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童話 第一卷

2頁(共2頁) 上一頁  1, 2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回復: 殘酷童話 第一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0月 02, 2016 9:07 am

第一卷 魔豆的故事
從前從前,在一個村莊裏住著一個名叫傑克的男孩。傑克沒有母親,從小就與父親相依爲命。

傑克的母親究竟到哪兒去了呢?有人說她在傑克很小時便離家出走;也有人說,她是和村子裏的男人私奔了。至于傑克的爸爸的說法則是:「你的母親被上帝召喚到天國去了,現在在天國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聽爸爸這麽說,傑克于是經常一個人呆呆地仰望著天空,幻想著身在天國的母親的樣子。天國究竟是什麽模樣的世界?一定和自己住的村子一樣,到處都是農舍,在起伏的丘陵間有條潺潺小河流過,而站在遠山眺望,山丘上那雄偉的建築是教堂,有紅色屋頂的則是傑克的家。

「真想也早點兒到天國看看。」

每當傑克這麽說時,總會招來父親的一頓罵,要他不可以再說這樣的話。見父親如此生氣,傑克自然不敢再提,但心裏仍不時地幻想著。

傑克的家中養了一頭母牛,這頭母牛所擠出的乳汁向來是傑克與父親生活的重要經濟來源。然而一天,這頭乳牛突然擠不出奶來,似乎是長期營養不良的樣子。沒辦法,傑克的父親只有對傑克說:

「看來只能把它賣了!今天剛好是市集的日子,你就把牛牽到市集上賣了吧!」

不過臨走前,父親仍舊不放心,他再三交代傑克要注意價錢,可千萬別讓壞心的商人騙了。

牢記父親的提醒,傑克于是牽著母牛出門。走到城門時,突然遇見一位白發老人。這位老人傑克並不認識,不過奇怪的是,他竟然知道傑克的名字。看見傑克,老人喊道:

「喂!傑克,你上哪兒去呀?」

「我要上市集去,我想賣這頭牛。」

「哦?這頭牛看起來挺不錯的嘛!」

「是呀!只是,已經擠不出奶了。」

「這樣吧!我喜歡這頭牛,你就賣給我好了!」

說完,老人自口袋取出一粒豆子,想做爲向傑克買牛的條件。

「不行呀!光是拿你一粒豆子,我一定會被父親罵慘的,你能不能再多給我一些。」

不顧傑克的請求,老人義正辭嚴地對傑克說:

「我給你的可不是一粒普通的豆子。你將這粒豆子種下,只消一個晚上豆子便會長成一棵大樹,一棵直沖雲霄、直達天庭的大樹。到那時,順著樹往上爬,你就可以到天國了。」

什麽?只要順著樹爬就可以到天國?那麽我長久以來的願望,不就可以實現了嗎?傑克想。

沖著這個理由,傑克不說分由地便把牛交給老人。接過傑克手中的牛,老人突然化成一陣煙,像一陣風似地瞬間消失在傑克面前。看到這幕景象,傑克嚇得兩腿發軟,沒敢再做停留,急忙捧著豆子迅速跑回家中。

回到家裏,傑克將遇見老人的事一五一十告訴父親。只見父親鐵青著臉,氣憤地將豆子擲向窗外,同時大罵;

「你這個笨蛋!要是那麽想去天國就去好了!永遠都不要再給我回來!」

接著鑽進被窩裏,理都不想再理傑克。

隔天早上,一覺醒來的傑克睜開眼後,只覺得今天的天氣似乎特別陰沈。起身仔細一看,天呐!這哪是天氣的關系,根本就是門前長了一顆大樹,綠蔭遮住了整個天空,難怪絲毫看不見太陽。可是,好端端地怎麽會有棵大樹呢?傑克愣了一下,想起昨天被父親扔到窗外的豆子;想起老人的話,莫非……。

他急忙沖出門外,擡頭一看,這棵樹果然直挺挺地向上生長,站在地面完全看不到盡頭。傑克看了好不興奮,不做它想地馬上攀著樹藤往上爬,爬著爬著,離地面愈來愈遠,高過屋頂、穿過白雲,終于來到了天國。

