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條精靈戰記 天鏡的極北之星 第一卷

4頁(共4頁) 上一頁  1, 2, 3, 4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回復: 發條精靈戰記 天鏡的極北之星 第一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10月 28, 2015 10:11 pm

公主輕輕點了點頭。她的眼中,浮現出對於親生父親的輕蔑與憎惡。

“當今聖上——現任皇帝阿爾夏恩庫爾特·齊多拉·卡托瓦瑪尼尼格這個人,只要摘下頭上那頂至尊的皇冠就什麼也不是了。只是個好色而愚魯,還脾氣暴躁的男人而已。或許本來並不是那樣的,但沈溺於美酒與女色的生活,令他從骨髓開始腐爛了。僅僅是想起余是那東西的女兒,就有種全身的血液都腐敗了一般想嘔吐的感覺……”

“這不科學啊。假如說人身上有那麼一處活著的時候就會腐爛的部分的話,那麼不是血而是腦袋吧。”

伊庫塔輕巧地如此斷言道。他的幹脆爽快,令公主微笑起來。

“相遇還沒有多久的時候,汝也說過同樣的話啊……。那些話不知道有多麼撫慰了余的心靈,再怎麼感謝,都無法傳遞給汝……”

“哎呀,那不是我的功勞,而是科學的功勞嘛。”

“這種時候汝就不用謙虛了……。不管怎麼說,在卡托瓦納帝國的政治已經腐敗至極這樣一個前提之下,余有事相求。”

說到這裏,夏米優殿下頓了一拍,端正了坐姿之後說道。

“伊庫塔·索羅科。——余命令汝,作為軍人,登上帝國軍的頂端。”

“…………”

“余知道汝不願意這麼做。不過余可不準汝說做不到。汝身上有軍事才能——而且還是壓(·)倒(·)性(·)的才能”

公主特意沒有再做出更多的評價。因為現在她自己能活著在這裏這一事實本身,就是證明伊庫塔身懷非凡才能的最佳證據。

使用詭計越過國境,利用新奇的戰術將現役的大尉玩弄於鼓掌之中,憑借兵法上高次元的‘預判’挫敗了老練軍人的誘拐計劃。假如這麼多的實績還不能肯定他將來能夠飛黃騰達的話,那到底要以什麼條件來衡量人材呢。

“……瘋了。我們先無視實現目標的可能性,假設我一直升到了帝國軍元帥的位置,那接下來又要怎麼做。該不會叫我對皇室發動軍變吧?軍人、貴族、英雄之後還要送我一個‘獨裁者’的名聲,這可真是盛意隆隆啊。”

“不是,不發動政變。余也不喜歡獨裁者,況且即便成功了,在那之後帝國內部就會出現政治的空白地帶。現在的齊奧卡共和國不可能錯過這個千載良機。在破綻百出的時候被入侵的話就只有亡國了。”

“看來您還有看到點現實情況的樣子。那麼請告訴我,要讓出人頭地的我幹什麼?”

“給(·)余(·)戰(·)敗(·)。”

公主毫不猶豫的回答,頭一次令伊庫塔僵住了。——這個少女,剛才說了什麼?

“汝當上大將或者元帥,得到帝國軍全軍的指揮權,然後在與齊奧卡的戰爭之中造成決定性的敗(·)北(·)。決不能戰勝,這必須得是敗北。要說原因的話,那是因為即便勝利了,帝國的制度也已經衰弱到了不可能通過自己的力量重整國家的地步了。”

這一瞬間,伊庫塔感覺就像是被一道閃電劈中了似的。這是從阿納萊·卡恩門下出師以來頭一次的沖擊,即便在他的整個人生之中也屈指可數的翻天覆地般的觀念轉變。

“……殿下。也就是說,通過戰敗來——”

“是的,戰(·)敗(·)救(·)國(·)。說得更加確切一點,就是利用戰敗之後流入的齊奧卡共和國的文化、經濟、政治哲學——這一切的外壓,來凈化帝國。

這聽起來或許像是天方夜譚。的確,還沒有國家主動地采取過這種做法。然而在戰敗之後繁榮起來的國家在歷史上要多少有多少。所以余才能說,這是一種可行的方案。”

