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26頁(共29頁) 上一頁  1 ... 14 ... 25, 26, 27, 28, 29  下一步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18 pm

疑案十一秦檜南歸

建炎四年十月,完顏撻懶攻破了楚州城。 三天后,在淮南的漣水軍界,南宋丁禩水寨的巡邏兵突然發現河上有一條船正向南行駛,他們立即上前將其截住,不由分說將船上的一位中年文士和他的妻子以及隨從的書僮、小婢等人抓了起來。

巡邏兵認為是抓到了奸細,當下將他們捆綁起來,準備凌辱一番以後殺掉。
中年文士急忙大聲喊道:“我是御史中丞秦檜。”
水寨的巡邏兵原本都是村民,他們不知道秦檜是什麼人。 那個中年文士見狀忙道:“你們這裡有秀才沒有?只要是秀才,就應該知道我的名字。”
一旁有人說這裡有一個賣酒的王秀才,不如叫他過來看一看。
很快,一個名叫王安國的秀才來了,他是水寨的參議官。 他並不認識秦檜,也許是不希望巡邏兵們如此草率地殺人,所以一見面就給秦檜行了一禮:“中丞還好吧?一路勞苦,不容易啊!”
巡邏兵們都以為王秀才真的認識這個中年文士,那看來不會有假,當然就不能殺了,於是鬆了綁繩,以禮相待,將他們帶回了水寨。

————————————————————————
附錄《三朝北盟會編》卷一百四十二
(秦檜)至漣水軍界,為丁禩水寨邏者所得,將執縛而殺之。 檜知水寨尚為國家守,乃告之曰:“我檜也。”寨兵皆村民,不曉其說,且謂執到奸細,陵辱之。
檜曰:“此中有秀才否?當知我姓名。”
或謂有賣酒王秀才,當令一看之。 王秀才名安道,字伯路,素不識檜,乃佯為識檜以紿其眾,且欲存檜也,遂一見而長揖之曰:“中丞安樂,勞苦不易。”
眾皆以為王秀才既識之,即不可殺,遂以禮待之。 硯童、興兒、翁順、高益恭等一行皆得生全,王秀才之力也。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20 pm

此後,秦檜在漣水軍水寨參議王安道、馮由義二人的護送下,乘船由海道南下,到達了南宋朝廷的臨時駐地越州。 趙構和朝廷大臣們聽說被擄至金國的秦檜回來了,這不能不令他們大為震驚。

秦檜自稱是殺了監視自己的金兵,奪得一隻船跑了回來。 當時不少朝廷大臣們認為秦檜這一說法頗為可疑:
1、為什麼完顏撻懶要攜帶秦檜南下?

2、如果秦檜忠於大宋,完顏撻懶攜帶其南下時,豈能對秦檜不加提防,秦檜一介書生,能殺得了監視自己的金兵嗎?
3、退一步說,就算是秦檜殺得了監視自己的金兵,那應該是匆忙出逃,他又如何能順利地將妻子連僕婢都一併帶回?
朝中的大臣們等著秦檜對這些質疑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然而,事情卻發生了出人意料的變化:當時的朝廷中秦檜的故人——宰相范宗尹、同知樞密院事李迴力薦秦檜之忠,和秦檜一樣當過密州州學教授的張守也說秦檜才堪大用。
秦檜先到政事堂見了宰執大臣,在政事堂裡,秦檜與宰執大臣們說了什麼,史料無載。 但第二天,趙構就召見了秦檜,隨即下詔任命秦檜為禮部尚書。

————————————————————————
附錄《三朝北盟會編》卷一百四十三
秦檜至行在除禮部尚書。
秦檜既脫虜寨,達漣水軍丁禩水寨也,禩發遣檜還行在,令秀才王安道、馮由義伴行,由義字子儀。
既至行在,士論疑之。 范宗尹、李回奏其忠而薦其才,張守嘗為密州州學教授,檜亦嘗為之,故首稱檜為可用。
上甚喜,即除禮部上書。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20 pm

