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暴風篇 第六章 沙漠上的陌生人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第二卷 暴風篇 第六章 沙漠上的陌生人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一 6月 16, 2014 9:31 pm

  巴格休惑星位於邊境星域的中心點,在自然地理學上未必正確,但從人文地理來看就一點也不錯。舉凡通訊、交通旅遊、貨物集散、金融資訊、人材的培養與就業等等社會經濟的活動裏有一大半都以此惑星為中樞在邊境星域形成聯絡網。這裏沒有艾曼塔感星的洗練與優雅,野性的活力幾乎滲透到分子單位,以此惑星為主軸所發展的外交政策可說是相當粗略的,就像文曼塔人所譏諷的:“右手拿棍棒,左手持紙鈔”而無論武力外交或金錢外交都需要基本上的形式與禮儀,也因此巴格休惑星的主權得以受到他國的尊重,相對地,無視此項原則而擅自動武的哲力胥·鐵達尼亞公爵的作法就不值得嘉許。

  “巴格休並非哲力胥·鐵達尼亞公爵的莊園,不向巴格休的國旗表示基本尊重是會造成困擾的。”巴格休政府如此向多納德·法拉申訴。

  多納德·法拉已經放棄將巴格休的民代選舉導向對親鐵達尼亞派有利的境地,一切政治社會事件都傾向不利於他的活動,巴格休的百姓雖然承認鐵達尼亞的統治,卻不會將其專為萬能天神,若是過份招搖將引來反感。深諳此理的法拉最初用盡各種手段以化解哲力胥好戰的鼻息,最後不得不承認自己無能為力,隨著悔恨的淚水,他放棄了他的戰場,同時猛灌悶酒,在夢裏痛毆哲力胥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後離開了巴格休惑星。

  哲力胥則對法拉的辛勞與反感不屑一顧,他一心只想著要維護藩王亞術曼的顏面與撫平母親的憤怒,他相信區區一個邊境惑星政府的抗議只要憑藉鐵達尼亞的威權與財力加以鎮壓就綽綽有余。他咒罵著命令部下們追查逃犯方修利的行蹤,終於在十月七日有了結果:“衛星軌道上的特務艦拍攝了四十萬張地表影像,其中發現了這個地方。”

  看著副官古拉尼特中校所展示的照片,哲力胥·鐵達尼亞公爵深吐了一口氣。巴格休惑星的地表尚未完全開發,寒地、幹地與高山帶形成了總合約四千萬平方公裏的荒漠地帶,每張照片拍攝下邊長十公裏的正方地形並以電腦解析之後,發現原本應是無人的地區竟出現生命反應,那裏是從過去即為反鐵達尼亞之武裝遊擊隊所出沒的塔魯哈利沙漠的一角。

  “那艘特務艦能夠駛進大氣圈內嗎?”

  “當然可以,閣下。”

  “那就立即前往該地,找出並逮捕方修利,我會派遣支援部隊以防萬一人手不足。”嘴邊說出“萬一”的假定詞,哲力胥的雙眼已經化為沸騰的熔爐,強烈顯示他要親自坐鎮指揮的意向。古拉尼特中校雖然擔心如此一來會招致巴格休政府更大的怒氣與反感,但仍然以主君哲力胥公爵的意思為優先。於是他立即奔至TV電話面前,迅速向五、六個單位做出指示,而哲力胥公爵則以巨掌一把撈起灰色軍帽,以近乎常人兩倍大的步伐走出亞爾漢布拉飯店的房間。

  這幾天李博士的心情很差,他辛苦訂定的連哲力胥·鐵達尼亞公爵也自嘆弗如的拯救方修利計劃因為一個敵我不明的第三者而付諸流水,究竟是誰在李博士完美的設計圖潑上墨水的呢?照理來說應該是反鐵達尼亞的小獨立勢力,如此驟下斷言恐怕不妥,總之李博士是不會放過這個搶在他之前下手的不明人士或集團。他從歷險歸來的巴傑斯口中得知帶走方修利的人逃走的方向,再加上個人的分析同時註意著鐵達尼亞的動向,這麼一來就能判斷出方修利的去處,這一次李博士決定要當著鐵達尼亞猙獰的面前救走方修利。

