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疾風篇 第二章 災厄為處變不驚之本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第一卷 疾風篇 第二章 災厄為處變不驚之本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一 6月 16, 2014 9:20 pm

  “全宇宙獨一無二的失業英雄”方修利待在艾曼塔惑星的中央宇宙港的平價餐廳裏孤零零地用餐。時間是星歷四四六年五月二十九日。

  紅蘿蔔色的頭發綁著印花手帕,一身卡其色的連身服,肩上罩著一件夾克,腳邊擱著帆布背包,任誰也無法想像他就是在凱貝羅斯會戰中大敗鐵達尼亞艦隊的名將。

  方修利撒滿了名為倒黴的調味料,交互將馬鈴薯泥與火腿扒送進嘴裏,健康的皓齒同時嚼著廉價的火腿與不快的回憶。

  “可惡,市長那個混蛋……”

  方修利嘴裏直前咕,他不是汲汲追求功名利祿的人,但也曾經期待過一段贊賞的對白與一袋獎金。然而,在擊潰號稱常勝不敗的鐵達尼亞,凱旋回到母都市艾裏亞,等待他的卻是豎著稀少毛發的市長殺氣騰騰的目光。

  “你這個大白癡!誰叫你打贏的?”

  “啊……”方修利眨了眨眼。他一時間不明白市長這些話的意思。市長在開玩笑嗎?腦筋轉不過來的他低聲問道。“請問,……我不該打贏是不是?”

  “沒錯!”斬釘截鐵的語氣令方修利頓時啞口無言,他呆站在原地,沐浴在市長加連珠炮般的怒罵、嘲諷與貶損之中。看來是方修利破壞了市長苦心經營的策略了,矮小市長的嘴巴正對著方修利的心臟部位紮進上千支罵針。

  “出征又不準贏,等於叫人白白送死嘛。”想歸想,卻沒有脫口而出,方修利仔細回憶、原來如此,他終於明白了。這次的指揮中樞包括他在內都是缺乏經驗的年輕人,藉以制造“少年人做事沖動”的假象,在面對鐵達尼亞與其他星際都市比較容易解釋,市長是不可能獨具慧眼,從上百位指揮官挑中方修利的。

  “笨蛋,敵眾我寡的時候,你就該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怎麼還可以打贏呢?你的腦筋有問題是不是?”大概鮮少有人會慘遭這麼不合理的責備吧,方修利自嘲著卻無法因此釋懷,而市長更要求他必須在鐵達尼亞抵達之前離開都市。

  “不過你得明白,我們艾裏亞市並非忘恩負義之徒。”市長刻意附加這番話,更突顯了兩者關系的悲劇性。“我不會讓你發窮的,現金跟信用卡都已經準備妥當了,可以讓你吃喝玩樂整整三年。”

  “我真是感激涕零。”這並非真正的謝意,而是一種嘲諷。然而市長用力點頭,僅從年輕的用兵家身上接收到感謝的訊息,正要打發走凱貝羅斯會戰的勝利者,市長臨時又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對了,麻煩你在收據上簽字,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需要指紋嗎?”第二度的諷刺也無效。

  就這樣,在凱貝羅斯星域會戰中一舉打破鐵達尼亞不敗傳說,建立了象征戰略裏程碑的功績後,方修利遭到母都市放逐,惹惱鐵達尼亞,在四面楚歌的狀況之下只得流落到邊境星域,嘴裏一面咕噥道。

  “真倒黴到家了,我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啊?”

  因此方修利帶著漫無目的的自由與其來有自的傷心成為武裝商船“碰運氣號”的乘客。他走前撂下一句話表示自己不想去艾曼塔,而是去卡斐爾看看,現在決定改變主意,因為他想到市長很可能把他出賣給鐵達尼亞,於是他轉了三艘船,踏上艾曼塔的土地。

  食衣住行暫時不愁匱乏,但方修利的人格尚未進化到在遊手好閑之際,還會想到充實精神層面的深度,更何況他根本無法接受自己目前的處境。“勝利”或“努力”的同位語不就應該是“報酬”或“感謝”嗎?“放逐”與“慰勞金”不僅與他的希望相悖,最重要的是違反社會通則,對於成功者不給予正確的評價將造成教育上的不良後果。

