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內戰暴起暴落國家裂痕情何以堪 .劉振廷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泰國內戰暴起暴落國家裂痕情何以堪 .劉振廷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一 五月 24, 2010 10:27 pm

泰國反政府的紅衫軍與政府軍在曼谷街頭展開血戰,造成約六十人死亡,四百多人受傷,為近二十年來最嚴重政治衝突,雙方互指對方為恐怖分子。總理阿比西主導的萬名政府軍強勢清場,攻佔紅衫軍在市中心盤踞的據點,紅衫軍領袖為保全佔七成紅衫軍的婦孺,舉手投降,但仍有大批效忠塔信的紅衫軍成員抵死不退,在曼谷等地縱火破壞;政府宣布實施宵禁。泰國的政治危機和國家裂痕仍待彌合。


由支持泰國流亡總理塔信的反政府紅衫軍與阿比西政府領導的軍方展開的幾天曼谷血戰,終於在紅衫軍領袖於五月十九日投降後暫告段落,但不滿的紅衫軍持續在曼谷等地縱火破壞,局面如何發展,仍難預料。塔信更發出警告,指泰國可能會爆發游擊戰。

聲援流亡總理塔信的反政府紅衫軍連續兩個多月在曼谷鬧區集會,後期變質為暴力活動,當局藉口至少五百名「恐怖分子」混入紅衫軍參與武裝叛亂,務必一網打盡,數以萬計全副武裝士兵於五月十三日晚起奉命展開圍剿行動,爆發新一輪慘烈衝突,五分之一曼谷市區變成「殺戮戰場」,持續一星期對紅衫軍集會者進行清場而發生的浴血戰,釀成約六十人死亡,四百多人受傷,死者包括一名意大利籍攝影記者,為一九九二年以來最嚴重政治衝突。「微笑之都」曼谷持續四年陷於政治動盪,如今首都街頭腥風血雨,硝煙瀰漫,宛如人間煉獄。這是繼阿比西政府四月十日下令武裝鎮壓在曼谷舊城區繁華橋和民主紀念碑一帶集會的紅衫軍造成二十五死八百多人傷慘案之後,再改寫泰國本世紀骨肉相殘最慘烈的「民主血淚史」紀錄。不僅首都曼谷,紅衫軍與軍方對峙也延燒塔信故鄉泰北清邁,以及烏汶、莫肯、孔敬等支援塔信的東北各大省城。在局勢危急之下,全國二十二省被迫進入緊急狀態。曼谷「殺聲」四起,戰亂地區居民走為上策,各國也紛紛做好撤僑準備。

五月十九日清晨,泰國政府軍以裝甲車突破紅衫軍在曼谷中央公園「是樂園」陣地,經過大半天的行動,終於奪回遭反政府群眾盤踞了六十九天的最精華叻巴頌商圈地帶。為了保全佔七成的農村婦孺示威者的性命,紅衫軍領袖眼眶泛淚宣布無條件投降,但會繼續鬥爭。納塔武、查督鵬、寬猜等幾名激進派人物隨後到集會大本營背面的全國警察總部自首。政府宣布「行動成功,局面獲得控制」。

原來看似雙方對峙局面告一段落,但效忠塔信的示威者對紅衫軍核心領袖「委曲求全」而向當局投降做法,認為受利用受欺騙,極表不滿而喝倒采,憤怒群眾或縱火或投彈破壞並搶掠集會周邊的曼谷最大的中央世界購物城、暹羅典範購物城、金城戲院等。示威者在曼谷各主要馬路焚燒輪胎, 蓮花超市和7-11便利店、盤谷銀行和泰華農民銀行等幾家分行、禁毒委員會辦事處、曼谷證交所,以及被示威者點名歪曲報道的徐氏家族經營的第三電視台遭縱火,媒體也成了暴民攻擊的對象。外省的紅衫軍成員也不顧一切毀壞省政府等建築物。清場行動結束後,軍方破獲紅衫軍營地中儲備的大量炸藥、槍枝、手榴彈,還有土製汽油彈。

連串暴亂事件發生後,流亡海外的塔信網上否認與他有關。為了不讓紅衫軍殘餘勢力再有機會集結,阿比西政府同天宣布曼谷及一些敏感省份實施宵禁戒嚴,嚴禁晚上八時至翌晨六時外出。紅衫軍與政府尖銳對峙雖暫告結束,唯政治危機和社會分裂並非因此一了百了,如何收拾政治和經濟爛攤子,令人關注。

