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3頁(共29頁) 上一頁  1, 2, 3, 4 ... 16 ... 29  下一步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38 am

附錄1-9 《大金吊伐錄》所載《元帥府要秦檜懲斷》

《大金吊伐錄》卷三:
據前宋文武百僚、軍民、僧道、耆老狀,乞選命張邦昌以治國事,行府已申奏朝廷,乞立為皇帝,仍賜冊文,不晚降到冊文。 見得事體輕重,便索鐫造...... 又勘會先去劄子,如別有異見,別具狀申,只不許引慝趙氏。
今據前中丞秦檜狀,尚言乞立趙氏,特系違令,合要本官懲斷,速起發前來。
天會五年二月十四日。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43 am

真相還原——

靖康二年二月十三日,文武百官齊集秘書省商議推戴張邦昌之事。 馬伸憤慨地提出了抗議,並請自己的上司——禦史中丞秦檜帶領禦史台諫們聯名上狀,請求立趙氏。
秦檜表示同意,並當場率台諫官們論列張邦昌在徽宗朝的種種過失,表示寧可被押赴金軍軍營,也決不奉張邦昌為君。
馬伸當場起草了議狀,(草稿由馬伸保存。 )請秦檜在譽清後的定稿的首位署名。 秦檜(可能猶豫了一下)簽上了名字,隨後馬伸等台諫官也簽了名,然後把這份聯名狀(以下簡稱「馬伸狀」)交給了秦檜。
秦檜在送出前,偷偷又寫了一份議狀(以下簡稱「秦檜狀」),署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留下了「馬伸狀」,而將「秦檜狀」交人送了出去。
完顏粘罕接到的是只有秦檜一個人署名的「秦檜狀」,第二天他下令將秦檜押赴軍前。 而馬伸等人並不知道完顏粘罕為什麼只抓秦檜,惟一能想得通的解釋是——完顏粘罕只抓為首的。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43 am

秦檜被抓之後,宋朝的史官在收集資料時,記錄了馬伸手上的草稿的內容。 (��意:草稿上不可能有簽名,有簽名的定稿交給了秦檜。 )當時,誰也不會想到:秦檜送出去的不是這份「馬伸狀」。
建炎四年,秦檜從金營回到南宋時,此時馬伸已死。 秦檜見這個最重要的當事人已經不在人世,便稱當時的「馬伸狀」是自己所寫,自己上的是「單狀」,從而掠盡美名,以此作為自己的政治資本。
秦檜此舉騙過了許多人,包括南宋史學家徐夢莘和李心傳,他們二人無法看到金朝的史料,所以只能根據事理來推斷——既然完顏粘罕只抓秦檜,則可以表明秦檜當時上的是「單狀」。
元朝編修《宋史》時,對此事未做詳細考辨,依據徐夢莘《三朝北盟會編》和李心傳《建炎以來系年要錄》的記載寫成了《秦檜傳》。 此後,很少有人再對此詳細分析、考證。
但《大金吊伐錄》裡卻保存了至關重要的證據——「秦檜狀」,這是秦檜無法去篡改,無法去銷毀的。
宋金兩國保存的同一名稱的這兩份檔,讓我們得以查明真相。
這一疑案的史料查證階段至此基本結束了,但事情並沒有完,因為還有疑問沒有解答——秦檜為什麼要調包?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43 am

三、在真相的背後

要想弄清楚秦檜當時為什麼要另寫一封議狀,靠查證史料已經不行了。 他當時心裡想的是什麼,不可能對史官去坦白,不可能留下任何記載。
我們只有嘗試「讀史讀心」,從有限的史料中去分析探尋秦檜的心理。

1、「馬伸狀」與「孫傅狀」、「張叔夜狀」的比較
首先,比較一下「馬伸狀」和此前孫傅、張叔夜所上議狀的不同。
上文所引《宋史*奸臣*秦檜傳》中的「馬伸狀」其實是一個節略本,《三朝北盟會編》和《建炎以來系年要錄》中記載的更為完整,(原文參見附錄1-10。 )其中還有這樣兩段話:
(1)大金即便真的能滅亡宋朝,兩河人民懷念故國之思也不會就此被消滅,只要趙宋宗廟中的賢德之士倡義天下,舉舉國之力收復失地,兩河人民也必將��金而歸宋。
往昔晉為契丹所滅,而周世宗複定三關,這是為晉報仇雪恨。
難道今日一定要滅亡趙氏,然後讓人為趙氏復仇嗎?
中國的英雄,必將雪中國之恨!
更何況滅人之國乃是莫大之禍,秦滅六國而六國滅之,符堅滅燕而燕滅之......
(2)兵力強大並不足以作為長久的依靠。 大金從去年興問罪之師,入境征戰已超過一年時間,之所以攻必克、戰必勝,這沒有其它的原因,完全是因為大金久經征戰,而中國經歷一百多年的和平時期,士卒缺乏訓練、實戰,又缺乏堪當將帥人才。 如果將來士卒精練,將相得人,大金又一定能戰勝中國嗎?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43 am

