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暴風篇 第八章 最後三張牌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第二卷 暴風篇 第八章 最後三張牌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一 6月 16, 2014 9:34 pm

  哲力胥·鐵達尼亞橫死的消息在“天城”投下巨大且深刻的漣漪,鐵達尼亞的政權自從奈威爾開國以來就不斷遭到武力上的挑戰,五家族的家長戰死的例子也曾有過。伊德裏斯公爵的先父就是因戰傷而病死,因此哲力胥的橫死並非空前的厄耗,只是從現任無地藩王亞術曼殿下登基以來,有人開始感覺直到去年為止依然屹立不搖的鐵達尼亞政權已經有松動的跡象了。

  “弟弟接著是哥哥,這一家人跟不幸實在太有緣了。”有人嘆息著,然而比較起來,有更多人談論著今後政治軍事的發展,無論鐵達尼亞內外皆然。

  “並非鐵達尼亞軍隊組織脆弱,而是喪失了指揮官才會敗給巴格休軍。”

  “不,也許巴格休軍的實力超乎我們的想象,想想半年前,亞歷亞伯特公爵不也在凱貝羅斯會戰嘗了敗仗不是嗎?”

  “這表示鐵達尼亞並非天下無敵嗎?”

  “會不會我們只是被鐵達尼亞的假象給騙了?最近這陣子出了太多事讓人不得不這麼想……”

  “可能是鏡子出現裂痕的前兆哦,真期待巴格體的反應……”

  對鐵達尼亞抱持反感與怨懟的人們之間熱烈交換著這類的耳語,他們都有過好幾次希望破滅的經驗,若是為了打碎假象而賠上自己的性命太劃不來了,所以決定一開始就當個旁觀者。

  短短時間便先後失去哲力胥與亞瑟斯兩個兒子的泰莉莎·鐵達尼亞公爵夫人幾近狂亂,她對哲力胥的關愛不如亞瑟斯,但母子天性是不會消失的。雖然此事博得眾人的同情,但寡婦將情緒發泄在家臣與待女身上,甚至有個詩女被花瓶碗中臉部受了重傷,聞言者無不蹙眉。

  “兒子的葬禮母親不可能不參加,但她要是當場捉起狂來會讓鐵達尼亞顏面盡失,不知藩王殿下將做何處置……”

  鐵達尼亞人民將目光轉向獨裁者亞術曼,無論吉兇都是由藩王做出最高指導原則,眾人只有服從而已。在哲力胥意外身亡的消息公布之後二十四小時,亞術曼對外一律保持沈默。

  哲力胥的死是一個悲劇,藩王亞術曼頭一個反應卻是氣憤,但很快便恢復冷靜的思考與理性,逝者已矣,哲力胥不可能復活,所以必須善用他的死為鐵達尼亞爭取最大的政治利益。

  老實說,哲力胥死不足惜,他雖是無以倫比的勇將,但在鐵達尼亞領導階層的地位仍然找得到人來遞補。

  只要軍事有亞歷亞伯特,政治有褚士朗兩公爵持續活躍,亞術曼仍然不可動搖,鐵達尼亞依舊為宇宙最強的政權,哲力胥的死只是太陽裏的小黑點罷了。

  其間,法爾密·鐵達尼亞子爵前往提倫惑星赴任。

  在此重大時刻卻必須遠離“天城”,法爾密心中必定憤恨不已,而且是與伊德裏斯公爵那不成材的胞弟兩敗俱傷以致遭到半流放的懲罰。

  法爾密所到任的提倫惑星是星際都市聯盟四大商館之一,經濟活動頻繁絕非荒郊僻野,此地對星際者市聯盟並不抱好感,因此比較傾向鐵達尼亞。鐵達尼亞大使館參事官又是爵位保有者必然備受禮遇,縱使如此,法爾密仍然擺脫不了被流放到異域的感受。

  在“天城”第二宇宙港為法爾密送行的只有兩個人,褚士朗·鐵達尼亞公爵與艾賓格王國的莉蒂亞公主。

  十歲的活潑公主這一天因為內疚而看不到平日的樂觀。

  “法爾,對不起,你從那個壞人手上救了我,卻變成這修……”

  “請別介意,殿下,我從以前就看不順眼拉德庫茲那家夥,可能的話,我還想狠狠揍他幾拳呢。”