  被敵我雙方同時追查的方修利並不在巴格休惑星地表,然而巴格休的上空已經由哲力胥·鐵達尼亞的部屬掌握了全部的制宙權,絕不可能擺脫這嚴密的監視與包圍,那麼他的藏身之處應該就在地底。

  塔魯哈利沙漠的地底有許多惑星遠古時代火山所造成的空洞,在一千萬年前的過去,巖漿流過的痕跡留下有如巨龍的腸道一般境延的空洞,方修利的救命恩人就是由這個靠近地表相當於巨龍食道處的空洞將他運進去的,面對二十人左右的小集團,方修利不刻意自報姓名,在簡單的答謝後提出疑問。

  “我還沒請教各位,為什麼要救我?”

  “告訴你也無妨,在這之前你可以推論一下原因。”

  “要領賞嗎?”說完,方修利便湧上苗頭不對的疑惑。假如這名男子只為了方修利的賞金就不會救他了,若真是如此,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人的這種決斷力與執行力絕非常人所及,於是方修利提出一個概括性相當高的籠統答案。“因為你們跟鐵達尼亞有仇。”

  這個回答令在場報以苦笑與失笑的混音。

  “就像錘子往地上敲,穩中的。”

  “意思是我答對了嗎?”

  “不!你搞錯‘答對’這句話的意思了。”

  醫生摘下面罩,年紀約在三十五歲左右,鼻梁下蓄著一小提有如小毛刷的黑胡。方修利正要詢問思人的名字,急促的腳步聲從巖漿空洞的人口處也就是巨龍的前齒部分傳來,身穿一般野戰取的男子泛起緊張的神色,手上抓著舊型光線格。

  “是鐵達尼亞的特務艦!”

  醫生與方修利走到巨龍的前齒仰望天際,夕陽染紅了視野,天空化為一匹排紅色的寬大絹布。艦首劃破了灼熱的大氣層,如怪鳥般的黑影徐徐降落。特務艦並不龐大,艦上也沒有搭載重型武器,但全長有一百公尺,大炮二十門,在此時此地可說是無以倫比的武力象征。摩擦產生的熱空氣以淡淡的彩虹波紋包住特務艦,減速後就慢慢消褪,只見鑲嵌在艦體上的鐵達尼亞家紋發出做人的光芒。方修利看呆了以至於忘了自己的處境,唉,鐵達尼亞從上到下全是一群裝腔作勢的家夥。

  靜止在半空中的特務艦下方伸出炮身,遠看就像三支細針一般的物體正代表著死亡與破壞的不祥預兆。才一秒半的時間,方修利眼前一亮,三道火線便聳立在地表上。砂往隨著轟然巨響高高卷起,數千噸的飛天黃砂遮蔽了天地,變成權達重力臨界點的幹雨落在前一刻的居住地,地面砂塵滾滾足以阻斷恒星爆破前的亮度。

  對方抑制著火力,嚇阻之意昭然若揭,表示他們不想趕盡殺絕,否則他們就會全開將火線集中攻擊。鐵達尼亞特務艦以一次的炮擊表明他們的目的是希望目擊者歸順,特務艦浮揚於逐漸落定的煙塵之上,正等待著乖戾的反抗者由地表匐伏而出。醫生陳道:“真像哲力胥·鐵達尼亞一向大膽的作風,他打算把這片巖漠變成烤肉盤。”

  “他們要找的是我嗎?”方修利提出的笨問題只換來對方露骨的白眼。

  Ⅱ

  停在半空中的鐵達尼亞特務規的機腹開啟,五架發出灰白色暈光的太空船往地面降下,看起來有如成蟲產下的銀革。在微微的砂塵中只見著地的繭開了個洞,從裏頭走出人影。

  全副武裝的士兵魚貫踏上地表,目測約有兩小隊的兵力。目前戰車或重裝甲車山現,要是援軍一到也許就能看到這些玩意兒。光計算手持紅外線來福槍與雷射槍的人數就相當驚人了,至少不是這群身份尚且不明的救命恩人們所能抵抗的。

  “聽說哲力胥公爵擅長大規模作戰,這下該如何應付?”方修利的問題讓醫生皺起眉頭。

  “這裏不是鐵達尼亞家族的領地而是一個主權國家,鐵達尼亞不能擅自動武。”

