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力量 - 【淺說:腐爛的熊爪——東北亞篇】

3頁(共3頁) 上一頁  1, 2, 3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回復: 世界力量 - 【淺說:腐爛的熊爪——東北亞篇】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3月 10, 2016 7:41 pm

4:如何把隊友推到對立面去。


蘇聯終於在索布恰克的人民調查委員會的調查下,被逼到了墻角。悲劇的亞佐夫被逼的走投無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說話了。


而這個時候,索布恰克急需對葉利欽集團表示支持,於是給蘇聯紅軍心窩子的一腳。就在這個時候爆發了……索布恰克集團的文人們,瘋狂的質問蘇共,到底是誰簽發了“屠殺”人民的命令。於是戈爾巴喬夫還未反應過來,劍鋒直指戈爾巴喬夫,質問是否是戈爾巴喬夫發布的命令。


這個時候的戈爾巴喬夫真的犯難了,因為從法理上,如果沒有簽署合法文件而動用軍隊的話,是嚴重違憲的行為,這會直接導致戈爾巴喬夫因違憲法而身敗名裂。這一切都是算計好的,因為戈爾巴喬夫必須把這個鍋給扔出去。戈爾巴喬夫直接不要臉的表示……中央書記處並沒有決定使用武力,並沒有發布命令,這一切的責任都應該由國防部長亞佐夫負責,戈爾巴喬夫給人民調查委員會的解釋也是非常的不要臉的,面對索布恰克的質疑,他說:“第比利斯事件出現的時候,我本人並沒有在莫斯科。命令是由國防部長亞佐夫發布給高加索軍區執行的,整個事件應該由亞佐夫來負責”


於是整個過程就真的如葉利欽和索布恰克預料的那樣,於是給蘇聯紅軍當胸一腳的行動就實現了。人民調查委員會立即啟動了針對亞佐夫的調查。而亞佐夫對高加索軍區的命令也是口頭命令,於是……亞佐夫很難堪,他認為蘇共不至於會讓紅軍來頂包。


這個時候,中央總務部部長的博爾金勸說戈爾巴喬夫,他認為:如果在第比利斯事件裏直接把鍋踢給了蘇聯紅軍的話,可能會導致紅軍對蘇共喪失信心,並且會嚴重損害戈爾巴喬夫本人在紅軍裏的地位。而戈爾巴喬夫認為,在改革關鍵期裏,如果把鍋丟給了自己,自己一切都毀了。


於是,索布恰克集團劍鋒直指亞佐夫,逼迫亞佐夫做出解釋。而亞佐夫真的沒辦法,於是最終被逼的走投無路。此時紅軍的大佬之一的亞納耶夫表示……戈爾巴喬夫這麼做是完全不要臉的,讓被政治孤立的亞佐夫感到了一絲的溫暖,至少……還有人願意站在自己這一邊。


而亞佐夫必須做出解釋,索布恰克的步步為營打的幾乎沒有辦法,最終……高加索軍區的一系列軍官倒黴了,紅軍傘兵團的負責人也倒黴了,最終禍水引向了格魯吉亞各個部長身上,因為唯一的文件形式的命令是他們簽署的。於是……這個巨大的鍋被戈爾巴喬夫一腳踢到了天上去,飛起來的大鍋砸死了無數的人。


蘇聯紅軍的形象在幾個月內被逆轉,甚至在公開的稿件裏,蘇聯人都習慣了用“你們”“我們”來區別對待紅軍戰士。當軍人成了“你們”的時候,其實一切都已經有了兆頭,索布恰克會意一笑,葉利欽也會意的一笑,波羅地海三國集團,烏克蘭克拉丘夫等人都會意的一笑……因為最後能擋住他們的那絕對力量——蘇聯紅軍,被當胸一腳,踢在了水溝裏。


整個事件的轟動讓蘇聯紅軍戰士們認為,無限的委屈……因為他們不過是執行上級命令,為什麼最終錯的都是他們?蘇聯的軍官們則更是這樣……整個肚子裏都是無限的火。


這個時候,葉利欽已成事實上的俄羅斯領導人,烏克蘭的克拉丘夫,哈薩克斯坦的紮爾巴耶夫表示觀望。整個事件會在幾個月內爆發出來,所有人都在摩拳擦掌的等待著。而戈爾巴喬夫的改革也完成了,名正言順的當上了所謂的蘇聯總統。


而這個時候,蘇聯最後的怒吼……爆發出來了。亞納耶夫帶著受了無限委屈的亞佐夫極一大堆還堅守蘇維埃的人,徹底的怒吼終於爆發……而在這個關鍵的時刻裏。


索布恰克進行了快速的政治收縮,把泛地區會議的所有人通過內務部的調令直接弄回了聖彼得堡。其中就有……他最得意的弟子,普京和梅德韋傑夫。


在這悲催的歲月裏……蘇聯紅軍別拋棄了,被打在了人民的對立面上。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世界力量 - 【淺說:腐爛的熊爪——東北亞篇】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3月 15, 2016 9:05 pm

5:黑雲壓城城欲摧


第比利斯事件不僅僅深深的刺痛了廣大的蘇聯人民,雖然事實是什麽沒有人去關註。但是在另一個角度說,蘇聯紅軍被傷透了心,他們不過是執行了蘇聯最高決議而已,僅僅是因為蘇聯紅軍執行了上級命令就被導致那麽多軍官,甚至士兵被打壓,這是真的傷害了保衛國家的那些士兵的心。


