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王的工作! 第一卷

2頁(共2頁) 上一頁  1, 2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回復: 龍王的工作! 第一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3, 2017 8:32 pm

「厲害!!」

「看來勝算滿高的喔?」

好棋連發,室內顯得生氣勃勃。

擺脫定迹的全力搏鬥,然而愛面對師姐的表現一點也不遜色,甚至展現出比對手技高一籌的技巧,連天才集團的獎勵會員們也送上贊譽的視線。真的很強!

「這…………確實有一套。」

久留野老師輕聲歎了長長的一口氣。

愛針對師姐的棋步積極進攻,擴大讓子的優勢。起先是八〇對二〇的戰力差距,後來漸漸擴大到了九九對一。

假如是職業棋士的對局,這已經是足以投降的差距了。但是——

「…………」

師姐不爲所動,那張稱得上冷酷的臉龐俯視著盤面。

對局前白皙的肌膚染上朱紅。

我看著師姐打開扇子激動搧著自己的脖子說道:

「師姐……空只要專心思考,身體就會發熱。」

「怎麽可能有這種事?難不成你要說這是智慧熱嗎?」

愛的母親裝模作樣搖了搖頭。

「那是『剛開始學習事物的嬰兒身體容易發熱』的意思吧?」

「在醫學上似乎是不可能發生的現象,不過她的身體確實在發熱。」

而且,師姐一旦拿出真本事,眼睛也會變色。

平常灰色的瞳孔會變成如同冬日天空般的淡藍色。比任何人都常和師姐對局的我很清楚,師姐在拿出真本事的時候會變一個人。

而師姐現在的瞳孔顔色——如冰一樣湛藍。

「……好戲現在才要上場。」

一旁傳來觀戰的獎勵會員壓低嗓音的討論聲。

『獎勵會有兩次終盤。』

如同這句話所表示,這是指自覺局勢對自己不利的獎勵會員,爲了讓局面迎向第二次終盤,改變下棋方式。

職業棋士都希望可以留下『完美的棋譜』,不垂死掙紮,一旦明白大勢已去,自行伸出首級結束對局也是職業棋士的美學。

然而,獎勵會員不一樣。

在獎勵會中,贏棋是唯一正解,沒有『美』種暧昧概念介入的余地。升上四段就能成爲職業棋士,爲了達成這個目的,必須把自己以外的人全部踹下去,讓共同鑽研十年以上的夥伴人生陷入狂亂,這就是獎勵會員被賦予的使命。

輸棋的獎勵會員沒有存在價值。

「…………」

啪唰!師姐用力合起扇子,以同樣響亮的棋聲下了一手。

「角撤退了!」

「她打算下到最後嗎……」

讓只有一枚的重要棋子,角退回己方陣營,展開徹底的防禦戰。

猶如落居下風的野獸壓低身體,儲備力量准備展開最後一擊,師姐緊緊糾纏著對手,等待逆轉的機會來臨。

「……唔!」

另一方面,明白自己占有上風的愛,則是爲了不喪失優勢,每一手都更加慎重,下棋的手忽然停滯了下來。

仿佛在往終點跑去的馬拉松比賽中,在意著從背後逼近的腳步聲。

哪怕只是稍微轉過頭,差距就有可能縮小,讓對方後來居上。

將棋的終盤就是這種與恐懼的拉鋸戰。

這時候,像是爲了進一步打擊愛,電子聲響了起來。

「咦!?時、時間已經……!?」

愛吃驚地看向棋鍾。她用完持棋時間,接著進入一分將棋。

她在序盤時用掉過多時間。由于戰局拖得太長,愛遭受到師姐的另一個攻擊——

『時間攻擊』。

盡管愛擁有超脫常軌的判讀力,但沒有時間的話,判讀的量也會受到限制。愛無法深入判讀的攻擊缺乏力道,結果就是棋子遭到奪取。

師姐下手毫不遲疑,把奪來的棋子用來增強己方陣營的戰力。

「……!」

持續進攻的愛停下了攻勢。

她一而再、再而三進攻,卻離對方的玉愈來愈遙遠,只有自己的棋子不停遭到篡奪。然而她沒有時間冷靜下來應對,心裏焦急不已。

不只是時間。

師姐甚至控制了愛的呼吸。

「呼…………呃!唔唔……!!呼……呼……!」

愛抓著頭發,扯住胸口,發出苦悶的呻吟聲。不知不覺間,她的額頭上冒出大滴汗珠,臉色和紙一樣蒼白。

看見女兒痛苦的模樣,愛的父母不禁驚慌失措。

「愛、愛她……居然那麽難受……」

「只是下將棋而已,爲什麽會痛苦成那個樣子……?」

「這是過度換氣症候群。」

「「什麽?」」

久留野老師解釋道。

「症狀上和過度呼吸一樣,因爲呼吸速度加快,導致呼吸急促:心跳加速、暈眩,甚至是胸部産生壓迫感或疼痛……當然令媛只是輕微的症狀,不過恐怖的是,這樣的症狀是空二段刻意制造出來的。」

「「怎麽可能!?」」

就是有可能。

「空二段判斷出令媛的呼吸頻率,趁她正要吐氣的瞬間出手。這麽一來,令媛因爲緊張反而把空氣吸了進去,導致呼吸混亂。這就是造成引起過度換氣症候群的原因。」

在時間有限而且局勢緊張的狀況下,就算是職業棋士遇上這種手段,也會陷入輕微焦慮,稍微領先的優勢更是立即不保。

將棋爲在有限的時間內由人類進行的棋藝。

因此除了棋盤上的真理,從其他地方著手也能獲得勝利。

從棋譜中無法窺探得知的戰況,計算機屏幕絕對無法映出的爭戰,就存在隔著棋盤厮殺的兩人之間。

愛靠著诘將棋或是網絡習得將棋,對此事的認知遠遠不夠。

愛下的是將棋。

師姐賭的是勝負。

「……這對九歲的小孩子來說太嚴苛了。」

甚至連讓子的久留野老師也不禁哀號。

真要說起來,這場對局宛如讓小學生拿著槍與手中空無一物的殺手對決。就算才能相同,經驗也有天壤之別。

手數至今已經超過一五〇手,其他對局幾乎都結束了。

桂香姐、小澪和小绫乃都在棋盤旁關注這場激烈對戰。

她們的視線當中帶著複雜的心情。

她們當然支持愛……但又嫉妒她耀眼的才能。活在競賽的世界裏,會有這樣的心情也是無可厚非。

「呼……呼…………唔!!」

愛苦悶地扭曲臉龐,在時間緊迫的狀況中下了一手,這一手卻下錯了地方,也就是失誤。師姐冷靜進攻,將一度逼近投降的形勢又逆轉回對局的起始點。盡管如此,愛依然占有壓倒性的優勢。