這兩段話已經不僅僅是在警告,幾乎已經可以說是在威脅了,從字裡行間清晰地可以看出這封議狀的作者馬伸內心翻騰著報仇雪恥的烈焰。
可以想像得到,完顏粘罕如果看到這封議狀,將會是怎樣的一種反應,很可能不是抓人,而是殺人了。
必須說明的是:如果北宋的百官、軍民誓死不從,不能排除完顏粘罕有下令屠城的可能性。 (至少北宋的大臣們認為只要堅決抗命,屠城隨時可能發生。 )
讓我們回顧一下事件的開始,孫傅率百官、軍民所上的六狀,無一不是哀懇乞求的語氣:
第一狀乞請恢復趙桓帝位(參見附錄1-11)。
第二狀退了一步,乞請立趙氏皇族中的賢者(參見附錄1-12)。
這兩次請求遭到完顏粘罕拒絕後,孫傅等人上第三狀稱:現在東京城裡除了我們這幫誤國的罪人,就是些碌碌無為的庸臣,實在是沒有賢者可以推戴,請金軍元帥府指定合適的人選,把球踢給了完顏粘罕(參見附錄1-13)。
這次,完顏粘罕回復的語氣已經很嚴厲了——有違大金皇帝聖旨,其罪已深,今後不可再如此! 並且斥責孫傅極不懂道理(何不詳道理之深也)。
孫傅等人迫于完顏粘罕的兵威,不敢堅決抗拒,又上了第四狀,再次表示實在是無人可推戴,請元帥府自行選擇,又把球踢了回��(參見附錄1-14)。
隨後,在第五狀中孫傅等人亮出了底牌——乞請立皇太子為君(參見附錄1-15)。
孫傅等人的態度讓完顏粘罕勃然大怒,他立即嚴令孫傅交出皇太子,馬上推戴異姓,如果這兩件事辦不了,屠城!
孫傅的第六狀,已經完全是在絕望中哀求了(參見附錄1-16)。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43 am

後來,張叔夜決心赴死,也寫了一封議狀,此狀寫得比較簡略,看來張叔夜已經不指望完顏粘罕答應什麼,只是在表明自己的心跡而已(參見附錄1-17)。
在這種情況下,馬伸寫了那份言辭最為激烈的議狀,此舉和馬伸正直書生的性格完全吻合——為國家大義、君臣大義所激,舍生不顧。
但是,在客觀上,我們不得不說,上這樣的議狀雖然可以激勵後來者,而在當時,除了自己送掉性命之外,于東京百姓也不見得有好處。 特別是議狀中那些帶有威脅語氣的句子,會不會把完顏粘罕激怒? 會不會促使完顏粘罕下決心以血腥的暴力來讓東京人民屈服?
如果去問馬伸這樣一個問題——這樣的議狀是會使完顏粘罕感到害怕而讓步,還是會使完顏粘罕舉起屠刀? 恐怕馬伸他自己也不敢有確定的回答。
馬伸的動機是正義、高尚的,但他行為的結果未必是好的。
秦檜的性格與馬伸不同,對事情的判斷也與馬伸不同,當馬伸把這份議狀拿到秦檜面前,秦檜會怎麼去想呢?
讓我們認真地分析一下秦檜在此事發生之前的行為表現,先來瞭解一下他這個人。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56 am

秦檜字會之,江甯人,政和五年(西元1115年)進士,那年他二十五歲,但中進士後,他的仕途並非是一躍龍門,步步高升,先做了一段時間密州教授,可一直沒得到晉升的機會,不久他又考中詞學兼茂科,可仍然沒能平步青雲。
青年秦檜既有才學又非常重視人脈關係,他出生于平民之家,卻娶了一位大戶人家的小姐,他的妻子王氏乃是前宰相王珪的侄女。
以我的瞭解,在兩宋之交的重要人物之中,只有秦檜和岳飛沒有納妾。
岳飛是不納妾,秦檜是不敢納妾。
秦檜「懼內」。 或許是因為官運未能亨通,使秦檜在家裡多少有些氣短。
如果按照封建社會的道德標準來衡量,秦檜之妻王氏是一個絕對的「悍妒婦人」,在那個「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的時代,王氏自己不能生育,還不准秦檜娶小老婆,。
秦檜不敢娶妾,就偷偷摸摸地去養了一個「外室」。 這個外室為秦檜生了一個兒子,秦檜終於有了後人,自然是滿心歡喜,可是好景不長,這事被王氏知道了,這下可是夠秦檜受的了。
秦檜原以為反正孩子都已經生下來了,生米做成了熟飯,假以時日,讓王氏慢慢「接受現實」,但他的希望還是落空了。
王氏打擊「婚外情」的手段也的確是厲害,最後硬是逼得秦檜的外室帶著小孩嫁給了一個姓林的,這孩子後來取名叫林一飛。 終秦檜一生,王氏都不許他們父子相認。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56 am