  方修利飲著一冷掉就會苦得讓人想哭的咖啡,且不管社會論或教育論,從今以後他該何去何從呢?他已經喪失在母都市艾裏亞晉升為都市艦隊司令官的機會了。這樣也好,反正他不想再當官了。以前還是個小文官時,動輒被當成雜工呼來喚去,而當軍人之後發掘到意想不到的才能,卻慘遭母都市放逐。沒有工作。沒有女朋友,連個安身之處都找不到,年僅二十八歲卻已經從地平線看到了人生的黃昏,方修利感到些許淒涼。

  也許應該開始創業才對,如此一來方修利就從受人差遣轉為指使他人的立場。在凱貝羅斯星域會戰之際,他以司令官的身份指揮一萬名以上的士兵,一則戰爭悠關生死,二則軍隊的階級服從執行得相當徹底。“不想死的人就乖乖聽我的命令。”一句話定江山,回想起那幾位輔佐他的同輩士官們,方修利便嘆息不已,來不及向他們道別,不知他們是否平安無羔?雖然有可能成為獻給鐵達尼亞的祭品,但身為最高領導者的方修利既然還留下一條命,那他們也不致於被判死刑吧。方修利可說完成了軍事史上劃時代的戰略,得不到認同實屬遺憾。

  我的人生大概壓根兒與金黃色或薔蔽色無緣吧,方修利將這個想法隨著最後一口馬鈴薯泥送進食道,正要伸手拿咖啡杯時,背後傳來一個聲音。

  “餵,這位一頭紅蘿蔔發的先生,請你讓一讓可以嗎?我沒辦法走近櫃臺。”

  方修利手握杯子,轉頭過去確認聲音的主人。在視線中具體化的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背後沒有天使的翅膀,頭上也沒有惡魔的長角,一頭看似烏黑卻不是純黑的奇妙發色,綠眼配上鵝蛋臉,白與橘的便服讓人誤以為她是宇宙港的工作人員,頭頂還不到方修利的肩膀,因為這位悲傷的青年屬於長人那一型。

  方修利順著少女挪動高大的身軀,他的顏面細胞比不上腦細胞活動速度的百分之一,在別人眼中還以為他是在猶豫。

  “謝了。”少女對他送了一個秋波,接著朝櫃臺內部詢問有無芭拉圭冰茶,一聽到“沒有”的回答,便咕噥一聲擦撞過方修利勻稱的身軀後離去。在距離餐廳約有二十步之遙的路上,她露出調皮的笑臉,正輕輕甩動手上的物體時,手腕卻被受害人一把抓住。

  “差點就讓你得逞了,小姐。”方修利話中帶有壓抑著苦笑的語氣,他全部的家當從少女的手中滑落,掉回物主掌上。方修利漫不經心地將錢包塞進後臀的口袋,眼光打量著扒手少女,盤算該如何處置她。少女偷竊不成反而訝異地問:

  “你怎麼發現的?老實說,我覺得我做得天衣無縫啊。”

  “因為我倒黴慣了,從來不相信幸運跟美女。”

  一道吃驚的視線掃過青年的臉上。

  “你怎麼這麼悲觀啊?”

  “經驗教我的。”

  “好可憐,你一定是吃香蕉皮了。”

  “是……才怪!你煩不煩啊,我的事跟你沒關系!”被人說到痛處,方修利氣得面紅耳赤,扒手少女昂首看著拆穿她企圖的青年。

  “你打算怎麼治我?要把我交給警察嗎?悉聽尊便,我不怕。”

  方修利沒有回答少女,他徐徐轉移話題。

  “先別管這些,請你先帶我到職業介紹所好不好?我需要一份安定的工作。”

  Ⅱ

  流亡中的失業青年與扒手少女肩並肩從宇宙港前往職業介紹所。

  “你叫什麼名字?我是莉拉·佛羅倫茲。”

  “我是方修利。”

  “這名字我好像在哪聽過,不過你看起來不像名人。”

  “大概是這種名字很普遍吧。”

  “我第一次聽到這種名字。”

  “我爸爸跟爺爺都跟我同名。”

  少女咽下回應的句子,好奇地望著紅蘿蔔發的青年,仿佛盤算與計劃的方程式在她腦裏跳舞一般,莉拉轉移話題問:“方修利,你今晚要住哪裏?”

