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2頁(共29頁) 上一頁  1, 2, 3 ... 15 ... 29  下一步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04 am

二月十日,孫傅率百官父老到南薰門前號哭懇告,這時元帥府的劄子到了,完顏粘罕這次的口氣已不僅僅是嚴厲了:一、限十一日之前,推舉一人;二、今日之內,將皇太子等送到軍營,如果不按時送出城,則爾等必將後悔莫及!
孫傅看了劄子,涕淚交流地又上了第六狀,讓吳幵、莫儔立即去呈給完顏粘罕,自己則繼續帶著百官、軍民在南薰門泣告哀懇。
下午,吳幵、莫儔回來了。
孫傅立即迎上去問:「二帥如何答覆? 允許立皇太子嗎? ”
吳幵哭著道:「此事不可也。 ”
南薰門前頓時又是哭聲一片。
吳幵對孫傅說:「粘罕大怒,說明天二事不了,縱兵屠城。 ”

孫傅保護皇太子的計畫也沒有成功,他不但招不到願意拼死保衛皇族突圍的死士,也沒招到願意替皇太子去死的孩子和太監。 他是讀書人,不願意強行去抓。
「想不到我堂堂中國,竟無一男子! 」孫傅絕望地仰天大叫了一聲,慟絕在地......
很快,有太監走漏了消息,完顏粘罕立即提高了警惕。
二月十一日,在金兵的威逼下,孫傅無可奈何地把皇太子和皇后送出了皇宮。 到了城門口,金兵只要皇太子和皇后,把孫傅攔了下來。
孫傅大叫:「我是太子太傅,理當隨太子一同赴難,豈可苟且偷生。 ”
金兵可不管這些,把孫傅強攔了下來。 皇太子和皇后的車被金兵裹挾而去,十歲的皇太子還在車上喊著:「百姓救我......」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05 am

完顏粘罕又讓人放出了風聲——前宰相張邦昌是最合適的人選,應該讓張邦昌當皇帝,定都金陵(今江蘇南京),東京官民如若不從,屠城!
這風聲很快在東京城裡傳開了,北宋的大臣們陷入一片恐慌之中。 眾大臣聚在一起商議,很多人此時都覺得大勢已去,趙宋氣數已盡,現在他們想的是如何保全自己了。
於是,眾臣建議道:「今日只得勉強應命,不然,一城生靈要白白遭受屠戮,這對趙氏又有何益? 不若先推舉一個此時在金營的人。 ”
這幫大臣也真夠有良心,也真是會做人——按封建社會的君臣大義,應該是「主憂臣辱、主辱臣死」。 哪個臣子現在把自己的舊主取而代之,人人都可以指責他犯篡逆大罪。 現在推戴哪個就是得罪哪個,所以城裡的官員乾脆推戴一個此時在金營的,反正是大家一致推戴的,你也怪不到誰。
有大臣建議道:「城裡風傳金帥想立張邦昌,他任過太宰之職,不如姑且推戴他搪塞一下,反正金帥心目中肯定已有合適人選。 ”
王時雍、徐秉哲等大臣隨即起草了推戴狀,準備給完顏粘罕送去,孫傅和張叔夜拒絕在推戴狀上簽名。
孫傅將東京留守之任委託給了王時雍,決心隨太子一同赴難,當天晚上住在了城門口。
簽書樞密院事張叔夜來見孫傅,說了一句話:「今日之事,有死而已。 」他給金國二帥寫去了一封書狀,請求立皇太子或趙氏皇族中一人為君。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12 am

完顏粘罕一直在密切注視著北宋大臣們的動向,當他知道敢公開反對推舉異姓的只有孫傅和張叔夜二人,不禁大為寬心——看來北宋的大臣們沒幾個不要命的。
十二日,完顏粘罕下令,將孫傅、張叔夜抓來。
孫傅其實根本不用抓,他本來就堅決要與皇太子同生共死,是被金兵攔住沒出城,昨晚就住在南薰門門口,早上城門一開,他就直接跟著金兵到了金營。
完顏粘罕試圖勸服這位北宋重臣。 要知道,在這個時候,孫傅這種人如果肯屈服,對扶植傀儡政權有重大的作用。
孫傅的態度非常明確——生是宋臣,死是宋鬼,要立異姓,有死而已!
完顏粘罕看了看孫傅,知道勸誘威嚇都���無用,命人先把他帶下去。
很快,張叔夜被押到了完顏粘罕面前。 完顏粘罕又做了一次嘗試,他對張叔夜道:「孫傅不肯推立異姓為君,已經被殺了。 張公年事已高,家族繁盛,豈可像孫傅一樣白白地去死? 請公三思! ”
張叔夜的回答也非常乾脆——與國家共存亡!
完顏粘罕又反復誘逼,張叔夜還是那句話:有死而已!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17 am