秦檜依照慣例上章辭免。 趙構賜詔不允,並在這道詔書中給予了秦檜極高的評價——
“靖康二年,卿於兵火干戈之際,為保存社稷,上書金帥。因為忠信篤敬之舉而被擄至蠻荒之邦,自此去國四年,如今才得以從萬里之外回到朝廷……楚有鐘儀,被囚於晉國而不忘南音;漢有蘇武,被匈奴拘押而能守節不屈。卿之處境與操守,比之二人有過之而無不及!朕即位之初,就曾下過表彰卿的詔書,現在讓卿為國出力,不過是繼續以前的任命,獎功罰過,理所應當,卿又何必辭免? ”

秦檜又請以自己該得的恩賞給護送他王安道、馮由義二人授官,於是,朝廷授二人為迪功郎,連船夫孫靜也給了一個承信郎的官職。

這是在表示對秦檜的特別看重。

趙構還對大臣們說:“秦檜朴忠過人,朕得到這樣的佳士,高興得睡不著!”
那麼多的疑問並沒有得到令人信服的答案,很多人都還在懷疑秦檜是被完顏撻懶有意放回的,為什麼宰相范宗尹等就力荐其忠?
秦檜在政事堂對宰執們說了些什麼? 對趙構又說了些什麼? 為何趙構一見之下就會對秦檜有如此之高的評價?
秦檜真的是殺了監視自己的金兵冒死逃回的嗎?
要解開這個疑案,我們先要把目光重新回到靖康二年,看看秦檜這幾年有著怎樣的經歷,看看他是否發生了變化,又發生了哪些變化……

————————————————————————
附錄《三朝北盟會編》卷一百四十三
檜具辭免,賜詔不允,曰:“卿頃者當乾戈之際,有社稷之言,以忠信篤敬而行蠻貊之邦,以靖共正直而為神明之聽。四年去國,萬里還朝,乃升常伯之聯,用示匪躬之勸。昔鐘儀之留晉國,不忘南音;蘇武之在匈奴,常持漢節。方卿所守,未足為難況乎!踐阼之初,已有旌賢之詔。奪安車之高志,加秘殿之隆名,今茲之除,蓋理前命,裒崇非過,何以辭為?”
檜請以本身合得恩澤授安道、由義官,由是補迪功郎,舟人孫靜亦授承信郎。
————————————————————————
注:鐘儀,春秋時楚國人,楚、鄭交戰時,被鄭國俘虜,獻給晉國。 一次,晉景公看見被綁著的鐘儀仍舊戴著楚國帽子,於是問他是誰。 鐘儀回答:“楚國的俘虜。”晉景公又問:“你姓什麼?”鐘儀答:“我父親是楚國琴臣。”晉景公叫人給鐘儀鬆綁,命他彈琴,他彈奏的全是楚國的曲子。 晉景公又問:“楚王這個人怎樣?”鐘儀回答說:“這不是小人所能知道的。”再三問他,他卻只說楚王小時候的事。
範文子說:鐘儀是一位君子。 他不說自己的姓名而說他父親,是不忘本;只彈楚國的音樂,是不忘舊;問他君王的情況,他只說楚王小時候的事,是無私;而且處處表示出對楚王的尊重,是尊君。 不忘本是仁,不忘舊是信,無私是忠,尊君是敏。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21 pm

一、一旦身為囚虜

靖康二年三月末,已經淪為階下之囚的趙佶、趙桓以及全部皇族接到了通知:俘虜分為兩路北遷,一路以趙佶為首,隨完顏斡離不軍從河北路北上燕山(今北京);另一批以趙桓為首,隨完顏粘罕軍先從河東路到雲中(今山西大同),再從雲中押解至燕山與趙佶會合。

按照金帥的安排,趙桓的兄弟們是和父親趙佶一起走,而何栗、孫傅、張叔夜、秦檜、司馬樸等大臣跟著趙桓。 趙桓突然提出了一個要求——要肅王趙樞與自己同行。 這是因為肅王趙樞在金營當了一年人質,趙桓認為他對金軍的情況較為熟悉,把他帶在身邊,遇到事也可以有個人商量。

然而,肅王趙樞卻堅決不肯:“去年奉旨出使,臣不曾推辭。一年以來不能在父母膝下,如今雖然得以生還,但又已經是國破家亡。臣自知死期不遠,所幸終於能夠得見父母,請陛下讓臣在父母身邊最後儘一點孝道吧!”說著,已經是淚流滿面。

