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形勢]不堪回首話當年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國際形勢]不堪回首話當年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日 五月 27, 2012 8:02 pm

最近,通過重慶作家會議使我回憶起在我身上發生的一件事。

自1981在歐洲法國裏昂成立歐洲華人學會以來,我們幾個當時還算年輕的在歐洲大學工作的文化人,想在歐洲做點實事,把中國文化推向歐洲,就主動挑起了大粱。長者做理事長,我們幹具體活。我們這個學會的會員基本上都是在歐洲各大學、研究所或寫文章、拿工資的所謂文化人,沒有多少錢。基本上都是靠會員自己出錢和交會費維持下來的。

直到1991年,我被選為歐洲華人學會理事長,那已經是學會成立十年以後的事了。無獨有偶,筆者在1990年,在柏林結識了香港大企業家、慈善家霍英東先生,他和當時的霍英東基金會顧問何銘思先生,見我是個熱愛祖國和熱心公眾事業的人,主動答應支持我們學會。這無形中給我們學會打了強心針。我們學會理事會咬牙決定,1995年在巴黎召開一次大型的學術研討會。臺北佛光會星雲大師,在我拜會他之後,也答應拿出錢來支持我們的巴黎學術研討會。我高興得幾乎想在地下打滾了。

有錢當然好辦事,常住巴黎的學會理事陳彥老弟,負責組織,選擇了一個非常好的由華人新開的豪華酒店,以最便宜的價格租了下來,包吃包住。香港霍英東先生、北京趙樸初居士、臺北星雲大師、舊金山陸鏗先生都被邀請了。除了德、英、法、荷、奧、意、西、波、捷、匈等各國華人學人紛紛報名參加以外,我們也邀請了一些臺灣、香港、北京、上海、天津、四川的學者來參加,濟濟一堂。由於,大家都是自掏旅費來巴黎,我們這個學會雖然窮,但手裏有了點錢,就決定不要小氣,一定要大家住好、吃好、玩好、會開好。

大會期間,學者紛紛提出論文,我則接過了主編《歐華學報》的任務。它於1997年問世。(會章程規定,學會理事長最多當兩任,我必須離任,但仍是學會理事,輪空一屆後,可再參選)。

由於巴黎大會開得團結熱烈,使我會走向最高潮,大家興致很高。我們理事會決定,情願多花些錢,最後的告別宴會,大家吃頓好的,連中國駐巴黎的使節都主動來參加了。總之,這次盛會寫下了一個圓滿句號。我雖然已不再是理事長,但歐洲華人學者著作往來,學術上互通有無,征求論文等等,還要通過我,我手上的地址已經厚厚的一本了。

誰知,就在這組織影響力日益擴大時,陸陸續續在德國出現了一些噪雜的聲音。二十世紀末,兩岸關系仍很緊張,臺獨勢力擡頭,本來政治陰魂就一直不散,現在更公然跨進了我們這個不願接觸兩岸政治的中立學會。什麽:“為什麽我不被邀請,後面肯定有指使”;“有人想標新立異、出風頭”;“有人想從中搞兩岸政治”;“後面肯定有人操縱”;“大陸來的人想影響我們臺灣”;“窮學會哪來的那麽多錢住高級賓館?如此浪費?肯定來路不明”。等等等等。這些惡言中傷,有的竟然來自我們內部。

幸好,我這個人在國內經過狂風惡浪,見過大世面,我自認為是個理想主義者。我們住歐洲的華人學者成立歐華學會,支撐了二十來年,在歐洲傳播中國文化上還是做了些事,豈能就因那些碎言碎語而垮臺。我既不予反駁,也不去理會,但有些人開始動搖了,還真有人相信這些惡言惡語,表示要退出學會的。到後來,竟也有好心人勸我說,“關老師,算了吧!犯不上,費力不討好。”

二十一世紀來臨了,我們於2003年,在霍英東基金會支持下,在珠江三角洲召開了一次中歐學者 “中國向何處去”的座談研討會,中外學者、包括法國前總理、中國駐法前大使、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關系專家都來了。霍老還抱病親自主持。大會開得非常成功,中西報紙電臺電視臺多有報道。可是就在這屆大會結束以後,霍英東先生不久後逝世,學會失去了支柱,理事中有的返國工作、有的告老還鄉。我們的學會後繼無人,也就逐漸有名無實了。雖然我也不年輕,但我至今還心不死,希望有人來繼承我們的事業,畢竟《歐洲華人學會》到現在整整成立了三十年,出了好幾期雜誌,在歐洲留下了一段美譽和她的一段輝煌歷史。讓她就這樣死去,真不甘心啊!

我常常問自己,我們中國一些知識分子,為什麽不能好好團結起來,做點實事。中國被西方文化影響欺負百年,連我們對自己的老祖宗文化是什麽樣的,都少為人知,更別說西方人了。剛想在傳播中華文化上做點善事,最後拆臺的還是自己人。成事不足,敗事有余。想想好不傷心。唉!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4f5eb50100ht58.html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6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