天國的模樣果然和他想像中的一樣。有山丘、有河川,還有一望無際的稻田,甚至教堂和有著紅色屋頂的房子,也和傑克平時生活的世界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在天國裏的東西全部都沒有影子,在陽光下站著,地表的四周竟然可以毫無陰影。

沿著河川往前走,傑克發現迎面來了個看起來像紅鬼似的男人。仔細一瞧,那不正是拿豆子和他交換的那個老人嗎?原來老人是紅鬼的化身,難怪給他的豆子具有魔力。可是,這個男人給自己豆子用意爲何?好奇之余,傑克決定跟蹤男人,看看他究竟在玩什麽把戲。

就這樣跟在男人後頭走著,不久,他看見男人進入一戶人家裏,看樣子是他自己的家。

「孩子來了沒有?」隔著牆壁,傑克聽見屋裏一個女人的聲音。

「好像還沒人來的樣子。」男人回答著。

傑克悄悄地溜到窗戶旁,偷偷往屋裏窺探,發現男人正拿著一塊疑似嬰孩屍塊的東西,將它平鋪在面包上,大口大口送進口中。

原來是個食人魔!

看得傑克不由從心底打起哆嗦。既然這裏的鬼怪都吃人肉,想必今晚一定找不到東西可吃,想到這裏,傑克的肚子不自覺地叫了起來。

咕噜、咕噜。

「誰?是誰在外面?」聽見奇怪的聲響,屋裏的女鬼即刻往窗外的方向看去,走避不及的傑克正巧和女鬼來個四目相交。

「啊?媽媽!」刹那間,傑克失聲喊道。

他幾乎可以確定這個女鬼就是他的母親,他日日夜夜思念的母親。雖然她的模樣現在看來有些可怕,但是變成惡鬼想必也不是她所樂意,而且畢竟她是他的母親,這是不爭的事實呀!于是,他又叫了一聲:

「媽媽。」

男鬼看到這幕景象,表情似乎有些疑惑。他轉頭問女鬼:

「這小家夥叫你什麽啊?」

「我也不知道。我根本就不認識這個呆頭呆腦的孩子。」女鬼表情狼狽地回答著。傑克于是把自己順著魔豆爬到天國想找媽媽的事情全數告訴女鬼,沒想到,女鬼聽完後不但不予同情、感動,還凶巴巴罵起傑克來。

「你這個小兔崽子胡說八道些什麽,再說我是你媽,看我不把你撕碎吃掉才怪。」

倒是站在一旁的男鬼,在看見女鬼妻子大發雷霆後,連忙站出來緩頰。

「你生這麽大的氣幹嘛呢?要是他真是你的孩子,哪有吃自己的孩子的道理?我看他也挺乖巧的,不如把他留在這兒和我們一起生活吧!」

「別開玩笑了!」女鬼搖著手,甚是反對的樣子:「你看他一副呆頭呆腦的樣子,真要當鬼,找得到吃的東西才怪!只怕到時還會連累我們,我看算了。」

兩個鬼你一句、我一句討論著,看得傑克也覺得挺沒意思的,沒等他們討論完畢,傑克便插嘴道:

「我看我還是回到我爸爸那兒好了,等想看媽媽時再隨時上來。」

「有什麽好看的!」女鬼的態度依舊相當冷漠。

「是啊是啊!想念你媽媽時再上來看她好了,快回去吧!哦,對了!這裏有只會生金雞蛋的母雞讓你帶回去。」

好心的男鬼從屋子裏抓出一只老母雞交給傑克,並告訴傑克,只要對著這只雞命令:「生蛋!」它自會蹦出一顆金雞蛋來。

懷著依依不舍的心情,抱著母雞,傑克走出男女鬼所住的房屋,來到魔豆樹的位置。他還不時回頭張望,希望能看見母親跑出來送他的身影,可惜,背後半個人影也沒有。

「算了,走吧!」

失望之余,傑克終于下定決心要回家了。可是,才剛走到魔豆樹前,還未踏出第一步,他就已嚇得全身發抖,一副幾乎要昏倒的樣子。

「天呐!怎麽這麽高啊!」

原來來時,因爲心裏惦記著想見母親一面,拼命地爬、拼命地攀,所以並不覺得離地面很遠。這會兒要下去,才發現這高度實在嚇人,不但如此,還陡得可怕,一向有懼高症的傑克,說什麽也沒勇氣踏出第一步。

