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3頁(共3頁) 上一頁  1, 2, 3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4, 2015 8:30 am

  @xhcy 2015-02-04 12:40:10

  理解你的意思,但恕我不能完全贊同。這個話題就此打住吧
  我這篇文章原本就沒打算談這方面,只要認同工業化的重要、困難與緊迫性,人民公社有其必要性就好,其它就此打住吧。

  隨便吐槽下@新昌仁慧文不對題地復制粘貼了許多,卻從未正面回復過我的。

  最後再問一下@新昌仁慧,你復制粘貼的這一大堆東西,你自己看過沒有,分析思考過沒有?

  如:你粘貼的:

  臺灣土地面積36000平方公裏,其中三分之二是丘陵和山脈。土地改革以前,60%的農民為佃農,生活在極度困苦之中,土地改革的原則是平均地權、耕者有其田、地盡其利等。臺灣的土地改革采取的是“和平和漸進式”的改革方式,分為三個步驟: 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耕者有其田。其成果是使286700戶農民受益,提高了自耕地面積.

  臺灣的土改,是世界上公認的成功典範。

  但是,參考臺灣經驗,大陸以贖買全國2/3耕地約9億多畝,贖買價為{耕地2.5倍年產量×平均單產70公斤}計算,再以官方匯率2.227和每斤糧價0.06元人民幣計算,共需約1.6億噸的糧食,或約80億美元,或約180億人民幣!

  或超過100億億元的金圓券(以每石糧價4億元金圓券計算)!

  請註意,土改前平均地租為5成,耕地2.5倍年產量的贖買價僅相當於土改之前5年的純收益。而如果以較合理的價格——20年的年產值,至少需640億美元!

  而1952年中國GDP不過679億人民幣,財政收入174億人民幣,按官方匯率2.227分別折合305億美元和79億美元。

  臺灣席卷全國資一島,以運臺黃金為臺幣準備金穩定幣值,以人均400美元的無償援助為支持才完成了土改,如果以大陸數十倍於小島的規模,國府有這個能力?

  另一方面,臺灣的土地改革也遠非你所想象的“和平”,贖買價僅為耕地2.5倍年產量,而且其中7成是土地債券(年利率為4%,在10年內分20期償清本息),3成是公營企業的股票,一分錢現金也沒有!

  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1928~1929年張靜江在浙江省僅僅推行“二五減租”,就導致大量國民黨基層黨員被地方士紳武裝槍殺,6千多國民黨鄉村黨部被搗毀,以其老蔣欽賜的“革命導師”身份也只好悻悻作罷。

  幸好臺灣人民剛經過“二二八”的洗禮,幸好是由六十萬國軍看守著不到千萬的“國民”,最關鍵是,幸好國軍軍官和國府官員都沒了土地……

  所以,陳誠下令:對反抗“三七五減租”的地主,即抓送警備司令部以軍法審判。他在臺中視察“三七五減租”情況時,曾公開宣稱:“搞‘三七五減租’,我相信困難是有的。但誰要反對就來跟我講,調皮搗蛋不要臉皮的人也許有,但是我相信,不要命的人總不會有。”

  “三七五減租”就已是“調皮搗蛋不要臉皮”,到1953年1月《耕者有其田法》執行時,要財“不要命的人”就更多了,只不過他們“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呼聲都淹沒在了1949~1954年最為血腥的槍聲之中,在當時和後世以“共諜”、“臺獨”等各色名目掩蓋了,成就了臺灣土改“和平的圓滿收官”。

  一群地主,在家鄉被土共剝奪土地之後,又到異鄉以“反共”的名義,把另一群地主的土地剝奪了,這算一種黑色幽默嗎?

  臺灣的土改,成功確實是成功,但從它的成功基礎來看,它這個“典範”恐怕沒有誰有條件學習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4, 2015 8:32 am

  @不說假話2015 2015-02-06 07:48:11

  有了強大的重工業,特別有了兩彈一星這樣的“大國重器”,你就有話語權了,所以毛澤東才有“寧要核子,不要褲子”的豪語。否則無論你怎樣低調,人家也會找你麻煩,蔣介石國民黨對外國那樣低調,日本仍然要發動侵略
  @inuu2014 2015-02-06 09:34:13

  在說一遍,我說了不讓發展重工業了?你覺得朝鮮這麼搞好嗎?這種國家不管人民死活的國家不要也罷。時代變了,不是從前.....
  “歷史已經沒有為我們留下更多的時間和選擇余地”

  1、中國工業化的時間極為緊迫。

  我在第一個章節就論證了在農業社會小農經濟,沒有工業化因素“全國糧食平均畝產最高時也不曾高於100公斤”。而人均口糧200公斤就是饑荒的邊緣。

  1949年中國人均耕地3畝,1974年人均耕地下降到2畝以下,在前30年結束時,人均耕地已僅有1.86畝。

  當年的中國竭盡全力地開荒,圍湖造田,圍海造田,毀林造田……依然無法遏制人均耕地的急劇下降。如果不能勒緊褲帶,不惜代價地盡快工業化,1980年就必將面對“人均耕地1.86畝×100公斤/畝”這個殘酷的算式,先不說能否買到糧食,沒有工業化的中國有外匯購糧嗎?屆時,中國將連“黑非洲”也不如,至少他們還有荒地可以開墾!

  工業化對中國而言,不是劃算不劃算的問題,而是生死攸關的問題。

  最基本的完整重工業體系是農藥化肥良種農膜的生產基礎,是農業獲得高產的前提,所以中國必須在30年內達成這一目標。

  2、在前30年中所能籌集到的工業化資金極為有限。

  在1980年以前中國大陸的GDP均為估算,因研究者方法不同,1952年GDP估值大約在200~400億美元之間,官方口徑為304.89億美元(按當年匯率換算,後同),前30年中國大陸的GDP總量為2.8萬億美元,年均增長率8.6%。同時期,臺灣年均增長率為12%,如果以此增長率計算,前30年大陸的GDP總量為6.6萬億美元。

  6.6萬億美元,以政府財政收入占GDP的30%計算,前30年政府財政收入總額約2萬億美元,再扣除必不可少的國防、教育、衛生、人員、運輸、基建(僅鐵路在不計土地成本的情況下,前30年就須100~200億美元)等等支出……

  在最理想的狀況下,可用於工業建設(含科研)的資金最大限度也就1萬億美元(GDP總量的15%)!

  但是,中國並沒有臺灣實現12%的高增長率的基礎——人均無償受援400美元和大量的優惠貸款,所以,在“盤剝農村、壓制消費”之後,工業建設資金總額也不可能超過0.7萬億美元(GDP總量的25%)。

  支出法計算GDP,資本形成額(含基建房建和工商科技投資等)占GDP的比重世界平均水平為20%,發展進程中的國家通常為30%~40%。

  3、“超英趕美”並非攀比,而是危機的緊迫使然。

  中國工業化時間緊迫,人口卻是日本的10倍,英國的20倍,所以即使在1980年工業總規模超過英、法之後,依然是“總量巨大”、“增速輝煌”與“人均不足”並存。

  就以工業的骨骼——鋼來說,在人均僅300克鋼連每戶打把鋤頭也不夠的基礎上,“以鋼為綱”鋼產量前30年間增長235倍,1980年產鋼3712萬噸,接近德國(4384萬噸),超過了法(2318萬噸)英(1128萬噸);增速遠高於日、德、美等國的歷史上和平時期最快增速!

