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暴風篇 第七章 沖突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第二卷 暴風篇 第七章 沖突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一 6月 16, 2014 9:33 pm

  只有一人預知了這個事件,不,此人也參與了事件的演出。李博士在抵達前便聯絡上巴格休惑星的軍司令部,表明鐵達尼亞打算在巴格休境內開戰,再加上巡邏船的報告無誤,就在夕陽最後的余光即將消失之際,天空出現了一百多團光點。

  “是巴格休正規軍!”偵察士官的喊聲傳遍整個艦橋,引起哲力胥公爵的旗艦“泰蘭特”上一片小小的騷動,既非恐懼也非緊張。除了少數的一小部分之外,哲力胥的部下們都堅信主君的豪勇與自身的兵力。

  “真教人吃驚,巴格休政府想跟我們來真的。”

  “唉,做人應該誠實點,沒有必要為了那微不足道的面子問題來踩老虎尾巴。”幕僚們競相嘲笑,只有兩人不發一語,就是哲力胥公爵與古拉尼特中校;嘲笑聲浪尚未消褪,又傳來通信上富的聲音表示巴格休軍來電要求談判。

  “小官是巴格體正規軍的托比爾少將,哲力胥·鐵達尼亞公爵閣下若在,請讓我與他通話。”通訊熒幕上的巴格休軍指揮官鄭重表示,他年約六十,兩側白發,給人的印象不像軍人,反倒像是大學的老教授。對於談判,哲力胥明顯露出浪費時間的表情卻沒有拒絕對方的請求,而托比爾提督則禮貌地要求鐵達尼亞撤兵。

  “我巴格休乃主權獨立國家,規模雖小,卻也對鐵達尼亞保持友善的禮數,難道您不明白嗎?”

  “我想不明白的是你,我鐵達尼亞無意與巴格林為敵,此次前來目的是緝捕破壞宇宙秩序的公敵,我不強求貴國協助,只要在一旁靜觀即可,連這點小事也做不到嗎?”

  “若說破壞宇宙秩序有罪,那麼現在鐵達尼亞在此地的所作所為就是在破壞我國的秩序,您說對嗎?哲力胥公爵。”

  “看來沒有必要再談下去了。”哲力胥不屑地辟道,同時以手勢指示炮術上官立即執行威嚇命令。

  五十門大炮一同發出怒吼,使用炮彈而非雷射光束的原因在於計算過音響所制造的恫嚇效果最大。停在半空中的巴格休軍正下方遭到數百枚炮彈的攻擊,炸裂的火光、煙霧、砂塵還有巨響一湧而上;原本寂靜的黑夜頓時受到光與聲音如洪水般的侵掠,撕裂成無數的碎片。黑色的大氣化為熱氣漩渦搖撼著巴格休軍的艦艇,然而對方並未因此脫逃,隊形也不見零亂。

  “巴格休軍毫無撤退之勢。”

  “好,遊戲到此為止,我受夠了。”哲力胥露出強韌的潔白牙齒笑道,並由指揮席起身,發出力感十足的命令。“別管巴格休軍,反正他們是一群只會站在遠處叫罵的懦夫,執行我最初的命令。”

  開戰的命令使全體部下精神更為振奮,甚至高聲歡呼。鐵達尼亞艦隊有十艘搭載著陸戰隊員開始降落,其他船艦也調低高度將炮門指向巴格休艦隊以掩護友艦的作戰行動;當然,巴格休方面光用看的也知道他們的意思。

  “想必鐵達尼亞的字典裏早已刪除了和解這一項。”慍怒的托比爾提督喃道。“認為自己很強的人往往以強行違法為做,無藥可救。”老提督搖搖頭,正色面對部下。“諸位,今天你們待在我的麾下算你們倒黴,身為巴格體的軍人無法坐視有人以武力破壞巴格休的紀律,我宣布與錢達尼亞交戰!”