伊庫塔只有瞠目結舌。……的確,正像裏坎中將那件事一樣,將軍事上的小敗用來為政治服務的先例,之前在帝國也有過。但那終究也只限於戰術上的、局部的敗北,是建立在奪取最終勝利前提之上的棄子。換句話說,用將棋來打比方的話就跟舍棄自己的飛車去吃對方的王將一樣。

然而公主殿下的主意卻不同。那是舍棄棋盤上的勝利而想要在棋盤之外尋找一線希望的嘗試。在一般的戰爭之中,在戰術層面之上還有戰略,其構造偶爾會允許局部的敗北,但這個公主,通過將政治置於戰略層面之上這種做法,甚至連最終的敗北都容許了。她相信,決定性的戰敗這枚巨(·)大(·)的(·)棄(·)子(·),會在政治上開辟通往今後勝利的道路。

“……帝國固有的文化和國民性要怎麼辦!戰敗國的待遇就只在戰勝國的擺布之中啊!要是那樣的話,帝國本身就會在再生之中變得無限稀薄下去!”

“你說得對,但那是帝國在戰爭之中徹底戰敗的情況吧。在留有充分余力的狀態下迎來戰敗的話,是有可能通過軍事力量來限制齊奧卡的內政幹涉的。然後索羅科——余需要汝做的,正是這點。”

“不、不能戰勝,也不能輸得再無還手之力?也就是說我要”

“要巧(·)妙(·)地(·)戰(·)敗(·),索羅科。為了獲得凈化帝國所需要的適當外力,為了戰敗之後依然能夠限制來自齊奧卡的幹涉,要保留絕妙的余力迎來戰敗。

這事只有你做得到。並非只是軍事才能的問題,不管是軍人還是貴族或者是皇族全都討厭的伊庫塔·索羅科的精神性質是不可或缺的。就算雅特麗有著與你同等的能力,也不會將這份職責交給她。她打從骨子裏就是個軍人。殺敵衛國這種純粹的心意是無可動搖的。通過戰敗來為國家謀求利益這種思維方式本身,就跟她的生存方式有著悲劇性的矛盾。”

伊庫塔感到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異端。在這個國家,公主殿下的主意實在是太過異端了。然而,某個角度上又跟帝國的腐敗一脈相承。因為公主這種“戰敗救國”的主意,跟帝國病態的政治性“通過戰爭來挽回內政的失敗”在本質上又是一樣的。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發條精靈戰記 天鏡的極北之星 第一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10月 28, 2015 10:53 pm

“余連一片領地都沒有,只是個徒有其表的公主。站到表面來幹涉政治或者軍事的權限,現在的余還沒有。那不得不由汝來爭取。余所能做到的,就只有從旁支援而已。事實上也沒有多少時間了——一直過著放縱生活的聖上身體日漸衰弱,不知何時就會病倒。恐怕也撐不了十年了吧。五年、或者六年,又或者更短也說不定……那樣的話,不難想象,寄生在內閣之中的寄生蟲們就會各自擁立皇帝的候補,掀起激烈的派閥鬥爭吧。僅僅這一件事,就已經是難以跨越的國難了,齊奧卡也會看準帝國政治發生混亂的機會,動真格地打過來吧。內憂外患……在那之前,汝必須要登上軍隊的頂端。”

不管是五年後還是六年後,那時候的伊庫塔還只有二十歲出頭而已。帝國軍裏從來沒有過那麼年輕的大將或者元帥。就算一口斷言這是癡人說夢也不會有人反駁吧。

然而公主卻叫他去做。她相信眼前的少年有可能做到。伊庫塔咬緊了牙根。建立起這種單方面的信賴這一點本身,對他而言是個無比悔恨的失敗。

“……殿下……您是在哪裏想出這個主意的?在帝國的話,不管怎樣絞盡腦汁都想不出這種構想來。假如存在著能夠讓人做出這種逆向思維的土壤的話,那麼不是帝國——”

該不會,這樣的念頭在伊庫塔腦海裏閃過。公主立馬作出回答肯定了。

“對。雖然沒有對國民公開,但余從三歲到十一歲之間都是在齊奧卡之地成長的。不過,是作為保證兩國之間休戰狀態的政治人質就是了。”

“——!……那個主意,是帝國式與齊奧卡式的合體物嗎!”