參與第比利斯事件的一些蘇聯紅軍戰士,在被調回後因為調查委員會的壓力下,很多人直接被攆回家了。在那時有一個蘇聯軍人,卡拉夫一個普通的士兵回到家後被父親轟出了家門。這位叫卡拉夫的士兵在後來的回憶錄裏說:“軍人得到了命令後首先不能質疑這件事是否正確,我們只能執行上級的命令。而我和我的戰友們執行了上級的命令,並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克制,保衛了我的祖國。我認為我沒有錯”記者問:“那麽你後悔嗎?”卡拉夫回答:“我並不後悔我執行了上級的命令,但是那件事情真的讓我寒心了,我被祖國蘇聯拋棄了”


這種心態被快速的擴大,並且在有組織有預謀的進行著輿論戰爭,並且有一部分文人(後來擔任了葉利欽政府的官員)當時居然惡意為蘇聯紅軍辯護,在各種公開的場合,媒體上為紅軍的行為辯護,基本不出任何人的預料就是……打筆桿子戰爭的雙方都是一夥人。於是蘇聯紅軍在這個時候被誤導了,認為蘇聯紅軍的領導層已經徹底爛掉了,有鍋他們一定會扔給軍人,有好處他們就自己拿了。


這種恐怖的論調甚至得到了軍方媒體的認同,認為軍隊的改革也是勢在必行的。必須打垮那些蛀蟲,偉大的戰士不能流血還流淚。然而,事實上這一切都僅僅是文人團體的輿論戰爭。


因為在第比利斯時間快結束的時候,索布恰克組織的範地區議會本有機會直接打垮上層的,但是以葉利欽,可拉丘夫等人為首的人則認為應該留著亞佐夫等人。留著他們,只不過是為了一個基本的邏輯鏈。


這個邏輯就是:輿論戰中第一步讓人民憎恨他們的軍隊——第二步,讓人民逐步的同情蘇聯紅軍,轉而讓軍民同時憎恨軍方高層——第三步,保護所謂"腐敗“的軍方高層以進一步的擴大人民和軍隊對軍隊領導層的敵對思維,第四步,引導蘇共中央進行最後一步政治改革,第五步,給蘇聯紅軍在最關鍵的時刻當胸一刀。最後一步……完成各個政治集團所迫切需要的都目標——成立自己能控制的國家。


當然,這個步驟最終會摧毀掉蘇聯,但是……誰在乎呢?


有人在乎……在乎的人就是當時蘇聯軍方高層——亞納耶夫。亞納耶夫在第比利斯事件中用實際的行動支持了蘇聯紅軍,贏得了軍方的信任。而這群理想者從本質上說是幼稚的,當然任何理想主義者無論他們的行為多麽的幼稚,他們的理想總會是偉大的。


挽救蘇聯的最後一群人——亞納耶夫集團。


而此時戈爾巴喬夫的政治改革已經進入尾聲,而俄羅斯葉利欽,烏克蘭可拉丘夫等等的政治集團首腦都已擔任了俄羅斯的總統,烏克蘭的總統……等等。此時,對於政治集團而言,其實僅僅是一個開始,蘇共已經被架空,最後的障礙是讓世界顫抖的蘇聯紅軍。他們需要集中這些人,然後一次打垮掉最後的絆腳石。


在這危急的時刻,亞納耶夫集團明確的表示,希望已擔任了蘇聯總統的戈爾巴喬夫能夠及時的剎車。而戈爾巴喬夫則專註於改善外交和改善和各個政治集團關系,他認為中央能夠壓制住這些政治集團。


然而,戈爾巴喬夫明顯想多了。在戈爾巴喬夫寫的《八月政變》一書中,明確的說到:“這場災難並非是突如其來的,蘇聯明顯的感覺到了這場即將來臨的暴風驟雨,然而並沒有人去阻止他的原因是這場災難的根本原因,在我的看法上來講,我的回答是:改革根本性的觸動了各個社會階層和社會團體的利益,這場災難無法阻止”


而事實上是這樣嗎?亞納耶夫當時旗幟鮮明的拉攏了蘇聯的副總理,拉攏了第比利斯事件裏被逼的不行的國防部長亞佐夫,拉攏了內務部長,拉攏了國防委的老大,還公開的遊說了克伯格高層,旗幟鮮明的要保衛這個岌岌可危的國家。打垮以葉利欽,戈爾巴喬夫,克拉丘夫,索布恰克等試圖禍害掉蘇聯的這幫人。


這個過程從第比利斯事件之後就是公開的活動,而整個蘇共高層選擇了漠視……而俄羅斯,烏克蘭,五斯坦,波羅地三國等……都選擇了搬好小板凳,拿好瓜子,坐等好戲。


這麽愚蠢的一種所謂的“陰謀”在無數人的註視下公開的行動著,這樣的行為從一開始就奠定了他的失敗。因為蘇共高層徹底分裂成了。退出蘇共的變成了一派,改革派,保守派三個方向。這三個派系的出現,導致了公開站隊出現在蘇聯。在這悲哀的時刻……蘇聯的外部環境開始迅速惡化,德國,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等等……所有國家都站隊了。內部的站隊也非常的明顯了,跟著戈爾巴喬夫的改革派,跟著葉利欽,克拉丘夫等人的退出派,還有就是旗幟鮮明保衛蘇維埃的亞納耶夫派。