  “還沒決定。”

  “艾曼塔惑星環境還不錯,但旅館太貴。”

  “我會找便宜的旅館。”

  方修利挪挪掛在左肩的帆布背包,此時莉拉以不經意的口吻提出建議。

  “方便的話,要不要到我的住處?”

  方修利一語不發,直盯著少女的表情,少女的臉頰在街燈下似乎染上一層紅暈。

  “你別誤會,床位是分開的,而且我祖母也跟我住一起,祖母最討厭亂搞男女關系,常說女孩子交男朋友時要懂得保護自己……”

  “……說的對。”方修利一本正經地對少女的祖母表示贊同。

  “地方雖然舊了點,但可以提供你一個大沙發床、熱水澡和熱騰騰的早餐,一天五十達卡應該不貴。”

  “早餐可以加蛋嗎?”

  “你要煎的?水煮的?還是炒的?”

  “我喜歡吃蔬菜蛋包飯。”

  “這要五十五達卡。”

  才一口答應,時運不濟的用兵家雙眼閃著警戒的目光。

  “餵,我要先確認一下,不會是一客蛋包飯五十五達卡吧?”

  “我才沒那麼黑心呢,客人是我們的金主,而我們也得遵守商業道德啊。”

  為什麼這個明理的少女會去做扒手那種不被社會公認的職業呢?方修利本想詢問,最後還是決定放棄,因為他需要想一想。

  大街小巷到處以海報字體寫著鐵達尼亞,方修利將視線停留在其上。

  少女向他說明:“這裏的統治者是鐵達尼亞人。”

  “而且不是跑龍套的小角色哦,名正言順冠有鐵達尼亞的姓氏,再怎麼說,身份地位就是跟我們有天壤之別,據說花錢如流水。”

  “一百萬年前,大家都是直立猿人,哪有分什麼身份跟地位?”

  方修利的舌尖載著最原始的平等論,他沒有理由對鐵達尼亞產生好感。四年前待在鐵達尼亞的收容所被迫與跳蚤同居,好不容易被釋放回國,自己的女人卻嫁給別的男人。上個月才在勝算極小的戰役中打垮鐵達尼亞艦隊,卻因福得禍遭到母都市放逐。老實說,方修利絕對沒有自虐的傾向,也因此無法對鐵達尼亞抱持好感,這與客觀的評價或價值觀是兩回事。

  鐵達尼亞並非暴君,他們不可能去抽取一個幾近幹涸的池子。

  適度地為市民制造財富,才能在繁榮的商業活動中取得更大的財富,同時也會撫平市民心理上的反動情緒。

  敵視鐵達尼亞的主要是兩種人,一是以受到鐵達尼亞輕蔑的各國皇族與權力階級為中心,他們也是直接受害者;另一種是高度重視自由與獨立,不願受任何人支配的人大部分經濟小康。不喜歡鉆牛角尖的人們其實甘心接受鐵達尼亞的統治與高姿態,過著和平的生活,在他們出生前,鐵達尼亞就已經存在了,只要不反抗他們就不會產生什麼困擾,能夠平平安安過日子。一想像反抗之後的損失之龐大,一般人自然會選擇讓步以維持現狀,正如同家畜也有屬十它們的幸福。

  前往職業介紹所的途中,莉拉不斷詢問方修利的身世背景。

  “你到底是幹什麼的?”她猜測方修利可能是幹了什麼不法勾當才會連母星也待不下去。

  “因為我打贏一場原本不該贏的仗,結果惹火了老板,落到這種下場。”

  “因此你才被放逐?你是不是賭徒之類的?看不出你有這麼精明……”

  “賭徒啊,嗯,可以算是吧。”方修利不想修正少女的誤解,戰爭在某種意義上也是一種投機遊戲,一場賭註。最奇怪的是,無論戰爭多麼慘烈,總有人可以從中獲利,鐵達尼亞當然是其中之一。

  “你殺了人嗎?”

  “嗯,我是出於自我防衛。”

  “你殺了多少人?”