秦檜有一個外號——秦長腳,意思是特別喜歡往上級、大官那裡跑,可跑來跑去,有權有勢的官員倒是認識了一些,但他的官就是升不上去。 秦檜考中進士都已經十年了,他的官職還只是太學學正,一個正九品的芝麻官。
秦檜一直在等待機會,而機會終於來了。
到了靖康元年,在不到一年時間裡,秦檜一路升遷,一直升到了從三品的禦史中丞。 禦史中丞是宋朝中央監察機構——禦史台的最高長官(參見附錄1—18),用現在的話說,秦檜在這一年成了一位「直升機幹部」。
秦檜為什麼會有如此之快的升遷呢? 這有內外兩個方面的原因。
靖康元年,金兵第一次南侵,正月初二日,金東路軍先鋒完顏兀術突破黃河防線,兵鋒直指東京。 正月初三日晚,太上皇趙佶在夜裡二更逃走,隨之,大批驚慌失措的官員紛紛請求致仕、請病事假,一個個學太上皇——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強敵壓境,國家正在用人之際,這幫傢伙們此時為了保命,連朝廷俸祿都不要了。 在這種情況下,宋欽宗趙桓要麼也逃走,要麼起用一大批新人來撐住搖搖欲墜的朝廷。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56 am

趙桓原計劃也是逃,但被李綱給強攔了下來。 李納擔起了東京留守的重任,一邊指揮抗敵,一邊和朝廷內部的逃跑派鬥爭。
李綱是趙桓即位後出現的第一個「直升機」幹部。 他以從五品的太常少卿被破格擢升,僅十幾天時間,就連續升到了正二品的尚書右丞(副宰相)。
在堅決抗戰還是割地求和這一重大決策問題上,李綱與宰相李邦彥、張邦昌發生了激烈的爭執。 雖然李綱據理寸步不讓,但當時的宰執大臣中主戰的就他一個人,勢單力孤,很快就居於下風。
這時,秦檜直接給皇帝上了一道奏章,論述兵機四事:
一、金軍乘銳深入,不久即將師老糧盡,朝廷切不可在金人面前示怯,不可割讓三鎮之地��即便萬不得已而割地,也只能答應割燕山一路,燕山本是金人所攻取,本朝又守邊極難。 至於歲幣,不能超過過去給遼國的歲幣之數;
二、金人狡猾奸詐,朝廷對金人之言不可輕信。 希望朝廷能一面派兵守備黃河,一面出兵打擊已渡河之金寇,使其不得連續而進。 京城守備也不能因議和而稍有鬆馳;
三、此次的對金策略,都只是宰執們商議決定,而其它大臣不能參與。 建議召集朝廷的文武百官與宰執大臣一起重新認真商議國策;
四、建議不讓金國使者進城入宮,以免其窺測我朝虛實。 (參見附錄1-19)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56 am

從這封上書中可見秦檜這個小小的太學學正的確有不同常人之處,他對形勢的判斷較為清晰冷靜,雖然沒有用兵的經驗,但也大致看到了金兵的要害。 在應敵上,他主張一不可示怯,二不可寄希望于議和,三不可讓金兵知虛實,萬不得已時讓步也要有限度。
他在對內鬥爭上也頗有策略,李邦彥、張邦昌等人都畏敵求和,堅決主戰的李綱在宰執大臣中十分孤立,此時正不得不單槍匹馬和這幫主和派較量。 要一下子換掉李邦彥、張邦昌顯然不可能,所以秦檜不動聲色地提出了一個改變力量對比的方法——建議文武百官共同商議對金策略。
另外,秦檜已經看到了這場危難中出現的一個機會——現在正是國家用人之際,而大批官員致仕的致仕,逃跑的逃跑,此時上書,正可嶄露頭角,引起皇帝注意他這個平時不可能被注意的小官,自己可能因此得到重用。
趙桓沒給秦檜答覆,生性怯懦的他最終還是採納李邦彥的建議,派遣康王趙構和少宰張邦昌拿著和談的誓書去了金營。
趙桓雖然沒能給秦檜答覆,但秦檜想引起趙桓注意的目的卻達到了,很快秦檜就升任職方員外郎(從七品)。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56 am