  但是,在以驕人的高速增長30年後,中國人均用鋼量仍只有38公斤,僅有發達國家人均用鋼量的1/10!所以“解放”車還得用紅松板做車廂,有的地方還在用“竹筋混凝土”、“水泥船”。

  然而,要保障最簡單的生存需求——吃飯穿衣(僅全國糧田以最低標準10公斤/畝就需1500萬噸化肥(折純)),要保障化肥、農藥、農機、醫藥、紡織工業的原料、工廠建設和交通運輸,10億人口按日本50年代初的人均標準,至少還要有50萬噸乙烯、50萬噸化纖、800萬噸硫酸、8000萬噸水泥、3000億度電……除了鋼鐵工業外,還要有冶金、能源、機電、機械、鐵路、船舶、汽車、醫藥化工、合成纖維、建築材料、基本化工原料等工業,還有煤礦、油井、各種礦山的勘探開采。

  現實就是如此殘酷,前30年的工業建設在發展速度和總量上極為輝煌,工業規模從與比利時相當提高到了超過英法,在人均上卻只是讓中國達到了日本在50年代初或二戰前的人均工業規模。

  因為耕地的日削月瘠,在前30年,中國就如燃獄中的囚徒,能在烈火覆頂前破壁而出就是海闊天空,否則就只能永淪絕境。

  事實上中國也只是非常幸運地在最後一刻完成了最基本的完整重工業體系,糧食畝產達到了史無前例的240公斤。但是,人均耕地的繼續下降又導致人均口糧長期只能在300~400公斤間徘徊,遠低於發達國家。幸而現在已有大量工業品出口,換回的棉、油等農產品數量已相當於8億畝以上的境外耕地,這才保障了我們現在生活水平的提高。

  4、僅能保障吃飯穿衣的重工業體系所需要的建設資金就已極為龐大。

  時間緊迫,國家大,人口多,目標“高”,而基礎卻僅有0.6萬噸化肥、15.8萬噸鋼、4萬噸硫酸、1.5萬噸燒堿、66萬噸水泥、43億度電、乙烯化纖等產量幹脆為零……基礎工業產品僅為當年“幾乎夷為平地,物資限量供應”的日本人均的100、200分之一;在連化纖和合成氨技術也被“巴統”嚴密封鎖的同時,技術人員全國數量卻還不及美國一個“托拉斯”……“超英趕美”就意味著所需投入極為龐大。

  通常建設每萬噸鋼產能需800~2400萬美元(1980年美元),但因我國鐵礦石品質差,絕大多數礦山為30%以下的貧礦(美、澳、印多為60%以上的富礦),且共生復合礦石多、礦體復雜,不利於開采和冶煉,不鄰海交通不便等原由,單位投資遠高於正常情況。如攀鋼的建成就是以成昆鐵路和釩鈦磁鐵礦冶煉工藝研制成功為前提。前30年結束時,我國1980年3712萬噸的鋼產能至少須投資800億美元(1980年美元)!

  僅此一項就占去了工業建設資金總額的11.4%!

  但另一方面,前30年累計產鋼4.3億噸,以二戰後最低鋼價計算也要近900億美元,所以這800億美元的投資並不虧。

  此外還有50萬噸乙烯、50萬噸化纖、800萬噸硫酸、8000萬噸水泥、3000億度電……冶金、能源、機電、機械、鐵路、汽車、醫藥化工、合成纖維、建築材料、基本化工原料等工業建設,還有煤礦、油井、各種礦山的建設;還要因“巴統”的封鎖而被迫投入巨額資金去“重新”研發合成氨、鋼軋機、水壓機等技術。

  而這些建設、科研都只能在0.7萬億美元中開支,不可能神賜天降!

  就這麼一個僅能保障吃飯穿衣的重工業體系,其建設成本就已經讓沒有殖民地,沒有外援的中國搜凈了家中最後一個銅板……

  沒有農藥化肥良種農膜和化纖工業就不能保障吃飯穿衣。在此之余,還有多少錢來投資發展食品、造紙、日化等輕工業?

  在重工業體系基本建成之前,在基礎工業原料生產能力滿足基本需要之前,中國不可能依賴進口海量的硫酸、燒堿、鋼鐵、化纖等原料來生產化肥、農藥、農機、布料等等,也沒有外匯來建設一個懸在空中的輕工業。這樣生產出的輕工業產品夠幾個人用,有幾個人用得起?

  這種繼續使用“洋火”、“洋胰子”、“洋釘”連技術含量最低的基礎工業生產都不能全面占領的“工業化”註定只是空中樓閣。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4, 2015 8:33 am

  JY對中國是有益的!

  經歸納總結,JY的益處有以下幾點,如有不全之處,請高手補充。

  1、打擊貪腐,維護民權。部分JY熱衷痛罵貪官腐敗,熱炒各種陰暗齷齪醜事,不管它們主觀意圖如何,制造混亂也好,譏諷貶低也好,幸災樂禍也好,但客觀上確實起到了打擊貪腐,維護民權的作用,這一點,我真心地感謝他們,但編造歪曲的除外。

  2、考量大家的邏輯思維。JY們時常出一些“腦筋急轉彎”,考量大家的邏輯思維能力。如某些人所傳的“大生產運動是在種鴉片”之類的。其實道理很簡單,鴉片能吃還是能穿?即使在民國時鴉片是硬通貨,但有硬通貨就能買到糧食?尤其是1942年?另外換成糧棉後怎麼通過封鎖線?

  3、展示了智商下限。JY們一次又一次地向我們展示出它們的智商下限只有更低沒有最低,以至“釣魚貼”泛濫成災(如三億金盧布)。在JY的思維中,一群農民抱著不知從哪來的槍在窯洞裏躲了八年就能成為百萬精兵悍將,在機槍和鐵絲網出現後人海戰術還能屢戰屢勝,民兵可以持槍封堵逃荒坐視自己的親人餓死而不造反,自登了畝產萬斤後所有大陸書刊都不可信了而日本人說在北嶽區1939年冬季反“掃蕩”只陣亡9人(其中有個叫阿部規秀)就跟著叫囂八路謊報戰績……人類的歷史就是不斷挑戰智力極限的歷史,偶爾出個把挑戰下限的也不奇怪。

  4、拓展了網民的知識面。JY們總是語不驚人誓不休,老愛暴一些“內幕”,又總“世人皆醉唯我獨醒”地用“沒見識”“只看過教科書”的語言激勵人去學習,去“百度”“谷歌”……例如,沒有JY們吹捧“民國黃金十年”,我還不知道民國每年鋼產量只夠全國每人打一把小剪刀(100克)!而自49年以來我們的鋼鐵產量增速一直都是世界最快,2012年已占全球鋼產量的46.3%。同學們說:“這種學習方法比課堂上老師講課強多了”。

  5、提醒了我們要腳踏實地。JY們的冷嘲熱諷也讓我們明白中國的社會制度、科技發展等等還遠遠稱不上完美,和以前相比固然進步很大,但是……革命尚未成功。同誌仍須努力!例如鋼產量中國第一了,馬上就有人來提醒:數量上去了,但質量呢?人均產量?人均蓄積量?技術含量?噸均能耗?殲20現身,馬上就有人來問:是PS的?模型?鋼絲吊上去的?山寨的?

  6、明確了我們前進和努力的方向。例如“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免費醫療、免費教育、各種自相矛盾的中外素質對比等等,以及一些烏托邦才能有的事物。雖然颶風和99%都已經證明這些連美國也沒有實現,但是,我真心地希望中國能夠實現,相信中國能夠實現!

