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二卷

3頁(共3頁) 上一頁  1, 2, 3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二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8月 17, 2017 9:46 pm

異世界召喚227日[被召喚者的決意]
(結果,這就是我的下場嗎……..果然我還是太天真嗎…..)
王都城堡中,在自己床上躺著的亮真,就這麽仰望著天空.
他的腦中浮現的是露碧絲公主非常強勢的臉.
中午,被召喚的亮真從露碧絲公主那裏受到了男爵的地位和沃特尼亞半島這塊領地.
這是他完全沒有預料掉的情況.
他已經和梅爾菲斯姐妹說起差不多該離開這個國家了.
但是,他沒辦法拒絕這次賞賜.當然,這不是因爲喜歡這個賞賜.
而是他發現了.
露碧絲表情的背後隱藏著的對自己的恐懼感….還有在她身邊站著的梅爾缇娜對于自己的殺意.
如果亮真當時直接拒絕的話,梅爾缇娜肯定會讓屋中戒備的所有騎士一齊向他攻擊.
她們已經對禦子柴亮真恐懼到這個程度了.
因爲感覺到這些,他並沒有立刻給予答複.
關于這件事,有什麽內幕….先明確這個才是最先要做的.
(就算是不能拒絕的事,也有對應的手段……..首先是要搞清楚他們有什麽目的….)
亮真壓制這湧上心頭的疑惑惑憤怒,向露碧絲公主表示了感謝.
爲了在谒見之間的時候,能活下來.
(沃特尼亞半島嗎……真是做了件有趣的事啊….那該***人…)
亮真想起了中午發生的事,在心中罵道.
但是並不是直接說出口.
這個房間裏並沒有其他人.
連一只陪伴在他身邊的梅爾菲斯姐妹都被他趕出了房間,獨自思考.
從窗戶照射進來的夕陽的光芒染紅了他的臉.
那個表情猶如冰一樣的冷,那個眼神裏散發出黑色的憤怒之炎.
那是純粹的殺意.
被信任的人背叛而産生的憤怒之心.
就算對自己的內心自制住,還是不斷湧上心頭的對她的憎恨.
還有愚蠢的相信了那個愚蠢公主的自己的自嘲.
但是他並不能表現出來.
至少現在還不行…..
因爲背叛他的是這個城堡的主人,也是這個國家的新女王.
(畢竟隔牆有耳啊…..小心一點不是壞事…..而且也不能確定沒有人偷窺著….現在被發覺我有不滿是非常糟糕的…..這可是比殺死蓋耶斯那個老頭的時候的情況更糟糕)
亮真冷靜的確認這一個個的事實.
從奧德梅亞帝國逃出的時候雖然很危險,但那時有十足的勝算.
但是現在,和那時不一樣.現在和那個時候的條件差的太多了.
從這裏逃走,現實的來說基本不可能.
(首先知道我的名字和臉的人太多了……而且就算在這裏逃走,露碧絲利用工會的話,就完蛋了…..至少沒辦法從工會那裏接任務了)
亮真他們因露碧絲寄出的信,在工會那邊證明了清白.
反過來說,如果露碧絲表示[那樣的信件我不知道]或者[那個信件是假的]這樣證明的話,所有的事都會被翻轉.
由露碧絲公主獲得的清白,也可能因爲露碧絲公主而失去.
(操!....就算這是王族的權利,也讓人很困擾啊)
對開始證明清白後感到喜悅的自己感到惡心.
或許是天真的看待了王族的權利了.
不管好還是壞,國家的力量是強大的.
把白變成黑,把黑變成白,只要有國家的力量的話,也是可能的.
(要是直接離開這個國家就好了….不,不行嗎.畢竟戒備的騎士不管白天還是晚上到處都是…..要是被發現逃跑的話,應該會被殺掉吧…..哈..我還真是個過分樂觀的男人啊….畢竟聽了露碧絲的話盲信了呢,什麽叫陪我到加冕儀式結束後啊!盡然小看我……)
原本內亂結束就准備離開這個國家的.
