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太陽系之風 第六章 下水道J06之役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第三部 太陽系之風 第六章 下水道J06之役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日 6月 15, 2014 10:09 am

  Ⅰ

  死亡人數加上下落不明的共有八十萬人,輕重傷的有一百四十萬人。不管哪一個數據都是推測出來的,不過,這依然是個準確度極高的數字。這場“聖誕夜的大屠殺”的犧牲,真的是十分慘重。

  一夜之間,“聖保羅政權”就潰敗了。在構成這個政權的二十四位官員當中,沒有一個人能聞到地球上聖誕節早晨的空氣。能夠確認屍體身份的不超過五人,被確認出的有文化教育長官馮蘆狄女士,全身上下共中了八十九發子彈。還有一位是財政長官葛羅狄魯先生,總共有三十多處的槍刺刺痕。其它找不到屍體的,可能是和其他人一起遭到殺害後,再燒掉棄屍了吧!

  迪林嘉元帥所得到的統治上的成功,僅限於純軍事方面的部分而已。要包圍“敵人”的中心場所的情報並沒有走漏出去,因此才能一口氣將整個中心擊潰。如果他是出生於古代的世界裏,或許會因此而得到響亮的名聲也說不一定,可惜的是,在二十六世紀的人類社會裏,這種行為就只能讓大家留下殘忍的印象而已。當然,在任何世紀都存在的上等階級文化的人類,都會把屠殺或是破壞等事情合理化,不過,這一次完全失去了說服力。參加了這場大屠殺的士兵們,有一半以上都保持沈默,然而這個沈默卻也已經證明了這個罪是何等的重大。

  “拒絕炮轟市民命令的士兵們都遭到槍殺了。”

  “第九機械化軍團的司令官,因為放棄炮擊住宅區而被趕出軍隊。”

  雖然有流露出像這一類的情報,但所有的報導都遭到控制,所以很難確認這些消息的正確性。不過,軍隊內部已經產生動搖卻是個事實了。有出身於聖保羅市的將兵,也有看到小孩屍體而受到沖擊的人,甚至也出現了逃脫者,所以,可想而知動搖的波紋是越來越擴大了。

  賽安行星上的居民們也被“聖誕夜的大屠殺”嚇了一大跳。這個沖擊並不小,但賽安人在某個方面又有著一份莫名的感情存在。由於這是違反了人道和社會正義的立場,所以無法大聲說些什麼;但在破壞地球大都市這個部分,他們內心都有“活該!”的感覺。因為這樣一來他們會覺得,“地球人多少也能了解我們的感受了吧!”同時,一想到賽安今後會變得如何,賽安居民們也努力地壓抑住興奮的心情,偷偷地談論著這個話題。

  “深紅黨的時代就要來臨了吧!”

  “不過,深紅黨的黨員們都沒有政治方面的經驗,要牽動行政組織、營運經濟,這些都不是簡單的工作耶!”

  “也對!不過,再仔細想想看喔!讓深紅黨以外的那些家夥來處理政治,還不是落到這種慘狀。深紅黨執政,再壞也壞不過現在了,不是嗎?”

  “嗯……可是如果地球采用封鎖經濟的手段的話,那又該怎麼辦才好呢?目前就是先把有的東西吃下去。不過,如果他們真的那樣做的話,恐怕連吃都沒得吃了呢。”

  “確實,比起誌氣來說,我們還得先顧到我們的胃,不過這麼說來,確實是有點可悲。”

  “我對深紅黨可是滿懷期待的喔。因為在他們的黨員當中,也已經證明有擁有政治才能的人了呀!”

  大人們的話題,也波及到小孩子的社會當中。在街上遊玩的小孩子們,最熱衷於“模仿遊擊隊”的遊戲,當然“邪惡的地球軍”也是連連慘敗,最後全員都遭到逮捕。碰巧看到小孩子們在玩這種遊戲的地球軍士兵,一看到這種情形就會大罵這些年紀還小的孩子們,而逃離現場的小孩就會對地球軍的士兵們丟石頭。於是,真的被惹火的士兵們,就會開始追著小孩子跑。也曾有士兵對孩子們開槍的例子,因此地球軍們更強烈地感受到自己完全被孤立了。整個情勢就如同只要一根火柴就能引起的熊熊大火,也因此才會有大量的流血事件發生。

  思狄嘉中將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但如果他再度爆發,下令施行格殺無論的攻擊方式的話,聖保羅的慘劇,就會再度上演。當純白黨總書記亞魯曼?裏彼耶魯到訪這個正處在血氣奔騰氣氛當中的軍政總部的時候,是在十二月二十八號的上午。讓他久等多時的思狄嘉中將,出來接見亞魯曼的時候已經是快要傍晚的時候了。一臉表現著,你到底來這裏是要做什麼的思狄嘉,還是盡力地用和顏悅色的表情接見了亞魯曼。

