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風篇 第八章 反叛的惑星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第一卷 疾風篇 第八章 反叛的惑星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一 6月 16, 2014 9:24 pm

  方修利決定向亞瑟斯伯爵復仇是順應他自己的心惰,而對於與他同行的人們又是做何想法呢?對卡薩比安卡公國的公主殿下米蘭達而言,莉拉是她的昔日家臣,但這並不是重點,因為莉拉是米蘭達的朋友,說簡單點也就是像妹妹一樣,而且是以“正直老人”號船外人員的身份在地面努力工作,這種種原因自然使得米蘭達挺身為莉拉報仇;卡基米爾船長則是以妻子的意見為意見,而他一向是站在被害者兼反抗者的立場面對鐵達尼亞的,這次也不例外,個性溫和的他毫無退讓之意。當時米蘭達以強硬的口吻向方修利提出同行的要求:“這也是我們的責任,你可知道我多麼後悔當初為什麼不把莉拉帶上船!”

  米蘭達重重吐了一口氣,在船內形成一道與空調不同的氣流。她並非百折不撓,因為她已經受不了亞瑟斯伯爵異於常人的執念,而她也不可能知道其中的原因就是亞瑟斯對胞兄哲力胥心懷過度的競爭意識才會如此。總之,米蘭達對於莉拉的死始終無法釋懷。

  “我最後悔的是當時為什麼要故作清高,而不跟莉拉上床!”

  方修利低語著,表情苦中帶酸,米蘭達則無言以對。紅蘿蔔發青年並不是有意挑這個時候開這種低級的玩笑,他只是覺得如果那時跟莉拉上了床,就會對莉拉產生責任感,用拖的也要把她拖離艾曼塔,如此一來她不就能保住一條命了嗎?“我的女人就由我保護”這種說法雖然有點過時了,卻代表了一種明確的責任感。

  “可是這樣會給莉拉帶來麻煩吧。”

  方修利也是個思想成熟的大人了,明白別人也是有感情與立場的。如果再年輕個十歲,就會憑著一股熱情與血氣橫沖直撞,反之如果再老個十歲,累積的經驗與思慮就能讓自己做出更明智的舉動,二十八歲的年紀所擁有的歷練根本不足以處理這次的狀況。方修利的雙眼在一層層後悔的色彩重疊後變成灰色,顯得黯淡無光。

  方修利的沮喪是不會傳染的,因為“正直老人”號這十年來,都是航行在這陰森森的墾海之中。這艘老字號的船上除了方修利以外尚有其他乘客,其中一人便是前不久還穿著鐵達尼亞灰色的軍服,現在反倒是一看到灰色的衣服就緊張兮兮,想到自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只好藉酒澆愁,但總是有界限的。

  “總之只要鐵達尼亞持續壯大,那我的存款就領不回來,好、很好、我想通了。”麥佛迪中尉語氣聽來平靜,但喉嚨深處對於乖桀的命運所積蓄的怨氣已經形成一股狂風怒吼不已。他同時藉由合法與非法的管道一點一滴地累積財富,結果短短一天就成了泡影,他的辛苦並沒有換取相等的報酬。

  “哼,沒關系,我就從鐵達尼亞的大金庫搶出一億達卡,鐵達尼亞奪走一個善良市民的生存意義,他們會得到報應的!”

  “翻臉比翻書還快。”

  米蘭達叉起粗壯的手臂嘆息,她的丈夫也點頭表示贊同。要是別人丟了一百達卡,麥佛迪中尉連眉毛也不會動一下,但他絕不能忍受自己損失半分達卡,足見這個人的理性能屈能伸。事實上只要鐵達尼亞用一根小指動一毫米就能把他那點微薄的積蓄給凍結起來;只要鐵達尼亞這股寒風繼續吹拂,麥佛迪錢包的春天就永遠不會來。

  然而麥佛迪的錢包雖然在過冬,但內心卻處於盛夏,精神層面的頻道已經切換到另一臺。“還錢來!”這一聲正是革命的怒吼,至少對他而言。是否能引起萬人的共鳴呢?想必意見是分歧的。