失誤時最需要留意的是『忘記先前的失誤』,否則——

「……啊!」

下一手下定後,愛輕輕驚呼了一聲。

這一手明顯錯了。

剛才那一手只是險棋,不過這一手的確是壞棋,雙方一口氣縮小差距。

「怎、怎麽樣了!?」

「連續失誤。」

在父親看著女兒痛苦的模樣而驚慌的時候,我只能告訴他這殘酷的事實。

「棒球比賽裏面也會出現這種情形吧?如果在惡劣的狀態下投球,結果就是失分愈來愈多……將棋也是一樣。一旦在意起失誤,就會接連下出壞棋。」

失誤接二連三發生,局勢加速傾向對師姐有利。

然而,師姐並未轉守爲攻。

「……!可惡……!!」

愛內心的焦躁一覽無遺。

心理層面同樣被逼上絕路的愛使出重要的棋子,大膽往敵方陣營靠近。

只是這一手——

「……蠻攻呢。」

桂香姐歎息著說,我咬緊了唇。

最壞的一手。

師姐一直在等待這個攻勢……等待愛的肉體與精神因爲耐不住壓力而失控的瞬間。

「………………」

師姐在這裏第一次用上大量的時間。

只是她使用持棋時間,不只是爲了把握機會判讀局勢,也是爲了讓愛了解這是一著壞棋。

「啊!啊啊、啊……啊啊…………!」

明白自己犯下的失誤後,愛用雙手抱住頭,發出絕望的哀號聲。

此時的局勢一目了然。

師姐逆轉讓子的戰局,甚至築起可以說是勝勢的局面。

不過就像師姐剛才的情形,這樣的局勢要繼續糾纏下去也不是問題,只要內心沒有受挫就不算輸。

所以,她准備全力打擊愛的內心。

「哇啊!她打算全駒嗎……」

「好殘忍……」

全駒——意指把對手的棋子全部吃下來,面對師姐屠殺般的進擊,獎勵會員們也不禁板起臉孔。

當然,因爲圍觀群衆的批評聲浪暫緩攻勢——師姐並不是這種人。

局勢演變至此,師姐仍沒有結束這一盤的意思,而是將愛進攻或是遊離的棋子一個不剩全部奪走。

甚至不給對方投降的機會,使力踐踏對方勉強抓住懸崖的手指。看見這樣的攻勢,久留野老師嘟囔:

「『失去朋友的一手』啊。」

「她本來就沒朋友了。」

我唾罵說。師姐的朋友很少,說沒有也不爲過。

這樣的情形也顯現出師姐的決心。

將棋界很狹小,透過將棋認識的人,總有一天必定會在戰場上相見。

然而,如果雙方有深厚的交情,在對局時容易手下留情,在攸關對方人生的對局上也很難使出全力。

爲了不讓自己找這樣的借口,師姐盡量不和別人深入往來。

她不需要好朋友,也不需要情人。

她唯一需要的只有將棋,只有敵人。

將來在離開獎勵會,成爲職業棋士之後,她大概也會和我以及師傅保持距離吧。

空銀子就是這樣的棋士,所以我很尊敬師姐。

不過現在,只有現在——

「……我恨你,師姐。」

師姐此時對付愛的所有盤內盤外技巧,這些技術的基礎,全部都是在與我的對局中訓練出來的。

我與師姐在十年前認識對方,從認識的當時就開始下將棋。不對,應該說我們是藉由將棋遇見彼此。我們之間唯一的聯系是將棋,這樣的羁絆隨著下棋次數愈來愈堅固,也更加堅定。

至于次數——約爲五萬局。

如同小孩子以各種摔角招式互鬥,我和師姐試過各式各樣的戰型與戰術,使出了多不可數、遊走在犯規邊緣或是犯規的盤外戰術。爲了贏棋,我們不擇手段。老實說,進入獎勵會時,我甚至覺得這個地方過于溫和。

如今,折磨愛的是另一個我。

這樣的事實擺在我的眼前,讓我感覺心如刀割。

「如果我……」

如果我更嚴厲地指導她。

如果我能教她更多事情。

如果我多和她下幾盤棋。

說不定她就能贏過師姐,也用不著這麽痛苦……

眼見這樣的懊悔就要支配我,而這個時候——

盤上出現異狀。

「小、小愛的下棋方式……和空老師好像……」

「這……縮小了!雙方的差距縮小了!!」

小绫乃和小澪像是目睹難以置信的情景,屏住氣息。

師姐的進攻居然受挫。

形勢逆轉,失去優勢的愛反而沒有余力思考多余的事情,只是全神貫注地追求最好的一手,因此取回了判讀的能力。

接著,她將剩余的戰力固守在玉的周圍,擺出抗戰到底的陣仗。

這樣的棋步簡直和師姐如出一轍。

愛爲了進入第三次的終盤,展現出可與獎勵會有段者匹敵的纏功。

「嗯!?這種時候還能繼續進步嗎……!」

愛深不可測的才能也讓久留野老師不禁敬佩。

她的才能也就是——永不屈服的心。

「……還沒…………還沒……!」

愛不屈不撓,從她的右眼落下一滴鬥大的淚水,滴在棋盤上。

看見她這個樣子,我後悔起自己先前的懊悔。

比其他人判讀更深入的愛比任何人都清楚,接下來的局面不管再怎麽奮力掙紮,也沒有逆轉的機會。

明知局勢已經是無力回天,嬌小的弟子卻未棄守這一局、放棄勝利,依然繼續下著棋。

既然弟子沒有放棄……身爲師傅怎能不相信她?

如同與步夢對局時,愛堅信我會獲勝一樣,我也一樣相信她,相信她在最後的最後能夠逆轉。只要堅持下去,說不定師姐會出現致命的失誤。

愛的內心尚未屈服。

她拼了死命振作搖搖欲墜的內心,絕不逃避絕望的局勢,選擇持續奮戰——她的內心沒有屈服!

「……加油!加油……!」

不知不覺中,愛的父親像祈禱一樣,嘴裏不停喃喃說著。

母親一聲不吭,臉色也很平靜,卻用力握緊了手,白皙的手背上冒出青筋。

愛的內心還沒有折服。

堅毅的內心振奮了周圍人們的心情,每個關注這場桌上遊戲的人確實都受到了影響。現場狀況火熱極了!!