  “我想請您不要誤解,我並不是要來橫奪地球軍的功績的。我來完全只是為了來請求您的協助。”

  亞魯曼所說的這段開場白,是哥哥奇伊教他的策略之一。接著他再說有關於邀請深紅黨會談,卻遭到拒絕一事。因此他也說出了要去突襲深紅黨總部的提案。在聽著亞魯曼說話的時候,思狄嘉的表情開始變了,在聽完亞魯曼所要說的話之後,他再也隱瞞不住他那興奮的心情。亞魯曼馬上領悟到奇伊的策略成功了。

  “不過,我有一個疑問……”

  亞魯曼一副怯懦的樣子,追加了這句話。等到將奈德?伍德、培特羅夫、迪伯亞校長他們這些深紅黨的幹部逮捕起來後,他們將會受到什麼樣的處分呢?

  思狄嘉毫不猶豫地大聲答道。

  “那些家夥是犯了叛國罪的重刑犯。當然是死刑啰。”

  “要在法庭上作這個判決嗎?”

  “在軍事法庭上!”

  “那麼,在軍事法庭上的話,被告會有律師吧?”

  亞魯曼的臉被思狄嘉中將用那冷漠的眼神給切開了。

  “總書記呀!是你想要幫那些叛逆者請律師的吧!”

  “我沒有要幫他們請……”

  “你是要證明你們的舊友情嗎?”

  深紅黨的幹部們,大約在一年前,賽安青年黨時期,和亞魯曼曾經是同誌。只要思狄嘉想要恐嚇亞魯曼,一定會提到這件事。亞魯曼還是保持沈默不語,思狄嘉卻大聲地繼續說下去。

  “因為他們,我那些可愛的部下,有好幾百人都被殺掉了喔!所以,一定要讓他們得到同等的報應,這樣才能對我那些戰死的部下有所交待呀。如果叛逆者不處死刑的話,那就沒有必要有死刑這個刑罰的存在!”

  亞魯曼完全無法認同從思狄嘉中將口中說的“我那些可愛的部下們!”那句話。亞魯曼腦海裏浮現出的影像是,地球軍的士兵們聽到這種話,正聳著肩,冷冷地笑著說:“哈哈哈!說我們是他可愛的部下耶!”不過,亞魯曼卻說不出口。他只說了:“說得也是!”這一句話而已。

  總之,思狄嘉非常喜歡亞魯曼所提出的“在會談之前,先去突襲深紅黨總部。”這個提案。他馬上就招集了所有的幕僚,命令他們要快速地動員及訂立實戰計劃。當然他並沒有說出這是亞魯曼?裏彼耶魯的提案,反而告訴大家這是他自己想出來的。不過,幕僚們並不相信。

  當然在幕僚當中也有人明白地表示出理性的一面。傑米羅上校就是其中一位。

  “遊擊隊他們真的會那麼粗心嗎?我不認為他們會相信我們地球軍,所以當然也會懷疑這到底是不是一個陷阱。而且,就算出動大批兵力去突襲他們,成功率也相當的低。這是因為遊擊隊一定不信任我們。而且冒然行事還會遭到全賽安人民的反感,不是嗎?我覺得應該放棄這個計劃比較好。”

  這是相當穩當的意見。不過,傑米羅上校並沒能成功地將自己的意見傳達給思狄嘉中將。思狄嘉的心裏已經不會再接受任何部下的意見了。只要是違背他旨意的人,最後一定會遭到一陣怒罵、汙辱和冷漠地對待而已。

  傑米羅上校的叔父曾是迪林嘉元帥的直屬幕僚,所以常常會在私底下向上司表達自己的意見,不過終究還是無法獲得青睞。這次也一樣,所以他只好繼續保持沈默。其他幾位幕僚也都戰戰兢兢、提心吊膽地表達了自己的意見。“都還沒得到遊擊隊他們對於會談一事的回覆,所以,是不是等他們有所回覆後,再看情形來做決定比較好呢?”幕僚們所提出的就像是這一類的意見。而遊擊隊在十二月三十日也做出回覆了。

  “我們接受會談。日期和場所全部交給地球軍決定,不過,希望能夠完全保證會談出席者的安全。另外,我們要求數位新聞記者,以及地球和賽安的紅十字會代表同席。”

  事實上這是一個驚人、可怕的通知。因為這就是對已經做好埋伏、突襲準備的地球軍們宣布,深紅黨已經準備好迎戰地球軍。當然,地球軍為了要讓他們犯下背信行為,所以當然就接受了他們答應會談所提出的所有條件。

  思狄嘉中將馬上就接受了深紅黨的要求。以他那快速地回應,奈德和培特羅夫也因此完全確定了這次邀約當中一定有詐。不過,思狄嘉中將卻不知道這一點。

  馬上就可以把自己所怨恨的深紅黨遊擊隊全部消滅。心情好到讓人覺得反感的思狄嘉在會議室裏大聲說著。

  “不管用什麼手段,只要能贏就好了!”

