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41 am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41 am

【此貼為中埃交流貼,如果關於埃及的政治、文化、社會局勢、穆兄會及中埃關系有任何看法或問題,請寫在評論欄裏,譯者將會把有價值的評論翻譯給原作者,他將有所反饋。希望能有良好的互動,請大家盡量些嚴肅一點的評論】

IT is lamentable to say that the nation has fallen into the trap of deep divisions and conflicts, triggered by its various political powers, which have been preoccupied with preserving their own interests since the January 25 Revolution.
很可悲地說,我們的國家已經陷入了深刻的分裂和沖突,自從一月革命以來,各個政治團體都忙著維護自己的利益。

Although all these conflicting forces have made their presence felt on the political stage, there is one party that has never done so or had a say in the affairs of the nation, which is now like a ship with an invisible captain.
盡管沖突各方都好像自己身處政治舞臺上一樣,但是某黨從未關心國家事務,我們的國家,現在就像一艘沒有船長的船。

This silent party, which undoubtedly has considerable force, has wholeheartedly lent its ear to one political force or another, thanks to the endless talk shows that are aired day and night by many mysterious, subjective satellite channels.
這個“默默無聲”的黨,無疑具有相當大的力量,感謝無數神秘的、充滿主觀臆斷的電視臺,感謝穆兄會沒日沒夜的“脫口秀”表演。

It is regrettable that the guests on these shows promote their own political agendas and unfortunately the gullible viewers, most Egyptians, believe whatever they say, as if it were the Gospel Truth
遺憾的是,很多節目嘉賓促進了自己的政治前途,但是不幸的是,無論他們說什麽,大部分埃及民眾都相信他們,就像相信福音真理一樣。

It is even more lamentable that this silent majority repeats what the representatives of such political forces say without truly understanding it, helping spread their erroneous ideas among their families and friends. Thus, Without being aware of the damage they are doing, the silent majority is attributing the leadership of the nation to this or that political power, neither of which has the right to steer the nation's ship or deserves to be at the helm in the first place.
更可悲的是,沈默的大多數群眾一遍一遍地重復著這只政治力量所說的一切,盡管他們並不理解這些話。這種行為使(穆兄會)錯誤的思想在家人和朋友中傳播開來。這樣,人們就會不管(穆兄會)到底幹過什麽,而是將國家的領導權給特定的政治力量,而不是真正有權操控大局的人。

There is now more than one captain steering the nation's ship towards a destination of their choosing.
現在不止有一個船長在掌舵埃及這艘大船駛向他們選擇的目的地。

The nation's divided ship is sailing to this unknown destination, because of these conflicting, power-hungry captains, whose selfishness will send it to the bottom.
埃及這艘“分裂”的船正在駛向未知,因為“船長”們的自私和權力欲引起的沖突,將把埃及送到盡頭。

The people, represented by the silent majority, should urgently transmit an SOS to save their ship, before it’s too late
在為時未晚之前,以沈默的大多數為代表的埃及民眾,應該疾呼救命,以挽救他們的國家。

They should also be aware that these captains are being assisted by some invisible captains, tampering with its destiny from behind the bars of Tura Prison, because, despite the revolution, they want to see the nation sink beneath the waves.
These invisible captains want to see the Egyptian ship veer, list and then finally sink with all hands lost
與此同時,人們也應該覺察到有一些“無形的船長”在幫助船長們,有些人從圖拉監獄的後面開始改變了自己的命運【圖拉監獄關押著很多埃及前政要】,盡管有革命,但這些“無形的人”希望看到埃及轉向、然後完全沈入海底。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44 am

沒用了,就算毛主席上臺都沒用了。埃及完了。還是祈禱一半埃及人能立即無痛苦地死去,這樣靠埃及的資源就能養活剩下的一半埃及人了。


前兩天的新聞:

埃及將執行面包卡制度 公民憑卡每天領三張面餅


“俄羅斯之聲”電臺網站2月6日援引俄塔社消息,埃及將執行面包卡制度,政府補貼的面包將憑卡發放,每位公民每天可以領到三張面餅。

埃及地方發展部6日宣布,政府補貼的黑麥面餅將憑卡發放,社會弱勢階層是這種面餅的主要消費者。

借助電子設備,每位公民每天可以領到三張面餅,並且只能通過國家面包房領取,那裏進行嚴格的檢查和統計,以防止走私面粉。據悉,塞德港成為最先執行面包卡制度的省份。(環球網)
http://news.xinhuanet.com/yzyd/world/20130207/c_114646673.htm


很久以前的帖子,穆巴拉克的功勞,現政府可辦不到了:

埃及社會穩定 大餅“功不可沒”


四五張一包的大餅可賣到3.5個埃鎊(相當於人民幣4元)。


第二種是私家店鋪裏烤制的大餅。這種大餅往往在普通面粉裏添加了燕麥粉、大麥粉等,價格是每張大約0.25個埃鎊。


第三種就是正宗的埃及大餅了。這種餅在埃及非常普遍,有人戲稱為“黑大餅”。因為這種大餅是用按比例配制成的混合面制成的,顏色比富強粉要黑一些。


埃及政府給予高額財政補貼並指定廠家專門生產和銷售這種大餅,每張餅的價格只有0.05埃鎊,也就是人民幣6分錢。政府鎖定銷售價格,嚴禁廠家提價出售。


一位久居埃及的中國朋友告訴我,“黑大餅”的價格已經十幾年沒有變過了。埃及政府之所以花費巨資這樣做,目的就是為了維護社會穩定,保證人們基本的生存需要。

http://shipin.people.com.cn/GB/14486431.html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44 am

關鍵是能否在真正的代議制政體與msl精神之間,找到可供操作的利益結合點。在現實情況下,完全排斥政治中的MSL因素,是不現實的;而恢復穆巴拉克的管控體制,又沒有強有力的主導者。那麼,只能以西方式代議制政體作為框架,盡可能地融合各種政治流派,建立團結政府。

這種情況下,這樣的團結政府,必然是分散而不具備約束力的。那麼,發展地方自治就成為必要途徑。

在任何一個弱勢政府國度,地方自治如能建設好,就不必恐懼執政聯盟破裂,比如日本、比利時;而地方自治如陷入混亂與腐敗,則整個國家就再也沒有維系持續發展與穩定的主導力量,比如現在的黑山、尼泊爾。

地方自治的兩大關鍵,是地方議會的選舉制度和司法有限獨立性。這兩方面,埃及人民應該對前者比較熟悉,而對後者更加向往。

好的地方議會選舉制度,能夠在一定程度上遏制極端主義傾向的政治空氣蔓延,當然,在特殊時期,也會充當極端政治的開路者。而有限的司法獨立,在確保大的壟斷資本階層利益的前提下,會適當顧忌普通公民,特別是有產階層的利益。兩者的結合,有利於令國家經濟建設擺脫中央行政管理層動蕩的困擾,自我完善與發展。

但這需要時間,也需要有產階層與城鄉無產者的有限妥協。很難,卻很有必要。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45 am

要解決現在埃及的問題必須出現一個德高望重的人,在各方都有影響力,能夠降低各派分歧,統一在一條戰線上,把國家的思維從鬥爭轉向建設,然後全身而退。其實穆爾西的想法是對的,可是誰知道他是不是下一個穆巴拉克,這也違背了革命的初衷,革命者或許又將成為被革命的對象。就像中國北洋時期,混亂將會長期伴隨埃及社會
穆爾西上臺之初我就覺得這個人其實在政策方面有些問題。這場騷亂始於美國,既然西式民主是目前人們宣稱需要的,那麽從美國角度獲得支持尤其是宣傳機器的支持就是當時最有效的辦法。現在時機不再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45 am

埃及的外匯來源是什麼?是旅遊。。。但是國家這麼混亂,誰敢去旅遊?埃及沒有什麼資源,又沒有外匯,那如何進口商品來滿足國內需求?

