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畔人家 - 假如美國明天解體七大罪,可能引發崩潰的7個病根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泉畔人家 - 假如美國明天解體七大罪,可能引發崩潰的7個病根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1月 14, 2014 8:30 am

假如美國明天解體 1 七大罪-可能引發崩潰的7個病根
http://www.cchere.com/article/3625670
假如美國明天解體 序 帝國的斜陽
http://www.cchere.com/article/3625276
假如美國明天解體2 三家分晉--為什麼是晉國
http://www.cchere.com/article/3625864
假如美國明天解體3 免煮制度--帝國崩潰加速器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Military/36883549.html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3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泉畔人家 - 假如美國明天解體七大罪,可能引發崩潰的7個病根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1月 14, 2014 8:30 am

第一大罪: 忤逆天道,綱常失序,是謂反哺乳動物普適價值罪。

第二大罪: 民煮煮民,橫征暴斂,貧富失衡,豪強做大,是謂對內壓榨百姓民生雕敝罪。

第三大罪:窮兵黷武,倚強淩弱,輕啟戰端,濫殺無辜,是謂對外戰爭罪。煽風點火,制造事端,扶持分裂,破壞安寧,是謂為一己之私而破壞世界和平罪。

第四大罪:為富不仁,巧取豪奪,假全球化之名,行殖民化之實,借跨國公司壟斷之實力剪除異己,妄圖不勞而獲。吹牛為先,忽悠為王,舍本逐末,企業管理體制八股化。是謂經濟惡霸罪,是謂管理八股罪。

第五大罪:寅吃卯糧,奢靡無度,肆意欠債,妄圖不還,是謂債務欺詐罪。

第六大罪:好逸惡勞,驕奢淫逸,浪費資源,破壞環境。是謂浪費地球資源,破壞地球環境罪。

第七大罪:文化僵化,自我陶醉,顛倒黑白,指鹿為馬,洗腦橫行,愚弄百姓。是謂降低人類智商,阻礙人類智力發展罪。

此七大罪,乃是可能導致帝國將來崩潰的7個主要病根。我們後邊會一條條的慢慢分析。當然,也歡迎河友補充或者駁斥。這7個病根,一般不會單獨表現,往往是多個一起起作用。

現在的米帝表面上看,貌似還挺健康,帝國風光依舊。但只要這7個病根都還在,沒有被有效解決,甚至還在深化,那麼帝國滑向崩潰的概率就會一天天的加大。

今天的米帝,如果用中國歷史來分析,春秋的晉國,大明的晚期(部分包括大清的晚期),都可以提供一些參考價值。他們的最大共同點就是都是內部崩潰。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3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泉畔人家 - 假如美國明天解體七大罪,可能引發崩潰的7個病根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1月 14, 2014 8:35 am

假如美國明天解體 序 帝國的斜陽

萬歷二十四年(公元1596年)九月三日,豐臣秀吉穿戴明朝使者送去的冊封衣冠,出殿接受冊封。楊方享、沈惟敬呈上明帝詔書和賜與的金印,豐臣秀吉欣然接受,並設宴款待明使。第二天,豐臣酒席令其余受封大名穿戴起明帝所贈與的冠服,宴請明使。宴會後,豐臣秀吉召僧人承兌、靈三、永哲三人,讀明冊封詔書。(參《日本戰史》記載) 明朝萬歷皇帝冊封豐臣秀吉為日本國王的聖旨全文原件現在收藏於大阪博物館

賞賜的15件衣物
http://tieba.baidu.com/p/1285885532

當然,詔書裏提到的沈唯敬按現在的說法,是個大忽悠,2頭欺騙了明朝皇帝和日本統治者,當然戰爭後邊繼續打,一直打到1598年。不過就日本對明朝賞賜保存的如此之好看,史書上歷史,未必靠得住。但不管怎麽樣,在1598年
持節誥封豐臣秀吉為日本國王,賜國人,奉爾號令
大明帝國總算把朝鮮問題解決了。

然後,接著大軍西調,在萬歷28年12月(1600年),明朝大軍終於消滅了在四川,貴州作亂多年的土司楊應龍,播州之亂平定。再加上萬歷17年到20年的寧夏之役,大明王朝在10多年時間裏,打了三場戰爭。戰爭的開銷是巨大的。
《明史》載:“寧夏用兵,費帑金二百余萬。其冬,朝鮮用兵,首尾八年,費帑金七百余萬。二十七年,播州用兵,又費帑金二三百萬。三大征踵接,國用大匱”
在戰爭都平息的萬歷二十八年(1601),似乎一切又都歸於平靜,帝國又回到了正常的軌道。這一年42歲的努爾哈赤來到了北京,貌似還作為明朝的將軍參拜了萬歷皇帝。當然,那個時候,萬歷皇帝也許根本不會註意東北不起眼的一個什麼龍虎將軍。而李自成,張獻忠,一個在5年後,一個在7年後才會出生。