面對呆然地註視自己的伊庫塔,夏米優殿下將臉湊到了鼻尖與鼻尖相觸的距離。然後,將她在自己那算不上漫長的人生之中積累起來的一切意誌,灌註在了接下來的話中。

“踐踏軍人的夙願,甩掉對於皇室的忠誠,就連作為英雄而受到的一切信賴,也在最後僅僅一次的敗北之中徹徹底底地背叛掉。——如何?對於最最厭惡軍人、皇室、英雄這一切的汝來說,哪裏還有比這更加命中註定的角色!”

“——唔……!”

“別再糾結了伊庫塔·索羅科!同余一道戰鬥到輸掉為止!反正像汝這種扭曲的人,無論如何都是去不了阿爾德拉教所說的天國的吧!?那麼就算陪伴余一直走到地獄的鍋底也一樣吧!余已將汝定為黃泉路伴,事到如今也不容汝再抱怨!”

面對公主既無邏輯又不講理的激情勸說,伊庫塔卻沒能立馬反駁。沒能將公主的構想用一句“無聊”打發掉的時候,他就已經被命運所吞沒了吧。

就這樣,故事真正開始了。“常怠常勝的智將”伊庫塔·索羅科余“卡托瓦納帝國最後的公主”夏米優·齊多拉·卡托瓦瑪尼尼格。這兩人肩並肩地走向命中註定的那一場敗北的戰鬥,開始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發條精靈戰記 天鏡的極北之星 第一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10月 28, 2015 10:56 pm

尾聲

萬裏無雲的清澈夜空之下,有一位身著白衣的老人一直站在那裏一動也不動的。

手裏提著的光源,不是光精靈而是煤油燈。就連煤油燈那微弱的光亮,現在也被他用手遮擋著。他想看的,不是煤油燈的光線所能照亮的腳下,而是位於相反的方向,卻不需要燈光就能看到的東西。

“哎呀阿納萊博士,這種時間一直待在外面會感冒的啊!”

看到老人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樣子,一名白衣青年感到奇怪而從家裏走到外面來。……比起以前居住的酷熱大地,這裏晚上的空氣稍微要涼那麼一些。他擔心年老的阿納萊還沒有適應這裏的氣候,怕他健康上出問題。

“喔,巴吉恩。放心,馬上就回去。”

“……喔,您是在看星空嗎?今天很晴朗呢。……那麼,您看的是哪顆星星?還是在看月亮啊?”

“是星星。是以後一千年左右都絕對不會逃走的家夥。”

根據這種奇妙的說法,還有阿納萊的視線,巴吉恩很快就確定了。

“是……主(阿爾)神(德拉)星(民)嗎?”

“……嗚嗚嗚!餵別那麼叫巴吉恩,就叫它北(·)極(·)星(·)好了。你那麼叫不就讓人想起那些可惡的阿爾德拉教審問官了嗎。”

說完,阿納萊就快步走回家裏去了。總是這麼任性啊,巴吉恩一邊這麼想著一邊跟在了後面。

齊奧卡政府為他們準備的新研究室,要說的話也就是普通的一間屋子而已,不過對於他們兩人來說卻是能夠遠離黴菌與灰塵的地上樂園。像巴吉恩這樣的,光是這樣就要覺醒對齊奧卡的愛國心了,但阿納萊卻與他相反,非常地厚臉皮。

“啊—,政府那些混蛋。居然又拒絕了。”

桌上放著從郵箱裏拿來堆積在這裏的郵件包裹,阿納萊在裏面翻來翻去,忽然呻吟了起來。理解到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巴吉恩聳聳肩說道。

“……是那個實驗吧?哎呀,就算齊奧卡再怎麼開明也不會允許的啦。”