  無論麥佛迪下了什麼決心都和方修利無關,他回顧自己的來時路,難道說他從來沒有選擇的余地嗎?也許是有的,只要按照市政府的意思輸給鐵達尼亞的艦隊不就行了?乖乖接受鐵達尼亞的勸誘加入他們的麾下不就行了?在艾曼塔束手就擒不就行?但方修利就是無法接受這些安排。莉拉說她喜歡他,那是有目的的,否則說好聽點就是因為他是個好人所以喜歡他,完全不含男女感情的成分。做了二十八年的男人已經太清楚這樣的區別了,然而她卻舍棄生命救了他,不顧自己的安危將短針槍交給他,方修利現在的自由完全是她所賜與的,因此他的一切意誌與行動也應該以莉拉為優先。

  “唉,我還不夠成熟,做什麼都需要藉口。”

  方修利心裏嘀咕著,但腦海裏迅速決定要趁著亞瑟斯逃回“天城”之前置其於死地,他的智囊團正是華倫柯夫與巴傑斯。即使他們不茍同方修利襲擊鐵達尼亞貴族的舉動,但也不打算因此與昔日長官拆夥,否則他們也不必從一開始就緊迫在方修利之後逃出艾裏亞市,如果他們天性隨波逐流,只知依附強者,又怎麼可能與方修利一拍即合呢?“這下事情大條了,和平跟安定什麼時候才會降臨在我們頭上呢?”他們話是這麼說,手邊卻開始搜集、分析情報,並熱心地參與計劃作戰方案。巴傑斯表示:“我們喜歡打仗卻不想陣亡。”、“死了就不能繼續打仗了,不想死就得努力解讀對方手上拿了什麼牌。”根據他們所分析的情報中,已掌握亞瑟斯·鐵達尼亞伯爵幾項行動,為引開方修利的註意,亞瑟斯伯爵離開艾曼塔前往“天城”。而且在四艘太空船啟程後分成不同航路出發;此外鐵達尼亞對外宣布將派遣艦隊護衛伯爵,但這群護衛者並沒有與亞瑟斯伯爵會合。

  不用說也知道,這是一個引誘“復仇者們”主動跳入的危險圈套,方修利與其同伴的存在雖然像根釘子般不起眼,但已經成了鐵達尼亞的眼中釘,一根小刺也是有可能讓大象發狂而死。鐵達尼亞能消滅叛逆者,時叛逆者預備軍也是一視同仁,正如同藩王亞術曼對褚士朗公爵表明的一般,鐵達尼亞如此投人是因為他們懦弱。然而懦弱有兩種類型:能夠以及不能夠正視現實,鐵達尼亞屬於前者,因此得以歷久不衰有如一個健康的神經質老人。

  四艘大空船錯開時間與航線分別由惑星艾曼塔前往“天城”,問題是亞瑟斯所搭乘的是其中的哪一艘呢?然而這項消息卻激起了方修利的警戒心,懷疑這是不是鐵達尼亞刻意泄露的消息,或許這不僅是引君入甕的圈套,同時也想假借方修利的手除掉異端份子亞瑟斯伯爵的一種手段。

  聽完方修利的說明後,米蘭達詢問另一名智者。

  “李博士的想法也和方修利相同嗎?”

  “情況很復雜。”

  這對於像李博士這種人而言已經是相當謙虛和坦率的表現,李博士精神視線的射程已經延伸到肉眼所看不見的“天城”,他在揣測鐵達尼亞的巨頭們如何看待這次事件,如何確保情勢的主導權。至此鐵達尼亞的主流們所企盼的正是亞瑟斯伯爵的死亡吧,鐵達尼亞不怕內部淘汰,因為他們不容許名不符實的人繼續生存;在這之前,反正眼不見為凈,隨你在艾曼塔頤指氣使、胡作非為,當個變態也無所謂,現在已經無法一笑置之。

  “此時,正確分析出亞瑟斯·鐵達尼亞伯爵與鐵達尼亞首腦們的階級關系是最重要的關鍵,如此就能猜出他的乘艦是哪一艘?”