  “對我說有什麼用,應該對哲力胥公爵說才對,這才算禮貌。”

  想必巴格休惑星的政府會向鐵達尼亞藩王府表達嚴正抗議吧,但到時一切也結束了,只在外交文書上留下巴格休政府抗議的事實,亦或是鐵達尼亞付給巴格休賠償金或和約金,雙方既往不究,而屆時方修利可能連根骨頭都不剩了吧。

  撕裂這幅晦暗想象圖的是劃破天際的航艦軌跡,艦隊朝著鐵達尼亞特務艦迅速前進,在三十萬分之一光秒的距離停在半空中並以訊號傳信。

  “這裏是巴格休政府的武裝保安隊,凡是企圖在本地進行違法暴力活動者將送交軍法審判。”

  方修利的眼睛己讀出閃爍的信號光。

  “即刻停止發炮,接受本單位臨檢,重復,即刻接受臨檢!”

  鐵達尼亞特務艦毫無反應地靜止於半空中,明白表示出他們的猶豫與躊躇。巴格休的輕裝巡邏船只要動用一半不到的火力就能“處理”幹凈,但這行為也意味著對巴格體政府的明顯敵意,若是與巴格休引發全面戰爭,鐵達尼亞是不可能戰敗的,但也代表著鐵達尼亞外交的破綻。避免完全摧毀敵人以防再度產生新敵人是鐵達尼亞的外交基本策略,連基層部屬也明白此點。然而在猶豫過後以信號傳送的回答卻是拒絕的。

  “鐵達尼亞只聽命於鐵達尼亞長官,請貴艦向政府當局報告詳情,本艦只是盡忠職守罷了。”

  重點是鐵達尼亞特務艦無懼巴格休政府的法律制裁反而害怕哲力胥公爵的怒氣,於是為擺脫內心的顧慮,他身再度伸長並改變炮口的角度,三門以最小火力齊射。粗大的暗橘色火線以二十度俯角劃過天空,掠過巡邏船身在五公裏遠的地表炸促開來,這已是公然的威嚇。

  “停止射擊!”

  “吵死了,誰理你呀!”這不是對話而是鐵達尼亞特務艦以實際行動表明心意,同時繼續對巡邏艦采取嚇阻攻勢,並向在地面待命的步兵隊下令,於是步兵隊離開孕育自己的繭展開行動。

  “來了……”壓低的聲音敘述著事實也表達出精神的緊張,他們將唯一的大口徑機關槍擺設在巨龍的食道部分,而此時有個人擲了把舊型光線槍給方修利,此人留著一頭深棕色短發且戴著護目鏡,是一名身穿迷彩戰鬥服的女士兵,年僅二十歲並有著一雙稀奇的龍膽色眼珠,是個美女卻非絕色。

  方修利的狙擊能力不上也不下,無論是射擊練習或實戰都只有普通程度。不過槍戰一開他還能向入侵者瞄準射擊,雖命中目標卻不是致命傷,於是他丟出自己的槍使敵人退了幾步,緊接著響起的一連串槍聲全集中在方修利身上,他倉促地躲進巖石後,敵人使用了夜視鏡,因此可朝洞內準確射擊。

  正當方修利想挪動身子,槍聲再度響起,彈起的子彈擦過方修利的睫毛,原本應該臺中他的耳朵結束他的個人史,這時只聽見一個女聲:“危險!”左手腕也同時被拉開才逃過一劫。

  瞬間,洞內填滿了強烈的白色光線,有人丟出了發光彈而引起了狼狽的慘叫,因為光芒破壞了夜視鏡的增幅裝置,鐵達尼亞的步兵隊頓時陷入盲目狀態。正要站起身,反鐵達尼亞部隊的火線卻迎面襲來,槍聲發出紊亂的回響,子彈卻百發百中,那是來自一群訓練有素的射擊手,於是鐵達尼亞步兵隊留下十名死者連忙撤退。

  方修利喘了一口氣,自報姓名並向救命恩人道謝,女士兵則好奇地盯著他。

  “你就是那個向鐵達尼亞單挑的方修利?”