看來,肅王趙樞對趙桓這個哥哥頗有怨恨——畢竟當時趙桓是把他往虎口里送啊!
此時的趙桓也不可能強迫肅王趙樞了,他只得無可奈何地改命祁王趙模(趙佶第十一子)隨自己同行。

————————————————————————
曹勳《北狩聞見錄》
至是三月二十九日,有語分路去。 上皇同二太子由河北路,上同國相由河東路,約會燕京。
是日上欲肅王同行,肅王堅辭曰:“去歲奉旨出使,不曾避免,久違膝下,雖得生還,而家破國亡,死日甚近,所幸卻拜父母,乞且留侍。”下泣,請甚確。 方得免去,復以祁王從行。 (以肅王虜情稔熟,欲同行。)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24 pm

第二天,趙佶率領后妃、皇子等望東京城中遙拜,辭別宗廟。 趙佶伏地痛哭,拜叩完畢時,他已是氣塞不能起。 六皇子景王趙杞見狀,從旁將他攙扶了起來。 大家都清楚地看見——年僅二十四歲的景王趙杞,在短短一個月時間裡,竟然已經鬚髮皆白。 自從被俘入金營,景王趙杞基本是吃素,他一直在禱告神靈,求神靈庇佑,讓趙宋逃過這一場劫難,但這也只能是夢想罷了。
晚上,趙桓獲准帶著皇后、皇太子去向父親趙佶辭別,相約在燕山再會,雙方洒淚而別。 昔日,他們是至尊至貴的皇族,如今生殺予奪之權操縱在別人的手中,等待他們的將是什麼樣的命運? 他們不敢去想卻又不能不去想……
靖康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完顏斡離不軍開始班師。 宋朝俘虜原本有一萬八千餘人,其中皇室三千餘人,宗室四千餘人,貴戚五千餘人,貢女三千餘人,工匠記憶等三千餘人。 俘入金軍營寨後,其中有有二千人死亡或下落不明的,金軍遣返了二千人,剩下的一萬四千人也將分道分批地踏上北遷的路途。

這天凌晨,趙佶一行人被押到劉家寺的金軍東寨內集合,在這裡吃早飯——他們在東京城下最後的一次早餐。

————————————————————————
附錄 曹勳《北狩聞見錄》
上皇率令二後、諸王望拜城中,辭違宗廟。 上皇伏地氣塞不能起,景王掖起之。 六宮無長幼皆哭聲震天,泰煙門動,日色慘翳,風聲如號哭,兩時方止。
是晚報來日起程,今上同皇后、太子來拜違別,泣下別去,自爾不復相見。 景王自到郊宮日,侍上皇夜不解帶,仍常食素,至臨行時,發須皆白。
四月初一日(按:當為三月二十七日)絕早,分路轉城北去,至劉家寺東寨內約會,飯。
《宋俘記》
既平趙宋,俘其妻孥三千餘人,宗室男、婦四千餘人,貴戚男、婦五千餘人,諸色目三千餘人,教坊三千餘人,都由開封府列冊津送,諸可考索。 入寨後喪逸二千人,遣釋二千人,廑行萬四千人。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24 pm

宋俘們齊集於東寨後,完顏粘罕突然馳馬而至,高聲宣布:“大金皇帝有詔:現立張邦昌為楚帝。自古無不亡之國,爾等想必能夠領會。趙佶以前曾與本朝太祖皇帝訂立盟好,如今也已知道悔過,可封為天水郡王,趙桓可封為天水郡公。特准妻子相隨,服飾不改,以示厚恩。又命令元帥府將叛逆趙構之母韋氏,妻邢氏、田氏、姜氏,先行遣送入京禁押;所貢宋俘趙楧(趙佶第二十五子,建安郡王,十三歲) 、趙梴(趙佶第二十三子,相國公,十五歲)及趙楷(趙佶第三子,鄆王,二十七歲)妻朱氏,趙材(趙佶第十子,邠王,二十歲,已死)妻徐氏,馳速來朝,以示誠意;其餘的人暫至燕山安養,另候指揮。”