阿比西政府為迫使紅衫軍結束集會,奪回對方自四月三日一直佔領的曼谷最精華商業購物區叻巴頌路口,切斷集會周邊的手機信號,斷電斷水,周邊公共汽車、地鐵、輕軌和渡船等全線停駛,軍方增設檢查站禁止其他人進入佔地三點五平方公里的示威區。估計共有三萬二千士兵、配合一百二十輛裝甲車參與行動。由於阿比西政府意識到警察多是同情紅衫軍、表現消極,因而將掃盪重任託予軍方。

然而,試圖孤立紅衫軍、切斷「紅色解放區」糧食及燃料補給等行動弄巧成拙,還影響了附近使館區的美英加日荷和印尼等約二十個使館,入夜黑燈瞎火,十分恐怖。原來人潮熙攘的水門、西隆等鬧區商店提前關門,幾乎空無一人。面對實彈鎮壓和斷水斷糧,也出現紅衫軍暴民放火燒軍車警車、搶掠商店、縱火燒毀民房、投彈破壞豪華酒店或砸毀自動提款機來洩憤。而佔據拉瑪四路孔堤貧民區兩處路口的紅衫軍示威者最為囂張,不僅封路集會,還從加油站拖出一輛油罐車企圖引爆,幸好未能得逞。兵戎相見結果,數條商街變成「戰街」。軍隊封城後,紅衫軍聚集區內滿是槍林彈雨,非但無辜曼谷市民在混戰中傷亡,外國僑民也受牽連,缺乏安全感,與當地居民一同坐困愁城。

安全部隊內部有分歧

激起紅衫軍「武裝起義」的前奏,便是負責統籌紅衫軍保衛隊的五十九歲主戰派領袖卡迪雅陸軍少將五月十三日晚在曼谷「是樂園」接受記者採訪後,遭不明武裝分子暗槍擊中頭部,搶救五天後終告不治。卡迪雅逝世對紅衫軍行動構成嚴重打擊。紅衫軍直指是軍方狙擊手所為,但軍方急忙否認,也承認很難找出兇手。一些輿論認為卡迪雅遇襲明顯是當局設計的「擒賊先擒王」舉動,以期促成紅衫軍抗爭盡早完結。卡迪雅是一名兵器家,因極度親近紅衫軍精神領袖塔信,在批評上司、陸軍司令阿努蓬後遭投閒置散,被派去當健身教練。阿比西最近還把卡迪雅與塔信兩人並列「恐怖主義頭子」,指責他們是多起神秘炸彈和暴力事件的黑手。儘管卡迪雅在法律上是一名逃犯,卻能神通廣大,自由進出示威區,軍警從未敢向他採取行動。專家認為,泰國安全部隊內部可能有些派系支持紅衫軍,即媒體所稱的「西瓜兵」;數百名特種部隊在幾次剿除行動上不能配合,而且錯誤百出,尤其四月十六日在圍捕歌王阿里斯曼等紅衫軍頭面人物時,竟然讓他們從酒店游繩逃了出去。

卡迪雅遭暗殺後,荷槍實彈的士兵大批逼近紅衫軍聚集的是樂園,槍砲聲暗夜爆響。以竹鹿砦和水泥墩防守營地的紅衫軍則以燃燒輪胎、爆竹煙火、汽油彈和石塊來還擊發射實彈的士兵。軍民展開正面交鋒最慘烈的危險區,除鄰接西隆金融區、余子亮大嵆對面的是樂園外,還有商業和民居聚集的水門、萬界、鈴丹三角天橋下一帶。軍方在整條道路拉起鐵絲網,設立實彈射擊區,禁止進入,違者開槍射擊。憤怒暴民以數百輛汽車和摩托車佔據了多條車道,還用黑紗矇住監視攝錄鏡頭,破壞路燈,令交通大癱瘓。然而,當局警告說由於「剿紅區」一帶授權軍方使用實彈,軍方將不負起記者與路過民眾傷亡的責任。

面對武裝政府軍的步步進逼,紅衫軍華裔領袖杜炳榮醫師五月十五日呼籲當局立即停火,在聯合國斡旋下展開和平談判,撤走軍隊。他們再沒有其他條件,也不希望有更多人死亡。泰國政府隨即表示紅衫軍不應附帶條件,否則無法重啟和談。阿比西於當天晚上針對衝突首次亮相電視講話時,強調政府「已無退路」, 武力驅散紅衫軍行動「已不可逆轉」,還將紅衫軍稱為「恐怖主義武裝分子」。而泰國政府緊急狀態處理中心說,調查顯示隱藏在示威人群的武裝人員在是樂園儲存大量手榴彈和火箭彈等武器,並聲稱逮捕大量紅衫軍「恐怖分子」。紅衫軍立即反駁說「軍隊才是恐怖分子」,稱當局嫁禍示威者,強烈譴責阿比西下令屠殺手無寸鐵的平民,抵死不退。