十三日,王時雍召集文武百官于秘書省,文臣承務郎、武臣承節郎以上全部都要赴議,上千名官員陸續到來。 隨後,王時雍命人關上秘書省大門,讓范瓊派兵環列于外。
王時雍讓范瓊把推舉異姓為君的事當眾宣佈,臣子們一個個四顧無言。
在一番竊竊私語之後偶,終於有幾個太學生開口道:「以我等所見,不可推舉異姓。 ”
范瓊立即高聲彈壓道:「孫、張二樞密不願推舉異姓,已被押至金營。 今日之事,為國盡忠已不可能,只能設法存活一城生靈,諸位還是想辦法為父母盡孝吧! ”
王時雍怕太學生們壞事,忙命他們趕快先回學舍裡去,太常寺主薄張浚、開封士曹趙鼎、司門員外郎胡寅趁機逃入了太學。
左司員外郎宋齊愈正好從金營回來,王時雍等人問宋齊愈是否知道金帥心目中新皇帝的人選是誰?
宋齊愈拿一紙片寫下「張邦昌」三字,遞了過去。
王時雍一看,這正好與此前東京城裡的傳聞吻合,於是隨即讓文武百官寫議狀,一致推舉張邦昌為帝。 他怕文武百官不肯,自己帶頭寫了推舉狀。
朝廷官員害怕落得和孫傅、張叔夜一樣的境地,一個接一個默不做聲,低著頭開始寫議狀。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17 am

疑案開始——

下面發生的事,諸史料中記載有了不同之處。 在這裡,先講述《宋史?奸臣?秦檜傳》所記載的情況。

————

就在文武百官低著頭在推戴狀上簽名的時候。
「豈有此理! 」終於有一個聲音打破了這種卑賤的沉默。 眾人一驚,抬頭循聲望去,見是監察禦史馬伸。
馬伸擲下筆,走到了秦檜面前(秦檜是禦史台的長官),對他說:「我輩官為禦史,職為諍臣,今日之事,豈可坐視不理,不吐一辭? 請秦中丞與我等共寫一封議狀,乞立趙氏嗣君為帝。 ”
秦檜點了點頭,拿起筆寫下了一封議狀: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17 am

「秦檜等蒙受大宋厚恩,無以為報,甚感慚愧。 今日元帥擁重兵于已拔之城下,操生殺予奪之大權于手中,欲立異姓為主,秦檜不能不冒死力辯,這不僅僅是出於忠於舊主,也是要闡明宋金兩國的利害。
「趙氏自以來,以立國一百七十餘年。 終因奸臣敗盟,結怨領國,謀臣失計,誤主喪師,使生靈被禍,京都失守,主上求和于軍前。
「兩元帥已答應議和,此天下皆知。 並且大宋俯首稱臣,錢財被索求待盡,兩河之地也已割讓,而兩元帥卻還要變更前議。 秦檜為人臣子,豈能貪生怕死,不吐一辭?
「大宋自統一中國以來,國土綿亙萬里、億萬黎民受其恩澤,為前古所未有。 興亡之命雖有天數,但僅因東京一城被克,怎可因此廢掉趙宋皇室?
「往昔西漢為王莽所篡,而光武帝振起中興;東漢為曹操父子所絕,而劉備隨即在西蜀稱帝。 唐朝被朱溫篡奪,但李克用起而繼之。 此所謂基廣難傾,根深難拔。
「張邦昌諂媚權幸,與奸臣共行蠹國之政。 如今江山社稷危在旦夕,蒼生黎民慘遭塗炭,這雖然不能說哪一個人導致的,但確為張邦昌之流所為。
「天下人之憎惡張邦昌之流,如痛恨仇敵。 如果立張邦昌為帝,大宋四方豪傑必群起而誅之。
「今日二帥兵臨已破之城,操生殺大權。 固然可以逼使京城之大臣、士民擁立張邦昌,滅盡京城中的趙宋宗室,但此舉即使能以兵威使京城人民屈服,但決不能使天下人民屈服。 即使能盡滅京城中的趙宋皇室宗子,但決不能殺盡天下趙氏宗子。
「秦檜不顧殺身之禍,言明兩國之利害,請二帥立趙氏嗣君為帝,此不僅僅使大宋蒙受福澤,對大金來說也有萬世之利。 ”