一切都似乎那麼平靜,但一切又似乎不那麼平靜。就像1587西南楊家因為一場離婚事件,最終導致了播州戰役。(楊於1587年和其妻張氏離異,以他的田姓的妾取而代之。家庭糾紛最終導致張氏被殺,她的親屬於是向明朝告發楊應龍即將造反)本來只是家長裏短的小事,但最終放大到帝國需要動用20多萬大軍鎮壓。

在這個時候,如果你認為大明帝國就快要完蛋了,可能大家都不會相信。三大征都勝利了,帝國的青花瓷,雲錦,茶葉可以從海外換回天量的白銀。富庶的江南工商業已經相當繁榮,讀書科舉的進度也仿佛很公平。套用現在的流行語,帝國的核心競爭力沒有任何問題,荷蘭,葡萄牙什麼的對帝國還夠不成什麼實質威脅。否則也不至於幾十年後鄭成功靠一隅之力就能把荷蘭人叢臺灣趕走。大明帝國的軍隊是仍然是世界上規模最大,整體裝備最好的軍隊。如果當時的西方從海上大舉進攻中國,帝國也許只需要幾年就能建立起比西方龐大的多的艦隊,裝備更多也許不如西方先進,但足夠用的火炮。

當時的大明士子們,也自認為自己的制度是世界上最好的,沒有什麼需要改變的。利瑪竇來到中國,獻上世界地圖,儒生們看了後也只是輕蔑的說,這不就是照著當年春秋五行大師鄒衍胡編的嗎。

一切都仿佛很正常,西方的沖擊還早,日本被打敗了,國內平定了。先進的科舉制度,給了每個人讀書做官的權利。皇帝想辦的事士子們也有辦法推諉,罵皇帝風行一時,於是皇帝就整天不上朝,而內閣還是照樣運轉。 媒體的雛形已經出現,讀書人對天下的事情有充足的發言權。

然而,在看似已經完美的科舉體系背後,隱藏著細節中的魔鬼。南方某個世族把家族庭院按照故宮的格局修建(當然小很多),嚴重逾越禮制,按說作為讀書人,不可能不知道這樣是甄越,是大大違反禮制的。這個家族是不讀詩書的暴發戶嗎?錯,奇妙的就是這個,這個家族在明朝一朝貌似出了47位進士,是詩書傳家的典範,禮教禮數是當地學的最好的。這個家族在當地形成了強大的盤根錯節的勢力,新地方官上任,都會主動來拜山。雖然這個家族貌似沒出很大的官,但家族在科舉中成功,使得沒有人來追究他們宅院的甄越。

大家聞出味道了沒?把科舉換成選舉,把明朝換成美國,把中國某世族換成美國某世族,套路差不多。中國的家族出了47個進士,考上的做官,沒考上的經商,是絕對的1%,假如99%指責他們貪婪,人家可以淡定的說,你怎麼不考科舉,不來做官那?也許指責的人就沒話說了,而今天的美國,人家也只需要說你為什麼不用選票投票來說話那?我給了你這麼好的制度,給了你投票的權利,受窮只能說明你是盧瑟。

歷史總是在不斷的輪回,晚明的士子和米帝的1%,不過都是歷史周期律的反應。歷史周期律,也許就和人的生老病死一樣,都是不可逃避的客觀規律。無非做的好些能長壽,做的壞了,會早死。

韓非子 喻老
扁鵲見蔡桓公,立有間。扁鵲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將恐深。”桓侯曰:“寡人無疾。”扁鵲出,桓侯曰:“醫之好治不病以為功。”居十日,扁鵲復見,曰:“君之病在肌膚,不治將益深。”桓侯不應。扁鵲出,桓侯又不悅。居十日,扁鵲復見,曰:“君之病在腸胃,不治將益深。”桓侯又不應。扁鵲出,桓侯又不悅。居十日,扁鵲望桓侯而還走。桓侯故使人問之,扁鵲曰:“疾在腠理,湯熨之所及也;在肌膚,針石之所及也;在腸胃,火齊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屬,無奈何也。今在骨髓,臣是以無請也。”居五日,桓侯體痛,使人索扁鵲,已逃秦矣。桓侯遂死。
米帝也許就像蔡桓公一樣,現在疾病應該已經到了肌膚了,仍然以為自己什麼問題都沒有。如果米帝能采取有效措施,也許是沒問題的。但歷史就是這樣,小團體利益和國家利益沖突的時候,往往犧牲的是國家利益。