阿比西在軍營內辦公

身為政府首長的阿比西,兩個多月來一直藏身於陸軍第十一步兵團內「運籌帷幄」,不敢面對群眾而未赴醫院探慰傷者。他僅透過電視講話說聲「遺憾」而拒絕擔當事件罪責或道歉。反而是同屬民主黨的曼谷市長素坤潘、塔信妹夫頌猜等反對黨議員親切慰問民眾並發撫恤金,贏得人心。五十五名泰國參議員呼籲當局停止射殺人民,稱慘重傷亡令泰國歷史很不光彩,呼籲應緊急召開議會評估局勢,通過政治化解危機。但爭執雙方皆因面子問題,互不讓步。

聲援紅衫軍的反對黨為泰黨揚言將發動一百五十萬市民走上街頭,譴責當局「草菅人命」,要求阿比西為慘案下台。有些民眾認為政府為驅散紅衫軍集會而出兵鎮壓多此一舉,簡直是「玩貓捉老鼠遊戲」,非常愚蠢,只會增加不易化解的國族怨恨,恐難在短期內恢復和諧。曼谷主流泰文報章更批評阿比西仍聽命於反塔信的泰華媒體大亨林明達為首的黃衫軍,與以工農階級為主的紅衫軍發動的幕後主腦塔信,皆是妖言惑眾的「牛鬼蛇神」,不斷分化群眾以達到政治目的,最後播撒了動亂火種。一些報章也道出幾家泰華權威企業和銀行趨炎附勢,資助政客來推翻不喜歡的政權。數以十萬計的貧困農村群眾以新的政治覺悟和消除社會不平等而引發此次示威,對中產階級不滿的其他地區,也出現越來越多不同階層民眾同情而助長紅衫軍鬥爭氣勢。

儘管阿比西政府一再警告示威者必須於五月十七日下午三時前離開叻巴頌集會區,將為他們提供車輛返鄉,違者將被處以最高兩年監禁,但最後期限過後,仍有五千人拒絕離場,照樣留在據點載歌載舞。不過,當中有四百名老弱婦孺被安排在鄰旁的一座佛寺內臨時棲身。仍堅決抵抗的示威者指自己有能力還擊,不會坐以待斃。一個兒童基金會透露,原地集會的六千名紅衫軍,其中七成人是老人和兒童,他們警告不得將他們當「箭靶」,應基於人道主義開放紅十字會人員進入紅衫軍集會營地,協助撤離老弱婦孺。

面對清場,紅衫軍自亂陣腳,原來相當「政治局」的二十多名領袖分裂成主和及主戰兩派。屬溫和派的大老維拉自五月九日以後就不再出現集會舞台,行蹤成謎,有人猜測他已潛逃英倫或與當局地下協商停火,呈現群龍無首局面,留下爆料大王查督鵬、原青春歌王阿里斯曼、華裔醫生杜炳榮等幾名鷹派人物負隅頑抗。由於紅衫軍指阿比西沒有誠意,拒絕將指揮四月十日武力鎮壓紅衫軍的負責安全事務的副總理素德向刑警局投案,接受司法制裁,而阿比西也對紅衫軍附帶條件而不結束抗爭集會極表不滿,決定不再與紅衫軍和談,因此收回預計九月下旬解散國會、十一月十四日舉行大選的建議,改由採取軍事行動來奪回被紅衫軍佔領的場地。

街頭惡戰升級,逼得紅衫軍不得不透過媒體呼籲泰王蒲眉蓬出面調停。紅衫軍領袖納塔武說「當前唯有向全民愛戴的人民之父求助的時候,希望他老人家跟一九九二年五月一樣介入遏阻血腥衝突,他是我們唯一的希望」。現年八十二歲的泰王自去年九月十九日至今仍在醫院靜養,對紅衫軍要求並無回應,甚至對兩個月來發生的政爭事件無作任何表態。紅衫軍三月十二日發動大示威後,泰王於四月二十六日公開露面,向百名新任法官訓話時,要求他們善盡職責,幫助國家走向和平。泰王剛於五月六日慶祝登基六十週年,他曾親歷了幾次政治危機和十二場成功或未遂的軍事政變。支持塔信的查瓦利和頌猜等兩名前總理表示希望覲見泰王,呼籲陛下出面化解危機,卻遭民主黨政府擋駕,並批評該行動是「矮化」王權。泰王的九十歲首席顧問、前總理炳.丁素拉暖上將,便是被紅衫軍直指是策劃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九日軍事政變推翻當時在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的塔信總理的陰謀家,而詩麗吉王后也是親黃衫軍的爭議性人物。有消息說,阿比西此次出台所謂「緊縮包圍」紅衫軍戰略,實際上出自兩年前與林明達一起參與佔領曼谷機場的「彩衫軍」領袖敦西提翁和親民主黨的退休陸軍上將巴統蓬等人的主意,希望「一勞永逸」滅除塔信殘餘。