這封議狀很快送到了完顏粘罕面前。
第二天,金軍元帥府下令:將秦檜押送金營。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18 am

——以上是《宋史》的記載。

秦檜是繼孫傅、張叔夜之後,第三個公然反抗的北宋大臣。
他的議狀中,雖然有「言明兩國之利害」,「不僅僅使大宋蒙受福澤,對大金來說也有萬世之利。 」等句子,但字裡行間,明顯流露出對侵略者的指責,流露出抗爭甚至警告的語氣——「基廣難傾,根深難拔」,「即使能盡滅京城中的趙宋皇室宗子,但決不能殺盡天下趙氏宗子」。
從議狀上看。 秦檜承認了失敗,但並不願屈服。
秦檜被抓之後,東京城再也沒有公然站出來提出異議的大臣。

然而,《宋史》的記載留下了一個重大疑問——馬伸為什麼沒有上狀?
他明明是對秦檜說要共寫一封議狀,難道他在大庭廣眾上慷慨激昂,然後把秦檜推出去冒生命危險,自己躲在後面?
如果是這樣,那馬伸的為人實在是很可鄙了,但馬伸會是這樣的人嗎?
如果送到完顏粘罕手中的是秦檜和馬伸等台諫官的聯名狀,那麼,完顏粘罕為什麼只抓秦檜,不抓馬伸呢?
看來,必須要在別的史料中去尋找答案......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22 am

附錄(1-1) 《宋史?奸臣?秦檜傳》所載秦檜議狀

(為了讀者閱讀流暢,本文對史料中的對話、奏章、文書一律採取意譯。 意譯不可避免地帶上一些譯者個人的理解、傾向,所以將重要史料證據的原文附錄于後,以便參考、查證。 對其不願興趣的讀者可以直接跳過去,不會影響正文的閱讀。 )


檜荷國厚恩,甚愧無報。 今金人擁重兵,臨已拔之城,操生殺之柄,必欲易姓,檜盡死以辨,非特忠其主也,且明兩國之利害爾。
趙氏自祖宗以至嗣君,百七十余載。 頃緣奸臣敗盟,結怨鄰國,謀臣失計,誤主喪師,遂至生靈被禍,京都失守,主上出郊,求和軍前。
兩元帥既允其議,布聞中外矣,且空竭帑藏,追取服禦所用,割兩河地,恭為臣子,今乃變易前議,人臣安忍畏死不論哉?
宋于中國,號令一統,綿地萬里,德澤加于百姓,前古未有。 雖興亡之命在天有數,焉可以一城而決廢立哉?
昔西漢絕於新室,光武以興;東漢絕於曹氏,劉備帝蜀;唐為朱溫篡奪,李克用猶推其世序而繼之。 蓋基廣則難傾,根深則難拔。
張邦昌在上皇時,附會權幸,共為蠹國之政。 社稷傾危,生民塗炭,固非一人所致,亦邦昌為之也。
天下方疾之如仇難,若付以土地,使主人民,四方豪傑必共起而誅之,終不足為大金屏翰。 必立邦昌,則京師之民可服,天下之民不可服;京師之宗子可滅,天下之宗子不可滅。
檜不顧斧鉞之誅,言兩朝之利害,顧複嗣君位以安四方,非特大宋蒙福,亦大金萬世利也。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23 am