  幕僚們的臉上閃過一道緊張的電流,他們不像哲力胥的部下能夠無條件信賴自己的力量。

  “可是提督,鐵達尼亞並未對我軍發炮,若是我軍先發制人,日後巴格休將負起挑起戰端的責任啊。”不到三十五歲的年輕幕僚面色蒼白地提出異議,在老提督的目光之下繼續發表意見。“那個被鐵達尼亞通緝的方修利又不是我巴格休的市民,為了一個外地人將整個國家卷入爭戰之中實為不智之舉,還請三思。”

  “你說得很有道理,伊克少校。”托比爾少將不僅不動怒反而誇獎部下,老提督認為反對開戰者的存在代表著組織的健全,這也顯示了托比爾的思考模式與典型的軍人思想完全不同。然而無論是托比爾或伊克都無暇論述己見,因為熒幕上飛來一道白光,前所未有的大規模沖擊波震動著艦體,巴格休驅逐艦為阻止鐵達尼亞空降作戰而逐步逼近鐵達尼亞的驅逐艦,一旁的鐵達尼亞現見狀便發炮攻擊。

  至此,鐵達尼亞一族與巴格休政府之間終於訴諸幹戈,時值星歷四四六年十月,這是歷史上雙方首度交鋒。

  哲力胥·鐵達尼亞寬厚的胸膛深處並不是沒有燃起後悔的火花,然而不到半秒便燃燒殆盡,對勝利與破壞的貪婪欲求整個爆開並沸騰著,在他眼中的巴格休軍已非妨礙者,而是正面挑戰的敵人。

  “地面部隊負責圍剿那群鼠輩,活捉方修利,由阿特拉索夫上校指揮,而艦隊方面……”

  哲力胥的身上仿佛升起一道猛烈的熱氣,假如敵人是兔子,那他就是努力狩豬的獅子。

  “艦隊由正面摧毀巴格休那群不自量力的家夥,沙拉曼準將的部隊上升至敵人的上方以阻斷他們的退路,維希塔準將的部隊由順時針方向采取側面攻擊,接著等待一聲令下再進行各艦各個擊破。”

  在短短時間內做成完備的作戰指示,哲力胥身為戰鬥指揮官的能力絕對非比常人,古拉尼特中校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依照哲力胥的指示,鐵達尼亞軍有如一只單神經生物展開行動。

  鐵達尼亞的艦艇數有兩百二十艘,遠超過巴格休的一百六十艘,對於慣於指揮大軍的哲力胥而言簡直少得可憐,連算都懶得算,既然兵力淩駕敵人之上便可輕松應戰。

  另一方面,巴格休軍雖心存畏懼,卻只有正面迎戰,鐵達尼亞軍的主力部隊牽制住巴格休軍的正面,一翼往上,一翼往左,同時包夾巴格休軍。而托比爾提督隨機應變想出的對策是且戰且走,這是唯一,也是相當危險的戰術,戰術性的撤退往往容易演變成名符其實的敗走。然而托比爾提督似乎充分掌握了部隊的行動,與鐵達尼亞的進攻之間巧妙維持著雙方的距離,選擇適當時機後退與回擊,阻斷了包圍網的完成,雙方拉鋸了五分鐘左右,對哲力胥的耐心已是相當大的考驗。他指示直屬部隊急速前進並下降由敵艦的儲角向上發炮,同時與往上移動的沙拉曼準將部隊聯手形成上下夾擊的陣式,這項戰術並沒有錯,卻造成了決定性的結果。哲力胥·鐵達尼亞從不註意對手的過去,他對方修利在成為鐵達尼亞公敵之前的經歷這類的瑣事不抱任何興趣,也因此他遺漏了方修利履歷中所記錄的“出身炮術士官”這個部分。既非凡將,亦非愚將的亞歷亞伯特·鐵達尼亞公爵之所以敗給方修利,就是這位炮術專家立案實行了奇特的火炮戰術之故,哲力胥忘了僅僅數月前的教訓,亦可說他從一開始就不放在心裏。