所以亮真爲了勝利不擇手段了.
沒有必要的貴族們的見面都推掉了,對于露碧絲公主的意向也躊躇的谏言了.
完全沒有在乎周圍是怎麽看自己的.
結果現在自食其果了.
內亂結束已經一個多月了.
亮真他們就算已經證明的清白還是留在了城堡裏.
因爲露碧絲公主的強烈要求.
在亮真看來,她是非常的不安.
對于要背負整個國家的責任的不安.
米海爾被禁閉的現在,亮真他們留下能稍微緩解一下露碧絲的不安的這個想法完全預測錯了.
亮真在被安排的自室中度過了這1個多月.
品嘗著豪華的食物,和莉歐奈,梅爾菲斯姐妹切磋稍微運動一下.
有時間還和伯羅斯,厳翁他們聊些雜談來打發時間.
這是他從被召喚到這個世界以後,第一次安穩的生活.
但是這是在會離開這個國家的前提上.
如果開始就准備留在這個國家,他絕對不會這樣度過這1個多月的.
現在他所需要的是面對自己的內心的寂靜.
靜靜的,並且准確的,亮真開始分析現狀.
(真沒想到那個女人會毀約…..不,應該說是我自己故意無視了這個可能性….說是小看了那個女人也行…..也可以說是對于那個女人的善良太過相信了…)
清楚自己被恐懼著這件事.
所以他才決定要離開這個國家.
但是,露碧絲的恐懼並沒有因爲這樣就消除.
(沃特尼亞半島嗎……天真的想的話,真是出人頭地了啊,但是露碧絲現在不可能是這樣想的…..把平民變成貴族,肯定會有很多人不滿.露碧絲目前的王權還不安定,在這時候把我變成貴族…..肯定有什麽目的….)
在亮真面前擺著的是貴族的爵位和領地.
正常考慮的話可以說是出人頭地了.
但是亮真並沒有天真到只看表面.
露碧絲沒有提前聯系,直接毀約,還強壓了男爵的爵位和領地.
如果從真心希望借用禦子柴亮真的力量的話,不可能這麽做.
應該會事先來請求幫助自己.
自己的狀況.
羅賽裏亞王國的現狀.
還有露碧絲公主的態度和表情.
在腦子整合所有條件後,看到了露碧絲公主的目的.
(原來如此…..想把我封印起來嗎….)
首先,對亮真的能力抱有恐懼感的人,會給他領地和貴族的地位這件事本身就不自然.
那麽,就有給予貴族後反而能限制住的他的可能性.
(首先能想到的就是強壓過來的沃特尼亞半島啊……這裏有問題的可能性最大,比如臨近國境,和鄰國的紛爭不斷之類的…..差不多應該是這樣吧…..但是只要對方想強壓過來,拒絕基本是不可能了…..要拒絕的話就需要理由….正當的理由……那麽要怎麽辦呢?)
要不接受女王授予的爵位和領地的話,就需要不讓他丟面子的正當理由.
只是拒絕的話,就會給露碧絲的權威抹黑.
雖然現在就算給露碧絲公主抹黑,亮真也不會在乎,但是之後會怎麽樣呢?
露碧絲和梅爾缇娜就算不講道理也會要殺掉亮真.
不管接受不接受,他的下場都是下地獄.
[結果只能說明我很弱嗎……]
從亮真的口中漏出了自嘲的話語.
他快要被名爲國家的權利壓垮了.
就算個人能力上勝過了,他還是沒辦法抗拒露碧絲的命令.
就算抗拒了也沒有意義.
這也可以說是亮真比露碧絲還要弱.
那麽要怎麽辦.
(能贏國家的….只有國家…..)
亮真的內心若有所思.
[看您很煩惱的樣子,主殿]
對于陷入思考的亮真,有一個人搭話了.
他迅速的從床上起身,看向了聲音的來源.
[你是怎麽進來的?厳翁?]