——然而,局面終究不從人願。

師姐一絲不苟的棋步不允許出現逆轉的局面,局勢穩固地邁向終局,最後終于往愛的玉發動王手。

「……還早!」

愛從棋台上拿起步,在盤上奮力抵抗。

師姐從另一個角度再次發動王手。

「還早!!」

又是*合駒。愛接連打入棋台上剩下的棋子,阻止對方的王手攻勢,同時將最後的希望放在入玉,讓王自行闖進師姐的陣營。(編注:擋住對方的進攻路徑,大多用于對付王手攻勢時。)

能成功嗎!?逃得掉嗎!?

雙方都已進入一分將棋,展開讓人屏氣凝神的攻防戰。

接著,就在師姐第七次發動王手時——

「還——」

愛把手伸向棋台——

棋台上連一枚步也沒有。

——诘。

「……………………我…………」

伸向棋台的手緊緊握住拳頭,她竭力克制顫抖的嗓音。

「……………………我……我、認輸……了……………………!」

愛擠出最後的力氣,向對方投降。

〇 終局

「師姐!你爲什麽要用這麽殘忍的手段——」

終局後——

留下低著頭,爲了不讓嗚咽聲流出而咬緊了唇的愛,師姐打算不進行感想戰就兀自離開,這時候我抓住了她的肩膀。

我嚇了一跳。

她在發抖。

「………………………………沒辦法進攻。」

「什麽?」

「……我本來想早點將死這一局,可是……」

激戰的余溫殘留在肌膚上,她微微發著抖,用只有我聽得見的聲音說。

師姐——在害怕愛的敏銳。

她心中始終抱持著萬一與雙方厮殺起來,局勢恐怕會遭到逆轉的恐懼。所以中途就算有诘的機會她也不行動,而是選擇從遠方趕盡殺絕。

她不是不進攻。

而是沒辦法進攻。

人稱史上最強的空銀子,不敗的白雪姬,居然害怕年僅九歲,三個月前才開始下將棋的小學女生。

本來想在對方心理烙下陰影的人,反而産生了陰影……

「……下一次我會用最快的方式殺了她。」

她像在自言自語地喃喃說道,接著她揮開我的手走出對局室。

下一次——

這句話顯示出師姐認同愛的才能。

下次她再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也就是說,她判斷愛有挑戰女流最高位的才能,以迂回的講法認同我成爲愛的師傅。

只是,『下一次』已經——

「……看來是確定了。」

愛的母親語氣平靜,但說得非常直截了當。

「……!」

愛的背影發著抖。

如同將棋盤盤腳上槴子花圖樣的象征,下棋者不能找借口,找借口是比敗北更不堪的行爲。

所以愛什麽話也沒說。她知道一旦找起借口,自己就再也沒有資格繼續下棋。

默不吭聲,在棋盤前強忍著淚水與辯駁的小女孩,我再次觀察起她來。

這孩子救了我。

她讓沒辦法再以自己方式下棋的我再次回到將棋盤上。

她讓我險些折服的心再度振作起來。

在一旁觀戰的獎勵會員、研修會員、棋士、女流棋士、聯盟職員以及研修會員的家人,每個人——只要是熱愛將棋的人都會精神爲之一振,都會馬上想坐到棋盤前下棋,我在今天見識到了這樣熱血的對局。

所以——我必須報答她。

「愛。」

「……?」

聽見我的呼喚聲,愛睜著淚水盈眶的雙眼往我看過來。

——你想繼續下將棋吧?

用不著問出口,用不著出聲,只是看見她直到現在還是不肯放開棋子的小小手指,我就已經知道答案。

「愛,站起來向老師道別,感謝老師在這段時間的照——」

「請等一下。」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龍王的工作! 第一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3, 2017 8:32 pm

我介入兩人之間,愛的母親像是早料到會發生這種情形,回應的語氣非常沈著。

「……當初的約定是只要輸一場,我女兒就要放棄將棋吧?」

「是,的確是這樣沒錯。」

「那麽——」

「可是那是你們一廂情願吧?」

「什麽……?」

「看見她現在這一局,我無論如何都想收令媛爲弟子。所以——這次輪到我來拜托二位。」

我這麽宣告後,膝蓋往地上一跪。

雙手抵在榻榻米上——

「我會負起責任,將令媛栽培爲女流棋士……有能力取得頭銜的棋士!所以,請讓令媛繼續下將棋!」

說完,我把額頭也抵在榻榻米上面。

我下跪了。

冷靜的母親見狀也不由得倒抽一口氣,嚇了一跳的愛更是松手,發出了棋子掉在棋盤上的聲音。

「確實,我只有十六歲,學曆也只有國中畢業,是個沒有考取任何資格或是社會經驗的小鬼……可是!我有世界上最強的將棋實力!!」

龍王?當然強啊。

這可是將棋界最高頭銜喔?而且是不論職業棋士、女流、業余都能參加,在有如天下第一武鬥大會的循環戰中連戰連勝,站在一千萬將棋人口頂端,最強的Dragon King喔?

所以在將棋這方面,我說的話絕對正確!

「而且今後還會變得更強!不只是我自己的實力,我絕對會成爲可以讓身邊所有人都變強的棋士!」

或許將棋真的只是桌上遊戲。

可是在這世上,我不知道還有其他可以如此撼動人心的事物。

宛如愛和師姐下的那一局——讓觀賽者情緒激動的那一局。

我下定決心也要下那樣的將棋,下定決心絕對要變得更強,接著我再一次、接二連三磕頭請求。

「事情就是這樣!請讓令媛成爲我的弟子!拜托二位!!」

有些孩子雖有才能卻遭到父母阻止繼續下棋

另一方面,棋士發掘有才能的孩子,說服雙親後收爲弟子的情形也不是沒發生過。

過往這麽做的前輩棋士們考慮到將棋界的將來,爲了將棋界,即使犧牲自己也要培育弟子,這樣的行爲是出自使命感——我這麽以爲。

不過我錯了,這是天大的誤會。

他們只是單純地想栽培弟子,想知道這孩子將來會下出什麽樣的將棋。

——我要牽起她與將棋之間的關系。

我這麽盼望。

「我……我也是一樣!」

原本在旁邊聽著沒有吭聲的愛維持跪立單膝的姿勢靠近我,小巧的手掌抵在榻榻米上,扯開了嗓門說:

「我也想繼續下將棋!我想當師傅的弟子,我想變得更強!我不想因爲輸了就結束一切!!」

接著她把頭抵在榻榻米上,向雙親下跪。

「爸爸!媽媽!這是我這一生的唯一願望!請讓我……請讓我繼續下將棋!!」

「我也在這裏拜托二位!!」

看見龍王與JS並肩下跪——

「師、師徒都跪下了……」

「雙重下跪啊……」

周圍傳來尴尬的氣氛,以及這樣的討論聲。

不過那又如何?我們關西棋士最擅長的就是死纏爛打,我會一直糾纏到對方因爲不耐煩認輸爲止,就算狼狽不堪渾身爛泥。要我下跪幾次都沒問題!!