  “這個嘛,十萬人左右吧。”他是實話實說,但詢問者並不相信,少女擡頭望著這個患有誇大妄想癥的病人,聳聳肩嘆了一句“無藥可救”,方修利也贊同她的說法。聽說艾曼塔職業介紹所的窗口是全天候開放的,正要贊揚當地政府的德政,才知道原來是委托民營。

  “你會什麼一技之長?有的話比較好找工作。”

  “一技之長?一技之長啊。”方修利著實陷人煩惱。“我能在輸送帶上倒退行走,這不算一技之長吧。”

  比說話的本人更認真更光火的反而是少女。

  “所謂一技之長,就是能拿來吃飯的家夥!你能拿倒退行走掙飯吃嗎?”

  如果要強辯說“能”,會更突顯自己的愚笨,於是方修利沒有反駁,少女雙手叉腰瞪著青年。

  “生活是很嚴肅的,沒有一絲甜蜜與快樂,如果不安分守己就會得到報應!”

  方修利內心嘀咕著,不甘心被一個扒手少女說教,但表面上他還是乖乖點頭因為他相信少女是為了他好才會這麼說。

  不久抵達職業介紹所,這類機構也和星際都市聯盟的商館一樣各有特色。方修利以前曾有一次機會出差到巴格休,只見滿街身穿骯臟的工作服,一臉落腮胡的男人;而艾曼塔只見一位系著蝴蝶領結、文質彬彬的接待人員迎接青年,他首先提出質問。

  “你有沒有惑星工學技術檢定資格?”

  方修利默默地搖頭,如果他有這種特殊技能的資格,文官時代也就不會被當成雜工使來喚去了。

  “你只要有個資格,就不愁找不到工作,你有什麼樣的資格呢?”

  “我有太空船駕駛執照,星際B級。”

  “B級啊,A級滿街都是,就連特A級,我手邊已經有一打人排隊等著求職了。”

  方修利又開始不安分地幻想,如果我有A級用兵家的執照,把歷經的戰爭次數、勝率、敵方死亡人數、友方死亡人數等這些資料收齊,按照等級核發執照,如果友方死亡人數多過敵方就沒收執照,這不是很有趣嗎?無用的軍人被淘汰,能幹的軍人自相殘殺,最後甚至軍人這項職業也消失殆盡,這樣反而不錯。

  “我本來聽說艾曼塔景氣很好,原來只是假象。”

  “我不知道這些話你是向誰聽來的,但我沒有必要理會這種不負責任的發言。”

  話是沒錯,但接待人員的態度顯得冷漠了點,接著還提出詭異的問題,詢問方修利懂不懂藝術。藝術的層面相當廣泛,但無論哪一種都跟方修利無緣,他會吹口哨跟做風箏,但稱不上是藝術,跟倒退行走同理。

  “算了,反正你不一定非待在艾曼塔找工作不可,以後有機會再來看看吧。”一切就等明早吃過蔬菜蛋包飯以後再說吧,方修利心想。正要離開服務臺之際,他從眼簾瞄到了灰色的影像,兩名身穿鐵達尼亞軍服的人站在他面前。

  “您是方修利提督吧。”

  聽對方如此一問,青年皺起眉仁在原地,扒手少女以不解的語氣向他問:“什麼提督?是你的綽號嗎?”

  “是害我倒黴的元兇。”方修利低聲回答,並不刻意隱瞞。說實話,他之所以被迫參加這場天大的鬧劇就是受了“提督”這個稱號的蠱惑,這就是所謂的一失足成千古恨。

  Ⅲ

  亞瑟斯·鐵達尼亞伯爵是哲力胥鐵達尼亞的弟弟,今年二十三歲,外表有著金褐色的頭發。淡青玉色的眸子與粉白的肌膚,“憂郁”的字眼以無形的墨水寫在他臉上。

  凡是取得鐵達尼亞姓氏的人之中絕對沒有庸才,亞瑟斯也不例外,他的思考敏銳,涵養與學識均超越其兄,而容貌之端麗更不輸亞歷亞伯特·鐵達尼亞與伊德裏斯·鐵達尼亞。哲力胥與亞瑟斯的父親在生前曾經在兩人之中選擇繼承者的問題上迷惘好一陣子。但是亞瑟斯的知性與感性傾向陰暗面,而且又欠缺自我抑制這個性向的意誌力。於是父親只有將全家的未來托付給剛毅的哲力胥,更何況哲力胥是長子。