  7、清醒了大家的頭腦。部分JY對我們中國的謾罵辱罵,對中國歷史、文化的醜化和層出不窮的翻案,以及種種用心險惡的挑撥離間(如“西哈努克畫像事件”)更讓我們明白所謂的“地球村”的虛妄,明白我們當年一路烽煙中走來的崎嶇艱險,和前途的坎坷不平,明白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如焦國標、袁騰飛、馬立誠、余傑之流數典忘祖的人、卑劣無恥的人、一夜X國人,和更為骯臟的“香蕉”、“蝗民”。

  8、增加了網絡的娛樂性。說來以前對印度只有3個印象:1、西遊記,2、歌舞,3、1962年。但自從JY們大力吹捧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後……現在當我的朋友因為貪腐、蕭條(近幾年生意確沒以前好做)等問題悲觀時,我都會這樣安慰他:怕什麼,印度都沒崩潰我們還會亂嗎?看到印度,我們就看到了希望,就對未來有了信心!借用後沙一句話:公知圈最大的悲劇莫過於吹捧印度。另:現在又在洗地:“印度基礎差,中國當年僅僅東北偽滿洲國的經濟總量就超過了日本本土……”,真當別人的智商和它一樣嗎?鐵路、鋼產量、文盲比例,隨便百度一項就可揭穿的謊言已經不是謊言而是笑料了!

  9、增加了網絡的文學性。JY們數據不敏感,邏輯很混亂,但很長於編故事。在歷史發明家辛勤工作下一篇篇“真相”出爐了,如“清廉的四大家族”、“開疆拓土的統帥”、“和諧友愛的地主”、“開明自由的民國”“黃金十年”……原來當年的國人(農民)都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可司徒雷登“中國平均每年有300萬-700萬人死於饑餓。”一句話把一切畫皮撕了個幹凈!僅1942河南就約300萬人餓死,300萬人逃荒陜西,40萬人落草(搶大戶)……解放後有“三年困難時期”卻不知民國時年年都是困難時期!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4, 2015 8:34 am

  @袁大頭的頭 2015-02-05 20:16:25

  【國民黨希望代表全民利益,所以丟掉了政權和人民】

  陳公博的觀點——國民黨必須代表具體某一或某幾個階級的利益,唯此才能“找出我們黨的基本民眾部隊”,唯此才能使國民黨立於不敗之地——沒有獲得國民黨主流派系的認可,蔣介石采納的是戴季陶主義;與蔣分庭抗禮的汪精衛,其主張也與戴季陶主義相差無幾:

  “革命派(作者註:汪精衛自我定位為國民黨內的“革命派”)呢,……他和共產黨同誌不同的所在,共產黨......
  在當年全國平均畝產不到70公斤,人均耕地3畝多的情況下,地租卻普遍在5成左右(好田為6成),只有極瘠薄的石骨子坡地地租為3~4成。如果用房租類比就相當於如今在成都交了房租後一家人每月就只有不到500元了,在這樣極為沈重的負擔下,稍有災病不測就是死路一條。

  “如果貧富的差距就是生死之別,即使是貧富差距不那麼明顯,也會構成最嚴重的問題。”(註:黃仁宇:《黃河青山》,張逸安譯,北京:三聯書店,2001年,第291頁。)

  四億多無地或少地農民對生存的渴求,出於本能的平均分配土地要求讓中國農村實際上已經成了一個巨大的燃燒的火藥庫,土地革命是迫在眉睫,勢不可擋。

  另一方面,

  1928~1929年張靜江在浙江省僅僅推行“二五減租”,就導致大批國民黨基層黨員被地方士紳武裝槍殺,6千多個國民黨鄉村黨部被搗毀,以其老蔣欽賜的“革命導師”身份也只好悻悻作罷。

  如果按你們所說的臺灣土改方案就是代表了全民利益,那麼參考臺灣《耕者有其田法》,贖買價僅為耕地2.5倍年產量,而且其中7成是土地債券(年利率為4%,在10年內分20期償清本息),3成是公營企業的股票,一分錢現金也沒有!

  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如果蔣介石在大陸時和臺灣一樣搞土改,上午頒令,肯定下午就去見孫中山匯報他的《耕者有其田法》了。

  所以,不是【國民黨希望代表全民利益,所以丟掉了政權和人民】,而是蔣介石不敢、沒能力代表全民利益。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4, 2015 8:37 am

 @xhcy 2015-02-08 12:05:18

  刷屏黨的出現,意味著這個帖快要被廢了。
  @hehejiejie 2015-02-08 13:42:44

  這個帖子已經跟到15頁了,和類似的所有帖子差不多,大致走向就這樣。我是覺得樓主發帖很讓人受教,希望樓主以後有機會多發帖,有營養的東西不嫌多。

  某些持不同意見但能夠理性探討的人,也是我們這些真正看帖的人所歡迎的。

  還有某些“大家都看明白了的人”,真的沒必要理他們了,就讓他們自說自話好了。
  從來不正面回復和辯論,發的帖子和資料根本就是自相矛盾的,看不到思想和邏輯。

  我現在也懶得理他們了,復制粘貼,自說自話,滿嘴大糞,刷屏謾罵……的噴子們。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4, 2015 8:38 am

  @新昌仁慧 2015-02-09 08:24:20

  中國是一個大國,20世紀下半葉是由地域經濟走向全球化的時代。中國要想富強,必須通過與國際接軌的貿易方式在競爭中解決全面對外開放問題,閉關自守的拒絕引進或者“一邊倒”式的單向引進,閉關鎖國閉門造車,正如鄧小平所說:“30幾年的經驗教訓告訴我們,關起門來搞建設是不行的,發展不起來。”引進並不是單純的利用設備,更重要的是學習和消化,培養自己的創新能力,扶持自己的工業體系。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中國共......
  “四三方案”
  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第26屆大會以壓倒多數通過決議,恢復中國在聯合國的一切合法權利,接納中國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1972年1月22日,根據毛澤東指示,李先念,紀登奎,華國鋒聯名上報了國家計委《關於進口成套化纖化肥技術設備的報告》,提出利用中國自己的油氣資源,進口成套化纖化肥技術設備,實現年產合成纖維24萬噸(約等於500萬噸棉花)織布40億尺的設想。

  1972年2月21日,美國總統尼克松正式訪華,打破了中美兩國間20多年的堅冰。隨後尼克松簽署行政命令,解除了“巴統”中國工作小組出臺的禁止大宗商品、大型成套設備及其技術出口到中國,禁止歐美公司與中國做生意等等對中國的貿易禁令。

  1972年8月6日,國家計委提出了《關於進口一米七連續式紮板機問題的報告》,設備價值約為4億美元,同年11月7日,國家計劃委員會再次提出《關於進口成套化工設備的請示報告》,建議進口價值6億美元的22套化工設備。毛澤東批示要求計劃委員會采取一個一體化的更大規模的進口方案。

  1973年1月5日,國家計劃委員會提交了《關於增加設備進口,擴大經濟交流的請示報告》,建議利用西方國家經濟危機的時候,在今後3-5年內引進43億美元的成套設備,包括13套大型化肥設備,4套大型化纖設備,3套石油化工設備,43套綜合采煤機組,3個大電站等大型項目,這一方案在執行中又追加了一批項目,進口總額達到51.4億美元。

  因這一方案原本計劃使用43億美元外匯,通稱“四三方案”。

  這是中國繼1950年代引進蘇聯援助的“156項工程”之後,第二次大規模的技術引進。中國利用“四三方案”引進的設備,結合國產設備配套,興建了26個大型工業項目,總投資約200億元人民幣,至1982年全部投產,成為80年代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基礎。

  “四三方案”中化肥項目13個,設計產能合成氨390萬噸、尿素620萬噸,至1982年全部投產後占當年化肥總產量1/4(折純)。最為關鍵的是獲得了先進的合成氨工藝,解決反應塔的特種鋼等問題後,很快仿制、擴散,大大提高了我國N肥生產的效率、效益和品質。1984年全國生產化肥1739.8萬噸(折純),是1949年的2900倍,糧食總產突破4億噸。

  “四三方案”中化纖項目4個,此前因為糧棉爭地和缺少化肥單產較低,我國棉花年產量一直徘徊在200多萬噸的水平,根本無法解決穿衣問題。在“四大化纖”1982年全部投產後,中國從1984年起,即宣布取消長達30年的布票。