但是,這個時候存在另一派人,就是索布恰克集團……


蘇聯劇變就在眼前,而此時的索布恰克在之前就立即找回了普京等人,並且將他的未來保護在了聖彼得堡裏。坐等看著他們的巨變開始。而此時,他們已經做好了在這場巨變中如何存活的必要手段。


此時,整個集團開始瘋狂的擠兌外匯,甚至以挪用公款的方式,以凍結外匯的方式來快速的收攏馬上就要變得值錢的貨幣——美元。並且快速的拉攏了一批當時手裏有錢的官員們,建議他們進行資金外投。這幫蛀蟲們也知道即將來臨的風險,把手中的金錢交給了這個集團。資本緣來,勢起,席卷一個國家……已開始第一步。


而此時的葉利欽也在做同樣的事情,他親信的一些官員子弟們也開始囤積物資。因為他們認為物資是一切,在變革中最重要的東西。


而學者團體的索布恰克集團認為,此時物資不重要,重要的是貨幣,什麽貨幣在此時會變得比金子還值錢,那麽他會比物資更加容易聚攏力量。因為匯差帶來的力量是純粹的,是以幾何級的速度上升的,這不是囤積物資能夠企及的速度。


而此時的亞納耶夫,亞佐夫等人還在籌備這場他們認為“偉大的巨變”


在這場災難來臨前,亞納耶夫集團甚至還在公開媒體上開始預熱,要求蘇聯全黨,全體人民團結起來,保衛祖國什麽的。他們認為會有一場偉大的勝利……



最後的瘋狂——亞納耶夫(圖出自網絡)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世界力量 - 【淺說:腐爛的熊爪——東北亞篇】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一 4月 18, 2016 11:25 pm

6.甲光向日金鱗開
——最後的“戰士”


亞納耶夫在蘇聯真理報等各種公開的媒體上,開始放出聲音,認為應該挽救蘇維埃於倒懸。並且第一次在公開的場合下,認同了蘇聯紅軍在“第比利斯事件”中的行為,並且試圖為蘇聯紅軍翻案,來挽回戰士們已經涼掉的心。

而就在這個最關鍵的時刻,俄羅斯政治集團的葉利欽已公開的表示自己退出了蘇共,並且利用了戈爾巴喬夫的政治改革當選了俄羅斯聯邦的總統。並且立即聯絡了五斯坦的領導人,烏克蘭克拉丘夫克等人,試圖架空岌岌可危的所謂“民主蘇聯”戈爾巴喬夫已是風中的破墻,一腳就能被踹倒了。而這個時候,亞納耶夫的突然出現,讓這個短命的政治聯盟突然崩潰,因為蘇聯紅軍的強大可以讓整個北約國家都顫顫發抖,何況這幫小碎催呢?烏克蘭克拉丘夫克表示,聯盟不可行,第一個退出了架空蘇聯中央的自決會議。這讓葉利欽覺得烏克蘭就是個婊子養的貨色,出爾反爾簡直是三歲的小孩。而在這最危險的幾天裏,蘇聯即將分崩離析的那幾天裏。


索布恰克集團扮演了一個極其重要的角色——輿論管控力。這個時候亞納耶夫這群蘇聯最後的熱血,準備用軍事政變的方式來把整個蘇聯的所有“賣國賊”“狗娘養的貨”一掃而空的時候,最重要的問題擺在了面前——誰來幹這事兒。雖說拿下了蘇聯國防部,蘇聯空軍,拿下了克格勃等等的高層,但是亞納耶夫集團的悲哀是——沒有底層力量來執行。於是,蘇聯展開了公開的,極其強烈的政治意識形態的攻防戰。而索布恰克集團是文人集團——筆桿子之王們,所以亞耶夫在公開的要保衛祖國的消息一被放出後。第一天,整個蘇聯的蘇共黨員們,蘇聯紅軍們,蘇聯的公民們都覺得,改變一切的時刻終於來領了。而僅僅第二天,文人的速度快到喪心病狂的地步,而事實上根據後來的公開資料顯示,亞納耶夫集團在商議進行軍管國家之前的輿論戰時,關鍵的那個人——列別德少將將消息走漏給了索布恰克集團,導致整個過程都是有準備的。

也就是說,亞納耶夫集團的屁股剛剛擡起來,索布恰克集團就準備了一百種辦法來進行道德的,法律的,歷史的,傳統的……幾乎是全方位的攻擊,在輿論上讓亞納耶夫集團根本沒有任何的還擊之力。加上蘇聯的媒體基本都控制在了索氏集團手裏,所以從編輯到總編幾乎都在抵抗亞納耶夫的聲音。

於是第二天,蘇聯的輿論快速的惡化,在最危亡的時刻,整版都是諸如《我們熱愛蘇維埃,但是蘇維埃為我們做過什麽?》,《一個國家的偉大是保護她的人民,而不是讓人民去保衛她》,甚至驚悚的出現了諸如《愛國,不等同於愛黨》,而在軍方受眾較多的報紙裏咋出現了如《蘇聯紅軍的偉大在於永遠為國家而戰,絕不為任何人而戰》,並且集中報道了各種蘇聯軍中的貪腐事件,單列出各種蘇聯軍營中的醜聞,用春秋筆法描繪混淆士兵和軍管的薪資來誤導蘇聯人民,有人在克扣士兵津貼等等。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世界力量 - 【淺說:腐爛的熊爪——東北亞篇】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一 4月 18, 2016 11:27 pm