靖康元年二月,趙桓自作聰明,讓姚平仲去劫營。 劫營失敗後,趙桓和李邦彥等人慌了手腳,為了挽回和談,趙桓罷免了李綱,下詔割太原、中山、河間三鎮,並派人奉地圖去交割三鎮,秦檜當時被派去交割河間府。
回來後,禦史中丞李回、翰林承旨吳幵一同推薦秦檜(直到這個時候,「秦長腳」以前跑出來的一些關係才算是起到了一點作用)。 秦檜當上了殿中侍御史(正七品),不久,又遷為左司諫(正七品)。
有一點必須說明:秦檜現在的升官主要是因為國家急需用人,他又有一定的辦事能力和膽量,靠關係推薦是次要的。
當時,有不少差事沒人肯去幹,比如出使金營、充當割地使等,幹這種差事要麼可能有生命危險,要麼極易落下駡名。 和秦檜一樣是芝麻小官的李若水,還有一直受排擠壓制的宗澤也是在這個時候才被推薦出來為朝廷效命的。
這個時候敢站出來,是需要勇氣的。
到了靖康二年十一月,在金軍第二次南侵的狂濤惡浪中,北宋江山風雨飄搖。 趙桓將文武百官召集在延和殿,商議是否割讓三鎮,贊同割地議和的有七十人,其中包括宋朝有名的忠臣李若水。 以中書侍郎何栗為首的三十六人主張抵抗、反對割地,秦檜就是其中之一。 主戰派認為:不割地,金兵要來;割地,金兵還是要來。 更何況祖宗之地,尺寸不可與人!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57 am

最後的結果是割地派占了上風。
然而金軍統帥完顏斡離不、完顏粘罕可不是真的要議和,他們用的是「以和談佐攻戰」的計策,是以和談來隱蔽進攻計畫。 就在這個月,完顏斡離不的東路軍兵臨東京城下。
和談的幻想破滅了,趙桓只好緊急起用主戰派,中書侍郎何栗升任宰相,秦檜作為主戰派的一員,從正七品的左司諫一躍而至從三品的禦史中丞,成為了朝廷的重臣。
東京外城被攻破後,秦檜一直在趙桓左右。
最早去金營談判的代表是宰相何栗,隨後去的就是李若水和秦檜。 要知道,這是入虎口,隨時都有被扣押的可能。
以上是秦檜上書以前他的經歷,從中已經能隱約看出這個人的一些特點:
秦檜是一個熱衷於功名的人,並為此孜孜以求(注意:不能簡單地把他這種人視為小人,岳飛也十分看重功名)。 在不得志時,能夠忍耐、等待時機,遇到機會敢於冒風險去追求。 這種人不是理想主義者,他們很務實。
秦檜是一個遇事先對情勢做出判斷,再認真思考、決定行動方案,然後才會付諸于行動的人。
秦檜是那種「自小讀通經史,長大亦有權謀」的人。 通經史,使他知大義;有權謀,使他在鬥爭策略上明顯高於一般的書生。
他兼具兩個方面的傾向,既有真才實學,又注重人脈關係。 秦檜是一個「環境決定型」的人,他會主動地去適應環境,同時也不可避免地被環境改變。
這種人,是那種「清濁咫尺隔、善惡一念間」的人。 如果走上正道,將是一個能力出眾的幹才,如果走上邪路,那就可能成為大奸大惡。

現在回到主題——秦檜看到了馬伸的議狀,他會怎麼想呢?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58 am

從「馬伸狀」和「秦檜狀」的迥然差異,我們不難分析出秦檜當時的心理——「馬伸狀」言辭太過激烈,他不願意把議狀就這樣遞上去。
以當時的情勢,這樣一份議狀很可能會招致殺身���禍,至少也會步孫傅、張叔夜的後塵。
秦檜顯然不願意去為君死節或伴君受難。 但同時,應該看到,秦檜也不願意奉張邦昌為君。
從「秦檜狀」中的落款——「試禦史中丞致仕秦檜」上看,他當時已經要求致仕。 (秦檜才三十七、八歲,離正常退休還早著呢。 )
當時,朝廷中有四十多位官員要求致仕,這四十多位顯然是把形勢看得十分清楚,對未來預測得很準確的人。
從封建的道德觀念來看,此時北宋大臣們最正確的選擇是死節,其次是與皇帝共患難,如果這兩點都做不到,那麼就必須致仕,這樣至少可以表明自己尚知君臣大義,懂得最起碼的廉恥。 另外,從利已的角度來看,致仕���是最好的選擇,奉張邦昌為君同樣存在很大風險。
張邦昌這個皇帝當得穩嗎?
別忘了,趙宋皇族中還有一條漏網之魚——康王趙構。 如果趙佶、趙桓被擄走或被處死,趙構繼承皇位是合法的,並且,京城外還有不少趙宋的宗室遠親,這不是完顏粘罕抓得盡、殺得完的(即「馬伸狀」中說的「天下之宗子不可滅」)。 從道義上講,張邦昌是沒有資格君天下的。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58 am