  一點題外話,傳說毛澤東與尼克松會面時說:“你們要搞人員往來這些事,搞點小生意,我們就死不肯。十幾年,說是不解決大問題,小問題就不幹,包括我在內。後來發現還是你們對。”

  某些人就以此外交辭令證明毛是主動閉關鎖國而非被封鎖,殊不知合成氨和化纖工藝可用於軍事,在此前一直都是西方嚴禁對華輸出的設備和技術,在會面時提及這個問題實質就是“將軍”,潛臺詞是要求對方主動讓步。

  註:合成氨工藝是大規模炸藥生產的基礎,而在二戰期間“象蛛絲一樣細,象鋼絲一樣強”尼龍的生產同鋼鐵、造船工業一樣被全部納入軍用。

  中國當年不惜以維持香港現狀為代價也要保留與西方交流的孔道,在你口裏就是“閉關自守的拒絕引進或者“一邊倒”式的單向引進,閉關鎖國閉門造車”。

  因被封鎖而自力更生和主動閉關鎖國是兩個概念。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4, 2015 8:40 am

  @新昌仁慧

  為什麼不回答我,你就只會復制粘貼嗎?你這些東西與我的主帖有什麼關系?
  《美國“貿易自由化”政策與中國“改革開放”(1969~1975)》

  作者:戴超武
http://www.aisixiang.com/download/7563_1_paper.pdf
  1952年9月18日至19日舉行的巴統華盛頓會議上,美國、英國、法國、加拿大、日本等國決定成立“中國委員會”(ChinaCommitteeoftheParisConsultativeGroups,CHINCOM);規定中國委員會試運行6個月,巴統其他成員國可根據它們感興趣的問題參加委員會的工作。中國委員會決定對中國實行特殊管制,巴統清單上的所有物資全部對中國實行禁運,還有207種不在巴統管制清單中、列入所謂的“中國特別清單”(ChinpecialList)中的物品(後增加到500多種,其中包括廢鋼、棉花、化纖、化肥、農機、抗生素等等,及其相關設備和技術)。自此,巴統組織在東西方貿易管制政策上對蘇聯、東歐國家與對中國開始實行差別政策,對中國實施貿易禁運的水平明顯高於對蘇聯及東歐國家實施的禁運,這種差別稱為“中國差別”(ChinaDifferential)。

  尼克松在1969年6月26日的NSDM17中決定,從更為廣闊的對外政策的角度考慮,美國應修改對中國貿易的管制政策,NSDM17主張從以下四個方面著手:第一,取消外國資產管制條例中對美國公司的海外子公司同中國進行被巴統視為非戰略性業務的限制。第二,修改禁止購買中國商品的條例,允許在海外旅行或定居的美國人以非商業性進口到美國為目的,購買數量有限的中國商品。第三,對食品、農業設備、化肥以及制藥設備的出口發放常規許可證。

  ……國務院要求采取措施實施NSDM17所主張的政策建議,降低對華出口貿易的管制水平,最終使之相同於對蘇聯出口貿易的管制水平。

  1971年2月16日,國家安全委員會提交NSSM106,其中特別探討了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政策問題。在這份題為《美國對中國的政策》的長篇文件中,國家安全委員會承認,1957年之後,一個又一個盟國開始發展同中國的貿易;自1969年以來,西方大多數國家和日本所遵守的唯一限制措施就是巴統的禁運清單,由於這個禁運清單包括了“中國差別”,實際上就使得同中國的貿易比同蘇聯的貿易受到更多限制,其原因也在於中蘇所存在的軍事和技術差異。

  1972年2月,副部長委員會提出三點建議:把中國納入與蘇聯同等的物資管制的一類;取消外國資產管制條例中的下列條款,即要求設在巴統國家內的美國公司在向中國出口戰略物資時必須獲得美國財政部的許可證;美國和中國同時宣布,推遲到尼克松總統訪問之後考慮對華出售飛機、棉紡原料以及實行艦船飛機的互訪等。

  尼克松訪華後,美國決定進一步擴大對中國的貿易,1972年3月的NSSM149特別要求研究“中國差別”對美中貿易的影響。基辛格在1972年6月宣布,尼克松原則上同意取消“中國差別”。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4, 2015 8:41 am

  @新昌仁慧 2015-02-09 15:40:12

  麥克阿瑟的土改很有意思的。有人一聽“土改”就熱汗沸騰,以為那是共產黨的東東。不對,共產黨也提那個口號,但平均地權的土改並不是共產黨的東東。不但不是共產黨的東東,還是共產黨的敵人用來對付共產黨的最厲害的武器。

  馬克思有句“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話,而這個無產者據說是產業工人,這可能是因為在想象中無產者既然“無產”就再也沒有可失去的東西了,無產肯定大膽,光腳的不怕穿鞋,這是共產革命的主要......
  你扯這麼多、這麼遠幹什麼!

  我要看的是你的觀點和思想!

  你在(2015-02-07 16:46:52)粘貼的東西,核心是認為臺灣和大陸的土改都是沒事找事,現在卻又在支持土改,你的觀點、思想和邏輯在哪裏!

  請你明確回答:

  1、你是否認為臺灣和大陸的土改都是沒事找事?

  2、你認為如果讓國府在大陸進行臺版土改有無可行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4, 2015 8:42 am

  @大力豆腐金剛 2015-02-09 22:37:17

  前面各位兄弟的回復不一一回了,我還是要說句,討論要有誠意,也不要互相漫罵了,不然就是浪費時間了。首先我還是要說最好用大家感受得到不會假的東西來說明問題,比如兩彈一星上天了,不會是假的,清華大學是1911年創立的,不會是假的。而用發電量增加多少倍和產值增多少倍一樣難以感受到,而且兩個數據要是同一本書上(比如宣傳新中國的書)的數據,那我索性相信前面的產值得了,還要討論幹嘛?而且我說過毛時代真正的時間是1956年到1973年,有誠意的話不要拿1949年的數據,沒有意義。所以產值增三十倍和工資增百分之三十還是解釋不通,至於福利之類是極少數人才有享受到,也彌補不了差距,而且每年基建人均30元不到是定數,能有多少可以分到這些福利上。
  好吧,同意你“討論要有誠意”,那麼請言歸正傳,回到我的主貼來,能否請教一下:

  1、如果沒有工業化因素,沒有化肥農藥良種農膜,誰能為我解釋,數千年小農經濟“包產到戶”糧食平均單產也不曾高於100公斤(1949年平均單產70公斤),1984年怎麼就上了240公斤?而現在達到350公斤?是菩薩供的高還是風神龍王入了黨?

  2、如果不能勒緊褲帶,不惜代價地盡快工業化,1980年先不說能否買到糧食,沒有工業化的中國也沒有外匯購糧,就必將面對“人均耕地1.86畝×100公斤/畝”這個殘酷的算式,中國怎麼應對比黑非洲更悲慘的大饑荒?

  黑非洲在國際援助下人均口糧還有200公斤,還有大量荒地可以開墾。

  3、因為工業基礎太差,在人均僅300克鋼連每戶打把鋤頭也不夠的基礎上,“以鋼為綱”鋼產量前30年間增長235倍,1980年產鋼3712萬噸,以遠高於日、德、美等國的歷史上和平時期最快增速的驕人高速增長30年後,中國人均用鋼量仍只有38公斤,僅有發達國家人均用鋼量的1/10!

  但是,僅僅這3712萬噸的鋼鐵產能至少要800億美元的總投資,約占前30年全國財政收入的10%。如果不勒緊褲帶,不惜代價地投資重工業,中國可能在人均耕地面積滑向深淵之前建成基本的重工業體系嗎?