  “沒錯,方修利提督。”

  李博士泛起微妙的笑容點頭說道,就像一個對自己的教法信心滿滿的老師看到一個劣等生難得及格一樣。即使本人無心,旁人也覺得有意,這就是為什麼連他本人也承認自己“自大無德”的原因了。

  Ⅱ

  伊德裏斯·鐵達尼亞率領三百艘艦隊駐守在惑星艾曼塔附近的星域。縱使伊德裏斯否認,他與亞瑟斯追逐名利的心態基本上是相同的。方修利與他的同伴在伊德裏斯眼中看來只是建立功績的道具罷了。藉由新戰法讓亞歷亞伯特大吃眼前虧的正是方修利,如果他能親手處置這個拒絕服從鐵達尼亞的無賴漢,可是大大的功勞。伊德裏斯最初對於這個硬塞過來的任務相當不滿,亞瑟斯出錯就該由他的胞長哲力胥去調教才對,但現在他改變了想法,不願錯失立功的好機會。

  伊德裏斯才能過人之處從他統率三百艘艦隊之際,特地專挑高速巡航艦與驅逐艦為主力以保持整體高度機動性可見一番。他將火力擺在次要,反而強調行動力的做法可知這次出動的目的勢在必成。

  令伊德裏斯不解的是,包括亞瑟斯搭乘的船只在內的四艘艦艇一路順利前進,完全沒有異狀。四艘艦艇交替使用超光速航行與慣行航行,分別在五十點三到五十點八光年內便能抵達“天城”,一般只要一星期前後就到了。

  如此一來,亞瑟斯就能平安進駐“天城”,伊德裏斯對這意外的情況感到困惑。他輕皺起線條姣好的眉毛陷人沈思,難道方修利那夥人不打算攻擊亞瑟斯伯爵了嗎?不、不可能,或者他們會以更狡猾的手段達到復仇的目的呢?“天城”內部已做好迎接亞瑟斯伯爵的準備了嗎?伊德裏斯認真思考了一會,最後決定不再煩惱,因為想侵入“天城”比起在太空中襲擊來得困難多了,先別提活著走出來,就算是想做自殺式攻擊也比登天還難。

  伊德裏斯從不敢小覷“天城”的軟硬體設備,以及坐擁其中的主人無地藩王亞術曼,雖然不敢保證攻擊者與伊德裏斯想法相同,但至少是必須顧慮的重點,因此伊德裏斯放棄由“天城”內部襲擊的可能性。而且一開始伊德裏斯的任務就是鎖定在“天城”的外圍,假如亞瑟斯在“天城”內部遭到暗殺,那就是藩王的責任,不是伊德裏斯的錯。伊德裏斯所下的結論是復仇者等人已經看穿鐵達尼亞的意圖,企圖采用拖延戰術。

  “他們可真細心,也罷,如果沒有兩把刷於就玩不起來了。”

  伊德裏斯·鐵達尼亞撅起端整的唇露出冷笑,他自認遊刃有余,光是達成目標並不能滿足他,他要享受整個過程以發揮最大的結果與效果,他帶兵時一向抱有這種想法。

  當他做下結論的同時,手邊也傳來相關情報,多數指出復仇者分散艦艇各別展開行動,而伊德裏斯則斷言:

  “別管他們,那只是幼稚的沖動,讓他們去耍寶吧,緊盯住亞瑟斯伯爵。”

  事後伊德裏斯簡直恨死了當初下這道命令的自己。

  其實方修利完全不把伊德裏斯放在眼裏,這真是有損伊德裏斯的自尊,就連亞歷亞伯特、褚士朗、哲力胥也一樣。在他的認知裏面,除了亞瑟斯伯爵以外的鐵達尼亞都被歸類成敵人一詞,像伊德裏斯如此這般的巨頭也只是鐵達尼亞這個團體的個體罷了。簡單來說,他只知道“擋我者死”,其他一律一問三不知。實際上,他甚至不知道設下圈套的對手名叫伊德裏斯,只曉得對亞瑟斯伯爵窮追不舍。

  其間,李博士展開個人的行動,他與方修利僅僅簡短交談數語就率領自己的集團改變航道,這項行動被鐵達尼亞的情報網逮個正著而傳遞給伊德裏斯公爵。

  李博士現年二十七歲,比方修利還小一歲,與鐵達尼亞四公爵當中的亞歷亞伯特和褚士朗同年,這件事方修利到現在還不知道,否則他也不喜歡一個年紀小於他的人對他擺出老師的面孔,而李博士則是認為:“別在意,因為我一點也不在意。”

  與方修利各別展開行動之際,李博士在會議上做了一番表示。

  “理性與知識是不同的,釋迦牟尼懂電腦嗎?蘇格拉底會聯立二次方程式的解法嗎?”

