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28頁(共29頁) 上一頁  1 ... 15 ... 27, 28, 29  下一步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36 pm

顯然,在秦檜看來,要說服一個人,最好是根據其不同的特點而採取不同的方式。 完顏粘罕是一個凶悍殘忍、征服欲強烈而又自視極高的梟雄,並且他本來就已對趙佶、趙桓充滿了蔑視。 如果想用威脅的方式讓他接受意見,只會適得其反,不但嚇不住他,還肯定會將他激怒。

在秦檜的書稿裡,沒有諸如“保人之國,全活百姓”之類近乎於道德說教的言辭,更沒有用“贏得興滅繼絕的美名,成為萬世楷模”去打動完顏粘罕。 對完顏粘罕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是不會有絲毫作用的,如果不能威之以勢,那就只能動之以利。 所以,秦檜的書稿的著重點在於利害的分析。

秦檜對金國難以憑武力征服南宋做了進一步的論述,除了強調趙宋德澤深厚,大宋的百姓不願被女真統治之外,他還特別強調了攻取南宋全境絕非易事——陝蜀依山,江南阻水,想要一舉蕩平談何容易!

要想讓完顏粘罕答應趙佶提出的交易條件,必須有兩個前提:

1、完顏粘罕確信趙佶已經徹底屈服,其反抗意誌已經完全被摧毀,今後只會俯首聽命;

2、趙構難以製服,滅亡南宋不可能,或者風險和代價大到了他不願承受。

前者正是趙佶自己要去設法使完顏粘罕相信的,而後者就要看趙構這枚棋子能有多大的力量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37 pm

秦檜對趙佶提出的交易條件沒有做任何修改。 乍一看,似乎秦檜只是在繼續堅持他一貫的想法——力爭保存趙宋,反對立異姓改朝換代(請回顧一下《疑案一•秦檜上書》)。 然而,此時把世世稱藩作為交易條件,其實質上已經與一年多以前請立趙氏有了根本的不同。
所謂此一時,彼一時,趙構已經即位,趙宋已經後繼有人,不需要誰再做爭取了。

現在的問題是——你希望趙構即位以後做什麼。

作為太上皇,趙佶想的全是自己,對他來說,趙構即位最重要的價值是——他有了藉此謀求南歸的可能。 至於國家利益,他是完全可以拿出來犧牲的。
秦檜作為大宋的臣子,如果能夠自始至終保持真正的氣節,則當他聽到趙構登基、宗澤守住了東京的消息時,應該是衷心企盼趙構迅速振興國勢,興兵北伐,收復失地,報仇雪恥;企盼趙構最終以強大的軍事壓力,迫使金國交出二帝、宮眷、宗室、大臣。 而不應該去支持趙佶急不可待地向仇敵顯示自己有利用的價值,可以幫助仇敵讓趙宋後繼之人馬上俯首稱臣。
趙構後來稱讚秦檜的氣節,說他比鐘儀、蘇武有過之而無不及,秦檜是當不起如此評價的。 鐘儀、蘇武何曾想過拿國家利益做交易去換取自己境遇的改善?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37 pm

這一年多以來,宋俘們遭受了慘無人道的凌辱和折磨,剛強有血性的人選擇了以死來抗拒,在倖存者當中,很多人已經發生了變化,為了逃出人間地獄,他們開始逐漸放棄一些原來準備堅守的信念。
趙佶想回去,想快點回去;秦檜也想回去,也想快點回去。 以他們對宋金兩國的了解,他們會有這樣一個判斷——趙構揮師北伐、擊敗金國的希望其實極其渺茫,甚至還有重蹈趙佶、趙桓覆轍的可能;即便趙構能夠戰勝金國,那也絕非一朝一夕之事,不知要用多少年的時間,宋俘真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
他們早已是度日如年,一天也不願留下去了,所以,趙佶選擇了屈服,秦檜也不能置個人生死於度外,堅守住氣節。
也許對秦檜來說,可以找到一個合理的藉口——這樣做是為了讓太上皇能脫離苦海。 但這也只能說是忠於趙佶這個太上皇,為此犧牲國家的尊嚴和利益也在所不惜。

秦檜對趙佶所託之事辦得盡心盡力,不但修改書稿時頗費了一番思量,對宋金此時的戰爭局勢做了認真的分析,對完顏粘罕的性格特點和心理更是進行了仔細的揣摩。 然後,他又積極奔走,打通了關節,將這封字斟句酌的信送到了完顏粘罕的手中。

————————————————————————
附錄《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十六
初,二帝既徙中京,御史中丞秦檜實從之。 既而聞上中興,上皇欲作書貽左副元帥宗維,與約和議,大略言:……上皇草書,已諭駙馬都尉、深州防禦使蔡鞗曰:“為我示秦檜,更潤色之。”
檜讀書嗚咽,即厚遺本路都統,達於宗維。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38 pm

值得注意的是,秦檜修改了趙佶的原稿後,並沒有告訴趙佶和蔡鞗(否則,在蔡鞗的北狩行錄》里肯定會有記載)。 由此可以看出,秦檜的心眼的確比常人多,而且很有表演才華,當著蔡鞗的面他又是“讀書嗚咽”,又是盛讚趙佶的文才,說什麼“即便是子遊、子夏也不能措辭於其間”,私下里卻將其改得“煥然一新”。
秦檜奔走得很積極,因為這裡潛藏著一個難得的機會——如果此信打動了完顏粘罕,那麼必然會讓趙佶派出“一介之使”。 那時,秦檜將是充當這個使節的最自然的人選,他就有機會回去了。

然而,儘管趙佶有足夠的“誠意”,秦檜也竭盡了全力,這封信仍然沒能讓完顏粘罕改變對宋策略。 雖然金軍第三次南侵時,完顏粘罕的中路軍沒能再破東京,沒能摧毀宗澤的軍事力量,但東路軍和西路軍進展順利,對於完顏粘罕來說,現在就放棄徹底滅亡趙宋的計劃還為時太早。

棋盤上最關鍵的棋子仍然是趙構。
趙佶沒有等到完顏粘罕的回复,他的失望自不待言。 但此舉也沒有招致完顏粘罕的反感,據後來秦檜自己說:完顏粘罕雖然傲慢,但還是派人送給了秦檜錢萬貫、絹萬匹。 似乎他對秦檜還產生了好感,顯然,信裡表現出來的徹底屈服的態度是令完顏粘罕滿意的。