  另一方面

  1、你的意思是“宣傳新中國的書”的數據就都不可信,那麼誰的數據才可信?好吧,即使如此,糧食單產增長情況你多找幾個老農或農業系統的人問問便知,這個不會是假的吧。

  2、“毛時代真正的時間是1956年到1973年”也有問題,1949年到1955年就不關毛的事?就算你把這段時間全看成“自然而然”的恢復性增長,那麼這個恢復性增長的和平環境是神明恩賜的?國府30多年沒實現的和平環境土共3年就實現了,這就是土共的本事。

  華是“蕭規曹隨”,耗資180億美元的“七八計劃”洋躍進失敗後,鄧於1978年底上臺,經一系列準備後,1982年1月1日《全國農村工作會議紀要》確定“包產到戶”政策,整個國家才進入鄧時代。整個七十年代的工農業增長(包括四三方案的啟動、實施)是屬於毛時代的成就是沒有疑問的,所以有前30年和後30年之說。

  3、我的產量數據來自國家數據(
http://data.stats.gov.cn/index
),如果你認為這也是“宣傳新中國的書”,麻煩你提供更權威、準確的數據。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4, 2015 8:44 am

  @xhcy 你的粉絲來了,但復制粘貼別人的回復,卻不看我的回復,怎麼也不算個好習慣吧。
  1、大躍進、三年大饑荒等等災難肯定不是工業化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如果在推行人民公社的過程中,能夠參考其他人的正確意見,比如反冒進”,工業化的進程肯定可以更快、更好。大躍進和文革中的過左過激政策肯定是嚴重錯誤,理應受到指責。

  但是,鑒於歷史人物在歷史迷局中的局限,主政者的追隨集團的利益局限,和政治人物、政治鬥爭的復雜性,這種理想中純潔的政治局面、完美的工業化進程是否真能在地球上(任何國家)實際存在,不在我們討論範圍內。

  2、不是我墜入了魔障,而是某些“治史者”墜入了魔障。研究近現代史專註於枝末細節,秘室私語(我不知道他是怎麼聽到的),卻只見樹木不見森林;以為“英雄”可以造時勢,僅憑謊言陰謀就能左右歷史大勢。諸如:“國府敗於:臉皮不夠厚,心腸不夠黑”,幾個“老農民”甚至在為地主鳴冤,為小農經濟叫好,犟著脖子說“包產到戶解決了吃飯問題”,仿佛工業化可以神賜天降,似乎龐大但落後的“無法對外競爭”的工業就毫無意義,好象“世界主流是和平發展”我們睡著也能和平發展,只要生活水平不及臺灣就一切都是失敗,“自然而然”地糧食畝產就會增長,等等。

  本文實際是為他們而發。

  3、任何國家的重大變化都必定有其(至少是部分)群眾基礎和需求,沒有凡爾賽體系就不會有希特勒的上臺,沒有工業基礎和啟蒙運動就不會有法國大革命,沒有烏克蘭東西的歷史隔閡和現在的經濟衰退就不會有流血分裂,“陰謀家”只能點燃導火索,制造不了火藥庫。只有順勢而為的“英雄”沒有造時勢的“英雄”。

  實際上在當年戰爭陰雲徘徊不去的情況下,面對貧困落後的現況,所有真正的中國人都有著強烈的危機感和責任感。所以鄧小平、葉劍英、李先念都曾對大躍進大加贊賞,後來甚至又推動了“洋躍進”,卻因立場、眼界、思考不同而和毛澤東在部分問題上有不同觀點。如果你是同時代的人,怎麼敢肯定誰是“正確意見”?

  身為歷史迷局中的當事人,誰敢象“事後諸葛亮”一樣肯定地說誰是“正確意見”,就是最適合中國國情,既不過激也不保守?大躍進錯了難道沒有赤字、四平八穩的穩妥經濟就一定正確?就如現在的土地制度改革,上上下下十多套方案,誰都有一大批支持者,誰都有一大堆道理,甚至有無數利益集團的喉舌在吶喊,但是誰過激誰保守?誰可行誰利多誰弊多?誰敢說某個方案就把一切變數都考慮完了?在政策沒落地見效之前誰敢肯定?

  所以,我雖然認為1980年人民公社應當以“自願參加、自主經營、政社分離、民主管理、形式多樣、因地制宜”重組為新型集體經濟組織而不是全面解體,但我絕不會惡意揣測,把三農問題看成鄧小平之罪,而是非常尊重他。

  4、在現有的工業國家中,中國的工業化過程是難度最大,速度最快,代價最小的。多看看英、日、韓的經濟史可以明白很多東西。

  5、再次聲明,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並不是說當政者在推動工業化過程中所犯的錯誤就不可指責,我只是希望真正的客觀理性的“治史者”在回顧那段歷史時,不要以現在的情況去揣測當年,以事後孔明的心態去指點江山,以聖人的標準去要求當政者永不錯誤,毫無權力欲。

  死於“櫻田門外之變”的井伊直弼“嗜權如命”“殺人如麻”,但日本鎖國自他而終;拿破侖曾因個人權位而稱帝殺戮,但他仍是法蘭西的驕傲;克倫威爾踏著民主派、平等派、掘地派眾多無辜者的鮮血走上護國主、國王的寶座,卻為英國開啟了兩百年輝煌。

  可以指責,但要公平。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4, 2015 8:45 am

  @xhcy 2015-02-10 12:16:07

  我不認同你事後諸葛的說法,否則你怎麼解釋58年到59年廬山會議前期毛的反左言論,怎麼解釋廬山從反左急轉反右傾的發生?

  應該說是毛在當時已經發現了工業化過程過左過激的錯誤,但出於其他方面的考慮,他寧願讓這個錯誤繼續下去甚至擴大下去。

  我倆的分歧就在於他到底是出於什麼“其他方面的考慮”,你認為是為了維護工業化進程,而我則認為是為了維護他的權位,理由很簡單,反左顯然更有利於工業化的推進,反右傾只對於維護他的權位有利。
  就如我們曾討論過的,王安石用人不當造成“新法”害民,保守派借機攻擊進而全盤廢除新法,歷史上這樣的事屢見不鮮。尤其在這個事件中,王安石也好,司馬光也好,本意都是為國為民,卻因觀點視角不同和“歷史人物在歷史迷局中的局限”,釀成了一場殘酷的、非此即彼的政治鬥爭。

  對政治家,理念是他們的靈魂,權位就是他們的生命。沒有權位的理念只是一縷遊魂,結局只能是煙消雲散政息人亡。

  而對於這場政治鬥爭的結局我是惋惜的,試想:熙寧變法如果能忍一時之痛,堅持變法,新法雖有錯漏但無論如何肯定優於舊法,在鞏固新法地位後再圖謀更正,北宋未嘗不能實現長治久安?

  當年也同樣如此,政治鬥爭的雙方出發點都是一種責任感,尤其是其中“反左”,反對“人民公社”者立於憫農,立於農民數千年成為自耕農的願景的基礎時,其支持者更是心堅而人眾,但是,回到小農經濟是國家人民之福嗎?