張邦昌雖然是前宰相,但論在官場中的根基,他是宰執大臣中最差的;論威信人望,也是相當低的;論政績功業,他是靠阿諛媚上,附會權幸爬上的,沒有什麼資本;論才幹學識,那就更平庸了。
現在,文武百官、東京軍民是迫于金國的兵城,把他推出來應付危局。 金軍班師之後,張邦昌的命運只怕是吉凶難測。 退一步說,即便張邦昌坐穩了皇位,現在要求致仕的官員先博取了忠義之名,等局面安定、形勢明朗之後,仍然有再出來做官的機會。
對局勢有判斷力的人,懂得權衡利弊的人,此時心裡知道什麼是上策。
當時,東京城裡的重臣中至少有兩個人審度了這種利害關係——禦史中丞秦檜和兵部尚書呂好問。
但這兩個人都沒能如願致仕,有人勸呂好問:「現在國家到了這種地步,你怎麼忍心丟下手不管? 」心存良知的呂好問思考再三,還是決定站出來周旋。
如果馬伸沒有在大庭廣眾之下讓秦檜表態,秦檜很可能縮一縮頭過去了。 但馬伸發舉動讓他想回避也回避不了了。
從道義上講,秦檜必須上議狀。 如果他拒絕了馬伸的要求,無疑是在文武百官面前表現自己貪生怕死。 他是台長,他知道對台諫官的道德要求是「文死諫」——寧可付出生命的代價也要堅持道義。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59 am

秦檜畢竟良知未泯,並且此時利害關係又發生了變化——不聲不響地混過去已經不可能了,他只能豁出去了,所以他率領手下在眾人面前論列張邦昌附會權、蠹國害政,不可以為君。
看了馬伸的議狀之後,秦檜知道此狀一上,後果將是什麼,但他已不能反對了,至少在公開場合不能反對。
那麼私下裡再和馬伸去商量行嗎?
不行! 以馬伸的性格,一時間想說服他是不可能的。
但秦檜不想去送死。
怎麼辦?
結果我們已經知道了,秦檜偷偷把「馬伸狀」換了「秦檜狀」。 「秦檜狀」裡鋒芒棱角全部消失了,沒有了不屈服、要復仇的意思,更沒有半點警告、威脅的語氣,完全變成了「孫傅狀」那種乞求懇告。
秦檜不希望招來殺身之禍,並且最好不要步孫傅、孫叔夜的後塵。
前一個目的達到了,後一種命運卻沒能逃脫。
上面我們已經看到了,秦檜在面對這件事情的時候,有道德和利害雙重動機,但那種動機會占上風呢? 這要看他被抓到金營之後的反應了。
到了金營之後,其實秦檜還有機會回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59 am

《三朝北盟會編》、《建炎以來系年要錄》、《靖康要錄》等史料中都記載著這樣一件事:
張邦昌登基後,上書請求完顏粘罕放歸扣押在金營的北宋大臣(其中只有吏部侍郎李若水已經死節)。 完顏粘罕臨班師前,的確放回了一批大臣,其中有尚書左丞馮澥、簽書樞密院事曹輔、禮部侍郎譚世勣、中書舍人孫覿等重臣。 但明確說出了幾個不能放的人——宰相何栗、同知樞密院事孫傅、簽書樞密院事張叔夜、禦史中丞秦檜、禮部侍郎司馬朴。
請回顧一下孫傅、張叔夜到金營時的情景,完顏粘罕是極想收服這樣的忠臣為我所用的。
秦檜只要一屈服低頭,幾乎可以肯定他能夠回來。 甚至他只要像馮澥等人那樣,表示自己現在已經是「亡國之臣,慌迷不知所措」,也有可能被放回來。
但秦檜顯然沒有這樣做,他被完顏粘罕列入了黑名單。
臨到完顏粘罕班師前兩天,在眾大臣的建議和要求下,張邦昌利用給完顏粘罕餞別的機會,再一次提出請求——放孫傅、張叔夜、秦檜三人回來。
完顏粘罕大怒:「要這三個人回去? 難道又想重新立趙氏不成? ”
張邦昌嚇得不敢再說了。
從完顏粘罕的態度可以看出,秦檜在金營並沒有屈服,他的良知占了上風,他選擇了——忠,儘管這個選擇可能經過了艱難的內心掙扎,但他畢竟還是做出了絕大多數北宋大臣沒能做出的選擇。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9:59 am

