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旋風篇 第七章 大分裂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第三卷 旋風篇 第七章 大分裂

發表 由 Admin 于 周一 6月 16, 2014 9:44 pm

  四月十五日十八時,亞歷亞伯特與褚士朗兩名公爵再度會面,這項結果雖然屬於個人的私事卻也具有歷史上的意義,眾人認為鐵達尼亞一族面臨"嚴重分裂"這個沖突時間之際,反對藩王亞術曼的兩大巨頭選在此時會晤的確含意深遠。

  "哪兩個人一旦在巴格休碰頭,天曉得他們會密謀什麼詭計!"

  伊德裏斯如此吼道.且不論他的心裏作何想法,他確實是料中了一個事實。亞歷亞伯特與褚士朗此次並非為了商議事宜才特地會晤,不過既然見了面也不可能僅止於喝茶聊天。

  褚士朗將莉蒂亞公主與芙蘭西亞留在旗艦,在法爾密一人的伴隨下由中央宇宙港直接前往亞歷亞伯特所在的醫院。一抵達醫院,褚士朗要法爾密在走廊待命,然後獨自走進病房,醫師表示面會時間最多不能超過一小時之後便退到隔壁房間,於是兩名公爵得以暢舒離衷。一人從床上坐起,一人則找了張沒有扶手的椅子坐下。

  "聽說你的傷勢恢復得很快,這樣我就放心了,巴格休這邊情況如何?"

  "目前表面上暫時維持和平,方修利那群人也沒有任何動靜,就好像是趁著午後小睡一下。"

  "一旦從和平的美夢中被吵醒,想必他們會一時不知所措吧,如果他們早就準備好了固若金湯的戰術策略,心裏必定更為慌亂。"

  統治全宇宙的鐵達尼亞,與之對抗的方修利等弱小勢力,眾人描繪的公式只維持了短短數十日就瓦解了,方修利在海中的勝利己經被埋沒在不為眾人所知的歷史堆積物之中,現在數千億的感覺神經全部集中在兩名公爵的一舉手一投足之間。

  就亞歷亞伯特的立場而言,討伐方修利一黨失敗己是既成窄實,因此必須想辦法負起責任才行;然而自己受廠重傷又得花三個月才能痊愈,以這樣的健康狀況根本無法在巴格休獨攬軍事大權;而伊德裏斯再三追究自己的責任問題,既然無法親自返回"天城"為此事一一辯解,亞歷亞伯特只有辭職以明誌。

  接下來發生的狀況完全超乎亞歷亞伯特的想像所及,然而這只能說事情的發展本來就十分不合邏輯,並非亞歷亞伯特的預測能力太差。一切進展得過於快速,可能是藩王亞術曼也受到了壓力,逼得他必須在短時間內做出結論——假設藩王亞術曼是真正的主謀者的話。

  "戰敗就是戰敗,沒有其它借口,是我自己粗心大意,太急於扳回個人的名譽,一時之間忘了顧全大局。"

  亞歷亞伯特如此剖析自己失敗的原因。

  "就算我繼續擔任總司令官一職,將來仍然有可能再度敗給方修利,因此我很希望找機會跳脫出來,才得以客觀地俯瞰這整個來龍去脈……"

  亞歷亞伯特把視線送向枕頭,藍、白、紅三種顏色的康乃馨湧測花瓶,花瓶的背景是窗外的天空,幕色隨著時間變化而不斷加深,恒星的光芒逐漸消褪,取而代之地,其他星群的光點卻陸續出現,亮度也隨之增強。

  "鐵達尼亞是一條無形的繩索,不僅我們的軀體,甚至連我們的心也被束縛住了,我一直在找機會掙脫。"

  鐵達尼亞的桎栝對於向來備受他人禮遇並享有特權的公爵們來說是十分沈重的,他們在鐵達尼亞歷史一貫承襲下來的價值觀當中成長茁壯,在見到別人眼中的自己時卻感到一陣錯愕,內心一旦產生疑問,盡管只有一個問號也使人無法安於高貴的無知。

  亞歷亞伯特毅然辭職的結果等於比藩王的懲罰捷足先登,不過對亞歷亞伯特而言光下手為強並不一定能夠占到好處,褚士朗不認為被搶先一步的藩王會欣然接受這個狀況。

  "亞歷亞伯特卿此次受傷反而是件好事,如此一來便有理由可以不必被召回天城。"

