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網友寫在PTT上的神文:2020臺海戰爭

2頁(共2頁) 上一頁  1, 2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回復: 臺網友寫在PTT上的神文:2020臺海戰爭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0月 18, 2015 4:37 pm

第二十一章

「不行!我們不能投降!我絕不當中華民國的掘墓人。」,國防部長氣的回嗆道:「家父為了扞衛中華民國死於一江山,我絕不把家父扞衛的國家送給敵人!」。

自從參謀總長回到衡山指揮所後,衡指所裏就為了共軍方面的答覆,吵的鬧哄哄,共軍方面只要求臺灣方面接受一國兩制與解除武裝,臺灣自然難以接受,但現在這個樣子,看來不能吞也必須吞了。

參謀總長說:「那我們還能繼續打嗎?國軍已經在崩潰當中,很多基層士官兵不是開小差、就是投敵了!那個共軍軍長說的沒錯,今天五星紅旗一定會升上臺北總統府,差別只在於會不會多死人!」。

「那我們不能退到東部去繼續抗敵嗎?」,海軍司令問道。

「雪山隧道被炸塌了,你統禦的海軍也多數被殲滅,剩下的都逃到琉球或關島避難,能載我們去嗎?」,參謀總長問道。

「叫美國人派幾架海軍直升機載我們去啊!美國人可以派直升機接蔡總統他們到國外接受政治庇護,為何不能派直升機接我們去東部再戰?」海軍司令回答道。

「或許我這個已經沒有空軍的空軍司令沒啥資格說話,但花蓮與臺東的空軍設施或許還可以用,但沒啥兵力可守了,空有地形與設施的優勢,撐不了兩三天。」,空軍司令講道。

陸軍司令說:「我們在東部只有蘭陽地區指揮部與花東地區防衛指揮部的兵力可用,還可搭配後備旅,但撐不了兩天,十軍團已經投降,八軍團的裝甲564旅已經在中部被殲,炮兵部隊也在增援中部時被掏空,剩下的機步333旅與南部的守備旅也沒啥作用了!」,他喝了口茶說:「部長,我們已經輸了!我們或許可以退到東部,但敵人很快就會殺到東部,到時我們要退到哪?蘭嶼?綠島?還是東沙或太平島?」

參謀總長、副總長、國防部副部長與空軍司令點了點頭表示贊同,海軍司令也無力再表示啥意見。

「國家真的要斷送在我手上?我在黃泉之下有啥面子見我父親?」,國防部長悲嘆道。

「部長先生,您沒斷送國家,斷送國家的是那些整天罵軍人、卻在戰時希望我們為他們的建國大夢流血犧牲,自己卻逃到國外的政客。」,參謀總長回答道。

「好吧!我要擬一份聲明,告知全國軍民停止一切抵抗,同時與中共那邊聯系,準備和談!」,國防部長說道。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0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臺網友寫在PTT上的神文:2020臺海戰爭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0月 18, 2015 4:38 pm

現在雙方兩者之間形成對峙狀態,我們在舊國防部的幾棟大樓持續布防,共軍坦克這次沒有白癡出來喊共軍後退,就自己先後退了,一切都如此的寧靜,仿佛時間停滯下來了。

關指部這時把臨時指揮部設立在東吳大學城中區,很巧合的是關指部的頂頭上司六軍團同樣也是把臨時指揮部設在校園,但是在臺大。

關指部的張指揮官這時向他的上司六軍團陳指揮官回報:「目前敵人已經暫停對博愛特區的攻勢,但我相信要是敵人再度發動攻擊,我們撐不了多久。」,關指部指揮官說:「我們已經處於臨界點。」。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0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臺網友寫在PTT上的神文:2020臺海戰爭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0月 18, 2015 4:41 pm