  當政治鬥爭的發端於對“人民公社”的攻擊時,“反左”與“反右傾”就不能單純地看作是為“維護他的權位”了。

  當然,我認為最為理想的是,在廬山會議就達成62年七千人大會那樣的雙方妥協,在保住人民公社的前提下,糾正大躍進錯誤,糾正公社的過左過激政策。

  但是,因對“人民公社”的根本分歧,就如熙寧變法中的殘酷的、非此即彼的政治鬥爭一樣,最終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

  鑒於如果毛在鬥爭中失敗,人民公社必將被廢止,而這必將嚴重影響滯後中國的工業化進程,所以我慶幸是毛取得了這場政治鬥爭的勝利,避免了熙寧變法失敗的悲劇又一次上演。

  所謂“事後諸葛亮”,不僅是指理論上的“正確意見”,還有“身為歷史迷局中的當事人”,“在歷史迷局中的局限,主政者的追隨集團的利益局限,和政治人物、政治鬥爭的復雜性”。

  王安石和司馬光都是為國為民的聰明人,可為什麼熙寧變法會失敗?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4, 2015 8:46 am

  @真相歷史2015 2015-02-12 11:12:02

  錯了,在那時,西藏不屬於美國要的一部分,美國也不會因為蔣介石的渴望幫著中國要西藏。美國也沒幹過這事。

  西藏對民國的重要性沒你想的那麼大,由英國掌管西藏,沒啥不放心的,而且,對於美國,民國剩余的部分解決對蘇聯問題就夠了,不包括內蒙。
  這些其實都是枝葉問題,關鍵是國府統治下的大陸有沒有可能搞出個66倍版的“臺灣奇跡”,完成土改和工業化。

  《1945年,蔣介石與中國應怎樣才是最理想的道路?》一文因某些人為國府轉進臺灣惋惜有感而發,試圖探討1945年蔣介石與中國應怎樣才是最理想的道路?

  我的結論是:在不考慮歷史人物的思維局限、思維慣性等因素,一切理想的情況下,確實有蔣領導中國走上更為理想的道路的可能,但這個可能的實現必須以“完成國民黨和國府基層組織的脫胎換骨“接通地氣”,能爭取到150億美元無償經援,能及時土改排除農村這個已點燃的火藥庫,能全力以赴地發展重工業”這4條為前提條件。

  問題是,如果進一步分析,先不說老蔣能否翻然悔悟在大陸大力實施完全不同於其真實歷史的政策(第1、3、4條),也不說他能否沖破其執政基礎(地主出身的軍官、官員)的阻撓等等……畢竟這些還是通過主觀努力有希望實現的,但是“爭取到150億美元經援”及其它對美應取得的外交成果就真不是努力就有希望了,這完全取決於美國對中國的重視程度,其“先歐後亞”政策貫徹程度有多深。

  150億美元經援對中國這樣的大國其實真的不算多,人均20多美元僅相當於臺灣曾獲得的人均400美元(都以1960年人口計)無償援助額的6%,如果以國土面積計算就差得更遠了:而1972年尼克松訪華後為引進先進的合成氨和化纖工藝而啟動的“四三方案”就用了51.4億美元。1947年“首期取得的20億美元經援+50億美元優惠貸款”更是國府能否穩定貨幣幣值,贖買土地,平抑糧價,維持民族工業乃至國府生存必須的救命糧!

  另一方面,這個金額對提供援助者卻不同了。雖然二戰後美國掌握了世界50%的財富,雖然美國向來把對外援助看作對外政策和為美國公司開路的重要工具;但是,1949年美國GDP也僅2672億美元,當年對外援助85.5億美元,占GDP比例3.2%為歷史最高,又據《美國統計摘要》戰後美國援外共500.3億美元,其中無償贈與性質的經濟和技術援助371.6億美元,貸款101.0億美元,其它27.7億美元。受援國達100多個國家,其中歐洲282.77億美元,亞洲167.30億美元,拉美26.62億美元,其它14.82億美元。

  從這些情況看,作為非戰略重點方向的中國,能“在20年內獲得150億美援(人均30美元),首期至少20億美元經援+50億美元優惠貸款”的可能性即便是有但也極小。

  由此看來,即使那些為國府轉進臺灣惋惜的人有機會穿越回去,把歷史走向全盤托出,耳提面命,也難以讓老蔣彪炳千古、功蓋秦漢。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4, 2015 8:47 am

  @真相歷史2015 2015-02-12 15:01:37

  戰略重點可以是大陸,這個沒問題,但是韓國朝鮮方向是否就能少一些經濟援助,而大陸達到100億,我個人是懷疑的。

  @冰冷的理性 2015-02-12 11:03:52

  工業化?怎麼可能!大規模援助中國,怎麼可能!中國又大,底子又薄,塗一點兒金,根本看出不亮來,塗多了,誰知道千古偉人政權活幾天,多久才能收回本錢——別忘了北方還有毛子。
  在整個20世紀,美國對外政策的核心都是“先歐後亞”,而且對蘇聯的海上圍堵,日本是必不可少的一環,所以對華援助不太可能高於100億美元。

  話說回來,老蔣能在大陸實現工業化的概率幾近於零。

  在真實歷史上,作為一個90%國民是農民的純農業國的領導人,在封閉落後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和地主鄉紳的宗族制度保甲制度對工業化的阻礙無論是“左、中、右”的有識之士皆了然於胸,所以激進如“土地革命”,溫和如“鄉村建設運動”,均欲改變這一情況時;老蔣終其大陸執政的20余年,執政理念卻是抱殘守缺,維持沒落的地主階級和自然經濟,從未對農村農業的困境絕境提出過解決方案或意見。甚至對“鄉村建設運動”淡漠視之,查封陶行知的曉莊學校;前有“革命導師”張靜江在浙江省“二五減租”悻悻作罷。後有“留蘇太子”蔣經國“贛南新政”的無疾而終。

  土改不能徹底解決農村問題,但卻是熄滅農村這個燃燒中的火藥庫的唯一滅火器,老蔣拒絕在大陸土改,所以被火藥庫“炸”到臺灣也就成了必然;所以最終對老蔣最大的恭維也只能是“蔣介石及當日之國民黨替新中國創造了一個高層機構,使中國獨立自主。毛澤東及中共則翻轉了農村基層”。但在我看來,空中樓閣毫無用處,真正重要和關鍵的是基礎,工業化得以啟動和發展的基礎。而正是毛澤東及中共才實現了中國基層組織的全面轉變,“使中國能在數目字上管理”,滿足了工業化的前提。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六 2月 14, 2015 8:48 am

  @gtfz99 2015-02-12 15:50:35

  老蔣轉入臺灣的時候,“臺灣作為日本南進基地,本來就有工業基礎,光復時就已經相當於大陸70年代末的水平了。”

  老蔣最大的問題是什麼?沒有生產實物的愛好!

  老蔣在大陸的時候,寧肯當洋買辦階級,也不願意大力發展中國的民族工業,這樣性格的人,中國人能指望他帶領中國實現工業化?找錯人了吧
  所以“我的結論是:在不考慮 歷史 人物的思維局限、思維慣性等因素,一切理想的情況下,確實有蔣領導中國走上更為理想的道路的可能”

  如果說“考慮 歷史 人物的思維局限、思維慣性等因素”,美國即使真的象援助臺灣一樣的力度,援助大陸2640億美元,如果沒有大潰敗後的驚醒和土改,指望他帶領中國實現工業化?我看也難。

  從抗戰八年,西南國府的戰爭的基礎——鋼產量卻仍不到萬噸就可以看出來,國府要槍炮、要彈藥……從沒想過要生產線,要鋼廠。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18, 2015 3:23 am

  @大力豆腐金剛 2015-02-09 22:37:17

  前面各位兄弟的回復不一一回了,我還是要說句,討論要有誠意,也不要互相漫罵了,不然就是浪費時間了。首先我還是要說最好用大家感受得到不會假的東西來說明問題,比如兩彈一星上天了,不會是假的,清華大學是1911年創立的,不會是假的。而用發電量增加多少倍和產值增多少倍一樣難以感受到,而且兩個數據要是同一本書上(比如宣傳新中國的書)的數據,那我索性相信前面的產值得了,還要討論幹嘛?而且我說過毛時代真正的時間是1956年到1973年,有誠意的話不要拿1949年的數據,沒有意義。所以產值增三十倍和工資增百分之三十還是解釋不通,至於福利之類是極少數人才有享受到,也彌補不了差距,而且每年基建人均30元不到是定數,能有多少可以分到這些福利上。
  好吧,同意你“討論要有誠意”,那麼請言歸正傳,回到我的主貼來,能否請教一下:

  1、如果沒有工業化因素,沒有化肥農藥良種農膜,誰能為我解釋,數千年小農經濟“包產到戶”糧食平均單產也不曾高於100公斤(1949年平均單產70公斤),1984年怎麼就上了240公斤?而現在達到350公斤?是菩薩供的高還是風神龍王入了黨?

