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6頁(共29頁) 上一頁  1 ... 5, 6, 7 ... 17 ... 29  下一步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22 pm

如果要說王彥與宗澤真正的差距,那恐怕在於人格境界。

宗澤是一個“無我”的人。

宗澤一生儉樸,自奉甚薄,不但對“利”不屑一顧,對“名”也看得很淡。 在史書中讀到宗澤的奏章,幾乎無一字計較過自己的“功名”,滿紙都是忠憤之氣、愛民之心。

魯迅說:“我們從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幹的人,有拼命硬幹的人,有為民請命的人,有捨身求法的人,……雖是等於為帝王將相作家譜的所謂'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們的光耀,這就是中國的脊梁。這一類的人們,就是現在也何嘗少呢?他們有確信,不自欺;他們在前仆後繼的戰鬥,不過一面總在被摧殘,被抹殺,消滅於黑暗中,不能為大家所知道罷了。”

宗澤正是這樣的脊梁,他心裡只有國家,沒有個人。
所謂“壁立千仞,無欲則剛”,能去掉了“我”字的人,一定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一個有大勇的人。
宗澤的剛正是出了名的,他激於國家大義,敢公然抗旨,而且是抗了一旨又一旨,一直抗了一年,抗到病死時還在抗,抗得皇帝拿他沒辦法。 (此事在下文中會講述,宗澤這一舉動,也給了岳飛很大的影響。)
宗澤對岳飛有不殺之恩,還對岳飛予以重用,岳飛也果然沒讓宗澤失望,以一次次捷報回報宗澤對他的信任。
青年岳飛還沒有成為一代名將,他還有很多素質需要提高,還有不少弱點需要克服,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24 pm

疑案五天子殺人

一朝天子一朝臣,朝朝天子都殺人。

相傳在宋朝建國之初,宋太祖趙匡胤曾立下誓言——不殺大臣及言事者,子孫有違此誓,天誅地滅!

宋朝是中國誅殺大臣最少的一個朝代,一些身犯重罪的大臣也不只過是遠貶嶺南、海島。 這應該說是政治的進步。
宋朝有兩個皇帝——宋欽宗趙桓和宋高宗趙構——卻違背了太祖的誓約,在即位之初,他們就大開殺戒。
趙桓在即位後的幾個月裡,先後誅殺李彥、王黼、梁師成、梁方平、蔡攸、蔡翛、童貫、朱勔、趙良嗣。
北宋亡國後,宋徽宗趙佶被俘,他派曹勳冒死逃回來見趙構,囑咐了兩件事:
1、如果趙構能夠得到擁護,就馬上繼承宋朝的大統,想辦法來救父母。
2、特別囑告:太祖有誓約,不能殺大臣和言事者,否則必會遭到天譴、惡報。
他把太祖誓約與趙構即位作為同等大事,可見對這個誓約的重視程度。 趙佶頗為迷信,他認為之所以有亡國之禍,可能與趙桓殺了那麼多大臣有關,違了祖宗的誓約,這一切都是在遭報應。

然而,趙構在即位後的幾個月裡,卻也像趙桓一樣大開殺戒,先腰斬宋齊愈,繼之將上書言事的太學生陳東和布衣歐陽澈梟首示眾,隨後捕殺宗室子趙叔向、賜死張邦昌、誅殺王時雍……
是什麼使得趙構完全置趙佶的警告於不顧呢? 是因為不相信因果報應嗎? 是他嫉惡如仇嗎? 還是……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24 pm

金軍於四月一日班師,趙構於五月一日即皇帝位,他的即位從表面上看是相當順利的,是否這就意味著他的皇位沒有受到威脅?

當時的不少大臣的命運也經歷了巨大的生死沉浮。
幫助趙構避敵自保,又為趙構即位出過大力的門下侍郎耿南仲被罷職,趙構對他恨得咬牙切齒:“恨不能親手一劍殺了他!”
監察御史張所先是被貶,流放江州,繼之被起用為河北招撫使,隨後再次被貶到嶺南,不幸為強盜所殺。
趙宋宗室、知淮寧府趙子崧先被委以要職,繼之也被貶竄嶺南。
名聞天下的李綱成為南宋首位宰相,但在位七十五日即被罷相,殿中侍御史張浚(後來成為主戰派的重要人物、“南宋名臣”)對他窮追猛打,把李綱一貶再貶,想把他投之於炎荒之地,希望他最好能染上疾病,一命嗚呼。
作為重要功臣之一的宗澤,在趙構登基之初竟然被排斥出朝廷,後在李綱全力舉薦下出任東京留守。 但他到任之初,就出現了公然抗旨的事情,而且此後一抗再抗,不斷上奏章與趙構激烈辯論、對朝臣憤怒抨擊。
……
這一切,足以表明趙構即位雖然表面是順天意、順民心,但事實上依然危機四伏。 同時,剛剛建立的南宋朝廷並沒有像人們希望的那樣,精誠團結、一致對外,其內部是暗流洶湧。 水火不容的國策之爭、波譎雲詭的權謀之鬥一直在激烈、殘酷地進行著……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25 pm