[從門……]
對于亮真的問題,厳翁冷靜的回答著.
[有什麽目的?我並沒有叫你啊?]
[請不要這樣說]
厳翁輕松的回答後順勢坐在了椅子上.
[已經確定了情況了,沃特尼亞半島……又被強塞了一塊麻煩的地方啊..]
[你爲什麽會知道?]
對于厳翁的話,亮真眯起了眼睛.
連姐妹二人都沒有告訴的事,這個老人卻說出來了.
[我們忍者的工作就是潛入並調查,這種程度的事不在話下.]
[是嗎……說起來也是啊]
對于厳翁的話語,亮真點頭了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二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8月 17, 2017 9:46 pm

他們是忍者一族.
情報的調查與獲取,應該非常簡單.
[沒什麽…….只是被雙胞胎的小姐們拜托了.主殿的樣子很奇怪,所以我和咲夜二人在夜裏進行了調查]
[她們嗎?]
厳翁深深的點了點頭.
應該是姐妹兒子敏感的感覺到亮真的表情變化,拜托了厳翁他們.
她們二人的顧慮可以說是非常出色.
[那麽,應該很清楚現在的情況吧?]
[恩….確實是很麻煩,但也可以說是很幸運]
[幸運?你是說這個情況是幸運?]
亮真的聲音提高了.
看投了的露碧絲的想法.
還有對于強塞過來的土地的不安.
眼前全是不利的要素.
但是,厳翁搖了搖頭.
[主殿……就按照露碧絲公主的意思去做吧,然後積蓄力量.]
對于厳翁的話,亮真並不能就這樣點頭同意.
因爲這點他自身也想過.
[難道是信不過我們嗎?]
是讀懂了亮真的表情嗎.厳翁接著說到.
[我們的意願已經決定了,莉歐奈殿,伯羅斯殿,當然小姐們和我們都是….]
厳翁的雙眼凝視這亮真.
他的話語中,有比任何東西都強的意志在裏面.
[就是這麽回事……爲什麽不對我們說'跟過來吧',小夥子]
[少主!不管到哪裏都陪這您!]
門打開了,莉歐奈,伯羅斯,咲夜和梅爾菲斯姐們一齊進來了.
看來就和厳翁的話一樣,他們的意願已經決定了.
フッ
亮真的表情緩和下來了.
[沒有辦法保證哦?....畢竟我是一個沒有領地經營經驗的平民哦]
對于亮真的話,厳翁無言的點了點頭.
這種事,所有人都知道.
就算這樣,他們還是相信了禦子柴亮真這個人.
[但是!收到小夥子那麽多照顧,盡然會這樣報答……所以貴族什麽的最討厭了]
莉歐奈的話語代表了在場所有人的想法.
爲了決定今後的方針,他們圍著桌子坐了下來(PS:第一次圓桌會議就這麽開始了)
首先,重要的是,明天對于露碧絲的回複.
期限是明天的中午.
在那之前要決定是否接受爵位和領地.
他們有就算是熬夜要商量出對策的必要.
[嘛,她也有她的立場吧]
亮真的話語好像透出了冰冷.
明明露出發怒的表情都可以.
[難道你就不生氣嗎?]
莉歐奈用試探的眼神看這亮真.
[是那樣呢……如果對方是這個意思的話,我也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對于莉歐奈的問題,亮真嘴角上揚,笑了起來.
看到那個表情,他們的背後像是有什麽冰冷的東西穿過一樣.
那是魔鬼的冷笑.
惡意和憎惡.
還有被野心填滿,深邃的黑暗.
(露碧絲….並不是不理解你的立場…..但是你背叛了我,這個就算了,畢竟被騙的我也有不對的地方……但是,這次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這個夜裏,他房間裏的燈沒有熄滅.
-----42---FIN-----


異世界召喚260日[暗中行動的人們]
[就是這麽回事……到目前爲止您都明白了嗎?殿下]
須藤對面前的椅子坐下,並向一直聆聽他報告的夏魯缇娜公主問道.
