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我看中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我看中國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四 3月 18, 2010 10:13 pm




俺是2008年5月才開始寫這個博客的。在之前,不要說寫博客,俺可是連發表意見都懶得做的。之所以一改初衷,大家都知道,是在於314事件。那個時候,通過俺認識的朋友,向國內有關單位,提供了俺的看法。當時大家都苦苦思索,如何應對西方的圍剿,俺的看法之一,就是美國和西歐將陷入經濟危機,中國應該做記帳派,等危機來了之後,俺們就根據這幫丫在奧運會之前的表現,對號入座。

前幾天看了溫總理接受新華社的采訪,談到政府在金融危機突然襲來的時候,是有頗大的壓力的。這裏可以看出,俺們政府的智囊機構的工作,顯然很不到位。因為以俺自己的朋友圈子(很多是老外,不少是在金融一行刀頭舔血)裏面的共識,對美國金融危機的確信,基本是從美聯儲2005年11月那次會議為危機信號。

在那次會議上,美聯儲的決定是從2006年3月開始,停止供應M3貨幣量的數字。俺不知道當時中國的經濟界,有沒有對這個新聞進行解讀。M3貨幣主要是10萬美元以上的定期存款、美國各大基金的資金平衡表、發債機構的債務責任、還有美國人在美國海外分行,以及英國和加拿大銀行的美元賬戶等等。

當時大家的反應,就是會心大笑。該來的總是要來。美聯儲不敢公布的數字,自然不會好看到哪裏。對全世界公眾進行隱藏的原因,當然是希望經濟危機爆發的時間可以推遲,看是不是能夠在世界上找到大肥羊去轉嫁危機而已。

當然在2006年的美聯儲換班,在朋友圈子裏,也引起了熱烈的討論。持有陰謀論者的朋友們,總是愛指出新美聯儲主席伯南克,是美國經濟學界裏少數的“大蕭條”專家。而當時在格林斯潘退休後,聯儲局副主席弗格森馬上就辭職,而他的幾次講話裏面,暗示意味頗為明顯,俺們大家的一致意見是,哥們是在跳離沈船。

結果就是2006年夏天,美國的次貸危機開始爆發。伯南克的新聯儲局一直是在救火,只不過公眾一直被蒙在鼓裏而已。

之所以在2010年的新年,提起這個舊話題,不是要證明俺有多麽英明和預見性,因為當俺發出警告的2008年3月,已經是美國次貸危機如火如荼過了一年半之後。俺也不相信,中國的經濟學界和智囊界,對此是沒有正確的看法。

不過俺倒是相信,某些人扮演的是尋找大肥羊的角色,自然不好意思把美國的困境端出(也不排除自己已經被人腦子洗得白白的)。但俺更相信,大部分的人們,估計對美國金融危機的爆發,會影響中國實體經濟的程度,不是很了解。這也是為啥俺花了很多功夫,寫了《夢幻泡影》一書,和在《四面楚歌》裏,花費筆墨談大蕭條的原因。

因此從2010年起,俺會定期,對中國和世界經濟發展俺的看法,希望能夠為公眾提供另一種不同的思考方法和意見,可以為大家開啟思維,認清形勢。

在轉入正題,談談俺對中國經濟在2010年的展望之前,俺轉一下筆鋒,向大家介紹美國《新聞周刊》對2010年國際大事的預測。俺之所以重視《新聞周刊》,不是因為這個雜誌有多麽牛叉,而是因為這個雜誌,通常扮演的是美國政策出臺的媒體先行的角色,就是俺們說的政府政策的輿論風球。因此你要是把這些媒體,比如說美國的《新聞周刊》、《時代》、《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CNN和CBS,以及英國的BBC、《經濟學人》和《金融時報》,當成單純的所謂自由媒體,俺只好用一句英文粗口送你:Free press my ass!

但是《新聞周刊》的這個全球10大預測,是非常非常有意思的,如果俺們用純粹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語言,概括一下這些預測,基本上就是:

1. 美軍阿富汗大捷!

2. 中國經濟崩潰!

3. 巴基斯坦大亂!

4. 政變推翻委內瑞拉的查韋斯!

5. 歐洲穆斯林和反穆斯林對砍!

6. 伊朗會大亂!

7. 巴西是新中國!

8. 英國經濟更加蕭條!

9. 歐洲老倌們金融危機又來了!

10. 卡斯特羅死掉,古巴又是俺們的了!

聽起來,不像是對2010年的預測,更像是美國人,尤其是美國的權力核心集團,對2010年的一份聖誕節夢幻禮物清單。但是俺們又不能簡單地只是想著,這是份美國單純的孩子們,幻想做聖誕老人從煙囪裏,從天而降的禮物,因為這些預測,可不可以實現,是事在人為的。

你看一下,伊朗不就是正在大亂,符合這個“預測”嗎?

因此,俺這個小人,更願意把這個禮物清單,看做美國權力核心集團的一個行動綱領。

要了解這十個行動計劃,就要從地緣政治的角度,把這些計劃大致劃分一個版圖出來。

這個版圖,就是中國、歐亞中心地帶(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朗)、歐洲和南美(委內瑞拉、巴西和古巴)。

先看美國的後院南美洲,可以看到的就是一個卡斯特羅-查韋斯-莫拉裏斯領導的古巴-委內瑞拉-玻利維亞的反美聯盟。而在這個聯盟中的重中之重,自然就是查韋斯。最符合美國利益的做法,自然就是委內瑞拉政變,當然古巴如果顏色革命,也是利好消息。

而同時可以操作的,就是推舉巴西的盧拉這個老左派,來應對委內瑞拉的查韋斯這個新左派,激發南美洲的南北爭奪主導權的內鬥,來達到美國漁翁得利的結局。基本上就是捧印度來制衡中國的美洲版。

於是新年來臨那天,俺們就聽到了查韋斯在他的新年講話中,向美國核心權力集團人士的媽媽們問候了。


Admin 在 周日 4月 25, 2010 10:11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我看中國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四 3月 18, 2010 10:13 pm





如果從地緣角度看問題,那麽阿富汗、巴基斯坦的西部、和伊朗其實是同一個地方。這個地方在地理上叫做伊朗高原,或者說波斯高原。伊朗高原,是歐亞大陸板塊的一部分,像一個楔子一樣,夾在阿拉伯板塊和印度板塊之間。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我看中國(之二)




圖一伊朗高原

居高地者得天下,當年波斯帝國在這裏崛起,自然有一定的原因。從伊朗高地的居高點,西邊以紮格洛斯山脈俯視富裕的兩河平原,北邊以裏海和科佩特達格山脈俯視中亞草原,南邊則是阿拉伯海和波斯灣,東邊則連接上興都庫什山脈延伸到喜馬拉雅山脈。

因此這裏的戰略地位在全球爭霸中,非常重要,當年的英國和俄國的大國遊戲,基本上在這裏展開,西邊延伸進土耳其,東邊延伸進中國的新疆和西藏。當年美國靠政變控制伊朗,和蘇聯揮軍入阿富汗,都可以看作這個大對決框架下的大國博弈。

如果回溯世界幾千年的歷史,大陸帝國基本上是歐亞大陸的常態。但由於地理因素的限制,這些大帝國,比如說羅馬帝國和大漢帝國,都是地區性的大帝國。中國的唐朝,算是將版圖伸進了中亞,包括了現在的北部阿富汗,從赫拉特到喀布爾一線,但整個歷史意義上的跨地區大帝國,只是短暫的蒙古帝國。

半全球化意義的蒙古帝國,因為本身的因素,比如說人口數量小、文化相對落後,加上技術和交通上的限制,以及自身本地化的文化同化原因,而在歷史上曇花一現,導致了近代歷史的帝國興起,大致是走了海洋帝國的道路。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具有全球性地位的大英帝國和美帝國,都是這樣的海洋強權。