————————————————————————
附錄《中興遺史》所載秦檜給趙構的奏札
靖康之末,邦昌僭號,臣獨不戴異姓,乞於皇族,不與背盟之議者,選擇繼統。 其後軍前取出,欲行懲斷,幸而不死,驅虜遠去。
臣終不變初議,至於徽宗書草,以為南朝有子,不當相待遽如石晉。 國相雖傲岸,遣人厚送錢、絹至盈萬數。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38 pm

二、奇恥之下的偷生

大約在建炎二年六月,趙構朝廷派出的祈請使王倫來到雲中,見到了完顏粘罕。 王倫此行的目的是為了求和(請回顧《疑案五•歧路之悲》中相關的講述),企圖以徹底放棄兩河,並進一步割讓陝西部分土地來換取金國對趙構這個皇帝的承認。

這是趙構、黃潛善、汪伯彥等與金國博弈時下出的一個昏招。 這種對金策略所導致的結果是完顏粘罕由此把趙構朝廷的膽怯看得清清楚楚,使他判斷出宗澤是得不到趙構支持的,所以反而堅定了再次南下擒殺趙構的決心。

完顏粘罕扣押了王倫。
建炎二年七月,宗澤的死訊傳到了金國,這對完顏粘罕來說無疑是一個好消息。 大約與同時,有漢奸跑到金軍裡來告密:信王趙榛逃到了五馬山寨,正在聯合河北各路義軍,謀劃突襲燕山,劫回二帝,並且已經派馬擴去揚州請兵。
完顏訛裡朵、完顏撻懶等人聞訊後,先下手為強,立即率兵對五馬山寨發動了進攻。 七月十五日,攻破了五馬山寨。 雖然金國將領們最後認為山寨裡的這個信王趙榛是假冒的,但還是懷疑趙佶、趙桓與這些義軍有秘密聯繫。

————————————————————————
附錄《三朝北盟會編》卷一一七
金人窩裡嗢、撻懶、阇目共陷慶源府五馬山義兵朝天、鐵壁諸寨。 五馬山寨自靖康元年冬武翼大夫趙邦傑率眾起之,至真定之陷,得保州路廉訪使馬擴同主之。 邦傑等請信王總制諸山寨,遣馬擴詣行在投表乞師請命。 馬行,寨中有亡歸賊者,告於真定同知韓慶和、女真副統韶合,二人具陳於東路元帥府。 恐馬擴得兵南來,故大會賊眾,力破諸寨,以絕馬之內應,以奪馬之歸心。 諸寨多無井取水,汲之於澗,汲道為賊所斷,遂至陷沒,信王不知所在。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38 pm

完顏粘罕等人被激怒了——這些嘴上一套,手上一套的南人,表面上寫信悔過認罪,背地裡密謀不軌,看來還是不肯死心。
懲罰是必須的,加強防範也是必要的,因此,他們決定將趙佶、趙桓等皇族繼續北遷到上京,而原本留在燕山的趙宋宗室也遷往通塞州。 讓他們離河北有二千里之遙,再想與河北義軍聯絡,那就是難上加難了。

七月二十二日,趙佶、趙桓從中京起程繼續北上。 一路上,他們的心情可想而知,趙構這枚棋子沒有發揮出足夠的力量,他們這次的希望落空了。 但他們仍在祈盼,祈盼趙構能在不遠的將來振興國勢。 他們只能這樣祈盼,因為趙構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他們還不知道,等待他們的將是一次空前的屈辱。
歷經一個月的跋涉,他們於八月二十一日抵達了上京。 趙佶、趙桓和后妃宮嬪、皇子皇孫、帝姬公主等一千三百餘人被安排住在帳篷裡。

八月二十四日黎明,氣勢洶洶的金兵突然衝進了帳篷,所有皇族成員立即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他們要幹什麼?

————————————————————————
附錄《呻吟語》
七月二十二日,知真定府獲鹿縣張龔、知燕山府潞縣楊浩,糾約五馬山馬擴、玉田僧一行、中山劉買忙等,謀攻真定、燕山、易州、中山歸我。 謀洩,疑及二帝,又請北行,並遷宗室通塞州,去燕京一千五百里。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39 pm

金兵把趙宋皇族逐出帳篷,一路驅趕著來到了金國的太廟前。 二帝二後(趙佶和鄭太后、趙桓和朱皇后)被帶到最前面,金兵當眾扯去了他們的袍服(外衣)。
宋俘們開始明白過來了——這是要舉行獻俘分賞儀式。
扯去外衣還算是對二帝二後客氣的,其餘的皇族成員則一個個被扒光了上衣,男男女女、老老小小全都部赤裸著上身。 金兵讓他們每人披上一塊羊皮,用氈條繫住他們的手,準備舉行“牽羊之禮”。
完顏吳乞買帶著妻妾、臣僕進入了太廟,然後下令先將二帝二後帶進來,不,是牽進來。

二帝二後手系氈條,被牽進了太廟的幔殿,又被命令穿上素服(死人穿的衣服),按女真禮節跪拜。 完顏吳乞買親手宰了兩隻羊,二帝二後作為今天特殊的祭品,和這兩隻羊一併供奉在殿中……
太廟的儀式舉行完畢後,接下來是“慶祝遊行”,其路線是從金國太廟到完顏吳乞買的御寨,一路上聚滿了圍觀的人群。 遊行隊伍的最前面是樂隊,吹打奏樂開道;完顏吳乞買和大臣、將帥們騎著高頭大馬走在樂隊後面,接受金國百姓的歡呼和膜拜。

————————————————————————
附錄《呻吟語》
二十二日,虜主令韋、邢二後及帝姬、王妃入行幄。
二十四日,虜主以二帝見祖廟,時宮親戚貴已發通塞州編管,家奴、軍妓外,此皇子等三十人、妃主等一千三百人皆隨帝后居行幄。 黎明,虜兵數千洶洶入逼至廟,肉袒於廟門外。 二帝、二後但去袍服,餘均袒裼,披羊裘及腰,縶氈條於手。 二帝引入幔殿,行牽羊禮。 殿上設紫幄,陳寶器百席,胡樂雜奏。 虜主及妻妾、臣僕胡跪者再,帝后以下皆胡跪。 虜主親宰二羊入供殿中。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41 pm

在他們身後是趙宋皇族,分成五隊,每隊前有一面白色的旗子,分別寫著“俘宋二帝”、“俘宋二後”、“俘叛奴趙構母、妻”、“俘宋諸王、駙馬”、“俘宋兩宮眷屬”。 白旗之下,二帝二後及赤裸著上身的皇族被金兵呵斥驅趕著前行,任由兩邊的金人圍觀、取笑。
到達禦寨後,完顏吳乞買登上乾元殿,大臣、將帥等分立兩邊,趙宋皇族全部跪聽宣詔官口宣聖旨:“賜封趙佶為昏德公,趙桓為重昏侯。”隨之,有人拿出了賜給他們二人的爵服。

這是讓人不堪忍受的辱封。 但是,趙佶、趙桓還是跪著接受了爵服,然後磕頭謝恩!