於是到第三天的時候,整個蘇維埃的風向平衡了,而真正的那股壓倒性的力量來自烏克蘭。烏克蘭的克拉丘夫克表示高度重視這些事情,並且極有預謀的快速的報道了一系列的關於紅軍個別不要臉的人幹的破事,隨後俄羅斯跟進,高加索集團跟進。整個蘇聯人民都認為,蘇聯紅軍已經無藥可救了。甚至當時還杜撰了烏克蘭的蘇聯駐軍偷賣軍事設備的事情(後來誰知道一語成真呢?)。

在第四天,輿論惡化到不行的時候,亞納耶夫決定……管他的了,孤註一擲。於是發動了蘇聯解體前,蘇聯戰士們最後的怒吼——819軍事政變,以亞納耶夫為首的國家高層成立了國家緊急動員小組,軍事管控國家,試圖用軍事手段抓捕俄羅斯政治集團,烏克蘭政治集團,高加索集團,波羅的海三國集團等等的一系列人。而在這最關鍵的時刻,愚蠢的戈爾巴喬夫和亞納耶夫進行爭權奪利,進一步的限制了緊急會的行動能力。因為……在蘇聯憲法中,這種所謂的緊急會議小組是非法的,無論是從曾經的蘇維埃還是現在已經民主的蘇維埃,這都是非法的。而在這個一刻,亞納耶夫猶豫了,在中央和人撕扯合法性問題。那一個關鍵的瞬間,葉利欽發動了紅場政變!

而在發動紅場政變前夕,索氏集團動員了莫斯科的學生,莫斯科的知識分子們組成了所謂的市民,圍觀了蘇聯紅軍。所謂的蘇聯公民們質問紅軍,你們為什麽要把槍口對準自己的人民。而控制莫斯科的蘇聯紅軍從指揮者到士兵,突然就蒙逼了,最關鍵的那一句話來自葉利欽的副手,在葉利欽出現之前,說了一句話——你們都忘了第比利斯事件裏的紅軍戰士嗎?你們在保衛什麽?

這句話的潛臺詞就是:兄弟,你們要控制一切隨意,反正亞納耶夫集團裏最重要的一個人亞佐夫就是第比利斯事件的負責人,到時候官老爺是不會倒黴的,你們這幫大頭兵有一個算一個全得倒黴。

這對蘇聯紅軍的指戰員,戰士們都是致命的打擊。因為他們無法再相信蘇聯紅軍的領導人,特別是高層。而蘇聯空軍副司令列別德在這最關鍵的時刻,帶著蘇聯傘兵投降了,表示不參與政治鬥爭,而這支部隊就是在第比利斯事件裏蒙受了冤屈的部隊。這一招太猛了,導致整個試圖控制葉利欽上臺的紅軍,集體懵逼。自己的信仰被擊潰了,部隊軍官和高層的信任感蕩然無存,加上“純潔”的市民們的圍觀,導致價值觀都崩塌了。他們在為誰而戰?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世界力量 - 【淺說:腐爛的熊爪——東北亞篇】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一 4月 18, 2016 11:31 pm

葉利欽拿著三色旗,對著數十萬打醬油的莫斯科人,進行軍事管制的紅軍戰士,以及一大群別有用心的“純潔人士”進行了演講,拍攝下了最著名的那照片……葉利欽站在坦克上,紅軍坦克車長捂臉的那張照片。於是……整個蘇維埃轟然倒塌~莫斯科塌了,隨後就是整個蘇維埃在一夜之間坍塌掉。


圖:戰士為誰而戰!

而在另一條線裏,帶著巨量渠道的人回到了聖彼得堡。他們在這場災難裏讓整個集團獲得了政治力量的同時,提前的布局,讓他們擁有了無可匹敵的經濟資源。瓜分蘇維埃的行動剛剛拉開帷幕……


從這一段開始……資本永生篇正式開始~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世界力量 - 【淺說:腐爛的熊爪——東北亞篇】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4月 20, 2016 5:56 am

【東北亞篇第一部分——俄羅斯篇】

再一次重申,以下內容來自另一個平行宇宙,和當前世界無關,本文為腦補文,根本就不是映射現實的文章。請各位讀者務必註意區分另一個宇宙和現在世界的區別!本人水表已拆,氣表已炸,不用快遞~拒絕一切水表行為!

整個俄羅斯篇的鋪墊已完成,所以這裏直接開始更新現代俄羅斯了。各位心臟受不了的,早點撤離現場,免得出現看非洲七雄篇南非篇一樣……三觀被炸了。現代露西亞,是一個資本的世界,是一個沒有人類氣息的世界,是一個強大的世界,是一個純粹力量的國度,是一個充滿希望的國家,是一個充滿了噩夢和希望的國度……

四:資本之源

有無數人曾經在淺說群裏問一個問題:“為什麽普京一個特工,居然能當總統?”這個問題在網絡世界裏一樣有無數的人問過,答的方式非常的多,但是深究的是極少的。

前面鋪墊了很多,所以可以直接節約很多疑問的東西,這部分出現的事件,如不明白可以看前面部分提到的一些事件,人物,具體的去百度。以方便梳理邏輯!