傑克只得哭喪著臉回到男鬼和女鬼的家。

才剛走到門邊,還沒來得及敲門,傑克便聽到從屋裏傳來一陣陣奇怪的呻吟聲。從窗口探去,他發現男女兩鬼正脫得精光,躺在床上翻雲覆雨,享受著肉體上的歡愉。

不巧的是,傑克的偷窺舉動被壓在下方的女鬼發現了。她向窗口邊的傑克抛了個媚眼,然後送上一抹冷冷的笑。

還沒來得及意會女鬼的表情,突然間,女鬼已出現在傑克的面前。她面無表情地逼近傑克,不等傑克喊出最後的一聲:「媽媽!」便伸手過去掐住傑克的脖子,像在擰著毛巾似的,一把擰斷了傑克的頸子。

傑克死了。

女鬼把傑克的屍體藏在堆放幹草的倉庫中,當晚並讓他變成餐桌上的一道菜。

「嗯,真好吃,這是孩子的肉吧!還是孩子的肉對我的胃口。……還有沒有孩子爬上來?」

「有啊!好幾個呢!想到這兒是天國,哪有不爬上來的道理。」

果然,誠如女鬼所說的,隔天一早,又有個不知打哪兒跑來的男孩,倚在窗戶旁窺探著鬼魅們所住的家。

教訓:抛家棄子的母親早做鬼去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殘酷童話 第一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0月 02, 2016 9:07 am

第一卷 人爲何而活
從前從前,在北國的一個村莊裏住著一位鞋匠。由于村裏連年農作物收成狀況不佳,食物價格飛漲,工資卻未跟著調漲,因此對鞋匠而言,日子可說是過得一天不如一天。不要說吃的東西不夠,就連一件得以禦寒的衣服也沒有,經常是他和妻子兩人共穿一件破爛得不能再破爛的外套。

眼看著寒冷的冬天就要來臨,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鞋匠的妻子只得翻出自己平日省吃儉用掼下的一點兒私房錢,再翻翻帳簿算出村裏左鄰右舍賒欠的帳款,看來這些錢還夠買一件羊皮做的外套,心想不如叫丈夫先去催收這些舊帳,再去買件大衣准備禦寒吧!

不過,令她不放心的是,丈夫是村裏出了名的阿呆,經常被人欺負了還渾然不知,加上平時愛喝上幾杯,只怕三碗黃湯下肚,帳款多少都搞不清楚。偏偏自己又有事走不開,沒辦法,只得在丈夫出門時再三叮咛,要他千萬得記著每戶人家賒欠的數字,還有,在還沒收齊款項,買到皮衣之前,絕對不許喝酒!

鞋匠自始至終盡是一個勁兒地點頭,像是在對妻子說:「好啦!好啦!我都背熟了,你就別再唠叨了。」

換上和妻子共穿的襯衫,再披上那一百零一件破爛外套,鞋匠往第一戶賒帳的人家出發。

果然,連收了好幾家,每戶人家都把鞋匠當做是傻瓜一樣騙得團團轉。不是編了一大堆理由說漫錢還,就是怎麽也不開門,裝做沒人在家的樣子;再不然也有上演苦肉計,大人小孩哭成一團,還一副尋死尋活的樣子。結果,收了一整天的款,鞋匠才收到幾毛錢。

想到臨出門前妻子耳提面命著今天無論如何得帶一件皮衣回來,鞋匠只有硬著頭皮前往皮衣店,拜托皮衣店的老板讓他賒個帳。無奈怎麽求,皮衣店老板的態度卻硬得很,怎麽也不肯通融。受了一肚子窩囊氣,鞋匠火大起來,幹脆跑去店家喝酒,喝得醉醺醺的,不但忘了煩惱,也驅走了寒意。