隨後,以趙佶、趙桓為首的男性皇族成員被帶到了殿外的小帳篷,他們被命令在此等待。

等待什麼呢?
等待金國人強姦他們的妻女。
完顏吳乞買傳旨,賜宋后妃、帝姬等一千多名女人全部入宮們“沐浴”。
首先進去“沐浴”的,是鄭太后和朱皇后……
過了一會,她們二人穿著女真的衣服出來了,被恩准“回家”。

————————————————————————
附錄《燕人麈》
八月乙亥,宋二帝至京,置元帥甲第。 丁丑,獻太祖廟畢,至禦寨,四赦。 金帝、後、諸王郎君大僚乘騎,前繼以契丹樂一行,後導白旗五:雲“俘宋二帝”、雲“俘宋二後”、雲“俘叛奴趙□母、妻”、雲“俘宋諸王、駙馬”、雲“俘宋兩宮眷屬”。 繼以珍玉八十席,兵士呵殿其後。 宋帝、後均帕頭、民服,外襲羊裘。 諸王、駙馬、妃嬪、王妃、帝姬、宗室婦女、奄人均露上體,披羊裘□□□□□□□□□□□□□□□□□□□□□□□□□□ □□□□□□□□□□□□□□□□□□□□□□□□□□□□入禦寨一時許,紛紛遣出,大僚監押以去。
是夜,少後朱氏自縊,救免,仍死於水。

(按:《燕人麈》等史料中,記載此事時,文中出現了不少“□□□”。此並非因史料保存不善而殘缺,而是因為所記之事屈辱太甚,故著作和刻印者刪去了一些文字。下文還有一些地方,尤其是記載皇族女人之事時,也多次出現這種情況。)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47 pm

接著,一千多名妃子、宮嬪、帝姬、公主也進去“沐浴”,金國的大臣、將領、禁衛等也一起進去……

大約一個時辰之後,這些女人出來了……

當天晚上,趙桓的皇后朱氏不堪受此奇恥大辱,懸樑自盡,但很快就被人發現,救了下來。 她甦醒過來之後,表示自己身為皇后,母儀天下,今天受到如此凌辱,豈有偷生之理? 於是,她又投水自盡。 這次,沒有人再把她救起來……

而趙桓卻沒有死的勇氣。

從現存史料的記載上看,在所有參加獻俘儀式的宋俘當中,朱皇后可能是惟一一個以死來捍衛尊嚴的人。
後來,完顏吳乞買下詔追封朱皇后為靖康貞節夫人。 此舉雖然多少含有對這個不肯忍辱偷生的女人的敬意,但其主要的用意卻是給趙佶、給趙桓、給所有放棄尊嚴而苟活的趙宋皇族一個極盡蔑視的譏諷——被凌辱到如此地步,你們都不肯去死,那就從此永遠不要在我大金國的人面前抬起你們的頭。

————————————————————————
附錄《呻吟語》
虜兵复逼赴禦寨,虜主升乾元殿,妻妾、諸酋旁侍,二帝以下皆跪。 宣詔四赦,二帝受爵服出,與諸王坐候殿外小幄。 后妃等入宮,賜沐有頃,宣鄭、朱二後歸第。 已,易胡服出,婦女千人賜禁近,猶肉袒。
韋、邢二後以下三百人留洗衣院。 朱後歸第自縊,蘇,仍投水薨。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48 pm

在舉行太廟獻俘之後,完顏吳乞買聲稱如此“優待”宋俘乃是“盛德”,是對宋朝皇族恩重如山,此事理應為天下人知悉。 所以,他們將辱封趙佶為昏德公、趙桓重昏侯的詔書在金國及金佔領區的各路、府、軍、州張榜公佈;為了侮辱他們不予承認的南宋天子,還特意昭告天下——叛奴趙構的母親韋氏、正妻邢氏等已經淪為宮廷婢女。
在那個信奉君權神授的時代,此舉也是對趙構的一種政治打擊——如果你真的是真命天子,你的母、妻、妾、女又怎麼會成為任人蹂躪的性奴隸? 天意哪裡會有如此荒唐離奇的安排?

韋賢妃、邢秉懿、柔福帝姬趙嬛嬛一批人已經進了浣衣院,金國元帥府覺得人數還不夠,又從趙佶、趙桓的宮眷挑了九十四個女人以備選進。 二十餘名醫官被派去“照顧” 這些女人——懷有身孕的一律強制下胎,患病的予以調治。
後來,在這九十餘人之中,有五十餘人被選入宮,另外四十名發還給了趙佶、趙桓。 至此,宋朝的嬪妃、帝姬、諸王夫人、宗女、宗婦、宮女、官宦家女子共有二百六十八人留在了浣衣院,另有四百餘人留在了元帥府的女樂院……

————————————————————————
附錄《燕人麈》
戊寅,金主詔雲:宋俘趙□,可封為昏德公;趙□,可封為重昏侯。 妻鄭氏、朱氏並封夫人。 趙□母韋氏,妻邢氏沒為宮婢,餘悉遣還。 盛德所被,宜令悉知,徧揭各路、府、軍、州。
翌日,元帥府令醫官二十人抑勒發還之宮眷九十四人,孕者下胎,病者調治,以備選進。

十月杪,金主令元帥府再選進昏德宮眷五十餘人,復發還奴婢四十人,同徙韓州。 自此,宋宮眷屬留洗衣院者嬪嬙、公主、諸王夫人、宗女、宗婦、宮女、官家女凡二百六十八人,又內侍二十四人。 □□□□□□□□□□□□□□□□□□□□□□□□□□□□□□□□□□□□□□□留養元帥府女樂院者四百餘人。 □□□□□□□□□□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48 pm

建炎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趙佶、趙桓、親王、駙馬、內侍,以及剩下的宮眷再遷韓州(在今吉林四平北)。
在這荒涼淒慘之地,趙佶經常佇立遠望西南,有時他會問左右之人:“我大宋列祖列宗的陵寢在何處啊?”每次一開口就淚如雨下,泣不成聲。