(1)神一樣的預言家——普京

普京,曾經就讀於聖彼得堡大學(當時叫列寧格勒),普京在少年時代就顯露出了別樣的機智。他雖然攻讀的是法律系,但是普京在聖彼得堡大學的一次聯誼會中,他的發表了自己對經濟結構性問題的看法,這是當年蘇維埃時代的大學裏破天荒的事情。當時的經濟學認知,基本都是處於意識形態領域來決定的,也就是說,在那年月裏,屁股比思維更重要。而普京當年的言論,是崇尚資本的純粹力量,認為經濟結構並非是通過意識形態進行劃分,而是應該遵循經濟循環的基本常識,根基在哪裏那麽就必然出現不同的經濟運行模型。他認為世間沒有兩個人會一模一樣,那麽就不會有一模一樣的國度,更不會存在所謂的經濟學絕對真理。

並且,當時的蘇聯正在瘋狂的進行石油經濟,而少年的普京認為這種單純的不伴隨資本行動的資源輸出是極端不安全的,並且做出了一系列的風險性評估。認為蘇聯的石油經濟可能會崩潰~此番言論,舉座嘩然。

而此時所有人都認為普京是個跨界的瘋子,一個攻讀法律系的一個燒包,跑去發表經濟結構的看法。而有一個人,則默默的傾聽了這個剛入學的少年的言論,這個人就是後來的泛地區會議首領,聖彼得堡大學教授——索布恰克。

索布恰克和普京交流了關於普京世界裏的經濟模型,認為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天才選手。而事實上,當年的蘇維埃主流經濟學派是不會認同這個愚蠢的少年的狂妄之言。畢竟,從經濟結構性的根基上去否定蘇維埃的人,從來沒有成功過。普京被定義為一個畢業都有可能會成問題的人,畢竟他的屁股是歪的。而索布恰克則對這種純粹的結構性經濟的重新定義,產生了極大的興趣。並且組成了一個著名的學術小組,在普京加入那學術小組的一瞬間……他的一生就此改變。

這個學術小組基本都是聖彼得堡大學裏的精英級人物,有他的師弟,梅德韋傑夫,有後來的國防部長伊萬諾夫,有後來當時已經參加了工作的同門師兄,後來擔任了俄羅斯石油的總BOSS的謝欣。在這個學術小組裏,最初是充滿了一切憎恨的,因為才華橫溢不代表會有一個好的出路。畢竟,那時候的蘇維埃已經腐朽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索布恰克應該是人生規劃的典型高手……他把普京活生生從一個法律系的學生變成了經濟系的高材生。並且堅持要求普京完成經濟學碩士學位。普京今天的碩士論文大家可以在網上搜搜,那篇著名的碩士論文,奠定了現代俄羅斯的主要脈絡——資源伴隨重資本組合而成的絕對力量。

而普京在經濟學裏沈迷的越深的時候,就越發覺得這破鍋是藥丸了。而索布恰克則認為,普京還需要歷練,普京人生中最重要的導師,給了他一條……根本無法理解的路——特工。

而整個索布恰克的整個布局在蘇聯狗咬狗開始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布局了……索氏集團的成功,需要有人在最前沿接觸西方世界。需要一個合理的身份接觸西方世界,這個人……必須具備法律系高材生的縝密思維,做到言談滴水不漏,有極敏銳的宏觀經濟學認知,符合強人形象,而這個人選必然是他最得意的那個弟子——普京。

於是,普京穿上了那件所謂的特工的外衣。在聖彼得堡完成了他的特工培訓。並於次年,通過索氏的安排,進入西德……用克格勃的衣服來完成對西方經濟的接觸。原始資本的引入,非常的重要。

索氏的判斷沒有錯……到了八十年代的時候,整個蘇維埃都開始搖搖晃晃,索氏在等待。等待蘇維埃的那個裂隙出現,而1985年,關鍵的機會終於來臨了。安德羅波夫的改革讓索氏集團終於有了機會,而接任者則是那個更加愚蠢的戈爾巴喬夫。

於是他們覺得最關鍵的時刻到來了,一方面著手開始聯絡聖彼得堡,莫斯科,伏爾加市等地的學者組建三城同盟的同時,在這個最關鍵的檔口裏。以刺探西德經濟情報的理由,將普京送入了西德。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世界力量 - 【淺說:腐爛的熊爪——東北亞篇】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4月 20, 2016 5:57 am

普京有了克格勃合法的經濟間諜的外衣後,他接觸的任何西方資本者,都可以用為蘇維埃刺探經濟情報為理由敷衍過去。而更關鍵的是,他的經濟情報的匯報對象非常的重要,需要一個克格勃的高層來保護他。而這個人,索布恰克很快就找到了,這人是後來的第比利斯事件調查委員會的成員,蘇維埃重大案件的調研員,捷利曼同誌。因參與多次違憲行為攻擊戈爾巴喬夫和亞佐夫而被蘇維埃高院抓捕,後又無罪釋放(原因嘛,你懂的)之後成為克格勃改組成員的領導人。