如果那一天,美國突然走了蘇聯的老路,走上了解體的命運,也許我們該有所心理準備。 古道09年預言美帝撐不過2017的時候,老泉還是不信的,認為概率小於1%,現在看,這個概率已經大大增加了,個人感覺20%是應該有了。有病不可怕,怕的是自以為沒有病,以為自己的東西已經是世界最好的。

那麼,什麼原因可能會導致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帝國突然崩潰那?老泉盜版努爾哈赤,給它定出七大罪因,是謂七大罪。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3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泉畔人家 - 假如美國明天解體七大罪,可能引發崩潰的7個病根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1月 14, 2014 8:40 am

假如美國明天解體2 三家分晉--為什麼是晉國

前2天,美國的飛機轟炸了巴基斯坦的檢查站,炸死24個巴基斯坦軍人。這件事激起了巴國百姓的憤怒,小巴也把米帝阿富汗補給線給掐了。河裏已經有不少童鞋分析了原因了,當然,大家一般還覺得這是米帝有意為之的。老泉到覺得,這事啊,奧黑,女克,可能現在也沒弄明白怎麼會事,到底是怎麼會事,內部的扯皮可能還在扯那。

為什麼這麼講,還是從歷史上找例子。
周定王十年(公元前597)三月,楚莊王因鄭國時叛時服,親率大軍圍攻鄭都新鄭(今屬河南)。至六月破城,迫鄭歸降於楚。正當楚圍鄭之際,晉景公派主政之卿(中軍元帥)荀林父率上、中、下三軍救鄭。晉軍進至河水(黃河)邊,聞鄭已降楚,本不想與楚決戰的荀林父,以救鄭不及為由,欲引軍而還。上軍主將士會亦認為,楚國內部穩定,軍隊訓練有素,不可與楚爭鋒。而中軍副將先縠則認為,面對強敵而退,將使晉失霸業,反對避戰回師,且剛愎自用,不待命而行,竟自率中軍一部渡河。荀林父唯恐因“師不用命”而有“失屬亡師”之罪,被迫令全軍盡渡,南進至邲地,紮營於敖、鄗二山之間。時楚軍北進至於郔(今鄭州北),“欲飲馬於河”以揚楚威。得知晉軍渡河而來,楚莊王近臣伍參建議與晉交戰,莊王及孫叔敖鑒於征服鄭國的目的已達,無意與晉決戰,率軍南撤。後伍參又向莊王進言:荀林父新主中軍,號令不行,將帥矛盾,晉軍必敗;且堂堂大國之君避戰於晉國之臣,將為社稷之辱。莊王乃決心趁此擊敗晉國,使鄭國堅意附楚,隨即改命孫叔敖停止撤退,轉而回師北上,與晉決戰。
邲城故地針對晉軍將領意見分歧,戰、和不定,楚利用鄭國迫切希望晉、楚決戰,以便根據勝敗選擇向背的心理,讓鄭國遣使入晉營勸戰,以加深晉軍內部矛盾。晉下軍副將欒書識破鄭國的企圖,認為不可“僥怨於楚”,而先縠等仍堅持“唯敵是求”的主張,戰與和兩派意見尖銳對立,荀林父無所適從。為麻痹晉軍以懈其備,楚莊王先派少宰至晉營謙辭請和,說明楚僅為定鄭而來,不敢與晉相爭。士會以禮相答,而先縠則厲言聲稱:我等奉國君之命,將你們趕出鄭國,若不退軍,只好交戰。莊王再次遣使“求成於晉”。荀林父既因將不從命而無決勝之心,又被楚一再遣使求和的假象所迷惑,不作戰鬥準備,與楚使約定盟期,以求體面回師。楚莊王見決戰時機成熟,派善戰的許伯、樂伯、攝叔合乘兵車挑戰,沖入晉營,殺人而退,以激怒晉軍主戰將領。荀林父一心與楚定盟,仍不為備,而應魏锜、趙旃二將之請,遣其先後赴楚營約盟。魏、趙二人曾求公族大夫和卿之職未得,挾私怨欲敗荀林父之功,至楚營並不請盟而挑戰。