「「拜托了……!!」」

我和愛低著頭,等待母親的回應。

然而,最後開口的不是母親。

● 人生的名人

「別這樣。」

「老公你……?」

父親沒有理會母親的驚呼,走到我們面前,以第一次見面時那種穩重又充滿威嚴的口氣說:「別這樣。」

——父親也反對嗎?

老實說,我本來以爲在對局時爲愛加油的父親,會和我們站在同一陣線,看來是我想得太美好了……

在我的額頭抵在楊楊米上面,在差點沒讓絕望壓垮時,他接下來說出的話意外體貼。

「九頭龍老師,請把頭擡起來。」

這麽說之後——父親當場擺出端正跪坐的坐姿。

然後,他接著說——

「愛就拜托您照顧了。」

「爸……爸……?」

愛不由自主擡起頭,用紅通通的雙眼看向父親。

跪坐的父親面對我說:

「我不會後悔把女兒交給老師,不管愛的將來變得如何……就算不能成爲女流棋士,不管是老師的教誨,還是在將棋世界裏全力奮戰的經驗,一定能成爲她人生中無可取代的貴重體驗——今天的對局讓我這麽堅信。」

父親把雙手抵在榻榻米上面,深深地低頭致意。

「小女不才,請不吝收她爲弟子。」

看見父親磕頭,我和愛也連忙跟著磕頭回應。

那一瞬間,關西將棋會館裏掀起了一陣前所未有的沖擊。

「欸,又一個人下跪了……!」

「啊……相跪……!」

「相跪啊……!」

將棋在敵對的雙方采取相同戰型時,會加上一個『相』字,比方說『相矢倉』或是『相穴熊』,所以我們的模樣也依照這樣的方式表現。這就是將棋腦……

「愛。」

短暫的下跪時間結束後,父親緩緩擡起頭,朝仍跪著的女兒嬌小的後腦勺說:

「用不著一定要贏棋,反而要成爲輸的時候能夠坦率說出『我輸了』的人。」

他的語氣雖然嚴厲,但接著神情稍微放松了一些,又繼續說:

「用不著一定要成爲棋士,而要好好學習將棋,成爲人生的名人。」

「……是!」

聽見父親嚴厲又溫柔的開導,愛這才伸手抹去臉上的淚水。

「嗚嗚……」「太感人了……」

最重義理人情的中高年關西棋士們也不由得淚眼婆娑,原先懷疑我的職員更是嚎啕大哭。即使我很高興,不過總覺得好像哪裏怪怪的。

事情看起來進展得很順利……然而,這件事當然還沒有結束。

爸爸答應了,但是最後的大魔頭還沒有。

「……九頭龍老師。」

「是……是!」

大魔頭——愛的母親叫著我的名字,我趕緊端正姿勢,決定不管她接下來說出什麽話,我 絕不退縮。

來吧!盡管放馬過來!!

「您有兄弟姐妹嗎?」

「……什麽?」

「另外可以請教您的年收嗎?」

她忽然問起了這種事情。兄、兄弟姐妹?年收?

妻子突如其來的問題聽得愛的父親氣憤地站了起來。

「你這樣對老師太沒禮貌了!」

「你別插話!!」

「是。」

父親再度跪下。我早料到會是這種下場。

「我們可是要將寶貴的女兒托付給別人,問清楚對方的家族成員和年收也是應該的。」

是應該的嗎?

可能她說得也有道理吧,她肯定是擔心女兒的將來,所以什麽事情都想事先問個清楚。

由于棋士是個人企業主,必須由自己申報所得稅,因此關于年收和各種經費都掌握得非常清楚。對局費因爲是對外公開,也沒有什麽需要隱瞞的地方。

「我家是三兄弟,我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弟弟。至于年收,唔,去年是……大概這樣吧?」

「嗯。」

「今年因爲有龍王戰的優勝獎金,大概……這麽多吧?」

「……好,我了解了。」

看見我用手比出的數字後,母親低著頭稍微思考了一會兒,然後她擡起頭說——

「九頭龍老師,如果愛沒辦法成爲女流頭銜保持者,請您入贅到雛鶴家。」

…………………………啥?

我一時之間真的搞不懂她這話的意思。

她說什麽?如果愛沒辦法取得頭銜,我就必須入贅?

爲什麽?

「喲,嫁入豪門啦!」「再怎麽也是龍王嘛!」「十六歲定下婚約,這會是將棋界最年輕的記錄嗎? 「史上第四位國中生棋士、史上最年輕的龍王、史上最年輕的入贅女婿……」「經曆這麽豐富,真讓人羨慕的人生啊。」

我深刻感受到關西將棋界的溫情。

「那個……什麽?入贅?我、我嗎……?」

「當然,既然您要收『雛鶴』的獨生女爲弟子,就必須負起應當的責任。」

「責任是……是要我入贅嗎?」

「本旅館爲日本第一的旅館,受到許多客人的愛戴。維持『雛鶴』的傳統與質量,是雛鶴家的責任與義務……本來爲了擔負起這樣的重擔,小女一秒也沒有時間可以浪費。」

『雛鶴』的老板娘滔滔不絕地說。

「如果她不能在國中畢業前獲得頭銜,就算成爲女流棋士也必須退出將棋界。退出之後,她將進入石川縣的高中,爲成爲『雛鶴』的老板娘重新進行教育。爲了趕上落後的進度,也請九頭龍老師到旅館來,幫忙協助愛。」

「咦!?」

我也要進入旅館工作嗎!?

「這、這意思是……要我也辭掉棋士的工作嗎……?」

「您當然可以選擇繼續擔任職業棋士,可是也要請您同時學習旅館經營,以入贅女婿的身分協助愛的工作。」

「師傅!我們一起加油!!」

愛的雙眼閃閃發亮,握住我的手。不愧是母女,強人所難的個性如出一轍。

「伯、伯父!您也說點什麽話吧!」

「一起加油吧……」

「您的表情看起來一點也沒有加油的意思喔!?」

簡直是生無可戀的表情,我覺得好像看見了自己將來的模樣。

糟糕……太糟糕了……

「辦、辦不到!我絕對辦不到!」

「什麽事情辦不到?」

「這表示我也要住在北陸吧!?如果是一個月只要來聯盟兩次的研修會員也就算了,但棋士除了對局之外還有很多其他的工作!要離開大阪是不可能的事!!絕對不可能!!」

「……是這樣的嗎?」

「嗯,應該沒問題。」

久留野老師!?

