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善的惡魔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和善的惡魔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二 12月 24, 2013 12:04 am

有這樣一個青年;其貌不揚,根本不能討女人的歡心,至今也還是個單身漢。因為沒有什麼特殊才幹,經濟情況自然也就不大寬裕。而且身體孱弱,近來總是除不掉疲倦,正在跑醫院。

從醫院回來的路上,一位老漢向他打招呼:

“餵!等等……”

“什麼事?是想問路嗎?”

“不,想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你好家要推銷點什麼吧?不過,我可沒有興趣。凡是有點常識的人,都不會在街上初次見面就信人家的話。何況我沒有錢。你若是想推銷什麼,可是白費勁呀。”

“這一切我都知道。你若是聽了我的話。一定會動心的,哪怕只聽一聽……”

“怎麼辦呢,反正我也沒有急事。”

“到附近茶館當然也可以,不過,最好還是到您府上,免得分散精力,可以詳細解釋給您聽。”

“那就跟我來吧!”

從來沒見過面的這位老漢,好象對青年很熟悉,不斷親昵地微笑著。因此,青年也來了興致,願意把他帶回家。進屋以後,他又象解釋又象客氣似地說:

“屋子很狹窄。因為是單身漢,沒有收拾幹凈。”

“沒關系,很快就會好的。”

老漢毫不介意地說。青年問道:

“話說得真蹊蹺,您是發財的顧問?還是犯罪集團裏招兵買馬的人?”

老漢繼續微笑著,說:

“想不到我被看成了那種人。我本想盡量跟上潮流,可是看起未,還必須再下一番工夫哩。”

“您到底是什麼人?”

“跟您說也許不會相信。”

“不說不是更沒法相信嗎?”

“倒也是,試試看吧!我是惡魔。”

“喔!是那個?”

“您沒笑,說明您沒當成笑談。但,怕是也沒完全相信。您可能認為我的神經有些異常,硬是把自己當成了惡魔……”

“是的,正是這樣。”青年應道。

老漢說:

“我若以典型的姿態出現——黑色、尖耳朵、拖一條尾巴,當然也可以。不過,那樣一來,人們就會被奇異的外貌所驚嚇,不能穩住神聽我談話了。若是以年輕女子的姿態出現,就會被當做魔女。若是采取孩童的姿態出現,也會令人感到可怕。如果是家庭婦女的樣子,也不大調和。結果,還是采取了現在這種樣子。”

“這種情況是會有的。假如你從煙幕中出現,也許會把人嚇破了膽。但是,剛才的這些話,並不能說明你就是惡魔呀!”

“請容我點時間。我們這樣說下去,你就會明白。以前遇到的人都是這樣子的。不過,您一定有各種願望吧?”

老漢改變了話題。

“是啊,有很多呢!”

“滿足你三件,請說吧!”

“這可是好事兒,不知是真是假。可是,如果當真,您是惡魔,事後一定要帶走我的靈魂吧,好象在什麼書上看過這種事。”

老漢笑著擺手:

“不附帶這種條件。古代似乎有過那種強行勾魂的惡魔。當然,你要給,我也可以要,但是決不強求。強迫是不行的。”

“可真是再好不過了。就算是這樣吧,那麼你為什麼單看中了我呢,世上不是有好多人嗎?”

“在我來說,誰都行。可你是太可憐了。何況,我找一表人才、又有高收入的人有什麼用呢,告訴他這種話,他會認為我是騙子或什麼的,不能認真同我談話。”

“這樣說,你是同情我啦!”

“對。照此下去,你的壽命也不長了。”

青年聽著,吃了一驚:

“什麼?你怎麼……”

老漢從兜裏拿出一張紙打開;

“這是你在醫院的病誌,你看,在這兒,這些橫寫的很難辨認的字,說明你患那種病,很快就會死。”

“你是怎麼弄到手的?”

“惡魔就有這種本事,這種事極簡單。”

談話進行到此,青年的心大為所動。有誰願意死呢!

“幫助我,想想辦法!花錢我也願意,可是我一個錢也沒有。請您幫我一把!”

“你放心,我正是為這個來的。”

“第一個願望就是長壽。”

“不要慌,草率決定是要吃虧的。現在可是關鍵的唯一機會呀!您必須慎重。譬如,即使長壽,若是半身不遂,也會苦惱的吧!”