“什麼啊。你不想幹嗎,巴吉恩。”

“……很難說呢。身為研究者是想做啦,但是站在一個人的立場上來說並不想做。無論如何都會感到抵觸啊,對於精(·)靈(·)的(·)解(·)剖(·)實(·)驗(·)這種事情。”

阿納萊用鼻子哼了一聲。——是的,這位老博士向政府尋求的許可,正是四大精靈的解剖實驗。當然了,用的是取掉“魂石”的空殼,但就算是熱心於技術立國的齊奧卡共和國,也沒這麼簡單就同意。

“這也沒辦法啊。雖然跟帝國不同,沒有指定為國教,但齊奧卡的百姓也有八成以上是阿爾德拉教徒啦。就算政教分離取得了一定的進展,阿爾德拉教的戒律還是會對法律產生影響的。”

“老朽想說的是更加本質的問題。為什麼連‘人的解剖’也只要在他生前取得許可就能做,偏偏‘精靈的解剖’就不行呢。精靈又不是一死就完結的人類,只要把‘魂石’拿去神殿的話精靈可是不滅的喔?”

道理上是這樣啦……巴吉恩用這種表情苦笑起來。阿納萊就跟鬧別扭似的陷入了沈默,可馬上又突然站了起來走到房間的角落裏去。那裏放著跟他在以前實驗室裏所做的相類似的四大精靈的等身大模型。

“我說博士,差不多也該告訴我了吧。制作那些‘人工精靈’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啊?”

“老朽不會告訴不肖的學生。”

“啊—、真過分!一直陪您來到這裏的我都是不肖學生的話,找遍全世界也沒有優秀的學生啦!”

巴吉恩嘟起了嘴,一邊生氣一邊整理起資料來。阿納萊斜過眼睛瞟了瞟他這副樣子,靜靜地開始說道。

“哎、巴吉恩。這話可能有點抽象,不過你不覺得自然物全都有種‘不如人意’的感覺嗎?”

“——啥?‘不如人意’?”

“對。或者也可以這麼說吧……就是不按照人們所預想的去發展。比如說,野生動物有時候會襲擊人類對吧。為了捉住它們,人們也不得不利用陷阱或者武器來戰鬥。就算人們笑瞇瞇地對它們招手,它們也不會那麼簡單就相信。不如人意吧。”

“哈啊……”

“然而,換做是家畜或者寵物的話,情況就有點不一樣了。它們會親近人類、向人類獻媚。你說‘手手’它就會把前爪遞出來,說‘雞雞’就會把生殖器露出來。當然,家畜或者寵物對於人們的生活更有意義,但於此無關的是,它們已經沒有那種‘不如人意’了。”

“從不如人意的自然物,變成了方便人類的存在……是這麼回事嗎?”

“嗯。假如‘不如人意’才是自然物的本質的話,那麼‘方便人類’就是人造物的本質了,老朽是這樣認為的。然後,心懷這種想法看著它們的時候……”

阿納萊一個個地輪流凝視著眼前的模型。很輕易就能幫人類點火的火精靈,總是能替人類準備潔凈的水的水精靈,能替人類保持空氣清新的風精靈,能為人類照亮黑夜的光精靈……

“……對於人類來說這麼方便的東西,絲毫不帶一點‘不如人意’的好夥伴,怎麼可能說是自然物呢?”

聽到這話,巴吉恩終於明白阿納萊制造“人工精靈”的理由了。

“阿納萊博士,也就是說……博士之所以想要親手再現精靈,是為了將其作為一種手段,用來證明精靈是人工物嗎?”

“老朽知道離完全證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為就算老朽做出來了,他們也只要說那個神什麼的做了同樣的事情就完啦。……但是,即便如此,老朽覺得能夠令一部分人產生疑問就足夠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發條精靈戰記 天鏡的極北之星 第一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10月 28, 2015 10:58 pm

光憑人力也能夠再現到這種地步。或許百年後、兩百年後就更加接近原本的精靈了。照這麼想的話,到時候肯定會有人冒出這樣一個想法吧。……慢著。既然憑人力都能再現的話,那追根到底,做(·)出(·)原(·)本(·)精(·)靈(·)的(·),有(·)沒(·)有(·)可(·)能(·)也(·)是(·)人(·)類(·)呢(·)?