  據說鐵達尼亞的姓氏原本並不存在人類社會之中,這是妖精女王所賜與的名字,從奈威爾·鐵達尼亞追溯十代以上的祖先舍棄舊姓,選擇了這個具有貴族風範,卻充滿異教色彩的名字為姓氏。

  不管怎麼說,鐵達尼亞的權力中樞已經遠離亞瑟斯的掌心,哲力胥根本不想就近見到親弟弟,而且一開始就對弟弟的庸才不抱任何期許。於是他把弟弟趕到艾曼塔,並賜給他一筆不愁穿金戴銀的優渥年薪,據說高達五千萬達卡。鐵達尼亞的資產並不仰賴各國的稅金,而且以富饒聞名的艾曼塔惑星中產階級市民的年收人平均在四萬達卡左右。要是方修利有了五千萬達卡,他可以在莉拉家吃上九十萬九千個蛋包飯。

  來自亞熱帶的花香調濃了沙龍裏的空氣,亞瑟斯從金籠子裏抓出土撥鼠,丟進硬質玻璃制成的水槽中。

  “這是肉食魚。”亞瑟斯帶著熱帶的憂郁低喃著,方修利默不作聲地將視線從水槽移開。水槽的水一片深紅,水面湧起水波與泡沫,鐵達尼亞人陶醉地定睛凝視著。

  方修利從水槽與所有人身上別開了視線,接著看見一座雕像,兩具人體緊擁在一起,由艾曼塔大理石雕成。方修利感覺不對,仔細觀察雕像明白這股違和感產生的原因之後,他感到一陣憮然,因為兩個互相擁抱的石像都是男性。他回看亞瑟斯·鐵達尼亞,只見年輕的貴族正暗自竊笑,將身軀靠在軟墊上。

  原來這家夥就是自稱耽美派的變態啊,方修利內心罵道。他知道自己才出娘胎二十八年,不可能了解世上所有種類的人。對方修利而言,亞瑟斯是站在遙遠彼岸的人類。

  而亞瑟斯從思維的彼岸轉向客人,以不屑的語氣說:

  “聽說你在凱貝羅斯星城會戰當中打敗了鐵達尼亞的艦隊,我們鐵達尼亞評估了你的才幹,願意請你擔任提督一職。”

  鐵達尼亞重人材,有利用價值的人材如果不吃鐵達尼亞的糧米,就必須遭到表面社會的抹殺與自由共同殉難。比起艾曼塔的職業介紹所,反倒是鐵達尼亞給與方修利相當高的評價,方修利自然大為感激,但職位再怎麼高,說穿了還是當官一途。

  “如何?雖然很難置信,畢竟你的確贏了鐵達尼亞。”

  “那是我一時糊塗,以後絕不會再重蹈覆轍。”

  “一時糊塗才打贏?打贏鐵達尼亞?你?”

  亞瑟斯濫用倒裝句並露出淺淺一笑,以詭異的目光瞄著方修利。

  室內的暖氣足以令人微微沁汗,但凱貝羅斯會戰的勝利者卻感到一股惡寒。

  “鐵達尼亞寧願敗給天才,也不容許一時糊塗打輸。”

  那是你們家的事,方修利在內心回嘴,水槽傳來吵雜的聲響。

  啃完土撥鼠的肉食魚躍出水面,向飼主表達食欲得不到充分滿足。亞瑟斯向水槽投以疼惜的目光同時說:

  “你有選擇的權利,在鐵達尼亞身邊茍活,或是離開鐵達尼亞而死。”鐵達尼亞青年臉上浮現可稱為妖艷的表情,但缺乏耽美細胞的方修利完全引不起興趣。

  亞瑟斯的語氣加重了抑揚頓挫。

  “選擇前者,鐵達尼亞將賜與你豐厚的財富與權勢,選擇後者就沒辦法了,我們會盡量讓你死得富麗堂皇,用寶石的淚水埋葬你,你要選哪一個?”