老漢這麼一提醒,青年恢復了幾分冷靜:

“的確是這樣。假如我感染了傷寒桿菌,因為生命得到了保證,我可以不死,但卻要擴散病菌。我成了瘟神,人們都要躲著我……要改為健康長壽。”

“要成為九十歲的老朽嗎?”

“又是惱人的話。請等一等,老而衰也不好,改做不老也不死吧!”

“健康而又長生不老,這就好了吧!不過,也許將來,永恒的生命會成為你沈重的負擔。到了那種時候,隨時可以根據你的意願解除契約。也就是說:當你改變了主意的時候,你隨時都可以死。”

“不會有那種想法的。”

“那麼,第一件事就算定下來了。覺得怎樣?”

“不壞。”

也許由於精神作用,青年覺得懶散、倦怠和頭痛等都已解除。

“那麼,談第二件事吧。是金錢呢,還是地位或權力?如果把金錢放在第二,把地位或聲譽放在紹三,那麼兩者就都可能得到。”

“你真是太熱心了。”

“我的原則是取得顧主的同意。”

“首先是錢。沒有錢,再也沒有那麼悲慘的了。”

“你要多少錢呢?”

“是啊……”

青年在計算著數。但是到底說多少好呢,心中沒數。如果剛才的那些話是真的,自己該是長生不老的了。要從容度過這樣無盡期的人生,決不是一星半點的錢就夠用的。他迷惑了,最後說:

“……是不是定為鉆石?因為考慮到通貨也有貶值的時候。”

“完全正確。但是,即使是鉆石,說不定什麼時候會有人發明出人工合成品……”老漢笑了。

“咳,也許是個圈套。給我無限的生命,有限的錢,終究必然陷於悲慘的境地,那可就要倒黴了。”

“什麼話,決沒有那種壞心眼。這麼辦你看怎樣;采取浮動制,讓你每天領到一般人一個月工資那麼多的錢……”

“真的,還有這種辦法哪。好主意,真不壞。平常每月有別人三十倍的收入,那就永遠生活有保證了。”

“對!”

“但是,一上稅,又會給拿光的。”

“所得稅等等完全用不著拿。這筆錢,你必須全部自己使用,雖然不應該附加這個條件。”

“好,同意了。我正希望嘗一嘗奢侈生活的樂趣。就這樣吧,一言為定。”

“那就請您檢查一下衣服裏邊的兜兒……”

青年把手伸進裏邊的兜兒,摸到了一樣東西,拿出來一看,是一疊鈔票。數了一下,正好是平均月薪那麼多的錢。老漢說:

“就這樣,每天都在那裏出現。不,這件衣服被偷走也沒關系,反正出現在你身上的衣服兜裏。如遇通貨膨脹,錢數也漲。能不能發生下面這種情況還不能肯定,就是遇到經濟蕭條時,數目也有可能減少……”

青年又是檢查紙幣的水紋,又是進行種種玩賞。

“真是難以令人置信,空空如也的衣袋裏竟出現了錢。看起來,不論我的長生不老,或你是一個惡魔一切都是真的。

“吃驚了嗎?”

“是啊!”

“如果把那些錢還給我,一切約定都可以解除,假如這種事不合你的心意。”

以老漢形象出現的惡魔說。青年搖搖頭:

“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哪有中斷之理。”

“那麼就剩最後一件事了。”

“要什麼呢?名聲,地位,權力,都好。但是,也可能被煩瑣的義務糾纏住。”

“必須慎重考慮作出抉擇呀!不要同前兩項抵觸才行。收入有了定數,如果弄到高級權力,恐怕生活要維持不了喲!”

“倒也是。”

“一般人在這種情況下都是盼著有個女人。”

“是呀!有了。我對於女人沒有吸引力,生活枯燥無味,就要求這個吧!”

“馬上就結婚嗎?”

“不,等一等,這是問題的所在。再好的女人,也有厭倦的時候。問題就在這兒。離婚就得付給贍養費。收入已經固定。離幾次婚,錢就沒了,而我又是長生不老。”

“是啊!”

“可又想不出好主意。我是想盡情歡樂的呀!”

青年陷入沈思。惡魔說:

“這麼辦,你看怎樣:每月來一個不同的女人,你可以不斷地品嘗新的樂趣。”

“不壞呀!但是,其中,也許會碰到使我想要結婚的女人……”

“你剛才不是還在批判嗎?你說如果結婚,早晚會厭倦……既然如此。莫如要求找個合適的妻子算了。”

“可是,還是盼望和更多的女性玩樂喲!”