他不僅是在遙望祖宗陵寢,更是在盼望趙構,盼望趙構能有所作為,盼望有一天趙構帶著北伐之師突然出現在他眼前……

不僅趙佶,所有尚在苟且偷生的宋俘們都是望眼欲穿。 他們不願意放棄對趙構的期盼,因為除此以外沒有別的希望。
然而,趙構再一次讓他們失望了,他們沒有等到趙構揮師北伐,等到的是完顏粘罕、完顏兀術等率軍發動了第四次南侵,橫掃山東、奔襲揚州,嚇得趙構匹馬渡江。
建炎三年秋,被金軍打得心膽俱喪的趙構寫下了那份喪盡國格、人格的祈哀書……(請回顧《疑案五•歧路之悲》中的相關講敘)
趙構的卑怯懦弱,使完顏粘罕徹底滅亡趙宋的決心更加堅定。 宋俘們回去的希望越來越渺茫了。

————————————————————————
附錄《呻吟語》
十月二十六日,虜徙二帝、諸王、駙馬、內侍、宮眷於韓州。

蔡鞗《北狩行錄》
每西南望,佇目久之,謂左右:“寢陵在何處?”泣數行下。 遇忌辰,輟膳,流涕盡日。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48 pm

趙佶、趙桓遷往韓州時,秦檜沒有隨行。 秦檜在呈遞那份信時,對金國人說了些什麼,史料無載,但那封信呈遞給完顏粘罕之後,秦檜的人生軌跡發生了變化。
完顏粘罕在金國皇帝面前說了秦檜的好話,於是完顏吳乞買將秦檜賜給了左監軍完顏撻懶。 對外的說法是因為“高其節”,也就是欣賞秦檜對趙宋的忠心,敬重他不肯依附異姓的氣節。

這當然只是一個冠冕堂皇的說辭而已,此時還活著的北宋大臣中,不肯依附異姓的至少還有一個司馬樸,為什麼司馬樸得不到如此禮遇? 真實的原因是他們發現秦檜雖然外表上還在抗拒,但內心和實際行為已經屈服,而且他的某些看法和做法有利用價值(這可以從後面發生的事可以看出些端倪)。

秦檜到了完顏撻懶處後,完顏撻懶也“高其節”,待他很不錯。 秦檜的境況大大得以改善,不久,金人允許宋朝被俘官員的隨從各自從便,秦檜家的書僮硯童、侍婢興兒,還有御史街司翁順都表示願與秦相公同生共死,不願意舍秦檜而去。
建炎三年,金軍準備發動第五次南侵作戰。 完顏撻懶要秦檜隨軍南下,秦檜很痛快地答應了,因為他心裡有一個盤算——先藉此機會回到南方,然後找個機會逃走。

————————————————————————
附錄《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十七
金人遷二帝,自上京至其國禦寨,遂移居韓州。 韓州在中京東北千五百里(去燕山二千五百里)。 ……時御史中丞秦檜既不與徙,遂依左監軍完顏昌以居,昌亦厚待之。

《三朝北盟會編》卷一百四十二
御史中丞秦檜初以不願立張邦昌,遭粘罕拘執北去,併其妻王氏同行,隨行有小奴硯童與婢興兒、御史街司翁順而已。
至金國見虜主,文烈帝高其不附立異姓之節,以賜其弟撻懶為任用。 任用者,執事也。 撻懶亦高其節,甚相親信。 金人許隨南官遷徙之人各逐便,硯童、興兒、翁順皆不欲舍檜去,乃共欲同生死,遂不相離。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48 pm

秦檜有了這個念頭,妻子王氏自然是要求帶上她一起走。 如果秦檜伺機逃回南宋,金人惱怒之下,肯定會拿王氏洩憤。 韋賢妃、邢秉懿等人遭到的是什麼樣的蹂躪,秦檜和王氏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但秦檜頗為擔心——把妻子留在北方作為人質,肯定更讓完顏撻懶放心;而主動提出帶著王氏一起南下,完顏撻懶會不會起疑心? 會不會遭到拒絕? 如果遭到拒絕,那就不但帶不走王氏,很可能還會因此受到更為嚴密的監視,出逃也將極為困難。

怎麼辦? 如何才能既帶上王氏又不讓完顏撻懶起疑心呢?
秦檜夫妻二人商量出了一計。 行軍至燕山府時,秦檜聲稱要把妻子留在燕山,自己一個人隨軍南下。

秦檜的住處與完顏撻懶鄰近。 這天,完顏撻懶的妻子一車婆突然聽到秦檜家裡發出了異常激烈的爭吵聲。 一車婆讓人把王氏請了過來,問他們夫妻倆因為何事吵得天翻地覆。

王氏說秦檜負心,想扔下她不管:“我父親把我嫁給秦相公時,陪了二十萬貫的嫁妝,指望他能我​​與同甘共苦,盡此平生。可現在他受到大金國的賞識,竟然要棄我於途中……”
一車婆聽了,對王氏道:“這也值得吵架麼?你不必擔心,大金國的法令允許家屬隨軍同行。完顏撻懶身為監軍,不是也把家屬帶在軍中嗎?秦檜又何必把家屬留在這裡呢?”

————————————————————————
附錄《三朝北盟會編》卷一百四十二
金人欲用撻懶提兵而南也,命檜以任用偕行。 檜密與妻王氏為計,留王氏而已獨行。
王氏故為喧爭曰:“我家翁父使我嫁汝時,有貲貨二十萬貫,欲使我與汝同甘苦,盡此平生。今大金國以汝為任用,而乃棄我於途中耶?”喧爭不息。
撻懶與檜之居比鄰,聲相聞,撻懶妻一車婆聞之,請王氏問其故。 王氏具以告。 一車婆曰:“不須慮也。大金國法令許以家屬同行,今皇弟為監軍,亦帶家屬在軍中。秦任用何故留家屬在此而不同行也?”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49 pm

一車婆把秦檜夫妻吵架的事告訴了完顏撻懶,完顏撻懶覺得這根本就算不上一件事——那就讓王氏跟著秦檜一起隨軍南下吧。
秦檜的計策成功了,不但帶上了王氏,硯童、興兒、翁順也得以隨行。

從建炎三年秋冬至建炎四年春夏,秦檜一直在完顏撻懶軍中,先是當“任用”,接著任參謀軍事,後來又成為了隨軍轉運使。

在金軍發動大規模進攻前夕,趙構派奉議郎、直龍圖閣張邵出使,向金軍求和.張邵從楚州一渡過淮河,就遇上了完顏撻懶的軍隊。 於是,張邵求見完顏撻懶,卻意外地在完顏撻懶帳中猛然看見了秦檜這個隨軍轉運使……