「棋士裏面也有人住在新潟或是福岡,再加上北陸新幹線開通,對于棋士的工作我想不至于造成太大的阻礙。」

「就是說啊,小學生都可以自己到大阪來了。」

連桂香姐也說起這種話,在旁邊漏風點火。你不在乎我入贅嗎!?

「看吧。」

老板娘一臉神氣,高高挺起了胸膛。

我的心情就像是不只外濠,連內蒙也被填起來的大阪城。愛的母親接著板起嚴肅的神情,

這麽問我:

「九頭龍老師,您有爲了愛賭上人生的覺悟嗎?」

「…………有。」

這樣的心情沒有半點虛假。

再說,我只要把愛栽培成有實力獲得頭銜的棋士,問題也就解決了。就算沒辦法把她栽培成那樣的棋士,要是在這時候放棄,以後我肯定會後悔莫及。

我端正坐姿,和對局時一樣調整呼吸。

接著,宛如下第一手——帶著無法回頭的步前進的覺悟,說出無法挽回的那句話。

「請把令媛交給我!!」

〇 終章

「愛回到北陸一個星期啦……真快。」

在聯盟一樓的『Twelve』喝著午餐後咖啡時,桂香姐歎了長長一口氣說。

「雖然時間很短暫,但總覺得好像跟她在一起很久了呢……道場裏面也像是開了一個大洞。」

「……就是說啊。」

「寂寞嗎……這問題好像用不著問。」

「……」

我默默喝著咖啡,微溫的苦味在嘴裏擴散開來。

因爲是中午還早的時間帶,U型櫃台邊只坐著我和桂香姐,沈默寡言的老板待在後面的廚房。

那件事情過後一個星期——

當時那起『龍王相跪事件』瞬間就在將棋相關者之間傳了開來。甚至連人在東京的步夢也在當天傳LINE過來給我。最近因爲網絡發達,智能型手機普及,關東和關西的情報簡直零距離。

網絡上的將棋板也把事情描述得異常詳細,而且這件事一登上頭條,立即引起一陣嘩然,也可以說是造成轟動。

「大家一起來討論將棋史上第四位國中生棋士、史上最年輕頭銜保持者以及史上最年輕師傅——九頭龍八一龍王!」

「聽說那是個九歲的女孩子←弟子。」

「他好像說:『請把女兒交給我』,向對方父母下跪啰w女方家長應該嚇到了吧。」

「聽說對方家長當場傻眼,把女兒帶回去了!這也是當然的嘛!」

「聽說關西那邊的棋士叫他蘿莉王www超好笑www」

「多冠達成啊……真是全盛期……」

「據說他還在家裏召集JS開研究會。」

「那是在研究什麽啦。」

這絕對是相關人士寫上去的吧?在『蘿莉王』這個稱號出現的時候,我就懷疑師姐牽涉在內了。

「……我父親也在發牢騷呢。」

「師傅嗎?」

「對啊,他說:『我可愛的孫子居然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回家了,好寂寞喔。』」

桂香姐把喝完的咖啡杯放在盤子上。

「所以父親要小愛今天回來的時候一定要來家裏住,說好久沒有一門的所有人睡在一起。」

「這主意不錯,愛一定也會很高興。」

爲了處理轉學和搬家這類的手續,愛和父母回到家裏,今天她爲了正式修業將棋到大阪來。

雖然知道馬上就能見到面,但這一個星期實在格外漫長……

「她是一個人來的吧?搭白天的電車?」

「對,自己一個人來。」

我在收愛這個弟子的時候,她父母拜托我『嚴格訓練她』。

「因此愛來這裏,應該也有不成爲女流頭銜保持者不回家的覺悟,我身爲師傅,包括將棋在內,也打算針對她的生活大小事展開嚴厲的訓練,絕不寵溺!」

「這和把小獅子推下懸崖的意思是一樣的吧?」

「可是讓她一個人走在外面實在太危險了,我想至少要到大阪車站去接她,只是她一直沒聯絡我。」

「接她……大阪車站到福島這裏不是只有一站嗎?」

「天真!太天真了,桂香姐!!那麽可愛的女孩子走在大阪路上,星探不可能不會發現她的吧!?萬一她想進演藝圈,對將棋的修業失去興趣……我得保護弟子遠離這些誘惑!?因爲我是師傅!!」

「…………所以呢?你們要從大阪車站直接過來清泷家嗎?」

「看愛帶了多少行李過來吧?她的東西之前差不多都寄過來了,我想隨身行李可能只有一個包包。」

由于我的請求,因此今天傍晚在師傅家舉行愛的歡迎會,JS研的大家也會過來。

「對了,八一,今天舉行歡迎會的事情,你告訴銀子了嗎?」

「什麽!?不是由桂香姐告訴她嗎!?」

「我沒告訴她!?這是主辦人的工作吧!?」

「這、這種事情我想由桂香姐告訴她,她比較不會生氣吧……?」

「這可是弟子的歡迎會,身爲師傅怎麽能這麽畏畏縮縮?」

讓她這麽一說,我也沒辦法反駁,唔唔唔……

「唔……打電話太恐怖了……就用簡訊…………」

「用不著那麽麻煩。」

「「!!」」

「我全都聽見了。」

「師……師姐…………」

不知道什麽時候無聲無息進入店裏的師姐沒有看向菜單。

「我要一份甘油炸藥,C餐。」

她豪邁地點好餐,接著坐在我旁邊的位子上。

桂香姐急忙找起借口。

「銀、銀子?我們沒有故意排擠你的意思喔?只是因爲那個,聯絡上出了差錯,再加上主辦人太不中用——」

「桂香姐,這太過分了吧!?不中用這詞不會太重了嗎!?」

「我還要准備餐點,待會兒見!」

桂香姐把錢放在櫃台上面,一個人匆匆忙忙趕回家。

這下店裏只剩下我和師姐。

「……」

「……」

「……」

「……師姐?今、今天的歡迎會——」

「醬汁。」

「什麽?」

「醬汁快沒了,記得補充。」

說完這句話後,師姐就沒有再開口了。

在這裏向不熟悉師姐的人解釋,這句話簡單來說就是『參加』的意思。她會用上大量醬汁,所以要我事先把醬汁准備好。

四歲的時候開始……從第一次下棋的時候開始,銀子就是這樣,一點也不坦率。

師姐答應參加歡迎會後,我帶著像是長出翅膀來的輕松心情離開了Twelve幫她結賬的人是我,可是我一點也不在意。

「話說回來,沒想到甘油炸藥原來是那種料理啊……實在太難想象了,連職業棋士也讀不出來……」

我正沈浸在長年來的謎團終于解開的余韻時,手機傳來震動。

『我到了。』

只是這麽一封簡訊,就讓我莫名加快了腳步。

盡管裏面沒有寫清楚到達什麽地方。

我有種預感。

收到這封簡訊之前,我已經在心裏擅自決定愛與我重逢的場所就是那裏,所以我連門也沒鎖上。

我沿著難波筋往車站的方向走過去。

穿越過馬路。

走進商店街,通過一間小超市門前。

然後,在打開家門的瞬間——和那一天相同的招呼聲迎接我的到來。

「歡迎回來!師傅!!」

「……我回來了。」

我朝背著書包的愛露出燦爛的笑容,嚴厲管教這種事情等明天再說吧。

「雛鶴愛!小學四年級!」

和第一次相遇時相比稍微成長了一點的女孩子,露出比第一次見面時更有活力的笑容。

與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一樣,這麽對我說——

「我依照約定來了,請收我當徒弟!!」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龍王的工作! 第一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3, 2017 8:34 pm