  想出勝利的手段雖然是他的職責,但他所發表出來的是一個不具有水準的想法和意見。幕僚們只是抱持著沈默而已。

  Ⅱ

  “怎麼可以只為了贏,怎麼做都無所謂呢?這是不對的,對吧!”

  在深紅黨的地下總部,琉霖如此說道。和思狄嘉中將比起來,琉霖的發言要來得有水準多了。不過,這一方是在還沒開戰前就已經預估自己會戰勝的。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啰!因為有一位仁兄特地來告訴他們地球軍準備要突襲他們的消息。這可是機密中的機密呀!

  當然,他們也會懷疑這位仁兄跟他們說的這個機密是不是也是一個“陷阱”,但是,如果真是陷阱的話,他們卻又想不出設下這個陷阱的原因。奈德、培特羅夫、琉霖這三位雖然都是有智慧的人,但他們依然無法看破奇伊?裏彼耶魯要設計陷害思狄嘉的這個陷阱。

  “到底這個人想要做什麼呢?”

  奈德如此自言自語好幾次了。只是,如果一直找不到想要的答案的話,就會永遠徘徊在這個迷途裏。於是,培特羅夫開口說話了。

  “陷阱,這樣想也有點奇怪。勉強說來的話,頂多也只是要讓地球軍和我們成為仇敵的關系,如此而已吧!”

  “無論如何,與其要讓我們粗心大意、忽略重點,倒不如要我們更加小心謹慎來得好吧!真是個值得感謝的忠告喲。就算最後結果是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但小心一點總是好的,不是嗎?”

  琉霖如此說完後,狄卡?菲絲也贊同他的說法。

  “說得對!不過,一定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吧!那才是思狄嘉中將所喜愛的做法!”

  “他想要先發制人嗎?”

  奈德這麼說。要說這是他的主張,倒不如說是他所提出的問題還比較恰當。培特羅夫用力地搖搖頭。

  “不!如果他是要引起流血事件的話,至少也應該是先對地球軍下手才對。先出手的永遠都是扮演壞人的角色。這是永遠不變的法則!”

  “說得沒錯!而且將他們引到地下水道來的話,我們也可以取得地利方面的優勢。不過,這真的是很危險。”

  事實上,真的是很危險。如果去到會談的場所,因不順從那些毫無羞恥之心的地球軍,而遭到他們的攻擊的話,無庸置疑的,深紅黨一定會全部都被消滅掉的。過不了幾天,思狄嘉中將就會自掘墳墓了。

  對深紅黨而言,目前列為優先處理的是要防止思狄嘉中將發飆,殺戮賽安人一事。

  一九八二年,在地球上一個名為薩爾瓦多的國家,曾發生過一場“耶魯蒙索達的大屠殺”。為了逮獲遊擊隊而成立的軍隊,殺害了將近七百名十二歲以下的小孩。雖然美利堅合眾國的新聞記者將這件事件報導出來,但是因為當時美國政府有支援薩爾瓦多軍隊,所以完全否認有這個屠殺事件的存在。於是,報導這個事件的記者被大聲咒罵為“胡說八道!間諜!損害國家利益的賣國賊!”

  “美國在二十世紀,被稱為是人類社會最民主的國家。但是,為了權益,依然毫不在乎地成為屠殺者的同夥。不過,美國在一九九三年時,承認了耶魯蒙索達的大屠殺的報導是正確的。如此一來,曾和屠殺者站在同一條線上的通貨人,就不用負任何的責任了。”

  雖然這件事情已經過了五百年以上,但卻在奈德他們的這個時代重新上演。弱者為了要保守自己的權利,不管在什麼世紀裏,都必需要付出非常大的努力和辛勞的。

  另外一方面,受到亞魯曼花言巧語所騙的思狄嘉中將,在一月十三日天還沒亮的時候,就決定要進行掃蕩遊擊隊。

  這個時候,思狄嘉中將所動員的兵力,光參與實戰的主要人員就有多達五千兩百六十名士兵。而推測遊擊隊的實戰兵力最多也只有八百人,所以,從這一點看來,就不難看出思狄嘉要掃除所有遊擊隊隊員的那份決心。

  “也可以把賽安市民視為遊擊隊員!總之一定要小心行事。”

  思狄嘉對部下們下了這個嚴格的命令,自己一個人熱衷於訂定作戰計劃當中。雖然也有幕僚批判說“我們默默地進行比較好吧!”或是“投入五千名的兵力,是準備要他們去當黑拉伯利斯市的警備人員嗎?”之類的,不過,這些都無法消減思狄嘉想要掃蕩遊擊隊的熱情。這股熱情不但將思狄嘉的本能引發出來,更看得出思狄嘉準備讓所有的計劃都完美地一一進行下去。