美國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全球霸權,受到了來自共產主義理想建立的中蘇同盟的挑戰。而橫跨歐亞大陸的中蘇兩強,大致是與歷史上的蒙古帝國覆蓋的地域比較相近。而美國應對這個大陸強權挑戰,基本上是三條戰線。

在亞洲的一條,靠的是外島島鏈。這個島鏈,從日本島、琉球、臺灣、菲律賓到馬來諸島,如果看作是一條柔性的繩索的話,那麽兩頭的把柄,就是在朝鮮半島和中南半島兩端。這也是理解之所以朝鮮戰爭和印度支那戰爭會發生的主要原因。

在歐洲的一條,靠的是歐洲中部北約和華沙條約的對壘。而南部的一條,美國在1953年政變中,拿下了伊朗,和蘇聯控制中亞,實際上影響阿富汗局勢,達到了戰略均衡。

在南亞一線,則因為印度和中國產生的邊界沖突,和印巴分治引發的全方位對抗,導致美蘇在這裏的對抗淡出。

而在中蘇分裂之後,美國算是找到了中國作為戰略夥伴,使海洋和大陸強權對抗的局勢,向有利於自己的一方轉變。在歐洲戰線,因為蘇聯崩潰,使戰線向東部大幅度移動,基本上將俄羅斯的緩沖區徹底吞並。

在南部戰線,則發生重大變革,伊朗1979年革命成功,導致美國的控制力喪失,於是伊拉克被升級成為對抗伊朗勢力的力量。蘇聯在阿富汗的進軍同樣失敗,在蘇聯崩潰後,導致了中亞的一堆國家,從格魯吉亞到塔吉克斯坦,都獲得了獨立,導致了這個地區的權力真空。

除了俄羅斯試圖維持對這個地區的影響力,其他地區性大國,比如說土耳其和伊朗,都希望可以擴大自己在這個地區的影響力。美國作為世界唯一僅存的世界強權,希望能夠控制伊朗高地,自然是遲早之事,只不過等一個比較好的借口而已。

而阿富汗的蓋達組織和伊朗的核計劃,都是比較好的借口。

美國在阿富汗的增兵,自然會導致該地區的沖突升級,因此阿富汗大亂的前景是可想而知的。塔利班不甘示弱,立即將美國在阿富汗的中情局小組一鍋端,可以看出戰鬥的激烈程度。巴基斯坦的亂局,和伊朗政治局勢的不穩,都可以看作是這個整體計劃的表現。

而現在對伊朗高地的爭奪,其主要目標是指向崛起而對美國形成霸權挑戰的中國,自然就會比較容易的蔓延進中國的新疆和西藏。所以這兩年來中國西部出現的數次暴亂,應該是美國權力核心集團的妙手拈花之作。

如果把伊朗高地爭端,放在中美世界博弈的大局下來看,就比較容易理解了。如果把地球看成一盤棋,那麽中盤這個地區,基本上就是陸地上的伊朗高原,和水路上的印度洋。

印度洋的腹地中開,扶持印度對抗中國,當然是一步正棋。可是這個又是一個雙刃劍。因為印度的強大,自然是對中國的制衡,可是因為美國的扶持,而導致印度人的雄心大增,過高估計自己的實力,又會導致印度在和中國戰略對抗和軍力競賽中,可能會陷入崩潰和分裂。

分裂和崩潰的印度,則是對中國的大利,反而使中國向印度洋的勢力投放,開通了巴基斯坦和緬甸的另一條通道。因此美國對印度的大力扶持,對中國是福是禍,仍然未有定論。

在這個局勢未明朗之前,印度經濟發展的現狀,中國在印度的廉價和高速的基建,印度糧食收成因為雨季不夠導致的糧食短缺和饑荒等等,都不能簡單地作為一個所謂全球化經濟的賺錢行為,而應該規劃為國家戰略的一個主要部分。

俺前一陣子轉貼和推薦的老廣兄弟的印度專題,就是出於這個考慮。而在印度前路未定之時,巴基斯坦的亂局會繼續和擴大,緬甸的亂局也會逐漸開始。

在2008年3月,俺就提醒相關部門,註意美國在5月緬甸公投的運作,因此2010年緬甸大選和隱含的亂局,都要提前做好預案。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關於緬甸的思考,可以參考俺寫的《四面楚歌》一書中緬甸部分。

這些可以說是在印度洋中盤的博弈,那麽在兩個口子上的布局,就是西部的亞丁灣和東部的南中國海。

南中國海的焦點,主要是兩個。一個是美國以公海權力作為借口,在中國經濟區域針對中國的軍事活動。二是通過這些打氣的軍事活動,挑動東南亞諸國,和中國在南沙群島上的領土爭端。

這種爭端的挑動,針對的目標則是中國在整個東南亞的政治、經濟和戰略布局。在這個問題的考慮上,中國的公開輿論比較容易陷入簡單的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單向思考,而忽略東南亞和中國在市場一體化上面,對整個地區帶來的重大經濟利益。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我看中國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四 3月 18, 2010 10:13 pm





俺們剛剛看到的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的實現,就是對這個重大利益的努力。這個區域的建立,可以說是以中國為主導的東亞共同體的雛形,是中國以地區貿易合作,對抗美國和歐盟日益加劇的貿易保護主要趨勢,以地區性自由貿易替代名存實亡的國際性自由貿易,算是從西方控制的WTO旁邊,開辟了另一條高速路。

在這個區域裏,建立起人民幣貨幣圈,和儒家-佛教-伊斯蘭教-天主教和平共處、求同存異的非西方新教主導的文化次序,而達到整個區域的發展和共同富裕,應該是未來區域發展的一件大事。

在這個大框架下,才可以談到如何正確地解決中國和東盟數國,在南沙群島上的爭端。簡單地以武力為後盾,來談領土完整,自然就會陷入危害國家更重大利益的思路中去。俺曾經提出的解決方法,就是四點:

一是首先是領土爭端用非武力和協商的方法解決。中國不能以大欺小,用自己的拳頭去爭取利益,而東盟各國也不能引外部勢力參與爭端,比如說利用美國海軍的軍力,或者是西方石油公司的合作,在爭議海域搞單方面開發。

二是在主權爭議上,大家可以采取各自表述,隔置爭議的方法,免得無端激發國家內部的民族情緒。

三是在承認中國在該地區的戰略利益的前提下,大家可以共同開發,分享能源和其他海洋經濟利益。

四是中國和東盟成立自己的安全合作平臺,反對新加坡提出的那種引入區域外強權幹預區域內部事務的主張。如果希拉裏宣稱的美國重新返回東南亞,是經濟合作上的,自然大家要歡迎,可是任何幹擾區域合作和一體化的軍事和政治動作,都必須堅決反對。

其實就是一個上海合作組織的東南亞版本,或者可以叫做南寧合作組織。

而在西部的口子,就是亞丁灣,俺預計會有亂局加劇的局面。美國在索馬裏的操作,尤其是推翻索馬裏的伊斯蘭政府,可以說是索馬裏海盜盛行的主要原因之一。當然這個事件的後果,導致了中國海外軍事實力的第一次遠距離投放,算是讓中國人借了花去獻佛。

最近美國航空公司發生的爆炸未遂案,估計會引發美國軍力對亞丁灣的再一次投放,基本上會導致索馬裏對開的也門產生局部動蕩。這個局部動蕩,不排除會蔓延進阿曼和沙特阿拉伯。

因此中國在這個口子的軍事護衛任務應該會加重,而且會從海上巡航,延伸到陸地上的護衛。如果中國政府必須考慮在海外駐軍的必要性,那麽也門的亞丁港當為首選之地。而和印度洋中盤和東部口子相呼應,則是斯裏蘭卡的漢班托塔港和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

那麽為啥在美國的願望清單中,可以看到對歐洲幸災樂禍的想法呢?其實很簡單,美國當年在歐洲的平衡戰術,是用西歐大陸國家制衡前蘇聯,再用英國來制衡歐陸。當俄羅斯勢力衰弱之後,西歐的實力相對上升,從而開始有擺脫美國控制之獨立自主之傾向。這一點從當年的歐洲反對美國伊拉克戰爭的表現,可見一斑。