儘管秦檜把議狀調了包,但如果公正客觀地評價,他應該算得上一個忠臣,雖然稱不上是忠貫天日。
人的道德水準,是有程度差別的。
根據靖康之難時北宋大臣們的表現,我們可以姑且將沒有變節的大臣分成四個等級:
一、以身殉國、為君死節:這種忠臣極少,用金兵話說:「南朝死節者,惟有吏部侍郎李若水一人」。
二、與君主同生死、共患難:這樣的忠臣也屈指可數,只有何栗、孫傅、張叔夜、陳過庭、司馬朴等少數人。
三、知道國家、君臣大義,但不願或沒有勇氣做出前兩類的選擇,只願在保全性命的前提下盡力而為,秦檜和呂好問屬於此類。
四、尚能知道起碼的廉恥,不與賣國者同流合污,退到一邊保全自己,(當然,有些鮮廉寡恥之輩出于利益動機也會這麼做。 )這樣的官員為數不少,代表人物是張浚、趙鼎(請回顧前文,他們在推戴張邦昌時逃入了太學,二人後來都做過南宋的宰相)。
秦檜本來是第三類,但命運的安排讓他要麼選擇成為第二類——與君主同生死、共患難,要麼屈服變節。
秦檜選擇了向前走一步。
如果說第三類是常人能做到的話,那再向前走一步就不一定是常人都能辦到的。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0:02 am

對秦檜上狀一事,一直存在著不同的看法。
有人認為,秦檜此舉誠為忠義,如果他當時被完顏粘罕殺了,或者是後來死在了金國,則史家必會把他入《忠義傳》,真可謂「向使當時身便死,一生真偽複誰知? ”
秦檜後來的行為讓他的忠義之舉大打折扣,他不但隱瞞了換��「馬伸狀」之舉,還企圖否定馬伸等人當時聯名的事實,將忠義之舉攬入自己一人名下,並且還對僅剩的幾個知情者進行誣陷、迫害。
《揮麈錄余話》中記載的秦檜迫害何珫,應該是實有其事,只不過當時誰都不知道秦檜換掉了議狀,何珫也只是認為秦檜不該獨佔此功。 但他說秦檜當時是被馬伸逼不得已而簽名,則與事實不符,當時秦檜確實率手下當眾論列過張邦昌;何珫還稱秦檜簽名後,馬伸派人去送這份議狀,他這顯然是要突出馬伸的忠義勇為,但這一點很難讓人相信。 秦檜是禦史台的長官,率部下聯名上狀,理當由秦檜交吳幵、莫儔遞送。 當時金兵包圍著東京城,所有議狀肯定是由專門使節遞送,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出城到金營的。
這些不實之處,也給秦檜對他下手提供了口實。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0:02 am

《建炎以來系年要錄》中還引了《後錄》中的一段記載:
秦檜當權後,有一個叫姚宏的人曾托人找秦檜求官。
秦檜說:「姚宏這個人很不厚道。 當年姚廷暉(可能是姚宏之父)和我同在禦史台,我上書給完顏粘罕的時候,拉他來聯名,結果姚廷暉持牘而去,好半天都不回來,竟然不肯簽名。 姚廷暉是個純直之人,不是狡猾之徒,我聽說是姚宏給他出的主意,因此鄙視姚宏的為人。 ”
姚宏聽說後,對人說:「不是這麼回事,先人(指姚廷暉)其實簽了名。 (秦檜)這樣說我,其實是因為我知道當時的情況,現在我們看到的(秦檜的)議狀,與當時的原稿有很大不同,秦檜篡改語句,用來誑人。 他知道我見過原稿,所以忌憚我。 ”
姚宏的話後來傳到了秦檜耳朵裡,秦檜找了一個機會把他下了獄,姚宏後來死在了獄中。 (參見附錄1-20)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0:03 am

有人認為秦檜上書是在投機。
南宋羅大經《鶴林玉露》中說:「金雖不從,心嘉其忠,與之俱歸。 檜天資狡險,始陳此議,特激于一朝之諒。 」(「諒」在古漢語中有兩個意思:1、誠信;2、相信。 )
這是以秦檜後來的行為來推測他上狀的動機,此論恐怕難以成立,照這個邏輯,李若水、孫傅、張叔夜只怕也難逃投機的嫌疑。
也許完顏粘罕對忠臣是心懷欽佩的,但這決不等於他就會善待北宋的忠臣。 此時,完顏粘罕看中忠臣,是看中如果忠臣都能變節屈服,那對他扶植傀儡皇帝有極大的益處。
這從他對待李若水、孫傅、張叔夜的態度上可以看得很明白——儘量爭取能為我用,不能為我所用,則要麼帶走,要麼殺掉,決不能留下來壞事,他殺李若水就是明證。
更何況此時的形勢比孫傅上狀時還要嚴峻,完顏粘罕已經放出了話:「再不推戴就要屠城! ”
不用說對形勢有一定判斷力的秦檜,任何人再「天資狡險」,也還不至於敢走這種刁鑽古怪的險棋。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0:10 am