一、皇位之爭

要了解南宋朝廷建立之初的內部鬥爭,我們首先要將朝廷中的各種人物分個類:
1、隨龍派:趙構登基,原來大元帥府裡的那一幫文臣武將有協助真龍天子登位之功,此時也就成了“隨龍人”。 這一派當然是紅人,其代表人物是黃潛善、汪伯彥等。
2、欽宗朝的主和誤國派:在靖康年間,那些力主割地議和的主和派大臣,他們對北宋亡國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其代表人物是耿南仲、范宗尹等。
3、主戰派:靖康年間,力主抗金,反對割地議和的大臣。 代表人物李綱、宗澤、張所等,這一類大臣此時聲望日著,人心所向。
4、僭偽派:張邦昌被扶植為偽楚皇帝,朝廷中許多大臣都接受了偽楚朝廷的官職,在當時,張邦昌這可以叫作“僭位”,群臣叫作“污受偽命” 。
5、賣國派:在靖康之難中,為苟全性命而替金人奔走效命的大臣,代表人物是“賣國牙郎”王時雍、“虜人外公”徐秉哲,“急腳鬼”吳幵、莫儔等。 這些人又都接受了偽楚的官職,同時屬於“僭偽派”。
6、守節派:在靖康之難中,有反抗敵人的行為,或拒絕參與賣國賣君,保持了最低限度的名節的大臣,如呂好問、馬伸、張浚、趙鼎等。 其中呂好問還為保全趙宋宗社,勸逼張邦昌退位,協助趙構登基立了功。
7、宗室派:徽、欽二帝被擄掠北去,趙宋宗室之中有人想早日扶持趙構登基,但也有人蠢蠢欲動,有的想藉機問鼎九五之尊,有的觀望以待時機。 其中代表人物為趙匡胤之後趙子崧、趙廷美之後趙叔向。

———————————————————————————————————————
附註:
趙匡胤、趙光義、趙廷美兄弟三人。
趙匡胤暴病而亡,當時即位的部署趙匡胤之子,而是其弟趙光義。 後來前宰相趙普曾杜撰出一個“金匱之盟”的故事,說這是按趙匡胤母親的意思,趙宋皇位繼承的順序是:趙匡胤——趙光義——趙廷美——趙匡胤長子。
趙光義即位不久後,趙廷美和趙匡胤之子趙德昭、趙德芳相續“抑鬱而終”、“憤愧自盡”、“暴病而亡”。 從此皇位就一直由趙光義一支繼承(趙構是趙光義的後代)。
趙匡胤和趙廷美的子孫中不少人對此頗有想法,尤其趙匡胤這一支中一直有人認為,當年趙匡胤是被趙光義毒死,趙光義是篡位,此後為把皇位傳給自己的兒子,趙光義害死了趙廷美、趙德昭、趙德芳。 並且一直秘密流傳著一種說法——趙家的皇位遲早有一天會再回到趙匡胤的子孫的手裡。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25 pm

我們先來看一看張邦昌是怎麼當上皇帝的.
完顏粘罕把張邦昌從燕京接到了東京城下的金軍營中時,張邦昌還不知道要把他扶植成傀儡皇帝。

這天,他突然得到通知,金國二帥有請。
張邦昌來到了完顏粘罕帳中,完顏粘罕和完顏斡離不對他異常尊重客氣,先請他坐下,然後把北宋朝臣和東京士民所上的推戴錶遞給了他。
張邦昌看了大吃一驚:“趙氏無罪,突遭廢滅。我乃大宋臣子,要立我為君,豈不是讓我犯篡逆大罪,不可,不可,萬萬不可!”
完顏粘罕笑道:“趙氏敗盟,終遭廢滅,此乃天意;現在東京官民一致推舉張相公為君,此乃人心所向。張相公登基,從天意、順人心,何罪之有?這一場天子富貴可喜可賀。”
張邦昌嚇得面無人色:“一定要立我為君,張邦昌只有一死。”
金國二帥笑了笑:“不至於吧!張相公先回去好好想想。”
張邦昌回去後,金國使者王訥又來勸進,並暗示他,如果不接受,二帥要是震怒起來,只怕相公有性命之憂。 張邦昌心裡七上八下地想了一夜,也沒想出個主意。
第二天,二帥又派人來請,張邦昌實在是不敢去也不想去:“我與肅王、曹附馬一同奉使,每次元帥來召,都是三人一同前往,我怎可一人獨往?”
見張邦昌死活不肯出來,完顏粘罕命人帶話:“大金皇帝有詔,要立趙宋的皇太子為君,請張相公為監國、宰相,好好輔佐新天子,使其不再有敗盟之舉。請張相公順應民心,趕快準備進城。只要張相公進城,所欠銀兩可以緩交,遷都之事也可暫緩。”
這個消息很快傳遍了東京城,頓時萬民歡呼。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26 pm

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三月一日,御史台通報文武百官,一起到南薰門迎接太宰張邦昌入城。

下午申時(3時至5時),在金國鐵騎的護送下,張邦昌到了南薰門,受到了盛大的歡迎,朝廷的文武百官早已列隊恭候,范瓊等統制官領兵分列左右,幾萬東京百姓也聞訊趕來,南薰門內人山人海。

文武百官以見太宰之禮拜於道旁,張邦昌也趕緊還禮。

金國的護送官把張邦昌交給范瓊護送,然後對著大臣和百姓高聲喊道:“今日交給你們的是一個活的張相公,如果他要有個好歹,那就是你們不肯推戴,故意殺了他。”
此語一出,人聲喧嘩的南薰門前立即安靜了下來。
護送官繼續喊話:“國相元帥、太子元帥有令:如三日之內,不把張相公推戴為君,定要縱兵洗城,先殺盡大臣,再殺盡軍民。爾等切莫自誤,到時休怪我大金鐵騎無情。”
喊罷,金兵鐵騎掉轉馬頭,捲起一路滾滾風塵去了。
南薰門內的文武百官和軍士百姓們剛才的熱情立刻被這一盆冷水澆滅了,張邦昌的心裡更是一片冰涼。
王時雍等人把張邦昌接到了尚書省,張邦昌馬上稱病,不吃不喝地躺著不起來。
張邦昌躺了沒多久,尚書省的令廳內外,文武百官和東京父老哭告勸進,請張邦昌行權宜之計,先從了金人,救一城老小。
王時雍、徐秉哲、呂好問等大臣紛紛前來勸張邦昌登基。
王時雍道:“大金要冊立相公,三日不立,就要毀宗廟、殺生靈,相公 ……”
張邦昌道:“你們怕死,把我掇送出來,我身為大宋臣子,豈可行篡逆之事?你們要逼我,我惟有一死。”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28 pm

王時雍仍舊繼續勸進。
張邦昌突然起身,抓起一把佩刀,擺出要自殺的架勢,眾人趕忙上前把刀奪了下來。
北宋的大臣們對張邦昌都非常了解,別的不敢說,但有一點卻可以肯定——張邦昌這個人膽小怕死,大多數人都知道他這只是做做樣子罷了。
有大臣在旁邊說了一句:“相公在城外不死,現在倒要死在城裡,豈不是要害了一城生靈?”
張邦昌聞言愣了一下,正不知怎麼回答,有人趕忙給了他一個台階:“相公還是事急從權吧!等金兵退了以後,是做伊尹,還是當王莽,全在相公。”
張邦昌聽了,勉強點了點頭:“好吧,我張邦昌就擔此夷滅九族的大罪,保全一城生靈吧!”