從政治和地緣的角度來看,伴隨著俄羅斯實力的削弱,最符合美國利益的變動,應該是西歐的實力同時衰落,才是比較爽的事情。而從經濟的角度上講,歐洲經濟和貨幣的一體化,尤其是歐元的產生,確實對美國的金融霸權形成了威脅。尤其是美國金融危機開爆之後,歐洲希望搶奪國際金融主導地位的舉動非常明顯,而且顯然出現英國和歐元國家合流的趨勢。

因此不難理解,美國人在哥本哈根會議上,借力打力,李代桃僵的手法,其實明顯是和中國合力,扼殺歐洲對未來國際權力格局的設想,並巧妙地把歐洲人的怒火扯到了中國人身上。所以在阿克毛事件上,可以看到歐洲和英國的借題發揮和發小孩子脾氣的幼稚舉動。

英國被美國人排斥,其實在一件事上已經表現出來。那就是英國首相布朗,在搶奪國際應對金融危機領導權上面,顯然壓住了美國的風頭,而且表現出和美國在未來金融權力分配上的意見分歧。結果美國的應對建議,就是拋棄G8,成立國際金融的G4,那就是美元(美國)、歐元(歐盟但不包括英國)、日元(日本)和人民幣(中國)的四大金融組織。這個建議,當然就是一個大耳光扇在了約翰牛的臉上。

而美國寄望於在歐洲,由穆斯林和反穆斯林展開的宗教文化大絞殺,算是將穆斯林禍水向西引。要知道,美國在中東、中亞和北非的動作,確實不是針對穆斯林的文化和宗教的手段,而是美國地緣和政治經濟利益之所需。因此對反抗力量用文化和宗教沖突用來團結和宣傳的博弈手段,美國當然是希望可以拉上個墊背的。

一方面歐洲又不得不在阿富汗戰爭出兵,從而為美國的戰略利益而工作,但就面臨穆斯林極端勢力打擊的危險。而歐洲人也是傲慢之下的愚蠢,先是搞一個丹麥卡通事件,玩無聊的言論自由遊戲--其實人家美國的言論自由度確實比歐洲要大,比如說很多歐洲國家,你說希特勒也不全是那麽壞吧!你就會為這句自由的言論而蹲大牢。人家美國納粹分子可以上街遊行,發表言論,都沒有問題,可是你有沒有看到那個報紙玩汙蔑穆罕默德的卡通遊戲?而歐洲是先有丹麥卡通,現在又來個瑞士清真寺事件,都是對美國利好消息。

而在東邊,自然通過新疆的東突分子的暴亂活動,美國又希望把中國也拉下水來。那個在西方輿論界熱鬧非凡的關於基地組織要攻擊中國的宣言,大概也是某些情報部分的花槍之一。

當然美國對歐洲衰落的願望,也不是想歐洲一蹶不振,而是希望歐洲衰落到不可以和美國叫板的地步。在這個尺度的操縱上,就是擡起新歐洲東歐,來限制老歐洲西歐。這個動作曾經以波蘭和捷克的反導系統作為主要切入點,但這個行動已經在東歐經濟危機之後,有所緩解,被奧巴馬用來作為和俄羅斯交換伊朗利益的棋子。不過東歐的經濟困境,把西歐拉下水,也不失為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吧。

作為穆斯林的兒子的奧巴馬,身為美國總統,自然就是對美國向伊斯蘭展開文化宗教戰爭的最好的否定。倒是歐洲的反穆斯林傳統,那可是實實在在的十字軍故事。

而在這個背景下,歐洲和中東的美國戰略,都必須服從和中國爭霸的大局。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我看中國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四 3月 18, 2010 10:14 pm





要看美國的霸權大局,自然就需要了解美國在應對中國崛起的過程中,其軟肋在哪裏。

現在看來,這個軟肋,就是美國的財政問題。美國的財政問題,從簡單的金融理論來說,就是入不敷出,花的錢比收進來的稅收要高,導致了國家財政的赤字高壘。

因此很多專家基本上,就會拿這個你的年度赤字到了GDP的10%了,你的總債務到了GDP的100%了這些數據來說事。其實這樣看問題的眼光是膚淺的。

為啥這樣說呢?因為國債發行最高的不是美國,而是日本。日本的國債占其GDP的比重,大概是200%,並沒有顯示出國家崩潰的情況。其中的原因,就是日本國債的主要發行對象,是自己的國民,要麽是市場上的公開發售,要麽是各公共部門,比如說日本郵政、日本銀行、養老基金和財政貸款資金等認購。

如果你使勁地拍一下自己的腦袋,你大概就會明白了。債務是什麽?是別人向你借錢,然後給你一個利息。那麽和存款有什麽區別?那也是你把錢存在銀行,人家給你利息啊。

有人就會說,好像不一樣吧。存款是有保障的。比如說10萬美元,有保障的。可是這個保障是很後期才出現的事情。在美國是大蕭條後,羅斯福才玩出來的東東。可是債務是沒有保障,如果你買了公司債務,人家破產了,那就是打了水泡了。所以才要去買債務保險金融衍生品。

那麽再拍一下腦袋,國債就是買的國家債務。那就是說國家破產了,政府倒臺了。你這個買債券的錢,就玩完了。可是,你要是把錢存入中國的國有銀行,或者說美國的FDIC保險的銀行,如果中國或者美國的政府也是破產了,那不是一樣這個錢,拿不回來?

是的,道理是一樣的。但是一個國家破產是很難的,為啥?因為國家可以發行貨幣,可以印錢。那麽在哪種情況下,這一條行不通?就是說當你這個國家,欠了國債不是自己本國人民的本幣國債,而是外國人的外幣國債,那麽問題就大了。因為你不可能靠自己印錢來解決問題。

比如說南韓,欠了外國人的美元,你印不出美元來的。你印再多的韓元,頂多就是另一個津巴布韋。

改朝換代也是不需要還錢的,那怕你欠的錢是外國人的外幣。當年國民黨在美國發行國債,用來打內戰,結果打敗了。美國的債權人們大聲呼喊,俺們是買了你當年合法的中國政府發行的債權,你新的合法中國政府,就是要履行你的國際義務,欠債還錢!

這個條件其實也是當年美國開給新中國共產黨政府的一個承認條件。但是在國際法理和基本邏輯上是不通的,你放債的政府已經破產了,自然你沒有辦法拿回來投資。

當然那個時候,共產黨裏面的國際接軌派是沒有今天這麽紅火,於是司徒雷登先生,聽到了一句“慢走啊”!那些債務就如過眼雲煙了。

當然不是說這個債務不能不去討,只不過看你討債的狼牙棒有多粗,能夠承擔的討債成本有多高。如果打一場仗,花的錢比人家欠你的債還要多,而且還可能討不回來,那就只好掉了牙齒往肚裏吞了。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自己國民買的國債,其實是和將錢存入國家銀行一碼子事。國家銀行拿了你的錢,去貸款給企業,然後從貸款利息裏面,付給你一個存款利息。那麽政府賣了國債,也是拿這個錢去投資,然後在投資紅利裏面,付給你一個國債利息。

中國拿的錢去投資,比如說建武廣高鐵等等,結果是把經濟激發了,把鐵路附近的地價擡起來了,那麽導致的稅收增加了,或者政府的相關國企利潤回來了等等,都是有益的投資。

當然美國政府的國債,也拿去了投資,比如說投資在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上面,投資在達賴喇嘛和熱比亞上面,讓他們在拉薩和烏魯木齊殺人放火搞破壞等等,都是要看賺回來的戰爭紅利和破壞紅利,是不是要多於政府付出去的利息。