陳指揮官說:「我幫不了你們,我們這裏也是自身難保,敵人已經封鎖整個臺大校園,我連本部連都派下去打了,而且傷亡過半!我們這裏也要淪陷了。」。

張指揮官說:「我聽說總統與內閣已經離開衡指所,前往基隆海軍基地了吧!聽說美國人會派直升機接他們離開臺灣,政府現在是由國防部長作主了,是吧!」

陳指揮官說:「對,很快這一切都要結束了,我奮戰了八、九日還是沒能救國家於危急存亡之秋……。」。

張指揮官:「不,您盡力了!後人會給您一個公道!」。

陳指揮官:「謝謝你!感謝你的安慰與全力作戰!」,陳指揮官切斷視訊後,拿出張紙與筆,寫完給妻子的話後,拿起手槍,對準太陽穴,扣下板機。

清晨之際,雙方依舊沒有再交火,臺北市幾乎都沒聽到任何槍炮聲,出奇的寧靜。

當我們正納悶時……。

「各位中華民國台澎金馬的軍民同胞,大家早安!我是國防部長劉耀輝,今天淩晨總統蔡英文女士與政府內閣已經抛棄國家與人民,前往美國尋求政治庇護了!現在政府事務暫時由本人暫代。有監於持續戰爭無助於扭轉局勢,只會增加更多傷亡與破壞,增添戰後重建的困難,故本人在此命令中華民國三軍將士停止一切抵抗,從現在起雙方停止一切敵對狀態,以等候兩岸談判之結果。本人在此祝中華民國軍民同胞平安,國家國運不墜…」,國防部長在衡指所宣讀了這篇文告,也宣告了中華民國與台獨的死刑判決,台北市民紛紛走出戶外,他們躲在家裏躲太久了,想趁戰火畫下休止符之時,踏出家門一探究竟。國軍弟兄們也把槍枝丟在地上,等著共軍來接管一切,共軍開始收繳國軍官兵們的武器,並且維持台北市的秩序,96與99式坦克以及共軍的各類裝甲車在台北市的街道上已經可以隨意橫行無阻,關渡地區指揮部與憲兵部隊的戰甲車殘骸還留置在台北街道上,但戰爭終於要結束了。

我看著窗外,有的阿兵哥把槍丟在地上,等著共軍前來俘虜他們,也有的把武器一丟,人就走了!這就是中華民國國軍的結局,一個無言的終曲。

這支部隊誕生於近百年前的廣州黃埔,曆經東征、北伐、剿共、抗戰、內戰、一江山、八二三、96年台海危機,終於在2020年的台海戰爭劃上他們的句點,他們有光榮、有汙點,有勝利、有失敗,但這一切都終歸於過去。

這時我轉頭與玉婷班長聊了起來:「這真是場愚蠢而沒必要的戰爭,這下終於要結束了!」。

「是啊!但是很多人沒有撐到那個時刻……」,玉婷班長回答道。

「當初小雲她不願意抛下我,沒跟我爸媽上飛機逃離台灣,不知她與我女兒小真是否平安?」,我還是很憂心她們母女的安全。

「放心!她們一定平安的,我倒是很擔心我先生……」,玉婷班長講道。

「放心,你丈夫所屬的單位被調到桃園區,我聽說共軍進攻桃園區時,桃園區守軍沒啥抵抗就投降了!他一定還活著!」,我安慰道。

我們所處的地方是在舊國防部所在地,當初阿兵哥在抽簽時,都把抽到國防部當成中大獎、抽到簽王,現在這裏還有當年駐守在這裏的阿兵哥的床鋪。

我無聊看了一下上面的床板,看到床板上貼滿藝人許玮倫照片,旁邊寫著:許玮倫我老婆,晚上與我相會於夢中。

十多年過去了,許玮倫繼續在那床板上,露出甜美的笑容。

「她已經過世十三年了吧!」,我指著床板說著。

「我有印象,當時我高二……她的助理開車技術太爛,害死她。」,玉婷班長歎口氣說:「紅顔薄命啊!」。

我歎息說:「是啊!她走得太早了,但比起那些死在這場垃圾愚蠢鳥戰爭的不幸人們,她還是幸運些,至少她有一片安息之處,過去十天死去的人們……不是被化學兵火化,就是被草草埋葬在萬人坑裏。」,我又說:「她還活著,大概也四十出頭了吧!大概也跟我們一樣結婚生小孩,只是不知道她會如何面對這場該死的戰爭?」。