晉上軍主將士會、副將郤克判定魏锜、趙旃此行必怒楚師,即命上軍大夫鞏朔、韓穿率軍設伏七處於敖山之下,以為應急之需,並建議全軍預作迎戰準備,又遭先縠反對,荀林父遲疑不決,僅派軘車(屯守之車)接應魏、趙二人。當魏锜被楚將潘黨逐退,趙旃之徒又沖入楚營之時,楚莊王乃率“左廣”(兵車編組之名)30乘追逐趙旃。此時,潘黨見晉軍方向塵土飛揚,以為晉軍來攻而回營相告,孫叔敖慮莊王陷入晉軍,當機決斷:“寧我薄(迫)人,無(勿)人薄我”(《左傳·宣公十二年》),即率左、中、右三軍攻擊前進。

荀林父正待楚使來盟,不意楚大軍迫近,驚慌失措,下令全軍後撤,先渡河者有賞。晉上軍設伏未動,中軍、下軍紛紛向河邊潰逃。楚以右軍方陣對晉下軍,以中軍方陣追晉中軍,以左軍方陣對晉上軍。

晉軍失去統一指揮,在楚軍追擊之下,潰不成軍,多有死傷。唯晉下軍大夫荀首為救其子奮力反擊,射殺楚先鋒將領連尹襄老,俘楚公子谷臣、得以掩護晉中軍、下軍渡河,不被全殲。晉中軍大夫趙嬰齊因預先備有船只,率所部搶先渡河。中軍余部和下軍退至河邊,相互搶奪船只,先上船者甚至斫斬攀船者之手指,“舟中之指可掬”。黃昏時,楚軍乘勝進駐邲地,因見晉軍大敗而逃,不再窮追,而爭相渡河的晉軍,混亂呼喚之聲徹夜不絕。晉上軍雖設伏抗擊楚軍,亦慮寡不敵眾,不敢戀戰,主將親自殿後,故能從容撤退,損失較小。楚莊王率軍進至衡雍(今河南原陽西),祭祀河神,作先君之廟,宣告楚勝晉敗,凱旋回師。

這是春秋歷史上比較著名的邲之戰。我們不是分析戰史,但可以分析裏邊很多的細節。我們會發現,當時的霸主晉國,雖然軍事力量強大,但內部意見的不統一已經非常明顯了。荀林父根本無法協調指揮三軍,荀林父命令趙魏2家去請盟,結果2家直接過去挑戰開打,整個戰鬥過程亂作一團,各行其是。趙魏韓三家在這場戰鬥中也都出場了,而且看來這三家都是出工不出力,甚至幫倒忙的那種。當然,也看出霸主的實力也不是擺設,部分晉軍的堅決抵抗,就能給楚軍坡大殺傷。

看過了歷史,再來看現實,很多事情可能就好懂了。晉軍主帥荀林父讓魏锜、趙旃去楚軍那安撫楚軍,完成結盟儀式,結果2人為了給荀林父下套,直接把請盟變成了挑戰,直接讓晉軍大敗。這種事情,今天的米帝的人也許沒看過《春秋》,但為了利益給領導下套,未必需要看了《春秋》才學得會。

顯然,魏趙2家的利益和晉國的利益不一定是統一的。而晉國作為長期霸主,即使輸1,2場戰役,也不會根本影響其霸主地位,於是晉國的六卿大夫們在為自己爭利益上更投入了。同樣的,美國在巴基斯坦的轟炸即使損害了美國利益,下套的人也覺得沒什麼,但對他們自己的利益,可能會有重大幫助。

實際上,就國際局勢上講,現在的美國,頗像後期的晉國。晉國在崛起前期,先後擊敗了西邊的秦國(韓原之戰 前645年 崤之戰前627),南邊的楚國(城濮之戰 前632 邲之戰 前597 鄢陵之戰前575),東邊的齊國(鞍之戰 前589 平陰之戰前555),北卻戎狄,實現了強勢擴張,奠定了霸主地位。但霸主地位確定後,晉國實際上沒有多少繼續擴張的空間了。向西,秦國扼守黃河崤函天險,向南楚國地大物博,向東齊國有漁鹽之富庶,向北戎狄燕國都沒什麼油水。

