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棄之神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遺棄之神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一 12月 23, 2013 11:53 pm

公寓大樓的屋頂上,有一個年輕人,正失神地站在那裏,兩眼凝視著遠方。這時,有人叫他的名字。他轉過身來,見是一位四十上下的男人來到他的身邊,看起來陌生得很。年輕人問道:

“不知您是哪一位?”

“能見到您真高興。方才到貴府上拜訪,您母親說可能在這兒,我就又上這兒來了。我是……”

從遞過來的名片上得知,這個人原來是經營顧問事務所的所長。

“您的工作很辛苦吧!”年輕人說道。

“辛苦倒滿辛苦,但是一做起來,就會感到其樂無窮。”

“那麼,您找我有事嗎?”

“對啦,冒冒失失地找您說這件事,很對不起,可是……傳說您眼見大學就要畢業,報考職員又都落選了。

“哪裏是什麼傳說,那是事實。這件事,當然不值得大吹大擂,可現在卻一時成了人們的話題,四處傳揚開了。”

年輕人雙眉緊蹙,搔首苦笑。盡管如此,他卻絲毫沒有從這裏飛身而下、自尋短見之念。他安閑而寧靜,象萬裏無雲的晴空。不過,看起來,他也感到這是件很糟糕的事。

來人問道:

“怎麼會搞到這種地步呢?”

“沒別的,只能說我是個廢物,無益於社會。”

“可你畢竟也考上了大學呀。”

“要說這件事,那一定是哪個地方弄錯了,一時僥幸。對於學生來說,還難以斷定他有多大用處。”

“能這麼說嗎?”

“或許是入學不久,就被什麼給迷住了。”

“被什麼呢?”

“迷人的東西自古就有的,象狐貍呀,祖先的靈魂呀。在你精神空虛之際,它就悄悄地乘虛而入。象我,一定是最最沒用的精靈附體了。象低能的水母、呆大王的靈魂……”

年輕人的奇談怪論,引起了來人的贊嘆:

“你的想象力也太豐富啦。”

“在實際業務中,想象力卻毫無用處。噢,或許還有別的原因。我得過病,象感冒似的,發高燒。那時可能燒壞了一些腦細胞。總之,我連就職考試的第一輪都沒有通過。別說三流的公司,就是五流的也照樣落選。”

“那也太慘了!”

“我的文章,我寫的字,人們一看,可能就會想:這小子是個廢物。認錯了人,什麼笨蛋就到這兒來!”

“不至於吧。”

“但是,這是現實。職業是找不到了。盡管這很少見……。”

年輕人又撓起頭來。來人用力地點點頭,說道:

“還有什麼打算嗎?到我們的事務所來考一考,如何?可以的話,就請你做我們所裏的職員。”

“多謝您的好意,不過,有前車之鑒,很可能還是徒勞。”

“不試試怎麼能知道呢?一定要試一試。還要付給你交通費、日薪,也就是謝禮。”

“反正閑著呢,那就試試吧。”

年輕人隨著他去了。當經營顧問的,難道還要研究沒用的人嗎?”

事務所設在一座新樓裏,職員有十來個,都在忙忙碌碌地工作著。

“怎麼樣,開始考試吧。請允許我們使用腦波測定器,以便做為研究時的參考,好嗎?”
“沒關系,請便。”

於是,在他的腦袋上、手上,各處都戴上了電極,伸出一根根軟線。青年面對著給他的考卷,按照題目要求,寫出了解答、意見和感想。盡管考試接二連三地不及格,但已習以為常了。

考試結束了。反復地研究了結果之後,所長說道:

“的確是不行啊。”

“我說嘛!”

“盡管是盡心竭力,還無濟於事。考慮到有可能在你的心底有一種厭惡工作的意識,考試時,恐怕會在無意之中寫出一些混亂的東西,所以對你做了腦波及其他方面的檢查。但結果表明,並沒有那種意識。低能狀態,這倒是你的本質。”

“是這樣嗎了!”

“日常生活沒問題。然而,一處理工作,就無能為力了。”

“證明書上,到底還是離不開低能的結論吧?”

年輕人大為灰心喪氣。自言自語著。所長卻拍著年輕人的肩膀,說道:

“到這個事務所來就職吧。怎麼樣?發給普通工資,但每次工作都可以得到賞金……。”

“什麼?開玩笑吧?”

“既有遺棄之神。就有救助之神。但這與同情和慈善絕不相幹,完全是出於賞識你這個人才采用的。怎麼樣?”

“我也不願意自己呆頭呆腦,那可就要給這裏添麻煩了。不過,畢竟也是一種求之不得的事呀。”

於是,年輕人成了這個事務所的一員。

第二天開始上班,所長交給他一本小冊子,說道:

“這是關於一個公司的資料,看一看,記住是一個什麼樣的公司。”

看這份材料,用去了兩天的時間。第三天,所長領著年輕人去那個公司。

“大體上都明白了吧?”