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三月七日,東京城裡刮起了大風,刮得灰沙四起,天空中佈滿了厚厚的塵霾,雖然是晴天,但日色稀薄昏暗。
早上,北宋文武百官齊集尚書省門外,等候他們的新皇帝的到來。 他們一個個面色蒼白地站在凜烈的北風中,不時抬頭看一看滿天的塵霾和昏暈的日光,心裡都在想:如此天象,這是不祥之兆啊……
張邦昌也心驚肉跳,但他是今天的“演出”他是主角,必須得出場。
張邦昌出門前,就按事先的計劃放聲大哭起來。 出門後讓人扶上了馬,行至西府門,他又在馬上搖搖晃晃了幾下,作出一副哀痛過度的樣子,彷彿要昏倒栽下馬來,左右也按預先的安排,趕忙上前扶住。 隨後,張邦昌假裝昏了過去,左右也假裝焦急的呼喊。 過了一陣,張邦昌被喊“醒”了,然後再次放聲大哭。 一路抹著眼淚到了舉行儀式的地方,又放聲大哭了一遍。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29 pm

金國使者拿著龍袍紅繖,請張邦昌向金國方向跪拜,金使宣讀金太宗完顏吳乞買的冊封詔書:
“諮爾張邦昌,宜即皇帝位,國號大楚……
“至此以後,當治理百姓,恭順大金,永為藩臣……”
然後,文武百官簇擁著這位新天子進了宣德門,來到皇宮正殿。
張邦昌進殿後,不敢去坐龍椅,命人另搬了一把椅子在龍椅西側,他隨即傳令:“我本是為救一城生靈,決無篡位之心,文武百官不准用見天子之禮參拜。”

王時雍卻率領文武百官在階下一齊跪拜,山呼萬歲。
張邦昌立刻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面向東站著,表示自己沒有接受跪拜,文武百官拜的是那把空空無人的龍椅。
一旁有侍衛嘆了口氣:“以前看戲裡演假裝官人,今天在這裡看張相公演假裝皇上,唉……”

張邦昌雖名為皇帝,但基本還算是守著臣子的規矩,他宣布:“不坐殿,不受朝拜,在延康殿小軒會見百官。與執政官、侍從官商議事情時,大家都坐著談話,言必稱名。飲膳起居不用天子禮儀,遇到金國人來的時候才穿龍袍。”
然而,張邦昌是一個有嚴重弱點的人,很快就在女色上出了軌。
皇宮大內裡有一位華國靖恭夫人,名叫李春燕,二十一歲。 她原是趙佶的宮女,本來己經被擄至金營,完顏粘罕挑了十個宮女,當作禮物送給張邦昌,她因此成為了“大楚”國的“妃嬪。”
這張邦昌原來也是好色之徒,看到這些正當妙齡、如花似玉的美人,禁不住色心蕩漾。 但這十個美人都是太上皇的女人,他雖有色心,可沒這個色膽。
李春燕見張邦昌已受冊封,但一個宮女都還沒碰,顯然是有所顧忌。 她哪裡懂國家大事,只是頭腦簡單地覺得:趙宋算是完了! 好在自己命大,僥倖逃過了一場浩劫,並且還很可能因禍得福。 以前自己只是個不起眼的宮女,現在大富大貴的機會就擺在眼前。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29 pm

李春燕怕別人搶了先,馬上使出“外交纖腕”,屢次給張邦昌獻上果品,而張邦昌也每次都厚禮回報。
這天,李春燕夜間來訪,見張邦昌酒已經喝得有點多了,於是就先陪著張邦昌飲酒談笑。 等張邦昌有了幾分醉意,李春燕上前擁著他:“大官家,如今事已至此,還說什麼呢?隨我來。”
李春燕伸出纖纖玉手來拉張邦昌。 張邦昌酒勁壯了色膽,也忘了害怕,半推半就地被掖入了福寧殿……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張邦昌夜宿內庭,讓宮人侍寢的事,後來還是漸漸傳了出來。

趙宋皇族中惟有康王趙構沒被擄走,按封建宗法制度,他是首選的皇位繼承人,只要金軍一走遠,就應當迎康王趙構回來即位。
東京城裡的大臣們此時是各有各的心思。
呂好問、馬伸等人此時正在等待張邦昌主動退位。 然而,還有一些大臣卻十二萬分地不願趙構回來,這些人以王時雍、徐秉哲、吳幵、莫儔為代表。 他們幾個在靖康之難中,可算是乾盡了“好事”——身為臣子,卻把太上皇、太上皇后連騙帶逼地給弄出城交給金人,又遵照完顏粘罕的命令,把趙宋皇族三千餘人悉數抓捕押送到金營。 王時雍因此得了個外號,叫“賣國牙郎”,徐秉哲的外號則叫“虜人外公”,吳幵、莫儔往來傳令,人稱“急鬼腳”。
一旦康王趙構當了天子,肯定會跟他們算這筆出賣爹娘的帳,憑他們這幾個人的所作所為,滅九族都還是便宜的。
王時雍他們幾個,此前就極盼望完顏粘罕能擒殺趙構,可趙構躲得遠遠的。 現在,他們要保命,就必須趕快想辦法讓張邦昌繼續把皇帝當下去。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29 pm

王時雍、徐秉哲、吳幵、莫儔商議之後,秘密求見張邦昌,力勸張邦昌不要退位,設法逼趙構南逃。 他們告誡張邦昌:相公已登了皇位,這僭逆之罪是想洗也洗不干淨的,只能一不做、二不休,設法把皇位坐穩,否則恐怕是性命難保。
這一下提醒了張邦昌:是啊,雖然是被逼的,但畢竟是僭位啊! 退位之後,趙構會不會和自己算賬? 自己會不會又要成為趙家皇帝的犧牲品?
王時雍力勸張邦昌:如今大宋氣數已盡,康王趙構也難成氣候,這是天命將九五之尊授於相公,“天與不取,反遭其咎”,相公生死禍福在此一舉!