先來看一下監察禦史馬伸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馬伸在《宋史》裡是入《忠義傳》的。
馬伸紹聖四年(西元1097年)進士,後曾任成都郫縣丞,官聲清廉。
崇甯年間,理學家程頤被人攻擊,指為邪說,朝廷下令不讓他講學,學生們一律遣散。 馬伸因仰慕程頤的學識,偏偏在這時去求見程頤,程頤堅決推辭,馬伸前後十次登門,最後表示要休官來求學。
程頤道:「我是擔心連累你,才不敢收你。 你能為求學而棄官,那更說明你不必棄官。 」(意為:能為求學而棄官,足見你的品行,有這樣的品行的人,理當為國家效力,棄官是不應該的。 )
馬伸答道:「如果馬伸能聞聖人之道,死又何憾? 何況還不見得會死。 」(意為:我不怕被連累,大不了是個死,何況還不一定會死。 )
程頤嘉歎,收下了馬伸。 從此馬伸風雨無阻,每日必到程頤處一次,有人借機以流言蜚語中傷,馬伸不予理睬。
靖康初,孫傅因馬伸的卓行將他薦召至朝廷,禦史中丞秦檜迎辟他為監察禦史。
從馬伸的一貫言行來看,他不像是那種欺世盜名之徒。
《宋史?忠義?馬伸傳》記載:當時文武百官唯唯從命,惟獨馬伸奮然而起:「我身任諫爭之職,豈忍坐視不理? 」於是與禦史吳給約秦檜共寫議狀,乞存趙氏,複嗣君(趙桓)之位。
(這就是《宋史》,到處是自相矛盾的記載。 )
這到底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23 am

王明清《揮塵錄余話》中提供了一條重要線索。 該書記載:秦檜上的議狀並不是秦檜自己所寫,而是出自馬伸之手。
當時,馬伸在大庭廣眾之下,奮起抗言,並找到長官秦檜,可秦檜沒有表態。 馬伸提筆寫了議狀,隨即叫台諫官們一起來簽名。
秦檜是禦史中丞,是台諫官的最高長官,按理他的名字應該放在首位,於是馬伸等人請秦檜在首位簽名。 秦檜猶猶豫豫不肯簽,馬伸率同僚力請,秦檜不得已,勉強簽上了自己的名字,馬伸隨後派人用快馬將此狀送給了金人。 (所以秦檜所收藏的原稿,首句是「檜等」。 )
該書又載:秦檜南歸後,把上書存趙氏之事據為已功,稱自己一人上「單狀」,掠盡美名,借此騙取富貴,位極人臣,勢冠古今,而馬伸的忠義之舉被湮沒無聞。
馬伸死于建炎二年(西元1128年),一說是建炎三年。 (請記住這個時間,馬伸死于建炎四年秦檜南歸之前,這一點對解開此疑案很重要。 )
秦檜當政後,馬伸的子孫飄泊于閩中。
馬伸有個名叫何珫的外甥,他找到了馬伸所寫議狀的原稿,曾屢次想將其呈報朝廷,但馬伸之子勸止道:「秦檜現在兇焰正熾,不能去送死。 」後來有一天,何珫夢見馬伸對他說秦檜即將敗落,讓他趕快將議狀原稿呈給朝廷。 何珫相信了這個夢的預兆,於是手持馬伸的原稿去呈送。
秦檜得知後大怒,誣陷給何珫一個其它的罪名,將其下到大理寺獄中,後來又把何珫流放到嶺外。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26 am

如果《揮塵錄余話》所記載的是真實的,那麼關於馬伸的疑問就可以找到答案——當時是台諫官們聯名上狀,秦檜因為是長官,所以署名在首位。
如此看來,在靖康年間,秦檜是迫于馬伸等人的力請,無法推脫,不得已而簽名。 後來,秦檜當政時想以此為政治資本,當事人馬伸又已經不在人世,所以秦檜得以借機獨佔此功。
秦檜不但當政之後的行為令人不齒,並且在靖康年間的忠義之舉也大打折扣。
然而,還有一個重要疑問仍然沒有找到答案——如果是聯名上狀,完顏粘罕為什麼只抓秦檜,不抓馬伸和其他的台諫官呢?
有人認為,這可能是因為完顏粘罕見秦檜的名字列于首位,見秦檜的官最大,所以只抓他這個「主犯」,而放過了馬伸等「從犯」。
此論顯然說服力不足。
請大家回顧一下事件的前期,應該可以想見:完顏粘罕應該深知要扶植異姓傀儡有多困難,也更知道扶上去之後,這個兒皇帝要立住又有多困難,他應該不會把反對分子留在東京城裡,否則無疑是後患無窮。
繼續查證史料,在《靖康紀聞》中也能找到關於此事的記載,而《靖康紀聞》的記載卻又讓我們大吃一驚——上面《揮塵錄余話》所說的事可能要被推翻!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26 am