  "不過褚士朗卿,你卻因此被卷進這趟混水之中,想必你一定傷透了腦筋。"

  亞歷亞伯特開了一個不甚高明的玩笑,其實不僅是法爾密,一般而言,鐵達尼亞的貴族都沒有太多幽默的細胞。

  "褚士朗卿,我想向你問清楚,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面對這理所當的疑問,褚士朗坐直了身子,開始敘述"天城"自從亞歷亞伯特辭職之後所歷經的一切狀況。

  一場能夠在數日內鎮壓的小規模叛亂反而有助於統治體制的強化,這是古代都市國家政策既有的原則,至今也有許多例子是當政者假借叛亂的理由的理由鏟除有力人士,這次的事件也算是其中一例吧,想著想著,褚士朗向亞歷亞伯特聲明自己的立場。

  "我話說在前頭,藩王殿下暗殺未遂的事件與我一點關系也沒有,而且我甚至懷疑是否真有這個事件的存在,從頭到尾只見到伊德裏斯卿舉行的公開發表不是嗎?"

  即使沒有明白指出伊德裏斯所說的話是不可采信的,褚士朗的意思已經相當清楚,亞歷亞伯特將整個來龍去脈概括做個結論。

  "說穿了,就是伊德裏斯卿陷害褚士朗卿的嗎?"

  "不,暫時還不能如此斷言,必須先查清楚究竟是伊德裏斯卿設計陷害我?或者說他並非共犯,只是聽命行事而已?"

  "依我看,他大概以聽命行事的成份居多,如果伊德裏斯卿聽到我這麼說可能會大表不滿,但我認為憑他一個人的能力即使有意搬弄詭計,蒲王殿下也不可能如此輕易就範。"

  這段評價固然毫不留情,但是提出異議的人應該不多吧。亞歷亞伯特露出同意的表情,取下一張放在枕頭邊的便條紙低聲覆誦著。

  "鐵達尼亞無地藩王亞術曼殿下遭到狙擊受傷,所幸並無生命危險,兇手當場被擊斃,推測可能是褚士朗卿在幕後指使。"亞歷亞伯特作勢笑了起來。

  "這件事未免也發生得太巧了吧,藩王殿下真要意外身亡,不管孰是孰非眾人必將唾棄伊德裏斯而去,依我看現在全宇宙最需要藩王殿下的就是伊德裏斯。"

  褚士朗註意到亞歷亞伯特在提到伊德裏斯的名字時已經不再稱呼他為"卿",不過他並未明說,只是將話題轉移到他這次離開"天城"之際的過程,當他談及"晨曦女神"號的女艦長時,亞歷亞伯特突然插了一句話。

  "艾德娜是一位優秀的艦長。"

  在發現褚士朗的眼神有異之際,亞歷亞伯特才察覺自己不小心喚出艾德娜·佛雷迪利克斯上校的名字,於是他也看向褚士朗,淡然表示默認。原來亞歷亞伯特與艾德娜曾經交往過,這是褚士朗所得知亞歷亞伯特感情生活的第一個例子,亞歷亞伯特並不是哪種會把自己交往過的女性人數視為勛章般裝飾出來並加以誇耀的人。

  "亞歷亞伯特卿,你不會是因為她是個優秀的艦長才與她交一住吧?"

  "我認識她的時候她還未成為艦長,而且那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由這段對話來看,足以確定亞歷亞伯特是個比法爾密更沒幽默感的男人。

  "現在分手了嗎?"

  "我們並沒有明白表示分手,她現在忙於軍務與自己的生活,我們的緣份只是不知不覺間變淡了。"

  亞歷亞伯特甩甩頭笑道,淡淡的陰霾掠過他俊秀的面容,見到褚士朗保持緘默,亞歷亞伯特又附註了一句。

  "其實鐵達尼亞的權威對她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所以我不想利用自己的地位去束縛她,事情就是如此。"