當然如果你要支付的利息,開始多於你賺回來的紅利,那麻煩就大了。歷史上大多數的帝國最後撐不住,基本上就是借錢打仗到了最後,賺不回來了,出現財政危機了。

出現財政危機,基本上,大部分政府的第一反應,就是會加稅。比如說當年國民黨,就有“多稅黨”的美稱,在1947年的江蘇吳縣,為了彌補打內戰的財政需求,國民政府的預收稅,已經收到了1975年了。一旦政府的稅收不可以彌補這個缺口,另一個辦法,就是中央銀行印錢來買政府國債,這個就是現在美國聯儲局幹的勾當,這一招叫做通貨貶值。

之所以俺不用通貨膨脹這個詞,是因為通貨膨脹是和貨物的價格有很強的關聯。因為貨幣有基礎幣和再生幣之分,美聯儲的印錢買國債,不一定意味著美國社會總的貨幣量投入增加,因為要考慮大部分銀行仍然是惜貸而導致再生幣萎縮。

當然很多美國人大概也同意,在食物等等上面,價錢沒有太多變化,但是食品的體積確確實實是在縮水。當然你也可以說,這個是事實上的通脹,但是俺們的CPI官方數據上,你是看不出來的。

從這個角度,大概可以看出為啥日本的國債,可以走上GDP的200%,而日本政府還在大量發行。簡單地說,就是當日本人不斷地向國家銀行存款就是了。日本的問題,不是國債發行的太多,而是國家經濟活力萎縮,經濟不再發展。自己內需沒有,外需不足,投資沒有回報,這些才是大問題。

那麽是不是美國的國債,就是說財政問題,也是和日本那樣,不需要擔憂呢?畢竟美國和日本不同,國債才到100%,最起碼還可以翻一番吧!

那也不是。美國的國債確實是一個大問題。因為美國的國債和日本不同,美國的債主們有外國債主。和日本那種本國貨幣本國債主,以及阿根廷那種外國貨幣外國債主不同,美國國債是本國貨幣外國債主。

雖然這些外國債主占總債務的比例在25-30%之間,但畢竟和本國債主不一樣,是美國政府必須想辦法,證明自己的政府信用,是值得信賴的。

考慮到美國政府的國債中,最大的外國債主就是中國,那麽非常容易明白,美國政府的國債問題,就是中國的問題。要關心中國的發展,就不能不了解美國的國債運作。

反之,中國政府對美國國債的評級,不是那些美國自己的狗公司開出的AAA評級,就會影響到整個市場對美國政府的信用評估。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我看中國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四 3月 18, 2010 10:14 pm





對美國國債的態度,因此可以看做是對美國政府的發行貨幣美元的認可程度。上面談到了,如果一個政府的信用下降,雖然你自己可以狂印自己的本國貨幣,但是大家對你的貨幣不感冒,你至多就是一個韓元或者津巴布韋元。

美元之所以不同,是因為其為世界經濟發展的基本貨幣。理解了這個,就要明白,美元的發行量,不管是美聯儲出來的基礎幣,還是各美國金融機構,銀行系統和影子銀行系統,貸款出來的再生幣,都和整個世界的經濟增長速度,有一個大致的關聯。

當世界金融體系在布萊頓森林協定下的時候,美元自然是唯一的世界經濟的基本貨幣,因此當世界經濟膨脹的時候,必然帶來美元的發行膨脹。這就要求美國的貨幣經常賬戶,必須保持一種凈支出,就是赤字的狀態。但是這種赤字狀態,必然帶來美元的貶值壓力。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將部分的貨幣回收。

而當時的回收方法,就是歐洲和日本這些在布萊頓森林協定下的國家,可以拿著美聯儲發行出去的美元,回來根據與美元掛鉤的黃金價格,拿來換黃金。

這個貨幣回籠的行為,在美國的越戰時期,被法國人玩到了極致。因為印度支那長期是法國殖民地,因此美國人在這裏打仗而花費的軍費,就大部分落到了法國人的手裏。而法國中央銀行就拿這些美元來美聯儲換取廉價的黃金,然後拿到市場上拋售,狠狠地大賺一筆。這一招饞得旁邊的德國心癢癢,可是鑒於自己美國殖民地的身份,不敢亂來,只好偷偷地委托法國人作中介,幫自己換一些。

而這個法國人主導的美元貨幣回籠,是導致布萊頓森林協定崩潰,美元和黃金脫鉤的主要原因。

從這個角度理解,那麽美國發行出來的國債,某種意義上類似於中央銀行發行的央票,可以回收部分流動性和貨幣貶值壓力。當然不同之處,是在於國債馬上又用於美國自身的財政支出,會造成美國政府本身的經常賬戶赤字。

可以看到這裏面暗含的一個問題,就是美元作為世界經濟發展的基礎貨幣,和美元作為美國政府自身經濟發展的基礎貨幣,中間是有一個矛盾。就是說美國政府的信用和行為,會影響世界經濟的運作。要把美元作為一個全球基礎貨幣,你就要求美國的聯儲局和美國政府,要加強紀律性,對世界經濟和其他國家負責。可是同樣的這兩個機構,又必須為美國自己的經濟運行負責,而這兩個目標,其實是有沖突的。

這樣就要求,整個以美元經濟為主幹的全球經濟,必須定期對美國的收支不平衡,進行調整。說得好聽,俺們叫這個是調整全球經濟不平衡,說得難聽,俺們叫這個給美國輸血。因此這個定期調整,就是70年代要求德國馬克和日元升值,以及後來的廣場協定所做的事情。

就是說因為美國的美元支撐了世界經濟的發展,你其他的國家就必須繳納給美國這個鑄幣稅,就是通過定期的美元貶值,來向美國無償輸血。在美元失去黃金掛靠之後,尤其如此。只有通過定期的系統重置,這個全球經濟體系才可以繼續下去。

要解決這個定期調節問題,主要方向就是降低世界經濟對美元的依賴性,讓世界經濟的發展不需要僅僅依賴於美元。因此歐元應運而生,使歐洲經濟的大部分,要麽歐元區,要麽非歐元國家,靠與歐元的掛靠,逐漸退出美元經濟體系,而不需要向美國政府輸血。

從這個背景下,了解當年日本的東亞雁行模式,和日本在東南亞的經營,是非常有借鑒意義的。當年日本因為自身政治和軍事實力的不足,雖然日元已經在東南亞經濟發展中,享受了歐元在歐洲經濟推動的作用,但在美國對沖基金的打擊下,東南亞經濟崩潰,導致了亞洲日元區經濟圈的出師未捷身先死。

當然日元並沒有完全退出世界經濟的博弈圈,而是換了一個馬甲,以套利交易的形式出現,擔當了世界經濟發展的推動貨幣的一部分角色。但是由於日元區經濟圈沒有成功,美國後來的輸血對象,主要就是日本,而德國則通過歐元區的出現,而逃離做大肥羊的角色。

中國參與進入美元經濟圈,算是繼續維持了美元的世界經濟和金融上的地位。但是要求人民幣升值的廣場協定新版,則因為中國拒絕被抽血而無法實現。美國在1970年,要求其他西方國家,為其輸血的理由,是因為美國的國防開支算是保護了大家的集體利益。因此其他西方國家輸血,等於是認購全球安保政策中的應有份額。

雖然那時候,歐洲人對越戰非常反感,但是考慮到和蘇聯的華沙集團的對抗,這個理由還是可以說得過去。可是今天要求中國的輸血,就比較顯得貧乏。你總不能對中國說,之所以中國要向美國輸血,是因為中國需要認購美國全球安保政策帶來的紅利,因為這個安保政策遏制了中國的發展,支持了臺獨、藏獨和疆獨?