《靖康紀聞》中記載此事為:
當時范瓊領兵把住了秘書省大門,開封府、禦史台的公吏疾聲奮呼,勒令文武百官趕快在推戴張邦昌的狀上簽名。 ,當時雖然沒有人敢慨然推戴異姓,但士大夫們你望望我,我看看你,放聲大哭,一個個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惟有禦史中丞(秦檜)站出來論列張邦昌:既然不能盡人臣之大節,不能釋四方之難,所以他更不足以將趙氏取而代之。 秦檜拒不簽名,甚至表示可以把自己押赴金軍軍前。
丁特起所記載的是否真實呢?
如果是真實的,《揮塵錄余話》所載則必定被推翻;如果不真實,那只能說明作者在有意美化秦檜。
但作者有沒有可能故意美化秦檜呢?
經過分析,基本可以排除作者美化秦檜的可能——
《靖康紀聞》的作者是太學生丁特起,他本人當時就在城中。 在經歷了亡國之痛後,丁特起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歷,泣血書寫了這本《靖康要錄》。 在《序言》中,丁特起說他敢指天對地發誓,書中所記都是自己的親歷親聞,決無半字虛假。
一般認為,《靖康紀聞》成書于秦檜得勢之前,丁特起不會有攀附阿諛秦檜的可能,況且以丁特起的人品,他應該不至於這麼做。
如果丁特起所記屬實,那就證明《揮塵錄余話》中所記之事有故意詆毀秦檜之嫌疑。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26 am

附錄1-2 《宋史?忠義?馬伸傳》的相關記載:

崇甯初,范致虛攻程頤為邪說,下河南府盡逐學徒。
伸注西京法曹,欲依頤門以學,因張繹求見,十反愈恭,頤固辭之。 伸欲休官而來,頤曰:「時論方異,恐貽子累,子能棄官,則官不必棄也。 」曰:「使伸得聞道,死何憾,況未必死乎? 」頤歎其有志,進之。
自是公暇雖風雨必日一造,忌妒媢者飛語中傷之,弗顧,卒受《中庸》以歸。
靖康初,孫傅以卓行薦召,禦史中丞秦檜迎辟之,擢監察禦史。
及汴京陷,金人立張邦昌,集百官,環以兵協之,俾推戴。 眾唯唯,伸獨奮曰:「吾職諫爭,忍坐視乎! 」乃與禦史吳給約秦檜共為議狀,乞存趙氏,複嗣君位。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26 am

附錄1-3 《揮塵錄余話》的相關記載

王明清《揮塵錄余話》卷二:
明清第三錄載秦會之(按:秦檜字會之)靖康末議狀全篇,比見表姪常保孫言,嘗聞之於游定夫之孫九言雲,乃馬伸先覺之文也。
初,會之為禦史中丞,敵人議立張邦昌以主中國,先覺為監察禦史,抗言于稠人廣坐中曰:「吾曹職為爭臣,豈可坐視緘默,不吐一詞? 當共入議狀,乞存趙氏。 」會之不答。
少焉屬稿,遂就呼台史連名書之。 會之既為台長,則當列於首。 以呈會之,會之猶豫,先覺帥同僚合辭力請,會之不得已,始肯書名。 先覺遣人疾馳以達敵人。 所以秦氏所藏本,猶雲檜等也。
先覺中興初任殿中侍御史,以亮直稱于一時,為汪、黃所擠,責監濮州酒稅。 後高宗思之���以九列召,示以大用,而先覺已死。
會之還自敵中,揚言已功,盡掠其美名,遂取富貴,位極人臣,勢冠今古。
先覺子孫漂泊閩中。 先覺有甥何珫者,慷慨自任,得其元稿,累欲上之,而馬氏之子止之雲:「秦檜之兇焰方熾,其可犯邪? ”
紹興乙亥春,珫忽夢先覺衣冠如平生,雲秦氏將敗,趨使往陳之。 珫即持其稿以叫閽。
會之大怒,誣以他罪,下珫大理,竄嶺外。 抵流所,末幾而會之果殂,其家訟冤,詔複珫故官,後至員郎,先覺忠績遂別白于時。
游與馬鄰牆而居,得其詳雲。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26 am