  理性是存在於各個層面的,制禦知識也是其中一項機能。如果在知識成長之際,理性沒有同時跟著成長的話,知識將開始失控。以現實環境來說,自從蔑視安全性的核能進入實用階段以來,人類的文明就一步步邁向即將失控的狀態,只是尚未實際發生而已。為何李博士要舉出這個例子呢?因為他想使眾人明白如果將他的話套用於鐵達尼亞的話,很明顯地鐵達尼亞的權勢就快要掙脫鐵達尼亞中樞的掌控了。

  李博士雖然從未向人提及,但他對研究對象所下的命題可是語不驚人誓不休,題目就是“鐵達尼亞如何興起,又如何滅亡”,重點就在於“鐵達尼亞如何滅亡”,在他看來,小至原子核心,大到宇宙整體都是人類思考與研究的對象,鐵達尼亞畢竟也是一群人的組合,跟原子核是一樣的。

  如果要以鐵達尼亞的滅亡做為研究目標,就必須親眼見到它的滅亡,只是束手旁觀的話,李博士這輩子恐怕是無法如願以償,所以多少要利用人為因素來施壓;人類社會中大概再也找不到第二個如此狂妄自大的人了,李博士所企盼的是他的研究題材鐵達尼亞早日滅亡。由於宇宙充斥著愚昧無能的氛圍,找不到什麼可造之材打倒鐵達尼亞,所以只好自己麻煩一點,親自上場代勞。老實說他也想像不到自己的構想會這麼快進人實現的階段,但方修利這號人物的出現讓他感到理想成真的可能性,他發覺事情愈來有趣了。

  “那群人渣……!”

  亞瑟斯·鐵達尼亞伯爵惡狠狠地咒罵“復仇者”,他有足夠的理由憎恨他們。毀容後被迫舍棄心愛的豪邸逃向“天城”,全是那群不知天高地厚,膽敢頂撞鐵達尼亞的無賴造成的。亞瑟斯臉上戴著有機陶瓷制成的面具,忍受著身心的煎熬。那場駭人的災難之後,他不曾照過鏡子,因為他沒有直視自己的勇氣,回“天城”後有必要接受整形手術。亞瑟斯早就看透伊德裏斯的本意,至少他自以為看透了。伊德裏斯想把他丟給那群暴民,讓他被復仇的亂刀砍死。不僅是胞兄哲力胥,整個鐵達尼亞一族都在敵視他,袖手旁觀他的滅亡,不,應該是想辦法催促他走向滅亡,這太不合理了,自己到底哪裏損害了鐵達尼亞的利益呢?他們能容許兄長的荒淫,就不能接受自己嗎?愈想愈不明白,亞瑟斯忍不住咬牙切齒。

  亞瑟斯自認有理由表達不滿,四公爵聽了還真會哭笑不得呢!

  亞瑟斯並未盡到身為鐵達尼亞一份子應盡的義務與責任,只知享受特權,也難怪除了哲力胥以外,連伊德裏斯都掩不住內心的反感與輕侮。

  伊德裏斯總是帶著挑寡的態度面對其他三名公爵,不僅是來自他本身的霸氣,同時他必須為了自己的家族激勵自己更往高處爬。

  他之所以輕視年長於他的三人是因為他明白自己很難打進他們之間,四公爵裏最年少的他絕不能落人於後。包括藩王在內形成所謂的“鐵達尼亞五家族”,雖是不成文的規定,但這項傳統將一直持續下去,藩王則握有其他四家族的生殺大權。

