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形勢]我們中國人真善良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國際形勢]我們中國人真善良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日 五月 27, 2012 6:08 pm

谷歌谷歌,布谷鳥在唱歌,多麽美麗的名字啊!不要看其內容,只要看到它的名字,就吸引你打開它的網站看個究竟。我們中國文明永遠是對外特別謙遜友好,就是給外國起名字也是挖空心思,想最美好的字眼。什麽“美”國、|“英”國、“德”國、“荷蘭”“葡萄牙”“意大利”。而他們、那些西方列強,侵占了你的領土,就把你的國名路名都給改了,加上他們的民族“英雄”稱號,什麽羅德西亞、伊麗莎白、戈登、霞飛、福熙等等。現在的香港路名,殖民味道之濃,世界第一。不了解香港歷史的人到香港來,通過路名還會想到,這是英國的屬地。

也就是數周前,德國老百姓抗議“谷歌”的|駐德公司,派攝像車到德國大城小市各個街道拍攝私人住宅,其攝像威力甚至可以穿射至私人宅內,德國媒體紛紛提出抗議,說這是侵犯國民隱私權。谷歌辯護說這是他們的行動自由。於是德國電視臺放送谷歌攝像車如何架上兩個高度敏感攝像頭向左右民房攝影的鏡頭,引起公憤。在英國、澳大利亞也有但對播放“兒童性搔擾”抗議聲。據《華爾街日報》3月24日電,澳大利亞《悉尼晨鋒報》稱,澳大利亞政府準備對互聯網服務制定審查計劃,受到谷歌猛烈的批評。可是,谷歌和中國鬧翻,他們就站在谷歌那一邊,兔死狐悲,全是中國的錯。



谷歌是不是有自己的衛星?



老朋友曹景行說:“過去聽到一個說法,英國人到世界任何地方,都以為是大英帝國的領土;美國人不管到什麽地方,從來不問那裏是誰的。現在,谷歌到任何地方,都以為自己就是上帝。” 的確,堂堂美利堅合眾國的谷歌,為了捍衛“人權”自由,可以在全世界收集一切他們可以收集的資料,然後把它放在網上公布,人們無法進行幹涉,這是當前世界的一個新鮮事物。筆者某次從谷歌的網頁上調出我們上海和漢堡住家的建築。我拍手稱快,真有意思。我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都不需下樓,就可以從谷歌網站知道,我們後院的垃圾桶是不是裝滿了,還是空著。但是,是不是別人都願意把自家曝光?我看不一定。我心裏一直有一個疑問,這些衛星拍攝下來的詳細資料是誰提供的?谷歌作為一個私人網站,怎麽有可以獲得這麽尖端的圖像資料,是不是它有自己的私人衛星?這樣發展下去,豈不太可怕了!

最近接到消息,據BBC中文網3月25日報道,美國參議院成立了跨黨派互聯網自由核心小組,誓言要與中國等“數碼暴政”對抗。小組認為互聯網不應被某些政府利用,成為打壓異議人士的平臺,並形容“數碼暴政”對全球所有自由國家構成威脅。剛從中國撤走的谷歌高層向美國國會提出呼籲,促請美國把“互聯網自由”提上外交政策的顯要位置。不知此新聞是真是假?



發人深思的幾段話



德國的媒體當然還是找一切機會向中國開火,谷歌剛宣布正式退出大陸第二天,所有大小報紙都紛紛作出評論,大部分都譴責中國沒有言論自由,認為對谷歌采取的信息審查制度,是不能讓人接受的。但是,這些媒體的火力比以往小了不少,因為他們自己也受了谷歌傷害。例如,有的報紙自己也提出這樣的懷疑,“谷歌真能通過互聯網在中國實現民主的目的?”“谷歌宣傳的美國的自由體制,是否能適應中國的社會?”最近一期的《明鏡周刊》又利用這個機會向中國發難了,而且是他們這一期的主題。大標題是:《互聯網的冷戰》,小標題是:《谷歌為了網上自由向中國開戰》。長篇累牘寫了八頁紙。文章一開頭就描寫北京成都路有個E.KAI上網咖啡館,由於店主不聽話,政府就派兩個警察來給他們制造麻煩,什麽進口處要填表登記,上國際網頁受監督,總之形容得離法西斯不遠了。是真是假筆者不知,給讀者大眾的一種總印象是中國一片黑暗。這個駐北京的記者羅倫斯,我認識,也不知誰得罪了他,在北京前後住了多年,寫出來的文章基本上是中國除非鬧革命,不然沒救了。幸虧,這八頁文章不是他一個人寫的,他的水平也寫不出來。