  歐沛羅曼中校是實戰指揮官當中的一位。

  歐沛羅曼中校有過因出戰“雷紮史密思之役”而負傷的經驗。雖然他完全不想為了思狄嘉中將再度犧牲自己,不過,為了想要保守自己的名譽,他還是恨遊擊隊的。

  在“雷紮史密思之役”的時候,遊擊隊們從兩側突襲徒步涉過極為淺低的下水道的地球軍們。為了記取這個痛苦的教訓,這一次歐沛羅曼中校打算要從水陸兩方來進行作戰。另外,因為下水道復雜的地形和地質,會讓電波產生亂反射,進而使得整個敵軍探索系統無力化。所以,為了彌補這一個缺點,思狄嘉培育了優秀的軍犬。雖然從開始訓練到現在還不到五十天,也還沒有足夠的能力參戰,不過,他還是讓二十只的狼犬隨軍出戰。

  西元二五○六年一月十三日,淩晨五點整。地球軍從D62這一個地點侵入下水道。五千兩百六十名的士兵,分別搭上了共計有一百五十五艘的武裝快速艇後,逆流而上,最後到達了最大的分歧點J06這個定點。

  當武裝快速艇成群集合到這個定點後就停下來了。當中的八十艘武裝快速艇就地待命,兩千四百四十位士兵下了武裝快速艇後,往右側積水較淺的下水道前進。而守衛武裝快速艇的士兵有兩百五十人。其余的士兵則是分別搭上剩下的七十五艘武裝快速艇,由左側積水較深的下水道前進。雖然這巧妙地結合了水路兩方進行攻擊的戰略,但仔細想想看,難得擁有這麼龐大的兵力,為什麼需要將他們分裂成三隊分別行進呢?而且,那八十艘擁有高度機能的武裝快速艇,只是用來負責將士兵送到下水道如此而已嗎?除此之外,只靠兩百五十位兵員來防守遊擊隊突襲這八十艘武裝快速艇的話,實在是難上加難的任務呀。

  接二連三不斷出錯的地球軍只是一味地往敵軍的方向前進。

  早上六點○九分。感覺到整個下水道似乎都要彈跳起來的樣子。沒錯!發生爆炸事件了。不斷傳出的爆炸轟隆聲,在士兵的耳內亂竄一通,橘紅色的光彩燒傷了產生炫光的的眼睛。

  在分歧點待命的八十艘武裝快速艇爆炸、燃燒起來了。那是讓大量的石油在下水道流散開來後,再點火所引起的爆炸事件。這個時候,七十五艘武裝快速艇部隊雖然已經往內部前進了有五公裏之遠,但依然被這個瘋狂亂舞著的爆炸聲和火光驚嚇到,慌慌張張地準備想要撤回。就在這個時候,從步行部隊傳來了一份訊息。

  “我們遭到埋伏了!”

  與其說是報告,正確說來應該是傳來一陣悲鳴慘叫聲。

  在狹隘的地形當中,強行將大群兵力拉進到內部,控制住他們的行動自由後,再將他們的炮火和槍械全都集中起來。這是個古典型的戰術。這時充分證明這個戰術在歷史上是最有效的戰法。

  “不好了!快回到分歧點去!”

  武裝快速艇群的指揮官撒裏拿斯上校大聲斥喝著,急速地命令武裝快速艇群轉換方向。因為沒有任何障礙物妨礙行動,所以武裝快速艇群成功地轉換方向後,朝向分歧點以全速馬力,迅捷地在下水道裏奔馳著。不過,在這裏也有一個陷阱。遊擊隊們在這裏拉起了鋼繩,起初將它沈放在水面下,一旦武裝快速艇群在這上方通過後便拉起鋼繩,在他們全力加速返回的時候,鋼繩就會馬上將它們拉到水面底下去。當武裝快速艇群一被往下拉之後,發出了驚人的聲音和大量的水花四濺,武裝快速艇群倒的倒,也有的彈飛到空中翻轉落下互相撞擊後就燃燒起來,整個場面是一團混亂。

  而步行部隊也一樣陷入大混亂的場面。

  “快點分散開來!找到遮蔽物後,再從那邊反擊。”

  一邊如此斥喝、命令著的歐沛羅曼中校的腦海裏,出現了一個不吉祥的回憶,以前也曾有過這種情形。在自己軍隊密集處遭到敵軍的掃射,同伴們在槍林彈雨中一一倒下。

  遊擊隊不可能會在讓地球軍可以找到許多遮蔽物的地方進行攻擊。在這裏,地球軍只能想出用大量的盾牌來抵擋遊擊隊的槍彈。依照歐沛羅曼中校的指示,密集在一起的地球軍士兵們,用盾牌在自己的頭上和周圍形成一道防護墻。這樣一來,就可以成功地抵擋住九成以上由四面八方發射過來的槍彈了。

  “成功了!這次我們贏定了!”