  伊德裏斯的父親原本身強體健,然而在一次太空船事故中身負重傷之後,後半的人生都是在病床上度過的,體內共有十七塊破片卻無法藉由手術摘除,當時伊德裏斯尚小,不可能繼承家業,在無法退休的狀態下,父親忍著劇痛持續經手鐵達尼亞的公務,背負著鐵達尼亞的名號就得接受各種不同的要求,忍受痛苦的折磨也是其中之一,當亞術曼許可伊德裏斯繼任之時,父親已被折磨得不成人樣,看著父親為消除疼痛而吸食鴉片,疲憊不堪卻完全放松的呆滯表情,伊德裏斯下定決心。

  “我要得到鐵達尼亞,也就是全宇宙。”

  如同失控的原子爐般危險的野心正驅使著他,現在已成為他屬性的一部份,映照著宇宙的深淵,鐵達尼亞全體的未來也產生了微妙的扭曲。

  Ⅲ

  縱使對伊德裏斯有再多的不滿與反感,亞瑟斯唯一求救的對象只有伊德裏斯一人。他向伊德裏斯送出通信波,雖然一開始還擺出架子,但此時已顧不得面子問題了。亞瑟斯一小時內發了三通訊號,要求護衛他的乘艦,而這項舉動卻破壞了亞瑟斯特地派出四艘艦艇以分散敵方註意力的用心。

  “亞瑟斯啊,如果你還自認是鐵達尼亞的一份子,至少也得學會如何保護自己,你以為只要憑著血統就有資格冠上鐵達尼亞的姓氏嗎?”伊德裏斯態度嚴厲,身為鐵達尼亞四公爵一員的自豪與自身的霸氣使得他對他人也一樣嚴苛,他的回復是:“盡力試試看!”語氣毫無誠意。

  要完成一個圈套總是需要下一點工夫,伊德裏斯也不例外,他不理會亞瑟斯的請求,將自己的艦隊調離亞瑟斯的座船,再若無其事地將情報開放給公共通信波,不用說已經遭到復仇者們的監聽。然而伊德裏斯並非全能,使出誘餌的不僅止他,李博士所率領的十三艘武裝小隊開始襲擊並搶奪落單的鐵達尼亞驅逐艦,方式是采用堪稱妙計的騙術以及正面攻擊法,可稱之為混用或並用。首先A艦喬裝成無辜的民船遭到B艦攻擊而向鐵達尼亞艦求援,藉著保障民航安全所征收的關稅是鐵達尼亞的財源之一,因此鐵達尼亞艦自然趕來搭救,反遇到包圍,十三對一的情況下局勢已定,對方只好棄械投降。於是一艘鐵達尼亞的驅逐艦便落入李博士手中,如果乘上這艘驅逐艦偽裝成我方攻擊亞瑟斯伯爵,那李博士只能說是個戰術指導員罷了,其實他可沒那麼單純,他利用復數的計策放出風聲,讓伊德裏斯鐵達尼亞得知“復仇者”們已經順利攔截了鐵達尼亞的驅逐艦。在事情發生後,對方也不再默不作聲了,接獲報告之後伊德裏斯經過反復思考,不出多少時間便做出結論,復仇者們一定會登上驅逐艦,以護衛為藉口接近亞瑟斯伯爵的座船然後伺機攻擊,如此可知“正直老人”號只是一個障眼法,復仇者們已經登上了搶來的驅逐艦,這就是伊德裏斯的結論,但惟恐另有隱情,他不會輕舉妄動。

  伊德裏斯並不笨,所以需要兩三道心理陷阱才能將他玩弄於股掌之上,李博士也不厭其煩地跟他玩遊戲。終於到了八月一日,伊德裏斯召集全隊三百艘艦艇火速趕往遭到搶奪的驅逐艦所在的星域,而這正是“正直老人”號所引頸企盼的大好良機。

  八月二日零時五十分,在距離“天城”二十八點四光年的星域裏,“正直老人”號的主炮射程鎖定了亞瑟斯伯爵的乘艦“極光”。如果方修利懶得動腦筋,於脆將四艘逐一破壞即可,但是其中一道急促的通信波使他相信亞瑟斯伯爵就藏身於這艘艦艇上。

  “左舷主炮齊射!”