“但是,精靈是從‘神殿’誕生的。聽說那些神秘的設施,在有文字記載的歷史之前就已經存在了。那種時候的人,怎麼可能做出現代的阿納萊博士都無法完全再現的東西呢。”

“這一點說的沒錯。所以老朽認為……假如有人做了精靈的話,那會不會是跟我們沒有直接聯系的人類呢。那是傳(·)承(·)失(·)敗(·)了呢,還是硬(·)將(·)聯(·)系(·)切(·)斷(·)了呢……不管是怎樣,作為他們唯一的遺產而殘留下來的,會不會就是它們——四大精靈呢,老朽是這麼想的。”

“真是壯大的設想啊。按照這個理論來說,在我們的文明誕生之前很久很久的時代,存在著技術比我們更加先進的人呢。超古代文明,要這麼稱呼嗎?”

“嗯,這名字起得不錯。——好,就這麼決定了。從現在開始圍繞‘四大精靈的制作者’進行的各種研究,就叫做‘超古代文明論’吧!”

大概是給假說起了名字而感到高興吧,阿納萊的心情一下子就變好了,他開始保養起模型來。巴吉恩苦笑著註視著老人雪白的後腦勺。

不管走到什麼樣的國家什麼樣的地方,都不顧法律、政治、神明、時間,為了追求真理而向前飛奔。阿納萊·卡恩博士的大腦受到自由的眷顧。或許在其他的許多天才們眼裏,這是非常值得羨慕的事情也說不定。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發條精靈戰記 天鏡的極北之星 第一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三 10月 28, 2015 10:59 pm

後記

初次見面的朋友,還有再會的朋友,大家好。我是宇野樸人。

這麼問或許很唐突,不過大家看過星星嗎?

星星很棒吧。就算相隔兩地,也能夠看到相同的星星。很帶感吧。

……欸、什麼?南北差太遠的話,看到的星星也會一下子發生變化?HAHAHA,算啦算啦,就讓我們無視那種不解風情的現實吧。請無視吧。給我無視掉。

總而言之,星星的光芒,在漫長的歲月裏也是人類之間共有的標誌。即便不是完美無缺的,但穿越地面上經歷的漫長時間依然在夜空之中閃耀的這種安心感。或許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我們都被這一點所吸引了呢。

然而,就算是這樣的星星,從宏觀角度上來說也不能逃離時間的河流。比如說北極星。我們仰望夜空所看到的那個,正式名稱叫做小熊座α星。從它位於天之北極以來,已經千年有余了。

在我們這些連一百年都活不到的人看來,這簡直就跟永遠一樣,但即便如此它依然漸漸地接近終點。一顆星星,是無法永遠待在天界中心的。

那麼,連這也發生了變化之後,地上又到底有多少星星誕生、閃耀、然後消失了呢。人類到底記得他們多少呢。這話的規模真大啊。……啊,不,不是喔。這裏不是PROJECT X的上映會啦。(譯:NHK的電視節目,日文名プロジェクトX~挑戦者たち~)

閑談就到這裏吧,接下來向關照過本書寫作的各位致謝。

首先是負責插畫的さんば挿先生。主人公的插畫剛畫好的時候,我真的很不可思議地覺得自己怎麼這麼受畫師眷顧呢。非常感謝您美妙的插畫。這系列今後的故事也拜托您了。

接下來是從這部作品開始成為我責任編輯的黑崎先生。謝謝您恰當而又準確的建議。最近老是拖稿真是非常抱歉。

我的朋友M君。盡管發生了那麼多事,結果在新天地還是跟你在一起。謝謝你一直推動我前進,以後也讓我們做好朋友吧。還有,要加油找工作,加了個油喔。

最後,向拿起這本書的您,致以最高的感謝。

宇野樸人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4頁(共4頁) 上一頁  1, 2, 3, 4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