這裏是帝都的夏魯缇娜的私室.
夏魯缇娜手肘搭在桌上,聆聽這潛入羅賽裏亞王國的須藤的報告.
[是啊,暫時還算順利呢….雖然有各種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但是羅賽裏亞王國的弱化算是成功了呢……齊藤,就剛剛的報告中,有什麽你在意的事嗎?]
夏魯缇娜想邊上站著的齊藤問話.
[恩,因爲須藤先生的功勞.計劃在很小的誤差下完成的很好.如果讓格哈德就那麽死掉的話,投向他的拉蒂尼公主也會被殺.能在那種情況下使那二人存活下來….不愧是須藤先生呢.格哈德暫且不說,拉蒂尼公主可以我們下來很多功夫的人偶啊]
對于齊藤的贊賞,須藤笑容滿面.
[不不,並不是我的實力呢.那個公主…..現在是女王吧.不管怎麽說還好那個女人是笨蛋!就算是信賴的親信,只因爲一個騎士的命就放過他們二人的笨蛋啊.]
雖然須藤表現出謙虛的樣子,但他的眼神中出現了對于自己策略的自負.
可以說是日本人特有的謙虛,但也只是形式上的.
他是一個自負心特別強,也十分傲慢的人,夏魯缇娜他們也十分清楚.
他那像是吃人的態度,就是象征.
[她是個有一定智慧的人,但是缺少了決斷的能力啊……用一句話說的話,就是愚蠢的善人吧]
須藤對于露碧絲的評價,沒有留下任何余地.
他從內心深處藐視這露碧絲.
[恩,剛剛的報告中也有呢…..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什麽…..嘛.敵人是愚蠢的這完全是好事.不過,如果太愚蠢的話,作爲對手也提不起勁來啊]
夏魯缇娜這麽說著聳了聳肩,笑了起來.
對于她的話語點頭的須藤.齊藤忍住自己的表情反問到.
[但是,殿下,一個過于厲害的敵人,也很爲難啊]
[那個人嗎…..真是的….只會到處妨礙我們的男人,真是討厭啊]
對于齊藤的話語,夏魯缇娜歎氣這說道.
因爲他的話語,她的心情瞬間變壞了.
她的腦中出現了那個看起來成熟,身材也很好的男人身影.變的急躁搖了搖頭.
這是也當然的.
對于她來說,最不想聽到的男人的話題.
[只聽須藤說的話的情況下,那個男人只是被卷入了而已…並不是預測到帝國的意圖才參加的…]
[所以才更讓人生氣吧.真是的.還以爲他跑到哪去了,盡然參加了羅賽裏亞王國的內亂!而且還是偶然!更差點破壞了帝國的計劃!真是掃把星啊!那個家夥!]
對于齊藤的指點,夏魯缇娜的語氣變強硬了.
[因緣?應該這麽說吧…..畢竟是殺死蓋耶斯大人的男人,妨礙了蓋耶斯大人的計劃啊….庫庫庫…]
[因緣嗎?.....]
對于須藤的邊說邊笑,夏魯缇娜發出了歎息.
這次的羅賽裏亞王國內亂,是死去的蓋耶斯侵略大陸東部的時候建立的奧德梅亞帝國的計策.
在西方大陸中部稱霸這的奧德梅亞帝國現在,正在北部魯涅斯王國和西部基爾蒂亞皇國的壓力下計劃這東部侵略.
兩國和奧德梅亞帝國的軍事力量差不多.
三國之戰在這20多年來一直持續著.
如果兩國爭鬥的話,只會讓剩下的那一國漁翁得利.
因爲明白這個,所以三國之戰沒有結束過.
在國家邊境繼續這小心摩擦,彼此窺視這對方的破綻.
但是,並沒有形成大戰.
因爲剩下的3個國家肯定會介入.
作爲宮廷法術師和軍事的蓋耶斯爲了打破這種情況,向皇帝獻出了一計.