  指令一出,一道白熱的光箭炸穿了“極光”的艦腹,這只是第一擊而已。“極光”雖搭載有武器裝備,但原本只是迎賓用的客船,需要數十艘以上的艦艇護衛才行,落單的目的是為了欺瞞“敵人”的耳目,亞瑟斯的策略並沒有錯,但卻沒有堅持下去的毅力。如果他不頻頻對伊德裏斯發出通信,方修利也沒有把握會如此簡單就發現他的正確位置,因為太空裏有設定安全航道,兩艘太空船正面遭遇的機率等於是零。此時亞瑟斯從裝飾過剩的床上滾落,大吼大叫地下令防衛與反擊。

  光矛不斷射出,整個宇宙空間成了一個煮沸的電子湯,相較起大型艦隊之間的正面決戰,湯盤顯得小得可憐,但湯頭的濃度是一樣的,雷射光無法貫穿艦體,反而被彈開迸出七彩的光芒。

  “正直老人”號在“極光”的炮火中鉆來鉆去,前進到足以肉博的近距離再發射雷射光,集中一點不斷貪婪地攻擊,這是炮術士官出身的方修利所堅持的指示。由於“正直老人”號火炮數量不多,火力也小,只有以這種方式才能破壞敵艦。

  對方修利而言,這場戰鬥一點也不刺激,艦對艦的單打獨鬥如同兒戲一般,兵法家的課題應是率領艦隊如何布陣並行動,一個打一個絕非大將之風。但此次方修利並不是以兵法家的身份前來作戰,他必須趁著伊德裏斯·鐵達尼亞拆穿圈套,火速調回三百艘戰艦前擊斃亞瑟斯伯爵,因此他拼命把炮火集中在一點猛烈攻擊。方修利親自指揮炮手,操控方面則由卡基米爾船長與米蘭達以駕輕就熟的手法駕駛著“正直老人”號。

  亞瑟斯希望自己保持著美麗直到死去,他也明白自己無法永保青春美貌,因此他要的是一個漂亮的死法,不要留下老醜的屍體,但這樣的美學不到死前是無法實現的,只好當做是自己虛無的幻想。

  從銀幕上見到士兵被炮火炸飛了半邊身體,當場肚破腸流,亞瑟斯忍不住嘔吐。由於載著面具的關系,穢物全積在內側,亞瑟斯受不了惡心的臭氣與觸感,只好取下面具,要侍從拿毛巾來讓他擦拭沾在臉上的嘔吐物,然而一見到曾以美貌自豪的主人現在的面容,侍從發出驚恐與厭惡的尖叫,避之唯恐不及。受到傷害的亞瑟斯伯爵正要大吼之際,眼前的世界一片白熱,因為“極光”的引擎室被敵方飛彈命中。

  亞瑟斯·鐵達尼亞的願望實現了,不會有人看到他醜陋的屍體,因為他的軀體被爆炸的光波撕裂並引燃,他年輕的肉體燃燒成灰燼,融入包圍在“極光”的白色光球當中。

  IV

  對活著的人來說,事情尚未結束。伊德裏斯·鐵達尼亞公爵火速趕來攻擊李博士的小隊,主炮射程一時鎖定了李博士等人,想不到他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掙脫鐵達尼亞軍的半包圍態勢逃之夭夭。

  只要活著就能在惑星巴格體與“正直老人”號再會,現在毋須擔心會合的問題,只管逃命要緊。就在這場看似緊張卻顯得滑稽的追逐戰途中,亞瑟斯的訃報傳到伊德裏斯的旗艦上。

  伊德裏斯的肩頭因屈辱而顫抖,他不像亞歷亞伯特可以饒恕自己的失敗,他無法對這種事一笑置之。於是他放棄這場愚蠢的追逐戰,下命返回“天城”之際,內心的血液仍不斷沸騰著。

  “方修利,你記清楚!現在你盡管得意,下一次開幕就輪到你當失敗者。”

  方修利並不是健忘的人,但他也沒必要去理解伊德裏斯·鐵達尼亞的憤怒。在亞瑟斯·鐵達尼亞伯爵的乘艦化為人工星間質之後,“正直老人”號駛向惑星巴格休的航線。米蘭達朝方修利的肩頭用力一拍,不發一語地把一瓶啤酒遞給他,很明顯地是要他藉酒壓驚,緊接著好幾罐啤酒瓶被拋向空中,麥佛迪、華倫柯夫與巴傑斯等人連手接住,方修利耳邊聽著眾人的歡呼聲,內心卻沒有一絲勝利感。