或者說因為美國海軍在全球的巡航,保證了中國的海運的安全,所以你中國要付這個份子錢,不然,你看看,海盜在索馬裏起來了吧! 可是中國的反應是,你有海盜,俺自己派軍艦不就得了。中國拒絕按照美國的遊戲規則來玩,這也是美國現在面臨的一大困境。

看了溫總理的對談,很顯然中國是絕不接受新版的廣場協定。美國的唯一反制方法,只能是搞貿易保護主義,或者搞什麽碳關稅之類的變相貿易保護主義,來限制中國產品。不過你做初一,俺做十五,你搞貿易保護主義除了推高你自己的物價水平,也不會討到多少好。

而且中國如果可以盡可能開發非西方的產品市場,未嘗不是一個好的路子。

在這種抽血比較困難的情況下,全球美元貨幣回籠,就是說讓世界上泛濫的過剩美元,通過國債或者是其他種種方式,向美國回流,是維系美元全球經濟的一個主要步驟。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就無法沖銷美元貶值的趨勢。而美元貶值成為現實,就會導致美國政府信用的喪失。這個步驟,基本上就是帝國的衰敗。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我看中國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四 3月 18, 2010 10:14 pm





那麽世界上的主要過剩美元,基本上是三大塊,亞洲美元、歐洲美元和石油美元。

亞洲美元的回籠,基本上是靠的中國和日本等國,在美國大量購買國債。但現在面臨的問題,就是這種回籠的增長,有很大的困難。畢竟亞洲還是世界上最為活躍的經濟區域,大量的美元會用於這些地區的投資和結算。

中國和東盟剛剛形成的自由貿易區,在未來會不會發展成人民幣主導的準歐元區的模式,也是決定未來美元地位的一個重要因素。如果這個局面形成,那麽美元的貶值和地位下降,當屬於必然。

歐洲美元的回籠,基本上就是靠美國比歐洲的經濟發展增加要快,導致美國比歐洲更有利可圖。當然如果歐洲面臨金融危機,或者任何形式的亂局,比如說當年的巴爾幹戰爭,都會對美國的貨幣回籠有利。

石油美元的回籠,那就要看中東亂不亂了。如果中東亂起來,比如說,以色列又跟鄰居們幹起來了,或者伊朗要打一場戰爭了,或者說美國又要出兵也門了,等等,反正人家錢肯定得向外跑。

另一個問題,當然就是沙特阿拉伯等國家,現在幹了兩件事,一件就是不再用紐約商品交易所來作為石油定價,從而排除了美國金融機構在石油價格上的定價權,開始使得石油價格與真正的產品供需更為接近,就是說把定價權,回歸歐佩克。

另一件就是人家要開始實行海灣統一貨幣,作為將來的石油結算貨幣。這個變化都會使美元的過剩量大大增加。

因此中東出現亂局,和歐洲出現危機,對美國和美元都是利好消息。這些危機應該會對美元起堅挺的支持作用,從而對沖美元貶值的走勢。

可是這些危機,可以肯定的是,為導致歐洲美元和中東美元外遊,那也不一定肯定要遊入美國,比如說,如果人家覺得中國有錢可以賺,為啥不往中國流了?

所以說,美國《新聞周刊》的第二大事,就是希望中國經濟崩潰。

了解這個思路,那麽中國經濟在2010年,會怎麽樣,就不光是一個中國政府如何思考的問題。不放在這個一個全球的大背景下看問題,那麽俺們的溫總理,也許會再次面臨2008金融危機發生的巨大壓力。

記得在雷曼兄弟破產後,引發的金融危機的時候,美國的對沖基金集團開始和五角大樓溝通,成立了聯絡小組,由在對沖基金和國防部任職過的兩棲人才擔綱,專門研究在何種情況下,美國需要動用軍事力量來保證對沖基金的運作,以捍衛美元地位。

那麽想象一下,當日本被自己廣場協定後捧高的日元,和其他國際遊資的泛濫,而導致了1989年的爆局,那麽中國也不是沒有機會重復日本人的故事。當然如果人民幣走新版廣場協定的道路,可以靠自己的貨幣高估來推進這個過程。

但是如果中國拒絕接受輸血的威脅,也不排除世界的遊資搶入中國這個避風港,從而造成流動性泛濫,而導致中國經濟在2012年,出現日本1989年類似的經濟崩潰。

因此當世界其他地區,出現危機和亂局的情況下,就像《新聞周刊》“預測”的那樣,歐洲金融危機和宗教沖突,中東發生內亂(伊朗)和小規模沖突(也門),可以想象歐羅美元和石油美元必然要奪路而出。

如果這些美元回籠到美國,那就可以解決美國的賬戶收支平衡問題和美元的地位,算是正中下懷。可是一旦這些美元流向美國,那麽就希望這個流動性泛濫會導致中國的通脹失控,樓市和股市崩盤,重新演繹日本的故事。

這就是中國在2010年,面臨的世界環境。所以說俺對2010年的看法,會比2009年更多的驚濤駭浪,更多的明爭暗鬥。中國經濟發展到了今天,仍然不是一帆風順,前面要走出的路子,一個是沿海產業的升級換代,一個是內地產業的均衡發展。而中國仍然有很大的機會,陷入拉美化的困境。如何避免這些危險,也是俺這兩年來堅持寫博客的主要原因。

說得難聽一點,在中國現在的社會裏面,不排除從上層到下層,存在著一些人士,或者說利益集團,不介意中國會陷入拉美化的困境。因為這種貧富兩極極端分化,可以保證大部分中國人民停留在第三世界的生活水平,而少數先富起來的人群,則可以堂而皇之地加入進西方主導的精英俱樂部去。

在這種思路下,華盛頓共識的自由民主在中國被當成大力丸兜售,是有其深層原因的。通過毀壞現有的制度基礎,然後一舉推翻現存體制,從而在法律上認可非法和非道德的瓜分國有財產的私有化和國退私進過程,大力鼓吹城市貧民窟的道德性,基本上就是這些人士為中國未來的設計。

可是俺對中國的前景是一點不悲觀,更準確地說,應該是謹慎的樂觀。之所以樂觀,是因為歷史大趨勢對中國有利,可以說老天爺站在中國這一邊。

比如說當中國成為西方下一個鎖定的目標的時候,本拉登登高一呼,“向我開炮”,轉移了西方的炮火。當中國政府高層被金融接軌派糊弄得稀裏糊塗的時候,西方金融危機開爆。當那些為西方利益集團工作的專家們,繼續對中國的下一代洗腦的時候,又出現了俺這些對西方各類實際情況了解一清二楚的人士,出來進行反洗腦。

可以安慰的說一句,中國的崛起,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替天行道,合乎天理的。因此這個多難的國家和民族,才可以勢如破竹,天命所歸。

當然之所以俺的樂觀,是非常的謹慎,因為前面的路途非常艱難,如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因此俺在新年來臨的感言裏,提到了從1840年開始,不斷為了國家獨立和民族自由,與外部和內部的敵對勢力頑強鬥爭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未來還是需要更多的中華兒女,發揚天行健,君子自強不息的精神,秉持地勢坤,君子厚德載物的胸懷,為這未競的事業繼續努力。

本來一個民族的偉大復興,中間出現一些坎坷,或者停滯,甚至倒退,都是可以理解的。只要大家目標明確,眼光遠大,腳踏實地,而且不被妖言惑眾,那麽中國的前景是非常光明的。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我看中國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四 3月 18, 2010 10:14 pm





這裏就算是轉入正題,談談俺對中國經濟在2010年裏的看法。俺也學一下《新聞周刊》,對中國經濟提出俺的希望,然後看一看這些希望達到的機率有多高。然後俺們中國的小老百姓們,就可以在年終的股東大會上,對中國政府這個董事會打分了。做得好,要表揚,做得不好,要批評,目的就是把下一年的工作做好。

俺看中國經濟2010年,大概可以說是八個條目。當然這個八條目不是儒家的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和平天下。而是俺提出的二保、二壓、二促和二維。

二保是2010年的重中之重,就是保就業和保增長。

二壓是壓通脹和壓樓價。

二促是促轉型和促內需。

二維是維出口和維均衡。

保就業應該是2010年經濟工作的第一要務。正如溫總理說過,就業不光是僅僅保證大家的生活,也是保證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做人尊嚴。因此向美國那樣,大部分資金扔給華爾街拿去給億萬富翁分紅,而普通人民的失業率從4%飆升到10%的做法,是不道德的。