最最難以解決的是,埃及沒有計劃生育,埃及的人口這麼猛漲,誰能養活?伊斯蘭教義限制這限制那,埃及很難建立現代工業,也很難養活自己。所以說,埃及的問題無解。。。

真要解決,
1,計劃生育。
2,國家穩定,大力發展旅遊。
3世俗化,拜托僵化的宗教束縛,建立現代工業。

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路。
選舉神馬的根本不解決問題,因為問題的本質在於人多資源少。。。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46 am

老美自己說的中東3個現代化國家最親美的就被美國這麽黑了,但是也沒什麽好太悲觀的。兄弟會的想法,埃及60多年前就幹過了,當時還有蘇聯罩著,結果還是行不通,我想他們不會那麽愚蠢去和美國以色列對幹。但是一定時期內陷入動蕩是避免不了的,現在就希望公知保佑埃及人民,像他們說的,只要有了民主動蕩只是一時的,安慰的發展是長久的。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46 am

從晚清一直到共和國,中國人用了漫長的時間和極高昂的代價才找到一條民族復興的正確道路,這期間仁人誌士們為救國自強提出了許多構想,嘗試了多條路線,不斷的試錯才有了今天的成果。同樣的,埃及人民想要找一個正確的出路也必然會有這樣一個過程,那個出路只能由他們自己去找,別人那裏是沒有現成答案的。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47 am

需要一個真正的鐵腕人物,有決心有魄力更重要的是有能力來解決目前的困境,需要的是埃及的毛澤東,只有徹底打破現在的僵局,建立新的體制,才能治本。

現在的埃及的問題是改革改的越來越亂,穆巴拉克時期的埃及百姓至少不會亂成這樣,不至於廣場上性騷擾頻發。只有穩定的社會才能更好的發展,尤其是對埃及這種比較靠旅遊業的國家。我記得之前才看到過一份數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剛建國之後的1953年,埃及對中國出口1000萬美元,中國對埃及出口幾十萬美元,之後的幾十年,埃及一直穩定的對中國出口1000萬美元左右,但是中國對埃及出口卻達到了數億美元。既然埃及的資源無法支持埃及變為制造業國家,農業又無法依靠,那就只能依靠旅遊業了,但是旅遊業需要的是穩定的社會環境,紛亂的地區遊客肯定會銳減的,還是想辦法社會穩定吧。強力的政府才是重中之重。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48 am

排除MSL因素當然不可能,但你要在現代政治制度和千年前的教義間找到能夠同時融合2點的所謂結合點同樣不可能,除非YSL教本身能做出變化。YSL其實也不是說沒有好的部分,但不管怎麽樣,古蘭經再好那也是一千年前的寫的東西,如果你要完全百分百的按照千年前教義來行事的話,那你無論如何都是沒辦法適應現代社會的。這點基督教就比YSL強,經過多次的宗教改革後,教會現在的很多行為也早已不再完全按照聖經行事,所以才能在現代社會找到自己的位置。

埃及或者說整個MSL世界的問題,不在於民主或者獨裁。他們首先需要的其實是一次宗教改革,需要有些有威望的宗教人士能對古蘭做出些能符合現代社會的解釋,並能得到MSL的共識。簡單來說就是讓YSL教能與時俱進,然後才能開始討論政治制度的問題。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49 am

概述:
1、根據埃及的經濟、物質基礎,以及民眾參與公共活動、政治的素養、意願來看,顯然,埃及並不具備快速、全面自由化的條件。
2、埃及的民主進程必須放到世界大局、國際形勢來對待,美帝有網絡戰司令部,通過阿拉伯之春在埃及尋找代理人,分化社會,使國家民主進程失控。讓埃及無法發展、壯大,這實際是讓以色列得益,讓與伊斯蘭文明對抗的西方基督文明獲利。
3、埃及是伊斯蘭宗教國家,伊斯蘭教的一些攻擊性教規、習俗,是民主化失控的一大因素。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50 am