  正當哲力胥率領四十艘艦艇低空滑行準備從巴格休艦隊正下方展開攻擊之際,一道強烈的沖擊搖憾著旗艦,沙漠的土砂一湧而上,尖長的火叉刺進艦腹。

  “……在砂堆裏!”慘叫的碎片劃破耳膜,哲力前這才恍然大悟。原來賊人的艦艇潛藏在砂堆裏等待著鐵達尼亞艦隊通過時一舉由下向上發射。原本賊人有一艘船艦就遺棄在沙漠上,哲力甘當眾予以破壞示警,那就是“正直老人”號的結局。鐵達尼亞應該不會天真地以為敵方只有一艘船艦,沒錯,是有人存疑,但偏偏巴格休艦隊出現了,只好先處置他們。好幾項條件如細線般交織出現在的狀況,但若是方修利與李博士兩人之中少了一個,這樣的妙計就不可能實現。

  “機關室破損!”通信裏夾雜著爆炸聲,危險警報歇斯底裏地侵略人們的聽覺。巴格休軍的炮火直朝哲力前的旗艦“泰蘭特”而來,集中攻擊敵艦是理所當然的戰法,艦體好幾處蹦出大小火球,以金屬與陶瓷制成的外殼一層又一層剝落。

  “簡直是糟透了!”哲力胥咬著牙,艦橋的地板與墻壁顫動著好似生了熱病,警報的嗚嗚作響緊揪住神經,這是在前一分鐘之前所無法想象的劇變。配電盤產生連鎖爆炸使得壁面彈起吐出青白色火花。鐵達尼亞艦隊眼見黑暗中搖晃的旗艦發出不祥的紅光與青光,同時高度逐漸降低。

  “快看旗艦!哲力胥公爵!”當驚叫貫穿鐵達尼亞的通信網路之際,冒著火苗的旗艦“泰蘭特”已經喪失浮力,整體平衡能力亦遭剝奪成了一個金屬醉漢。

  “迫降!”哲力胥咆哮道,他只能如此下令,巴格休惑星的大氣撐不住艦體就只有讓地殼來承擔了。

  說是下降還不如說是下沈比較適當,虛脫的旗艦“泰蘭特”接近地表的同時,四周布滿炸開的能源光,巴格休艦隊準備攻擊旗艦,而鐵達尼亞艦隊將火線集中於狹小的空域以阻止敵軍降落。大氣化為沸騰的能源熱湯,“泰蘭特”的艦體在砂塵與熱風的摩擦與折騰之中降落。

  哲力胥的旗艦著地,黑夜裏揚起大量的砂與少量的煙。若沒有啟動緩沖系統,此時將有大半的搭乘者死亡。然而活著卻伴隨了苦痛,在聽覺被哀嚎與呻吟入侵的同時,哲力胥充滿力感的聲音鎮住了眾人。

  “快逃!要爆炸了!”額頭破了皮,流出的血染滿大漢的半邊臉,滿室的濃煙已超過空氣系統所能負荷的範圍,不斷燒灼著乘員們的肺部與氣管。劇烈的咳嗽與嚎叫形成一首混亂的舞曲,灰色軍服陸續從艦體三處逃生口滾落。

  哲力胥應當獲得眾人的贊許,因為他雖負傷,卻還是救出二名部下,美髯公左肩扶著一人,並抓著另一人的腰帶大步邁出逃生口,這英姿帶給全體部屬近似信仰般的歡喜與勇氣。在逃出的前一刻,通信上官向全隊通報。

  “哲力胥公爵安然無恙,鐵達尼亞絲毫不受動搖,敬告戰友且勿喪誌。”感情壓過理智的結果反招至意想不到的回應,鐵達尼亞軍本想救出哲力胥,卻也讓巴格休軍得知敵方元帥幸存的消息,於是跟著降落打算殺了哲力胥,結果是鐵達尼亞艦隊自作自受。敵人的火線從仰角集中於準備降落的鐵達尼亞艦隊,在地表奔跑的哲力胥一行人頭頂爆出亮光與煙霧,火花與碎片如雨般傾瀉而下。