完顏粘罕宣詔完畢,馳馬而去。 由完顏斡離不出面來“招待”趙佶,又要皇后已下的妃嬪、諸王、帝姬都出來相見,讓他們在寨外席地而坐。

眾人坐定之後,完顏斡離不道:“自古賢聖之君,無過堯舜,但堯舜也最終要禪位於有德之人。歷代革運的事,想必天水郡王心下也能夠理會。本朝滅契丹時,所俘虜的嬪妃、兒女全部都分配諸軍充賞,現在大金皇帝念在天水郡王往昔有海上之盟,所以讓兒女相隨,服色、官職一切如故。 ”說到這裡,完顏斡離不舉杯給趙佶勸酒:“事有遠近,天水郡王儘管放心,必有快活。”

————————————————————————
附錄《南征錄匯》
黎明,宋太上等抵劉家寨,國相馳馬至雲:“有詔:見立張邦昌為楚帝。古無不亡之國,想宜領會。趙佶與太祖皇帝先立盟好,今知悔禍,可封為天水郡王,趙桓可封為天水郡公。妻子相隨,服飾不改,用示厚恩。又指揮元帥府,叛逆趙構母韋氏,妻邢氏、田氏、姜氏,先遣入京禁押;所貢宋俘趙楧、趙梴及趙楷妻朱氏,趙材妻徐氏,馳速來朝,用別誠偽;余安養燕山,另候指揮。

曹勳《北狩聞見錄》
上皇初見二太子,又要皇后巳下妃嬪、諸王、帝姬皆出見,席地坐定。 遣王汭譯奏曰:“自古賢聖之君,無過堯舜,猶有揖遜歸於有德。歷代革運底事,想上皇心下煞會得。本國比收契丹,所得嬪妃、兒女盡分配諸軍充賞,以上皇昔有海上之德甚厚,今盡令兒女相隨,服色官職一皆如故。”因勸酒曰:“事有遠近,但且放心,必有快活。”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24 pm

趙佶可實在是快活不起來,當下他向完顏斡離不哀求道:“當日宋金為兄弟,今日我等卻身為囚虜,這是天命運數啊!尚賴太子保祐,全活我一家千口,最近曾乞求把嗣子(指趙桓)留下,還望太子為我主張此事。”

完顏斡離不輕描淡寫地答道:“這也要等候上邊有聖旨下來。”
趙佶繼續哀懇:“兩國交兵,罪在我一人,將相並無過失。我罪在天,自當以一身蒙受天譴,希望不要殃及他人… …”

“此意甚好。”完顏斡離不漫應了一句,又舉杯勸酒。 酒過五行,突然把話題一轉,向趙佶提出了一個“懇求”:可否請趙佶把王婉容(趙佶之嬪)、帝姬給寶山大王完顏斜保(完顏粘罕的次子)作妾。
這是要趙佶把自己的小老婆和親生女兒一起送去給完顏粘罕的兒子當小老婆。 以中國的倫理,此不僅是對趙佶的莫大侮辱,並且還屬亂倫。
趙佶答應了。
早飯用罷,完顏斡離不撇下失魂落魄的趙佶,走了。
當天,趙佶的第十三女惠福帝姬趙珠珠(時年十六歲)就被送到了寶山大王完顏斜保的寨中。

————————————————————————
附錄曹勳《北狩聞見錄》
時上皇致謝曰:“當日為兄弟,今日為虜囚,豈非運數,尚賴太子保祐,全活千口,近嘗求還嗣子遠來闕廷,望為主張。”
太子曰:“候上畔來旨。”
上皇曰:“兩國主盟,惟某獲罪,非將相之咎。某罪在天,故請以一身少答天譴,願不及他人。”
太子曰:“此意甚好。”
於是酒五行,太子麵請王婉容、帝姬與粘罕次子作婦,許之。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25 pm