第一卷 後記小事——『K君記』
高中時,班上有個將棋很強,臉上總是笑眯眯的男孩子,他的名字叫K君。他的座位在我前面,我們因爲這樣有機會聊天。

程度只有知道棋子移動方式的我說:「K君,你的將棋很強嗎?我們來下一盤吧。」

然後我拿出自制將棋盤(在小學美術課時用到的磁鐵上面以麥克筆寫下『步』或是『王』),與他一決勝負。

結果,我被他秒殺。 (

之後,K君甚至讓子讓到只留下『王』和『步』的十枚落,但是我還是輸了。老實說,那時候我覺得我們根本不是在玩同一個等級的遊戲。

當時我是隸屬田徑社的運動男孩,從一年級就常在縣大會上獲得佳績的活躍型宅男。每次只要有社團在縣大會上拿到名次,我的母校就會在全校集會的時候當衆表揚,實在是讓人不知道該感謝還是覺得困擾的習慣。

有一次,K君也和我一起站在台上,在其他人都是「縣大會第三名」或是「演奏比賽金獎」的時候,K君受到這樣的表彰——

「恭喜K君成爲『龍王』!」

體育館內頓時議論紛紛。

現在回想起來,會將這部小說的主角設定爲『龍王』,說不定是因爲高中時有K君這位真正的龍王棲息在校內。

K君獲得的『龍王』頭銜爲高中生龍王,不是職業而是業余,而且是高中生限定頭銜,說起來就像在高中聯賽獲得優勝,不過因爲全國只有一個人可以獲得這個頭銜,在我們鄉下地方的綿立高中可是轟動的一件大事。

不久前,我有個機會和讀過我作品的高中學長吃飯。

「這麽說來,你那個年級出了個龍王,那個頭銜實在很有沖擊力……」

連他也說起這種話來,看來龍王的存在對除了我以外的學生也是沖擊力十足。

然而,K君還是一樣笑眯眯的,沒有因爲成爲龍王變了個人,只是我再也不會想和他單挑將棋。

高中畢業之後,我和K君就像和其他大多數同學一樣失去聯絡,但是在選擇以將棋作爲創作題材,查閱數據的時候,我常看見K君的名字。

大學時,他率領名門·立命館大學二度獲得全國優勝。

他也曾獲得朝日業余名人或業余龍王這些業余棋界的頂尖頭銜,以業余強豪的身分名聞遐迩。

而且因爲他的名聲,他也曾經與實力愈來愈堅強的計算機在公開場合對局。

從業余轉爲職業棋士的濑川晶司寫過一本書,書名是《泣き蟲しょったんの奇迹》,書中描述我在就讀高中時不曾見過的熱血場面,讓我讀來覺得有些意外。

高中時,因爲《月下棋士》這部將棋漫畫流行,稍微接觸過將棋的我隨口向K君問過這種問題——

「你不進獎勵會嗎?」

K君聽見後,露出了一如往常但又有些不同的笑容。

「因爲我記得太慢了。」——他這麽回答我。

從他的笑容裏面,我感覺到爽快放棄的心態。「你可以從現在開始挑戰啊」——讓我沒辦法對他說出這種話。

那次是我第一次窺見職業棋士的世界有多麽嚴厲。

在此謹以此文獻給K君——第十二代高中生龍王·加藤幸男先生。

……這篇隨筆風格的後記,各位讀來還滿意嗎?

感謝各位讀者閱讀新系列《龍王的工作!》,我是白鳥士郎。

本系列作是我的第四部作品,繼『戀愛校園喜劇』→『帆船奇幻故事』→『農業高中戀愛喜劇』之後,本作品爲『浪遠將棋物語』,總之就是以將棋爲題材的作品。

爲什麽會選擇將棋作爲作品題材?

關于這個問題,我的答案很簡單。那就是『我想寫出熱血的故事』。

我想描寫年輕人認真且賭上人生奮戰的身影,最符合這個想法的題材就是將棋界。

雖然讓我很擔心這樣的想法有沒有成功傳達給閱讀本書的各位讀者,但……我自認在本作品中投注了全力,歡迎各位提供意見與感想。

接下來是謝辭。

負責插畫的しらび老師將每個人物角色描繪得栩栩如生,而且用心反映了我繁瑣的意見和本文中的描寫,甚至隨處可見銀子的發飾等讓人驚喜的創意,真的非常感謝能しらび老師負責本書的插畫!

負責監修的西遊棋是關西年輕棋士組成的團體。在向忙于對局以及推廣活動的諸位職業棋士和女流棋士提出此項無理的要求後,獲得了對方的慨然應允。

……這真的讓我非常驚訝,簡直是難以置信……

這部作品會選擇以關西爲舞台,起因是將棋雜志《將棋世界》上刊登的『關西本部棋士室24小時』,這篇以關西將棋會館爲舞台的連載報導。

文章裏面登場的關西年輕棋士,展現出溫馨又激昂的鬥志,這樣的日常生活讓我十分憧憬。也就是說,由書中角色原型的各位爲本書擔任監修,實在讓我既開心,又有點不好意思……

西遊棋的各位不只幫忙選定作品中登場的棋譜,也協助指出本文中的錯誤,甚至在舞台設定和人物造型提供許多寶貴的意見。竹內雄悟老師也留言熱情鼓勵我,身爲將棋迷真的是感激涕零!