  褚士朗點點頭,接著轉移話題,他想起當初指派艾德娜·佛雷迪利克斯為旗艦艦長的人事命令;以艾德娜的個性而言,對於不明究裏的命令她絕對不會服從,也因此一開始到底是什麼樣的命令使得艾德娜毅然同意擔任褚士朗旗艦的負責人呢?褚士朗一直對此事耿耿於懷,這一切是否經過某人的事先計劃?全因為這次的對手是藩王亞術曼,使得自己必須細心到連稍縱而逝的微弱陰影都不可輕易放過,不過排除這些疑慮,褚士朗認為應該向亞歷亞伯特說明一項事實。

  "雖說情非得已,然而我現在已經成為暗殺藩王未遂的重大嫌疑犯,如此欲加之罪說什麼我也無法接受,為了保衛自己的生命、名譽與權利我不惜一戰,無論對象是什麼人都一樣。"具什。

  褚士朗平靜地宣告,以這番話結束他的說明。

  Ⅱ

  "與藩王殿下對抗嗎……?"

  亞歷亞伯特的話中隱含著不寒而栗的語氣,並非他膽小,在鐵達尼亞裏從沒有人膽敢毀謗他懦弱,然而反過來解釋,藩王亞術曼是全宇宙唯一個能夠使亞歷亞伯特打寒顫的人物,不過褚士朗輕擺著手說道。

  "我口頭上說不惜一戰,但還不至於逞一時之勇,我並非大徹大悟的聖人,因此在面臨生命攸關的時刻只有拼命掙紮,當時我拒絕把身家性命交給伊德裏斯卿,就代表了我必須一直掙紮到死別無選擇。"

  "你可以先試著解釋,接受與否就是對方的問題了,其實我很願意充當中間人,不過現在這副模樣想幫也幫不上忙。"

  此時醫師表示病人需要診療與休息,因此褚士朗暫時退出病房,再度面對面是在兩人用過晚飯之後,而天色已經完全變黑了。

  "為什麼藩王會選擇伊德裏斯做為繼任人選呢?我實在不明白這一點。"

  亞歷亞伯特盛起線條優美的眉心,半自言自語地低哺著。

  "如果是褚士朗卿繼任的話,我沒有任何異議,如果換成伊德裏斯的話那就沒有辦法了,只是,就算表面服從但內心仍然無法了解這其中的原因。"

  "我同意。"

  褚士朗跟亞歷亞伯特的想法是一樣的,伊德裏斯的年齡比他們兩人來得小,而在實績與人望方面也遜於他們一籌,藩王應該用當清楚才對;或是說正因為藩王明白這一點,才會對伊德裏斯神出一臂之力以均衡三名公爵的勢力。

  "也有可能我們猜上幾十年都還不一定猜得出來。"

  褚士朗試著推測原因,卻避免過於深入。

  "我看,現在還是不要想太多比較好,進人藩王殿下的內心世界就等於要挑戰一個迷宮,只不過今後在面對藩王所采取的行動之時,我將站在維護個人生命與尊嚴的立場下與之對應。"

  旋爾,褚士朗又提出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

  "亞歷亞伯特卿,你的部屬們全部誓死效忠於你嗎?"

  "如果作戰的對象是伊德裏斯,我想他們應該會全部跟著我,然而一旦對手換成藩王的話,我就無法確定能不能到半數了。"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

  褚士朗低哺道,而亞歷亞伯特則一語不發地卷起睡袍的袖子,伊德裏斯絕對不可能憑借一己的力量在霸權爭奪戰當中成為最後的勝利者,只有以藩王的權威做為靠山,他才得以對抗亞歷亞伯特與褚士朗。突然間,褚士朗驚覺整個事情都是繞著自己的想法在走。

  "亞歷亞伯特卿,無論如何,我已經決定對抗藩王和伊德裏斯腳,但不能因此連累你,不過我也不想乖乖就縛,所以這幾天內我立刻離開巴格休。"

  "你還跟我客套什麼?"

  亞歷亞伯特笑了,爽朗的笑聲足見他的傷勢已經逐漸邁向痊愈途中。

  "褚士朗卿,原本我是保持中立的立場沒錯,但那已經過去了,我會與你並肩作戰的,不……"

  亞歷亞伯特舉起單手制止褚士朗的發言。

  "這不全是褚士朗卿你個人的問題,我自己也跟伊德裏斯發生過沖突,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

  ……就在褚士朗抵達巴格休之前一個星期,亞歷亞伯特接到"天城"方面下令他必須在褚士朗到達的同時立即拘禁褚士朗。

  "啟稟蒲王殿下!"