「看來我們只有死後才能問她了!」,玉婷班長苦笑道。

「有時候死得早不見得是壞事,有個經曆過蒙古西征的穆斯林作家在描寫成吉思汗大軍征戰時的慘狀時,曾說:真主啊!要是我在這浩劫發生前就已經死了那該有多好!我現在能理解他了。」,我微笑道:「柏拉圖曾說:只有死人才能見到戰爭的結束,柏先生與許小姐都能見到這場爛戰爭的結束,也都會笑他們離開人間那麽久,人類還是那麽蠢!」。


我問遊戲狂:「我還不知道你叫啥名字?」

遊戲狂回答:「柯建國。」。

我笑道:「果然想獨立建國!」,我又笑:「戰後你會回去讀書吧!」。

柯建國說:「我甯死也不要被中國人統治!」,這時另一個士官長說:「我祖父爲國家南征北戰,甯可逃來台灣甚至死也不願給共産黨管!我也會效法我祖父!」

「現在已經是形勢比人強了……。」,我講道。

這時共軍來了,但其他單位的弟兄都沒開槍,都繳械投降。

連長說:「仗還沒打完!目前只是暫時停火,如果他們要我們繳械,我們一定要反擊!」。

這時有人走上來了……。

我們把槍口對准樓梯口,准備應戰……。

這時一個國軍軍官拿白旗上來了,說:「投降吧!戰爭結束了!」。


「結束了?」,我們懷疑道。

「沒錯,政府已經正式宣布接受一國兩制,下令全國陸海空三軍將士繳械投降,恭喜各位,戰爭結束了!」。

接著我們聽到兩聲槍響,原來是柯建國與那個士官長把步槍口塞進嘴巴,扣下了板機……。

我們到了樓下,把槍枝交給了共軍,共軍也不留我們當戰俘,給我們兩千元新台幣當過路費,讓我們各自回家了。

我經過一群喝酒狂歡慶祝勝利的解放軍,看到了熟面孔,那個在桃園機場被俘的解放軍女中尉,這幾天她都跟那些被俘的機降團官兵一起被關在台北巨蛋,共軍把他們救出來後,她自告奮勇繼續參戰,因爲機降團表現英勇壯烈,習近平還宣布之後會補人重建這個機降團,陣亡者追贈烈士,還活著的進階。

她一看到我,就拿著酒瓶過來說:「我認得你!你是在桃園機場跟我講過幾句話的台軍弟兄!」。

我尴尬的說:「是……啊!」。

「別那麽害怕!我又不會對你怎樣!反正仗打完了,我們算有緣,這瓶酒給你當紀念品吧!」,她豪氣的說。

我拿著這瓶酒,回到了家門口,吾妻小雲在我爸媽與哥哥全家要逃到海外時,要她一起走,她無論如何都不願走,堅持留在台灣等我,不知她是否平安?

我進了家門,小雲看到我,眼眶都是淚水,說:「我以爲我再也見不到你了!」,夫妻倆再度重逢,恍如隔世,相擁而泣。


我先去洗澡,並把衣服換好,把軍裝丟垃圾桶,接著看電視,電視現在目前只能看老共的官方消息,我們看到台北市長柯文哲會見共軍第二梯隊集團軍軍長,彼此相談甚歡,柯文哲請求軍長提供工兵協助盡快恢複台北市城市機能,軍長也很豪爽的答應了。

「他當初不是跟908台灣國的一起撕身分證嗎?」,小雲問道。

說到908台灣國,我就想起那些義勇軍……。

總統與內閣都逃到國外了,所以現在要抓些人當替罪羊,那些學運戰神與大國師以及那個愛秀事業線的社運女神都被以煽動武裝暴動、陰謀顛覆國家罪名被捕,罪名成立將處以死刑,那些家夥一聽到會被處死刑,腿都軟了、褲子都濕了,再也不威風神勇了。

逃到日本的台灣之父聽到台灣投降,立刻死於心髒病發,某個定居日本說慰安婦自願的女國策顧問哭著罵台灣人沒骨氣,但沒見她來台灣爲國奉獻。一個老是替日本軍國主義說話的台裔日本作家,聽到台灣投降就想切腹,但切下去痛得受不了就報警求救……至於幾個大陸”民運人士”罵說因爲國軍都是黨國思想濃厚,不愛台灣,所以才輸,假使那些島國義勇軍有適當裝備台灣會把共軍趕下海,媽的,爲何我這個上過戰場的不這麽認爲?