  正當歐沛羅曼中校拍手稱快,準備下達反擊命令的同時,他聽到了一種不尋常的轟隆聲。那是大量地水湧出的聲音。

  Ⅲ

  奈德果然是“戰時的菁英”,也是“戰場上的菁英”。了解整個狀況,訂下對策,再下最後的決定。從頭到尾的速度不但快到驚人,仔細擬定出的戰略,也完美的將敵人全都牽制住。地球軍的行動和戰略全都讓奈德看透了,所以他們是不可能勝過奈德的想像力和洞察力的。

  “雖然不知道遊擊隊的實戰指揮官是何等人物,但是如果他加入到地球軍部隊裏的話,肯定是一位大將吧!不管怎麼想,一定都是在思狄嘉中將之上的人物!”

  地球軍士兵們如此竊竊私語著。

  深紅黨的主要戰鬥人員不滿六百位。但這六百位卻得要去應付超過他們十倍軍力的敵人。所以,善用有利的地勢來對抗地球軍是必要的。於是,他們將幹涸的下水道善用到最大的極致,將地球軍各個擊破。

  “有水呀!”

  當歐沛羅曼中校聽到部下們的慘叫時,自己的下半身早已陷在強力的水流當中。本來可以輕輕松松橫越過的幹涸的下水道,現在竟流入了大量的水。如果有一部分的水道中的墻壁發生爆炸的話,一定會聽得到聲音,可是……想到此,歐沛羅曼中校突然覺悟到了,先前除了聽得到盾牌擋掉槍彈的聲音之外,什麼聲音也聽不到,而這些猛烈的槍擊聲不是為了要射殺地球軍,而是用來消除爆炸聲的!

  “往高處前進!”

  就在歐沛羅曼中校如此大喊的一瞬間,第二波的水流再度湧進,歐沛羅曼中校全身都沈入水面下,兩千名的武裝士兵也一一地被急流給吞沒,不幸的狼犬們的命運也和他們一樣。落水的士兵們紛紛將重要的武器或盾牌丟棄後,才能再浮到水面上來。緊抓住巖石,好不容易才爬上岸邊,然而在那邊,遊擊隊的槍械卻又一擁而上。

  好不容易爬上岸邊,手上都沾滿了鮮血的地球軍們,又再度一一地消失在激流中。奈德的指令是冷酷、苛刻又無情。

  “瞄準士官!”

  當然這並不是因為他們之間有私人恩怨而下的命令。破壞敵人的指揮系統是正常的戰術,只要指揮系統崩潰了,整個軍隊也不可能生存下去,留下來的只是一群烏合之眾而已。

  沒有失誤就將敵軍擊敗是不可能的事。就算勝利,多少也會有失誤的地方。不過,先暫時不談兵力差距和補給能力的差異,只要戰爭開始後,失誤越少就是勝利者。但是,地球軍從一開始就失誤不斷,而士兵們也因上層的失誤而逐漸地被逼到絕境。

  這一天,在三個小時內,在水火交加的攻擊下,地球軍的戰死人數,加上下落不明的人數共計有一千八百四十人,負傷者有兩千七百人。損傷率達百分之八十三.二。這是令人難以相信的一場損傷慘重的大敗仗。這一戰,讓駐留在賽安的地球軍,馬上就喪失了將近十分之一的實戰兵力。

  另外一方面,雖然遭到遊擊隊窮追不舍的追擊,但地球軍隊裏,依然有勇敢的士兵決定奮戰到底,做誓死的反擊。於是,在急流正中央有一位優秀的狙擊手遊靠到水中巖石上,不偏不倚地用遠距離狙擊將三位深紅黨黨員一一擊倒。一顆子彈飛過來,琉霖就摔到了,周圍的人都嚇到臉色發白。

  不過,這位“勝利的設計家”只是一腳踩到濕滑的青苔而滑到而已。奈德放心後,表情卻變得僵硬了,他將手裏握住的狙擊槍瞄準急流中的巖石發射。此時傳回一聲沈重卻響亮的槍聲,奈德腳邊的巖石被打碎,銳利碎片四處亂彈。然而,從巖石那邊發射過來的槍聲也永遠地平息了。

  雖然有二十艘左右的武裝快速艇還有戰鬥能力,不過已經有超過半數以上的士兵們失去戰意,紛紛拼命地逃亡。剩下的半數士兵一邊不斷地對遊擊隊加以恐嚇、威脅、射擊,一邊拉起還活著漂浮在水面上的同伴們。遊擊隊隊員們並沒有對他們加以還擊,這麼做一方面是表示自己已經得勝,但最主要的還是他們也已經厭倦了打打殺殺了。不過,還有該做的事情瞪著他們呢。

  “這次應該要去捉俘虜了吧!由於思狄嘉中將從一開始就有背信的打算,所以,他是最佳的活證人了!”