不管是北方的魯涅斯還是西方的基爾蒂亞,就現在的帝國想要消滅他們太難了.
但是和其中一國同盟,攻擊另一個國家也是不可能的.
三國之間因爲常年積累的利害關系和怨恨,是不可能形成同盟關系的.
到這時候,他看向了西方大陸的東部和南部.
侵略東部或者南部,來和另外兩國拉開國力差距.
然後他目標瞄准了東部.
南部是由15個小國家組成的激戰地區.
必然的小型摩擦會很多,士兵的實戰經驗也多.
簡單說,就是強兵之國.
相對了東部是賽魯達,羅薩利亞.米斯特的三國長期統治沒有什麽戰鬥的經驗,而且身份階級很嚴格.貴族的長期統治,導致有榨取平民的傾向,所以判斷只要稍微下降點稅率,戰後的統治應該不會太難.
這個蓋耶斯立案的測率,因爲皇帝的命令立刻就執行了.
最開始執行的就是對于作爲紮魯達王國鄰國的羅賽裏亞王國的謀略.
沒有對紮魯達王國直接進行謀略真說明了蓋耶斯是一個有能力的人.
東部三國任何單個國家的國力和奧德梅亞帝國比起來都低.
但是.如果東部三國聯合起來的話,就算是奧德梅亞帝國也沒辦法簡單的獲勝.
爲了分割東部而是用的謀略,就是羅賽裏亞王國的內亂.
[收到蓋耶斯的命令,須藤帶這拉蒂尼出發是2年前.在那之後,用毒慢慢侵蝕前羅賽裏亞國王,終于僞裝成病逝,准備終于完成的時候,那個男人出現了…因爲他,蓋耶斯被殺死,這次還差點破壞了計劃…..確實是因緣啊….]
可以說是全部的計劃因爲蓋耶斯召喚出的那個男人,禦子柴亮真而被打亂.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沃特尼亞戰記 web第二卷

發表 由 lung 于 周四 8月 17, 2017 9:47 pm

[確實啊….]
對于夏魯缇娜的話語,齊藤深深的點了點頭.
[那麽?那家夥後來怎麽樣了?]
[禦子柴亮真是嗎….呀呀….真是棘手的家夥呢….就結論來說,確實按照了我們這邊的劇本進行了…]
須藤在這時停下了話語,從他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他也判斷不好的樣子.
[怎麽回事?不是強賽了沃特尼亞半島給他了嗎?]
[恩….確實是這樣,但是那個男人……在最後關頭提出了條件.]
[诶?怎麽回事?男爵位和沃特尼亞半島?........難道說在這之上還有其他條件?]
對于浮現出驚訝表情的夏魯缇娜,須藤就這麽點了點頭.
[這也很像那個男人的風格….很會瞄准對手的要害啊…..結果露碧絲被他擺了一道….]
須藤說出這樣的開場白,然後開始訴說那天在谒見之間發生的事情.那天,亮真聽說露碧絲在谒見之間,就直接請求了會面.
[真是快呢….禦子柴…..答複已經有了嗎?]
露碧絲用強勢的表情向亮真問話.
[是的,陛下…這次的事,我也感到十分的開心…..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誠心的接受….]
這時亮真暫時停下了話語,看向了露碧絲.
他的眼神,再也看不到前段時間還在戰鬥的眼神.
是純粹的對于露碧絲的敬意的眼神.
[你是想拒絕嗎?禦子柴…….?]
露碧絲的聲音變的冰冷.
這是王要到平民變成貴族.就算是跪下感謝都不過分的事,眼前的男人卻要拒絕?
就算不用語言表示,她周圍的氣氛也傳達到了亮真那裏.
(哼…..**)
亮真壓制住心中湧出的罵聲,說出了道歉的話語.
[那樣的事,真的是誠惶誠恐….作爲我也對陛下感激不盡….但是….]
[但是什麽?]
[接受這件事之前,要向殿下確認一點事…..如果不確定這件事的話,就算是我……]
對于亮真扭扭捏捏的話語,露碧絲內心的煩躁不斷增加.
