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形勢]“西方無權殺死卡達菲”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國際形勢]“西方無權殺死卡達菲”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日 五月 27, 2012 11:59 pm

整整200年前,有一個英國女作家寫了一部小說《傲慢與偏見》 “pride and prejudice”,它敘述一個樸實、可愛、出身貧苦的女孩被英國上層社會看不起和侮辱的故事。她批評了社會上的不平等和人的傲慢,入木三分。可是這種《傲慢與偏見》,沒想到,在二十一世紀,西方社會變本加厲,演變成“狂傲”與“偏見”。

你們未免太猖狂了!

二次世界大戰後這六十多年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靠強大的武力和雄厚的資本,打著民主、自由的旗幟,到處挑釁。先是意識形態戰爭,打朝鮮,攻越南。911事件後發動宗教戰爭,占領阿富汗,趕走塔利班伊斯蘭政權。接著是石油戰爭,占領伊拉克,轟炸利比亞。我是一個在西方文化熏陶下長大的,也是追求自由和民主的人。但對西方政客那種看不起穆斯林世界、看不起第三世界、愛打誰就打誰、隨心所欲的霸道,實在看不慣。

最近法國和英國、美國搞雙重標準,也就是兩面派,一方面保護那些擁護他們的北非國家獨裁者,另一方面分又支持反政府勢力,反對不聽你們話的獨裁者,不但介入利比亞內戰,還轟炸利比亞首府和卡達菲故鄉及辦公室,要刺殺卡達菲,目前,已經引起了全世界的質疑。接著法國總統薩科奇又於 4月11日(又是一個11)派法國“獨角獸”特種部隊,莫名其妙地把坦克開到科特迪瓦(過去的象牙海岸),打到總統府,活捉前總統巴博。現在,奧巴馬又公開支持反對敘利亞國王的群眾。這是什麽時代,二十一世紀了!你們還想幹什麽?想恢復過去的殖民史?俄羅斯總理普京終於出來表態:“西方無權殺死卡達菲”。



歐洲也有正直的人

  我本來以為,像我這麽激烈地反對西方霸權的人在第三世界多的是,在歐洲不多。我發現我錯了。這樣的講正義的西方人士並不少。剛剛從德國書店買了一本書,名為《西方人的恐懼》。作者是現在已87歲的老人彼得.肖爾-拉圖爾(PETER SCHOLL-LATOUR),他生在德國,先在巴黎學政治學,後到黎巴嫩大學修造穆斯林和阿拉伯學,是德國非常著名的編輯、記者和電臺主持人。他始終主持正義,反對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法國、荷蘭、英國等,這五百年來先後殖民第三世界國家,也反對俄羅斯實行他的土地擴張政策,把自己的國界推到太平洋。他在他的書裏面談到他的2007年的中國訪問時,很鮮明的提到,西方國家對這巨人的蘇醒的懼怕,並想盡辦法去抹黑她。在談到他的西藏訪問時,作者也很清楚地指出,有一股西藏反華勢力在西方某些組織的支持下企圖破壞2008年的奧運。這樣的直言,受到相當一部分歐洲知識分子的認同。



對中國報憂不報喜的中國媒體

這麽大的一個中國,急速的崛起,在世界上史無前例,社會上必然會出現很多難以預測的問題。外加國家領導者在政治體制改革上縮手縮腳,抑制批評,甚至用這成為了惡性循環,國內的批評聲音越來越響。西方國家當然不放過。有相當一部分政客對崛起的中國,心態極不平衡,企圖惡意中傷,把這些問題有意識地誇大得令人對中國更害怕,甚至造成敵對。西方一些媒體更起著推波助瀾的作用。他們那種狂傲、自負、自我中心,我早就看透了。西方媒體哪有什麽絕對的自由,一切言行都有兩重性,有形無形都被一種普遍觀念制約。有在報社工作的記者曾經對我說過,他寫報道,上面規定,有幾個註意事項:猶太人不能碰;對美國盟國可以批評,但總的來說,要跟得緊;對歐盟國家要團結;對和西方友好的獨裁國家,要眼開眼閉。至於像中國、朝鮮、伊朗、俄羅斯這樣的國家,隨便批評,但也要有材料。我有一個德國記者朋友說,他寫了幾篇贊揚的文章,報紙不願采用,但是,揭醜的,很快就見報。不知道讀者們知道不知道,德國之聲中文部最近裁掉了四個中國職工,原因是他們“政治不及格”,換言之是對中國“太友好”。你們不是講民主的國家嗎?據說,日前,4名華人記者已向德國之聲廣播委員會和德國議會發出公開信,認為德國之聲中文部已失去其標榜的“獨立性”和“可信性”,要求撤銷開除他們的決定。在北非所謂的茉莉花革命,迎合美國西方觀點的統治者,媒體就維護,反之,就反對。這是什麽民主?



必須正視政治體制改革

我毫不避諱地公開說,現今中國國民的自由,比過去好多了?過去我們做大學生的,哪裏有選擇職業的自由。甚至結婚也要組織批準。我們必須承認,西方的確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這二三十年來,許多在國外的留學生回國,帶去了很多新氣息和好的建議,無形中都在促進著國家的改變和進步,有目共睹。國內目前的確有很多醜惡現象,幹部裏的仗勢欺人和貪汙舞弊,政治上的保守,我們應該毫不客氣地揭露和鬥爭。我和妻子海珮春,最近用德文寫了一本書,訪問了國內二百多不同職業的人,他們都暢所欲言的談了自己對中國社會的看法。我把它取名為《中國人如何看自己的國家》。德國費許爾出版社該用了嘩眾取寵的書名,《火藥桶——中國》,我不反對。但也可以警告我們自己,如果中國不再進行體制上的改革,是很危險的。我們中國應該想盡一切辦法促使中國實現民主、給國民更大的自由。我曾經向國內一位高幹提過一個問題:“我們的政府一直喊‘為人民服務’,但為什麽那麽害怕老百姓,一有點風吹草動,就草木皆兵?” 他回答的也對;“中國兩千年的帝皇制度留下的舊習、惡習,怎可能一朝一夕改變掉。”但是我們也不能一直采取原諒的態度。在政治體制改革上仍踏步不前,見有反面意見就采取鎮壓、抵制的辦法,是很危險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4f5eb50100rg31.html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