  從這段客套話可明顯看出法爾密口是心非,但從他不願讓莉蒂亞公主心有芥蒂的言行來看,十八歲的地相較起從前在人格上又成熟了不少,這樣的改變對這位族弟是有益的,褚士朗心想同時也嘉許莉蒂亞公主特有的感召力。

  “法爾密子爵,我會設法讓你早日回到天城,在這之前你只有忍耐了。”

  褚士朗本身的臺詞也沒什麼創意,其實他認為只要多培養耐性,法爾密隨時有機會卷土重來。對於既是長官又是族兄所說的話,法爾密並未作答只是敬禮道:“那我走了。”便轉身走向客船人口,看著他的背影遠去,莉蒂亞公主若有所思地開口。

  “我是不是給褚士朗公爵添麻煩了?現在法爾密也走了,都是我不好。”

  看到活潑的公主沮喪的身影,褚士朗心裏也輕松不起來,他將手輕輕放在莉蒂亞公主肩上。

  “公主,別再胡思亂想了,愛煩惱的美女老得快哦。”這笑話有點拙。“法爾密子爵很快就會回來的,他原本就是為了保護公主才與無禮之徒起沖突,若是公主一直認為自己不對就等於承認法爾密的作法也是錯的。”

  “是嗎?我懂了。”聰慧的莉蒂亞公主已經明白褚士朗的話,稍稍打起精神的莉蒂亞公主好奇心也跟著復活,她向褚士朗問道。“這麼一來,下任藩王如果是伊德裏斯公爵的話,褚士朗公爵可能會很麻煩吧。”

  “這個嘛……”褚士朗含糊其詞,這是一個無法輕易作答的問題。其實這只是莉蒂亞公主的感想而已,雖說天資聰穎,但連小孩也有這種感覺,也證明了褚士朗與伊德裏斯不和的構圖在成人眼中已是昭然若揭,這個事實令褚士朗感到不快,亞歷亞伯特跟伊德裏斯也同樣處得不好,卻沒人傳出彼此不傳出彼此不和之說;“大概是我不得人緣吧。”褚士朗內心只有苦笑的份。

  “莉蒂亞公主你討厭伊德裏斯公爵嗎?”褚士朗顧左右而言他,但莉蒂亞公主的回答簡單明快。

  “不喜歡。”重重說完後,莉蒂亞公主想了一會。“我不喜歡伊德裏斯公爵不是因為他做錯了什麼,而是我自己要討厭他的,所以說,那個,是我偏心吧,總之我比較喜歡褚士朗公爵跟法爾。”

  “這是我的榮幸。”褚士朗正經八百地回答。

  Ⅱ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想不到哲力胥公爵第一個離座。”藩王的語氣伴隨著沈重的聲調,最高會議室裏的桌邊排列著五張椅子,其中一張將永遠缺席了。藩王並沒有繼續談論缺席的人,接著便改變話題。

  “巴格休政府提議談判,想當然他們不願與鐵達尼亞全面交戰,孤想征詢眾卿的意見。”

  “現在已經太遲了。”伊德裏斯不假思索地答道,這個一身銳氣的青年一如他平日的作風般扔出他話中的不屑,就跟拉德摩茲出事的那個時候一樣還是那副咬牙切齒的態度,褚士朗心想。

  伊德裏斯公爵想必內心雀躍不已,他和藩王寶座之間的重重障壁已經去掉一層了,伊德裏斯不必弄臟自己的雙手就能得到甜美的果實。想著,褚士朗突然自我厭惡起來,他對伊德裏斯心理的剖析應該是對的,但這種窺探他人內心的行為實在稱不上高尚。

  “伊德裏斯公爵你希望立即開戰嗎?”

  “是的。”伊德裏斯簡明扼要地表示,此役是為憑吊哲力胥公爵而戰,同時趁著巴格休政府倉皇整頓戰備之際突襲的勝算相當大,他指出這些重點促請盡早開戰。

  聽畢伊德裏斯的主張後,藩王亞術曼接著詢問亞歷亞伯特的意見,亞歷亞伯特也同意開戰,想法卻比伊德裏斯慎重。

  “為了使非友好反應不至於波及他國,這次非對巴格休動武不可,藩王殿下一聲令下,我亞歷亞伯特將立即擬定作戰計劃。”

  “哦,你覺得毫無和談的余地嗎?”