  面對著特地運到病房的通信螢幕,此時亞歷亞伯特提高了音量。

  "此事從一開始便疑點重重,微臣相信褚士朗卿絕對不可能加害藩王殿下,請在此之前給予他公開辯明的機會。"

  然而出現在通信螢幕的粗粒子畫面上的並非藩王而是伊德裏斯,亞歷亞伯特要求直接與藩王談話,卻換來伊德裏斯冷哼一聲。

  "想也知道藩王殿下怎麼可能見你,殿下不幸遭到兇惡的暴徒襲擊,現在正負傷躺臥在床,而幕後指使暴徒行兇的褚士朗卿當然有罪。"

  "既然如此,就拿出證據來,在毫無憑據的情況下將身為四公爵之一的褚士朗卿貶低成暗殺行動的主謀甚至加以逮捕,根本就是蔑視尊嚴與人權的行為!"-

  如果褚士朗真有什麼冤屈就應該直接到藩王跟前去說,如果他自認問心無愧的話,誰叫他自己放棄辯解的機會而且還畏罪逃亡,不就等於他默認自己的罪行了嗎?亞歷亞伯特卿,要是不久褚士朗抵達巴格休而你卻放他一馬的話,到時我將一並討伐你這個包庇人犯的共謀者,希望你做好心理準備。"

  "要講大話也得看對象吧,你想在用兵能力上與我亞歷亞伯特一較長短嗎?"

  "真有趣,我看說大話的是你吧,連續兩次輸給方修利那種流亡鼠輩的政軍之將,還有什麼資格大談用兵之道?"

  伊德裏斯嘲弄著,兩名公爵唇槍舌劍的對話就此中斷,等到亞歷亞伯特再度開口,光速已經在這段時間內向前推進了三千萬公裏。

  "……我是不可能輸給你這家夥的,伊德裏斯。"

  亞歷亞伯特壓低了聲音,銳利的語氣卻貫穿了伊德裏斯。

  "你要是具有淩駕方修利的雄才大略,就實際證明給我看!盡管率領前所未有的大軍來攻打我吧,我會訂做一具最適合你的黃金棺木,把你送回天城!"

  這大概是亞歷亞伯特這輩子說話最為沖動的一次。而大量的血液在伊德裏斯的臉部血管流竄,喉部的軟骨上下滑動,好不容易調整過呼吸之後、伊德裏斯從嘴角擠出接近低吼的聲音。

  "我應該可以把你這段話解釋成正式宣戰吧,亞歷亞伯特卿。"

  "不然還能怎麼解釋!少在那兒假惺惺了,大白癡!"

  最後一句話充斥著露骨的挑釁語氣,向來被認為最沒有個性的亞歷亞伯特此時一臉憤怒,表情顯得十分生動;伊德裏斯氣得兩眼充血,微血管被迫破了。

  "給我等著瞧!我會宰了你!"

  以這段直截了當的攻擊發言作為最後的收場,通信便切斷了,恒星間通信螢幕的畫面一片白濁……

  "……原因就是如此,即使藩王放我一馬,伊德裏斯卿也絕不可能善罷甘休,他一定會來殺我的,意即我已經別無選擇的余地了。"

  褚士朗訝然地凝望同年齡的表兄弟。

  "我從來不知道亞歷亞伯特卿也有這麼孩子氣的一面,過去我總是認為你性情溫和,做事穩紮穩打。"

  "我本來也這麼以為,結果連自己也被騙了,大概是我一直向往成為這樣的人而無法如願的緣故吧。"

  亞歷亞伯特的述懷追溯到了過去,那是他們兩人共有的回憶,褚士朗默不作聲,因為他不知該做何回應。

  "褚士朗卿,你恨我母親嗎?"

  這是預料之中的問題,褚士朗卻必須吃力的做出否定的答案,而亞歷亞伯特似乎也明白他這樣的反應,並沒有繼續問出:

  "真的嗎?"