從二十七日起,宋俘分為七批陸續出發。
第一批是宗室貴戚,其中男二千二百餘人、女三千四百餘人,由金軍都統完顏阇母押解。
第二批是趙構之母韋賢妃、相國公趙梴、建安郡王趙楧、洵德帝姬趙富金(十八歲)、柔福帝姬趙嬛嬛(十七歲)、鄆王趙楷之妻朱鳳英(十七歲)、趙構之妻邢秉懿(二十二歲)以及趙楷趙構的妾和女兒等三十五人,由完顏粘罕的長子珍珠大王完顏設野馬,千戶國祿(一作國祿多),千戶阿替紀(一作阿替計)押解。
第三批是趙桓的後朱氏及其她妻妾、趙桓的長女柔嘉公主等,共三十七人,由寶山大王完顏斜保押解。 而惠福帝姬趙珠珠此時已經成了完顏斜保的小妾,所以她也在這一行人當中。
第四批是趙佶和他的兩個弟弟燕王趙俁和越王趙偲,趙佶的十幾個皇子、十幾個皇孫、二十幾個皇孫、五個駙馬,還有趙佶的后妃、宮嬪、侍女等,共一千九百四十餘人,由金軍萬戶額魯觀、左司蕭慶、孛堇葛思美押解。
第五批是帝姬、王妃等一百零三人,侍女一百四十二人由完顏斡離不親自押解。
第六批是貢女三千一百八十人、各種工匠技藝三千四百十二人,由金軍右監軍完顏希尹、左監軍完顏撻懶押解。
以上六批從河北路北上。
第 七批是趙桓、祁王 趙模、順德帝姬趙纓絡、從官十二人、侍女一百四十四人,由完顏粘罕、右司高慶裔、都統耶律餘覩押解,從河東路北上雲中。

————————————————————————
附錄 《宋俘記》
首起:宗室貴戚男丁二千二百餘人、婦女三千四百餘人,濮王,晉康、平原、和義、永寧四郡王皆預焉,都統阇母(即多昂木)押解。
二起:昏德妻韋氏,相國、建安兩子,鄆、康兩王妻妾,富金、嬛嬛兩帝姬,鄆、康兩王女,共三十五人,真珠大王設野母(粘沒喝長子)、蓋天大王賽里(宗賢)千戶國祿、千戶阿替計押解。
三起:重昏妻妾、珠珠帝姬、柔嘉公主,共三十七人,寶山大王斜保(粘沒喝次子)、蓋天大王賽里押解。
四起:昏德公,燕、越、鄆、肅、景、濟、益、莘、徐、沂、和、信十一王,安康、廣平二郡王,瀛、嘉、溫、英、儀、昌、潤、韓八國公,諸皇孫,駙馬,昏德妻妾、奴婢共一千九百四十餘人,萬戶額魯觀(名宗雋)、左司蕭慶、孛堇葛思美押解。
五起:帝姬、王妃等一百有三人,侍女一百四十二人,二皇子元帥斡離不(名宗望)押解。
六起:貢女三千一百八十人、諸色目三千四百十二人,右監軍固新(即穀神,名布尹) 、左監軍達賚(即撻懶,名昌)押解。
七起:重昏侯、太子祁王、纓絡帝姬及從官十二人、侍女一百四十四人,國相元帥粘沒喝(即粘罕,名宗翰)、右司高慶裔、都統餘覩(即伊都)押解。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27 pm

按照金國皇帝的聖旨,趙構之母韋賢妃這一批宋俘必須要“馳速來朝”, 所以必須快馬趕到金國的上京(今黑龍江哈爾濱)。
這些女人們大多都不會騎馬,但此時已經由不得她們會不會了,全部被強逼上馬。 一路上,她們經常從馬上掉下來,然後又強忍著傷痛爬上馬背。
康王之妻邢秉懿、鄆王之妻朱鳳英、洵德帝姬趙富金此時正懷著身孕,出發的第二天,她們都因墜馬而損胎,實在是不能騎行了。 此時又有警報傳來:前方百里發現宋兵,於是不得不在胙城暫時停了下來。
四月一日,比她們後出發的趙桓的皇后朱氏、朱慎妃等第三批趕了上來。 完顏斡離不知道邢秉懿、朱鳳英、趙富金已經墜馬損胎,於是下令將這兩批宋俘合作一隊,讓他們換乘朱後隊裡的牛車。
這已是莫大的恩典了,這幾個在災難中的女人感到了一絲酸楚的慶幸,然而,她們還不知道,災難才剛剛開始。
隨後,以趙佶為首第四批宋俘也到了。 四月二日,前方的警報尚未解除,趙佶就在牛車里遠遠看見韋賢妃、相國公趙梴、柔福帝姬趙嬛嬛騎著馬又開始趕路了,不禁淚如雨下。