秦檜經歷了金軍第五次南侵的全過程,但他一直沒有找到出逃的機會。 在此期間,他耳聞目睹了金軍席捲江淮,完顏兀術突破長江天險,繼之又橫掃江東、浙西,南宋的軍隊潰不成軍。 除此以外,秦檜還知道完顏兀術在回師途中被韓世忠阻截於長江,尤其是黃天蕩之戰,震動了很多金軍將領。

完顏兀術雖然最終以火攻擊敗韓世忠,把主力帶回了江北,但顯然對截江之戰心存餘悸,他對很多人都說:“這次險些回不來了。”

————————————————————————
附錄《三朝北盟會編》卷一百四十二
白之撻懶,遂令王氏同行。 由是硯童、興兒、翁順亦偕行。
檜為任用,又隨行作參謀軍事,又為隨軍轉運使。

《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二十八
(建炎三年九月)丙辰,迪功郎張邵為奉議郎、直龍圖閣、假禮部尚書充大金軍前通問使;起復武翼郎楊憲為武義大夫副之。 時將復遣使入金,而邵以上書得見,因請行。
邵自楚州渡淮則逢金軍,遂見左監軍完顏昌於昌邑,前御史中丞秦檜在焉。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49 pm

女真貴族們開始意識到:想擒殺趙構,徹底滅亡南宋,必須要有強大的水軍,而這不是金軍在短期內能辦到的。

完顏兀術此次大規模渡江作戰還導致了一個後果,那就是無意中替南宋朝廷清除了主和派,把趙構君臣逼到了不得不戰的境地。 多年對宋作戰的經驗告訴他們,對手內部的不團結會給他們帶來多少意想不到的幫助。
同時,他們雖然佔領的山東、河南、江淮的大片土地,但各地義軍紛紛反抗。 金國人口太少,難以分兵把守如此廣袤的疆土。 如何肅清、穩固這些新的佔領區,如何統治這些不願被女真統治的漢人,是他們必鬚麵對的問題。

完顏粘罕滅亡趙宋的目標仍然沒有改變,但他也意識到再次實施渡江作戰將面臨巨大的風險。 看來一時間無法擒殺趙構,當務之急是鞏固江北,為將來進一步南下作戰奠定基礎。
女真貴族們開始重新考慮對宋策略,於是,扶植異姓傀儡政權的計劃又開始醞釀了。 首先顯示出這種意圖的是完顏撻懶,他選中的扶植對像是投降金軍的前宋朝濟南知府劉豫。

自金軍攻陷山東以來,劉豫一直在討好完顏撻懶。 他知道完顏撻懶是金國皇帝完顏吳乞買的從兄弟,並且,在完顏撻懶出生之前,其父完顏盈歌還曾將完顏吳乞買收作義子,因此完顏撻懶與完顏吳乞買的關係非同尋常。

————————————————————————
附錄《金虜節要》
蓋以金人自陷山東,撻懶久居濱濰。 劉豫以相近,奉之尤喜,撻懶嘗有許豫僭逆之意。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49 pm

劉豫自投降以來,一直在觀望、分析宋金戰爭的形勢。 金軍佔領河南之後,金國皇帝並未下詔改變這些地方的官制、風俗,劉豫由此揣測到金國有可能像當年立張邦昌一樣,在原北宋官員中選擇異姓,扶植為帝,使其為大金國治理中原。 於是,劉豫心裡有了想法,他一面在完顏撻懶處狠下番功夫,一面開始製造天命神話故事。

濟南府有漁民捕到了一條鱣魚(這種魚體長約2米,大的可達5米以上),劉豫聽說後,隨即開始造勢,聲稱此乃神物之應;不久,又有人說北京大名府的順豫門下生出一株三穗同本的禾,劉豫的黨羽們便說這是劉豫受命之符。

把這些天命神話故事四處傳揚一番之後,劉豫讓兒子劉麟以珍寶重重地賄賂了完顏撻懶,終於換來了完顏撻懶的私下允諾:將給完顏吳乞買上奏,請皇帝冊封劉豫為帝。

很快,完顏粘罕那邊就听到了此事的風聲。 完顏粘罕的心腹高慶裔提出建議:“現在我們已經佔領了河南各個州郡,而皇帝並未下詔易其官制,改其風俗,以此足見皇帝並無貪圖土地之意,是想像當年立張邦昌一樣,再立一個異姓為帝。國相元帥應當搶先提出此議,不要使這一段恩義歸於他人。”
完顏粘罕深以為然。

————————————————————————
附錄《金虜節要》
先是,虜中偽留守高慶裔獻議於粘罕曰:“吾君舉兵,止欲取兩河,故汴京既得,而復立張邦昌,後以邦昌廢逐,故再有河南之役。方今河南州郡自下之後,亦欲循邦昌事,元帥可首建此議,無以恩歸他人。”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50 pm

在金國建國之前,生女真的完顏部就有完顏阿骨打和完顏撒改(完顏粘罕之父)兩大派系,分別統治著兩大區域。

完顏撒改為國相,身貴權重。 完顏阿骨打即位、起兵反遼都須得到完顏撒改的讚成。 完顏阿骨打即位時,完顏撒改行跪拜之禮,完顏阿骨打立即起身製止,說自己登大位,全是靠完顏撒改等人的協輔之力,所以彼此之間還是應該和往常一樣,不必行君臣之禮。

完顏撒改死於天輔五年(公元1121年),完顏粘罕襲了國相之位,天輔七年(公元1123年)完顏阿骨打死,其同母弟完顏吳乞買即位。 自此,完顏吳乞買和完顏粘罕成為兩大派系的首領。 完顏粘罕凶悍有謀,在對​​遼戰爭中又戰功卓著,所以,完顏粘罕是除了皇帝之外權勢最大的女真貴族,即便是完顏阿骨打的幾個皇子,比之完顏粘罕還要稍遜一籌。
建炎元年,完顏斡離不意外身亡,金國將帥中更是無人能與完顏粘罕抗衡。 這多少引起了完顏吳乞買的一些顧慮,所以完顏吳乞買有意扶植完顏阿骨打的三太子完顏訛裡朵、四太子完顏兀術、自己的從兄弟完顏撻懶,使之能與完顏粘罕形成製衡。

————————————————————————
附錄《金史·撒改傳》
太祖稱都勃極烈,與撒改分治諸部,匹脫水以北太祖統之,來流水人民撒改統之。
……
收國元年正月朔,太祖即位,撒改行國相如故。 伐遼之計決於迪古乃,贊成大計實自撒改啟之。 撒改自以宗室近屬,且長房,繼肅宗為國相,既貴且重,故身任大計,贊成如此,諸人莫之或先也。
太祖即位後,群臣奏事,撒改等前跪,上起,泣止之曰:“今日成功,皆諸君協輔之力,吾雖處大位,未易改舊俗也。”撒改等感激,再拜謝。 凡臣下宴集,太祖嘗赴之,主人拜,上亦答拜。 天輔後,始正君臣之禮焉。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51 pm