  "我可以了解你的恨意,但是在我年紀尚小的時候,母親便告訴我,絕對不能憎恨他人,要恨就恨自己。"

  亞歷亞伯特將視線投向天花板的一隅。

  "我的母親向來是個手腕強硬的女人,身為兒子的我也不能否認,不過那也許只是一種演技,總之這一切都過去了,既然演變成這樣的破裂局面,應該認真思考今後該怎麼做才是最重要的。"

  褚士朗無言地頜首表示贊同,他十分明白,當伊德裏斯切斷恒星間通信的那一刻,亞歷亞伯特也切斷了連接到過去的一部份精神配線。

  Ⅲ

  褚士朗找了一家中等規模的飯店,距離亞歷亞伯特療養的醫院徒步只要三分鐘,並且將那裏設為辦公處兼宿舍。這家名為"亞畢旺"的飯店是一棟十層樓的建築,從一樓到六樓具有辦公機能,七樓為衛兵的值班室,八樓為主要幹部的寢室,九樓與十樓則是褚士朗的住處。法爾密的房間在九樓,莉蒂亞公主與芙蘭西亞的房間則在十樓,褚士朗私人的辦公室位於六樓,客廳在九樓,寢室在十樓。

  所有具體的安排均由褚士朗交付法爾密執行,他再度成為褚士朗的高階副官,在外界眼中儼然是褚士朗的親信,同時也不斷以相關行動示人。還有另一名人物同樣將法爾密視為心腹,而他也必須對這個人盡忠,此人便是艾賓格王國的莉蒂亞公主。見到公主無所事事的模樣,法爾密就上前與她說話。

  "你在想念自己的祖父嗎?公主。"

  莉蒂亞公主並未接著回答,雙眼一徑眺望著闊別多一年之久的地面景色,她目不轉睛俯瞰著置有噴水池但設計平庸的中庭然後回答道。

  "沒有帶任何禮物的話我不敢回去,身為皇室的一族必須設法為國家……那個叫……爭取利益,可是我還做不到,所以現在還不能回去。"

  人總是會想家的啊……!法爾密如此忖度公主的心情,也代表他的想像力有所長進。莉蒂亞公主轉向法爾密,表達她內心另一個憂慮。

  "法爾,你想鐵達尼亞軍會不會攻擊艾賓格王國呢?"

  "不會的,關於這一點你可以放一百顆心。"

  法爾密斬釘截鐵地表示,雖說對莉蒂亞公主感到有些抱歉,事實上鐵達尼亞根本不把艾賓格王國放在眼裏,無論艾賓格王國要保持局外中立或者投效藩王派或反藩王派的任何一方,就像一只衰弱的蚊子停在衣服的表面一樣無關痛癢。

  不過突然間,法爾密註意到一個可能性,這個狀況並不屬於戰略而是政略的範疇,凡是投效反藩王派的國家有什麼樣的下場呢?屆時,"天城"可能會攻擊艾賓格王國,將這個貧窮又弱小的恒星國家摧毀殆盡以收殺雞儆猴之效。如果是伊德裏斯卿的話很有可能,法爾密這樣的認定並非出於公正的評價,應該說是先入為主的壞印象才對,而這先入為主的觀念正影響了法爾密對於未來走向的決定。一旦褚士朗離開"天城",伊德裏斯將成為藩王的代理人掌控大局,法爾密必定永無翻身之日,如果選擇待在褚士朗麾下,至少他還有機會開創自己的未來,而且來到這裏讓他覺得自己有用武之地,之前派駐到提倫惑星那段時期的疏離感與孤立感也能一掃而空,在幾多考量之下的確不失為一項正確的選擇。

  "我發誓下次要以勝利者的姿態重返天城!"

  內心如此做下決定,但腳步距離完全的自信還相當遙遠,他現在才發現一個駭人的事實,那就是將目前的情形繼續推演下去的話,他勢必與藩王亞術曼一戰。藩王是鐵達尼亞力量的象征,亦是令人無比敬畏的對象,亞歷亞伯特與褚士朗聯合起來真的有辦法打贏他嗎?