“不可提過分的要求。”

“那就一個月一換吧!”

“知道了。你若高興,從今晚就可以開始。”

“真的?請你一定幫忙。可是,這個女人不會賴住不走吧?”

“你放心,決不會發生糾紛。現在,您所要求的三件事都可以實現了。”

“謝謝!”

“那麼,再見!”惡魔說。青年追問:

“什麼,你說‘再見’?”

“以後還要來。”

“為了什麼?”

“要保證服務到家呀!”

“這樣負責到底嗎?”

“這樣做對我尤為重要。”

惡魔笑著走了。

這天夜裏,青年滿懷希望地正在等待,一位年輕女子來訪。是個出眾的美人,看樣子很純樸,給人的印象很好。

“請多關照。”

女子問候完畢,把屋子收拾幹凈。青年度過了一個快樂的夜晚,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多虧那個惡魔給介紹了一個很好的女性。

第二天早晨,衣服兜裏又有了錢。青年對女子說:

“怎樣,是不是外出旅行一次?”

“好唄,我奉陪。”

那些日子真是太美了。旅行回來,青年搬進一個較好的房間,當然女子也跟著。兜裏每天生出錢來。

這樣過了一個月,那個女子出去之後就沒回來。青年並未十分懊喪,這是約定的,應該由另一個女性來接替。

她來了。

“請多關照。”

比頭一個年紀稍大些,格外有一股家庭主婦的風度。也好,月月可以換著樣體嘗新的生活情趣。

一天早晨,青年無意中看電視,正是新聞短劇節目,演出一個做丈夫的,由於妻子出奔,抱著孩子束手無策。據解說:妻子出走,原因不明。然後映出了她的照片。

“餵,那照片不是你嗎?”

青年指著畫面說,因為太象了。女子點頭說道;

“好象是的。”

“你為什麼到這兒來了呢?”

“不知怎麼搞的,就覺得非到這裏來不可……”

正在迷惑不解的時候,那個老漢模樣的惡魔出現了。青年說:

“給我送來一個奇怪的女人。搞的也是那種圈套吧?”

“是的,就是那種圈套。不論怎麼了不起的惡魔,也不可能無中生有。只能是支配一個人的神經,使她從別的地方移到這裏來。”

“那麼第一次的女子呢……”

“也是一樣。由於那個女子忽然失蹤,她的愛人過於悲痛,已經精神失常了。”

“太殘酷了。怎麼做出這種事來……”

“沒有別的辦法。我是要按約每月為你輸送女性的呀!”

惡魔微微一笑。青年想了一會兒,說道:

“那麼,每天從兜裏生出來的錢呢……”

“想知道嗎?我把剪報材料帶來了。”

有各式各樣的報道:從公司回家路上把工薪全部丟掉的職員,丟失了長期積蓄的老婦,送款路上發現了金額不足,因被懷疑而出走的少女……

都是悲劇性的新聞。

“這就是那份錢嗎?”

“什麼樣的惡魔也不能生出錢來的呀!要,只好從別處取來。”

“可以從壞人那裏抄他一些錢來呀!”

“那樣的新聞也有的!”

“有一個前科五次犯罪的人,又進行強盜犯罪活動。據說他本想洗手不幹,但因丟掉了做生意的本錢,才又……即使取之於壞人,損害也終究要落在善良人的頭上。”

“原來是這麼一種行當!多麼殘酷……”

“只因為約定每天給你送錢。”

青年的臉色蒼白,說:

“這樣說來,長生不老也是……”

“也同樣。即使惡魔也無法破壞這人世上的安定,只好從別處取來。為了你長生不老,搜集這個材料可不簡單。第一次的犧牲者是……”

惡魔又要取出新聞剪報。

“我不願看,不想知道……”

一定是比有關金錢更為悲慘的新聞。想不到是這麼一種行當。青年叫了起來:

“是我成了惡魔啦。一天也不能再活下去。解除契約,靈魂也給你!”

“好吧,那麼……”

青年登時死了。惡魔望著屍體說:

“……嘿,這個青年,是個多麼天真、多麼單純的傻瓜!仔細想想該多好。在現今的世上,踩著別人的頭高升,掠奪別人的財產暴富,只要不犯法,不惜縮短別人的生命,這樣的人不是很多嗎!這些人和你的作為相差無幾喲。”

(譯自新潮文庫1981年版星 新一著《希望的結果》)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6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