現在看街上,一切都平靜了下來,街上有解放軍與武警站崗,國軍官兵紛紛回家,玉婷班長剛用簡訊告訴我她丈夫平安,我露出了微笑,但太多悲劇發生在這島嶼,我不禁想起馬克思的名言:「事情第一次發生是悲劇,第二次是鬧劇。」,台灣這些年發生的,悲劇鬧劇都有。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0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臺網友寫在PTT上的神文:2020臺海戰爭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二 11月 22, 2016 9:39 pm

台海戰爭番外篇:戰後



時間過得相當快,2020年的耶誕節很快就要到了。

台海戰爭結束也差不多已經半年了,台北街上到處都是耶誕樹與聖誕老人、襪子這一類的裝束,與往年不同的是,多了巡邏的解放軍與武警。

想吃頓耶誕大餐不是相當容易,現在台灣依舊實施食品配給制,家家戶戶都按時到街上排隊領解放軍發放的食品,諷刺的是,有些家庭吃的比戰爭爆發前還要好。

吾妻小雲在上班前都必須去跟大家一起排隊,一起領解放軍發放的米、鹽、肉、麵粉、蔬菜與牛奶,而我也繼續回到以前待的公司繼續上班,回去上班時,發現同事少了幾個,一問才知道,他們不是被動員入伍死在戰場上就是受重傷還在醫護站療養。

古今往來,戰爭最直接的受害者絕非政客,而是一般可憐的老百姓,發動二戰的那票納粹政要,在葬送數百萬德國軍民性命之後,才被盟軍押上受審台上面對他們的法律責任。

台灣的政客們則好得多,他們不會被押上受審,因為在戰爭即將結束之際,就全部搭上美國海軍直升機飛到美軍登陸艦上,去遙遠的美利堅國度尋求政治庇護了。

台灣人民則必須承擔政客所遺留的爛攤子,戰爭結束之後,公司商家紛紛重新營業起來,商人與上班族則迅速的重新返回崗位,想辦法讓台灣的經濟重新活絡起來,桃園、台中、新竹這些主戰場的廢墟以及瓦礫迅速被清理乾淨,而來自大陸的大營造商配合解放軍以及台灣的建商展開重建工作,現在還是有不少民眾繼續住在組合屋,但是新的特區政府保證很快會解決民眾住的問題。

相較之下,台北受的破壞明顯低了很多,台北市現在幾乎跟戰前沒太大差別。


戰後我有去找柯建國的家人,告訴他們柯建國怎麼死的,柯建國的媽哭著說,當初叫他不要去打仗他偏要去打,說啥為了台灣人能有自己的國家犧牲自己很值得,而且輸了就輸了,幹嘛要自殺,柯建國的姊姊在旁幫忙擦眼淚,我則向柯建國的靈位上香致意。

安息吧,戰友,我不認同你的政治主張,但比起戰後逃到海外去的懦夫,你確實算是個漢子!


現在藍綠兩黨都變成中國共產黨的附屬的政協成員,中共都派駐專員到這兩大黨,某種程度上這兩個政黨都合併到中國共產黨下屬的“民主黨派”去了,以前民進黨那些罵中共罵最兇、喊獨立喊最大聲的都不是逃到海外就是被捕,剩下的都是可以被利用的(也甘心被利用),藍綠惡鬥再也看不到了。民進黨現在被合併到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國民黨則被合併到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這兩個鬥來鬥去的黨都變成阿共仔的小卒子了。

至於台灣特區的第一任特首,由某個被譏為“神豬”且曾經選輸台北市長的官二代+富二代出任,這個當年連台北市市長都選不上的富二代+官二代的胖子這下子隨著兩岸被武統雞犬升天,跟他父親一起成為中國在台代言人,他那個連戰連敗的老爸則靠著戰後重建且與對岸高層很麻吉又發了筆重建財,身價不但沒因為戰爭關係下跌反而更高,民進黨的一個曾經主張廢台獨黨綱的大老則當了副特首,立法院長則繼續當特區立法局長(戰後立法院改成立法局)。