張邦昌開始猶豫了。

呂好問察覺到了張邦昌在有意拖延,不禁心裡暗自焦慮,經過慎重考慮之後,他來見張邦昌:“相公是真的想做皇帝,還是姑且搪塞敵帥,為國家圖將來?”
張邦昌不正面回答:“此話怎講?”
呂好問坦誠相告:“相公難道不知道中國的民心人情?不過是被金人兵威所逼,不得已而屈從,金國退兵之後,天下人豈能繼續容忍金國冊封的異姓之王?在外有兵馬大元帥康王,在內尚有元祐皇后(指未被金人擄走的哲宗廢後孟氏),這豈不是天意……”
張邦昌沉吟片刻,說:“依你之見,當如何是好?”
“當迎元祐皇后入宮,請康王回京即皇帝位,惟有如此,相公方可轉禍為福。”
“何以見得會有禍?”張邦昌還在試探。
呂好問說:“相公不可進入皇宮內庭,不可與先朝宮人相見……”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34 pm

“哦……”張邦昌佯裝沒有聽明白。
呂好問點到為止,話鋒一轉:“敵國所給的龍袍玉帶,不是見金國使者時不能穿戴,所下文書更不能稱為聖旨。還有,要趕快迎元祐皇后入宮,請康王回京。惟有如此,相公方能保全自己。”
張幫昌頓了一頓,搖搖頭:“金國大軍還未走遠,如果現在就迎回康王,只怕會惹出事端,此事還是緩一緩吧。”

呂好問不動聲色:“相公可要當機立斷。如果相公立即推戴康王,則東京城裡的大臣有保存社稷之功;一旦外面有人先推戴了康王,再打出興兵討伐僭逆的旗號,我們這一城的文武百官豈不都成了叛臣?”

張邦昌又沉吟片刻:“此乃大事,容我三思,再作裁奪。”

張邦昌想當皇帝,天下不服的人多的是,首先起來發難的是趙宋宗室、知淮寧府趙子崧,他看到天下有大亂之勢,便傳檄說:“藝祖造邦,千齡而符景運:皇天佑宋,六葉而生眇躬。”
在古代,“眇躬”是皇帝專用的自謙之詞。 他這話的口氣可不是一般的大,一副興衰撥亂、拯救趙宋舍我其誰的派頭。
趙子崧還給趙構寫信,說張邦昌的老家在廬州,趙子崧已傳檄當地官員,讓他們訪察張邦昌的家屬,想捕殺其母子,以絕張邦昌的“姦心”。
隨後,趙子崧又給張邦昌、王時雍寫了書信,直接質問張邦昌:“今道路之人皆言閣下用心傾危,否則,金人為何堅決拒絕孫傅的請求,而要扶立閣下?現在敵師已經遠去,閣下應迅速反正。若稍有遲疑,則天下人必將奮起而誅篡逆之臣,屆時恐閣下後悔不及。”
寫給王時雍的信中更是直接斥責:“諸公相互謀劃,亡人之國,還以佐命功臣自居,不知平日所學何事?”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34 pm

另一支趙廷美系宗室趙叔向聚兵七千,直抵東京城郊的青城,也顯示出了問鼎之志。 趙叔向到了城下,放出話來,讓張邦昌趕快退位,迎元祐皇后入宮垂簾聽政,否則就要“放兵與爾等周旋”。
張邦昌不得不有所表示了。 他猶豫再三,決定先只​​迎元祐皇后入宮,暫不迎康王趙構回京。 王時雍聞言大驚:“陛下,不可迎元祐皇后入宮,更不能迎康王回京。騎虎者勢不能下啊!望陛下三思,否則日後反為所害,追悔莫及啊! ”

靖康二年四月五日,張邦昌迎元祐皇后入延福宮,尊為“宋太后”。 然而他在冊文裡卻說:“尚念及大宋開國之初,首先就推崇尊重西宮的禮儀……”
從這句冊文裡,呂好問看到了張邦昌還在猶豫,王時雍等人仍然在對其施加影響,而朝中其他的大臣都在觀望事態發展,如此拖下去,恐怕結果很難預料。

————————————————————————————————
附註:
冊文裡的原文為:“尚念宋氏之初,首崇西宮之禮。”公元959年,後周世宗柴榮去世,幼子柴宗訓即位。 趙匡胤及其部下發動陳橋兵變,兵不血刃從孤兒寡母手中奪得了天下。 趙匡胤將柴榮的皇后迎請入西宮,尊為“周太後”,實際上是稱其為前朝太后。 而不久,趙匡胤即將後周改朝換代為宋。 張邦昌效法此舉,將元祐皇后迎入西宮,尊為“宋太后”,暗暗留下了一個伏筆——如果將來條件許可,他可能也會學趙匡胤,將“宋”改朝換代為“楚”。 )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35 pm

局勢在不斷發生著變化,很快,又有一個消息傳到了城裡——宗澤已經領兵向東京而來。

宗澤聽說了張邦昌受金國冊封為帝,勃然大怒,立即準備起兵討伐。 宗澤寫信給趙構:“自古奸臣都是外表恭順,而內藏禍心,今張邦昌本為臣子,竊據皇位,惡狀昭著,須速行討伐。如使天下奸雄,紛起效尤,國家將內亂四起。”
趙構的回信命令他領軍靠近京城,先觀察張邦昌的意圖,暫不進攻。

張邦昌這個皇帝,缺乏朝中大臣的擁護,更無民心的支持,現在又猛然醒悟到,自己手上還沒有兵!