在這種情況下,無論晉國想向那個方向擴張,都會遭遇強力抵抗,而秦楚齊三家中,總會有2家在背後虎視眈眈。在這種情況下,晉國會經常面對形形色色的挑戰而去疲於奔命的維系霸主地位,但確撈不到多少實際利益。而經過一系列戰鬥試探出實力底牌後,秦楚齊也不會輕易的徹底攤牌。在對外擴張中無法獲得利益,那麼各種力量就只有把方向轉向了內部。

而在當時隨著生產力發展,生產工具進步(鐵器開始走向成熟)社會體系處於變革時代,這種時刻,新老勢力相互爭奪,社會矛盾也會開始變的尖銳。而晉國的各種利益團體在維系霸權的過程中難以拿到好處,必然會打對方的主意。而且加上晉王可能的某些處置不當(比如趙氏孤兒神馬的),老公族被清洗了,新貴族確更多了。晉國從十幾家大夫到最後變成6+3再到最後變成智趙魏韓,到最終三家分晉。

實際的三家分晉在晉陽之戰結束的前453年已經完全確立了,周天子50年後發公文不過是補個圖章罷了。晉國用了接近100年的時間,在不斷的內部攻伐中逐漸變成了趙魏韓三國。至於今天嗎,時代進步了,尤其是經濟上可以使用杠桿了,也許春秋1百年的事情,今天20年就可以了。

美國的伊拉克戰爭中已經有明顯表現,布什代表的能源大亨利益集團,拼命多吃多占。石油價格一直高企,新能源也難以發展,唯獨大石油公司們個個利潤朝天。副總統切尼為自己嫡系謀取利益上,已經近乎無需遮羞布的程度。有人開了好頭,那自然是你做的初一,我做的十五。各個強力利益集團,也會有樣學樣。

到了觀海同誌上臺,左手change, 右手yes we can。問題是,那個大利益集團貌似也不鳥他,使了吃奶的力氣搞了個醫改。好處可能還沒看到,中產階級的醫保收費先嗖嗖的漲上去了。想讓私營的醫療保險律師醫生集團吐出利益,憑什麼?於是爭論個幾年,再來回的改來改去,最後結果可能是醫療保險律師醫生集團害怕現在不吃,以後吃不到,反而更拼命擴大自己的利益。醫改效果也許只能適得其反。改革石油?從近海采油更美國多攢點家當?轟隆,墨西哥灣就炸了,你觀海前腳剛宣布放開近海石油開采,後腳沒20天那邊就炸了,是不是太巧了點?還敢改不?不敢了吧,老老實實退回去,繼續從中東,非洲弄油去了。想審計審計美聯儲,知道什麼叫因為技術故障離奇暴跌不?寶潔那樣的大藍籌幾分鐘腰斬,BCG跌到1分刺激不?還敢審計不?還審計,股票都跌下去,老百姓退休金2天給你跌沒了看你敢審不。

於是觀海同誌作為一個合格的演員在臺上繼續表演。內部挖不了潛,那只能外部挖潛了,本拉登這樣的勞動模範只能犧牲了。再讓女克四處秀秀巧實力,從澳大利亞部署個250,不聽話的盧武鉉得弄死,阿羅約得關起來,卡紮菲得暴菊花,穆巴拉克就去籠子裏頤養天年吧。

這好比晉國內部打的不可開交,晉王的話沒有人鳥,晉國就派個美女使節四處打外交戰,玩巧實力去了。但晉國還貌似沒有對自己的盟國這樣玩弄巧實力,晉國還懂得要真的扶持吳國來牽制最主要的敵人楚國。而現在的米帝,玩的是同時東攻齊國歐元,西打秦國老毛子,南邊用些鼻屎小國整天惡心強楚,讓這些鼻屎國跟楚國爭南海。

米帝的外交當然還是有人才的,比如布熱津斯基可以寫《大棋局》什麼的,但米帝貌似還是沒有延陵季子那樣的真正外交人才。吳國的延陵季子在前544年出訪晉國的時候,就看出了1百年後的晉國會是什麼樣子
史記·吳太伯世家

適晉,說趙文子、韓宣子、魏獻子曰:“晉國其萃於三家乎!”將去,謂叔向曰:“吾子勉之!君侈而多良,大夫皆富,政將在三家。吾子直,必思自免於難。”
同時,這位外交家在音樂中就聽出了秦國的王氣
史記·吳太伯世家