  不過現在,他暫時將內心的不安上了鎖,必須在公主面前展現做為一名騎士的勇氣才行。

  "公主,我們到茶室去吧,聽說這個飯店的水果派有四十種以上哦,你可以吃上好一陣子呢。"

  法爾密已經是個精通甜食的專家了。

  另一方面,褚士朗身為總司令官的職權雖然遭到罷黜,卻尚未正式卸任,一旦他被解職,那麼這批進駐巴格休的鐵達尼亞軍將聽從誰的指揮呢?由亞歷亞伯特復職嗎?可是亞歷亞伯特無視"天城"的通知,擅自將褚士朗迎進巴格休,亞歷亞伯特與褚士朗拒絕服從"天城"的命令,鐵達尼亞中樞將視此二人為逆賊並加以討伐。

  鐵達尼亞對鐵達尼亞的內亂。

  現在已進入一個足以全宇宙的人們跌破眼鏡的局面,在此之前人類社會的歷程當中只劃分成"鐵達尼亞與非鐵達尼亞"兩個種族,而鬥爭與抗爭就是以"鐵達尼亞VS反鐵達尼亞"的公式反復進行著。當一個超乎想像之外的嶄新圖解在眼前進行著,多數人們頓時無法判斷或決定應該以何種態度去面對。

  巴格休惑星目前仍在鐵達尼亞軍的占領之下,也許應該改稱"已經轉移到反鐵達尼亞軍的統治之下"才對,光是想正確地表達事態,就讓人們陷入前所未有的困惑當中。

  "如果亞歷亞伯特卿也脫離藩王的指揮,那麼繼續進駐巴格休己經失去法律上的根據,應該要求鐵達尼亞撤退才是。"

  有人提出上述的意見,由於過分不切實際,因此無法取得多數人的贊同。

  "現在情形變得很詭異,我們政府要支持哪一邊呢?還是保持中立?"

  "不管怎麼說,我們巴格休再繼續被叛軍當做根據地的話,一定會遭到鐵達尼亞軍的全面攻擊。"

  "真糟糕,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巴格休的議員與官僚們共同會商彼此交換意見,原本如同竊竊私語般的聲音由於眾人情緒激昂很快變成了高談闊論。

  "幹脆趁機投靠AJ聯盟,一鼓作氣擊潰不敗的鐵達尼亞統治本制,你們覺得如何?"

  "AJ聯盟"的"AJ"分別來自亞歷亞伯特與褚士朗名字的第一個字,此外還有"兩公爵協約"以及"反藩王派"等等不夠文雅的名字,這些都是這陣子以來外界對於他們兩人聯手合作的稱呼。其實"反伊德裏斯派"可能來得更為適合,奇怪的是沒有一個人提出來。

  "可是藩王亞術曼仍然健在,就算AJ聯盟公然造反也沒有多少勝算,還不如跟藩王連成一氣排除AJ聯盟,重新回歸鐵達尼亞的統治體制與之共存比較好不是嗎?"

  "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一旦AJ聯盟被消滅,藩王的勢力將更為強大,到時對我們巴格休的態度一定是進一步的高壓統令。"

  "是啊,為什麼我們非得協助藩王不可?鐵達尼亞的藩王派與AJ聯盟之間不管哪一邊得勝,保持局外中立的立場才是上上之策。"

  "不能只是袖手旁觀,應該想辦法巧妙地介人,設計讓他們兩敗俱傷,這才稱得上摧毀鐵達尼亞統治體制的大好良機。"

  "別鬧了,又不是在打電動玩具,千萬避免介入這場紛爭,別忘了鐵達尼亞一族向來十分團結,要是我們隨便出手,一旦弄巧成拙讓他們同仇敵慨的話,我們就要倒黴、倒大黴了!"

  全體巴格休人幾乎成了鐵達尼亞政戰方面的評論家,他們的情緒正處於異樣的興奮之中。鐵達尼亞一族的政權原本如同壯年期的恒星一般強力且安定,完全不見一絲動搖,現在卻產生了劇變,稍有閃失就有可能崩壞,這個歷史的轉折點比麻藥來得更令人亢奮。

  "亞歷亞伯特卿與褚士朗卿坐擁為數兩萬艘的大型艦隊,堪稱全宇宙火力最強的武裝兵團,想想天城方面還有誰能夠與之抗衡呢?"

  "可是那是鐵達尼亞的軍隊,又不是亞歷亞伯特卿的私人兵團,一旦藩王公開宣布他們為鐵達尼亞公敵的話,兩萬艘艦隊當中真正聽命於亞歷亞伯特卿的會有多少?"