————————————————————————
附錄 《青宮譯語》
天會五年三月二十八日午,國相左副元帥、皇子右副元帥命成棣隨珍珠大王、千戶國祿、千戶阿替紀押宋韋妃、邢妃、朱妃、富金、嬛嬛兩帝姬、相國王、建安王等先至上京,護兵五千。 百里外聞有宋兵,頗凜凜。 諸婦未慣坐騎,紛紛墜馬,欲速不前。 道中初經兵火,屋廬俱燼,屍骸腐朽,白骨累累。
二十九日,邢朱二妃、二帝姬以墜馬損胎,不能騎行。

四月朔,王弟寶山大王押朱後、朱慎妃、公主、珠珠帝姬(王弟俘為妾)至寺合隊。
《呻吟語》
初二日,河北報警,停車兩日,虜遣兵士先渡。 太上見韋後、相國公、柔福帝姬乘馬先行,淚下竟日。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41 pm

就在韋賢妃一行人重又啟程的當天,半路上,朱鳳英要小解,出於一個女人最基本的羞恥之心,她要求暫時離開一下隊伍。 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千戶國祿乘機跟了過去,他不管朱鳳英剛剛墜馬損胎,上前將她逼住……
國祿凌辱了朱鳳英仍不心滿意足,他又瞅了一個機會,想鑽進朱皇后的車裡去,幸好被完顏斜保看見,抽了他一鞭子,把他趕開了。
但是,這一鞭子製不住國祿的淫心色膽,他轉而又盯上了柔福帝姬趙嬛嬛。 四月初四日,一行人渡過了黃河,金軍萬戶蓋天大王完顏賽里已在北岸迎侯。 完顏賽里一眼看見國祿與柔福帝姬趙嬛嬛同乘一馬,國祿大概是藉口柔福帝姬不會騎馬,需要人保護,於是強行在馬上猥褻她。
完顏賽里頓時大怒,如花似玉的南朝帝姬豈能輪得到你這個小小的千戶? 他當場衝上前去殺了國祿,把屍體扔進了河裡,伸手拽住柔福帝姬趙嬛嬛就要帶走。
完顏設野馬上前道:“奉皇帝之詔,此帝姬要送到上京。”

完顏賽里聽說是要獻給皇帝的,這才作罷。
國祿死了,妃姬們原以為身邊總算是少了一個色中惡鬼,但是,殺色中惡鬼的蓋天大王完顏賽里也是色中惡鬼,他雖然放過了柔福帝姬趙嬛嬛,卻馬上盯上了趙構之妻邢秉懿。 第二天,一行人趕往湯陰縣,邢秉懿被完顏賽里逼得幾乎自盡……
她們就像墮入了一場噩夢,想醒卻怎麼也醒不過來……

————————————————————————
附錄《青宮譯語》
初二日早行,途次,朱妃便旋,國祿逼之,又乘間欲登朱後車,王弟鞭之。

初四日,渡而北,萬戶蓋天大王(名完顏賽里)迎候。 見國祿與嬛嬛帝姬同馬,殺國祿,棄屍於河。 欲挈嬛嬛去,王以奉詔入京語之,乃隨行。
初五曰,次湯陰。 邢妃以蓋天相逼,欲自盡。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41 pm

四月十一日,一行人到達真定府。 駐紮在此的金軍千戶宴請完顏設野馬和完顏斜保,宋俘中的妃嬪們被命令到席上陪酒。 完顏設野馬和完顏斜保聽說朱鳳英和趙桓的朱慎妃二人都擅長吟詠,於是叫她們來唱新歌,助酒興。

朱鳳英和朱慎妃哪裡還有心情填詞唱歌,但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你肝腸寸斷無關緊要,要是讓兩位大王心情不好,等待她們的就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凌辱了。

再三強逼之下,朱鳳英作歌云:
昔居天上兮,珠宮玉闕;今居草莽兮,青衫淚濕。
屈身辱志兮,恨難雪;歸泉下兮,愁絕!
朱慎妃和歌云:
幼富貴兮綺羅裳,長入宮兮侍當陽;今委頓兮異鄉,命不辰兮志不強……
歌詞是作出來了,但這兩個傷心欲絕的女人卻怎麼也唱不出來。 其實,唱不唱得出來根本不重要,完顏設野馬和完顏斜保本來就不懂漢語,也並不是有欣賞曼妙清歌的雅趣。 看著昔日無比高貴的宋朝的皇妃、王妃在自己面前咽淚勸酒,強顏作歌,對他們來說是一件極有成就感和滿足感的暢快事。
兄弟倆這頓酒喝得好不快活,完顏設野馬喝了個大醉,完顏斜保竟然喝得第二天生了病。 兩位大王不能啟程,於是不得不駐馬休息了一天。