附錄1-4 《玉照新志》對《揮塵錄余話》的質疑

《玉照新志》卷四:
明清《揮塵錄余話》載馬伸首乞立趙氏事,後詢之游誠之,凡言與前輩說有異同者,今重錄其所記于後:
靖康初,秦檜為中丞,馬伸為殿中侍御史。
一日,有人持文字至台雲:「敵軍前令推立異姓來。 」未及應語之間,馬遽雲:「此天位也,敵人安得而易? 舍立趙氏,其誰立? ”
秦始入議狀,連名書之。 已而二帝北狩,秦亦陷焉。

按:1.馬伸當時任監察禦史,建炎年間任殿中侍御史。 此處顯誤。
2.此事發生在秘書省,此處說「有人持文字至台」,顯系日久之後,傳聞出現差異。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27 am

附錄1-4 《靖康紀聞》的相關記載

范瓊領兵把秘書省門,開封府、禦史台長吏疾聲奮呼,勒令速書名銜。
士大夫相顧號慟,聲聞遠邇,但亦無敢慨然立異姓者。
惟禦史中丞論列,謂邦昌無狀,不能盡人臣之大節,以釋四國之��,不足以代趙氏,乞押赴軍前面諭。
其餘百官所議,其略雲:「奉大金皇帝聖旨、二元帥台令,令立少宰張邦昌為主。 某等亡國之臣,荒迷不知所措,不敢推載,欲立賢人,亦敢自軍前指揮。 ”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32 am

從史料中還可以為《靖康紀聞》找出兩則旁證——
《續資治通鑒長編紀事本末》(以下簡稱《長編紀事本末》)也記載了此事:
當時孫傅、張叔夜已經出城(被抓至金營),由王時雍主持上推戴狀。 王時雍怕文武百官不肯簽名,於是自己主動帶頭,文武百官也就跟著簽名。 推戴狀隨後由吳幵、莫儔送往金營,只有禦史中丞秦檜不肯簽名,單獨上了一封議狀。

另外,《玉照新志》更是對《揮塵錄余話》直接提出了異議,作者稱見到王明清《揮塵錄余話》中所記之事,覺得有疑問,於是又專門去問了一個說這件事的人,但聽到的卻有所不同:
當時,有人持文字來說:「敵人下令讓我們推戴異姓。 ”
馬伸立即道:「此天位也,怎可聽憑敵人廢帝易位,舍趙氏不立,那要立誰? ”
秦檜於是寫了議狀,與馬伸等聯名上狀。 不久二帝北遷,秦檜也被押到了金國。
看來,《揮塵錄余話》所記恐怕確有不實之處。
但以上兩則史料一個說秦檜單獨上狀,一個說是與馬伸等聯名上狀,這一個重大疑問依然沒有解決。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33 am

在南宋,這一問題就已經引起了史學家的注意。 《三朝北盟會編》的編撰者徐夢莘和《建炎以來系年要錄》的編撰者李心傳都對此進行過分析考辨。
徐夢莘在《三朝北盟會編》中對此事判斷是:秦檜是單獨上狀。
李心傳的查考則更為詳盡,他認真分析了《揮塵錄余話》的記載,認為否定秦檜是單獨上狀,這實在是詆毀秦檜太過!
李心傳認為:既然金人只抓秦檜,而不抓馬伸等人���甚至以後從未提及馬伸),這足以證明當時並不是聯名上狀,有可能是馬伸當時的確慫恿過秦檜,所以後來有人借此做文章。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徐夢莘和李心傳二位史學家曾明確抨擊過秦檜秦熺父子在紹興年間篡改歷史的醜行。 儘管在他們的書裡,並未對被篡改的歷史一一考辨駁正,但以他們的立場,決不可能為秦檜文過飾非。 尤其是李心傳,他持秦檜單獨上狀的觀點,顯然是出於要堅持寫史公正客觀的態度。
分析查證到此,似乎應該可以定案了。
也許,李心傳對馬伸的推測是正確的吧,馬伸當時可能真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慷慨激昂地慫恿秦檜,而上狀時自己躲在了一邊。 這樣「愛國忠君」的買賣真是划算,在公眾面前表現了自己,把別人慫恿出去送死。
回想起馬伸向程頤求學的故事,真是讓搖頭歎息......
但是,如果我們現在就草草結案,那將是犯下了大錯,因為史料證據還沒有收集完全,調查還必須繼續。
接下來的,是一個令人震驚的發現——這封議狀根本就沒有送到金營!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34 am