  “我是不反對與鐵達尼亞共存,但他們可能無法接受吧,下次就輪我當壞人了。”

  這件事對亞瑟斯來說是個結束,但時他卻是個開始,方修利心裏明白這一點。

  “為了拯救在鐵達尼亞之下受苦的人們,我不惜生命也要奮戰到底。”

  此話若是一出,方修利也許會有資格在《青少年的偉人傳記全集》裏列名。但他並沒有這麼做,因為他並沒有這種想法。現在的他只感到疲憊,這時真想躺在一個對自己說“我喜歡你”的女孩懷中,想必一定能有個好眠。一個人的床鋪顯得有點空,但還是先補個覺再說,因為明天醒來後就要面對與鐵達尼亞之間無止盡的戰爭。算了,這樣也好,反正打架找最強的對手才夠看嘛,這是方修利的審美觀,知道他二十五歲前有多平凡的朋友一定很難想像吧。其實方修利深具一般善良老百姓的風範,卻在他從鐵達尼亞收容所生還後,加入艾裏亞都市艦隊的一連串過程當中消耗殆盡了。依據剝去表層就露出本質的道理推斷,方修利不是蛻變,而是回歸自我的本性罷了。且不論方修利是否覺醒,總之他已經成為鐵達尼亞不可饒恕的敵人,他們絕對會想盡辦法抹殺他。

  “鐵達尼亞之敵方修利!”

  這麼一來,不就表示他這個翻不了身的商船事務員也出頭天了嗎?方修利只手搔亂了紅蘿蔔發,拿起另一只手的啤酒猛灌,他踩上了前進速度快得嚇人的電動走道,已經無法回頭了。

  “天城”幾乎是與伊德裏斯公爵同時接獲亞瑟斯伯爵的訃報,兩名公爵在四公爵專用的展望室裏交談著。

  “聽說方修利這個人突破了伊德裏斯卿所設的圈套。”

  亞歷亞伯特說完便以深沈的目光看著表兄弟。

  “褚士朗卿似乎早已料到這種結局,從剛才到現在只見你神色自若。”

  “不,沒這回事。”

  褚士朗簡短回應,提起預測或期待就會讓他想起與藩王亞術曼之間不甚愉快的對話。當然,亞歷亞伯特並非亞術曼,他只希望盡量避免談到這一類的內容,於是他刻意改變話題。

  “伊德裏斯卿想必十分懊惱吧。”

  “說的也是,他不是那種能夠將失敗一笑置之的人。”

  亞歷亞伯特語氣平淡,不帶譏諷地陳述事實。

  “恐怕日後伊德裏斯會假公濟私想辦法消滅方修利,他也不是省油的燈,而方修利雖然僥幸逃過一劫,但從今以後他的生存空間會愈來愈狹窄吧。”

  褚士朗贊同亞歷亞伯特的意見,腦海卻突然浮現一個想法:方修利這般人物如果落到伊德裏斯手中就太可惜了。正如藩王言明在先,這個曾經擊敗亞歷亞伯特,又重挫伊德裏斯的男子很有可能成為鐵達尼亞的一大威脅。

  自己也在期待鐵達尼亞的滅亡嗎?這個疑問立刻得到否定的解答。不,自己並不希望鐵達尼亞滅亡,但他明白鐵達尼亞已經在走向滅亡。“耳聽敗者嘆”當中的敗者指的不正是鐵達尼亞自身嗎?屢戰屢勝才造就鐵達尼亞今日的興盛,一旦失敗就只有滅亡一途。弱肉強食是人類社會的唯一法則,如果鐵達尼亞代表人類,將來出現更強的敵人打倒鐵達尼亞也是必然且正當的結果。然而為了鐵達尼亞的存續,對褚士朗來說,起而與敵人作戰也是必然且正當的發展。褚士朗想像著一個從未見過的敵人,思緒跌進遙遠時空的深淵。

  ……星歷四四六年,“鐵達尼亞的時代”依然持續著,大多數人還無法想像這個時代會有終結的一天。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