  2、如果不能勒緊褲帶,不惜代價地盡快工業化,1980年先不說能否買到糧食,沒有工業化的中國也沒有外匯購糧,就必將面對“人均耕地1.86畝×100公斤/畝”這個殘酷的算式,中國怎麼應對比黑非洲更悲慘的大饑荒?

  黑非洲在國際援助下人均口糧還有200公斤,還有大量荒地可以開墾。

  3、因為工業基礎太差,在人均僅300克鋼連每戶打把鋤頭也不夠的基礎上,“以鋼為綱”鋼產量前30年間增長235倍,1980年產鋼3712萬噸,以遠高於日、德、美等國的歷史上和平時期最快增速的驕人高速增長30年後,中國人均用鋼量仍只有38公斤,僅有發達國家人均用鋼量的1/10!

  但是,僅僅這3712萬噸的鋼鐵產能至少要800億美元的總投資,約占前30年全國財政收入的10%。如果不勒緊褲帶,不惜代價地投資重工業,中國可能在人均耕地面積滑向深淵之前建成基本的重工業體系嗎?

  另一方面

  1、你的意思是“宣傳新中國的書”的數據就都不可信,那麼誰的數據才可信?好吧,即使如此,糧食單產增長情況你多找幾個老農或農業系統的人問問便知,這個不會是假的吧。

  2、“毛時代真正的時間是1956年到1973年”也有問題,1949年到1955年就不關毛的事?就算你把這段時間全看成“自然而然”的恢復性增長,那麼這個恢復性增長的和平環境是神明恩賜的?國府30多年沒實現的和平環境土共3年就實現了,這就是土共的本事。

  華是“蕭規曹隨”,耗資180億美元的“七八計劃”洋躍進失敗後,鄧於1978年底上臺,經一系列準備後,1982年1月1日《全國農村工作會議紀要》確定“包產到戶”政策,整個國家才進入鄧時代。整個七十年代的工農業增長(包括四三方案的啟動、實施)是屬於毛時代的成就是沒有疑問的,所以有前30年和後30年之說。

  3、我的產量數據來自國家數據(
http://data.stats.gov.cn/index
),如果你認為這也是“宣傳新中國的書”,麻煩你提供更權威、準確的數據。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18, 2015 3:25 am

  在某些人眼裏

  一切成就都並不是因為我們的犧牲和努力,而是二戰之後忽然就有了一個不同以往的“善良的上帝”,這個世界“自然而然”就太平了,就“和平與發展”,“自然而然”就糧食畝產增加了,就工業化了……

  所以,列強一夜之間忽然良心發現了,軍艦看厭長江風景了,特權耍夠了,關稅管膩了,上百億的債權也免了……

  可為什麼“善良的上帝”沒有看到10億人的印度國內活動著100多支,目的不同(政治、宗教、民族、經濟),規模不同,活躍程度不同的非法武裝。

  而據不完全統計,同為10億人的非洲自1960年至1990年先後發生政變、兵變160次,其中1989年至1993年35次。每年發生10場以上的國內戰爭或局部沖突。

  在2000年以後發生的被國際社會關註的就有:

  第二次利比裏亞內戰、科特迪瓦內戰、蘇丹達爾富爾內戰、也門內戰、索馬裏內戰、剛果(金)、塞拉利昂、尼日利亞、尼日爾、馬裏,以及卷入國與國戰爭的利比亞、埃塞俄比亞與厄立特裏亞,僅大湖戰爭就有盧旺達、布隆迪、烏幹達、剛果(金)、津巴布韋、安哥拉、納米比亞、蘇丹、乍得等國先後參戰,並綿延至今……

  至於不為國際社會所知的武裝沖突就無法計數了……

  這和當年4億多人的民國,英、美、法、日、德背景的各路軍閥大混戰的場景有得一比吧。

  即使1949年開始有了一個不同以往的“善良的上帝”,“和平與發展”可以從天上掉下來,你又憑什麼保證“和平與發展”會掉到我們頭上,而不是非洲印度?

  即使“善良的上帝”賜予了所有國家“和平與發展”,我們難道只是坐著看就能達到今天的成就?

  是不是微軟營業額到現在都還不及IBM的一半,。而我家隔壁二狗子白手起家現在都身家百萬在電腦城有10個鋪位了,所以比爾蓋茨就是個借“善良的上帝”賜予和IT大潮“自然而然”發家的笨蛋?

  不要忘記,這個世界上還有一些國家人均壽命還不到40歲,和百年前沒兩樣,也和中國百年前沒兩樣。之所以我們可以說二戰之後“和平與發展”是主流,是因為在中國“和平與發展”是主流,非洲人只會同意戰爭和混亂是主流。

  據不完全統計,本世紀五十年代初全球每年有超過3億起瘧疾病例,年病亡人數超過1000萬。這一情況直至2000年在世界範圍內依然沒有改善,全球仍有近3億起瘧疾病例,數百萬人死亡,如塞內加爾(1200萬人)2006年瘧疾患者為150萬人,死亡率為18%。局勢在2007年5月第六十屆世界衛生大會決定設立“世界瘧疾日”在中國積極參與、支持下,大規模發放青蒿素抗瘧特效藥後才有所好轉。2010年,世衛組織發布的全球瘧疾年度報告顯示,全球仍有33億人受到瘧疾威脅,在全球106個瘧疾流行的國家和地區,共出現2.16億個病例,65.5萬人死於瘧疾,死亡病例較2009年減少3.6萬人。但是,在部分國家仍不容樂觀,如世界衛生組織駐布隆迪代表處負責人Dismas Baza博士表示,2011年布隆迪瘧疾發病人數達每千人391例。

  而且各國普遍出現了發病率未和病死率同步下降的現象,原因就在於,青蒿素可以治好瘧疾降低病死率,但是對導致發病率居高不下的惡劣生存環境無能為力。

  但是在中國,情況卻大不一樣。

  建國前,整個中國不僅對瘧疾沒有防治措施,甚至也沒有較可靠的疫情資料。只有零星記載但也可窺見其肆虐,如雲南思茅地區一個商鎮1918年時有7000戶35000人,因為瘧疾流行,居民大量死亡逃亡,到解放時只剩下717戶1092人。解放後的疫情資料為年發病最高達3000萬例;由於當時沒有特效藥物治療,瘧疾病死率非常高(可達10%以上)。另有資料稱,山東省疫區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初的年發病率高達10%—20%,甚至有的地區高達50%—70%。

  但在農村基礎醫療體系(赤腳醫生)建立後,尤其七十年代初青蒿素研制成功和化學制藥工業的發展起來後,年發病率和病死率快速下降,1984 年即下降為90.4 萬例,2011年報告發病率僅有0.7萬例。

  在這個事例中,我們看到的是,世界因“中國變美好”而變美好,而不是相反。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不能理解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的人,沒有資格評論中國近現代史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2月 18, 2015 3:29 am

  關於鋼鐵的幾個數據

  1、在農業社會的基礎上,中國的漢陽鐵廠、日本的釜石田中制鐵所和八幡制鐵所初建時都屢屢失敗,經數年至十多年的改造方能勉強產鋼,但依然價高質劣。

  20世紀初在進口鋼鐵每噸售價30余兩白銀的情況下,漢陽鐵廠的鋼鐵因質量太差,以低於成本的每噸23兩白銀出售都無人問津。而日本,釜石田中制鐵所的鋼鐵質量之差以至於大阪炮兵工廠用於海岸炮的炮彈鑄造材料時,不得不加一道精煉工序,稱為“釜石再制鐵”。而且100磅重的價格2元30錢,進口鋼鐵只有1元左右。即使如此“品質惡劣,價格又高”日本政府依然堅持采購,直到八幡制鐵所建成後並入國營的日本制鐵。