疑案四岳飛犯法

建炎元年冬,東京留守宗澤處理了一件違反軍紀案——秉義郎岳飛犯法,按律當斬!
岳飛當時是河北招撫司都統制王彥部下的一員裨將。 王彥,字子才,河東上黨人,南宋初抗金名將,自小性格豪縱,喜讀韜略之書。 父親認為他將來必能有所成就,讓他到京城入了弓馬子弟所,成為一名武學生。 幾年後,經過徽宗趙佶親自閱試,錄為下班詆應,後來曾跟隨種師道兩入西夏,立下過戰功。
靖康元年,金軍大舉南侵,王彥慨然棄家,向朝廷請纓討賊。 北宋亡國後,投到河北招撫司張所麾下,任都統制之職。
根據岳飛的上級——王彥的禀報和留守司的調查,岳飛至少犯了兩條死罪:
1、岳飛違抗大將指揮,擅出號令,依法當斬。
2、岳飛率所部背離主將,自成一軍,依法當斬。
岳飛本人對以上情況也予以了承認。
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以上兩條在任何時代、任何軍隊裡都屬極嚴重的犯法行為。
東京留守宗澤素來以剛正嚴明著稱,這樣的案件擺在了他的面前,誰都認為,岳飛必會被軍法處置。
然而,事情並不如人們所意料。

——————————————————————————————————
附錄史料中相關記載

《宋史·宗澤傳》:
秉義郎岳飛犯法,將刑,澤一見,奇之,曰:“此將材也!”會金人攻汜水,澤以五百騎授飛,使立功贖罪。
飛大敗金人而還,遂升飛為統制,飛由是知名。

《宗忠簡公集》卷七《遺事》:
時岳飛偶犯,有司欲正典刑。 公一見,奇之,曰:“此將材也!”留軍前。 適羽報敵犯汜水,遣飛為踏白使,以五百騎授之,公語曰:“吾釋汝罪,今當為我立功!”且戒無輕鬥。
飛禀命即行,凱還,補為統領,後遷[統]制。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0:11 am

宗澤讓人把岳飛帶上來,喝斥道:“七尺男兒,當報效國家,大丈夫戰死沙場才是死得其所,你卻要因犯軍法而斬首,愧對國家,也負了父母養育之恩,你不羞愧嗎?”
岳飛答道:“大人若能讓岳飛死在兩軍陣前,岳飛感激不盡。”
宗澤道:“岳飛,你是一個難得的將才。國家正在用人之際,我不殺你,你要竭盡全力報效國家,戴罪立功!”
岳飛給宗澤叩了幾個頭:“宗留守的話,岳飛銘記在心。末將死罪雖免,但法不可廢,請宗留守責打。”
“你想挨一百軍棍?”宗澤笑了笑:“金兵馬上就要南侵,打得你皮開肉綻,你如何上馬迎敵?先削去你統領之職,這頓責罰暫且給你記下。”

一心要報國的岳飛,既然在抗金名將的麾下效命,卻為什麼要去犯軍法?
這其中有什麼曲折的內情?
一向公正嚴明的宗澤為什麼要對岳飛網開一面?
青年岳飛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
附錄《魯肅王文憲公文集》卷一四《宗忠簡公傳》:
十二月,虜駐兵於河之北,稍稍南渡,西犯汜水,北侵胙城,時擾滑、濬。 ……初,岳飛犯,有司將正典刑。 公一見奇之,曰:“此將材也!”不加之罪,留之軍前。 至是遣為踏白使,以五百騎授之,曰:“汝罪當死,吾釋不問,今當為我立功。往視敵勢,毋得輕鬥!”
飛謝罪禀命,鼓勇而前,竟與虜接,敗之。 公喜,(補為)統領,後遷統制,自是每出必捷。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0:14 am

一、岳飛出生
岳飛,字鵬舉,河北相州湯陰縣人,生於崇寧二年(公元公元1103年)二月十五日。
我們要了解岳飛早年事蹟,主要依靠岳飛之孫岳珂編著的《鄂國金佗稡編》、《鄂國金佗續編》(亦合稱為《鄂國金佗稡、續編》、《鄂國金佗稡編續編》)。
岳飛死後,其第二子岳霖一直蒐集父親的事蹟資料,岳霖死前,把這些資料交給了兒子岳珂。 岳珂又經過四處搜求,終於著成了《鄂國金佗稡編》、《鄂國金佗續編》兩書,這兩部書是研究岳飛的重要史料,價值極高。
在《鄂國金佗稡編》中有一篇《鄂王行實編年》記載了岳飛一生的事蹟。
作為岳飛的孫子,岳珂在書中有些地方卻並沒有做到史學要求的客觀、公正、嚴謹。 一方面他採用了“春秋筆法”,“為尊者諱,為親者諱”,隱去了一些他認為有損祖父形象的事情;另一方面,他把一些明顯虛構、誇張的事件寫入書中來美化岳飛。 所以看這部書時,必須與其它的史料相參照,有的地方要認真辨析。
在《鄂王行實編年》一開始,岳珂講了兩則故事:
1、岳母(姚氏)懷孕的時候,有一位老人從她家門前經過,聽見了姚氏說話的聲音,說道:“你生的男孩,將來會以功名顯世,位至公孤。”話音剛落,那老人突然不見了。
2、岳飛出生不久,黃河決口,洪水洶湧而至,岳母抱著襁褓中的岳飛坐在荷花缸中逃生。
這兩則故事純屬虛構。