  "意思是說不從的艦隊會陣前倒戈,反過來攻擊亞歷亞伯特卿嗎?不過,亞歷亞伯特卿向來深受將兵的愛戴呀。"

  "這下大家對藩王的敬畏之心又加重了。"

  "藩王嗎?他簡直是個不折不扣的怪物。"

  "他才是最讓人摸不透的。"

  話說到此,眾人閉上了嘴,一方面是聊累了;另一方面則因為腦海裏浮現亞術曼形同雕像般的容貌時,一股難以言喻的壓迫感油然而生之故。

  Ⅳ

  四月一日這一天,亞歷亞伯特與褚士朗仍然在醫院商議今後的對策,其中一個課題就是,必須想出一個能夠把他們對於藩王亞術曼的武力反抗予以正當化的大義名分,此時褚士朗有個腹案。

  "討伐君側的佞臣!"

  一聽到褚士朗這句話,亞歷亞伯特雙手輕拍一下。

  "原來如此,目標是伊德裏斯嗎?如此一來這個大義名分便得以成立,因為在褚士朗卿這件事情上,藩王本身並未發表任何官論,也許全是伊德裏斯在隨便放話。"

  "有可能伊德裏斯也是逼不得己的。"

  以鏟除伊德裏斯為目標,AJ聯盟宣布起兵,瞬間伊德裏斯將成為一個政治標靶。假設AJ聯盟獲得軍事上的勝利,藩王在走投無路之際,很有可能犧牲伊德裏斯以換取和平協議,換而言之,一旦藩王陣營打贏了這場戰爭,亞歷亞伯特與褚士朗將就此退出人生舞臺,伊德裏斯的凱旋曲也會隨之響起。

  "被當成箭靶的伊德裏斯固然可憐,但是受到情勢逼迫而不得不起兵造反的我們也需要同情,無論是敵對還是隸屬,現在的我們都不得不在藩王的巨掌上起舞。"

  "你意思是,即使三名公爵聯合起來也鬥不過藩王一個人嗎?"

  "沒錯,所以他才能超越他的兄長而成為藩王。"

  亞術曼的胞兄,也就是法爾密的父親艾斯特拉得,他在計劃挑戰胞弟權威的前一刻意外身亡,而他的兒子現在則投效於褚士朗的陣營,看來這父子兩人都無法安然待在亞術曼的摩下。

  "這裏要不厭其煩地確認一點,亞歷亞伯特與褚士朗都是鐵達巴亞人,他們相當明白事到如今要赤手空拳求得和平解決之道等於是一種妄想,唯一的方法就士借由武力保護自己,然而這並不合乎人道精神,鐵達尼亞統治宇宙的方式正是最糟糕的現實。亞歷亞伯特提議道:

  "你覺得這個方法好不好?我們派遣秘使去普見維爾達那帝國哈魯夏六世陛下,請他賜下密詔命令我們討伐藩王,至少透過維爾達那帝國的法律效力.我們有絕對正當的理由帶兵起義。"

  "想當然哈魯夏六世必定狂喜不己,不過事情大概也只能到此為止,皇帝陛下向來只喜歡在夢中懲治鐵達尼亞而已。"

  如果有意利用皇帝的密詔作為政治籌碼,就必須將之公開發表,屆時,藩王將脅迫六世宣稱密詔是無效的,甚之有可能趁著這次機會強逼哈魯夏六世退位;如此一來,還不如公開表示今後將如同以往一般尊重維爾達那朝廷還來得比較恰當,完全不需要任何實質的承諾,那麼亞歷亞伯特與褚士朗會在哈魯夏六世的腦海裏留下良好印象,而持續壓迫哈魯夏六世的"天城"評價反之將大幅滑落。

  "對了,讓艾爾曼伯爵返回天城吧,由他向藩王殿下轉達我們兩人絕無二心的事實。"

  這並非褚士朗的本意,他根本不認為艾爾曼伯爵會在回到"天城"之後,照實替亞歷亞伯特與褚士朗辯護,實際上,褚士朗只想將艾爾曼伯爵從自己身邊趕得愈遠愈好,因為在他看來,艾爾曼這名人物只有百害而無一益,說得難聽一點就是毫無利用價值,目前正值與前所未有的強敵作戰之際,豈能容許有人扯自己後腿,敬而遠之才是明哲保身之舉,幸好另外有個適當人選可以送艾爾曼回"天城",也就是褚士朗的俘虜諾斯提茲準將。