話雖如此,但這畢竟是虛構的作品,難免有刻意變造事實的地方,還請各位諒解,此事已征得部分使用實際名稱的日本將棋聯盟及其他各單位同意。

另外在采訪時獲得了Mynavi的大力協助,也藉此機會在這裏致上謝意。

小原責任編輯和熱愛將棋的北村主編比平時更竭心盡力,放眼整個輕小說界,恐怕找不到另外一部准備工作更繁重的作品。非常抱歉,今後也要繼續麻煩各位。

此外,職業棋士和觀戰記者也協助在推特上將消息散布出去。

將棋界的傳奇人物加藤一二三老師提及本作品時,真的讓我大吃一驚!讓我忍不住大喊:

「帥啊!」

先前在岐阜觀賞足球比賽的時候,碰巧遇見野月浩貴老師,那時候不只有幸獲得他在著作以及「成金!」上面簽名,他甚至將當時一起拍下的照片上傳到網絡上,讓我感到無比的光榮。那一天野月老師支持的Consadole劄幌大敗我支持的FC岐阜……幸好那一天我有到現場加油!

在《農林》或是更早以前就支持我的各位讀者,以及常在球場見面的岐阜應援團的各位,還有比老家更常造訪的美濃加茂市,新系列也受到了許多人的支持,真的、真的非常感謝大家。

爲了回應各位支持者的期待,爲了寫出超越各位期待的作品,今後我會持續精進,請不吝繼續支持!

接下來是宣傳。

在《農林》也受過照顧的YOUNG GANGAN上,將開始連載本作品的漫畫版!負責本漫畫的是寫劇本的『カズキ』老師,和畫漫畫的『こぼたおこば』老師,請各位務必支持!

*另外推出廣播劇CD的計劃也決定了!(編注:此處皆指日本。)

八一的聲優是內田雄馬先生,愛的聲優是日高裏菜小姐,目前預定將以第二集精裝版的方式推出。如果各位在書店看見本書,請踴躍支持,另外也接受訂購喔!

廣播劇CD的劇本由我負責,標題預定是『師傅,王手飛車來了』。真的是隨心所欲啊!

希望不會招來抗議……

第二集預定在明年一月發行!

下一集會有另一個愛登場,展開比第一集更火熱的對戰,敬請期待!!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龍王的工作! 第一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3, 2017 8:40 pm

第一卷 感想戰
那一天,我走到聯盟棋士室——看見女仆和兔女郎正在下棋。

「……看什麽看?再看小心我把你的眼睛挖出來!」

「龍王,早安。」

女仆怒斥,兔女郎則是優雅地向我點頭致意。

穿著女仆裝的女性是月夜見坂燎『女流玉將』。

據說快棋方面無人能出其右,是當代最強的女流棋士之一。

如同重視速度的超攻擊性棋風,個性也極具攻擊性。在我心中,她是與師姐並列危險人物名單的頭號人物。由于她隸屬于關東,鮮少能碰到她,但是只要見面就免不了挨一頓罵,人稱《強攻的大天使》,好恐怖。

兔女郎模樣的是供禦飯萬智『山城櫻花』。

極富魅力的瀑布般黑發和白雪般的白皙肌膚,是位溫柔婉約的京都美人,可說是與山城櫻花這風雅的頭銜名稱相互映襯的人物。

然而說到她的棋風,是防禦堅固到幾近暴力程度的穴熊黨,將玉守得無比堅固,把對手的進攻路線與希望全部斬斷。從笑著使出這種狠毒的下棋方式看來,她也不是省油的燈,人稱《虐殺的萬智》,好恐怖。

這樣的兩人穿上了女仆和兔女郎的服裝在對局。

好恐怖。

「兩……兩位是怎麽了?爲什麽打扮成這個樣子……?」

我戰戰兢兢地這麽問,月夜見坂(迷你裙女仆)的視線始終緊盯著盤面,不屑地說:

「還不是工作,最好有人會自願穿成這個樣子。」

「你在秋葉原還是日本橋打工嗎?」

「什麽?你說誰是騙人的女仆按摩店了混賬?」

我沒這麽說啊。

「這是『駒娘』的企劃,下一次的女流棋士棋迷會活動如果舉辦扮裝指導對局,說不定可以招攬更多客人——有這樣的討論。」

「所以我提議可以扮成兔女郎。」

供禦飯迅速移動棋子,瞇細了眼睛。

「可是燎說要扮成女仆。真受不了,女仆早就落伍了。對吧,龍王?」

「少說蠢話了,萬智。又不是色情酒店,扮什麽兔女郎。對吧,廢物?」

「這……」

兩人下著棋子,討論起奇怪的話題。這種話題拜托到別的地方討論去。

「請女流棋士做問卷也沒有結論,所以我們才會像這樣打算用下棋的結果決定。」

供禦飯住在京都,離這裏還算近,可是月夜見坂是爲了這件事情特地從東京過來這裏的嗎?這人還真閑。

她們下著一手三十秒的快棋,棋子在棋盤上厮殺的激戰,如果她們在秋葉原或日本橋的街上像這樣下棋,不只粉絲增加,說不定還可以撈一筆錢。

「你們身上的衣服是從哪裏來的?自己的嗎?」

「怎麽可能?」「小心我殺了你!」

兩個人都發飒了。好恐怖。

「這是從『神戶的師傅』那裏借來的,那位老師收藏了很多呢。」

「啊……」

「說到這裏,龍王,師傅要你過去一趟。聽說你收了一個可愛的弟子嗎?師傅說要你帶去給他看看。」

哇啊……已經傳到他耳裏啦……

我不想帶小學生去那個地方,真要說起來,是我絕對不要帶小學生去那種地方,可是我從修業將棋的時候就受到那個人百般照顧,實在沒辦法拒絕。改天還是得找個時間過去……

當我這麽想時,月夜見坂驚訝似地停下了手。

「什麽?你收弟子了嗎?」

「是,我收了一個弟子。」

「……哼。」

女流玉將用鼻子哼了一聲,判讀到最後一刻後,使出攻擊要將飛車。在一旁觀戰的我也不禁屏氣凝神,實在是相當大膽的一手。

下了決定性的一手後,月夜見坂像是爲了稍事休息,擡頭看向我。

「然後呢?」

「什麽然後?」

「那是什麽樣的弟子?還不把照片交出來!」

「聽說是內弟子,你那裏還真熱鬧呢。」

供禦飯以妖豔的動作下了一手,像伏見稻荷的狐狸一樣瞇細眼睛。好恐怖。

「我……我這邊沒有照片。」

「不然你就自己解釋吧。是男生還是女生?幾歲?」

「九歲的女孩子。」

「「…………」」

奇怪?怎麽不說話了?

「蘿……其實也沒關系啦,收弟子也是頂尖棋士的工作嘛……控。」

「說得也是,就算是蘿……想成爲頂尖棋士弟子的人肯定很多,這就叫做交換條件?適材適用……控。」

「你們想說什麽可以直接說出來沒關系。」

「「蘿莉控。」」

「才不是!!」

再說,你們也是在差不多的年紀進入研修會的吧!?