[陛下……這裏就先停下這個男人要說什麽吧….比起就這麽要讓逃走要好的多…]
在玉座邊上的梅爾缇娜在露碧絲的耳邊說了悄悄話.
[恩,好吧…禦子柴….你想知道什麽?]
對于露碧絲的許可.亮真恭敬的低下頭後,開始說到.
[陛下….首先是確認一下…..沃特尼亞半島的現況知道多少?]
[什麽意思?]
露碧絲的表情上浮現出了疑問.
在他身邊的梅爾缇娜也是一樣.
[當然,我也不是很清楚的知道,但是那個沃特尼亞半島…..有很大的問題啊]
[啊拉?...是嗎?]
露碧絲裝作第一次聽到亮真這種說法的樣子回應到.
果然沒有愚蠢到在這直接回答亮真的問題.
當然,她會裝傻這件事,亮真早就預想到了.
[恩….我也是因爲陛下的這件事開始調查的…]
這時亮真向露碧絲抛出了試探的眼神.
[這個沃特尼亞半島,是位于羅賽裏亞王國最北部的半島.大小大概是羅賽裏亞王國的十分之一…….領地可以說是大的過分了…但是有幾個問題…..]
這麽說的亮真說表明的半島的問題是以下幾點.
1:因爲被當成羅賽裏亞罪人的流放地.會交稅的人民爲零.
2:生活著很多強力的怪物,普通的平民連在那生活都很困難.
3:有敵對于人類的亞人種族生在說那.
4:把沿岸部分當作巢穴的海賊.
5:離鄰國賽魯達王國的國境很近,紛爭不斷的地區.
特別是1和2,這2點是非常大的問題.
和貴族的稅收有直接聯系.
也就是說,露碧絲准備把完全沒有稅收的土地給亮真.
貴族的收入完全是靠稅收的,就這件事就能看出這次的時間是多麽的充滿惡意.
而且,照片土地並不在羅賽裏亞王國的領地內.
雖然書面上這個土地屬于羅賽裏亞王國,但從來沒有羅賽裏亞王國支配過的事實.
畢竟國民是零.
用一整晚從書庫中調查出這個事實的亮真的表情.
那正是魔鬼的表情.
那正是證明露碧絲惡意的證據.
但是亮真並沒有在露碧絲面前表現出來.
憤怒和恨是在比對手強的時候才能展現的東西.
[原來如此,不愧禦子柴殿…..盡然在這麽短時間就了解到半島的情況了.,,那麽,….禦子柴殿是想用這些理由來拒絕嗎?背叛陛下的期待嗎!](PS:這裏也可以翻譯成辜負陛下的期待,只是我還是想要翻譯成背叛)
爲了幫助對于亮真的指點而沈默的露碧絲,梅爾缇娜提高聲音聲張到.
[禦子柴殿!你完成了討伐格哈德,霍德拉姆這2名人的豐功偉績!所以殿下才打破慣例,破格把你提升爲貴族!....確實沃特尼亞半島不能說是繁榮!但半島也是羅賽裏亞王國的領土!可以匹敵公國的跨闊領地!就這麽放任這很可惜!難道不這麽想嗎?]
[原來如此…..陛下是想把沃特尼亞半島開發成人民能居住的地方?]
[就是這樣!雖然的確是一塊開發起來困難的土地!但是有你這程度人應該能回應殿下的期待!...怎麽樣?]
[把梅爾缇娜殿的話語當作是陛下的意思真的可以嗎?]
就梅爾缇娜來說可以說的很好的說辭.
給予困難的領地,是因爲你的優秀.是這麽說的.
但是,亮真並不會被這種話迷惑.
亮真把看向梅爾缇娜的視線收回,看向坐在玉座上,表情僵硬的露碧絲,並問道.
對于他的問題,露碧絲只能無言的點頭.
在本人面前不可能說出'爲了封住你,才給你未開發的土地'.