反倒是當年被罵台奸的前總統與前省長,則婉拒中共當局的一切邀約,他們都表示自己想當個含飴弄孫的清閒老人,不願再過問政治,老共也不想強迫他們,就讓他們養老安度餘年了。

這下我們可以清楚看出誰真的想投共,誰真的對這片土地有認同了。

現在在台灣上網,沒那麼自由了,現在有網路警察天天搜查顛覆性言論,時常大家發文涉及敏感性字彙與話題就被刪文,前陣子還有幾個仁兄太超過被請去喝茶,他們喝完茶後就比我家養的天竺鼠還乖了。

臉書依舊可以營運,但是有審查體制,很多粉絲團與社團都被勒令解散了,發言大家都很小心,怕網路警察來找麻煩刪文或封鎖帳號,唉!沒辦法,濫用自由的下場就是導致自由的喪失。

至於PTT,則變成了實名制,老共還在站方安插了多個網路警察當管理人員,時常有人因不當發言被刪文刪帳號,甚至出現被找去喝茶的狀況,這些被叫去喝茶的都很識時務,之後上網發言都安分無比,大家都不喜歡這種管制,但形勢比人強,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唉!

自然而然,那些獨派團體都被勒令解散了(帶頭的不是在戰爭時充當島國義勇軍營長或連長時被共軍轟成屍塊,就是戰後被捕判刑),市面上的出版品都被勒令檢查,很多書籍與雜誌都被下架銷毀,幾家出版社都被強制關門大吉了,對於自由慣的台灣人來講,自然覺得這是暴政,但街上都是荷槍實彈巡邏的解放軍與武警,沒人敢上去喊:「共軍後退!加入人民!」這類的白目話。

反倒是某家獨派大報,中共只要求戰前逃到國外的林姓企業大亨將其轉賣給某家親藍媒體集團,以保住他的其他事業版圖,這個林姓大亨答應了,這個親藍媒體集團事業版圖又多了家大報,老共不但不動林姓企業大亨的其他事業版圖,還宣布對其特赦並保證其人身安全,大力邀請他返台,這是給戰前逃往海外的企業家們的一顆定心丸:我們連林XX都不碰了,你們是在怕啥?這招懷柔政策果然奏效,逃到國外的企業家紛紛返國。

竹科高科技產業紛紛重新開工,國際高科技市場很快恢復正常,以前台灣總有些人說台灣有啥矽屏障可以保護台灣不被老共進犯,看來是沒啥效果的。

國軍則在戰後接受改編,義務役全被遣散,志願役想留下來的都一起被收編為「台灣特區人民武裝警察部隊」,國軍將領們全部都沒有被列為戰犯,且重新授予軍銜與退休金,原本老共想找中華民國末代國防部長劉耀輝當台灣特區武警司令員,但劉部長只說了句:「家父在我出生沒幾日時就為了保衛中華民國死在一江山,我要是當起共軍的將領,在我百年之後要拿啥面子去九泉之下見家父?」,找參謀總長來當參謀總長也加以婉拒,也只好作罷,之後國防部長與參謀總長都到國內大學去任教,脫下軍裝改教書。

對照起總統在共軍即將打進台北市時大肆發飆痛罵國軍都是賣國賊的言論,這真得格外諷刺。

最後這個位置給了十軍團的王指揮官來當。

幾天前,我去上班時碰到一隊巡邏中的台灣特區武警,見到了兩個熟面孔,就是阻止狗官槍斃我的關指部副連長(狗官被拔掉後變成連長)與輔導長,算起來我欠他們一條命,我笑著跟他們問好,他們也認出我來對我打招呼。

至於那個拔掉狗官的政戰主任,則也接受改編變成特區武警大校,原本政戰主任位置被改成政委,並由對岸的政委空降,國軍變成武警很尷尬但也很無奈。

在開戰之時,深綠的大肆造謠,說共軍登台之後將會大肆強暴台灣女性,台灣人要殊死奮戰以保衛自己的妻子姊妹女兒。但戰時與戰後共軍都沒有大肆輪姦台灣人的妻子姊妹女兒,反倒是台灣人的妻子姊妹女兒自己靠過去了。