於是,普京的安全性已做到滴水不漏,有合法的身份接觸大佬們。也有內線捷利曼做保護和策應,並且還有索氏集團的力量支撐著那個在世界資本市場最前沿的普京這個小船。

而時間點的關鍵是在毀滅蘇維埃的第比利斯事件裏,索氏終於成功登上了政治舞臺,快速的為西德前線輸送人員的同時,也開始可以給前線提供一些資金用於擴張經濟線的力量。而普京沒有辜負他的老師,在西德的歲月裏,他收獲的是……無數的西方巨頭企業。

而在蘇聯的內部,則是一群所謂的“寡頭”們利用戈爾巴喬夫的所謂禁酒令來獲得最初的原始資本。其實酒水的利潤確實很大,但是……經不起任何推銷,話說……你用賣酒的利潤來兼並一個蘇聯石油部試試看,用賣酒的利潤去兼並蘇維埃鐵路系統試試看~

而現在,所謂的蘇維埃解體時的瘋狂掠奪,都歸咎於寡頭們的兼並行動,而那幫寡頭的資金被解釋為……賣酒來的。而站在背後的那群真正的資本提供者——索氏表示。你們比較圖樣了啊。

而在政治線裏,則是索氏的另一個傑出的門徒,梅德韋傑夫~梅德韋傑夫是政治領域裏的絕對高手,並且和普京一樣,屬於政治、經濟、軍事等數個領域裏的絕對天才。而梅德韋傑夫則蟄伏在聖彼得堡,他索氏的周圍,運營三城同盟,準備著那一刻的到來,推索氏集團拿下整個俄羅斯最大的城市——聖彼得堡。以聖彼得堡的城市定位快速擴散到整個俄羅斯……甚至是整個蘇聯。

索氏集團在第比利斯事件後,當年的人民調查委員會的成員基本都得到了重用的同時,更重要的是他們引入了大量的資本,對幹渴的文人集團而言,猶如久旱逢甘露。泛地區聯盟議會的出現,讓索氏集團不但跨越了整個蘇維埃,還跨越了整個東歐。在無數即將變革的國家裏,都有了他們的人。

更重要的是,這一支在當時根本就沒人在意過的力量,他們是——俄羅斯的司馬懿。他們目睹著臺前的人瘋狂的搶奪政治資源,而他們只是不斷的蟄伏,藏的更深。讓我想起三國裏的那句話……十年磨一劍,只為一劍誅天下。而索氏則磨出了數十柄寶劍,每一柄寶劍都可以讓所有反對者跪下唱征服,無論是普京,梅德韋傑夫,葉蓋爾,謝欣……等人,任何一個人都是全系制霸的王者。

在俄羅斯聽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索氏——王者的母豬,這不是一個汙蔑的話,他的裙袍之下誕生的王者,太多了……遍布在整個蘇維埃。

隨著蘇維埃的倒塌中,索布恰克集團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

他們用筆,在第比利斯事件裏,拿下的第一個巨頭亞佐夫。

他們在後續的報道裏,用筆給了蘇軍當胸一腳,弄的蘇維埃軍人都有點懷疑人生了。

他們用筆,在819事變裏擊敗了蘇聯最後的戰士,赫魯曉夫的翻版君亞納耶夫。

他們用筆,拿下了整個蘇維埃的軍人,他們用筆,擊碎了蘇共黨員們的三觀,他們也用筆墨,拿下了……蘇維埃人民。

而隨著蘇聯的轟然倒塌,索氏集團……選擇了蟄伏,而非走到前臺。索氏的智慧非毛子那種社會裏有的,忍耐,帶著無數的王者如狼群一樣選擇了埋伏在俄羅斯的雪原裏。旗幟鮮明的支持了葉利欽……而這個行為,和當年的司馬懿給曹操下跪……是不是一樣一樣的呢?葉利欽犯下了他一生中最大的錯誤……支持索布恰克競選聖彼得堡市長職位!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世界力量 - 【淺說:腐爛的熊爪——東北亞篇】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五月 12, 2016 4:42 am

四:資本之源

(2)葉利欽的錯誤
葉利欽犯下了一個巨大的錯誤,他認為泛地區聯盟並非是政治實體,而強行壓迫這個非政治實體的文人們沒有什麽好處,再說了他們並沒有掌握實際的政治資源和經濟資源,當索布恰克提出要競選聖彼得堡市長的時候,葉利欽本人得到消息的時候,淡定的表示就索布恰克那一個教書的……還能選出個花來不成?


而事實上葉利欽的幕僚們給葉利欽的消息是,索布恰克成功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因為有消息稱在聖彼得堡,索布恰克的競選已完全西方化,大規模的助選的過程是需要花費龐大的資金的,剛剛解體的蘇維埃,大家都在耍嘴皮子而索布恰克本人則在玩兒金錢政治。基於蘇聯時代留下的那種巨大的政治思維慣性,讓總統幕僚們都認為,應該徹底的查一下索布恰克競選資金的來源。而後來在攻擊索布恰克的時候,發現索布恰克當時的第一期競選資金的量不可查,但是有證據表示當時索布恰克的競選辦公室堆積的現金都是按百萬美元計算的。


而葉利欽本人的盲目自信和自大,以及索布恰克本人的低調讓對手放棄了對他的打壓。那麽,最大的問題是……當時的俄羅斯剛剛從蘇聯解體,索布恰克一個教書的,他的錢哪裏來的?