  可以的話,抓士官比士兵來得好。奈德和培特羅夫的指示實施得非常徹底。勝利之戰,一定要加上一點政治性的意義才行。

  然而,被抓來當俘虜的就是運氣極差的歐沛羅曼中校。他這次依然負傷,還被同伴們棄之不顧。被敵軍打中時,多少還是得顧及名譽。在一片混亂之際,他被自己部下推撞,從巖石上摔下,左手手腕和右腳腳踝都骨折,還因為有輕微的腦震蕩而倒下。就在這個時候,機靈的琉霖發現了他。

  另外一個人,將溺在水道裏,接近半死不活的上尉給拉上岸來。把這兩個抓來當俘虜就足足有余了。這個時候,深紅黨下令停止追擊,大家再到總部集合,開始調查損害情形。

  戰亡者十四人。這和地球軍的死亡人數相較之下只是少數,但是對於深紅黨而言,卻是一大損害。大家都是自願加入深紅黨的,所以應該早已有隨時都會戰亡的心理準備了吧。但是,想到這些戰亡者他們在地面上的遺族們,幹部們的心情還是覺得很沈重。

  十四具遺體當中,除了流失在激流中的兩具屍體以外,其他的全都找回來了。他們把所有的遺體全部聚集在一起埋葬起來,遺物也全都送回到遺族們手中。曾是黑拉伯利斯大學文學系學生的一位同誌誦讀了哀悼文之後,大家接著默禱。所有儀式都結束後,依菩琳問了奈德一個問題。

  “地球軍士兵們的遺體要怎麼處理呢?”

  “這是每次戰役都要做的事,就像對我們的同誌一樣,將可以找回的全都聚集在一起之後,把他們給埋起來,最後再替他們立個小小的墓碑。”

  “那是基於人道主義才這麼做的嗎?”

  “對!因為我們也不想被罵得太難聽呀。而且,讓屍體暴露在地面上,也會引起衛生方面的問題。”

  奈德用揮去感傷的口吻繼續說下去。

  “不管死者是哪一方的人,都應該要好好地為他們舉行葬禮才是。雖然不一定非得要我們來替他們做這些事不可,不過,總之還是希望能夠和平地幫他們舉辦一個葬禮,就是這樣而已。”

  Ⅳ

  “是誰?背叛者到底是誰?”

  思狄嘉中將的聲音聽起來是那麼地悲憤。雖然沒有證據,他還是悲憤地大叫著,不過,他這次的確做出了“正確的揣測”。不!比較正確的說法不應該說是誰背叛了他,而是從一開始他就是被人耍弄著。

  思狄嘉的下意識裏領悟到了這一點,只是他無法承認並接受這個事實。反而依舊是采取“怪罪別人主義”來逃避自己的責任。只是,如果把自己的部下當成是背叛者的話,最後要負起責任的還是自己。於是,思狄嘉就把背叛者的箭頭指向純白黨。這也是奇伊猜想到的結果。

  被思狄嘉叫去責問的亞魯曼不知該如何是好。他的半分鐘永遠等於一般人的三秒鐘似的,他的迷惑如同光速般地在思考路線上到處奔馳著。對於只能用瘋狂來形容的思狄嘉中將的責問,亞魯曼到底會如何回答呢?

  “背叛您的是傑拉保安部長。”

  “這全都是我哥哥一手企劃的。”

  亞魯曼到底會回答哪一個呢?這也關系到奇伊和傑拉之後的命運。操縱著亞魯曼的兩個人,當中的一位即將會被地球軍給抹殺掉了。

  不過,亞魯曼反而從中感受到一份喜悅,因為就在這一瞬間,他完全掌握住這兩個男人的生死權。左右他人的命運就是這樣的感覺嗎?而且這兩個並不是別人,而是一直壓迫著亞魯曼的人呀!

  “總書記,請您明確地回答我吧!”

  眼睛裏面的微血管都因破裂而輕微充血的思狄嘉中將再問了一次。亞魯曼一副受到壓迫似的,往後退了一步。結果就是他照著原先的計劃回答了思狄嘉中將的這個問題。

  “背叛者是傑拉!”

  “傑拉?你說的該不會就是純白黨的幹部吧?”

  “沒錯!只不過,更令人惋惜的是他竟然串通深紅黨一起行動。我也是在稍早之前才知道這件事的。他好像是在聖保羅發生了那件事之後,就和深紅黨聯手了。”

  思狄嘉並沒有懷疑亞魯曼所說的。不!他馬上就上當了。因為他認為終於找到一個可以完全將戰敗的責任推卸出去的人了。他立刻就把副長官叫進來,並命令他立刻去將傑拉逮捕起來。

  被軍政總部的人以緊急事件呼叫過去的傑拉,自己心中應該也有一些預感了吧?他心想,反正也不會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頂多就是遭到思狄嘉中將責問的亞魯曼,因為貧血而昏倒了,所以希望我過去一趟把他帶回來,如此而已。這就是他們所謂的“緊急事件”,而且這也是相當有可能發生的事。於是,傑拉就只身前往軍政總部,當他看到亞魯曼出現在他眼前,同時自己已經被士兵們的槍口給包圍住時,頓時感到錯愕的傑拉,馬上就看穿亞魯曼的計謀。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

  “總書記!”