埃及的問題,主要不在政治。還是巨大的人口和極少的資源。穆巴拉克在的時候依靠美援和較低的國際糧食價格可以保證人民的口糧,維持社會的穩定。而自從美國開始搞生物能源替代,世界糧食價格開始上升,加上美國自己經濟不好,減少了對埃及的援助,埃及貧弱的經濟就再也無法為人民提供足夠的食物了。無論誰上臺都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埃及出現經濟社會崩潰,人道主義災難,大量難民外逃。。。。只是時間問題了。

歸根結底,這麽少可耕地,人口從1960年代的2600萬增加到了現在的9000萬,馬上就要1億了。自作孽啊。
要降人口就要提高婦女教育水平,城市化,世俗化,工業化。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51 am

那麽你得先把沙特王爺們弄下來並且搞臭,他們為了自己至高無上的地位可以打著“禁止偶像崇拜”的牌子把其他所有威脅到他們崇高地位的穆斯林文明象征給毀了,但是偏偏穆斯林得去沙特的聖城朝拜;他們為了自己的利益向美國下跪,但偏偏他們在伊斯蘭世界的地位是至高無上的——把其他的伊斯蘭世界偶像砸了後他們就更加至高無上了。


想宗教改革,沙特這一關繞不過,除非是什葉派大反攻,不過等什葉派遜尼派還有其他派決出個最重勝利者之前,西方估計早就靠著穆斯林自己的內耗把真主賜予穆斯林們的資源給榨幹了——這是樂觀估計,因為我沒算以色列對於領土的渴求

當然,扯到整個文化改變的玩意都很遠很不現實而且很扯淡很沒必要,現實的問題要靠現實的手段解決,人口無限制生育這種習俗本就是為了保證多數孩子都死(餓死戰死或者病死)的情況下起碼還有活命到延續下一代的,起因就是資源不夠。生活富足還這麽玩只會使得現狀倒過來變成適應習俗,就是富足了但是還是不停生,最後還是餓肚子,本來就不多的資源永遠將會出現缺乏,不是明天就是後天。當然這還是略微遠一點的問題,解決方案的道德或者有效與否甚至是否這本身是應該解決的問題也一直備受爭議。更近一點的問題則是混亂,而要除去混亂就得有秩序,文明是建立在秩序之上的,而秩序的基石是暴力,秩序的表現是規定,規定出現而暴力確保其實現,換句話說雖然現在訴求多,我一直認為除開軍方和穆兄會的利益與訴求外其他所有既沒有暴力也沒具體規定的聲音都是戰五渣,可以無視之,而他們最重攜手或者幹死其中一個,總歸能夠成功帶來秩序,剩下的問題就是別的問題了


——好吧我還是實話實說吧,我們解決方案擺在歷史書上,既不漂亮也不光彩,本身就很說不出口還得被不斷抹黑,之後副作用一直持續到現在而且估摸著還得持續下去。至於埃及人用啥方法是埃及人自己的選擇,自己所選的方法自己能力能夠達到而且做到最好,期望埃及人做到吧——起碼就算走我們的路,也沒哪個國家敢禁運有蘇伊士運河的埃及不是。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51 am

看來大部分人政治水平也就是亂扯民主的瞎出主意了。

埃及的問題是沒有"槍桿子"的問題,類似的有緬甸政府,好點的是泰國政府。埃及問題更嚴重一些,軍隊,政府首腦,司法機構,分屬幾個完全對立的陣營。其結果導致政令無法施行。