“嗯,那是一個很重要的食品廠。讓我幹什麼去呢?”

“到那兒再說吧。”

他們和那個公司的經理見了面。所長把年輕人介紹給他。

“這就是說過的那位。”

“看起來挺聰明啊。”

“還行吧。腦筋不好的話。或許就不致於這樣了。”

經理點了點頭。接著對年輕人說:

“嗯,……決定由你來當庫存調度主任。”

年輕人一聽。不禁大驚失色。

“讓我?”

“是的。你要根據自己的判斷。認為怎麼對,就怎麼幹。有疑問可以找你的屬下問問,但是,對於判斷決不許商量。這點也和大家講了。”

“那麼重要的職務。真有些……”

“並不要你做多久,只是今天一天。搞得再糟,公司也跨不了。不必擔心。放心大膽地幹,拜托了。”

既然如此,也就不能推托了。年輕人只好努力盡職盡責地幹。一邊詢問,一邊設法開展工作。由於一直處於緊張狀態,到下班的時候,已經筋疲力盡。

回到家裏,他倒頭便睡。第二大,來到顧問事務所。所長把他叫來,說:
“昨天辛苦了。”

“起點作用嗎?”

“那當然。最近有許多公司在檢驗電子計算機。對於它的運轉情況需要經常地檢查。昨天下班後,計算機做出了報告書,那上面印著:‘註意,庫存調度主任不稱職。’”

“果然!那樣的工作。我肯定幹不了。給那個公司添麻煩了。”

所長對垂頭喪氣的青年說道;

“不,你幹得很出色!也就是說,你的工作,證明了那個公司的電子計算機檢驗系統運轉正常,表明目前一切完好。他們說,一年後還要請您去。這是這次工作的賞金。”

所長遞過來一張數目可觀的支票。

“真不可思議,被認定為低能,反倒帶來了收入。”

“這正是你的可貴之處,是別人難以做到的。”

不知道這種形容是否恰當,反正,年輕人充分地利用他的這種特長,出色地完成了任務。

他每周大約出去兩次,被派到哪個公司、組織、團體去,在各個地方擔任著五花八門的工作,諸如資料員、公司的清掃工,甚至有時也當一天經理、收款員、總務主任、外勤……

無論他擔任哪種職務,計算機總是做出“不適合”的報告。並不是他故意要往糟裏幹,他想幹好,而且認真地幹,結果卻仍然是糟糕透頂。

也有極個別的時候,計算機沒有顯示出“不適合”的紅色信號。經過仔細檢查,就發現是計算機出了毛病。再不校正,就要出大事故了。當然,因此也就防止了一場事故的發生。

不管什麼情況,都能得到賞金。恐怕,在同年齡的人之中,還沒有象他這樣收入優厚的。

雇用過這個年輕人的公司和團體,都預定來年再進行一次。而且,希望派他來進行檢驗工作的地方也越來越多。前途有望,他感到了莫大的安慰。

不僅國內,國外的大公司、銀行,甚至軍部、情報部也都前來聘請。即使可能泄漏少許秘密,也要檢查電子計算機系統運轉是否正常。與泄露的那點秘密相比,這當然是更重要得多了。

當年輕人只身獨處的時候,時常不安地自語:

“讓我永遠做一個低能的人吧,這是我唯一的長處啊。一旦成為正常人,就失去存在的價值了……”

要是那樣的話,該怎麼辦呢?

“……如果有幸被什麼迷住了的話,那個東西可千萬不要離開我呀。如果是腦細胞異常的話,就繼續異常下去好了。對於現狀,我是心滿意足啦。”

但是,並沒有那種“萬古不變”的保證。一考慮到“萬一”,他的眼前就一陣發黑。

對於他的這種內心活動,人們一無所知。有人這樣對他說:

“看來您相當發福呀。”

“你是稅務署的人嗎?我的收入光明正大,正當得很哪。”

“不是那個意思,對您的工作我頗有所知,我很精通產業界的動向。”

“是這樣,我不會做什麼壞事,你想挑毛病……”

“哪兒的話!對您是欽佩之至。您的工作可以說首屈一指,難得呀!”

“托福了。”

“是這樣,我有個兒子,也想投身於您這個領域。父母之心,您不難理解。對於您這行工作,現在需要的地方越來越多,可以說前途遠大。您有空兒的時候,能不能對我的兒子進行一些啟蒙教育?當然要給您謝禮,要多少都行。”

“這是哪兒的話呀。”

“請不要誤解。我不是利己主義者,我考慮的不只是我自己的孩子,這也是產業界的要求。辦個培訓所吧,一切都委托您負責……。”

(譯自文藝春秋社《百科讀物》1980年3月號)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