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形勢]只要有新思路,上海的機會到了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國際形勢]只要有新思路,上海的機會到了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日 五月 27, 2012 6:05 pm

西方銀行之間失去了信任



離開漢堡到上海來的前一天,和幾個朋友在漢堡豫園茶樓用飯,一個出版社老總、德國朋友比德向我抱歉地說,他的妻子今晚來不了了,因為她負責監管的南德一個銀行沒有支付能力,以致德國一大企業為巴西生產出來的上十億歐元的工業產品,拿不到錢,影響企業的資金周轉不靈。她現在正焦頭爛額地處理這件事物。目前,金融危機已經席卷全世界了,各國銀行之間互不信任,行行之間的轉賬代付關系完全亂了套,影響面太大了。

果不然,第二天,德國報紙上就公開發表消息稱,這個銀行將是第一個要求德國政府搶救的銀行,虧空了幾百億。我暗暗一算,幾百億怕什麽,德國總理不是誇下了海口,國家拿出五千億來救市嗎?

當晚這頓飯大家談話的主題就是世界金融危機了,雖然在座的都是出版界和文學界的人,與金融市場沒什麽關系,筆者對金融知識也不甚了了,曾想買過香港股票,問過仁超兄,他建議我說,目前股市不穩定,先看看再說。幸虧聽了他的話,不然,賠死了。這是插話。



必須打破美國金融體系這個怪圈



這晚在座的,有德國英國和丹麥來的學者,都是剛剛開完法蘭克福國際書展來漢堡的,大家聊起銀行金融來,都談虎色變,一致認為,當前的以美國華爾街為首的金融市場已經走向絕路,目前全世界的金融市場亂作一團,這還只是開始,好戲還在後面呢!這些文化人,跟我一樣,基本上都是靠工資活著的,大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因而談起金融危機來都眉飛色舞,津津有味。大家都認為,目前西方世界經濟蕭條期已經來臨,盡管西方各國政府都決定拿出巨資搶救,但是,金融市場制度和那套證券機制幾乎失靈,美國是始作俑者,什麽時候能緩過氣來,眾說紛紜。在座的都認為,必需來個徹底“革命”或者“改造”才行。至於說如何“革”,如何“改”,首先要打破純粹美元本位的霸權貨幣體系體系這個怪圈不可。當然,這不是一年兩年可以完成的,但可以抵制。



“要麽一起遊泳,要麽一起淹死”



第二天,返回上海,正趕上黑色星期五,全世界股市空前大泄,就好像一個人得了急性痢疾那樣,有的證券市場不得不被迫關閉,可見其嚴重程度。更巧的是,北京正在召開第七屆亞歐峰會,幾乎亞洲國家所有首腦都來了。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鄉亞洲國家求救說:“面對金融危機,要麽一起遊泳,要麽一起淹死。”法國總統薩克奇表示,希望和亞洲國家進行金融改革,建立新的金融制度。德國的一家大報評論這次峰會說:當前急迫的世界金融形勢,人們把期待的目光都轉向北京會場。另一位德國政治評論員說:“雖然德國總理默克爾太太對中國不友好,說是還帶了一攬子中國破壞人權的記錄和西藏問題準備和中國對話。筆者知道,這是說給德國聽眾聽的。現在德國在對外貿易上走下坡路,她希望中國拉一把還來不及呢!但是中國胡錦濤還是很有禮貌地會見了他,不冷不熱,顯示了大國風度。”

北京有句俗話“不和你一般見識”,目前西方如此狼狽不堪,有些西方媒體開始對亞洲從期待到抱怨,說亞洲人見死不救,主要還是針對中國。真是笑話,越是這樣,越應該沈住氣,高屋建瓴,我自巋然不動。什麽,一起遊泳,什麽一起淹死,千萬不要上了那些人的圈套。



警惕!警惕!再警惕!