不過,梅爾缇娜的說辭對亮真來說也是預料之中的事.
[原來是這樣的啊….這樣的話,我也可以放心的請求陛下了]
[怎麽回事?.....你的請求難道不是像我確定爲的意思嗎?]
聽了亮真的話,露碧絲的臉色變了.
她認爲聽下自己的想法就是亮真的請求.
當然這種無聊的事不可能是亮真的請求.
全部都是布局.
完全是爲了把露碧絲和梅爾缇娜二人逼到絕境.
[不,陛下,我的請求只是一件簡單的事…..只是不確定一下陛下的意思的話,我就不能無禮的直接提出請求……但是,如果陛下持有想要開發半島的意思的話….]
對于亮真的話,二人産生了不好的預感.
[是……什麽?]
[爲了開發半島,想借些資金…..但是數額也不少,所以沒聽到陛下的意思前,我也躊躇著….呀..沒想到陛下對我這麽期待,我也是光榮之極.就算粉身碎骨也會爲了回報陛下的期待而努力的.]
這麽說的亮真深深的向露碧絲低下了頭.
[等下!提供資金?到底在說什麽!沃特尼亞半島是你的領地!這麽可能讓王族來支付那個資金!]
梅爾缇娜提高聲音叫到.
不過亮真的表情沒有變化.
[啊?這就奇怪了!陛下明確的清楚沃特尼亞半島的情況,並派我去開發那個半島.]
[就是這樣!所以你就要用你的才能來進行半島的開發!]
[但是你們也清楚,我只是一介平民.並沒有什麽財産.這個梅爾缇娜和陛下不是也清楚嗎?]
[知道是知道…….]
[既然我沒有資金,那麽爲了回報陛下的期待,我就只能向其他人借取資金了….但是,不管是哪個商人,都不會借給我資金開發半島的吧.]
商人討厭風險.
怪物橫行和亞人存在的半島開發計劃,只能看到風險,完全看不到利益.
這種全是風險的事.商人是不可能投資的.
[所以才需要你的才能……]
梅爾缇娜拼死的狡辯這.
在這裏輸掉的話,全都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不光沒辦法封住禦子柴亮真,還會丟了露碧絲的面子.
只有這個,必須要回避掉.
[當然,就如您所說,我有才能.但是,我也並不是神!沒有任何本錢的話也沒辦法開發土地!.....當然這點聰明的陛下也肯定理解到了,對吧?]
亮真的矛頭指向了露碧絲.
她的臉色發青.
本來她也清楚是自己不講理的這件事.
情況發展到這種階段的話,她也沒有其他手段了.
結果她只能說出亮真希望聽到的話語.
[需要多少?]
[陛下!]
對于梅爾缇娜的叫喊,露碧絲無視了.
在場的並不是只有她們二人.
有旁觀派的貴族和戒備的騎士.
在他們的面前,不能再露出難看的樣子了.
必須要讓他們認爲她是一個願意重用平民.英明的君主.
[不愧是陛下.您非常的聰明…….恩,經過計算,大概需要1000億左右的資金!]
ブッ
聽了須藤的說明,齊藤不小心笑了出來.
對于冷靜和禮貌的他來說,是非常少見的行爲.
不過夏魯缇娜並不准備批評他的行爲.
她自身也非常驚訝.
如果是在鎮上的旅館住一晚,只需要100
白天和晚上的飯都在鎮上餐廳吃的話也差不多是100
也就是說一人一天大概需要200
這樣的話,也許可以理解他提出的龐大金額.
[這麽亂來的金額……..這樣的話就要羅賽裏亞王國的收入大部分都借給他了]
對于齊藤的話語,夏魯缇娜露出了受不了的表情.
[就算是帝國,也不可能一次性支付這樣的金額]
不是拿不出.
但是,能把這樣的數額一次性付清的國家,在西方大陸是沒有的吧.
國家的收入,已經預訂好了使用的地方.