完顏吳乞買做出這種舉動,其實是兩大派系開始產生嫌隙的標誌。 金國在滅遼國、攻北宋時,其內部雖然也有分歧,但基調是團結的。 現在,卻漸漸露出了權勢之爭的苗頭。

對於完顏吳乞買的用意,完顏粘罕也看得比較清楚,因此他也特別注重鞏固自己的權勢地位。 在扶植異姓傀儡政權這種大事上,完顏粘罕是不甘為人之後的,他採納了高慶裔的建議,立即派右監軍完顏希尹快馬回京,向完顏吳乞買呈報扶植異姓政權的建議。

完顏撻懶和完顏粘罕都持此議,完顏吳乞買當然很快就予以批准。

於是,完顏粘罕又派高慶裔去具體操辦。 高慶裔從雲中出發,他的第一站是此時屬劉豫管轄的景州(即北宋之永靜軍,屬河北東路,治在今河北東光),高慶裔之所以首先就到這裡,是因為此處乃是劉豫的家鄉。

高慶裔把景州的官吏和軍民代表召集於州治,告訴他們國相有求賢建國之意,讓他們推戴一位可以立為皇帝的賢能之士。 當下把眾人全都嚇得不敢說話——這種時候要是說錯了話,遲早腦袋得搬家。
高慶裔堅持要他們提出人選,眾人都說:“願聽國相元帥推舉,我等實在不知賢者。”

————————————————————————
附錄《金虜節要》
慶裔,粘罕腹心也,恐為撻懶所先,遂遽建議,務欲功歸粘罕。 粘罕從其說,遣慶裔自云中由燕山、河間越舊河之南(劉豫節制舊河為界),首至豫所隸景州。 會吏民於州治,諭以求賢建國之意。
郡人莫敢言之,皆曰:“願聽所舉,某等不知賢者。”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51 pm

高慶裔慢慢給出暗示:國相元帥心目中的賢者是劉豫。
眾人一來不敢不迎合,二來也畏懼劉豫的權勢,再說劉豫又是家鄉人,當場就一起表示願意推戴劉豫。

高慶裔大喜:“你們推戴的人選與朝廷、帥府之意正相吻合啊!”
很快,景州官吏、軍民的推戴狀就送到了高慶裔手中,而此事也就此傳揚了出去。

隨後,高慶裔又去了德州、博州、大名府、東平府,如法炮製,導演出了一場萬民推戴劉豫的鬧劇。

不久,高慶裔拿著各個州郡一致推戴劉豫的願狀回到了雲中。 完顏粘罕有讓他再走一趟,去問一問劉豫願不願意當皇帝。
劉豫自然免不了要假惺惺地推辭一番,他對高慶裔說:還是推戴前太原知府張孝純為好。
高慶裔回報給完顏粘罕,完顏粘罕要他再走一趟,去轉告劉豫:“推戴你的,是河南各個州郡千千萬萬的黎民百姓;而推戴張孝純的,只有你一人。不能因你一人之情而阻萬姓之願,你當順從人心,我可以把張孝純派過去輔佐你。”
為了把戲做足,高慶裔硬是往返跑了三個來回。
最終,劉豫果然“順從人心”,不,應該說是如願以償,答應了即位。

————————————————————————
附錄《金虜節要》
慶裔徐露以屬劉豫。 郡人迎合虜情,懼豫權勢,又豫適景人也,故共戴之。
裔喜曰:“爾與朝廷、帥府之意正相合爾!”遂令列狀舉之。
慶裔至德、博、東平,一依景州之例。 既至東平,則分檄諸郡以取願狀。 歸至雲中,具陳諸州郡共戴劉豫之意,及持諸吏民願狀於粘罕。 復令慶裔馳問劉豫可否,豫佯辭之,又且推前知太原張孝純。
慶裔歸報,粘罕又遣慶裔諭豫曰:“戴爾者,河南萬姓;戴孝純者,惟爾一人。難以一人之情而阻萬姓之願,爾可就位,我當遣孝純輔爾。”
豫諾之。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54 pm

在高慶裔往返奔走之際,金國又作出了把趙佶、趙桓等人繼續北遷的決定。 被拘押於韓州的趙佶、趙桓等人聽到韓世忠在黃天蕩大敗完顏兀術的消息時,他們心裡還甚感欣喜——看來金軍一時半會滅不了南宋。 他們又開始期盼,期盼趙構能先保住長江以南,然後積蓄力量,將來發動反攻。 只要趙構能強大起來,他們就還有回去的希望。

趙佶無論如何不會忘記也不願忘記完顏斡離不當年提出的那個計劃。 然而,建炎四年七月,他們突然接到了再次北遷的通知,金國已經確定要立劉豫為帝了。 這意味著完顏粘罕故伎重演,繼續採取以扶植異姓來動搖趙宋國勢的策略。

趙佶的希望徹底破滅了。
趙佶等人此次要去五國城(在今黑龍江依蘭),自此將遠離中原數千里之遙。 儘管趙佶、趙桓已經被整得異常淒慘,但金國對他們的侮辱還在繼續。 即將出發時,趙佶接到了完顏吳乞買的兩道勅書:

勅趙佶:此前,朕將你的六個女兒賜給大金宗室,現在已將她們抬舉為次婦。 你乃窮途末路之人,對你所有的一切本可任意取索、剝奪。 但如今你的女兒給你帶來了好處,使你在晚年能夠吃飽穿暖。

朕念在你女兒、媳婦這兩年以來侍奉宮寢,恭敬順從,屢承寵眷……
對這幾個姿色柔淑的女子,你有養育之力,所以朕賜你縑絹十端,以示榮寵。

————————————————————————
附錄《呻吟語》
虜敕雲:敕趙□,昨取汝女六人為宗室次婦,俾汝末路,可供取求,獲利市於姻姬,安桑榆於飽暖。 載念汝女汝媳,宮寢侍奉,已歷二年,敬戒無違,疊承寵眷□□□□□□□□□□□□□□□□□□□□□□□□□ □□□□□□□□□推此柔淑之姿,本爾作養之力。 可賜縑絹十端,以示榮寵。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54 pm