筆者在那裏生活了幾十年,那些政客的老奸巨滑,筆者見到多了。過去是,把你淹死,我才活得更好。中國剛剛好起來,歐洲保護主義就起來了,這個不是,那個不是,處處給你穿小鞋,中國主辦奧運,歐洲媒體落井下石,他們什麽時候為亞洲國家著想。現在他要你了,就什麽“一起淹死”,更何況,中國救得了人家嗎?美國的底子不知比中國厚多少倍,不把你拖下水就算是好事了。曾經在華爾街投資銀行工作過的李育先生在最近一期《信報月刊》裏寫道:“華爾街有一句街知巷聞的諺語,“公司會把才智耗盡的雇員棄如敝履。因此,一旦美國和中國交易完成,他們將離開中國,讓中國沈浸在嚴重汙穢的環境裏。”李育教授長期在西方生活,體驗極深,它實際上在警告中國,不要太天真了。國內向松祚教授曾說過:“老鼠賽事沒有任何道德底線或論理約束的。如果利潤達到50%,他們就要坑蒙拐騙,如果利潤超過100%,他們就膽敢發動戰爭;如果利潤超過300%,他們將踐踏人間一切法律。”不要忘了,目前全世界都在嚷,中國目前是世界最大財主,中國自己嚷得最厲害,什麽有近二萬億外匯儲備。這豈不卡住我的脖子,一天不把你搞掉,一天死不瞑目。目前的危機到底多少是自發,多少是人為,千萬要弄清楚,警惕!警惕!再警惕!



必須改變策略



來到上海,和一些朋友見面,其中也有市領導人。由於我是老上海了,對舊上海感情尤深,大家談起來,我有些倚老賣老了。當我們談到上海今後的發展方向時,我開始誇誇其談起來。當然不少想法是和上海和國家領導人不一樣,老實說,筆者也不知道他們的決定是什麽,但筆者認為,當前的世界形勢,日新月異,尤其近一個月來,在西方出現的誰都未意料得到的經濟危機的時候,中國,尤其是上海,必須改變經濟策略。例如,筆者多年來經常聽說,一定要把要把上海打造成第二個紐約或倫敦、東京那樣的金融中心。

筆者認為,可以成為金融中心,但不一定要學西方的老套,為什麽我們自己不能獨創自己的風格。和世界接軌,並不等於照搬別人的正在拋棄丟入垃圾堆得老經驗。他們的金融中心,包括香港的,都是上百年、幾十年來自發積累地結果。我們更要防止這樣的思想,只有引進西方國家銀行進來,才算是中心,進來的銀行越多,金融中心才越大。但是,想沒想到,一旦這些銀行全部進來,我們自己經驗不足,他們完全可以把中國的人民幣系統攪得亂七八糟,折騰得七上八下。別的本事他們不多,這個本事他們是絕對老道的。



不能跟在裏面瞎撲騰,必須要有自己的新理念



現在的金融世界已經四分五裂,一片混亂,美國的華爾街正在到處抓稻草。世界出現了新格局,西方世界目前如無頭蒼蠅,六神無主,中國決不能跟在裏面瞎撲騰,離得遠一點、看得更清楚一點,臉面工程要不得。 中國在金融方面必須逐漸創造出一種新的獨立於西方金融體系之外的系統。人民幣不一定非要你西方承認是不是國際貨幣,是不是要升值,水到渠成。看人家顏色時代已經過去,中國必須要有自己的新理念,新思想。中國人是很聰明的,對西方世界了解的專家也很多,中國必須在了解對方弱點的基礎上,逐漸的為世界提出新的金融觀念,現在已不是再跟著他們後面走呀呀學語的時候了。

所謂的新理念,筆者並不是完全否定西方國家這百年來在金融體制上的建樹,但是必須看到,美國1971年脫離金本位所創造的美元本位,是完全站在美國的霸權立場上,把歐洲納入自己的圈內,共同剝削第三世界的自私體系,最後發展到 連他們自己政府都難以控制。在這種情況下,筆者認為,現在不是急於幫助西方國家搶救金融市場的時候,而應該好好地靜下心來,把西方的金融市場的歷史背景和發展的過程,請各方面的專家進行很好的研究,研深研透,找出當前金融危機的癥結所在,然後否定它,摸索建立自己的新觀念。中國領導人在這方面倒應該有自己的雄心壯誌。筆者認為,中國的時機真的到來了,上海的時機更來了。

為什麽我要提上海,因為她和國際金融接觸最多。很多人都認為上海並不只是中國的上海。在解放前,上海就是亞洲的金融中心,上海應該是世界的上海。上海這一個大都市,尤其是黃埔區這塊寶地,它不只是在經濟上、貿易上是上海的一個中心,甚至於在文化上、商業上、金融上,都是非常突出的一個聚集之地。因而,筆者認為上海的時機的已到,黃埔區的時機已到。至於說上海的這條路如何走,且聽筆者慢慢道來。(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4f5eb50100av2y.html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