  後發國家工業化初期的產品如果沒有國家違反“市場規律和自由貿易原則”的“循私”采購和庇護,重工業的發展必定舉步維艱。事實上,正因為北洋及國府的不聞不問,漢陽鐵廠很快就深陷衰敗虧損之中;最終在“兵荒馬亂”的一戰和“黃金十年”(鋼價漲至每噸100美元以上)這本應是鋼鐵業利潤最豐厚的時期,卻被日本以國家力量巧取豪奪,淪為八幡制鐵所的廉價原料產地。

  2、1921年,中國產鋼7.7萬噸,為北洋時期最高年產量;同年,印度18.6萬噸,日本產鋼86.5萬噸是中國的11.2倍。

  3、1934年,中國產鋼5萬噸,為國府主政時期最高年產量;同年,印度81萬噸,日本產鋼384.4萬噸是中國的76.9倍。

  4、1943年,日據東北產鋼84萬噸,加上關內和國府控制下的幾個小型鋼廠等,全國名義鋼產量達到解放前歷史最高92.3萬噸;同年,印度136.4萬噸,日本本土產鋼782萬噸。

  5、1949年,中國產鋼15.8萬噸,不及歐洲小國比利時,人均不到300克,連全國每戶一把鋤頭也滿足不了;同年,印度137萬噸,“幾乎夷為平地”的日本產鋼311.1萬噸是中國的20倍。

  6、1980年,30年後,中國產鋼3712萬噸,接近德國(4384萬噸),超過了法(2318萬噸)英(1128萬噸);增長235倍,遠高於日、德、美等國的歷史上和平時期最快增速;但是人均用鋼量仍僅38公斤;同年,印度951萬噸,日本產鋼11140萬噸是中國的3倍。

  7、2011年,再30年後,中國年產鋼68528萬噸,超過世界鋼產量前10名其它國家的總和,人均509公斤;同年,印度7220萬噸,日本產鋼10760萬噸約中國的1/7。

  8、通常建設每萬噸鋼產能需800~2400萬美元(1980年美元),但因我國鐵礦石品質差,絕大多數礦山為30%以下的貧礦(美、澳、印多為60%以上的富礦),且共生復合礦石多、礦體復雜,不利於開采和冶煉,不鄰海交通不便等原由,單位投資遠高於正常情況。如攀鋼的建成就是以成昆鐵路和釩鈦磁鐵礦冶煉工藝研制成功為前提。前30年結束時,我國1980年3712萬噸的鋼產能至少須投資800億美元(1980年美元)!

  僅此一項就占前30年GDP總和(以當年匯率折算為2.80萬億美元)2.9%,占前30年財政總收入(以當年匯率折算為0.78萬億美元)10.3%。(這從側面也證明了當年的GDP因統計、計算方式、“冬修”“民辦”等無償低償勞動和各種原因存在被低估的現象)

  9、前30年中國累計產鋼4.3億噸,按二戰後的最低鋼價計算,全部進口至少需近900億美元。所以即使僅從經濟效益出發,建成3712萬噸鋼產能所投資的800億美元(1980年美元)也是劃算的,更不要說其建設對國內相關產業、就業和工業化進程的積極作用。

  10、1980年僅以抗旱排澇所用的農用抽水機為例,全國已擁有258.3萬臺農用排灌電動機289.9萬臺農用排灌柴油機,合計520多萬臺(國家數據
http://data.stats.gov.cn/index
)。如果全部進口,給個良心價大中小各型均價100美元,至少需5億多美元。

  5億多美元!我用這筆錢的1%來建廠自己造不更好?這東西到70年代連社隊企業都在生產,既解決剩余勞力問題,又工農業全面發展。

  不過這也有個前提,就是國家工業化達到一定程度。否則原材料哪來?技術工人哪來?運輸物流怎麼辦?別的不說,520多萬臺抽水機,至少需矽鋼等各種合金材料共50多萬噸,僅重量就已超過民國“黃金十年”產鋼量10年總和或1949年產鋼量的3倍!如果依靠進口也是約2億美元。

  11、1949年中國鋼產量自美國的1/448、日本的1/20開始,1980年增長到美國、日本的1/3,再到1997年以10894萬噸超過美國(9846)和日本(10455)居世界第一,直至2013年,全球粗鋼產量16.49億噸,中國占比49.8%,中國鋼鐵產量用64年從不到世界的1/1000增長到占世界的一半。人均用鋼量近600kg,超過了工業化國家人均300kg的用鋼水平和供鋼水平。

  但是在粗鋼蓄積總量這個世界通用的衡量一個國家工業化進程的重要指標上,完成工業化的美國粗鋼蓄積總量71億噸(人均24噸),日本38億噸,前蘇聯56億噸,2010年中國粗鋼蓄積量57.5億噸,人均僅美國的1/6,如果中美國兩國維持2012年產量不變要60年中國才能和美國持平。

  12、美國鋼產量最高紀錄12611萬噸(1979年),英國鋼產量最高紀錄2832萬噸(1970年),法國鋼產量最高紀錄2702萬噸(1974年),德國鋼產量最高紀錄5940萬噸(1974年)(西德5323+東德617),蘇聯鋼產量最高紀錄16307萬噸(1988年),日本鋼產量最高紀錄12020萬噸(2007年),韓國鋼產量最高紀錄5140萬噸(2007年)。美英法蘇德人均峰值都在500~800公斤,只有日韓人均峰值超過1噸,主要原因是日韓大量出口汽車和船舶,間接出口鋼材。

  中國的峰值鋼產量既不會象英法那樣少也不會象日韓那樣多,應該和美國差不多在700~800公斤左右,預計10年內鋼產量達到11億噸的峰值。

  看歷史,大勢重於細節,數據重於故事。如果研究所謂“康乾盛世”只糾纏於什麼“九龍奪嫡”、宮闈陰謀、秘聞野史,卻對小冰河氣候、玉米紅薯的引種擴展、攤丁入畝等一無所知,這不是歷史學者,而是三流網絡寫手。

  在我看來,自鴉片戰爭以來,中國的大勢就是“工業化”,順此大勢就是正確的,除此以外什麼主義都是假的。因為只有工業化的中國才不會重陷絕境,不用以血肉長城去抵抗鋼鐵洪流,不用為裹腹口糧徒勞地深耕日削益瘠的耕地……而在歷史迷局中的當事者已經為“工業化的重要和困難”付出了慘重代價之後——國府無視了“重要”,土共輕視了“困難”,我們回顧、研究這段歷史時依然犯同樣的錯誤就太不應該了。

  但是,在對紅松實木家具的價格望洋興嘆的今天,確無法想象當年的“老解放”居然是用三寸厚的上好紅松板做貨廂,原因僅是因為鋼材缺乏;

  在擔心果蔬農殘的今天,也無法想象看到整片整片莊稼被鋪天蓋地的粘蟲(或蝗蟲或稻苞蟲或……)吃得精光,卻只能手捉腳踩木板拍,原因僅是因為沒有農藥;

  在追捧不用化肥的有機食品的今天,也無法想象當年最主要的水稻病害竟是因缺肥缺水引起的胡麻葉斑病……

  所以,某些人最常犯的錯誤就是以現在的情況去揣測當年,以事後孔明的心態去指點江山,仿佛工業化可以神賜天降,似乎龐大但落後的“無法對外競爭”的工業就毫無意義,好象“世界主流是和平發展”我們睡著也能和平發展。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3頁(共3頁) 上一頁  1, 2, 3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