  巴格休軍乘勝追擊,原本是一場勝算不大的戰爭,但在奪去哲力胥的指揮能力之後,眾人陷入高度興奮的狀態,他們將先前戰術性的撤退丟向遙遠的過去,以密集的火力擴大敵方的混亂,船艦一艘接一艘炸出火焰。

  “閣下!提督!請暫緩攻勢,否則我們會被認為與反鐵達尼亞組織聯手,對日後大大不利。”伊克少校進言。

  然而具有大學教授風範的老提督這次卻沒有誇獎他,反而轉頭向多話的幕僚吼道。

  “懦夫!都這時候了還怕什麼!現在只有全力攻擊!攻擊!攻擊!”

  大學教授仿佛搖身一變為海盜頭目,無視仁在原地啞口無言的伊克少校,托比爾少將將軍帽摔在地上,狂熱地叫道。

  “餵!怎麼打不中兩點鐘方向的巡航艦?瞧見那副狼狽相了沒?叫主炮臺集中攻擊!”

  “……這就是他的真面目啊,還以為是個溫和的老紳士,原來是個好戰的老頭。”伊克少校無奈地搖搖頭,張開叉在胸前的雙手露出理智全失的表情大吼。

  “那就一不做二不休,攻擊!殺光鐵達尼亞的狗!”連保守派也失控的狀況下已經無人能制止巴格休軍的狂熱,他們有如發飆的草食動物瘋狂地攻擊敵人。

  哲力胥原是攻無不克的軍神,一旦他的座艦脫離了戰場,鐵達尼亞艦隊就喪失對勝利的信心。現在是要繼續戰鬥,與巴格休軍分出高下呢?還是援救失去座艦的主君?不知是好是壞,哲力胥個人的個性與力量已成為全軍的依賴,敲斷了他們的精神脊髓要再站起來是相當困難的。哲力胥在他的軍隊裏是完全的獨裁者,無論是實力或制度都不容許他人介入,於是在這緊要關頭才暴露出無人可取代哲力胥指揮全局,鐵達尼亞的指揮系統原來是如此落後。

  “沒用的飯桶,這種時候偏偏派不上用場。”哲力胥語氣憤慨,這時的他已經與阿時拉索夫上校先前奉命降落的地面部隊會合,雖然拉開火網對抗空中的掃射以保護哲力胥的安全,還是有其限度。

  “閣下,請進入地洞,你人在地面會被巴格休軍射中的!”古拉尼特中校喊道,哲力胥撫著美髯頜首,明知方修利一黨就藏在地洞,但為了躲避空中掃射,除了進洞別無他法。就算正面交戰哲力胥也不覺得自己會輸,叛賊的人數本來就不多,憑著他身邊的陸戰隊員就足以制服他們。

  Ⅱ

  無名的地底來了這麼多人是巴格休史上前所未聞,可惜都是與友情禮儀無緣的客人。

  擁護哲力胥·鐵達尼亞公爵進入地洞的軍隊共有八十人,是迎擊者人數的兩倍以上,加上迎擊者這邊有高齡九十的老人,更不可能正面對抗。只有逐步退後同時零星地射擊;鐵達尼亞這邊因考慮到崩塌的危險而沒有使用重型武器或爆裂物,而以輕型武器將敵人趕至地底深處加以制服。一旁的醫護兵處理著額頭的傷口,哲力胥仍不改其作風帶頭進入地底。

  一方前進而另一方後退,雙方持續射擊了三十分鐘之久,然而後退的迎擊者走上地洞的高處塑膠制的人工橋之後情勢有了轉變。鐵達尼亞部隊走進洞內的窪地,無法上崖也無法前進,速度慢了下來同時隊形渙散,方修利看見原本整齊畫一的隊伍亂成一團。

  “他們怎麼了?”