歌秦。曰:“此之謂夏聲。夫能夏則大,大之至也,其周之舊乎?
看到這裏,我們今天的人也許不能不感嘆啊,吳國四公子作為一個外交人員過客,對晉國的認識竟然如此精準。晉國的命運也最終按他的預言前行。老泉水平太低,只能感覺今天的米帝和當初的晉國貌似有幾分神似,但至於未來到底會怎麼走,可沒有延陵季子那樣的眼光。

晉國的事情雖然遙遠,但用來分析國際形勢對米帝的影響,可能還是有那麼點作用的。下一篇改來點正菜了,現在認為米帝調整能力無敵的,多是認為米帝的民主制度可以保證米帝肯定能走出當前困境。老泉認為恰恰相反,民主制度很有可能是加速米帝衰弱甚至解體的助推劑。下一篇,我們那明朝自認為最完美的科舉制度和今天普世派眼中最完美的民主制度來相互對比,從明朝的科舉制度對明朝崩潰所起的作用來看民主制度對米帝未來命運的可能影響。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3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泉畔人家 - 假如美國明天解體七大罪,可能引發崩潰的7個病根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1月 14, 2014 8:42 am

假如美國明天解體3 免煮制度--帝國崩潰加速器

書接上回,上回分析了米帝的國際形勢,其國際形勢與春秋後期的老霸主晉國頗為相似。霸權幾起幾落,在擊敗秦,楚,齊後霸主地位穩固後,反而因為內部的問題,最終因為三家分晉自行解體。這一回,我們也來去著重分析霸主內部的問題,看看帝國內部的體制問題,在帝國後期的一般的發展規律是什麼。

-------------------------------------------------

簡陋的分割線

1631年,皇太極率清兵攻遼寧錦州大淩河城,將祖大壽包圍於城內。登、萊巡撫孫元化命令孔有德領八百精銳騎兵從山東沿海出發,去救援錦州。走到今天河北吳橋的時候,由於實在沒有給養了,孔有德的士兵從一個貌似中產的普通人家強行搶走了一只雞。就是這麼普通的一只雞,確誘發了一連串讓人意想不到的連鎖反應。

原來這個貌似普通的中產人家雖然地位不高,但人家是《東林點將錄》內稱“浪裏白條”東林黨幹將之一 王象春的家仆。王象春是萬歷三十八年進士第二,官至南京吏部考功郎,官並不大,但進士出身的人,和孔有德這種沒有功名的人,那是天上地下2種人。在明朝的以科舉決定政治地位的體制下,王象春的地位要比也就是領著幾千人打仗的孔有德高的太多,以至於他的家奴的地位,也比提著腦袋為帝國打仗的士兵高的多的多。偷雞也要看主人,因為這只雞,搶雞的士兵被穿箭遊營(僅次於斬首的重刑,應該是用軍棍責打後在耳朵上插箭遊街)。這些在遼東已經失去親人,用生命去保護帝國的士兵們當然想不通,他們為帝國拼命,結果因為實在沒有吃的了去搶一只雞就遭受如此的懲罰,他們如何接受的了。於是那些與被穿箭的士兵同伴在夜裏回到當初搶雞的地方,將那個家仆殺死。事情升級了,進士之家威脅必須嚴辦,否則要彈劾孔有德。

“一只南美洲亞馬遜河流域熱帶雨林中的蝴蝶,偶爾扇動幾下翅膀,可以在兩周以後引起美國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卷風。”這是美國氣象學家愛德華·羅倫茲提出的蝴蝶效應。而在1631年的大明朝,蝴蝶變成了一支母雞。孔有德面對情緒已經失控跟隨自己出生入死的部下和東林進士的壓力,也許他又回想起了當初在皮島,有功名在身,進士出身的二品袁崇煥拿著崇禎的尚方寶劍像殺一支雞一樣的殺死了官居一品,有天啟皇帝尚方寶劍,但沒有功名的毛文龍,事後確屁事都沒有。他終於爆發了,---造反。

孔有德手下的帝國的精銳戰鬥力還是很強的,這場造反持續2年,山東東部這個帝國於滿洲作戰的後勤基地,前進基地變成了戰場。最終,在調回了關外主力後,叛亂被平定了。

(詳情可以看這 一只雞引發的兵變)
http://history.chinaiiss.com/html/200710/9/a337c.html

然而,孔有德的部隊是當時明帝國訓練最好,裝備最好,火器化程度最高的部隊。他們最終度過渤海,投降了清朝,皇太極親自出城數十裏迎接孔有德,並很快在1636年,就被封為恭順王(同年,毛文龍手下舊將耿仲明封懷順王、尚可喜封智順王。)。孔有德的投降,使清朝也擁有了系統火器部隊,戰鬥力大大增強。孔有德在後邊清朝奪取天下過程中,立了大功。