  “不,這要看巴格休的態度而定,但至少我們必須表明不惜動武的決心。”

  “拐彎抹角……!”伊德裏斯啐道引來亞歷亞伯特反射性的銳利目光,趁著這微妙的瞬間褚士朗發言了。他的意見比亞歷亞伯特更為謹慎,卻不表示與無條件和談同義。

  “可以先向巴格休政府提議,要求他們逮捕方修利等人並交給我們。”

  “你想巴格休政府會同意這項要求嗎?”

  “若不同意就等著迎接全面戰爭,想必巴格休政府會盡力而為吧,要是做不到就以此作為開戰理由。”

  “我覺得這只是在浪費時間。”伊德裏斯插話,而亞歷亞伯特沈著的聲音做了回應。“定下期限即可,如此一來,我也能趁這段時間準備開戰事宜。”

  亞歷亞伯特端坐向藩王亞術曼行禮。

  “屬下不才,但請屆時將軍隊指揮權交給屬下。”

  藩王頜首,現在還有一個問題,不是外交而是內政課題。

  “哲力胥公爵可有繼任的子嗣?”

  這是個嚴肅的問題,法律上哲力胥還是單身,因此沒有嫡長子的存在,現在鐵達尼亞五家族少了一員,必須找人來填補這個空缺。哲力胥有多名情婦以及私生子,只有一名能得到繼承權,但年齡太小就不可能分擔鐵達尼亞的最高權力。在繼承人長大成人之前另立一位代理人呢?還是把位置空著?

  剎時,褚士朗憶起法爾密無父艾斯特拉得侯爵,他若是在世想必現在就就能登上鐵達尼亞高峰會議其中一席了。父子運氣都不好,目前褚士朗不禁如此認為。艾斯特拉得侯爵的葬禮十分簡樸,身為喪主的法爾密因忙於肅清維爾達那朝廷而無法用心舉辦葬事。艾斯特拉得侯爵死後雖獲頗元帥封號,但也只是形同虛設。

  藩王下令亞歷亞伯特公爵擬定對巴格休全面作戰計劃後宣布散會。走出會議室來到走廊,亞歷亞伯特向褚士朗低聲說:“想不到哲力胥公爵那魁梧的身影再也不會出現在我們面前了,人真有旦夕禍福啊。”

  “世事多變,就連宇宙本身總有一天也將化為烏有,更何況是人的一生,若非橫死就是老衰罷了。”

  亞歷亞伯特對褚士朗的話感到怔忡。

  “褚士朗公爵,照你的意思說來,你認為鐵達尼亞終有滅亡的一天嗎?”

  “不,話不能這麼說,亞歷亞伯特公爵,今天鐵達尼亞的成就既是人為的,那麼反鐵達尼亞勢力的陰謀與行動亦然,但至少就鐵達尼亞的實力而言,自然沒有敗給弱勢對手的道理。”

  褚士朗責怪自己的失言,要是這段話被伊德裏斯知道了,必然會被視為求敗利敵主義者而遭到糾舉。亞歷亞伯特雖然值得信賴,但如此不謹慎的言行可謂輕率,於是褚士朗轉移話題。

  “亞歷亞伯特公爵,此次帶兵迎戰巴格休你有何打算?”

  “我會贏的,問題是如何維持勝利的戰果。”

  得勝後將與巴格休政府訂定城下之盟,此役的重點在於獲取如何的外交利益,並非消滅巴格休。

  “留在巴格休的鐵達尼亞軍人也不得安寧,古拉尼特真是倒黴。”

  身為哲力胥副官的古拉尼特中校將主君的遺體運往鐵達尼亞駐巴格休分部,並向“天城”報告其死訊;同時也向落王請求裁定,表示身為副官卻無法保護哲力胥公爵的安全因而甘願受罰。

  “古拉尼特中校的裁決關系到鐵達尼亞的度量,責任歸屬是逃不掉的,但處分若過於嚴厲將造成幕僚的萎縮,因害怕受罰而不敢進言對鐵造尼亞有害無益。”

  褚士朗曾針對此點闡述意見,亞歷亞伯特表示贊同,而伊德裏斯也不反對,於是藩王下令古拉尼特暫時留在巴格休統率哲力胥的殘兵,一旦鐵達尼亞與巴格休爆發全面戰爭,古拉尼特以下的鐵達尼亞戰鬥部隊的位置將變得十分微妙,鐵達尼亞自然是想利用這步棋在政治與作戰方面對巴格休雙管齊下,亞歷亞伯特與褚士朗相當清楚這一點,他們之所以提倡寬容論可不是出於單純的好心。

  Ⅲ

  “伊德裏斯公爵,您不想利用皇帝嗎?”