  “我才沒有,是他們給我貼上標簽的。”

  “那就繼續增值吧,不然就丟臉了。”年輕女子笑道,方修利訝於她臉上豐富精彩的表情,她的美並非來自外型,而是內在生命力的波動,方修利可以如此推測。

  總之得以暫時擊退鐵達尼亞的步兵隊是由於地利之便與敵方行事謹慎之故,鐵達尼亞的步兵隊就算戴上夜視鏡,對洞內的地形與敵方的人數與配置仍然一無所知,從他們使用大口徑武器想致方修利於死地來看,可以想象哲力胥公爵的怒氣有多大。目前先撤退回去擬定二度攻擊的計劃,這是最妥當的做法,但意外的光景卻等著從洞窟走出地表的鐵達尼亞士兵。天空的大氣仿佛塗了人血,浮在其上的原本只有他們的母艦與巴格休的巡邏船,卻多了一艘急速擴大的船影,由其速度與方向來看,顯然是沖著鐵達尼亞特務艦而來,那正是“正直老人”號。“正直老人”號的配備略遜於鐵達尼亞的驅逐艦卻淩駕特務艦,而這艘武器走私船的最大優點就是速度與機動性,關鍵在於將開船當作騎馬的駕駛員技術,“正直老人”號一行人就是因此才得以成功襲殺亞瑟斯·鐵達尼亞伯爵。即使來到條件特殊的大氣層內,論及艦對艦的單打獨鬥,“正直老人”號的武力仍然優於對方,但卡基米爾船長反而更加謹慎。

  這場對決令人聯想到中世紀甲胄騎士的決鬥,只是與華麗完全相反。在真空的宇宙空間裏他們可以自由活動,而現在位在大氣的深海裏動作看來遲緩且笨重,只見他們徐徐在空中畫了一個圓,能源槍正在找機會攻擊對方的要害。

  勇敢的巴格作巡邏船發出更緊急的訊號以示警告,卻遭到違法的二艘決鬥者完全的漠視。最初的一擊由鐵達尼亞特務規射出,發光的擦牙襲向“正直老人”號卻落空了,不,是“正直老人”號閃開了。這次輪到“正直老人”號攻擊,雷射光命中特務艦,閃光伴隨著白煙,特務艦在空中微微搖晃著。

  此時單打獨鬥的空域裏又另外出現四個急駛而來的船影。

  Ⅲ

  那是由李博士指揮的四艘武裝艦隊,他們巧妙地從左到右形成一道環包圍住鐵達尼亞特務艦,而鐵達尼亞特務艦只能上升脫困,然而一旦采取上升態勢,察覺其動向的武裝艦便上前阻礙,雙方的纏鬥看來僵持了很久,其實還不到一分鐘。此刻無法逃脫的鐵達尼亞特務艦水平前進打算強行突圍,炮門全開四處射出火線的同時往大氣海筆直前進。包圍者一邊閃躲敵方的四射,一邊猛烈回擊,火線劃開天空的紅色畫布擊中閃避不及的船艦,船體散發著七彩光霧。“正直老人”號的腹部灑出火光卻只中了一彈,相對地鐵達尼亞特務規已身中十彈,小火球有如一串寶石澆著特務艦。

  塔魯哈利沙漠上空綻放出毒辣的爆炸花朵,仿佛沒入地平線的太陽再度上升到天頂,爆炸的音波震動著地表,激光四散,煙團飛舞,特務規所在的空間已空無一物,特務規的碎片化為微弱的金屬雨落在地面,而地表再度發生爆炸,因為李博士正以炮擊破壞地面的太空船。

  戰況急轉直下,鐵達尼亞的步兵隊遭到空中的片面攻擊,他們頓時喪失戰鬥意誌,丟下沈重的武器,組織的傳令系統全盤瓦解。團體行動只會導致全軍覆沒,眾人只好自力救濟,運用各自的才能與勇氣脫險,面對四散逃竄的步兵們,李博士並未予以追擊。

  全宇宙身價最高的逃犯方修利終於與“正直老人”號的夥伴重逢,卻因為必須立刻移動而無暇敘舊,以地洞為根據地進行小規模反鐵達尼亞暴動的集團也與流星旗軍的一部分合流使軍心更為穩定。

  身為領導人的醫生與李博士談話之時,一旁的方修和對著巴傑斯與華倫柯夫道歉。

  “真抱歉讓你們操心了,我被鐵達尼亞抓了三次,這種人生經驗實在夠多了。”