  方修利哪一個都不想要,不過他並沒有將自己的想法化為言語。他露出優柔寡斷的表情,環顧充斥著蕾絲、鮮花與金銀珠寶的房間。他心裏感嘆這個房間可能所費不貲,這個想法對亞瑟斯來說,卻等於市井小民的可悲之處。

  “正如古語所說,人有兩種類型,一種是支配者,另一種是被支配者,即便是小卒也難說不想成為支配者。”方修利打開了話匣子。

  “你對人類的觀察太淺薄了,支配者與被支配者之外,人類還有第三種類型。”

  “怎麼說?”

  “拒絕被支配的人。”方修利自認這句話創意十足,但鐵達尼亞的貴公子沒有表達半公克的佩服,還刻意聳聳肩,再度坐回軟墊。

  “方修連,我想……”

  “我不記得我什麼時候改名叫方修連。”方修利開始不悅,但他的怒氣卻被貴公子當成耳邊風。真有這種怪胎,認為幻想比事實來得重要。

  “你到底想要什麼?”

  “活著離開鐵達尼亞。”方修利並沒有說出口,否則話一開口的那一瞬間,亞瑟斯·鐵達尼亞會立刻以他喜歡的方式殺害方修利。方修利觀察出亞瑟斯希望他表示拒絕,鐵達尼亞累積數世代的濁血仿佛一齊凝聚在這個青年貴族身上。方修利並不憎恨亞瑟斯,他只想離得遠遠地祝他幸福,那邊千萬別過來,而這邊也不會主動靠過去。

  方修利開始對自己當初不去卡斐爾惑星,而選了艾曼塔的決定感到後悔,不曉得是否察覺了他的心理與心情,亞瑟斯·鐵達尼亞站起身,嘴角浮現冷笑。方修利聽說鐵達尼亞五家族向來迎娶絕世美女混血,因此全族盡是俊男美女,看來這項傳說是真的,當然外在美與內在美完全是兩回事。

  當著客人的面拿土撥鼠餵肉食魚,一方面是因為主人個性變態,另一方面也有下馬威的示範。方修利思考著如何不必成為肉食魚的餐點,最後只有一個方法可行。古人有明訓:“不平等條約不可守”,意指在平等立場下的約束必須遵守,但經由脅迫與強逼取得的約束卻沒有遵求的必要。例如誘拐小孩的犯人強迫肉票說:“不準通知警察”時,其實肉票根本不必負起嚴守承諾的道義責任。

  方修利對這句古諺銘記在心,此時只有虛與委蛇敷衍了事。

  “好,我願意成為鐵達尼亞的童子軍,關於薪水與有薪休假方面的事宜改天再正式討論。”

  亞瑟斯瞇起雙眼,視線有如兩道浸過鹽水再經過火烤的利刺直指方修利,同時低語道:“你是說真的嗎?”

  這家夥真羅嗦,方修利感到不耐煩,但後天訓練出直話不直說的個性在此時拯救了他,他裝出一副趨炎附勢的輕薄小人樣看著年輕的貴族。他想起以前還是個打雜的職員,出紕漏之後向上司報告時常常帶著這種表情,想著想著就愈覺得不愉快。

  “你長得不差,可惜不投我的緣。”亞瑟斯批評著客人的外貌,方修利只覺得他多管閑事。

  “我喜歡的是更為穩重、散發著一股妖艷氣息,並帶有神秘感,一種絕世的美貌;你長得太粗糙了,但在這邊境勉強稱得上是帥哥吧。”亞瑟斯的評價是正確的,但方修利也不會摸摸他的頭說:“對,你說得很好。”他在性愛的傾向並不出人意料之外,他的嗜好說健全算健全,說單純是單純。

  察覺手中的銀壺已經見底,亞瑟斯搖鈴召喚仆人。他使用銀壺並不是為了裝飾,而是仿效歷代王公貴族利用銀器防範被人下毒暗算。方修利並不明白這一點,只不過在看到進門的年輕仆人。他又升起一股違和感。

  應該是男人沒錯,但外貌與聲音卻十分女性化。亞瑟斯·鐵達尼亞伯爵大概是註意到方修利的疑惑,於是他得意的說明:“我以藥物破壞了他松果體的功能,讓第二性征無法突顯,由於缺乏男性荷爾蒙,他只能一直保持‘少年’的模樣。這才適合成為王侯的隨從。”