  “缺氧。”戴著護目鏡的女子答道。“那處洞口內部累積了大量的高濃度二氧化碳,密閉的洞窟向來如此,只是我們也下了不少工夫。”

  “就像是巨龍的盲腸一樣。”方修利的形容讓女子輕笑一聲。

  “這是我們最後的王牌,這次哲力胥·鐵達尼亞掉進陷階是意想不到的運氣,接下來就要與他決一死戰了。”

  女子手中握著光線槍,方修利也抓起分配來的長槍,低聲聯絡友方準備前進,突然間想起一件事。

  “我忘了一件重要的事,請你一定要告訴我。”

  “什麼事?”

  “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陰暗的洞內只見女子眼睛眨了眨。

  “一流的花花公子會用更高明的手法來搭訕。”

  “我不是一流的,也無法選擇時間跟地點,你看不就知道了?”

  “誰理你。”女子強忍著笑意。“現在不告訴你,等出了這個地洞在陽光下擡頭挺胸走路時我會報上姓名的。”

  語畢,女子半匍匐著開始往前,方修利也默默跟進,十步以外的地方今人喊著。

  “抓住哲力胥公爵!他還有利用價值,不準殺他!”

  真是一場醜陋的戰爭,這個惑星的地底一定直通煉獄,方修利心想,身為當事人的他感覺一直無法與現實調和,他雖沒有密室恐懼癥,然而在地底持久了,思考能力與感性好像覆上一層膜抓也抓不住。

  “原來我還是適合在宇宙飛翔。”

  現在才想通似乎晚了好幾拍,但總比一直想不通強多了,他了解自己應該趕快離開地底投身於宇宙空間,但在這之前必須先解決鐵達尼亞的地面部隊。

  槍戰再開,鐵達尼亞部隊不利於地勢,急性缺氧快速削減他們的抵抗力,變成一面倒的射擊而另一方則一面倒的被射殺。

  歷經十分鐘火線與槍聲的風暴,充斥著二氧化碳的井底幾乎平靜下來,要活捉哲力胥,利欲熏心的反鐵達尼亞士兵跳下高屋一湧而上。

  “鼠輩!”化為人形的獅子發出咆哮,進出怒氣與腕力,李博士的三名部下被爆風吹跑,一人面頰被掃了一掌,一人胃部被踢了一腳,一人鎖骨被肘部打中,分別倒向三個方向。即使缺氧也削弱不了此人的猛力與鬥誌,沖過來的第四人低身閃過一拳,以光線槍柄砍了哲力胥的膝部一記,但龐大的身軀分毫不動,反倒是第四人,也就是巴傑斯中尉被瑞倒在地,哲力胥連看也不看巴傑斯一眼,就繼續挑戰第五人。第五人亦即高大的華倫柯夫正好成為哲力胥的最佳標靶,旁人都納悶他為何不趁機逃跑,但哲力胥的自尊不容許同時也因缺氧而降低了判斷力。

  “鐵達尼亞的公爵與你這等下踐的鼠輩格鬥,你該感到榮幸。”

  “可是我不想跟你打。”

  華倫柯夫遲疑道,用力揮開哲力胥伸過來的手,第二次亦然,而第三次卻被抓住了。哲力胥叉著手腕奮力絞住華倫柯夫的衣領,華倫柯夫的臉頓時轉紅,於是握拳往哲力前胥的腹部重毆,集中同一點重重揮出六拳以後果然奏效了,哲力胥松開手,華倫柯夫的呼吸恢復順暢,但吸入的空氣多是二氧化碳以至於他開始頭昏眼花;哲力胥氣息紊亂地彎下腰,撿起一顆大如小孩頭部的石頭砸向華倫柯夫臉部,華倫柯夫則在停滯的空氣池緩緩以膝跪地。鬥士們欠缺速度感的動作看來滑稽,但雙方都以命在搏鬥。

  實在是愚蠢的二選一,哲力胥·鐵達尼亞公爵與華倫柯夫中尉兩人都不能死在這場毫無意義的格鬥,然而方修利不是聖賢,自然以朋友的生命與命運為優先。

  “不準動,哲力胥公爵!丟下石頭舉起雙手!”