中國在2009年可以把失業率控制在4-5%之間,沒有大幅度惡化,中國政府和企業界都有大功。但是如何在新的一年裏,創造出更多的就業機會,尤其是600萬新增大學畢業生,和之前還沒有找到工作的畢業生,不至於呆在家裏啃老,有一個中國夢可以追尋,非常重要。

2009年的很多做法,比如說軍隊招兵、增加研究生招生、村官計劃等等,都起了一定作用。俺提出的另外一些辦法,則是國家提供擔保的青年創業基金、高級技工培訓計劃等等,應該對這些畢業生的就業有所幫助。

另外一個現象,值得專門提起。那就是現在中國在很多國家和地區,比如說中南半島的行動,有不少都是追逐利潤為主要目的的民間商業活動。而中國在這些國家利益和戰略及其重要的地方,缺乏自願者隊伍。比如說日本在緬甸的青年誌願隊,就是由日本政府支持,在緬甸進行義務活動,為日本培養友好關系的成功例子。

中國政府在這些國家的援助,應該采取這種方式,就是有國家出錢雇傭新畢業的大學生,然後派到這些國家的鄉村和小鎮,幫助建立鄉村診所、小學等等社會公益活動。將中國未來公務員的考試資格,加上一條在這些國家的服務要求,應該可以在提高國家形象的同時,解決部分就業問題。

當然在中國各城市為年輕人提供土地租金、稅收上的優惠,支持各種民間的服務性小企業的創業,大概是解決就業問題的最有效方法。

其實看中國整個經濟的局勢,就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提高內需,減少對外貿的過度依賴,將經濟均衡地發展為消費、投資和外貿三架馬車的方向,是比較清晰的。所以說在內需消費增加的同時,可以保證增長和提供大量就業機會。但是這個經濟增長和工作機會的提供,如果不在壓制通脹和限制房產價格非理性攀高的情況下,就不能真正地讓人民群眾享受到經濟發展的益處。

俺曾經一直說過,中國的通脹危險,在世界各國放寬信貸、大量印發鈔票的情況下,主要來源於外部能源和原材料的價格攀升的結果。考慮到中國政府,比如說國務院在2008年已經對這個問題進行過長考,而且有2009年-2010年中期,這個局面出現的預案,不排除在能源和原材料的儲存上面下了一些“只做不說”的功夫。

但是要防止的還有國內的官商勾結的奸商們,為了一己私利,已經開始囤積物品,等著推高價格。對這些害群之馬,希望危害中國社會穩定之人,就要亂世用重典。當年漢武帝對付這些擾亂市場秩序的人們采取的方法,新中國在陳雲領導下對囤積物品的商人的手段,都是非常好用和順手的。

前面的文章裏,講到了海外熱錢會搶灘進中國的事情,因此如何應對這些熱錢進來,而不至於導致中國經濟出現泡沫,尤其是沿海地區大城市的房地產大泡沫,會不會因此在2012年,出現日本1989年的情況,是需要中國政府好好的應對。

其實熱錢大量流入,靠現在這個堵塞的方法,不一定是好事情。當年大鯀治水的失敗,就是這個原因。而大禹治水的成功,在於疏導,在黃河流域的支流附近,開通了不少河道,還挖開了一些蓄水的沼澤和湖泊,用來存水,就最終導致了治水的成功。

因此流入中國的海外熱錢,也需要用這個開支流的方法。那麽那些是支流呢?不要忘了中國的中部和西部,還是比較欠發達。廣大的農村,雖然政府實行了各種各樣的上山下鄉的活動,比如說送電下鄉、電器下鄉、汽車下鄉,還有溫總理提到的寬屏下鄉,總而言之,是廣闊天地,大有作為。中國這些地方的資金倒是不夠,完全不是過多。

實際上想一想,如果大量外資流入,而中國的各類資金過於低估,比如說大城市的地產和不動產,各類國有企業等等,就像前幾年一樣,比如說中國的國有大銀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等等,都如此低價的向外低價拋售,自然不是好事。

因此中國的各類資產價格需要高估,才比較劃算,不至於被外人給賤買了去。而且畢竟在這十來年的地產價格推高的過程中,還是有不少買的房子的老百姓是經濟的收益者,尤其是大城市,比如說北京和上海等地市區郊外的農民,都得了不少好處。

從這個角度來看,現在的大城市的房價高漲,不一定完全是一個壞事。當然要警惕的是如果價格上升非理性和太快,那麽崩盤的風險就會過大。因此俺是支持中國政府,時不時地發幾個警告,嚇一嚇頭腦發熱,又想跳進去火鍋裏搶吃火鍋肉,而往往自己變成資本大鱷的火鍋肉的小屁民。經常性地讓房地產的高燒降溫,不失為一個好辦法,應該多多嘗試,多搞一些小動作的政策出臺,從而延緩房價攀升的速度。

而且中國房價高漲的一個結構性問題,就是地方政府,尤其是城市政府的財政問題。開征地產稅無疑是一個方向,發行城市建設債券,也是另一個方向。但俺認為,在這些政策沒有落到實處的時候,期待於中央政府吼幾嗓子,就可以阻嚇地方政府的行為,大概是不現實的。

因此解決城市小年輕買不起房子,要蝸居和蟻住才可以生活,就必須另辟蹊徑。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我看中國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四 3月 18, 2010 10:15 pm







俺們先把參與高房價的博弈方,一個一個的理清楚。

在高房價博弈中,一個主要角色就是地方政府,尤其是城市一級的政府。在中央和地方的財權分賬中,確實有地方政府財政資源匱乏的問題。現在中國號稱是中央集權國家,可是中央政府的稅收,在賬面上只是51%而已。而地方政府的稅收是49%,比之號稱非集權國家的美國,人家美國聯邦政府的稅收占了總稅收的70-75%,而地方政府只拿了25-30%而已。

當然美國聯邦政府的事權也多,比如說全民的社會福利和安保,就主要落在了聯邦政府的頭上。而中國的中央政府,如何把事權從地方政府的手上接過去,建立全國統一、可以跨省的全國社安和醫保系統,應該是解決這個事權和稅權不對應的問題。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中央政府在高房價上,不是一點責任都沒有。這個責任,就是放任了地方政府的土地財政,免得自己要面對地方財力資源缺乏的問題。而如果你不解決地方政府的財政來源,只是在高房價上發表意見,自然人家地方政府也會把你的話當成耳邊風,而大家就當你吃飽了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打的飽嗝而已。

對地方政府而言,土地財政的始作俑者的學習榜樣,就是香港政府。香港的土地財政,基本上當年就是英國殖民者搜刮殖民地老百姓的政策。怎麽說呢?香港政府通過擡高土地出讓價格,保證了財政收入,然後就通過所謂高薪養廉,把大筆的政府支出派發給了基本上是英國人擔任的政府和法院的高官們。然後再來個低稅收制度,這個從香港收入低的工薪中產階層的身上,榨骨吸髓的殖民政策就算是大成了。

而中國的城市政府們,把這一招學來之後,倒沒有法子玩英國人的高薪遊戲,當然不排除大家建立自己的小金庫,然後時不時逢年過節的時候,發點補助,但是對為官者而言,這些政府財政的收入,倒是不少投資到了政績工程中間去了。這些政績工程,自然也是由自己的關系人馬承包下來,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而且工程最後是真的有用,還只是鋪了個面子,也是因人因地因時而異。有的工程確實造福的鄉民,有的工程就純粹是胡天瞎地了。