  等於跟古代東方世界的宦官沒兩樣,這種現象讓方修利確定自己只要在這棟宅邸多待一秒鐘,對宅邸主人的厭惡感水位便會漲高一公分。方修利的胸腔充斥著想一拳打飛對方的悶氣,他一直計算著出完拳之後,並且能夠平安逃之夭夭的機率,結果半途放棄算數,改而發現與監視攝影機同步的鐳射槍,而且是成排的。方修利還沒有自戀到跟亞瑟斯·鐵達尼亞同歸於盡以充分發揮死的美學。

  完全不知道自己先前正面臨著挨揍危機的亞瑟斯等仆人斟過酒之後,再度看向方修利,並將銀杯送向嘴邊。不知他有意還是無心,不請方修利坐下喝酒,就讓他一直站在原地。

  “無論如何,鐵達尼亞人必須絕對服從藩王殿下的旨意,方修連卿你就是我的貴賓了,這時是不是需要說些客套話?”

  我什麼時候又變成卿了?方修利自我嘲解。原本對鐵達尼亞就沒有好印象的他被亞瑟斯·鐵達尼亞耽美的毒氣噴到之後,更加深了他的厭惡感。一想到鐵達尼亞給予這種人名過其實的權勢,雖是他人的家務事,但方修利仍免不了操心一番。

  “既然合約成立,我想先行告辭,因為我今晚預定跟艾曼塔第一美人一起做美夢,需要我時,請昭告世人說我要出頭天了。”

  “你說的美人是女的嗎?”

  “這還用問,變態加三級!”方修利壓下非把對方臭罵一頓不可的念頭,仍舊是默默點頭。

  以一個大樹底下好乘涼的權勢趨附者的角度來說,沒有一株大樹有如鐵達尼亞這般可靠;但是,即使方修利的人格也有趨炎附勢的傾向,在這一瞬間早就飛到一五四光年以外的距離去了。他從來沒有受雇於他人而且工作愉快的經驗,也因此造成了他扭曲的社會性格,所以他把一切黴運的緣由都推給:“環境不好!”

  “那就把那位美人帶過來吧,我雖然無法理解,但寬容是鐵達尼亞的美德,你盡管在此飲酒作樂,把那個什麼美人的住址給我,我會派人去接她。”

  “啊,不用了,沒有這個必要。”方修利神色略顯慌張地擺擺手。

  “我窮慣了,待在這麼豪華的屋子混身不自在,反而廉價旅館比較能讓我放松,而且我也不可能離開艾曼塔,在一切正式決定之前,可否讓我隨意行事呢?”

  這番長篇大論絕對需要騙術大師的膽量,方修利答腔時還微微打了一個哈欠。

  “住廉價旅館比較能放松?好吧,我明白了,你說的對。”

  我真想勒死這小子,方修利內心暗自想像這個情景。總之雙方協議成立,方修利決定暫時辭別亞瑟斯·鐵達尼亞伯爵官邸,還有兩名身著灰色軍服的鐵達尼亞士兵也隨身在側,自然是不想放方修利一人獨行。

  表面歸順鐵達尼亞的青年在士兵的隨侍之下離開沙龍,亞瑟斯·鐵達尼亞懶得目送,徑自舉起銀杯讓仆人斟酒,同時抽著鴉片煙。

  “怎麼這麼久,這男人動作還真慢。”當他眺望時鐘低前時,正好在三十分鐘後,此時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管家前來通報同行的兩名士兵被發現倒在路邊,方修利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沒關系,沒關系,讓他逃我才能享受追趕的樂趣。”亞瑟斯·鐵達尼亞擺手一笑,近乎惡作劇的波長充斥在他的表情與聲音裏一切如期進展,如此一來,他便能從禮遇方修利這個令人不悅之人的義務之中得到解放。這並非他單方面對方修利有偏見,病態的敏感讓他察覺到雙方互為不同次元的人類。