  方修利抓著光線槍站在高崖俯視窪地,瞬間怪事發生了,原以為哲力胥雙眼進出異樣的光芒,想不到是一顆石頭打中方修利的腳部。

  方修利身心均受到動搖,一個不平衡便乘著砂流從高崖斜坡滾落,全身摔得快要窒息。好不容易爬起來,哲力胥的高大身軀立刻逼進,巨掌拎起他的衣領以魄力十足的語氣宣告。

  “你註定就是要被我所殺,我現在就成全你!”

  “乖孩子,如果你不讓壞人活著,會被媽媽罵哦!”

  始料未及,這句話激起了哲力胥充斥在體內的怒氣,鐵達尼亞貴族瞬間化做野蠻人。他目露兇光隨即揮起手臂,一個硬拳嵌進方修利的胸口下方,紅蘿蔔發青年為了維護言論自由而遭受難耐的痛苦。

  “胃會不會破啊?”情況還不至於如此,只是痛苦夾雜著嘔吐感使方修利折起修長的身軀咳個不停,哲力胥兩眼充血不禁令人懷疑微血管是不是破了,他望著痛苦難當的俘虜然後如狂吠般大笑起來,把俘虜推倒後以充滿勝利感的語氣高聲吼道。

  “起來,我要打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到了這個時候,哲力胥還不忘活捉俘虜帶回給母親,這已非單純的執著,也是利己的想法;若是遭到圍捕,哲力胥打算抓俘虜作掩護,豪邁與計算能力的結合造就了哲力胥成為一代猛將。

  由於不想坐著死掉,方修利勉強站了起來,先前在高濃度的二氧化碳中打鬥使得他頭痛得要命,哲力胥想再次對好不容易拍起身的方修利施以重臺,全身卻在此時凍結,而方修利手上多了一把光線槍,以為是魔法其實不然,原來戴護目鎮的女子把長槍從崖上準確無誤地丟到方修利手上。

  Ⅲ

  “怎麼會……”

  方修利仿佛聽見哲力胥的呻吟,但又好像不是真實的聲音,也許是幻覺精靈飛進了聽覺領域的緣故。哲力胥半張著嘴,表情僵硬地瞪著方修利,不,正確的說法應該是看著敵人手邊用來嚇阻他的長槍槍口。

  “快投降,哲力胥公爵!”

  方修利提出公式化的要求,在話脫口而出的瞬間他才明白對方根本不接受自己的要求;哲力胥充血的雙眼死瞪著方修利,同時伸出手想勒住他的脖子致他於死地。

  方修利扣下舊型光線槍的扳機,哲力胥·鐵達尼亞公爵厚寬胸板上尊貴的灰色軍服綻開了,幾乎在一瞬間,鐵達尼亞貴族龐大的身軀開了五個洞。光線的熱度調在最低,因此傷口並未燒焦,只是不斷湧出血泉將灰色軍服染成紅黑色,同時也飛濺到加害者的身上,支配者高貴的鮮血在反叛者的衣服上畫出奇異的圖樣,當染血的大漢粗壯的手臂伸出揪住方修利的衣頓時,更叫人覺得詭異。

  一般人早該氣絕身亡了,然而現實中飄散著血腥味的厚指正緊緊捏住方修利的咽喉,緊貼著哲力胥身體的槍口不斷送進死亡光線。當原本模糊的意識回復原狀時,方修利輕咳著撫住發疼的喉嚨,腳邊則倒臥著數秒前還是鐵達尼亞大貴族的屍體。