在這議狀後面,還載有一份完顏粘罕對秦檜的「判決書」:
根據前宋文武百官、軍民、僧道、耆老的推戴狀,乞請命張邦昌治理國事,元帥府已申奏(大金)朝廷,請立張邦昌為皇帝,並賜予冊立之文。
又根據此前元帥府的劄子:如果對立張邦昌為皇帝有異議,可以另行上狀申告,但不許引惹趙氏。
前禦史中丞秦檜,仍在上狀乞請立趙氏為君,此系違令,應由本官懲斷。
速將秦檜押至軍前。
天會五年二月十四日

根據以上《大金吊伐錄》的記載,完顏粘罕為什麼只抓秦檜不抓馬伸等人的疑問,終於找到了答案——完顏粘罕接到的根本就是另一封議狀,這封議狀的內容與上文中(宋朝史料中所載)的議狀完全不同,並且是秦檜單獨上狀。
真相逐步清晰了。
馬伸的確起草了議狀,也的確在議狀上簽了名,但這封議狀並沒有送出去。 秦檜暗地裡又寫了一封議狀,在別人完全不知曉的情況下調了包。
他是秘密調包,所以議狀上只有他一個人的名字,不可能是聯名狀。
但秦檜為什麼要調包呢?
是覺得上狀有生命危險,為了保護同僚而決定孤身犯險嗎?
是為了有意顯示自己的忠誠,要獨自出這個風頭嗎?
是他認為此舉不但會讓宋人欽佩他的忠義,也會讓完顏粘罕覺得他是個難得的忠臣,而心生敬仰嗎?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36 am

上面一段發錯了次序,更正如下:

從宋朝的史料中已無法查清的疑問,卻可以在金朝的史料中找到解密的鑰匙。
《大金吊伐錄》裡保存著完顏粘罕收到的秦檜議狀,但其內容完全與宋朝史料所載不同:
秦檜竊以為自古建國立王,不是讓黎民百姓侍奉一人,而是要代天致理,使天下生靈有所歸依,不淪入塗炭蹂躪之中。
張邦昌在上皇(按:指宋徽宗趙佶)時,當執政官時間很久,攻打燕京、敗盟棄信之事,他無不知曉。 (但並未勸諫皇帝。 )現在如冊立張邦昌為帝,恐怕元帥大軍一班師,天下就會奸雄紛起、爭奪帝位,(天下必將兵連禍結,百姓必將淪入塗炭蹂躪之中,)其結果將有違元帥弔民伐罪之意。
若蒙元帥推天地之心,以天下生靈為念,于趙氏中推戴一位此前不曾參與背盟之議者,使之為藩臣,則天下不會奸雄四起,元帥好生之德,通于天地!
秦檜雖是草芥,也將蒙受再造之恩,故不顧罪誅,出此激切懇求。
謹以狀聞,伏候台旨。
天會五年二月十四日,朝散郎、試禦史中丞致仕秦檜狀。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36 am

在這議狀後面,還載有一份完顏粘罕對秦檜的「判決書」:
根據前宋文武百官、軍民、僧道、耆老的推戴狀,乞請命張邦昌治理國事,元帥府已申奏(大金)朝廷,請立張邦昌為皇帝,並賜予冊立之文。
又根據此前元帥府的劄子:如果對立張邦昌為皇帝有異議,可以另行上狀申告,但不許引惹趙氏。
前禦史中丞秦檜,仍在上狀乞請立趙氏為君,此系違令,應由本官懲斷。
速將秦檜押至軍前。
天會五年二月十四日