  方修利嘴皮雖硬不服輸,但最不甘心的是“正直老人”號,它在與特務艦的奮戰裏給予敵人兩彈,而自己也中了兩彈。

  李博士以稱不上冷靜的語調告訴卡基米水船長。

  “很遺憾地,我們必須放棄正直老人號了,外表雖然可以修復,但以後也耐不住星際飛行了。”

  康普頓·卡基米爾船長以沈默回應這個提議,雖然他原本就不能說話,但這種時候即使他是正常人也會說不出話來。“正直老人”號不僅是他的財產,也是他的好搭檔,代表著他的人生,卡基米爾船長並非特例,閱歷豐富的獨立商人向來是如此,對他們而言,毀棄了船就等於拉下了人生的布幕。

  米蘭達將厚實的手掌故在丈夫肩上。

  “老公,正直老人號也差不多該退休了,它工作了那麼多年,也是到了讓位給兒孫的年齡了。”

  這番勸說雖不甚合理,但卡基米爾船長只有靜靜點頭,這位思慮縝密的中年男子心裏明白現在正值非常時稱,不能因個人的感傷而壞了大局。

  “現在到哪裏找新船?在這個不通人情的宇宙裏不管做什麼事,沒錢就別想呼吸。”自認錢通的亞朗·麥佛迪舌尖端出寓意深遠的疑問。

  “這就是你的工作了,該不會以前在鐵達尼亞手下所學的全忘了吧?一離職就把所學忘得一幹二凈只剩下一張討人厭的嘴皮子,你丟不丟臉啊?”

  面對米蘭達尖銳的攻擊,麥佛迪正想反駁回去之際,方修利正巧插話進來。

  “船的事情我來想辦法。”其實方修利也還沒拿定主意,畢竟卡基米爾船長是為了救他而損失了愛船,他必須報思。也許是讀出了方修利的心思,卡基米爾船長正想堆起溫和的笑容,表情卻在瞬間急速變化,視線送往漸暗的天際。

  仿佛是烏雲從地平線上湧現,但理性與感覺指出,那是鐵達尼亞的艦隊,同時也使人體驗到暫時性的忘我狀態。艦艇數超過一百艘,這只是鐵達尼亞軍力的一小部份,但用來圍剿現場的反鐵達尼亞組織已經綽綽有余,李博士不得不打破沈默。

  “看來哲力胥·鐵達尼亞本人親自出征了。”

  “這下要怎麼迎戰?”巴傑斯問道,他只是想問而已,其實心裏早就明白正面迎戰必死無疑,目前只有棄船往地底逃命。於是眾人展開一場匆促的逃亡,從巨龍口往食道只聽見紊亂的腳步聲。

  “你們在怕什麼,哲力胥公爵在這裏現身才是我們的大好機會,他那大塊頭躲在天城裏我們根本拿他無可奈何,但他現在就站在我們的射程裏不是嗎?”戴著護目鏡的女子所說的話在洞裏返響著,黑暗中方修利知道她就在自己身邊。逃進洞裏的反鐵達尼亞組織總人數約三百名,他們必須仰賴原就住在洞裏的友方帶路,而夜視鏡也不夠,只好使用舊型手電筒。天生樂觀的方修利對於身旁是個年輕的美女而非邋遢的男人感到欣慰,當眾人把武器與彈藥擱在地上準備小憩的時候他好奇地問:

  “你也是為了替父母報仇之類的原因才會到這裏來的嗎?”

  “父母啊……是跟父母有關沒錯。”年輕女子降低音調,窺看方修利的眼神。“我的父親是現任無地藩王亞術曼·鐵達尼亞,而母親則是個平民女子,她只是藩王一時興起所摘下的野花罷了。”

  一陣無聲的沖擊滲透到方修利的精神層面,二十八年的人生裏也出現過好幾次不知做何反應的經驗,但是對於女性的身世陷入無言以對的狀況這還是頭一遭,結果只有為自己過分探人隱私的行為向對方道歉。

  “我不知道,很抱歉,請你多多包涵。”方修利垂下他“紅蘿蔔色”的頭,年輕女子則面露真摯之情凝視著流浪英雄。“哼,奶奶說的沒錯,男人最怕私生子,因為他們心虛。”

  “咦?你意思是……?”