-----------------------------------------------

分割線2

寫到這,估計很多童鞋就糊塗了,這和免煮體制有神馬關系?實際上老泉嗎這麼多字,也是有感而發。最主要還是在那些坐在地上被噴射胡椒水的學生那,又看到了1631年,吳橋的那支雞的影子。

在1631年的吳橋,孔有德的手下肯定搶了不知道多少人家的雞,搶了普通人,沒什麼關系,但搶了進士家仆,事情就不一樣了。為什麼差別這麼大?因為大明的體制,是以科舉制為基礎的。有功名的人和沒有功名的人,社會地位差距極大。本來,通過科舉,而不是裙帶來選拔人才,應該是社會的進步。但任何再先進制度,運行到一定階段,都會出現問題。

到了明朝後期(成化以後開始八股化),從科舉命題上來講。八股化的科舉考試學習成本很高,你必須掌握八股的應試技巧,練出出色的書法,才有可能在科舉體系有所成就。八股文並不好掌握,格式要求非常嚴格,根本不允許自由發揮。想搞明白八股文怎麼寫,其難度不下於今天變成今天米帝的大律師。由於門檻高,能夠成為秀才的人就不那麼容易了,而成為舉人,進士,就更難了。

在這個過程中,因為極高的進入門檻,普通百姓即使刻苦讀書,也很難取得功名了。這就和今天在米帝你沒點錢想當律師,醫生也幾乎不可能一樣。前期學習的投入成本很高,你也別想自由發揮就能取得成功。高門檻逐步讓舉人,進士大多出自某些世家。這些世家子弟,往往或官或商,能考上功名的去做官,考不上的去經商。於是,帝國的權利,迅速的像能掌握八股技巧的士子團體傾斜。而掌握權利的士子們,又會強化他們這一階層的利益,排斥其他階層。於是,有功名的人和沒功名的人,在明朝後期地位相差極為懸殊。袁崇煥是進士出身,就是皇帝想殺他,都很難,而毛文龍這種草莽出身的,一品將軍怎麼樣?死了也就死了,不會起什麼波瀾。

表面上看,科舉制度非常公平。你想改變社會,那你可以刻苦學習,考秀才,舉人,進士,然後可以當官,甚至到首輔。“大明夢”對所有人都開放。但實際上,八股考試有頗多的技巧,而掌握這些技巧,對人的要求頗高。你首先要能耗費大量時間背誦四書,然後還需要掌握八股寫作的技巧。而這些東西,不是想學就能學到的。八股科舉不是漢朝的舉賢良問對,你寫的東西就會被重視。八股文連字數都給你固定好了(550,650,700)字,話也只能因為那幾本典籍裏的,怎麼排,怎麼對,都有各種各樣的講究。而普通老百姓,是極難接觸這些東西的。所以到了明朝後期,表面上看,朝廷黨爭激烈,人才挺多的。但浙楚齊和東林黨,無不是來自經濟發達的地區,官商互為促進,相互利用。有財力的家族可以請來有八股經驗的好老師,培養孩子的八股應試能力去得功名,得了功名做官以後再回過頭來促進自己的家族的生意,教育家族後輩。而陜西的李自成們,如果想去考個功名,估計考個10輩子,也是名落孫山。

其結果就是,社會的上升渠道逐步被封死。能通過八股科舉當官的人,逐步集中到不到1%的人的小圈子手中。這個小圈子又反過來利用權力保護自己的利益,排斥不屬於這個圈子的人。逐步的連皇帝的命令也難以和這個圈子的利益對著幹。《五人墓碑記》就是個例子,發生在1626年的蘇州這次群體性事件,被文人們稱頌,贊揚。問題是,1626年,遼餉已經連續加派了8年了。在幹旱的北方,比如陜西,比《五人墓碑記》激烈的多的群體性事件估計早海了去了。可惜陜西的農民沒有話語權,無數的人吃觀音土餓死,也比不了蘇州士子,商人利益共同體的被征稅受到的危害大。

科舉掌握權力,權力保護利益,然後幫助家族在科舉繼續成功。這種權與利的結合,不斷的加強,不斷的強化對小團體和局部地方的保護。於是富庶的蘇州,可以抗拒皇帝的工商稅收,而像陜西這樣沒有科舉世家的地方,吃不上飯的農民,確逃脫不了遼餉的魔咒。