又勅:此前,因奸民滋事(按:指河北義軍謀劃劫回二帝),圖謀不軌,殃及與你(按:指金帥懷疑趙佶、趙桓與河北義軍有秘密聯絡),所以命令你遠徙,意在使你免遭連累。

朕念你一路遠行,難免舟車勞頓,現已下令,派館伴悉心照料(按:實為監視)你的起居。

從此之後,你將遠離京城,與你的女兒長期不能相見,或許這會使你牽掛。 朕特賜你入朝,允許你的女兒們接見你。 你蒙受女兒之恩,理當堅守晚節。
朕採葑菲於下體,格外施以隆恩。
除此之外,完顏吳乞買還針對趙構下了一道詔書:
“(叛奴趙構之母、妻、妾,蒙受大金宗室的恩寵,)現在已經懷有身孕。故而朕對叛奴趙構也曲加蔭庇,將其免為庶人(按:庶人地位比奴隸高)。
趙構理應悔悟,不要自尋死路。 趙構能蒙受如此大恩,乃是靠巾幗女子(指韋賢妃、邢秉懿、田春羅等)的侍奉之勞,所以特別予以宣示,使其知悉。
趙構應該認真考慮,對大金國是感恩順從,還是繼續違抗而自取滅亡。 ”
(按:此詔記載於《呻吟語》,見附錄。原文刪去了三十七字,從下文看,顯然這三十七字是在說趙構母、妻、妾如何遭受性蹂躪,故本文酌情補入,以便閱讀。)
這是對趙構極盡羞辱之能事——因為我大金宗室肆意姦淫你的母、妻、妾,姦淫得很快活,並且她們侍奉得很盡心盡力,現在還都懷孕了,所以我們決定給你一些優待,你不要忘了你是靠她們才從叛奴晉級為庶人的。
……

————————————————————————
附錄《呻吟語》
又敕:比以奸民不靖,假禍汝躬,故令遠徙,庶免波累。 舟車行役,未免重勞。 已令所司,優予館伴。 從茲闕廷遠隔,難遂覲光;女婦長違,或勞戀系。 可先入朝,允賜接見。 爾受兒女之余恩,尚安晚節;朕採葑菲於下體,用沛殊恩。

又詔:□□□□□□□□□□□□□□□□□□□□□□□□□□□□□□□□□□□□□用邀寵注,比並有身。 叛奴趙□,曲加蔭庇,免為庶人。 尚知悔悟,毋污斧斨,藉此引援,恩承巾幗,故茲宣示,尚審從違。

————————————————————————
注:採葑菲於下體:出自《詩經•國風•邶風》中的《谷風》,《谷風》是一首棄婦詩。 詩中,被拋棄的女子對丈夫說:“採葑采菲,無以下體。”葑,蕪菁。 菲,一種蔬菜。 下體,根莖。 《詩經正義》雲:“言採葑采菲之菜者,無以下體根莖之惡,並棄其葉。以興為室家之法,無以其妻顏色之衰,並棄其德。”
完顏吳乞買借用此語,意思是:趙佶就像是葑、菲的根莖,他的女兒就像是葑、菲的花葉。 因有花葉之美,故而他不嫌棄根莖之惡,所以對趙佶這個惡劣的“下體”予以優待。 這是極為刻毒的侮辱和諷刺。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55 pm

既然完顏吳乞買如此“皇恩浩蕩”,趙佶、趙桓還必須要上表謝恩。 在《大金吊伐錄》裡記載著他們二人的《謝表》。

趙佶的謝表一共有三份。 第一份是謝完顏吳乞買把她的六個女兒賜給金國宗室,全文如下:
臣趙佶跪伏接受皇帝的聖命,陛下將臣的六個女兒賜給大金內族為妾,臣上表稱謝!
蒙陛下聖恩,賜敕書獎諭臣生養女兒之力。 臣仰承陛下的眷顧,念臣孤身漂泊,流寓在外,境況可憐,所以為臣的女兒找到了依靠。

臣形單影只,尚勉力於四處遷移;發脫齒落,於衰勞殘年跋山涉水。 過去居住在內地(按:指燕山)時,賴陛下明察,不聽信流言(按:指懷疑與河北義軍有秘密聯絡),使臣得以攀附宗室,在晚年稍稍得到安慰。 這是因為遇到了皇帝陛下這樣仁德的君主,以無比寬宏的度量,給臣莫大的恩賜,憐憫我這個偷安於人世的獨夫,才明辨事機,使臣免涉於圖謀不軌的嫌疑。
臣豈敢不立誓堅守晚節,全力報答陛下的莫大的仁德! 今後倘若臣生計困窘,物資匱乏,憑藉著這葭莩之親一定可以得到接濟。
臣祈盼陛下俯察臣一片赤誠忠心,對臣再施鴻恩。
臣無比殷切地盼望瞻仰陛下的天容,心中無比激切,誠惶誠恐!

————————————————————————
附錄《大金吊伐錄》卷四所載《昏德公表》
臣佶伏奉宣命,召臣女六人賜內族為婦,具表稱謝。 伏蒙聖恩賜敕書獎諭者,仰勤睿眷,曲念孤踪,察流寓之可憐,俾宗藩之有托。 伏念臣棲遲一已,黽勉四遷,顧齒發以俱衰,指川途而正邈,獲居內地,罔間流言,得攀若木之枝,少慰桑榆之景。 此蓋伏遇皇帝陛下擴二儀之量,孚九有之恩,憫獨夫所守於偷安,辨眾情免涉於疑似。 臣敢不誓堅晚節,力報深仁,倘伏臘稍至於蕭條,賴葭莩必濟乎窘乏,尚祈鴻造,俯鑑丹衷。
臣無任瞻天望聖,激切屏營之至。

————————————————————————
注:1、黽勉:勉力從事於……。 2、伏臘:借指生活物資。 3、葭莩:蘆葦稈內的薄膜。 葭莩之親:關係極其疏遠、淡薄的親戚。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56 pm

趙桓也上了一道謝表,全文如下:

“臣趙桓奉皇帝陛下之命,賜臣於妹妹、弟婦等相見,又賞賜縑絹,臣具表稱謝。

“臣暫留內殿之時,忽然得奉陛下的聖諭,特許我們手足相見,還厚賜縑絪。臣驚喜交集,這是陛下對臣不同尋常的恩賞啊!
“臣秉性冥頑,但賦質忠實。如今犯下了滔天大罪,陛下還曲意憐憫,與臣之家屬聯姻,真是皇恩浩蕩啊!臣正擔心今冬無衣可穿,突然得到了縑絹的厚賜,心中頓覺溫暖如春。

“這都是因為遇到了皇帝陛下啊!陛下仁恕及物,勞謙省己,以天地無私的度量,對臣如父母一樣至誠的愛憐。

“臣真不知何時能報答陛下的大恩大德,從此報恩之願將永存於心中。”