正當為塔信而戰的草根紅衫軍與軍隊展開激烈血拚之際,流亡總理塔信卻陪同女兒在巴黎香榭麗舍大道選購路易威登皮件,他的前妻樸查蔓與另外兩個兒女則飛往新加坡「散心」。

塔信家族與其他涉及資助紅衫軍顛覆政府的百名人物已被凍結銀行裏的存款,「黑名單」包括為泰黨主席查瓦利、前總理頌猜和妻女、前外交部長諾帕敦、前交通部長劉木盛、前司法部長王蓬庭、身為泰國中華總商會主席吳宏豐侄兒的前衛生部副部長吳威蒼、前衛生部長陳慧蘭(素達樂)、前農業部長韓藝光、前商業部長黃財雅、前商業部副部長金炳南、知名企業家葉攀律、越南裔紅衫軍女強人達魯妮(阮氏泰鸞),以及在中國大陸以紅牛飲料打出一片天的華彬集團董事長嚴彬。

儘管塔信的泰國外交護照被吊銷,卻擁有尼加拉瓜、黑山共和國(蒙特內哥羅)及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等國外交護照或永久居民證。配合曼谷暴亂,黑山共和國也告誡塔信不得利用該國從事政治活動。塔信通過網站要求撤軍後談判,並且聘請了外國律師針對阿比西政府嚴重侵犯人權事件,準備控訴國際法庭。

而塔信的死敵林明達因「冒瀆泰王」罪名,在香港和北美度過多月流亡生活之後,突然在當局武力掃蕩紅衫軍前夕通過視頻現身在他所經營的有線電視ASTV,對民主黨副總理素德最近指責黃衫軍與紅衫軍皆是引發泰國政治危機的一席話大表不滿,批評黃衫軍扶持上台的阿比西對付紅衫軍手段「不夠狠」,治國態度拖泥帶水,令他大失所望,決定不再支持阿比西了。曾在兩年前自恃有「宮廷人物」和「中共中央政治局」為後台的林明達是追隨蔣介石的國民黨老兵兒子,曾在兩年前帶領「人民民主聯盟」(民盟)黃衫軍舉行長達一百九十三天對抗塔信及紅衫軍政治勢力的街頭政治運動,「驚世傑作」便是連同現任民主黨外交部長卡西竊佔曼谷機場和總理府。儘管警方已提控黃衫軍有恐怖主義行為,但阿比西總理卻束之高閣,未見司法審理,而是不斷打壓與當局有政治異見的紅衫軍和媒體,一年多來的紅衫軍政治集會,除為前朝總理塔信打抱不平之外,也質問阿比西「雙重標準」。林明達去年四月清晨在曼谷市中心遭不明槍手狙擊百彈受傷,一度前往中國湖南鄉下接受針灸治療和練太極。林明達說「為了活動靈活」,已辭去他創立的新政治黨主席和黨籍,但將與另一名華裔領袖盧金河繼續帶動民盟活動,揭發腐敗政客的黑暗面。

反對外國介入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對泰國局勢深表關注,一再呼籲紅衫軍示威者與政府化干戈為玉帛。美國敦促曼谷衝突各方保持克制,以和平方式解決分歧。泰國持續整整兩個月的動亂,非僅為泰國內部事務,已經危及地區和平穩定和預訂二零一五年實現的一體化計劃,作為地區組織的東盟(東協、亞細安)不會再坐視,印尼、新加坡和柬埔寨等成員國呼籲泰國各方盡快舉行和談化解危機。本屆東盟輪任主席國越南已向泰國總理阿比西表示,泰國政局穩定乃為區內鄰國的「共同利益」。此項行動也顯示東盟不干涉成員國內政的傳統正在放寬,極可能召開緊急會議,商討泰國局勢。然而,阿比西自恃其政府仍有能力控制局勢,希望各國勿干涉泰國內政,並且警告紅衫軍和在野為泰黨不得「家醜外揚」將泰國危機國際化或向聯合國「告狀」,更堅決反對聯合國維和部隊前來曼谷維護秩序,因為「泰國還沒達到阿富汗或伊拉克那種危亂地步」。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