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這種心理變化和瀕死過程的五個階段十分類似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香港人的這種心理變化和瀕死過程的五個階段十分類似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五月 21, 2014 11:02 am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香港人的這種心理變化和瀕死過程的五個階段十分類似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五月 21, 2014 11:03 am

美國的心理醫生伊麗莎白·庫伯勒在《論死亡和瀕臨死亡》一書中提出,從拒絕到接受,從不適應到適應,瀕死病人的心理變化可以分為五個階段:拒絕(Denial)-> 憤怒(Anger)-> 掙紮(Bargaining)-> 沮喪(Depression)-> 接受(Acception)。

醫生:“對不起,我很遺憾地通知您,根據檢查結果,您得了......”。通常情況下,病人的第一個反應是拒絕承認現實:“什麼!這不可能!一定是搞錯了!”,這是一種天然的心理防衛機制。與此類似,在極端情況下,有些人會在巨大的心理打擊下當場昏厥,也是一種大腦的自我保護手段。

自然,這是無效的,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到最後,現實總是不得不面對的。於是病人進入第二個階段,在這個階段,心理創傷轉化為感情上的憤怒、發泄,“為什麼是這樣!憑什麼是我!我又沒有做錯什麼!”,還有摔摔打打,甚至自殘。

可惜,發泄同樣是無效的,絲毫改變不了現實。接下來的第三個階段是--掙紮、爭辯、討價還價,此時病人終於開始承認現實了,但仍然抱有試圖挽回的幻想,“醫生,您看看還有救嗎?吃這個藥行不行?”

當最終了解到這一切都是白費之後,病人會來到第四個階段--絕望、沮喪、無可奈何,“唉,完蛋了,徹底沒救了,我也就這樣了...”。這時候病人已經完全承認了現實,但在心理上尚未最後適應。

最後,當病人完全承認並適應現實之後,就進入了第五個,也是最後一個階段--接受。在這個階段裏,病人的心理恢復了平常,不再糾結於無法改變的現實,反正已經這樣了,該吃就吃,該玩就玩,睡得像個嬰兒,著力於享受眼前的美好生活。

回到香港問題。大陸的崛起和香港的相對衰落是一個不可扭轉的歷史趨勢,從某種角度來看,對某些香港人來說,這就意味著他們過去習慣的那個高高在上的香港正在一步步走向“死亡”。在這個過程中,他們的心態也會和得知自己患上絕癥的病人一樣,依次經歷上面五個階段。幾年前他們還處於拒絕階段,對大陸的崛起視而不見,現在隨著一擲千金的大陸人湧入香港,他們再也無法裝看不見了,於是來到了憤怒階段,用力發泄心中那種莫名的怒氣,從蝗蟲事件到女童尿街,莫不如此。實際上,他們自己可能都沒有意識到,這種表現的背後,引發他們不滿的真正對象並不是對大陸的不堪,而是自身的衰落。毫無疑問的是,無論他們如何吵鬧,也都是無濟於事的,在接下來的幾年中,他們將逐漸進入討價還價的階段,隨後是沮喪,最後才是完全接受。到那時,香港人才算是真正回歸了祖國。

作為一個大陸人,作為一個崛起中的中國的一份子,我們不必急於反擊、抵制他們,不妨用適當寬容地、心理醫生看病人的心態去看他們,看著整個個轉變的過程慢慢地、一步一步地發生就行了。正所謂“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不厚道地說,這不也是一種難得的享受麼,而且不是每人每年都能遇到的那種。

放眼世界,西方世界對中國的態度也是類似的。由於他們的發達程度更高、對中國更缺乏直接接觸,目前大多還處於尚未得知病情的程度,少數目光敏銳的已經進入了拒絕階段,各種崩潰論、各種否定中國的言論不絕於耳。其實大量拒絕的言論本身就已經說明,中國的崛起已經是一件值得並且需要拒絕的現實了,只不過有些人從感情上心理上還無法接受而已。那些已經和將要在香港人身上發生了的,接下來也將一一在他們身上發生。對此我們也要有心理準備,到時候可能會面對某種憤怒的反應,需要做好兩手準備,還有啤酒和炸雞,淡定,看大戲。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