因此試圖用物業稅,來徹底取代土地轉讓稅,是一個改變的方向。當然即使只是部分取代,也會降低土地高額轉讓對最後房價推高的效應。

但是不要以為這個轉變完成了,高房價就不會再產生。美國的例子,證明你要是想炒,還是可以炒上去的。

除了地方政府之外,第二個主要博弈手就是主要房地產開發商。這裏俺指的不是那些所謂大房地產商,成天在報紙電視上發表謬論惡心人的那種。而是那些保持非常低的姿態,但是在自己的城市地盤裏,和當地政府藕斷絲連,心意相通,共同進退的那些地頭蛇房地產商。

這些地產商的作用也是雙面性的。一方面他們和地方政府一起做高房市,來個哥倆好兒,數來寶啊,俺賺錢,你升官,俺的錢包鼓了,你的政績大了的共同遊戲。但是這些地產商的造房運動,確實是為上遊企業,比如說鋼筋水泥,或者是中遊企業,比如說門窗廚具,也為下遊企業,比如說房屋裝修設計,都帶來不少增長。

而且由於這些主要地產商的錢,大部分是來自於銀行,因而形成了任何以這些地產商作為目標的打擊行動,會造成比較麻煩的連鎖傷害。比如說打擊主要城市地產商,自然就要動當地政府,會制造銀行的大批壞賬,而且還連帶著上中下遊的各種企業,都是殃及池魚。

當然因為這些主要地產商和地方政府的關系,一旦當中央政府對房價問題,表示關註的話,這些人大概是知道哪些說法是虛張聲勢的空城計,哪些是正兒八經要推行的鐵血政策。由於任何中央的政策沒有地方上的支持,其效果自然是可想而知的走樣文章和虎頭蛇尾的收場。而任何中央一定要推行的政策,就必須考慮到地方政府的顧慮,因此任何打擊房地產價格的舉措,肯定必須在中央和地方的討價還價和互相讓步之後,才可以得到實效上的推廣。

那麽中央在房價上的擔憂是什麽?中央的擔憂,就是房市泡沫過大,導致中國的經濟,比如說在2012年的時候崩潰。當然房市炒得太高,導致年輕一代,尤其是80後的城市未來的中流砥柱,出現生活困境,而引發社會不穩,也是中央的主要擔憂。另外就是房市的崩潰,會否引發銀行的壞賬危機。

而地方上的擔憂,自然是怕房市下跌,導致自己的財政金庫縮水,引發景氣危機。可是房價的上漲過快,顯然會帶來本地城市的經濟競爭力的減弱,從而無法發展起來其他的拳頭產業。

可是說中央和地方,在限制房價到一定的價位上,其實是有一定的默契和共識。那麽地方政府的一個主要考量,就是如何幫助自己的夥伴主要地產開發商們,在房市控制政策出臺之前,趕緊出貨解套。

正如俺在《夢幻泡影》一書中,描述過的股市和房市一樣,都是一個擊鼓傳花的遊戲。如果說中國的房市,尤其是幾個大城市的房市,泡沫過大,自然是一定要主動打破。這個時候,該不該打破根本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是這個傳來傳去的花,現在是在誰的手裏。

對地方政府來說,房市該不該爆破,一是他們的自己人有沒有脫身,二是房市的漲勢有沒有潛力。那麽要看這一點,就要看地方市場上的主要地產商們出貨狀況,和房市接手的情況如何,和是哪些人在接手。

對中央政府來說,房市爆破當然不能爆在中產階級的小年輕們的手上,不然的話,社會和諧就有大問題了。那麽這個爆破點的選擇非常重要,那就是不能把銀行給爆進去了。

那麽那種情況下,銀行才不會給爆進去呢?就是那些不是靠銀行貸款,來拿房子的人。這些人,不可能是靠政府關系和銀行信貸來開發房產的開發商,也不可能是靠銀行貸款來供屋的最終用戶。

最好就是這些人,是那些現金很多,又可以用現金來炒房子,又可以承受一定損失的二手炒家。如果看過俺以前幾篇文章的讀者,大概都知道這些人是哪些人了。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我看中國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四 3月 18, 2010 10:15 pm





這裏就引發出房地產博弈中的第二股力量,就是推高房價的二手和三手炒家們。

這些炒家們,通常也是分為兩種,一種是中產期的,姑且叫做房地產投資人士。一種是短期的,姑且叫房地產投機人士。投資人士,通常就是要麽用自己的現金,把房子一下子吃下來,然後靠每月收租作為收入,或者通過一定首付,然後從銀行貸款,希望可以用房子出租的租金,來抵銷每月的供房欠款。

在美國,通常這樣做的人,有私人也有公司,但是大部分是有專門的房屋投資基金,你投資人只要投資到這個基金,保證比存款要多的利息。然後人家基金由專業人士投資在房地產上,再請專門的地產管理公司來處理出租和維修事務。

對這部分的投資者來說,有沒有物業稅,影響比較大。如果沒有物業稅,人家一次性現金投資進來,然後不管風吹浪打,沒有太多額外的支出。而一旦有了物業稅,就會增加持有房屋的成本。當然這部分成本,肯定也是要轉嫁到租客的頭上。這樣的話,你在出手購買房屋的時候,就必須考慮到這個成本對租金的影響,當然會對房價的上漲有拖拉作用。

對投機人士來講,他們的目的只是短期地把房子拿到手上,然後等著價格上去,就立即轉手。因此物業稅對這些人,是沒有成本上的影響的。真正影響這些人的,是房產銷售稅。如果你規定,在2年之內房產出售的話,稅率是30%,超過2年,是20%,那麽對這些人的行為影響比較大。

而以目前的情形來看,投資或者投機的二手和三手炒家中間,主力大概應該是以江浙一帶發了大財的各類財主,通常輿論一概以溫州炒房團概而括之。這些財主倒不是完全用自己的錢來炒,有不少是從民間各種集資貸款,加上自己的廠房和其他資產抵押的貸款等等,算是橫掃了大江南北和長城內外。在這兩年,因為外貿經營的大環境變差,不少外貿團也轉戰房地產。還有就是有名的山西煤老板,大概也是在2009年大舉攻打北京市場。

因此在2009年開始,各地方政府的托房市政策,和報紙雜誌上連篇累牘的關於對房市看好,由某些專家發表上海房價可以飆到多少多少萬一平米的“預測”,最後就是大地王的頻頻出現,不排除都是地方政府和自己的地產商們為了出清存貨而采取的擡市行為。

當然對中央政府而言,主要就是要控制銀行系統在房市中的風險系數。而這一個二手和三手炒家,基本上是銀行風險系數最小的環節。當然有讀者會懷疑,光是靠這些人,是否可以托住房市軟著陸?

其實除了這幾個大集團之外,來自海外的熱錢,也用了各種不同的方式入了場。這幾家的錢加在一起,大概不會少於1萬億人民幣。而這些資金對中國的各類媒體,尤其是財經媒體的控制頗為得力,通常是在喊房地產漲價最用力的時候,就是希望忽悠大家來接他們傳過來的花的時候。

因此看中央政府的政策,一定是要看關鍵的入手處是在哪裏。一個切入點就是強制地方各級政府,推出一些廉價和經濟房屋,算是一方面拉緩總體房價的漲勢,另一方面又對實際需要住房的人士們有一個交代。另一個切入點,就是要控制銀行在投機炒家們的資金來源裏的風險程度。新政策對二套房的40%首付的要求,基本上就是在這裏落手。那麽對銀行來說,只有房地產價格下跌40%的話,銀行才會出現貸款損失的壞賬。

當然將首付推高,也會令二手炒房的投機活動有所減緩。從中央的角度來看,最理想的情況就是房地產市場得到健康和穩定的發展,最好就不要瘋狂漲價,也不要瘋狂跌價。只要地方政府和房地產博弈裏面的各派勢力,知道適可而止,人家也不是吃飽飯了沒事幹,要來趟這一汪渾水。

看地方政府的政策,如果地方政府開始停止對買房的優惠政策,開始有“理性”聲音出現,那麽也說明他們的存貨出得差不多了。這個時候,倒是不排除希望房價有一個“理性”的回歸,就像坐過山車一樣,你不沖下來一下,人家就沒有機會再次入場,來享受下一輪上升的暴利。