  “這、這完全是你自己一個人擅自主張行動的。我什麼都不知道!我真的感到很惋惜,沒想到你會和深紅黨的人串通起來……”

  亞魯曼的口舌比腦筋轉動的速度還快。亞魯曼對於自己不斷地編織出一連串空虛不實的話語,他自己都感覺到在自己的腦海內的一部分,不可思議地繼續幫著他。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才會繼續不斷地說著這麼一堆毫無意義的話呢?

  “我真的為你的行為感到非常的失望。純白黨本來就應該和地球軍密切同心協力來恢復賽安的和平與秩序才對的呀。和遊擊隊聯手是犯罪的行為。是一個不知羞恥的行為喲。相信你這個本來是為迪亞斯政權工作的人,真是一個錯誤,我真的是錯了……”

  亞魯曼的舌頭終於停下來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的雙唇,無聲地不斷地持續一開一合著。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黑到發亮的硬質物體。傑拉已經是氣到一臉發青了。保安部長手上握著的是點四五口徑的軍用手槍。

  “真是喜歡胡言亂語的男人呀!”

  傑拉用不耐煩的口吻說道。他已經掌握了現場的整個情況了。

  “那麼,你要不要快點說出來呀?總書記。”

  “說、說什麼……”

  “事情的真相呀!我沒有將軍事機密泄漏給深紅黨這件事呀。說我是無辜的。”

  “那你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你是無辜的嗎?”

  傑拉終於把槍口塞進了亞魯曼的口中,讓亞魯曼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

  “證據?”

  此時傑拉的笑就如同冬天的暴風雨一樣,又冷、又激烈,激烈到令人驚嚇不已。

  “要證據呀。那麼,換我問你好了。你又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我是背叛者嗎?”

  “要證據的話,我可是多得很呢!”

  思狄嘉中將突然大聲囔囔了起來。他站在離他們倆約有三十步左右的距離,身邊有許多士兵保護著他的地方,瞪著傑拉看!

  “讓我看到你的這副醜態不太好吧!你這個背叛國家的家夥!”

  傑拉用簡單的冷笑回應了思狄嘉中將的怒吼。接著他再對亞魯曼說話了。

  “我並不想問到底是誰讓我背負起背叛者的罪名。反正這一切一定都是奇伊?裏彼耶魯所計劃出來的計謀。我說的沒錯吧?”

  傑拉只讓亞魯曼能斜眼瞪著他而已,並沒有給他機會作任何的回應。傑拉並無意把槍口從亞魯曼的口中抽出來,因為他認為不需要取得不必要的答案與證據。而且,他也不會讓地球軍有機會出手。而思狄嘉中將雖然有意將傑拉和亞魯曼一同射殺,但他說不出口,只能氣得咬牙切齒,一直瞪著傑拉那充滿殺氣的眼神而已。

  傑拉用斜眼看了亞魯曼一眼。他完全解讀出亞魯曼表情中的意思。傑拉那帶著毒氣的微笑,嚴肅的表情閃閃發光著。

  “我可是人人口中所稱贊的高手喔!您忘了嗎?總書記!”

  傑拉把槍口從亞魯曼口中抽出來了,亞魯曼總算松了一口氣,但是槍身卻又緊緊地靠在他的前齒上。此時,有火花從亞魯曼的眼睛旁邊飛過,馬上又再接著出現的第二發槍聲,把亞魯曼的鼓膜震得痛苦不已。

  從亞魯曼淚眼婆娑的雙眼裏映照出來的是,有人影從高空中墜落下來。瞄準傑拉的兩位地球軍士兵,反而遭到傑拉的反擊而墜落下來。

  “就是現在!”

  當思狄嘉中將如此喊出的時候,灼熱的槍口已經壓在亞魯曼的臉頰上了。皮膚被灼傷的亞魯曼,忍不住地發出了小小地哀痛聲。不管受到多少的虐待,都沒有不會發出不滿怨氣的道理。

  用單手抓著亞魯曼的衣領,傑拉走到軍政總部的玄關。亞魯曼無暇管到思狄嘉的情形,只是一直在內心裏祈禱著。他心裏想的只有自己下一秒到底會變得如何等等之類的事。

  在那之後,整個局勢驟變。被傑拉拖著的亞魯曼,通過走廊的時候,從掛在墻上的兩張軍用地圖前面經過。而那張地圖完全在無聲的狀態下,被分為左右兩半,心裏才想應該是幻覺,沒想到就有三枝來福槍的槍身出現在眼前。