朝中大臣也看清了形勢,御史馬伸上書給張邦昌,直言指責張邦昌外表上口口聲聲是為了國家百姓,而實際上卻是挾金人之威以自重,包藏禍心,故意拖延時日,想逼康王南逃,以保住自己的皇帝位置。 上書中措辭強硬,警告張邦昌“上天難欺、下民可畏”。 並表明自己寧死不會認張邦昌為國君,要求張邦昌立即退位。
原來默不做聲的一班臣子,此時也開始議論紛紛。
張邦昌害怕了。 呂好問對張邦昌說:“現在天命人心都已歸康王,相公現在應趕快出來推戴康王登基,則是為國家立下大功。如果遲了,宗澤等人要是公開起兵聲討,則相公百口難辯,將淪為叛臣,到時追悔何及?”
張邦昌最終決定:寧可丟了皇帝位,也不能丟了性命。
他派人給趙構送去書信:“臣之所以不為國死節,是因為君王還被擄在外。今臣封存府庫,以待康王回京。”並將玉璽送至趙構的大元帥府。 然後請元祐皇后垂簾聽政,自已退居太宰之職。 至此結束了他三十三天的皇帝夢。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36 pm

此時,趙子崧也看清了形勢,論功績威望他實在也不比張邦昌強到哪裡去,何況趙構大元帥府不但掌著兵,那些謀臣們更是展開了強大的政治造勢,故事不斷翻新著花樣:
首先“靖康”代表“十二月立康”,這事已廣為傳揚——康王繼承大統乃是天命所歸;

一說:趙構出使之時,趙桓賜給趙構排方御帶。 此中自有深意;

一說:趙構晚上夢見趙桓脫下自己龍袍,披在趙構身上;
一說:濟州城裡的百姓晚上看見天邊紅光沖天,如赤鳥翔翥,火光達旦——此帝王將興之兆也;
一說:趙構此前渡黃河時,黃河並未封凍,趙構一到,馬上就結了冰;
……
耿南仲、汪伯彥、黃潛善等人紛紛上表勸進,說這些徵兆已充分錶明趙構乃是真命天子,大王其可久稽天命乎? 其可久拂人情乎?
最後,趙桓的“來信”將故事推到了高潮——突然有一位趙桓身邊的人從押解途中逃了回來,宣稱帶回了趙桓的親筆詔書,這份詔書上說:請康王趙構繼承大統,為趙桓雪北轅之恥……
趙子崧此時算是徹底明白了,自己爭不過康王趙構。 他急忙轉向,也跟著上表勸進。
四月十五日,東京的朝廷以元祐皇后手書的名義昭告天下:
“聽從群臣的請求,由康王繼承本朝之大統……”
趙構的謀臣們對東京還是不放心,畢竟東京還在張邦昌的控制之下,最後在宗澤的建議下,趙構把即位地點選在了南京(今河南商丘)。
五月初一日,趙構登壇受命,即皇帝位,改元建炎。 下詔尊趙桓為淵聖皇帝,元祐皇后為元祐太后。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36 pm

張邦昌的皇帝夢做完了,現在,輪到年僅二十歲的趙構恍如在夢中了。 他從沒想過自己能當皇帝,回想這一年多以來所發生的事情,他覺得冥冥之中確有天意,人世間的許多事情,人力無法預料、無法把握、也無法改變。 人,怎麼能不敬畏天命?
趙構下了一道詔書:“從今以後,一切天象吉凶,太史局必須據實上奏,如有隱瞞,軍法從事!”
在人的一生中,有許多決定自己命運的事情,自己無法預料又無法迴避,無法理解更無法駕馭。 人由此感到自己力量的渺小,感到“人生有命,成敗在天”。 只有少部分人會付出艱辛的努力去提高自己的力量,去理解、去駕馭、去預料這些事情,從而主宰自己的命運;大多數人都會希求上蒼能對自己額外眷顧,希求冥冥之中那個神秘而強大的力量能給自己帶來好運。
而其實,天意從來無私。

皇位的角逐結束了,正當天下人延頸以望,期待著趙構重建的政權力挽狂瀾,振興起大宋的頹勢的時候,朝廷裡卻並沒有同心協力的氣象,皇位角逐之後,繼之而起的是相位之爭。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37 pm

二、相位之爭

趙構即位後,任命宰相、確定國是乃首先要辦的大事,而這兩者又有密切的關聯。
趙構任命張邦昌為尚書左僕射兼門下侍郎(左丞相),並加太保、奉國軍節度使,封同安郡王。 趙構心裡清楚——廢掉了張邦昌這個金國冊封的皇帝,金國肯定會非常惱火。 他給張邦昌以優厚之禮,是想以此減輕對金國的刺激,對國內,這也可以說是獎賞張邦昌保存宗社之功。
右丞相之職花落誰家成為關注的焦點。 論資歷,耿南仲是首屈一指,他現在也是“隨龍派”的重要人物。 但別忘了,他同時也是“主和誤國派”,並且他的重大劣跡——奉命出使卻半路逃跑,為了保命,到相州假傳聖旨——隨著東京城裡官員的到來,很快就徹底暴露了。
耿南仲是趙桓的心腹近臣,趙桓的“厚黑學”坑了不少臣子,但待他不可謂不厚,而他居然在趙桓最需要他的時候逃之夭夭。 朝廷的御史言官不可能不彈劾他,黃潛善、汪伯彥更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趙構得知實情后,恨得咬牙切齒:“朕欲手劍殺之!”
耿南仲雖然沒有被殺,但他的政治生命已經至此完結了。
耿南仲以下,就是黃潛善、汪伯彥了,他們以患難重臣、定策元勳自居,滿以為右丞相的烏紗一定會落到他們中的某一個人的頭上。
但趙構卻沒有打算讓黃潛善、汪伯彥任宰相,他任命黃潛善為中書侍郎,汪伯彥為同知樞密院事,呂好問為尚書右丞兼門下侍郎。 他心中已有了右丞相的合適人選——李綱。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5:18 pm