根據以上《大金吊伐錄》的記載,完顏粘罕為什麼只抓秦檜不抓馬伸等人的疑問,終於找到了答案——完顏粘罕接到的根本就是另一封議狀,這封議狀的內容與上文中(宋朝史料中所載)的議狀完全不同,並且是秦檜單獨上狀。
真相逐步清晰了。
馬伸的確起草了議狀,也的確在議狀上簽了名,但這封議狀並沒有送出去。 秦檜暗地裡又寫了一封議狀,在別人完全不知曉的情況下調了包。
他是秘密調包,所以議狀上只有他一個人的名字,不可能是聯名狀。
但秦檜為什麼要調包呢?
是覺得上狀有生命危險,為了保護同僚而決定孤身犯險嗎?
是為了有意顯示自己的忠誠,要獨自出這個風頭嗎?
是他認為此舉不但會讓宋人欽佩他的忠義,也會讓完顏粘罕覺得他是個難得的忠臣,而心生敬仰嗎?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36 am

附錄1-5 《靖康紀聞》中的相關記載


范瓊領兵把秘書省門,開封府、禦史台公吏疾聲奮呼,勒令速書名銜。
士大夫相顧號慟,聲聞遠邇,但亦無敢慨然立異姓者,惟禦史中丞論列,謂邦昌無狀,不能盡人臣之大節,以釋四國之難,不足以代趙氏,乞押赴軍前面諭。
其餘百官所議,其略雲:「奉大金皇帝聖旨、二元帥台令,令立少宰張邦昌為主。 某等亡國之臣,荒迷不知所措,不敢推載,欲立賢人,亦取自軍前指揮。 ”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36 am

附錄1-6 《玉照新志》對《揮塵錄余話》的質疑

《玉照新志》卷四:
明清《揮塵錄余話》載馬伸首乞立趙氏事,後詢之游誠之,凡言與前輩說有異同者,今重錄其所記於後:
靖康初,秦檜為中丞,馬伸為殿中侍御史。
一日,有人持文字至台雲:「敵軍前令推立異姓來。 」未及應語之問,馬遽雲:「此天位也,敵人安得而易? 舍立趙氏,其誰立? ”
秦始入議狀,連名書之。 已而二帝北狩,秦亦陷焉。 ”
按:1.馬伸當時任監察禦史,建炎年間任殿中侍御史。 此處顯誤。
2.此事發生在秘書省,此處說「有人持文字至台」,顯系日久之後,傳聞出現差異。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37 am

附錄1-7 《建炎以來系年要錄》中李心傳對此事的觀點

《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二:
此段實毀檜太甚,按珫錄,檜獨具單狀而首詞雲:某身為禁從,職典台諫,則必非連名也。
然當時金人獨取秦檜而不及姚、馬,則未嘗連名可知,或者馬伸嘗慫恿之。 今略修潤,令不牴牾。
明清揮塵第三錄��檜議狀全文乃孫傅第三狀,明清誤也。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38 am

附錄1-8 《��金吊伐錄》所載《秦檜狀乞立趙氏狀》

《大金吊伐錄》卷三:
朝散郎、試禦史中丞致仕秦檜准元帥府指揮,如別有異見,具狀申者。 右檜竊以自古建國立王,非為率眾庶以奉一夫,蓋欲代天致理,使生靈有所依歸,不墜塗炭也。
契勘張邦昌在上皇時,執政日久,伐燕敗盟之計,皆所預知。 今若冊立,恐元帥大兵解嚴之後,奸雄竊發,禍及無辜,將不稱元帥弔民伐罪之意。
若蒙元帥推天地之心,以生靈為念,于趙氏中推擇其不預前日背盟之議者,俾為藩臣,則奸雄無因而起,元帥好生之德,通於天地。
檜雖草芥,亦被生成之數,無任待罪隕越、激切懇求之至。
謹具狀聞,伏候台旨。
天會五年二月十四日朝散郎、試禦史中丞致仕秦檜狀。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2頁(共29頁) 上一頁  1, 2, 3 ... 15 ... 29  下一步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