  “我是亂扯的,我父親是個小酒吧的鋼琴手,想也知道,競爭對手以鐵達尼亞做靠山妨礙我父親……”女子嘆了一口氣之後正色說:“很可惜我不是流落在外的公主。”

  “不,沒這回事。”方修利擺擺手,眼角與嘴角泛起苦笑。“是我的想法太膚淺了,仔細想想,幸好你不是鐵達尼亞的私生女。”

  女子並沒有繼續追問。

  “抱歉,我開了一個無聊的玩笑。”

  “我不介意。”方修利爽朗地回答,接著笨拙地找活題聊天,但周遭環境顯然與浪漫無緣。“這裏所有人都跟鐵達尼亞有仇嗎?”

  “那當然,我們對全體鐵達尼亞都看不順眼,強大的成功者是不會得到同時代人們的喜愛的。”

  “你們的領隊也是嗎?”

  “是的,由於鐵達尼亞經營的化學工廠發生事故,使他同時失去了妻子與醫院,這是件百分之百的人禍,主事者卻沒有受到半點懲罰。”她告訴方修利,領隊名叫伊文·卡西姆醫生。“我不覺得鐵達尼亞會故意欺負弱小,就如同大象走路也會不小心踩到螞蟻一樣,只不過螞蟻並非生來給大象踐踏的。”

  好詞!方修利心想。他的出生不是為了與鐵達尼亞作戰也絕非躲避鐵達尼亞的追趕。無奈生為螞蟻,又沒有足夠的氣質與條件成為大象的家臣,只是為了不被踐踏才挺身作戰,方修利的腦子快速轉動著。只要哲力胥·鐵達尼亞執意活捉他,那他隨時都有反擊的機會,對方有活捉的顧慮,但他沒有,於是他開始認真思考如何接近並扳倒大象的方法。

  Ⅳ

  “那群鼠輩!看我剁碎他們的肉埋進沙漠裏!”魁梧的哲力胥從指揮席上起身,熒幕上為黑夜所籠罩的地面明顯映出灰褐色的地形。

  “閣下所設計的新菜單想必會成為巴格休的名產吧。”幕僚之一的凱茲少校諂媚地說道,哲力胥就愛聽這種直爽甚至粗鄙的玩笑,他張大硬須包住的嘴高笑起來,身旁的幕僚也應和著長官笑著,唯一無動於衷的是副官古拉尼特中校。哲力胥的座艦“泰蘭特”上要找出一個理性優於感性的人就非這名在哲力胥擔任三年副官的男子莫屬。古拉尼特擺擺褐中帶灰的頭,沒了長官一頭冷水。

  “假如對方真是閣下所說的鼠輩就沒有必要勞駕您親征了,閣下是鐵達尼亞的棟梁,請自重。”

  哲力胥對於副官古拉尼特中校的諫言表面上允諾,心裏卻沒聽進半句。他本屆見敵必戰型的戰將,再加上眼看煮熟的鴨子飛了,若是不再度抓到方修利,並把他關到老死以消滅在四周蠢動的害蟲,那他內心一刻也得不到安寧。他並非無能,但至少在此時他放棄以理性壓抑感情,憑藉著鬥士的本能勇往直前。若是在宇宙空間與敵方的大型艦隊作戰,哲力胥必能以其豪勇摧毀敵軍建立耀眼的功勛,然而他現在只要揮舞著原本拿來宰象的棍棒就能撲滅蚊群,因此膨脹的精力只能空轉,輻射熱能化為亂流沖擊著自己,使得理性逐漸蒸發,而哲力前並未察覺這一點。他的幕僚們也感染了這份狂熱,其中一名盯著熒幕興奮地大叫,是凱茲少校。

  “幹脆丟一顆低周波彈活埋他們吧,閣下。”

  “不行,這樣就不能把方修利活捉到我母親跟前了。”一語便駁回幕僚的提議,副官古拉尼特繼而進言。“閣下,只要不向令堂報告方修利已死的消息就行了,屬下認為方才的提議有可行之處。”

  “古拉尼特你別多話!照我說的去做就是了!”