「一件衣服算得了什麽?我幾滴酒就可以把它搞定。誰說一定要穿皮衣才不怕冷?我現在就不冷!」

他滿是醉意地顛跛走著。來到教堂前面,突然發現有個男人光著身體縮成一團地倒在教堂門前。走近一看,發現這個男人不僅面貌姣好,全身皮膚還白嫩得無一處疤痕,年紀又輕,堪稱是名美少年。

「喂!你好像不是我們村裏的人嘛!你打哪兒來的?」

男人似有難言之隱,勉強擠出一臉尴尬的笑容後,指了指天上。

「啊?你是從天上來的?那你就是天使羅!可是,你爲什麽要光著身子?」

「請恕我不能告知。」男人表情嚴肅地回答著。

「好吧!我不問就是了。我的衣服先借你穿,然後再帶你去喝個幾杯,幾杯之後包准你不再冷了。走!」

說罷,鞋匠帶著男人又回到剛才的小酒館,痛痛快快地再喝上數盅酒,把出來時妻子給他的錢全部喝得精光。

三杯黃湯下肚,愈喝愈過瘾,鞋匠自然也忘了臨出門時妻子的交代。等到酒醒得差不多時,這才意識到大事不妙,所有錢已花光,這下子怎麽回去向妻子交代?

沒辦法,總不能不回去吧?只有硬著頭皮帶著這位半途識得的好友,兩人一同回家。

進家門後,免不了又得忍受妻子的一陣怒罵。鞋匠的妻子像是中了邪似地歇斯底裏大吼著,但當她的怒吼隨著目光降臨到年輕男人的身上時,她心中的熊熊火焰就像遇到冰塊一樣,刹那間完全降溫。不只語氣平順,臉上的線條也變得柔和起來。

「好了,好了,錢花光就算了。看來你還真像個天使呐!只是,你是不是做了什麽壞事?不然怎麽會被降到人間來?」

「關于這點,恕我無法奉告。不敬之處,還請您見諒。」

看他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和自己的丈夫可說是有天壤之別。這麽有氣質又俊俏的男人,鞋匠的妻子怎好再苛責他呢?于是,便留他在家裏住了下來。每天都能看著他,就算褲帶勒緊一點,也算是值回票價了。

鞋匠夫婦家中住了一位天使的消息,很快地便在街坊中傳開。村裏的人們,特別是些年輕的姑娘家,莫不好奇地爭相來見天使男人一面,讓鞋匠的妻子看了心裏有些吃味。不過,女孩們對于天使一身破爛、每天淨坐在地上發呆的模樣也頗有微詞,認爲他「俊俏是俊俏,但卻一副沒什麽才能的樣子,而且背上也沒翅膀,和想像中的天使有些差距。」

女孩們說天使男人沒什麽才能的樣子,事實上的確也是如此。因爲這個天使除了吃飯外,真的什麽也不會。想教他做鞋子蘇!偏偏手腳又笨得可以,因此他每天的工作除了吃飯、和鄰居孩子們玩耍,就是睡覺了。

不過,鞋匠夫婦倒也不引以爲忤。因爲他們發現,自從天使住到他們家之後,他們的鞋店生意慢慢似乎略有起色,前來訂做鞋子的客人也漸漸增加。托天使的福,現在夫婦倆已買得起二手羊皮外套,不僅如此,偶爾還吃得起肉。這一切或許都是拜天使所賜吧!

一天,鞋匠家突然來了一位富家少爺,抖著一身的橫肉,拿出一塊價值不菲的牛皮,要鞋匠幫他做雙馬靴。

「你可得給我好好地做,不然的話……,我就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那副盛氣淩人的樣子,嚇得鞋匠只能捧著手中的牛皮連連向他稱是。看見自己的惡勢力奏效,這位富家少爺這才露出得意的笑容,對著鞋匠狂笑三聲,然後揚長而去。

「小的照辦就是!小的照辦就是!」那名富家少爺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遠端,鞋匠還不知情地低著頭喃喃稱是。

「好了!人都走遠了,你還在喊『是』!」見丈夫這麽懦弱的模樣,鞋匠的妻子不禁白了鞋匠一眼。

「你們毋需擔心,也不用幫他縫制靴子,只管用這張皮幫他做雙壽鞋便是!」突然間,天使男人在一旁神色自若地蹦出這麽一句話。

聽得鞋匠和妻子面面相觑,他們不明白,對方要的明明是雙馬靴,怎麽能做雙壽鞋?何況對方又是一臉惡形惡狀的,到時要來領貨,見鞋匠交給他的是雙壽鞋,事情不大條了才怪!