  蒂奧多拉·鐵達尼亞:前不久才正式獲得伯爵夫人稱號的女子待在伊德裏斯的臥房裏提出這個問題,她每周會有兩晚成為伊德裏斯的人幕之賓。這對男女也許是全宇宙最有野心的一對,然而這樣並不代表兩人情投意合。於是伊德裏斯嘲弄地反問。

  “這話怎麼說?”

  “您可以脅迫皇帝公然反抗鐵達尼亞,到時再藉此罷黜皇帝,我說錯了嗎?”

  皇帝哈魯夏六世年僅三十五歲,將他罷黜後,六歲的皇太子即位成為幼帝也自然無法親政,到時必須全權交由攝政者負責,當然有能力擔任攝政的必須是鐵達尼亞一族的人,到時現任國防部長的伊德裏斯將成為最有實力的人選。伊德裏斯並不是不想擔任攝政工作,他們以維爾達那帝國的國家機構與軍隊組織為背景確立在鐵達尼亞內部的地位以期在嚴酷的次任藩王爭奪戰之中拔得頭籌,最後也許會形成一人身兼鐵達尼亞總帥與維爾達那皇帝兩種身份,開創自奈威爾開國歷經八代以來國力與地位合而為一的時期。

  伊德裏斯並未向新的枕邊人說出他內心對未來的偉大展望,只是冷冷地短笑一聲。

  “不要自作聰明。”

  “您生氣了?”

  蒂奧多拉笑了,這嫣然一笑引起伊德裏斯莫名的不安與不快,感覺自己好像被看穿了。伊德裏斯從不尋求女性同誌,伯爵夫人頂多也只能當情婦而已。蒂奧多拉揣測著伊德裏斯的表情,在床上換了個姿勢說出驚人之話。

  “能不能讓我繼承哲力胥公爵的門第?”

  伊德裏斯沒有回答,從他回望蒂奧多拉的啞然神情就已經清楚說明了他的心理,伊德裏斯首次發覺身旁有人比他更想出人頭地。

  “真敗給你了,你不是才剛取得伯爵的稱號嗎?現在又發現公爵比伯爵更好是不是?”

  伊德裏斯終於開口了,怒氣乘著舌尖一湧而出。

  “不要得寸進尺,鐵達尼亞的公爵不同於其他貴族,雖然同是鐵達尼亞一族,伯爵只是光榮與富貴的分享者,而公爵卻不僅如此。”

  “我明白,鐵達尼亞一族統治宇宙,而統治鐵達尼亞一族的便是五大家族的家長,只是,五大家族並非一成不變的,不是嗎?”

  “餵……”

  “哲力胥公爵若是健在將成為伊德裏斯公爵您的絆腳石,要是換成我……”

  伊德裏斯粗魯地擺擺手,打斷枕邊人的舌鋒。

  “真想當公爵的話就去求藩王殿下,無論我再怎麼大力推薦,最後做決定的還是藩王。”

  “藩王殿下?”

  “殿下外表雖嚴肅私底下頗好女色,他若有意就會迎你當情婦吧,他的臥房比我的更大更豪華呢。”

  刻意高笑幾聲之後,伊德裏斯便命蒂奧多拉穿好衣服離開,當她走後,伊德裏斯橫躺在雙人床上,表情浮躁地望著天花板前道。

  “藩王殿下應該不會把那女人的話聽過去吧……”

  伊德裏斯秀麗的臉上投射了少許困惑與猜疑的陰影,他對蒂奧多拉所說的只是氣話而非出於真心,他只是想證明她的野心是不可能達成的。然而伊德裏斯的一番話讓蒂奧多拉的野心產生了方向性,假如蒂奧多拉真按照伊德裏斯的唆使,向藩王亞術曼獻媚而成功取得野心的果實,伊德裏斯等於自己親手制造了一個強力的競爭者。

  “不會吧……”伊德裏斯嘴邊雖否定著,仍不住責怪自己在這重大時機禍從口出。

  Ⅳ

  十一月五日,巴格休政府外交部長克維恩來到“天城”造訪艾爾曼·鐵達尼亞伯爵。外表平庸的半百男子一來到“天城”就開始害怕起來,隱藏不住蒼白的表情與發顫的雙手。他取出手帕想擦拭冷汗結果掉了,彎下腰想撿起手帕一個不小心反摔在地上,想到他這副狼狽相鐵達尼亞中下階層的軍人與職員均忍俊不住。當初亞術曼拒絕會晤,他跑遍了整個“天城”拜托了幾位有力人士,一想起來就差點發病倒臥不起;好不容易見到了藩王如說不出話來,垂著頭只是讓舌頭更不聽使喚。