這幾份謝表,言辭之卑下已經到了全無羞恥的地步,之所以會寫出這種喪盡人格尊嚴的文字,除了是為了乞求完顏吳乞買留他們一條性命之外,實在找不出第二種理由。

————————————————————————
附錄《燕人麈》
重昏謝表:臣□言,伏奉宣命入殿,賜見女弟、弟婦等,並頒縑絹,具表稱謝者。
暫留內殿,忽奉王言,特許手足之相歡,更被縑絪之厚賜。 喜驚交至,恩賚非常。 伏念臣禀性冥頑,賦質忠實。 負丘山之罪,天意曲念;聯瓜葛之親,聖恩隆大。 方念無衣之卒歲,遽欣挾纊之如春。
此蓋伏遇皇帝陛下仁恕及物,勞謙省己。 惟天地有無私之覆載,而父母有至誠之愛憐。 念報德之何時,懷此心而未已。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56 pm

趙佶、趙桓出發不久,又接到了完顏吳乞買的命令——減去隨行的宗室、官吏。
趙佶苦苦乞求,最終也無濟於事。 他召集這些宗室、官吏,與他們就此告別(應該說是訣別了):“卿等隨我來到這裡,大家本當憂樂與共,但現在事屬他人,我也無可奈何啊……”說到這裡,又是淚如雨下。

隨後,宗室、官吏們在金兵的驅逐下一個個號呼而出……
完顏吳乞買派館伴同去五國城,“照料”(實為監視)趙佶、趙桓的生活起居。 受到如此“關懷”,趙佶只得又上了一道謝表,全文如下:
“臣趙佶跪伏接受皇帝的聖命,陛下派遣館伴與臣同赴和囉噶路,於本月二日安置居住。陛下對此事詳細吩咐,讓臣只須遷往鄰近之處(按:五國城在金國所都西樓之東北千里);並且讓臣得以與大金宗室聯姻,賜予臣深深的憐憫。對陛下的再造之恩,臣衷心感到幸運。
“臣舉家北遷,流寓連年。自知罪過之深,常常反躬自省,惟思遵從效命。此心神明可鑑,臣哪裡還敢有非分的企圖?只求安守本分。北遷路途遙遠,一路驚濤萬里、道路崎嶇,臣有幸得以保全性命,不致於葬身魚腹。
"這都是因為遇到了皇帝陛下啊!陛下對臣的大恩大德重如丘山,明如日月。賴陛下庇佑,臣歷經風波而得以安然無恙。
"臣回望陛下的宮闕,俯首拜謝陛下的恩澤;臣仰戴陛下的龍光,感動得淚流滿面!”

如果說趙佶此前苟且偷生是因為還懷有回去的希望,那麼到了五國城之後,他就是為偷生而偷生了,在奇恥大辱中度過餘生的他留下了這樣一首詩:
徹夜西風撼破扉,蕭條孤館一燈微。 家山回首三千里,目斷天南無雁飛。
……

————————————————————————
附錄《呻吟語》
七月,又徙二帝於胡里改路五國城。 舟行至東路,都統孛堇習古傳虜主命,減去隨從宗室仲瑅等五百人、內侍黎安國等三百人,流離咸州道中。 惟和儀郡王有奕、永寧郡王有恭,燕王府節使有章、有亮,越王府節使有忠、有德六人從。

《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三五
是日,二帝自韓州移居五國城。 五國城者,在金國所都西樓之東北千里。 金人將立劉豫,乃請二帝徙居之。 時越王俁、鄆王楷已薨。
烏登路都統錫庫者,以金人之命,減去隨行宗室官吏,上皇力懇之,不從。 乃召諭之曰:“卿等相隨而來,憂樂固當同之。但事屬他人,無如之何。”言訖泣下。 皆相與號呼而出。

《大金吊伐錄》卷四所載《昏德公表》
臣佶言:“伏蒙宣命,差官館伴臣赴和囉噶路安置,於今月二日到彼居住者。曲照煩言,止從近徙;仍敦姻好,尚賜深憐。大造難酬,撫躬知幸。
“竊念臣舉家萬指,流寓連年,自惟譴咎之深,常務省循之效。神明可質,詎敢及於匪圖;天地無私,遂得安於愚分。驚濤千里,顛躓百端,幸复保於桑榆,僅免葬於魚鱉。
“此蓋伏遇皇帝陛下垂丘山之厚德,擴日月之大明,非風波而可移,亦浸潤而不受。回瞻象闕,拜渥澤以馳心;仰戴龍光,感孤情而出涕。”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10:57 pm

趙佶、趙桓的謝表被完顏粘罕所利用,他命人專門編寫了一部穢書,將宋俘們幾年以來所受的各種侮辱記入書裡,這幾道謝表當然要收錄其中。 此外,韋賢妃、邢秉懿、田春羅等人慘遭蹂躪之事自然更要大寫特寫——她們已經淪為了卑賤的婢女、娼妓,在奇恥大辱下苟且偷生。 並且韋賢妃已經懷孕生子,趙構已經有了同母弟。

同時,完顏吳乞買還故意下了一道詔書,追封以死抗爭的朱皇后為靖康郡貞節夫人,稱朱皇后“懷清履潔,得一以貞;眾醉獨醒,不屈其節”。 大金國君臣對她敬佩有加,故而要昭告天下,大力表彰。 以此與趙構的母、妻、妾形成對比——她們能像朱皇后一樣從一而終嗎? 她們能堅守你們漢人所提倡的貞節嗎?
金國對趙佶、趙桓、趙構的侮辱,並不簡單地是為了侮辱而侮辱,其中還有動搖南宋國勢的用意。 完顏粘罕想憑藉這一連番既野蠻又卑鄙的手段,把宋朝這三個皇帝的醜態展現大宋臣民面前,讓他們看看自己的這幾個皇帝有多麼不堪,不得不讓人極端鄙視。 尤其要把趙構弄到了一個無地自容的境地——父兄被俘他不管,母親妻妾被人姦淫、替人生孩子他不顧,自古以來有誰見過如此“尊貴”的天子?

————————————————————————

附錄《呻吟語》
始聞韓世忠大敗四太子兀朮於黃天蕩。 粘罕編造穢書,誣衊韋後、邢後、柔福帝姬諸人。

又詔:趙□妻朱氏,懷清履潔,得一以貞。 眾醉獨醒,不屈其節。 永垂畛卹,宜予嘉名,可封為靖康郡貞節夫人。 典重激揚,共喻朕意。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28頁(共29頁) 上一頁  1 ... 15 ... 27, 28, 29  下一步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