於是,原本先進的科舉體制,到了明朝後期,反而加速了明帝國的滅亡。富庶的江南,氣候優越,工商發達,一片繁華。然而,帝國無法從這些富庶的地方獲得稅收,因為科舉士子們都出自這些地方,他們的根本利益和這些地區一致。於是文官們不惜得罪皇帝,也要保護自己家族,自己階層的利益。江南雖富,帝國確無法從江南獲得資源。而北方貧窮地區,經濟落後必然伴隨文化落後,文化落後就在科舉體系中失去地位,科舉失敗就意味著自己的利益沒有代言人。結果本來已經生活艱辛的帝國偏遠地區的農民,反而要為帝國的征戰出最多的貢獻,交最多的遼餉。朝廷文官表面看浙楚齊東林鬥的不亦樂乎,但實際上他們出自一個階層,如果政策影響了他們這一階層的利益,他們會合力抵制。

於是,大明帝國明明有揚州的繁華,確無法保證供應在吳橋趕赴前線的孔有德部隊,讓他們吃上飯。吃不上飯的帝國精銳們於是去老百姓家裏搶雞,然而他們確意外的搶了一位進士家的仆人。在以科舉決定一切權利的前提下,進士的仆人的地位,要比帝國的精銳戰士高的多。一支雞也許沒什麼,但掌握司法解釋權的進士可以引經據典,站在保護民生的大帽子下,把這個事情變成劫掠百姓的大事件。於是帝國的精銳部隊旅長不得不重罰下屬,而只因為吃不上飯,搶了只雞就被耳朵穿箭的士兵必然不服,他們選擇用手裏的刀為自己討公道。於是一場改變明清軍事實力對比的大事件因為一支雞就被點燃了。表面看,似乎出於偶然,而實際上,這是歷史的必然。

我們把大明換成美帝,把科舉換成選舉,把秀才換成律師,把進士換成議員,把奧巴馬換成首輔,把陜西農民換成99%裏舉牌子的廬舍,把富庶江南,換成認為米帝根本沒有問題的53%。也許有些差別,但本質上,兩者正在越來越接近。

選舉對所有人開放,誰都可以投票。表面上看,非常的公平,但就像科舉從最初漢武帝雛形時代不求形式,只求解決實際問題,發掘人才的選賢良問對變化到明朝成化以後的門檻大大提高的八股文一樣。細節的變化才是決定性的。表面上看,現在的選舉還是一人一票,無比公平。然而選舉的門檻,早已經被大大提高了。沒有財團的支持,沒有傳媒的宣傳,一個人政治能力再強,執政能力再出色,他就能選上總統或者議員嗎?而財力和傳媒,控制在掌握社會資源的一個圈子人手裏,這個圈子之間也許有矛盾,但維護自己這個圈子的利益確是天生的。這樣,如果某個候選人提出有利於米帝,但會損害這個圈子的政治主張,這個候選人有可能得到財團的資助,媒體的宣傳嗎?沒有這些,他又怎麼可能當選那?

同理,當前很多現象也可以得到解釋。就像大明可以給要餓死的陜西農民加遼響,但無法從富裕的蘇州收到工商稅收一樣。米帝的幾千億救援資金,可以變成銀行ceo們的大筆花紅,確還要砍掉已經活不下去的p民的食品卷。 對銀行體系,醫保體系,對富人征稅的提議會被扣上搞社會主義的帽子,而那些因為拿不到食品卷,而槍殺孩子又自殺的人則是典型的“個人問題”。

從明朝的歷史經驗看,這個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因為占據權利的小圈子只會越來越貪婪,越來越頑固,越來越自以為是。某一個黨在這種蛋糕變小的局面下上臺,會全力利用權利擴大自己的份額,搶奪其他派系的蛋糕。結果其他派系會激烈反彈,然後再搶回蛋糕。做大蛋糕聽著挺好,但做大需要長期投入,需要積蓄力量,需要犧牲眼前利益(比如明朝的江南貢獻工商稅收幫助朝廷撲滅遼東的叛亂),但這種事情在輪流坐莊的情況下那一派也不會願意去做。明朝的皇帝還可以靠宦官,東廠,西廠去嘗試從富裕的江南收點稅上來好支持遼東的戰事。而觀海同誌,則只能在將來砍掉窮人的福利,放任學校的學費飛漲,對披薩變成蔬菜也只能裝看不見。所以老泉這裏會講,免煮制度,有可能會變成帝國崩潰的加速器。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3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