因為當時的普京班底在兩德合並時後,通過索氏集團的調令直接回到了聖彼得堡。而就在這個時間點上,一個非政治實體的一個所謂的泛地區聯盟突然註入了劇烈的資金。讓整個集團獲得了極其龐大的金錢力量,當時進行整個結構的規劃的某人(禁詞),認為:


俄羅斯的復興力量的崛起在理智的角度上是可以依靠外部力量來進行恢復的,而大量的引入資金,控制俄羅斯的主要經濟城市的行政權是完成經濟力量崛起的最優選擇。因為任何性質的吞並行為的本身莫過於自己轉賣給自己是最劃算的,而聖彼得堡是整個俄羅斯最大的城市的同時,並且扮演了俄羅斯的經濟中心的角色。所以大量的資金應該用在控制三城的政治資源。就這一點上,某人(禁詞)和普京的看法是極其一致的,並且在此時當年在聖彼得堡大學擔任國際政治研究的大學教授班底組成的競選策略團隊表示,現在的政治風向的本身就是親西方政治的,應該為人民帶來真正意義上的“民主”。


而外部資金來自哪裏?這筆巨大的資金,來源至今都是一個很模糊的東西,在俄羅斯的主流說法是:誰分贓誰投資。而事實上,當初湧入俄羅斯的主要資金正是美國資本為主的掠奪性資本。這個線上,國人都知道,美資支持了葉利欽,隨後扶持起了巨大的寡頭集團瓜分了整個蘇聯的經濟資源。而之前的戈爾巴喬夫的本身是拉攏了英國來進行資本擴充,所以撒切爾夫人才敢公開的說:“你的(戈爾巴喬夫)的民主,是英國支持下才有可能實現的,而事實就是如此”,在蘇聯解體後,英資的本身是比較弱勢的。所以在葉利欽經濟集團裏,英資的占比一直都比較低。而英國人一直都奉行利益不必最大化,最重要的是安全。所以兩頭下註的行為在英資的世界裏是非常常見的。


而當時的俄羅斯已經是一片混亂,處於第一政治集團的葉利欽集團自然他們已經投資了,而第二政治集團則有好幾個,而實際力量最強大和有“業績”支撐的,只有一個選擇——索布恰克集團。在投資的角度上說,風險可控的本身最簡單的辦法莫過於拿出賬本看業績。而很明顯,索布恰克集團從第比利斯委員會到三城聯盟到泛地區會議的運作,堪稱是組織運營的最佳模本。每一次的進退都是表現的只能用一個詞形容——完美。


而英資當時能搭上線的就只能是在德國活動的蘇聯克伯格經濟線的間諜們,所以這種事兒本來就是一拍而合的事情。於是英資成為了整個集團活動的最大支持力量,開始進行瘋狂的政治勢力的擴張。


而政治勢力的擴張的目的從,他們更傾向於馬列主義,一切政治活動皆為經濟利益而運行。所以,索布恰克在聖彼得堡競選的本身並不是說他在獲取政治權利。真正的目的從後來的事情上看,本身就是在為索氏資本集團的建立而打開關鍵的口子,因為他本人奉信一點,並認為是真理——一切的政治活動,一定是為經濟利益而服務。所以,此時的俄羅斯從導向上就轉化成了三個巨大的集團。


其一:以葉利欽為代表的權利派,他們不擇手段的提高自己的權利。
其二:以美資為核心的寡頭集團,不擇手段的吞並經濟資源繼而轉攻政治權利。
其三:以索布恰克為首的索氏集團,以用政治手段為經濟利益開路的方式來進行運行。


而經濟權利和政治權利的本身是鞋和腳的關系,比如說葉利欽集團,沒有經濟根基的權利暴增本身就是腳太小而鞋太大。而寡頭集團則是腳太大鞋太小~而索氏集團則是用中國人的話說……有多大的腳,穿多大的鞋。在這種不同導向的競爭中,誰會在滿是荊棘的路上贏得長跑的勝利?索布恰克認為……他們必勝。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世界力量 - 【淺說:腐爛的熊爪——東北亞篇】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五月 17, 2016 4:28 am

四:資本之源

(3)索氏資本的崛起


在這最關鍵的檔口裏,蘇聯分裂後的最大的政治實體葉利欽政治集團在端著酒杯,吃著魚子醬,在慶祝自己的勝利。瓜分著整個蘇維埃留下的一切的時候,如前文所說,遠在聖彼得堡的索氏被葉利欽輕視的本身,正所謂福兮禍兮誰能料。


葉利欽認為那幫二逼文人就是嘴皮子貨色,三寸的黃鱔還能冒充海龍王了?而索氏集團成員則是滿滿的憤恨,因為在蘇維埃最後一刻,點燃第比利斯的是他們,完成對蘇軍的暴擊的是他們,完成擊潰亞納耶夫的是他們,懟死戈爾巴喬夫的也是他們。憑什麽到了分贓的時候,葉利欽那孫子就拋棄了他們?文人啥沒有,三兩骨頭還是有的,一個個都表示……要用辭職在表達自己的抗議。


而這個時候,索大神走了出來,對大家吟了一段詩,清了清嗓子:“那啥,就葉利欽那人吧。這麽說吧,吾曾有友屌似卿,如今墳頭綠草茵”任何地位和實力不相匹配的權利都是空中樓閣,早晚都得坍塌。所以,索氏認為,葉利欽會在兩年內被葉利欽集團所架空,而這個關鍵的檔口期裏就是索氏集團的關鍵發展階段。