————————————————————————
附錄《青宮譯語》

十一午,抵真定,入城,館於帥府。 二王令萬騎先馳,助攻中山,觀動靜。 千戶韶合宴款二王,以朱妃、朱慎妃工吟詠,使唱新歌。
強之再,朱妃作歌云:“昔居天上兮,珠宮玉闕;今居草莽兮,青衫淚濕。屈身辱志兮,恨難雪;歸泉下兮,愁絕!”
朱慎妃和歌云:“幼富貴兮綺羅裳,長入宮兮侍當陽。今委頓兮異鄉,命不辰兮志不強。”皆作而不唱。
十二日,大王中酒,王弟亦病,駐馬一日。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41 pm

四月十八日,韋賢妃和朱皇后兩批宋俘終於到達了燕山,被安排在愍忠祠居住。 這天晚上,完顏設野馬、完顏斜保、完顏賽里、阿替紀還不肯回家,都留在愍忠祠過夜。

四月十九日,完顏設野馬強行把洵德帝姬趙富金帶回了自己的府裡。
完顏設野馬早就看上了洵德帝姬趙富金,靖康二年二月,完顏粘罕和完顏斡離不在東京城下開“太平合歡宴”的時候,完顏設野馬就曾請完顏斡離不向趙佶提出過要趙富金為妾的要求。 當時趙佶還試圖抗拒,完顏粘罕為此勃然大怒,立即命在場的金軍將領每人帶走兩名妃姬。
大約從那時起,洵德帝姬趙富金就被強行帶到了完顏設野馬的寨中。 後來,完顏吳乞買的聖旨裡指名要把洵德帝姬趙富金送到上京,完顏設野馬也只得從命了。 對宋朝皇帝當然可以想搶就搶,但金國皇帝要人,完顏設野馬是不敢霸占的。 所以在押送途中,他很“珍惜”和趙富金在一起的時光。

第三批宋俘朱皇后、朱慎妃等留在了燕山,而第二批宋俘韋賢妃等人則在完顏設野馬、阿替紀押的押送下,於二十四日策馬啟程,繼續向金國的上京進發。

————————————————————————
《青宮譯語》
十八日,抵燕山,大王及王弟蓋天、阿替紀均弗歸府,居愍忠祠。
十九日,大王為妻福金,脅歸府。
四月二十四日,隨王及阿替紀押韋妃等策馬行,王弟及朱後等留弗遣。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43 pm

韋賢妃一行人自燕山東行,從榆關出了長城。 一到塞外,就是沙漠萬里,路絕人煙。 這種地廣人稀之處,城鎮、村莊間隔極遠。 他們每日很早就要出發,為了在天黑前趕到下一個住宿地,必須一天疾馳一百餘里。 也許對於馬背上的民族來說,這還不算什麼,但這種走法,足夠讓宋朝的妃姬們疲於奔命、苦不堪言了。
四月三十日,他們趕到了來州的海雲寺。 金國人信佛,完顏設野馬要進廟燒香。 藉此機會,宋朝的妃姬們也全都請隨行的譯事官代寫書疏,一個個洗手焚香,虔誠地在佛前跪拜祈求、許願,希望佛祖大發慈悲,讓她們早日還鄉。

完顏設野馬見了嗤笑不已,因為他心裡清楚,等待這些妃姬們的將是什麼樣的命運。

到上京的途中,有一個名叫粱魚渦的地方,此處地勢卑下,到處佈滿深淺不一的積水,不能通舟船,是一片極為荒涼的沼澤地。 秋夏之際,這裡蚊虻極多,不分晝夜地叮咬路過的行人和牲畜。 所以打此通過時,必須穿上厚厚的衣裳,把全身包裹起來,如果要想在途中坐下來休息,則必須點燃蒿草,以煙熏驅趕蚊虻,但也只能是稍稍強一些而已。

————————————————————————
附錄《青宮譯語》
二十九日,至來州。 自燕山登程後,日馳百五十里,成棣亦疲於奔命,其它可知。
三十日,抵海雲寺。
五月一日,入寺駐馬,王及妃姬皆洗手焚香,妃姬輩倩成棣書疏,發願期得還鄉。 王嗤其愚,亦弗禁。