  “居然派了這樣的廢物來,可見巴格休政府無意求和。”

  也難怪伊德裏斯冷嘲熱諷,褚士朗則相當在意與克維恩一同前來的艾爾曼伯爵。

  “那伯爵不是簡單人物。”

  據聞艾爾曼伯爵將在鐵達尼亞與反鐵達尼亞勢力之間負責斡旋,這樣的角色確實是必要的,但能夠向藩王毛遂自薦而取得如今地位的伯爵可說是相當懂得掌握時機的人。

  而且褚士朗也不覺得克維思外交部長如外表所見那般懦弱無能,雖然巴格休政府的代表看起來的確一無是處,但那端惴不安的醜態也有可能是一種演技,否則如此無用之人竟然能擔任外相要職那就表示巴格休政府只是一群駑物聚集的組織;想到此,褚士朗不得不做下一個結論。

  巴格休正在想辦法拖延時間,只有和平才能使巴格休以邊境墾區的首都之姿發展與繁榮下去。一旦與鐵達尼亞爆發全面戰爭,巴格休是幾乎沒有勝算的。想制定外交方針來避免戰爭也必須花時間不斷擬定可能的做法。

  於是為了阻止鐵達尼亞立即發動戰爭,克維恩只有在人前扮演一個滑稽的小醜。

  另一方面,鐵達尼亞隨時處於備戰狀態,等藩王一聲令下就隨即開戰,但於法必須由皇帝哈魯夏六世透過國防部長宣戰。若沒有皇帝下詔宣戰,鐵達尼亞的行動等於是私兵的私戰,維爾達那帝國軍方與後援組織也不可能出動;不過維爾達那皇室從未拒絕過鐵達尼亞藩王府下詔宣戰的要求,至少臺面上不曾發生過。

  宣戰詔書並非出於皇帝手筆,而是由宮廷書記宮長起草,皇帝政務秘書宜長負責檢閱之後,再由皇帝簽署,書記官長與秘書官長都是鐵達尼亞的人自然不會橫生枝節。哈魯夏六世無法忍受朝廷裏全是鐵達尼亞的眼線,但他已故的父親卻處之泰然。既然自己無意與鐵達尼亞往來就任他們去吧,只要此人盡到朝中職責即可,這是先帝的想法。然而無論何事,哈魯夏六世一直無法遵循先父的做法,每當鐵達尼亞要求他下詔宣戰時,他貴為皇帝的尊嚴就被踐踏一次,心裏總是祈求著鐵達尼亞的失敗,要說陰險也罷,這是有名無實的他報復權臣專斷的唯一手段,也因此凱貝羅斯會戰中亞歷亞伯特的慘敗與此次哲力胥的橫死都令他欣喜若狂。

  哈魯夏六世厭惡同時畏懼著國防部長伊德裏斯公爵,這兩種情感分屬兩種構造,卻幾乎分不清是針對鐵達尼亞全體還是伊德裏斯個人。前任國防部長艾斯特拉得·鐵達尼亞侯爵雖身為鐵達尼亞一族仍懂得基本的應對進退,並未造成哈魯夏六世無謂的心理壓力;然而伊德裏斯是個偏激無禮又傲慢的青年,每回見到他,哈魯夏六世就覺得自己的神經又被砂紙磨薄了一層。若換成亞歷亞伯特,哈魯夏六世固然竊喜於他的失敗,但還不至於產生私仇。

  另外還有一種解釋。哈魯夏六世腦海裏不斷思索著打倒鐵達尼亞的方法,他要擊垮蠻橫專斷的鐵達尼亞一族以奪回被剝削的權力,並將鐵達尼亞累積的武力、財力、組織、人材與外交影響力盡收維爾達那皇室手中。屆時他哈魯夏六世將成為復興維爾達那帝國的明君在歷史上萬古流芳,維爾達那亦將永垂不朽。