  傑拉是在身後閃過了三條火線的那一瞬間才發現到有來福槍,在傑拉踉蹌幾步的同時,亞魯曼就低身趴倒在地上。遭到連續射擊的傑拉,在一片血霧中跳了一曲短舞之後,發出了一聲怒吼,然後就倒在亞魯曼的身邊。永遠地倒下了。

  傑拉的眼裏並沒有任何痛苦的表情。有的只是強烈的憤怒和失望的表情而已。亞魯曼只不過是他手裏操縱的一個人偶而已,但沒想到自己卻被他給耍弄了。雖然他已經註意到亞魯曼那特殊存在的意義,也告訴自己非得要小心不可,但終究還是從背後遭到襲擊,不得不從舞臺上退場了。

  亞魯曼呆滯地一直望著傑拉的死相。他很想告訴傑拉說,你不是輸給我,而是輸給我哥哥呀……。當亞魯曼在心裏想著這些事的時候,身旁出現了一個人。亞魯曼不必擡頭看也知道那個人就是思狄嘉中將。

  “哼!真是個醜惡的背叛者!所以我才說賽安這些垃圾,是不能相信的。”

  他用一副毫不知情的眼神望著亞魯曼。

  “你沒事吧?總書記。”

  “……我差一點就中彈了喔!”

  思狄嘉露出了一個令人厭惡的笑容。

  “這就是因為對部屬的監督不周所造成的下場,對吧!讓他們稍微吃點苦頭,就會銘記在心的,不是嗎?”

  亞魯曼並無意回答他這個問題。不過,在他耳朵裏想起了勝利的笑聲。那不是思狄嘉的笑聲,而是奇伊的笑聲。

  ******

  當純白黨的第二把交椅橫死的消息傳出後,深紅黨內的人沒有一個不感到驚訝的。

  “這樣一來,終於有一點能夠明朗化了。這次事件的幕後指使者應該不是傑拉!”

  “那會是誰呢?委員長嗎?”

  雖然奈德如此問培特羅夫。但是,奈德自己本身也知道事實不是他說的那樣。提出這個名字的是琉霖。

  “會不會是奇伊?裏彼耶魯呢?這個事件完全反應出幕後指使者那惡劣的性格。”

  “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應該負起讓傑拉保安部長慘死的一部分的責任啰。因為讓奇伊?裏彼耶魯逃獄成功的人是我們呀!對傑拉來說,雖然我們又多管一樁閑事,但就整體來說,這也不算是件壞事。”

  培特羅夫好像有所思的樣子,兩只粗壯的手臂交叉放在胸前。

  “把人道的罪惡感給忘了吧!為什麼奇伊選擇了傑拉當犧牲者呢?恐怕雙方在經過一場暗鬥之後,奇伊不想讓傑拉可以成為像天使那樣純潔的犧牲者。並且,就算他們彼此互咬互鬥,最後也不用負任何責任。”

  一邊點頭以示贊同培特羅夫的說法的奈德,同時也環顧了身邊的同誌們。

  “奇伊?裏彼耶魯下一步會出什麼樣的策略呢?雖然想見識一下他的本事,不過對我們而言,我們所處的立場應該也不會輕松到哪兒去吧?”

  “不是我們被吃掉,就是被我們吃掉吧!”

  琉霖贊同狄卡?菲絲的說法。

  “那家夥真的很令人傷腦筋。奇伊?裏彼耶魯真的是一個很難擺平的家夥。”

  “首先,如果把他給吃了,還能取得一些養份的話,那又還好。可是,他看起來一副充滿毒氣的樣子,真是令人毛骨悚然,很難接受耶。”

  培特羅夫苦笑著,大家也完全認同這個看法。坐在巖石上的奈德忍住笑意站了起來。

  “拯救全人類、全太陽系的豐功偉業我們是不可能辦得到的。我們能拯救的只有賽安。而且現在也還只是站在起點而已,離終點還很遙遠。但是,如果我們不起跑的話,就永遠到達不了終點。”

  喘了一口氣後,他又繼續說下去。

  “要轉動歷史的力量實在是太巨大了,說不定我們根本對抗不了那股力量。不過,就算真是如此,我們也不是奴隸,所以我們不需要卑躬屈膝地服從它後才向前進。我們只要做好我們該做的事,就算只是一公分,也證明了我們已經向前邁進了,不是嗎?”

  對於這段宣言,引起了如雷的掌聲,而魯西安?迪亞斯似乎心有所想地聽著這些掌聲。終於,這位少年從口袋中拿出記事簿,將奈德所說的話寫下來了。

  ……深紅黨持續地在戰鬥上贏取勝利。只是每每結束一場鬥爭,都沒有一個人能自信地斷言說:能夠用傷痕累累的身體來接受勝利的冠冕。

  這時是西元二五○六年一月。

  END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6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