建炎元年(公元1127)五月初五日,趙構任命李綱為尚書右僕射兼中書侍郎,召赴南京。

趙構任命李綱為宰相,說明了他此時的心理:一方面,他知道廢掉了偽楚政權,金國勢必不會善罷幹休,戰爭很難避免;另一方面,年輕的他對一舉成就中興大業心懷憧憬。 他認為值此危難之秋,能擔當國家大任的,只有“學窮天人,忠貫金石”的李綱,並且李綱一度力挽狂瀾,已是名聞天下,眾望所歸。

黃潛善、汪伯彥大失所望,心中憤恨不平。
不希望李綱當宰相的還不止是黃、汪二人。 趙構任命李綱為宰相,馬上就讓“主和誤國派”坐立不安——李綱一直堅決主戰,和他們是水火不容,李綱拜相之後,對他們不會講客氣。
“主和誤國派”的重要人物范宗尹給趙構連上三封奏章,論李綱“名浮於實,而且有震主之威,不可以為宰相。”
繼之,御史中丞顏岐又連上五封奏章,稱:“張邦昌為金人所喜愛,雖已位列三公、郡王,還應再加官爵,增重其禮;李綱為金人所憎惡,不能任其為宰相。應趁現在還未到任,速行罷免。”
趙構冷笑著對顏岐說:“朕即皇帝位,恐怕也會讓金人憎惡吧?”
顏岐見皇上語氣不對,忙諾諾而退。 退下後,他依舊不死心,將彈劾李綱的奏章抄錄副本,派人送給尚在來南京途中的李綱,想讓李綱知難而退。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5:19 pm

李綱沒想到自己人還沒到南京,就先收到了顏岐彈劾自己的奏章。 看來朝廷中主和投降的大有人在,自己出任宰相,和這些人的鬥爭將不可避免,甚至還可能會十分地激烈和慘酷。

李綱對時局有清醒的認識,喪亂之後,國家千瘡百孔,在外,強敵隨時可能再次興兵南下;在內,朝綱萎靡,士大夫風氣敗壞;法令馳廢,官吏因緣為奸;軍政敗壞,將領士兵弱不能戰,財政枯竭,戰爭嚴重破壞了國家經濟;民心離析,而立國又急需民力的支持……
李綱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一年前自己是怎樣敗在耿南仲的權謀之下。 現在自己是向前一步,闖進驚濤駭浪之中,去擔負起天下的興亡,還是明哲保身。 退一步海闊天空? 謀國即不可顧身,顧身即不可謀國……
人生總會有一些事不得不做取捨,不同的取捨也決定了不同的人生命運和人生價值。 在“謀國”和“顧身”之間,李綱決定取“謀國”而捨“顧身”。 既然鬥爭已不可避免,李綱也就不再考慮如何去避免,而是思考如何在斗爭中先發製人。

六月初一日,李綱到達南京。
趙構聽說李綱已到,立即召入內殿。 李綱拜見趙構,不禁悲從中來,淚流滿面:“臣請陛下收回成命,宰相之職李綱實不敢接受。”說罷將顏岐的奏章副本呈上。
“豈有此理!”趙構​​看了,氣得把奏章一擲,對李綱說:“朕深知卿一腔忠義,決不聽信此等荒謬之言。”
李綱說:“臣愚蠢,只知有趙氏,不知有金人。說李綱才疏學淺,不足以為宰相,李綱不敢有片言只語申辯;然而卻以被金人憎惡為由,言李綱不可為宰相,則令臣切齒痛恨!身為大宋臣子而被敵國喜愛,反而應當官居宰相,那賣國求榮者,豈不個個都成了忠臣義士!”
趙構說:“朕雖年少,但此等道理焉能不知,欲使金國畏服,非任命卿為宰相不可。”
李綱說:“臣未到南京,就先為朝中大臣所不容,陛下特加擢用,恐因臣而誤國家大事,乞求陛下另擇賢能。”
這時有人來報:宗澤已到,在殿外等候召見。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5:21 pm

李綱早已聽說了宗澤與金兵血戰的事,正想見一見宗澤,於是請趙構命立即宣宗澤上殿。

宗澤進來給趙構跪拜行禮,淚水滾落:“陛下,老臣無能,領兵血戰衛南,未能救得東京。二帝北遷,臣欲率師攔截,無奈眾寡懸殊,令金人將二帝……”說到這裡,已泣不成聲。

“卿何罪之有?”趙構有些尷尬,自己曾答應宗澤領兵去東京與之會合,結果自始至終都置宗澤的請求於不顧,讓宗澤孤軍血戰,此時宗澤之言似乎微有責備之意。

宗澤說:“臣請陛下早回東京,號令天下,收復失地,迎回二帝。宗澤雖愚鈍不才,只要陛下不以臣老邁,臣願竭力效死,惟命是從。”

趙構聞言動容:“朕深知卿是忠義之士。”

宗澤慨然言道:“臣願陛下親賢臣,斥小人,近剛正,遠柔邪,納諍臣之直言,摒奸佞之諂諛,崇尚恭儉而戒驕奢,勤於國事而忘逸樂,則我大宋中興有望,天下幸甚!”
李綱看了看這個白髮銀鬚、鐵骨錚錚的老人,心中感慨:我大宋多幾個這樣的臣子,何至於到今天這步田地!
退出殿後,李綱、宗澤進行了一番深談。 這是兩位抗金義士第一次見面,也是最後一次見面。
李綱得知:上個月已下任命,宗澤以龍圖閣學士知襄陽府,現在是路過南京。 李綱明白這是因為黃、汪二人素來就厭惡宗澤,不想把他留在朝廷。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5:23 pm

