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燦筆記 - 星期二慘案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港燦筆記 - 星期二慘案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六 7月 11, 2009 11:38 pm

剛看畢昨晚 "星期二慘案" 關於小學生補習和趕上各式 "興趣" 班的錄影,有感而發。未看的可先看看這裡的 討論。 如不知那裡有 BT 種子者,上 now.com.hk 可重溫。

仍有聯絡的前燦嫂,小一學琴,小六已考獲八級,中二再獲演奏級。中三到大學畢業那一年,她一直未間斷過教琴,用甚麼標準計也是位資深鋼琴老師。

她的學生,幾乎全部都是小三或以前開始學琴。她有六成學生能在中三前考獲八級,八成能在考高考前也可完成八級這指標,半途而廢者只剩兩成。然而,她沒有因此引以為傲,只謙稱這是個 "行業標準,沒甚麼值得炫耀"。她曾做過非正式研究,比較香港和外國小朋友考級的速度,得出的結論是香港的小朋友考級速度比外國的平均起碼快三年,半途放棄的比率更遠比外國低。

她說,與一眾小朋友時興的課外學習活動比較,學琴因同時須訓練左右手及左右腦協調,是最能鍛鍊腦力的運動。即使天賦異稟,學生考級仍須持之有恆的練習,欲速不達,打天才波更不可能,故學琴也是最考小朋友耐性、自律和毅力的活動。純祽用考級速度來推斷,她認為香港的小朋友普遍比外國的更聰明、有耐性、自律和毅力。

她也發現,香港的小朋友十分 "勢利"。若她教授非考級必操樂曲,小朋友們動輒便投訴她意圖浪費時間 "呃鐘"。他們考級比外國的小朋友快,不少其實是為盡快在升中學前考獲所需級數以便申請心儀的中學有分加,和令自己不用再在父母或家傭監督下練琴。不少學生當完成八級後,不但不肯再精益求精考演奏級,或再進修作曲或學習其他樂器;甚至從此遠離鋼琴,任它蒙塵,或再聽古典樂曲。她說當成功協助學生們 "逃離黑白琴鍵的魔掌" 後,不少學生不用一年,手指的反應已變得遲鈍;不用兩年,連入門基本指法都忘記了。

現在香港的小五學生,已獲八級鋼琴、七級吹蕭、六級奧數、圍棋五段、四級跆拳道、三級 "日本語能力測驗" ... 等証書多的是。小二學懂用 "astronaut"、"chimpanzee" 做句 ; 能倒背全部普通話聲韻母 ; 懂得用 "谷哥" 做 "破蓆" ; 隨時可背默 500 個動詞的現在、過去和將來式;閉上眼計分數加減乘除 ... 已是各小學的最基本要求。若你在中環、銅鑼灣或旺角的高樓大廈拋個花盤出窗外,你一定可把至少十個具碩士加至少一個專業資格的年青人弄至頭破血流。然而,為何不停有德高望重的社會賢達、大企業僱主和專業團體發言人指香港的學生普遍缺乏國際視野、常識貧乏、語文水平日降 ( 我不相信他們所有類似批評的唯一目的是壓低本地畢業生起薪工資 ) ; 各博客仍不斷指香港網民吝嗇自己的知識,不肯分享,或少看書,或博客文章欠分析,無深度,內容空洞 ?

與內地相比,我們獲取資訊的方便程度 ( 例如大型連鎖書店與你家居的距離 ) 與獲取資訊所需成本 ( 例如上網月費佔你收入的百分比 ) 的比率肯定顯著偏低,獲取資訊的內容接近毫無限制。 論考試,單是 CFA,除美國外有那個國家 / 地區有香港的考生人數 ( 及格率據聞也高於全球平均數,但未查証 )。我們的問題在那裡 ?

會不會是一個三至廿三歲的香港人須學習的課程 ( 包括家長安排的各種 "興趣" 班 ) 相比其他國家 / 地區同齡的小朋友多很多,令大家從小只顧趕及各種課程的最低發証書要求和完成死線後,馬上洗淨腦內的記憶體騰出空間趕下一個 course ? 小朋友天生的好奇心 - 於不同科目繼續鑽研的推動力、發掘自己具興趣的知識並加以研究的動力 - 因要趕上學習班、補習班而被消滅於萌芽狀態 ? 這種強調 "鬥快完成" 和 "鬥多証書" 的教育方式雖令現今香港的學生人人都十項全能,例如與他談 "黑社會二之以和為貴" 到 "黑社會七之高朋滿座",他可馬上引經據典,把書本上由 Faucoult 到 Weber 關於 "權力" 的論述如數家珍背出來;但再問他這些關於權力的理論與各集 "黑社會" 的關係 ,他就啞口無言。

小燦現在和以前的老闆對我和一些新聘本地畢業生最常用的批評是 "讀書唔通"。我想不止是小燦,亦是現時不少香港年青人的通病。香港的年青人並非不看書,亦非孤陋寡聞,而是他們學得太趕太多,反而忽略花時間從排山倒海的資訊中提練、消化知識,管理各種知識和在同一件事上,用不同學科的知識去思考,試試有沒有不同角度的觀點,從而得出與一般論述不同的見解。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