  諾斯提茲準將在被捕之後終日郁郁不歡,身處如此境遇的他會有這種反應是理所當然的。他並非能力差到看不出對方謊稱投降與否就輕易中計的人,只因為對方是鐵達尼亞四公爵的一員,為表示敬意他才親自登赴敵艦,正由於他的謹守本分收到了反效果,難怪他高興不起來,而現在他得到褚士朗的釋放並受托護衛艾爾曼·鐵達尼亞伯爵返回"天城"。褚士朗鄭重地為先前的失禮向諾斯提茲準將道歉,並與他握手表示希望不久以後能在戰場上見到他再度活躍,然而這是褚士朗在充分揣摩出諾斯提茲的個性之後所表現出來的政治演技。果然,諾斯提茲深受感動,當場承諾絕對會把艾爾曼伯爵毫發無傷地送回"天城",接著便從褚士朗面前退開,同時在艾爾曼伯爵出發之前,褚士朗也計劃性地對他的行動完全不予任何約束,至少比較起諾斯提茲準將,褚士朗的為人的確是壞多了。

  而軍事方面的指導與配置全權委托亞歷亞伯特,褚士朗主要從事政治與外交方面的策動,第一步便是從鐵達尼亞內部著手,因為褚士朗耳聞一個奇怪的流言,主角是從"天城"隨行而來的法拉,法爾密搜集到這項情報之後表示,法拉曾得到藩王的召見,而且私下向他透露一件重大的機密。

  "是否要傳喚法拉前來加以審問呢?閣下。"

  "沒有用的,法爾密卿,藩王對法拉所說的不一定是真話,藩王殿下最擅長的就是以口是心非的謊言威迫他人,不管他向法拉說了什麼,我認為他只是單方面想造成我們的混亂罷了。"

  不過,法拉的事情遲早都必須解決,當然不是加以殺害,只不過既然對"天城"舉起叛旗,褚士朗與亞歷亞伯特就有必要仿照鐵法尼亞前人的作法,明確表示他們這次行動的口號。光憑理想是無法在現實中贏得勝利的,不過對於指導行事原則與方針上卻是項利器,既然不能增加一個朋友,至少得想辦法消解一個敵人。

  "我們應該對方修利采取什麼樣的對策呢?"

  當亞歷亞伯特提出這個問題時,褚士朗微側著頭想了一下。

  "不必,先把方修利放在一邊吧,總有一天他會主動跟我們接觸,只要我們不閉關自守,隨時保持準備招待客人的姿態就行了。"

  "你能預測他會在何時跟我們接觸嗎?"

  亞歷亞伯特繼續發問.褚士朗則再度陷入深思。

  "我無法提出正確的數字,不過換成另一種表達方式我就能夠回答這個問題。"

  "時間是在?"

  時間是在,伊德裏斯卿與他們接觸的前後。"

  對於褚士朗的答復,亞歷亞伯特頜首並報以淺淺一笑。純粹就軍事方面的才能而言,伊德裏斯並沒有任何可以對亞歷亞伯特抱持優越感的做人之處,實在不明白藩王亞術曼究竟對伊德裏斯的才幹存有多大的期待?

  "如果以藩王的做法,他可能會提出優提待遇的保證,利誘方修利一行人成為他旗下的傭兵,就算他將實戰部隊的總指揮權交給方修利,我也不會吃驚。"

  聽完褚士朗的意見後,亞歷亞伯特的嘴角勾勒出會心的笑容。

  "那真是太好了,即使改換陣營,方修利仍然免不了要跟我一戰,希望在二敗之後能來個一勝。"

  個性上令人感受到其精神力所兼具之強韌與柔軟的異母表兄弟泛起笑意,褚士朗看著他的笑容,腦海裏不禁描繪出一個略嫌異樣的光景,方修利一行人會做出如何的選擇呢?

  這一年的四月二十日,以鐵達尼亞無地藩王亞術曼的名義正式詔告,褫奪亞歷亞伯特與褚士朗包括公爵名號在內一切的公職與相關權利。一年前齊聚在"大城"的四公爵當中,一人業已亡故,兩人遭到放逐,在位者目前只剩伊德裏斯一人。

Admin
Admin

文章數 : 15019
注冊日期 : 2009-07-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inggundam.show5forum.com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