————————————————————————————————
附錄《鄂王行實編年》所記岳飛出生《鄂王行實編年》卷一:
先臣方在孕,有老父過門,聞姚氏之聲,曰:“所生男也,他日當以功名顯世,位至公孤。”父因忽不見。

未彌月,黃河決內黃西,水暴至。 姚氏倉皇抱襁抱,坐巨甕中,衝濤而下,乘流滅沒,俄及岸,得免。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0:15 am

岳飛出生於崇寧二年(公元1103年)二月十五日,而《宋史•徽宗紀》、《宋史•五行志》、《宋史•河渠志》及《宋會要輯稿》等各種史籍中都沒有黃河在崇寧二年決口的記載。 按理說,黃河決口乃是大事,史書不可能全無記載。
更何況岳飛出生於農曆二月,這時正是早春,江南應是草長鶯飛,而黃河以北冬寒還未褪盡,枯水期剛過,決不是洪水氾濫的季節,如果黃河真的在早春決口,如此罕見的災難,史書中又焉能不記載?

虛構這種故事其實是中國古人宿命論思想的體現,但凡卓越的人物,一般都會給他編一些高人預言、大難不死的神話傳說,以顯示他生來就與眾不同。
《鄂王行實編年》中還說岳飛“書傳無所不讀,尤好《左氏春秋》及《孫吳兵法》,或達旦不寐。”
這其實也頗不可信,岳飛出生於貧苦農家,宋朝的教育雖比此前歷代都要發達,但還沒到“希望小學”全面普及的時代,農家子弟能得到的教育相當有限。
貧苦農家不敢指望兒子能學業有成,將來考科舉、中進士,只希望能多少識點字讀點書,所以儘管岳飛好學,但貧寒的家境無法支持他把學業繼續下去,他文化程度不可能很高。

——————————————————————————————————
附錄 《鄂王行實編年》所記岳飛讀書
    先臣少負氣節,沉厚寡言,性剛直,意所欲言,不避禍福。 天資敏悟強記,書傳無所不讀,尤好《左氏春秋》及《孫吳兵法》,或達旦不寐。 家貧,不常得燭,晝拾枯薪以自給。 然於書不泥章句,一見得要領,輒棄之。 為言語文字,初不經意,人取而誦之,則辨是非,析義理,若精思而得者。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2月 11, 2016 10:15 am

《三朝北盟會編》卷二O八引《林泉野記》:“飛略知書傳,禮士恤民。”岳飛是在成為將領之後,才自己創造出了學習的條件。 他的幕僚中有大量文人,並且岳飛還極喜歡與文人交遊,所以文化水平得以不斷提高。

一個從小沒有條件讀書的人,成年後還能自覺地不斷去學習,這其實更加難能可貴,當然,這是我們當代人的看法。 在宋朝,岳珂諱言祖父貧賤的出生,卻也在情理之中。

他對岳飛的美化,此後又加上小說家的演義、民間的造神,後來到了《說岳全傳》裡,把歐陽修、王安石學習的故事稍加改變,安到了岳飛身上。

就這樣,一個出生於社會底層的少年,其真實生活狀態完全被歪曲了,而當時的社會現狀卻在無形中被美化了。

在《鄂王行實編年》中,岳珂對岳飛給人當佃戶的經歷也隻字不提。
岳飛家是四等戶。 宋朝將有土地的民戶分為五等:一等戶為上戶,是擁有大量土地的官僚、地主。 二、三等戶為中戶,大多是有五十至七十畝田的小地主、富農和自耕農的上層,四等戶、五等戶為下戶,土地多的三五十畝,少的才五、七畝,有的靠耕種自有土地勉強維持生計,有的必須去租種大戶的土地,成為半自耕農半佃戶。
岳飛的父親岳和守著些薄田勤耕苦種,如果風調雨順,收成好的話,也僅僅能勉強維持一家人的衣食。 一遇收成不好,家裡的糧食就不夠吃了,有時一天就只能吃兩頓飯,而且還經常是小米野菜粥,只能求個半飽。 一家人也只能盼老天開恩,等到秋天有了好收成,能夠一天吃上三頓飯。

————————————————————————————————
附錄《鄂王行實編年》中關於岳飛家境的記載自先臣成而下,皆以力田為業。 及先臣和時,有瘠田數百畝,僅足廩食。 河北屢歉,飢者多。 先臣和常日以脫粟數升,雜蔬為糜,與家人旦暮食,取半飽……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3頁(共29頁) 上一頁  1, 2, 3, 4 ... 16 ... 29  下一步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