從這個角度來講,如果有人期望中國的房地產市場會崩潰,從而帶動整個經濟體系的崩潰,比如說《新聞周刊》和最近美國媒體熱炒的話題,應該看做配合美國在中東未來的軍事動作,防止這個地區的熱錢流進中國而不去美國的針對性操作。

而中國的實際情況則是如果海外進來的熱錢,可以四兩撥千斤,引導到中國的農村和城鎮建設,中西部開發計劃,那就是一個好事。或者說中國學習美國的樣子,把這些資金包裝一下,轉移投資在東南亞這個新的貿易共同體,那麽希望用海外熱錢來淹死中國的夢想,大概只能是黃粱一夢而已。

最可能的情況,就是通過國務院出臺的政策,一方面拖住前一陣子擡升過高的房價,一方面趁機壓制一下2010年第一季度的傳統高額銀行信貸。因此可以預計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在第一和第二季度,應該出現原地踏步、略有小步後退的情況。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井底望天 - 新年政治經濟展望:我看中國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四 3月 18, 2010 10:15 pm





中國政府在2010年對房地產的調控,是一個難度比較大的工作。

之所以難,是因為房地產行業,對中國經濟的增長有正面作用,而且隨著中國經濟規模的不斷變大,和將來結構的轉型,將會導致中國的各類資產,尤其是房地產,相對於世界其他國家的上漲效應。

當然如果這個上漲,是通過國民平均收入的增長,和人民幣對其他貨幣的增值,那麽這個增長就是值得的。

而現在對房地產行業的調控,主要是制止價格增長太快,因此不能對房地產采取一刀切的方法。就是說對房地產裏面的面向中低擋收入者的安居房和普通房,還要加大開發的力度。對拿了地推遲開工的地產商,或者是有意放慢建築速度,或者是現有建成房囤積的開發商,完全可以成立專職調查組,去追查那些房價漲得太快的省市的土地閑置問題。

當然如果央企手上拿了一些大城市地段,可以作為中央調控地方市場的平準貨物,需要增加供應量,就投放一些地進來。對第二間房貸的首付提高到40%,是在防止銀行對房貸的風險曝光度。

而最後的大殺器,就是拿各城市的諸侯們開刀。如果你不配合中央的政策,別說你下一屆上位的希望大減,還要防止俺們的中紀委,一不小心,就發現你的貪汙腐敗問題,給你來個雙規,看你還敢抗命。

當然如果中國在美國和歐洲的貿易保護主義興起之後,在這些市場能夠減少損失,同時在東盟自由貿易區,在非洲、阿拉伯地區和南美洲,都可以大幅增加貿易,那麽中國經濟對房地產行業的依賴力,就會相對減小,有助於中央施加調控的力度。

不過如何安撫現在的年輕人,尤其是接近結婚年齡,需要房屋結婚的80後,必須是中央政府要考慮的問題。也許除了在第一次購房給予各種稅收上的優惠,對這個年紀的結婚夫婦,在租房上進行一定的房租補貼(可以在個人所得稅中沖銷),都是一個解決燃眉之急的方法。

中國房地產的泡沫是不可避免,但是對泡沫的形成,可以采取時不時就捅它一下子的方法,集小勝為大勝。只要防止中國在2012年出現日本1989年的經濟崩潰局面,給經濟轉型和西部開發一個喘息的機會,然後就可以把潛在的風險,向後推一下,慢慢用太極推手給化解掉。

由於中國本身的就業壓力和結構問題,對美國要求的新廣場協定,就是通過大規模人民幣升值,來紓解美國的債務危機和就業危機的可能性不大。雖然說人民幣在中遠期有升值的合理成分,但這個必須是在人民幣全球化,至少是在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成為主要結算貨幣,以及在中東海灣國家的灣元出現之後,成為一個主要的能源和原材料結算貨幣的情況下,才是比較好的時機。

因此對中國政府來講,如何依賴房地產的健康發展來帶動經濟,又不至於過於依賴房地產,來度過這幾年的艱難歷程,對領導層來講,關系重大。認清形勢,明確目標,不是采取波瀾壯闊似的大開大合的過激政策,在適度寬松的貨幣政策下,重視對中小企業和三農有關企業的寬松,同時把握對房地產貸款,和其他過度產量行業發展的適度。在積極的財政政策上,考慮對民生的軟投資方面增加比例,逐漸控制新開工的基建項目,以中庸的態度來溫火煲中國經濟這個大湯。

當然房地產困局中,表現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博弈,表明了兩級政府的關系還是需要進一步理順。而這個理順關系的主要著力點,就是財稅制度的進一步改革,尤其是省級政府以下的地方政府的財稅需要理順。

俺自己的主張,是中央繼續增大財權,從現在的50%,逐漸走到70%。同時把地方的事權向中央轉移,通過中央政府對地方政府的財政支付,擔當起地方政府財政支出上的負擔。

中國在2010年,面臨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外來的能源和原材料價格,因為全球貨幣發行泛濫和投機資金的阻擊,而出現價格上漲,並把這個漲價傳到進中國,從而引發通貨膨脹壓力。

對這個因素,中國政府是沒有多少辦法的。有讀者問,現在的鐵礦石談判,似乎人家有開始拿中國一把了。俗話說,打鐵需要身子硬,你自己內部的產業整合不到位,然後在人家鐵惡霸正好心祛的時候,要妥協的緊要關口,不是拿他一把,而是馬上高調推出鋼鐵和汽車復興計劃,那不把人家樂死?

倒是看到了國土資源部的專家們,號稱在中國又發現了多少多少噸的鐵礦石資源,不知道是真是假。總而言之,要是現在亡羊補牢,好好經營,雖然這幾年對鐵礦石定價無可奈何,也不排除幾年後,準備充分,一次翻盤。

在2008年末,俺就說過,為了拯救世界經濟和全球人民陷入水深火熱之中,中國的外匯儲備,應該趕緊全世界掃貨,見佛買佛,見祖買祖,大量儲備各類原材料和能源。如果這一年,都沒有儲存夠,那麽中央政府,尤其是發改委能源局的一幫子人,全部該打手板了。

還是那句話,在確保最底層的民生之後,溫和的通貨膨脹,對經濟發展是好處,但是惡性的通貨膨脹,就是會要命的。這一點,經歷過國民黨政府在1940年代末期的惡性通貨膨脹,和1980年代末期,因為盲目價格改革導致的惡性通貨膨脹的共產黨政府,大概是知道其中的厲害的。

其實說得底,還是一個度的問題。

中國現在的任何經濟行為,都越來越緊密地和世界其他國家牽扯到了一起,因此內政和外交之間的分隔線,會變得越來越模糊。

俺自己認為,在以下的這三年裏,中國經濟的均衡發展應該沒有問題。就是說在投資、消費和外貿上,可以做到基本平衡。外貿對西方(美國和歐盟)貿易往好裏說,會原地踏步,往壞裏說,會大幅退步。但是在南南合作中,與東盟自貿區、非洲和南美的貿易,希望可以大幅增加,用來彌補在西方市場上的損失。

在投資上,希望能夠把跑進中國的熱錢,向中部和西部地區引入。在中國中部的幾個增長熱點,武漢城市圈、重慶城市圈和北部灣發展區加快發展。西部的新疆,陜西的關中也是好的選擇。東部的發展要限制,但是東北振興、蘇北沿海、福建海峽西部區域,還有發展的潛力。

真正的麻煩,大概是兩年後,就是說2011年底到2012年中,是中國目前這一輪4萬億刺激政策開始失效的時候。在這個當口,中國如果無法發現新的經濟增長引擎,還是靠飲鳩止渴的高房價帶動鋼鐵和建材業,那重蹈日本1989年房市爆破的悲劇就非常可能了。

這就要看現在中國政府的軍工企業,新能源企業等等新支柱產業,可不可以接上來。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