埃及不管想要做大其中東的地位,還是強化經濟都需要統一,可執行的政令。而軍隊,司法等實權人物恰恰是歐美左右埃及政權的法寶,是不可能還給穆兄會的。

穆兄會的問題就是太幼稚,因權力來的太容易而引發的幼稚病。現在解決問題的辦法,要麽發起革命,徹底解決其他勢力。要麽自己滾蛋,讓其他勢力統治。

這樣拉鋸著,最受苦的就是普通民眾。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52 am

埃及母親尼羅河每年泛濫,給埃及人帶來充足的富含營養物質的淤泥,讓古代埃及人可以把尼羅河兩岸建成大糧倉,還能出口到羅馬。可是現在的埃及一是人過多,快一億了,造成尼羅河三角洲不堪重負;二是納賽爾掌權時期,借蘇聯的貸款造了阿斯旺大壩,從此之後尼羅河就不泛濫了,適合耕作的天然淤泥越來越少,而埃及又沒有工業化造不了化肥......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53 am

MSL的宗教改革,實際上一直未停止過。從1880年至今,已進行過3次大的改動,27次小的改動,就是為了適應現代行政制度的演變,特別是為了契合西方代議制政體的架構。

現實情況是,MSL的教義改革派,已經融入到西方民主政治進程,只把經義作為精神食糧來攝取。比如美國的斯蘭教會,現代MSL聯盟等等。他們已經沒有了現實政治主張,也缺乏再次介入現實行政漩渦的勇氣。因此,他們在需要政治革新的民眾中,沒有存在感。

而經典教義派,特別是以埃姆雷兄弟聯盟為首的國際MSL推廣派,卻有著強烈的介入現實政治的願望和理想,並以宗教極端派的面目進行政治幹預。他們基本遵循著1880年第一次大安拉宗教改革時的教義,認為只有MSL代議制政體才是真正的民主政體。他們在宗教覆蓋區域內的貧困農民和城市無產者中的存在感極強。

其實,在1990年代以前,與極端MSL派爭奪信眾的,是經典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即斯大林主義和毛主義。在現在極端宗教勢力活躍的一些地方,當年其實是經典社會主義者的陣地。但西方國家對於紅色意識形態的打壓,遠超過如今對極端宗教勢力的防範。

就埃及而言,除了進行軍事獨裁和社會主義黨政二元制政治體制以外,唯一的可選項,就是經西方政治鍛煉成型的代議制民主派,與經典MSL教義集團中的現實溫和派達成妥協,一方面容忍MSL教義在國家行政立法司法中的特殊地位,另一方面促使溫和派MSL掌握教義集團的領路權。這事實上,就是沙特、土耳其等過一直在做的。

政治是妥協,如果不能形成軍事獨裁和社會主義政治建構,那麽也只能選擇妥協。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53 am

足兵,足食,使民信之,埃及現在一條也沒有,真的很難,沒有三五十年怕是不會好了。主流社會想辦法打造一個德高望重的宗教領袖,引導大家苦幹實幹;突然出現一個鐵腕軍人,建立高效的軍政府;發動對以色列的戰爭..............

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啊!埃及政府現在還有多少能量?能不能花五到十年經營好幾個糧食主產區,如果連這個能力都沒了的話,埃及可以考慮政府外包業務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54 am

對埃及這樣的資源匱乏(不僅是自然資源匱乏,真正有意義的工業人力資源也匱乏)國家來說,西式的民主是最不應該追求的東西——人民首先需要活著,然後是需要能改善生活的工作,接下來是更多的發展機會和選擇自由……,而不是讓處於生存危機中的國家陷入混亂、激進和無休止的內訌。

如果取代穆巴拉克的是一個反宗教的強力世俗勢力或者社會主義政治組織,埃及的未來至少在長期還值得期許。但現在,埃及人也許祈禱在埃及的領土或領海之下發現一個新的波斯灣會是一個有意義的選項。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中埃交流貼】埃及學者Magdy Kotb:“發出呼救”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20, 2013 9:55 am

