圍困、進退無路,又因時時顫慄飛彈或白磷彈從天而降、滅門絕戶,無不心膽俱裂。

一月十八日屠殺告終,以色列戰機悉數分毫無損。巴勒斯坦平民,死傷相藉。一千四百名巴勒斯坦死難者中,近一千二百人為平民,平民之中,三百四十人為兒童,一百一十人為婦女。傷者六千人,其中一千六百人為孩童。

屠殺過後,以色列持續封鎖加薩邊境、領海、領空。各國人道救援物資及醫藥皆未能進入加薩,遑論重建工程的原物料。加薩電力系統幾近全毀。半數以上醫院及醫療儀器亦毀壞至不堪使用。巴勒斯坦平民急需手術救治者,只得申請許可證,赴以色列就醫。以色列情治單位屢屢以離境就醫機會利誘加薩人為以色列臥底。拒絕同謀者,只能留在加薩坐以待斃。生死攸關,決意損人利己,也是人之常情。然而近於全數的加薩人毅然選擇與同胞和衷共濟,雖死無悔。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責成南非國際法權威戈德史東(Richard Goldstone)調查以色列入侵加薩的戰爭罪及違反人道罪。猶太裔的戈德史東雖譴責哈瑪斯發射火箭為戰爭罪,然而他亦坦言以色列自二零零六年一月起封鎖加薩迄今,即屬國際法的戰爭行為。他明言,哈瑪斯從未藏身醫院、學校或聯合國難民收容所,亦從未使用救護車運送軍火,更遑論以巴勒斯坦平民為掩護或人肉盾牌。他言道:以色列蓄意攻擊十五所醫院,四十間診所,二十九輛救護車、二百八十所學校包含幼稚園、一萬一千間民宅、七百家私人企業含三百二十四間工廠,主要為食品廠和加薩所有的水泥廠、燒燬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糧倉、 毀耕地、耕作機具、電力系統、水利設施、民宅儲水設備、污水處理系統,戕害醫護人員、記者、並以平民做人肉盾牌,屢次加害舉白旗的平民,屠殺一百多萬隻雞,三萬六千頭山羊及綿羊,實屬戰爭罪。戈德史東報告 (the Goldstone Report)重申以色列窮凶極虐、荼酷備加,絕非自衛權利。他的結論與國際特赦組織及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分別發佈的諸多獨立調查報告一致。以色列對戰爭罪指控一概亂扣反猶太人(anti-Semitism) 的帽子。

流氓國家以色列視人命如糞土及蔑視國際法的罪惡已非戰爭罪能概括。加薩因以色列的封鎖,民生凋敝。屠殺之後,雪上再加霜。加薩因污水處理系統遭破壞,地下水受嚴重污染,不堪飲用。飲水猶如慢性自殺。罹患肝腎疾病者日增。國際特赦組織指出,每人每天用水量至少為一百公升。以色列掌控巴勒斯坦領土的水源,並不容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鑿井或接雨水使用。由於虐政日益,不出十年,西岸所有的巴勒斯坦村鎮將無滴水可用。以色列現下雖按兵不舉,如此處心積慮的污染水 源和截斷水源之舉實與種族滅絕無異。

歐巴馬政府與以色列為趕盡殺絕,於加薩和埃及邊界立起長達十一公里的種族滅絕牆。該建築物為美軍設計、監造、施工。種族滅絕牆深入地下二十五至四十公尺,相當於地下八樓至十三樓,強化鋼材砲彈不侵,另附數以千計的防爆監視器,以阻絕巴勒斯坦人自加薩和埃及邊界地下坑道運送食品及醫療物資。該牆可引海水灌入加薩,破壞、截斷現存地下坑道,並鹽化加薩土壤。建築物已幾近完工。慢性種族滅絕,已在眉睫。

以色列自立國迄今從未公告官方領土。為擴張版圖、煎膏炊骨,無所不用其極。美國每年以「援外」之名,助其為虐,六十年來已投入超過一千億美金鞏固軍事占領。巴勒斯坦人民,雖處境日益困厄,人性尊嚴,不因逆境而減。相較之下,台灣政治學界和商業媒體若非睜眼說瞎話,設法替帝國主義開脫,則是裝聾作啞、不動聲色的將霸權種種滅絕人性的罪行自國際政治抽離。知識分子刻意混淆視聽、唯恐天下不亂,以及對言論自我審查的甘之如飴絕非台灣安全依賴美國可以解釋。若無反常人格,恐怕無法為之。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博士曾言道:「和平並非只是沒有戰爭,和平係指正義的到臨 (the presence of justice)」。巴勒斯坦人民渴望和平如同大旱望雲霓。反觀台灣所謂的知識份子,真心追求和平嗎?


後記:這篇文章為合併舊作:巴勒斯坦人權 日暮途遠 (未經中時刪減之全文)及美帝以色列朋比 斷送巴勒斯坦和平(苦勞公共論壇),重新改寫。全文以編年方式書寫,刪除以巴衝突以外的中東問題,並加註三個小標題,用以突顯以色列從種族淨化到種族滅絕罪行的脈絡。

鄙人呼籲台灣民間加入全球抵制與制裁(the Global Boycott, Divestment and Sanctions)以色列的行動。拒赴以色列旅遊。全面抵制以色列商品, Products of Israel 產品條碼以729開頭。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0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