  方修利抱起華倫柯夫與巴傑斯,在眾人的協力下爬上充斥著二氧化碳的危井,而戴護目鏡的女子遞來水壺,回復神智的方修利道謝後,女子才低喃道。

  “沒想到你會親手殺了哲力胥公爵……”

  “我不覺得他會讓我們活捉,這不是對錯的問題,但我就是沒有度量去改變這種人的想法或生活方式。”方修利閉上嘴,覺得自己在死者面前太多話了,女子蓋好水壺並盯著他看。

  “哲力胥·鐵達尼亞死了……”李博士確認事實的語調化為微弱的機械音傳送至方修利的聽覺神經。

  哲力胥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死在這種地方吧,他一定堅信自己能死得轟轟烈烈;鐵達尼亞四公爵之一,號稱宇宙最強將帥的男子居然橫屍於邊境惑星上的荒野地底,沒想到會死得如此冤枉。

  “被比自己弱的對手殺死,他一定會化為厲鬼吧。”李博士說完,方修利便站起身,雖然還感到些許的疲勞與虛脫,但頭已經不痛了。

  洞窟一角聚著一群成為俘虜的鐵達尼亞軍人,在將近二十名之中方修利挑了一個看似士官的人詢問其名。

  “我是古拉尼特中校,曾經是哲力胥公爵的副官。”

  以過去式作答時,士官瞼上無聲地流露出苦澀的陰影。方修利與李博士對看了一眼,簡短交談後,李博士向死者的副官表示。

  “我會交還你們主君的遺體,讓你們帶回去好好安葬。”

  “你們想羞辱我嗎?”

  “活著本身就是一種恥辱,若是主君暴屍於此你也不覺得可恥,那就看你要逃跑還是自殺,悉聽尊便。”

  李博士推開副官,要俘虜們站起來,現在沒有多余的錢養活這批俘虜。將一群被敗北感吞噬、手無寸鐵的軍人送出洞口之後,李博士向方修利問:“你想巴格休政府會因此支待我們嗎?”

  “如果以敵人的敵人是朋友的理論來看的話……”

  活還沒說完,方修利警覺到新出現的危機;倘若巴格休政府想籍外交來扳回軍事上的險境,其選擇只有一個,就是親手討伐方修利一行人,別無讓鐵達尼亞息怒的方法,方修利一行人把巴格休政府卷入與鐵達尼亞之間的抗爭,也許不能因此增加朋友,反而還多出一個敵人。目前與鐵達尼亞敵對的狀況下若是再增加敵人,不僅無力應付還得提心吊膽浪費精神。

  此刻空戰勝負已定,鐵達尼亞艦隊開始落荒潰逃,一人獨裁的私人軍團在此時缺點畢露,半數遭到擊毀的鐵達尼亞艦隊只好逃命。

  夜晚的空氣布滿屍臭,墜毀於地表的艦艇殘骸持續燒出橘紅的火焰,飄浮在沒有敵人的黑夜裏,托比爾少將與伊克少校呆然對談著。

  “成功了。”

  “是的,成功了。”

  兩人對著一眼同時重重吐了一口氣,也藉此讓被放逐到他們體外的理性復位,伊克少校在司令官的旨意下命令全艦著陸並調查死傷人數。

  “這下大概會演變成對鐵達尼亞的全面戰爭吧。”

  “應該吧,那我就是光榮的一級戰犯了,得趁現在寫好遺書才對。”

  “別想太多。”

  一瞼汗水的伊克少校用力流起正要貼住額頭的測海。

  “如此一來,不僅巴格休政府,還要結合全宇宙反鐵達尼亞勢力與鐵達尼亞決一死戰,不然眼前就只剩處刑或一輩子的逃亡在等著我們,要不要賭賭看我們能不能打倒鐵達尼亞?”

  “你也太偏激了吧。”

  老提督把自己先前的行為拋得老遠驚呼道,接著副官苦笑著聳聳肩。

  “我已經吃掉盤子,接下來只有啃桌子了。”

  他可不願繼續討論桌子的味道與營養。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