  “是,屬下失言。”古拉尼特不再多做辯駁,他明白自己未克盡副官之職,因為他所從事的並非正式的軍事作戰,而是哲力胥家的私怨鬥爭,一場惡質的狩獵遊戲罷了,古拉尼特沈痛地明了這項事實。三十五歲的他畢業於維爾達那帝國宇宙軍士官學校而成為一名軍事專家,他在高中畢業後參加鐵達尼亞的武裝商船,與太空海盜英勇對抗後升任為船長,並以此資格取得鐵達尼亞的獎學金進人士官學校就讀。二十年來為鐵達尼亞一族盡忠職守,他是一名忠良的軍入而非欠缺思考能力的機器人。見到哲力胥為私情而幾乎損及鐵達尼亞全體利益與名譽的行動,他實在無法茍同。

  見微知著,此人的感情總大過理智,個人還好,若為龐大組織的領導者就是致命傷,此人當上藩王的話,鐵達尼亞將逃不過在累卵上跳舞的危險,古拉尼特中校不得不在內心做下如此結論,只是想不到這名立下無數功勛的宇宙第一豪傑竟在這種小事上自暴其短!

  “閣下,巴格休的牛虻們從剛才就一直在附近徘徊,到現在還吵個不停,您作何處置?”通信上官的報告也充滿了對弱勢敵人的輕蔑,的確是哲力胥部下的表達方式,這群灰衣軍團以實際言行來表示其對鐵達尼亞力量的信奉。哲力胥略嫌不耐地晃了晃美髯,幾乎不加思索地貿然下令。

  “攻擊它。”

  “咦?可是,那是巴格休政府的公務船,動武的話會把事情鬧大。”

  “叫你做你就照做,事後再跟巴格休政府打個商量不就得了,反正他們也沒膽跟全鐵達尼亞作對。”

  古拉尼特中校本想開口,卻又閉上嘴巴,沒有人阻止得了長官了,這裏本來就是鐵達尼亞最好戰的軍隊,攻擊的命令不會有人不喜歡。

  第一臺還是刻意避開了準頭;炮門噴出的兩條雷射光束貫穿兩者的距離之後,巡邏船像只被閃電嚇到的小動物一樣在夜空描出不規則的軌跡以最快的速度逃之夭夭。

  鐵達尼亞艦隊以訕笑目送他們遠去後將炮門指向地面,昏暗的塔魯哈利抄漠只有一艘老朽的船只擱淺在上頭,洞裏的人們只見數條炮火集中於一點。

  “正直老人號……”米蘭達的哀嘆使豐胸喘動著,黃橘色的火焰照亮了黑夜的一角,也火葬了留置於地面的老船,風把火層與燃燒音送至地洞探處,這是“正直老人”號的送葬曲。米蘭達憐憫的手挽著默然佇立不動的卡基米爾船長,在這數個月以“正直老人”號為家的一群反鐵達尼亞無賴漢一反常態,用情雖不及船長夫婦,卻也肅然地盯著火焰映照的光芒。且不管是誰,有人低哺著雖然是破船但燒了也實在可惜。

  “黑夜已經來臨,應是行動的時候了。”為了揮落近似感傷這種情緒的砂粒,李博士將話題拉回現實。

  被他捧為反鐵達尼亞盟主的人一直沈默地思考著。

  “本是與鐵達尼亞同爭宇宙霸權的身份,現在卻被趕到邊境惑星的地洞裏,真是難堪。”李博士噸響自語,米蘭達則由肺部吐出大量二氧化碳。“被追殺不算什麼,但要死我可要死在宇宙裏,喪命在這地底我會死不瞑目的。”

  對方修利以外的入而言,眼前的狀況與戰死只有一步的間距,鐵達尼亞沒有一毫克的理由與必要留他們活口,即使投降也只有落得在方修利面前列隊挨子彈的份。

  “我有個辦法。”方修利一開口便惹來眾人的註目,於是他開始說明計劃。除了一個例外,那就是“正直老人”號的事務長,一個九十高齡的老人無視於火焰與響聲,徑自靠著巖壁獨唱著有高有低的鼾聲。

  哲力胥公爵之所以活捉方修利並不是因為他有同情心,也不是想交給法律審判,更非因惜才而想拉攏他為自己放力,完全是因為他母親想親手撕碎方修利的緣故。既然明白此事,方修利就無所顧忌,同時地面與空中在當日不斷發生的狀況仿佛在呼應著他的迎戰決心。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