「那個人馬上就要離開人間啦!剛才我看見他的背後站著一位天使,是來送他上西天的。所以我說,你們不用替他做馬靴了,縫雙壽鞋倒是派得上用場。不信,待會兒等著看就知道。」

天使話才說完,方才跟在富家少爺身旁的一個下人果然就喘籲籲地跑進店裏來,臉色慘白地對鞋匠說,他們家少爺剛才突然暴斃了,請鞋匠把原先訂做的馬靴改成壽鞋,好在葬禮時使用。

眼前的這位天使果然是料事如神!鞋匠和妻子不由得對天使投以贊歎的眼光。尤其是鞋匠的妻子,更是因崇拜而對天使燃起愛慕之情,畢竟天使的聰慧、機智,他那愚笨的丈夫是怎麽也比不上的。

看到自己這麽受眼前這兩個人類所崇拜,口風向來緊的天使也不自覺地松了口,他告訴鞋匠夫婦說:

「老實說,我是在天庭犯了錯,惹怒了上帝,被上帝沒收了我的翅膀,扔下凡間來的。上帝要我在人間找到三個問題的答案才可以回去。第一個問題是『人有什麽?』第二個問題是:『人沒有什麽?』第三是:『人爲何而活?』目前的我,已經找到兩個答案了,還剩一個,我就可以重返天國了。」

「噢?那麽,依你看,人有什麽呢?」鞋匠好奇地問。

「人類有愛。記得你第一天帶我回來,大嫂初見到我時相當生氣,原本還打算趕我出去,就是因爲愛,愛意自她心底升起,所以她才肯讓我留下。」

「那麽,人類沒有什麽呢?」

「人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不知道下一秒鍾會發生什麽事情,不知道何時會死。就像剛才那位富家少爺一樣。」

接著,天使男人若有所思地說:「現在就剩下最後一個答案了,等我知道『人爲何而活』,就是我重返天國的日子了。」

就在天使向鞋匠夫婦全盤托出自己下至凡間的遭遇及目的後數個月,他們三人所居住的村莊突然鬧起饑荒。所有的農作物都無法生長,存糧又已被村民吃個精光,各地都陸續傳出有人餓死的災情。

要想活下去,自然就得想辦法找食物。村民不得已開始從家裏養的家畜及貓、狗下手,好不容易撐過一陣子,能吃的動物也被吃光了,最後就只剩下人而已。吃人肉的確殘忍,但是,不吃人肉全村的村民只有同歸于盡的份兒。怎麽辦呢?在經過地方居民共同商議討論後,大夥兒決定從不久人世的重病病人下手。重病病人吃完了,再吃老人,然後再殺男人、小孩,最後是有生育能力的年輕女人。

盡管村民暫時無餓死的危機,但要他們吞噬昔日在同一塊土地上生長的同伴的肉,對人們心靈而言又何嘗不是相當重大的打擊。看著他們吞食人肉時哀戚的面容,甚至有人聲淚俱下,站在一旁的天使突然心有所悟似的,隔天便忙著收拾行李准備重回天國了。

「你找到答案了,是嗎?」瞥見天使正在收拾貼身物品,鞋匠驚慌地上前詢問。

天使沒有回答,徑自埋頭做自己的事情。

突然間,鞋匠緊捉著天使不放,慢慢地將臉貼近天使面前,表情甚是恐怖地說:

「你不能走!你在我們家白吃白喝這麽久,吃得圓滾滾的,連個答謝的禮物也沒給,這樣回去上帝是不會原諒你的!」

鞋匠的妻子也逼近天使,目光凜然地說:

「沒錯!我知道,你一定是要回去回複上帝:『人是爲了人肉而活』,對不?那不是正確答案呀!事實上你也知道,人根本就是爲了上帝而活。既然是爲了上帝而活,當人有苦難時,上帝想必一定會願意慈悲地伸出援手,甚至要祂割下身上的肉分給人們吃也在所不惜。而天使你,正是上帝用祂的肉制造出來的生物,上帝讓你下凡一定另有祂的目的,一定是爲了要解救我們呀!」

「你說的或許沒錯。」這下子輪到天使慌張起來了。「可……可是,尤其是你,大嫂,我知道你要的是什麽,我本來就准備要好好補償你啊!」

「你不要在我丈夫面前搬弄是非!」鞋匠的妻子像被人當場戳破什麽秘密般,惱羞成怒地大吼:「我什麽時候暗示過你我要什麽來著?你嘴巴放幹淨一點!」

在一旁的鞋匠還愣頭愣腦的沒能意會他們所指的事情,只是在旁邊鼓噪道:

「什麽補不補償的我不知道啦!我只知道你到現在什麽也沒回報我!尤其現在村裏的人對你的事情也開始議論紛紛了,我是不會放你回天國的,不然我怎麽向他們交代。」

「那,你們要我怎麽做嘛!」

「很簡單,讓我們吃了你!」

正值此時,鞋匠家的門口也聚集了許多村民,人人磨著牙、懸著口水,一副饑腸辘辘似地守候著。不時還有人傳言,說天使的肉是上帝精心配制,具有長生不死的療效,而且只要吃上一口,今後就可以永遠不必再吃東西,也不會覺得肚子餓了。

聚集的村民愈來愈多,大家實在是等不及了,最後一起沖進鞋匠家中。他們捆綁了天使,並將他塞進鍋裏熬湯。不過奇怪的是,煮了許久卻見天使還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怎麽煮也煮不爛。這時群衆裏有人提議,不如將祂的十字架也扔下去煮吧!果然,十字架才剛下鍋,馬上就看到天使的臉色大變,接著「哇!」的一聲,他整個身體迅速溶化在水中,最後變成一道天使肉湯。

天使肉湯完成了,鞋匠拔得頭籌喝了一口,只覺得整個人頓時輕飄飄的,原先的饑餓感果然不見了。他真的得到長生了,只是,之後的他卻也忘了什麽叫「生存」,甚至不知道自己還活著。

教訓:人不是爲了上帝而活。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殘酷童話 第一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日 10月 02, 2016 9:08 am

第一卷 後記
有人說近來的小說似乎不再像從前般有趣。當然啦,針對此,也有人持反對的意見。只是,就算這只是其中一部分人的聲音,讓我們想想,爲何會有此一說産生呢?記得在福田恒存、安西徹雄所譯的《正統爲何?》一書中,就記載著這麽一段話。

「從前流傳下來的童話故事,故事中的主角往往是一位非常平凡的少年,和你我沒什麽兩樣。而故事是從他一天遇到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發展起。……然而,現代的小說卻恰恰相反。故事中的主角本身經常就是一個奇怪、特異的人。換言之,故事是以不正常的背景情況做爲發展,遠遠脫離正常的演變,而以異常代替正常。……如此一來,難怪現代的小說會予人一種無趣的感覺。……至于現代的寫實小說,所描述的也往往是發生在一個原本狀況就異常的人身上的事,敘述他在這乏善可陳的世上所做下的了斷。」

了解了現代的小說寫法後,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從前的童話故事。同樣是根據上述一書的評論,書中提到過去的童話故事,其故事發展往往合乎道理、切合實際,而非憑著空想捏造出來。且在童話的世界裏,還有其欲提供世人的正確意見導向,這些法律上、論理上的觀點,往往就是融于所謂的魔法當中。換句話來說,過去的童話經常借由故事裏的魔法來創造一個合理的超現實世界。因此,在超現實的世界裏,故事發展處處合情合理,文章的內涵也十分明確,不因同情或感傷等旁雜的心理因素動搖了故事該有的發展和結局。也因爲如此,在講求因果報應、勸善懲惡或自業自得的原理下,過去的童話故事顯得較爲殘酷,透過閱讀,孩子們可很明確地了解這個世界殘酷的一面,在觀念上得到強烈的烙印。