看《明鏡周刊》還真要有點本事和耐心,尤其是這樣的主題文章,往往是由幾個人寫成的。這篇文章裏面有幾個片段令人深思。第93頁裏的一長段說,互聯網有它的兩面性,一方面給你提供各方面的經濟技術信息,另一方面,也宣傳他們的自由觀點。作為中國這麽一個世界人口最大的國家,將來的超級大國,確實要考慮它的後果。所謂後果就是要接受各種挑戰。文章說,自由網站會挑起下面的受壓迫群眾對上面的不滿。新媒體提供的信息裏當然會有引起感性沖突,雙重標準、兩面派的文章。它可以刺激受壓迫者提出反抗和要求,也可以通過宣傳、造謠、誹謗來蠱惑人心。文章說,互聯網可以支持掌權者、獨裁者,也可以推翻他們。目前的伊朗就是一個例子。通過多年的網上影響,伊朗開始出現反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權威的示威。1989年美國裏根總統說過,“一個小小的微型集成電路芯片可以使極權巨人癱瘓。”1999年,小布什說:“且想想,如果中國也普遍通行互聯網,那麽自由會多麽廣泛傳播。”且不管他們如何用詞,言外之意已經很明白了,西方很多人,包括美國的大總統都希望中國再來一次革命。



欲速則不達



輿論對一個國家來說有時是致命的。該文章也提到輿論有時可導致一個國家走向絕對的極權,如希特勒法西斯,也可以使一個國家很快倒臺。筆者不久前在德國LIEDERBACH市做報告時,談到谷歌事件時說:“目前,谷歌在中國有百分之三十三網民的收視率,也就是上億人口。中國目前的問題很多。天災(地震、旱災、水災)人禍(貪汙、賄賂、失業、窮富差別、幹部脫離群眾、中國文化大革命的極左思潮),中國領導人不是不知道,但有的非一朝一日可解決的。一旦國內有風吹草動,互聯網煽風點火是很容易的。”談到此時,下面很多聽眾都在點頭。筆者繼續說,“如果中國一旦發生大動亂,我相信,會有很多西方人幸災樂禍,以為少了一個競爭對手,但是,我絕對不希望中國再發生革命。一旦再有革命,全世界不得安寧,你們就知道喊民主,民主它不是萬能藥方。且看,當前的泰國形勢,分成黃衫和紅杉兩軍,幸虧後面沒有外國支持,一旦有人挑,必會不可收拾。如果發生在十三億人口的中國,互聯網再興風作浪,甚至會發生內戰。”說到這裏,整個會場鴉雀無聲。

中國這三十年,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筆者幼時親眼所見“父母賣兒女,清晨收凍屍”的慘象,就是在上世紀六十年代,中國還餓死千萬人。現在十三億人口,人人有飯吃,個個有衣穿,生活剛剛好一點,西方就鼓動中國要“民主”“民主”“人權”“人權”,國內年輕人中也有的在摩拳擦掌。你們西方人為民主戰鬥了四五百年,現在還有很多問題,我們中國有自己的五千年的文明史,難道都把它拋棄?中國的皇權制度執行了兩千多年,難道,遺留的影響三十年就可以完全肅清?談何容易?我希望中國政治上改革的車輪走得略快一些,但千萬不得翻車。中國亂,世界亂,中國經濟越好,對世界都有利。”說完以後,全場都報以熱烈掌聲。

諸位讀者,筆者在德國住了四十年,德國有許多好地方可以借鑒。可是,改革還需時間,還是要慢慢一步一步來。欲速則不達。我相信很多讀者不同意我的觀點,這不要緊,一方之言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4f5eb50100ho4b.html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