  無論如何,方修利是不可能赤手空拳與鐵達尼亞交鋒,他得以逃亡應該是藉助於同誌之力不能只抓他一人,連帶他的同誌,甚至是在反鐵達尼亞情結之下結合的黨派,他都要親手繩之以法,如此一來,亞瑟斯必定會得到藩王亞術曼的贊許,同時兄長哲力胥也無法將弟弟放逐到艾曼塔,自己安享太平之日。亞瑟斯憎恨著兄長,因為兄長曾經當面臭罵他:“耽美只是美化自己變態的藉口,你是鐵達尼亞的恥辱,少了鐵達尼亞的權勢,你不過是社會的敗類罷了。”

  兄長蔑視弟弟的審美觀,弟弟憎恨兄長的價值觀。亞瑟斯知道自己在普通社會與鐵達尼亞內部都屬於弱勢族群,他對於方修利的年惡同心圓裏也包含了對兄長的恨意。兄長成為四公爵之一已經荒謬至極,一旦又成為次任藩王,亞瑟斯將遭到世人唾棄,恨不得除之而後快。

  逃出亞瑟斯宅邸的方修利在兩公裏遠的小路上與莉拉這名少女不期而遇,莉拉手上帶有短針槍,槍口所發射出來的短針救了方修利一命。短針是以超低溫將速效性的麻醉藥凝固而成,一刺進人體,體溫便會在瞬間將之氣化,皮膚表面只殘留小小的針孔。

  “謝謝你的救命之恩,我現在改變心意,不去你的公寓了。”

  “為什麼呢?”

  “我說過我從不相信好運跟美女,屢試不爽。”方修利感嘆人心不古,莉拉本想反駁,卻轉為緘默,她明白紅蘿蔔發色的青年一開始就發現她並不是扒手。

  “我不知道在幕後寫這出劇本的是誰,記得幫我轉告一聲,細節部份記得多加強,否則敵不過鐵達尼亞。”

  儼然一副評論家的口氣,原本方修利也打算將計就計卻臨時改變心意。他雖然厭惡亞瑟斯·鐵達尼亞,卻不因此低估他的才能,他以為這整個過程很可能早在亞瑟斯的預料之中,如果直接前往莉拉的公寓,也許會連累她的同伴遭到亞瑟斯一網打盡。

  “我明白了,能夠擊潰鐵達尼亞代表你智商不低,我願意說出一切真相。”

  根據莉拉供稱,包括她與她“祖母”在內的集團是三十年前遭到鐵達尼亞毀滅的卡薩比安卡公國的遺臣,但現在一提,任誰也記不得這個無名小國。鐵達尼亞所消滅的國家大小高達三打以上,改朝換代的國家也幾乎同等數量,實在無法一一記憶。

  “因此我們希望借助你的力量,並非有意欺騙你,現在要你相信似乎是我太一廂情願了。”

  “的確是太一廂情願了。”方修利的名聲早已在對鐵達尼亞反感的人們心中發出超新星的光芒,以他的軍事天分再團結反鐵達尼亞勢力,打倒鐵達尼亞絕非癡人做夢。正好秘密情報指稱艾曼塔出現他的蹤影。

  “我們不只要復興公國,也期待著一個沒有鐵達尼亞的宇宙。”

  “宇宙沒有鐵達尼亞也沒關系,但你們有必要假設到時會有什麼事物取代鐵達尼亞而來?”

  方修利的論點相當正確,但依他的個性並不適合向人說教。他在鐵達尼亞收容所一年的時間裏,除了專心思考以外無事可做,但實際上比起政治與歷史,大多時間裏他想的都是食物跟女人。

  “你們盡管去復仇沒關系,但是還有大多數的人在鐵達尼亞的統治之下安居樂業,你們是想跟這群人為敵呢?還是要多花點時間推動意識變革?希望你們就這一點重新考慮。”

  方修利絕對避諱被拱成反鐵達尼亞勢力的偶像。

  鐵達尼亞並非連人類細胞的最小分子都有辦法整合成統一意識,他們的最高領導階層也必然為確保主權而明爭暗鬥,應該如此、希望如此。方修利的這個想法是來自對一個形同巖石組織者的厭惡感,而非基於長遠的歷史觀察能力。

  這些小小的不和與細微的裂痕一巳擴大,也許將造成鐵達尼業這顆大型鉆石因此破碎,即使真會如此,這一天的來臨也是在遙遠的未來,甚至是方修利老死後,再經過數十年才會發生的事情。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