「讓小女孩住進家裏,培養成自己喜歡的類型……真有你的,龍王,實在很風雅呢。」

《虐殺的萬智》呵呵笑著,話裏內容卻很恐怖。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

「……惡心。」

月夜見坂稍微把椅子搬得離我遠一點,這樣的態度真是太傷人了。

對局進入佳境後,兩人也安靜了下來。

雖然在穴熊來說是很罕見的局面,但雙方都進入入玉狀態。在彼此的玉闖入敵營形成不死(將棋界對于『絕對不可能將死狀態』的簡稱)後,兩人不約而同停了下來。

「……持將棋啊。」

「還是沒辦法決定呢。」

一旦演變成持將棋的局面,原則上必須先後攻守交換,重下一局——

「實在沒時間再下一局了呢……怎麽辦?」

「這個嘛……」

兩人一邊收拾棋子,一邊往我瞥了過來。

接著,她們從椅子上站起來,擺出姿勢(?),異口同聲說:

「「哪一個?」」

……什麽?

「我們想請見證人龍王幫忙選擇,對吧,燎?」

「是啊,這是見證人的工作。」

「我什麽時候變成見證人啦!?」

「別啰哩叭嗦的了,快選一選。女仆比較好吧?嗯?」

「龍王,直接說用不著顧慮,你其實喜歡兔女郎吧?」

「……」

好難……這實在是我人生中最難的抉擇。

月夜見坂的女仆裝扮確實漂亮,不愧是大天使,非常美麗,完美展現出月夜見圾和模特兒一樣修長的身材,而且內褲好像快露出來了。

可是供禦飯的兔女郎裝扮簡直和寫真偶像一樣厲害……尤其是胸部!尤其是胸部!!

「那麽……唔………………………………我選這個。」

我選的是——兔女郎。

「太棒了!我好高興喔,龍王,最喜歡你了♡」

「……啧!」

兔女郎高興得跳來跳去,女仆則是在一旁唾罵。真是個正確的決定,因爲兔女郎只要跳起來,就會上下晃啊晃的……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龍王的工作! 第一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3, 2017 8:43 pm

第一卷 特典小冊子「幼女也想當龍王」
● 成爲女流棋士的條件?

「愛,你知道『職業棋士』和『女流棋士』哪裏不一樣嗎?」

「不知道!!」

「回答得真有活力啊……我解釋過好幾次了,要成爲職業棋士,必須進入關東和關西各自的培育機構『獎勵會』修業,要成爲女流棋士的話,基本上必須在『研修會』這個培育機構進行修業。」

「愛進入的是關西的研修會。」

「所謂的研修會也就是獎勵會的下層組織,只要在研修會升上最高等級,就能編入獎勵會最下面的層級。」

「我還在研修會最下面的F2……(>_<)」

「在業余的段位裏面,研修會的F級大概相當于二段。你剛開始下將棋不到半年的時間吧,能有這樣的成績算是很優秀啰。」

「必須在研修會升到C1才能成爲女流棋士……唔……F1、E2、E1、D2、D1、C2、C1,還必須往上升六級!」

「欸欸,這還算是小意思,如果想要成爲職業棋士,還必須升上B2、B1、A2,然後編入獎勵會六級,之後必須再連升九級成爲四段。」

「哇啊……」

「關東和關西的獎勵會員全部加起來大約一百五十人,其中一年只有四個人可以成爲職業棋士。而且關東和關西的獎勵會員平常是分開對戰,等到升上三段之後,還得從關東關西兩邊的三段棋士齊衆一堂、半年舉行一次的地獄『三段循環賽』中勝出。三段循環賽中不管三段的人數增加多少,每一次比賽能夠勝出的,固定只有兩個人。所以獎勵會裏面有個說法,『升上三段只算成功了一半』——」

「請問……師傅?」

「嗯?」

「剛才您提到『關東』和『關西』,請問這兩個地方怎麽區分呢?」

「關東和關西怎麽區分實在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因爲在哪裏登記資料不是靠機械決定,是依自己的期望申請,變量有很多。不過一般來說,區分的界線在——」

「岐阜?」

「不,岐阜在關西境內,將棋界裏應該也把愛知劃分在關西裏面,雙方的界線大概在靜岡、長野、富山一帶吧。」

「只有東京和大阪有將棋會館吧?」

「對。」

「那麽住在北海道或是九州島島這些很遠的地方的人怎麽辦?」

「遇上有對局的時候,就搭飛機或是新幹線到將棋會館啰。」

「什麽!?這樣不是很辛苦嗎!?」

「如果是有收入的職業棋士和女流棋士,是可以在東京或大阪租房子住下來,不過還是學生的獎勵會員或研修會員,一般都是從家裏出發前往將棋會館。而且平常還要上課,就像愛說的真的很辛苦。」

「對吧!」

「住在四國的女流棋士說過,到東京搭飛機很快就能抵達,但到大阪得搭船,反而會耗上很長的時間。」

「搭船嗎!、」

「沒錯,從家裏到港口得搭兩個小時的公交車,接著再搭八個小時的船,然後轉乘一個小時的電車終于抵達關西將棋會館。包括等待的時間在內,聽說總共需要花上十二個小時左右。」

「哇啊……」

「因爲在研修會的時候經曆過這種辛勞,面對將棋的態度也自然地更加嚴謹。不是大都市出身的人下將棋格外有毅力喔。」

「好、好像很強!」

「不過移動時間長,果然還是很不利,光是移動就累壞了,用來學習將棋的時間也會減少……你能住在將棋會館附近修業真的是很幸運。」

「是!我會努力早日成爲女流棋士!!」

「很好!就是這股志氣!」

「我會用功學習,成爲研修會裏最強的人!!」

「順便跟你解釋一下,雖然獎勵會只在東京和大阪,但研修會除了關東關西以外,還有個『東海研修會』在名古屋。」

「名古屋…………味噌豬排!」

「味噌豬排啊,嗯,確實很好吃。不過我們還是來聊聊關于將棋的話題吧?」

「味噌煮烏龍面!鳗魚飯!!炸蝦——!!」

「(怪人模式啓動了……)」

「碁子面……東海研修會是個很有魅力的地方呢!」

「是啊,我到過那裏一次,確實是個好地方。」

「因爲食物很美味嗎?」

「食物美味也是吸引人的一點,可是最重要的是東海研修會裏面有很多女孩子。」

「師傅這個大色鬼!!蘿莉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龍王的工作! 第一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4月 13, 2017 8:46 pm

第一卷 插圖
http://www.wenku8.com/novel/2/2111/76189.htm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2頁(共2頁) 上一頁  1, 2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