  在這強烈的企圖當中伊德裏斯是顆最好擺布的棋子,他在四公爵中最年輕,對其他三名公爵的競爭意識也最強,覬覦藩王寶座的野心更是明顯,這樣反而容易控制不是嗎?哈魯夏六世如此認為。說起其他三名公爵,哲力胥光看外表就足以讓人嚇得退避三舍,褚士朗則是城府太深反令人產生戒心,亞歷亞伯特的表現較為溫和且正常,起初以為可加以利用,但他內心深處有著不為人知的心思,不知是陰謀亦或是政略,光憑這一點想擺布他可難了。

  伊德裏斯比哈魯夏六世小了十一歲,這樣更加深了皇帝的反感,想到自己的生殺大權半掌握在伊德裏斯這乳臭未幹的小子手上,心中的屈辱感油然而生,因此哈魯夏六世想出了如下的陰謀。

  “如果把伊德裏斯覬覦藩王寶座的事情告訴亞術曼的話會怎樣?亞術曼一定不會懷疑伊德裏斯會做出這種事,到時伊德裏斯遭到亞術曼清算就等於讓我的目的也跨出了一大步……”

  哈魯夏六世興奮地想象著一旦陰謀成功,伊德裏斯被拖到刑場時大喊冤枉的表情,光用想的就足以令他陶醉了。然而這項“陰謀”目前只停留在苦命皇帝的腦海裏,哈魯夏六世無法具體實現它,只因身邊沒有可以信賴的部下。

  而藩王亞術曼卻精準地洞悉了哈魯夏六世的心事。

  “我們無法阻止皇帝思考,無論怎樣的陰謀只要不付諸實行就只能說是妄想,真要追根究底那恐怕我們每個月都得廢立皇帝了。”

  藩王的寬容是對哈魯夏六世的侮辱,因為亞術曼明白無論哈魯夏六世擁有多大的陰謀也沒有足夠的能力與人材去實踐,也因此皇帝愛做夢就隨他去吧,就算他在自己的妄想裏燒光殺光鐵達尼亞全體也不關亞術曼的事。

  人死不能復生,輪回轉世的謬論就留給宗教家或宗教企業家去說吧,鐵達尼亞所能做的是在政治與外交上善用哲力前的死,不僅藩王亞術曼,就連健在的三名公爵皆有如此共識。

  “有空流淚的話就思考吧!”這是鐵達尼亞的國父奈威爾在麼兒早逝之際斥責自己的一句話。對於哲力胥的死,藩王亞術曼與其他三名公爵連眼淚也不掉半滴,伊德裏斯向來只把其他三名公爵視為敵手,亞歷亞伯特雖然不討厭褚士朗與哲力胥,但彼此也不交心。一個人的死只代表事情少了點樂趣,鐵達尼亞五家族並不習慣表達根本不存在於內心的悲哀。

  哲力胥的葬禮由鐵達尼亞隆重舉行,也藉此鄭重宣告鐵達尼亞的意圖,希望全宇宙將巴格休視為公敵並加以討伐。另一方面,巴格休政府正在考慮是否要造使祭吊?又要派遣什麼樣地位的高官前往?由於一家之主去世加上沒有嫡長子,喪主便由藩王亞術曼擔任,藩王府外交儀典部門負責接辦喪事宜。一時之間,“天城”彌漫著忙碌的氣氛,巴格休的外交部長克維思也在這當中來回穿梭著。

  很明顯地,克維恩名為外交使節,實為間諜,藩王亞術曼也默認他的存在。對一個間諜與其回邂還不如大方展現鐵達尼亞的實力,但鐵達尼亞同時也將戰時嚴戒者的通知書交給了克維恩。

  所謂戰時嚴戒者就是依法敵國的軍人或政府高官不得搭乘中立國家的船只,以此次為例,假如巴格休的軍人搭乘中立國的船回國,鐵達尼亞就有權擊沈那艘中立國家的船只。就算不是巴格休正規軍人,而是巴格休軍的援助者也一律依法嚴辦。然而事實上要監視敵人的一舉一動是不可能的,但鐵達尼亞公開表明的態度已經產生效果,克維思能夠明白這是亞術曼宣戰的前哨,他臉色慘白得幾乎讓人以為他就要暈倒,但最後他還是勉強站穩腳步,跟蹌地退離藩王的眼前。

  十一月十日,亞歷亞伯特·鐵達尼亞公爵擬定對巴格休的作戰計劃,就在哲力胥公爵出殯的前一天。翌日,“天城”四周宙域布滿大小六千艘武裝艦艇在太空中為死者哀悼,隊伍綿延了上萬公裏的宇宙空間,令巴格休人膽顫心驚。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6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