六月初二日,李綱上朝,等執政大臣退下後,李綱單獨留在殿中,頓首拜謝:“今日扶顛持危,圖謀中興,其成敗關鍵在於陛下,而不在於臣。臣有十件事,如陛下認為可行,則請即刻明令施行,臣方敢接受宰相之職。”說罷,呈上了“十議書”:

一議國是:強敵在外,當今情勢,能守然後才可以戰,能戰然後才可以和。 現在欲戰則力不能勝,慾和更無可能,應勵精圖治,先求固守,等政事修、士氣振,然後方可大舉。
二議巡幸:皇上必須先去東京,以撫慰都城人心,如果認為東京沒有固守的把握,則應將長安、襄陽、建康定為陪都,緩急之間以為巡幸之所。

三議赦令:皇上登極赦書,乃效法張邦昌之偽赦,應予以改正。 惡逆之人不可赦免,以罪罷官者不可全部復職。

四議僭逆:張邦昌為大宋臣子,挾金人之勢僭位,應繩之以法,垂戒後世。
五議偽命:國家蒙難,仗義死節者少,而接受偽職,卑躬屈膝者不可勝數,應分六等定罪,以厲士風。
六議戰:軍政廢馳日久,將士膽怯頹惰。 應重新嚴格紀律,分明賞罰,以振奮士氣。
七議守:金兵勢必再次南下,應沿線布防,扼守要衝。
八議本政:朝廷綱紀紊亂,政出多門,應統一歸政於中書省。
九議久任:靖康年間大臣更替頻繁,賢能之士未能有所作為即已離任。 應慎重選擇官員,延長任期,以責其成功。
十議修德:皇上始登大位,應孝悌恭儉,養德修身,以副四海之望。

李綱這是向皇帝明確提出了自己接受任命的條件。 趙構看了李綱的上書,又召來黃潛善、汪伯彥、呂好問等人商議。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5:23 pm

第二天,李綱奏議中的議僭逆、偽命二事沒有公佈,其餘的被頒佈於朝廷。
李綱問趙構為什麼這兩項沒有公佈。

趙構道:“執政官中有不同的意見,此二事還是要仔細商量。”
李綱繼續力爭:“僭逆、偽命二事是當今大事。張邦昌在朝十餘年,官居宰相,不能為國死節,反而接受金人冊封,自以為得計,最後迫不得已才退位,為天下人痛恨。朝廷不治其罪,反尊崇其禮,這是何道理?陛下欲圖中興,反而尊崇僭逆之臣,又將其它臣僚接受偽職之罪,一概置之不問,何以平天下之民憤,何以勵士大夫之氣節?執政官中有不同意見者,請陛下降旨宣召,臣要與之當廷辯論。”

趙構聞言,即命召黃潛善、汪伯彥、呂好問來共同商議。

李綱首先與黃潛善展開激辨,李綱極有辯才,黃潛善也不是泛泛之輩,二人你來我往地詰難,最後黃潛善漸漸落了下風。
趙構看了看呂好問:“張邦昌僭位之時,卿在東京城中,悉知一切原委,卿有何意見?”
呂好問遲疑了一下:“張邦昌僭竊位號人所共知,但現在已經自行退位,此事惟請陛下裁處。”
李綱見呂好問態度模棱兩可,胸中激起一股義憤:“陛下,呂好問之言,首鼠兩端。張邦昌大逆不道,豈能留在朝廷?難道讓人指著他說:'這也是一個天子!'”李綱說到這裡,跪倒在地,一字一頓地說:“臣決不可與張邦昌同立於朝堂之上,臣見張邦昌,必以笏板擊之。陛下若一定要用張邦昌,臣雖死,決不接受宰相之職。”
趙構看著李綱:“卿真乃以身殉國之臣……”
汪伯彥見狀,上前說:“李綱梗直,臣等不及。”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5:24 pm

趙構終於從了李綱之請,決定罷免張邦昌,以散官安置於潭州(今湖南長沙)。
李綱、黃潛善、汪伯彥、呂好問拜謝而退,走出朝堂時,他們四個人想的是三種心思——
李綱心裡暗想:罷免張邦昌之事屬天經地義,尚且如此困難,今後其它事豈不更加堪憂?

黃潛善、汪伯彥真正的擔憂是:現在已經廢了金國冊封的張邦昌,金人必定耿耿於懷,如果再行治罪,勢必激怒金國。 現在立國之初,百廢待興,此舉很可能會馬上招致兵禍。
呂好問覺得:現在正值國家喪亂之後,王業艱難,此時為政,當暫且含污納垢。 朝廷之中,曾接受偽職者不可勝數,如果要嚴刑峻法,恐怕會人人自危,一場場明爭暗斗在所難免,很可能因此耽誤了國家緊要大事。

下詔罷免了張邦昌之後,趙構又將“賣國派”的幾個頭子——“賣國牙郎”王時雍、“虜人外公”徐秉哲,“急腳鬼”吳幵、莫儔相續貶竄至廣南的遠惡軍州。 同時,此前極力反對任命李綱為宰相的范宗尹、顏岐也被罷職外放。
趙構召見李綱:“卿現在可以接受宰相之職了。昨日在朝堂上爭論張邦昌之事,卿之忠義,令旁邊的內侍們都落淚了。”
李綱說:“臣愚陋,蒙陛下知遇,豈敢再有推辭,自當竭心盡力,以圖報效於萬一。”
李綱拜相,標誌著主戰派在第一回合的較量中佔據了上風,此後,主戰派和“隨龍派”成為兩大掌權勢力, “賣國派”、“主和誤國派” 在這一次相位之爭中遭到了重創。
另外,對“僭偽派”的懲治也已勢在必行,但“僭偽派”大臣為數眾多,他們不會個個都乖乖就範,必定會想方設法地保護自己。 正如呂好問所擔心的,這種大範圍的追查懲治,很可能會導致朝廷內部暗流洶湧。
同時,新建的政權面對的是嚴峻而復雜的局面,此時又正值用人之際,朝廷中能擔當大任的大臣嚴重不足。 李綱必須重新召回原來被貶謫的主戰派人士,並且還要大量起用新人。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5:26 pm