戰後這幾個月台灣繼續維持食品配給,過慣好日子的台灣人自然怨聲載道,但也不怎麼敢反抗,有很多台灣年輕女孩為了能夠吃更好且有人保護,主動往解放軍身上靠過去。

戰後一個多月,我與愛妻小雲出門時看到隔壁租屋的那三個女學生帶三個解放軍回公寓,那些解放軍還帶了不少吃的東西,那三個女學生看到我們顯得有些尷尬,但他們還是讓那三個解放軍在租的房子裡待了一個下午,接下來這幾個月以來這三個解放軍幾乎周周都帶大包小包吃的喝的東西來公寓找那三個女學生。

上個月,我還碰到那個在西門町被惡少輪姦的年輕女孩,她小鳥依人似的依靠在一個高大英挺的解放軍軍官身邊,似乎有那個解放軍軍官在,她就不怕有人來傷害她似的。

她有認出我來,她尷尬地對我點了點頭,笑了一下,我也笑了一下,點了點頭。

那個解放軍軍官說:「妳認識他?」,她回答:「以前碰過面……」。

但願她今生一切平安。

還是有些人不願意接受新秩序與現狀,有些拒絕放下武器接受改編的國軍組織起城市游擊隊伏擊共軍,有天晚上我與小雲在吃晚飯時聽到外面槍聲大作,我們趕緊躲在桌子下,後來才知道抵抗運動成員剛剛伏擊了一批巡邏的共軍,雙方各有幾個人被打死。

戰爭是結束了,但還沒有完全安寧下來。

平安夜當晚,我與妻子小雲與一歲半的女兒去一家西餐廳吃聖誕大餐,天氣很冷,很有過節的氣氛,但台灣並未完全平安。

這家西餐廳戰時挨了兩枚反坦克飛彈,幾個國軍官兵死在廚房,經過整修後重新開張,但願我等等去上洗手間時不會碰到國軍官兵的“英靈”。

為了這一餐,我存了很久的錢,在戰後台灣,吃這樣的一餐是件頗為奢侈的事情,但為了慶祝聖誕與即將到來的新年,我願意花這筆錢。

今年是個頗為血腥的一年,不僅發生台海戰爭,普丁也如願以償的扶植新俄羅斯這個政治實體,烏克蘭被一分為二,基地組織繼續在中東鬧事,無論是台海戰爭或烏克蘭、中東戰火都可以說是鄉民頭腦發熱引來的惡果,不知後人是否會引以為戒?但願明年會是個和平的一年。

吃飽後,我們路過一家天主教堂,我們一家沒啥明顯宗教信仰,我相信每種宗教都是造物者面相的一部份,但教堂服務人員還是很熱忱的邀請大家進去參加活動,我們一家也進去了。

他們正在舉辦子夜彌撒,慶祝救主耶穌的降生,彌撒上幾個武警正在監視,雖然中國已經與梵蒂岡建交,中國愛國教會正逐漸回歸教宗領導,但中共還是怕有人藉機煽動鬧事。

主持彌撒的神父說,耶穌的誡命是希望人人彼此相愛,區分人們的不同自相殘殺是件違背基督誡命的事,接著他請大家一起為死去的國軍官兵、共軍官兵與無辜百姓的靈魂祈禱。

我感受到一股神聖的臨在,在我們凡人之上有個超越一切的大老闆,但我有點想不懂這個大老闆為何不親自下來阻止人間的戰爭與災禍?

或許祂已經訓示過了,人們不願遵守只能自作自受了。

柯建國、那個在桃園機場被我打死的共軍機降團士兵以及其他戰友與共軍陣亡者,願你們安息!

但願世界永遠平安!


=======================

沒人(包含我)希望上述情節發生
但我們台灣所該做的
就是團結富國強兵
並有有效外交手段
來維護自身生存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07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2頁(共2頁) 上一頁  1, 2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 相似主題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