這個時候,在聖彼得堡為索氏提鞋已很久的梅德韋傑夫,拿著師哥帶回來的資本,開始了瘋狂的擴張。因為他們本身是文人團體,所以……黑別人的時候,那是黑的飛起,美化自己的時候必然也是美化的飛起。於是,索布恰克這個蘇聯末期裏最大的一個冰山出現在了俄羅斯人的眼前。左良心右道德,老牛在當中!只見得索氏大喝一聲:聖彼得堡的未來,必然是東歐的紐約,我們會在民主的光輝的照耀下,獲得重生……所以,不選我的都是腦子有坑系列。


在選舉期間,甚至一度引發出了一股奇怪的社會輿論就是……不選索大神的就是自己承認自己沒啥見識,聖彼得市民們言必稱索大神如何如何流弊。這種情況有點類似某國國內有幫犢子,言必稱狼教授,自己假裝對一些偽經濟學家們的觀點很有共鳴,都簡直不配出入商業場合似得奇怪氛圍。


然而,事實上整個索氏集團此時完成了最優秀的市場推廣。讓文人們帶節奏,帶話題,讓大家轉發話題,充分的議論和討論索氏政治的優越之處,讓政治人物瘋狂的曝光來完成第二輪的營銷。


而在聖彼得堡的索氏集團,獲得了二輪融資~因為他們的業績太過於突出了此時的俄羅斯就是全球的熱點,全世界所有的資本家都想分肉,而具體的能分到純肉,那得看誰上去之後和大家達成啥具體的協議。而索氏集團覺得,單純的自己一家公司進行融資是沒有啥卵用的。因為當時蘇聯貨幣開始了第一輪的崩潰,並且國家資產全民持股馬上就要來了。當時的索氏集團一致認為必定會引發極其強烈的經濟震動,盧布貶值的偉大時代就要來了,就是那短短的一瞬間的事兒。而他們索氏公司還正在搶奪聖彼得堡,也就是說……概念不足。


於是,他們充分的調動資源,決定從經濟層面上聯合莫斯科和斯大林格勒進來,進行捆綁融資。並且目標的第二輪是讓喀山,葉卡捷琳娜堡等等的資源型二線城市的集體打包進來一起組合融資。


什麽叫不要臉,這就是不要臉。敢把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打包到一個概念裏,找大資本融資。這種行為的本身就是盜賊,國營資產的本身是你索氏集團的嗎?


於是,這個時候索氏集團的幾兩骨頭們爆發了激烈的沖突,而此時索氏的大弟子普大人據說說了那麽一句話:“我們都還是布爾什維克人,我們並沒有如莫斯科那幫人(指葉利欽)一樣,放棄自己的理性。此時的國家就是這樣,我們不拿別人也要拿。各位辣雞都是經濟學造詣很高的人,所得權決定支配權難道不知道嗎”這麽不要臉的話,居然在特定的時代裏,擲地有聲的說的如此的光明正大!


於是那幫辣雞們都覺得,說的好像是有那麽點道理。因為經濟資源的瓜分行動裏一旦落後了,今後就又是二兩硬骨頭的窮文人。所以,大家決定……還是支持索氏算了。於是,在這個打包過程裏,通過投資公司的方式,轉接到倫敦的金融公司,完成大宗的風投。如洪水一樣的美元和英鎊資金線從管道裏湧入進來。


拿這些錢,用來支持如莫斯科的力量……在葉利欽的枕頭邊扶持起來一個能夠牽制葉利欽集團的“橫主”而這個橫主本身是沒有啥政治智商的,就是到了今天,無數人評價此君都是一句話完事兒——辣雞一個。而索氏覺得,莫斯科的盧日科夫。


而索氏集團之所以支持盧日科夫的本身就是,因為此君在第比利斯事件等一系列的問題上,都表示支持文人集團。因為,盧日科夫自己就是一個經濟學家,一個建築學家,一個化學家,還特碼是一個老司機~還有幾根真骨頭在體內,是正兒八經完全敢和人死磕的存在。所以……扶持這樣的人起來,一定能頂的葉利欽各種不爽,雖然盧日科夫永遠不會是同夥,但是他能和對手之間形成巨大的牽制力量。


於是,懵逼的盧日科夫莫名其妙就被人支持了……在斯大林格勒等重要城市都形成了一種並沒有形成公開政黨的另一種力量的存在——索氏集團。


因為,他們的政治綱領是非常獨特的存在,索氏本人相信一點就是——民眾感受不到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民眾感受不到的統治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所以因為這種很奇怪的一種思路,索氏集團的成員在最初就幾乎遍布當時俄羅斯的所有政黨之中,從俄羅斯統一黨到各種野雞陣營裏,都有他們的人。但是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就是……從沒有公開的宣布過自己放棄了布爾什維克的身份。


那麽,他們為什麽不放棄這個身份呢?他們和葉利欽的矛盾即將公開化會有什麽情況發生呢?他們如何在經濟掠奪中幹死比他們強大無數倍的經濟集團呢?無數的問題放在他們的眼前。


星期八晚上72點,歡迎大家走進淺說《斜眼看俄羅斯》節目,了解一個另一個位面裏的俄羅斯!


圖片出自網絡——傲嬌的莫斯科之王盧日科夫!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3頁(共3頁) 上一頁  1, 2, 3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