可惜,到如今,孩子們閱讀過去這類童話故事的機會逐漸減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新興童話。這些新興童話或稱爲「兒童文學」的讀物,乃是大人們特地爲讓孩子閱讀所寫出的。其中的故事主角不管是個孩子或是動物,所欠缺的始終是一份寫實。而部分作品更是以爲以孩子的語調寫出些童言童語,就算是童話,結果故事裏面盡是一些空想及不符合實際生活的敘述,對孩子而言無異是本無聊的讀物罷了。這無異又是現代風的無聊小說發生在兒童版上的另一個悲劇。

基于此,模仿從前的童話故事,以過去的故事爲骨架,創作出一個合乎情理、超現實且具殘酷特色的童話是有其必要的。也基于這個感想,我著手創作這本「童話集」。由于是童話,並非小說,文中將以道理、啓示爲基礎,配合想像力的發揮,較不重視情感的傾訴及發揮。至于之所以強調本書爲「成人版」,乃是因在改寫之後,于故事中加入部分對兒童而言「毒性稍強」的發展,以及在描述上涉及部分色情情節所致,對成人而言將會較具吸引力,而非完全不適合孩童閱讀。

本書所創作的二十六篇故事,分別是取材自世界各地著名童話故事,加以改寫而成。各篇故事的取材根據如下:

1 人魚的眼淚 安徒生童話集〈人魚公主〉

2 一寸法師之戀 日本童話〈一寸法師〉

3 白雪公主 格林童話〈白雪公主〉

4 天涯之泉 ①英國童話〈天涯之井〉 ②格林童話〈青蛙王子〉

5 染血的禮服 ①Oscar World〈南丁格爾與玫瑰花〉 ②希臘神話

6 照鏡子的公主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

7 模仿殺豬的孩子們 格林童話〈玩殺豬遊戲的孩子們〉

8 變成大蟲的薩姆沙 ①高加索〈變身〉 ②英國童話〈烏龜的遠足〉

9 名人傳補述 中島敦〈名人傳〉

10 盧生之夢 ①沈既濟〈枕中記〉等 ②柳宗元〈河間記〉

11 養老瀑布 日本童話〈養老瀑布〉

12 新浦島 日本童話〈浦島太郎〉

13 猿蟹戰爭 日本童話〈猿蟹大戰〉

14 赫映姬 竹取物語

15 三只戒指 林達夫〈三只戒指的故事〉、〈文藝複興〉

16 蛇發女妖的頭顱 希臘神話

17 故鄉 西華(森鷗外譯)〈父與妹〉

18 潘朵拉的盒子 希臘神話

19 一個戀愛故事 ①希臘神話 ②伯羅童話集〈青胡子〉

20 魔女島 ①宇治拾遺物語九一〈僧伽多行羅刹國事〉 ②今昔物語卷第五〈僧伽羅·五百商人、共至羅刹國語第一〉

21 前往天國的男孩 格林童話集〈天國的婚禮〉

22 安達草原上的鬼 歌謠〈黑塚〉

23 卡滋卡滋山傳說 日本童話〈卡滋卡滋山〉

24 不吃飯的女人 日本童話〈不吃飯的女人〉

25 魔豆的故事 英國童話〈傑克與魔豆〉

25 人爲何而活 托爾斯泰〈人爲何而活〉

另外,本書亦應新潮社編輯部之邀,在每篇故事末尾增列一句「教訓」,原意僅是欲仿《伊索寓言》之寫法,僅代表本人身爲作者對一篇故事所産生的感想,並未有引導或拘束讀者們想法之意,在此特爲說明。其實,若說「教訓」,就本人而言,始終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當然縱貫整本的各篇故事,本人亦已將此想法融入各篇故事之中。所以,如果真要說出「教訓」,或許應是這句話吧!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54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2頁(共2頁) 上一頁  1, 2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