三、國是之爭和派系之爭

李綱拜相之後,在趙構憂慮外患的同時,還面臨著國家內亂蔓延開來的威脅。
自宣和末年起,宋王朝就已是“群盜蜂起”。 徽宗朝政治的腐敗加劇了對人民的壓迫,各地農民起義風起雲湧。 靖康之禍,又使宋王朝遭到重創,戰爭嚴重地破壞了經濟和生產,金兵的燒殺搶掠,使本來就已不堪重負的人民陷入了極度的貧困。

當一個人生存受到威脅的時候,他往往會去威脅別人的生存。

到趙構即位的時候,揭竿而起的造反者已是遍布京西、湖北、淮河、山東、河北等地。
在金兵的兩次南侵之中,宋王朝的守軍和各地勤王之師,有的被金兵擊潰,有的不戰自潰,有的因斷絕了糧食軍餉,相繼成為軍賊、流寇,為害一方。 這些軍賊、流寇有的甚至穿上金人的服裝,化裝成金兵對自己的同胞燒殺搶掠,其慘毒惡劣較之金兵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些流寇、軍賊在中原、江淮、兩湖之間狼奔豕突,又把一批批本來就在生死線上掙扎的百姓徹底地逼上了絕路,他們中年輕力壯的也只能鋌而走險。
各地關於盜賊攻掠州縣的奏章雪片一樣飛報到朝廷:
賊祝靖、李希忠相繼攻打荊南:
賊閻謹進犯黃州;
隨州、復州、郢州、荊南、德安接連失守;
賊杜用寇淮寧、賊李昱據山東,皆有數万之眾;
河北丁順、王善、楊進等擁兵數万至數十萬;
拱州、單州有數千潰卒正在殘害百姓……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5:26 pm

這一封封奏章把趙構壓得喘不過氣來,國事在他的腦袋裡成了一大堆理不清的亂麻,簡直無從措手,他急召李綱問有何對策。

李綱頗為鎮定:“盜賊蜂起,四境不寧,但其中有些原本屬良善之民,迫於生計,不得已而為盜,陛下宜先下旨招安,臣料多數盜賊會望風歸順。然後對拒不接受招安者,興兵剿除。”

趙構對李綱說:“朕任命卿兼御營使之職,招安、剿滅之事,一概委任卿辦理。”

李綱又說:“四方盜賊之中,尤以河北人多勢眾,臣請陛下因勢利導,使其為朝廷所用。
趙構問:“如何因勢利導?”
李綱答道:“當今尤為緊急的事務,是治理河北、河東。這兩路是國家的屏障,而今河北、河東為金人攻占的僅十幾個州郡,餘下的二十幾個州郡還是我大宋軍民在據守。靖康時命守臣割地,兩河士民堅決不奉詔,這些州郡都推舉當地土豪,聚眾少則數千,多則數万,與金兵相持,此中不乏忠義勇武之士。陛下應於河北設置招撫司,河東設置經制司,選擇有才幹的官員為招撫使、經制使。一來廣布陛下之恩德,使士民堅守國土,有能保一郡者,當授之以官爵。二來可以招撫盜賊,使其抵禦金兵。此事宜迅速施行,否則守城士民如食盡援絕,則可能被金國招降,盜賊亦可能為金國所用,後果堪憂。”
趙構聽了李綱的話,連連點頭稱是:“卿所慮極是!派往河北、河東的官員可有合適人選?”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5:27 pm

第二天,李綱向趙構推薦了兩個人——張所、傅亮。

張所在靖康年間任監察御史之職,在趙桓決定割讓河東、河北之地時,張所堅決反對,又力主召募河朔民兵入援京城。 因此,河北百姓對他非常擁戴,張所因此而“聲滿河朔”。 然而一個月前,張所卻被貶官外放。
在李綱到達南京之前,黃潛善、汪伯彥等人力勸趙構遷都南下。 張所上疏給趙構:“臣知此時遷都不過是為了在形勢危急之時,便於渡江南逃,是何人出此謀劃?豈不知國家安危,在於兵之強弱,將相之賢能,而不在於遷都與否。如果將帥無能,士兵懦弱,即使渡江南逃,又怎能自保?黃河天險已被金兵攻破,長江天險就一定可以憑恃嗎?遷都只會使人心瓦解,中原先亂,為今之計,首要是選任賢能為將相,同心協力,鼓勵河北忠憤之人,使人人為國而戰,則強敵可摧,國土可保,東京可高枕無憂……”
上疏措辭激烈,一針見血,黃潛善等人恨得咬牙切齒。
張所也寸步不讓,又上章彈劾黃潛善,直斥黃潛善兄弟奸邪,必害朝政。
黃潛善以退為進,上章自請罷職。 趙構當然捨不得這位“隨龍人”,於是將張所罷職。
李綱認為張所無疑是經營河北的最佳人選,但要起用張所,黃潛善必會阻撓。 於是李綱來找黃潛善,寒暄了幾句之後說:“朝廷欲經營河北,閣下以為誰可擔此大任?”
黃潛善笑著說:“丞相慧眼識人,在下孤陋寡聞,還是請丞相定奪。”
李綱從容說道:“遍觀諸人,只一個張所可用,卻又因言語狂悖,獲罪貶官。現在不得已,只能抆拭用之……”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6頁(共29頁) 上一頁  1 ... 5, 6, 7 ... 17 ... 29  下一步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