官員的工資,軍事設備的投資,大部分用在重要,而且不能忽視的地方.
如果是在帝國中提出這樣的金額,.那麽就需要花幾年時間來安排預算.
即使是帝國,也要花上一段時間.
更別說比帝國要小的羅賽裏亞王國了,根本不可能付的出.
對于夏魯缇娜的話語,須藤無言的點了點頭.
[正如您所說…..但是,要開發那個半島的話,沒有這個資金估計是辦不到的吧]
砍伐森林,建造道路.
雇傭長期的兵力來預防亞人和海賊的襲擊.
讓住民移居到那也需要錢.
如果真的是要開發那個半島的話,這個金額可以說是非常正常的.
[雖然是這麽說….但是那樣的金額…..啊…..原來是這麽回事]
[不愧是殿下…..已經察覺到了嗎?]
對于夏魯缇娜的話語,須藤眯眼微笑了起來.
[他從開始就沒想過能拿到這樣數額的資金吧?....首先讓她拒絕資金的提供,然後再提出其他條件吧]
須藤從口袋中取出一張紙交給了夏魯缇娜.
[這個是?]
[是禦子柴亮真向露碧絲公主提出的條件的列表…我也看過了,是非常棘手的內容呢…完全是想要從羅賽裏亞王國中獨立出來的樣子.]
紙上的條件寫的很詳細,並且數量很多.
夏魯缇娜大概的從上到下把各個條件看了一下.
她的表情陰沈了.
亮真大體上請求了2件事.
法,軍事,外交,經濟所有的事都委任給禦子柴亮真一個人.
然後,貴族向王國支付的稅金的免除.
也就是說,帶著男爵地位的亮真,卻又公國國王一樣的權利.
[這個…..露碧絲女王真的全部認可了嗎?]
對于驚呆的夏魯缇娜,須藤無言的點頭了.
[雖然聽說是笨蛋了….還真能做啊……盡然給裏毒蛇自由.]
[被最初提出的金額嚇到,在沒有思考的情況下就給了認可吧]
[就算這樣……這樣的事…]
完全是給了一個危險男人自由.而且還加上土地.
[嘛.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不管多有權利.那個半島是一個完全沒有稅收的土地,就算是那個男人也不可能從無到有吧….]
[齊藤…..你真的這麽想嗎?]
對于夏魯缇娜的問話,齊藤含糊了.
完全沒有稅收的土地.
到處都是的強力怪物.
沒有羅賽裏亞王國的援助.
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做什麽?
但是,齊藤並沒有就這麽一口咬定.
自己自身也對禦子柴亮真這個男人所有的什麽感到恐懼.
夏魯缇娜從齊藤那邊收回了視線.
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同樣的不安.
[須藤….你的策略……不會出現和預想不一樣的壞結果吧?]
須藤用沈默回答了.
乘著露碧絲的不安,提出把亮真變成貴族的就是他自己.
那是完全爲了掌握禦子柴亮真居所位置的布局.
夏魯缇娜也一樣不想讓其他國家錄用亮真.
特別是在西部和北部存在的大國.
但是,現在可能和預想的不一樣….
這樣的不安束縛了三人.
[就這樣吧…..須藤….但是不能松懈對他的監視哦]
對于夏魯缇娜的命令,須藤點了點頭.
[那麽殿下,…….下次的報告就在賽魯達進攻開始後進行可以嗎?]
[恩……和預訂的一樣,下個月開始進攻.須藤!所有的安排你都清楚吧?]
[請安心,因爲這次的內亂.貴族和騎士都很動搖.破綻要多少有多少…..羅賽裏亞金絕對不會派援兵支援賽魯達王國的.]
[恩,這樣就好,那麽羅賽裏亞的牽制就交給你了]
對于夏魯缇娜的命令,須藤和齊藤一齊無言的點了點頭.
就在此時,奧德梅亞帝國亮出了自己的尖牙.
-----第二章----FIN-------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215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3頁(共3頁) 上一頁  1, 2, 3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 相似主題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