記得以前聽別人說過,軍人集團跟大資產階級享受革命果實,很像中國的辛亥年事情。
=================================================================================

有人弄錯了,糧食危機在穆巴拉克時代就已經出現了。

陶短房的文節選俗話說得好,“無糧不穩”,如果糧荒在全球範圍內蔓延,事態是非常令人憂慮的。

目前包括歐美在內,全球許多國家、地區仍深陷經濟衰退中,失業率高,貧富懸殊拉大,食品危機無疑對窮國、窮人傷害更大。非政府組織樂施會已表示,他們擔心糧價上漲可能導致全球數百萬人遭受饑餓或營養不良,因為目前全球有近10億人過於貧困,如得不到外界援助將無法養活自己。正如《華爾街日報》文章所言,食品支出僅占消費總支出14%的美國人,面對糧荒時最多抱怨幾句超市價簽,而這一比例高達近50%的印度,以及比例更高的許多黑非洲國家,其窮人就很可能再次陷入食不果腹的淒慘之中。

2007-2008年的糧荒曾在埃及、海地、喀麥隆等國造成嚴重的糧食騷亂,2011年2月,糧農組織食品價格指數達到歷史最高點(238點),中東地區問題尤為突出,這被認為是“阿拉伯之春”爆發的重要原因之一,人們擔心,新的糧食危機可能令這類社會動蕩波及面更廣、烈度更甚。

當然也有一種輿論認為,不必太過大驚小怪。這些人指出,此次食品價格指數固然漲得很多,但並非什麼都漲,年初以來乳制品價格跌了16%,其中黃油跌了27%,而肉類和大米的價格也穩中有降;他們還認為,上次糧荒適逢燃油價格居高不下,加劇了危機殺傷力,如今燃油價格相對較低,情況或許會好得多。

但更多人不敢如此樂觀。一些農業市場專家指出,肉類和乳制品價格下滑未必是好兆頭,這很可能是飼養戶鑒於飼料價格飆升、養殖無利可圖,而進行“清欄大甩賣”,一旦清欄完成,供需缺口的出現將令肉、奶價格出現反轉。更何況,谷物和食糖原本就是其它“轉化類食物”生產的基礎,基礎食品價格持續攀升,傳遞到下遊食品,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更令人憂慮的是,全球糧食庫存已處危險低位,倘新糧歉收,庫糧告罄,後果可想而知。

食品安全問題關乎民生,更關乎社會穩定,任何國家、組織都不敢掉以輕心。糧農組織已發出緊急呼籲,希望產量大國“顧全大局”,不要在如此關鍵時刻實施限制糧食出口的措施,並嚴厲打擊囤貨居奇等行為。糧農組織總幹事達席爾瓦、20國集團多個成員國(包括法國、印度和中國等),以及一些組織、企業和知名人士,都呼籲美國和歐盟暫停用玉米生產生物燃料,他們指出,當糧價上漲和各國糧食儲備下降碰到一起時,就意味著全球將面臨“雙重缺糧風險”,此刻延續生物能源推廣政策(作為全球最大玉米生產國,美國玉米產量的40%被用於造汽油)便顯得本末倒置——當糧荒迫在眉睫時,谷物理應優先用於食物和飼料,以填飽饑荒者的肚子,而非去填飽汽車的油箱。

=================================================================================

穆巴拉克的悲劇提醒每一個處於類似轉型期的社會:不要等到不得不抉擇時才作抉擇,否則對任何人、任何階層和勢力而言,都可能是更大的悲劇。

老穆也要對埃及負責人拉,穆巴拉克家族和既得利益集團把持權力,其它政治勢力難以染指;經濟層面,革命前,埃及40%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下、18%人口每日生活費不到2美元15-29歲間青年失業率為15.8%,其中大多又集中在尼羅河三角洲的北方大城市裏。

以上從不同文章中摘選。

鏈接: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463029193_0_1.html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1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