《宣和奉使錄》
自兔兒渦六十里至梁魚務。 離兔兒渦東行,即地勢卑下,盡皆萑苻沮洳積水,是日凡三十八次渡水,多被溺。 有河名曰遼河……秋夏多蚊虻,不分晝夜,無牛馬能至。 行以衣被包裹胸腹,人皆重裳而披衣,坐則蒿草熏煙,稍能免。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43 pm

經過粱魚渦時,妃姬們穿上厚厚的衣裳,臥在馬背上的兜子裡。 馬深一腳淺一腳地在這沮洳之地涉水而行,水下到處是植物腐爛而形成的爛泥,有時馬一腳踏到深處,兜子就會沒入水中。 很快,妃姬們厚厚的衣裳就被髒水浸透了,但在這蚊虻亂飛之處,只能將濕衣嚴嚴實實地摀住身體,咬牙忍耐。

韋妃一行人在沼澤里整整走了兩天,她們覺得地獄之苦,也無加於此,但已經是欲哭無淚……
五月二十三日,韋妃一行人終於到達了上京會寧府。 出發時是三十五人,現在只剩下二十七人,趙構的大女兒、肅王趙樞的二女兒、三女兒、宮嬪徐金玉等八人已經把屍骨拋在了路上。
完顏設野馬先獨自去見了皇帝完顏吳乞買和一些女真貴族,報告說宋俘們已經全部患病,請求暫緩十日召見。 他向完顏吳乞買提出了一個請求:請皇帝把洵德帝姬趙福金賜給他為妾。 還請女真貴族們替他在皇帝美言幾句。

六月七日黎明,韋妃一行人被帶到了完顏吳乞買的御寨。 金國的皇宮遠沒有宋朝的皇宮那樣巍峨壯麗,只有一座殿,名叫乾元殿;也不像宋朝的皇宮那樣有高高的宮牆,只是在四面栽了幾行柳樹,就算是禁圍了。

韋賢妃一行人由完顏設野馬把引上殿,按照女真的禮節給完顏吳乞買行跪拜禮。 一旁的金國后妃從座位上起身,將韋賢妃等妃姬扶起來,完顏吳乞買對她們還算客氣,在殿旁給韋賢妃賜了坐。

————————————————————————
附錄《青宮譯語》
初八日,渡梁魚渦。 此兩日如在水中行,妃姬輩雖臥兜子中,駝馬背亦濕透重裳。 地獄之苦,無加於此。

二十三日,抵上京,仍宿毳帳。
二十四日,卸裝王邸,王投奏後,私見君相,剖陳朱妃為鄆王繼妻,相國、建安均非本身,且乞富金帝姬為妾。
二十五日,王託病,緩十日朝。

六月七日黎明,王令韋妃以下結束登車,成棣亦隨入禦寨。 朝臣分列以待,王引上乾元殿,皇帝正坐,后妃側坐。 韋妃等胡跪兩叩,后妃下坐,抱腰使起,賜坐殿旁。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44 pm

短暫的召見之後,完顏吳乞買賜了宋俘兩桌酒宴。 韋賢妃等妃姬一桌,由金國的六個后妃陪宴;相國公趙梴、建安郡王趙楧一桌,由完顏設野馬、阿替紀和金國的​​四個郎君陪宴。 而完顏吳乞買自己則退朝而去了。
宴畢,韋賢妃一行人對著皇帝御座跪叩謝恩。 隨後,宣詔官出來高聲誦讀聖旨:

“賜帝姬趙富金、王妃徐聖英(趙佶第十子邠王趙材之妻,二十歲)、宮嬪楊調兒(趙桓之宮嬪,十六歲)、陳文婉(趙桓之宮嬪,十七歲)給完顏設野馬郎君為妾,郡國夫人陳桃花(趙佶之宮嬪,十九歲)、楊春鶯(趙桓之宮嬪,十九歲)、邢佛迷(趙佶之宮嬪,十八歲)、曹大姑(趙佶之宮嬪,十九歲)隨為侍婢;

“賜宋妃趙韋氏、鄆王妃朱鳳英、康王妃邢秉懿、姜醉媚(趙構之妾,十七歲)、帝姬趙嬛嬛、鄆王第四女(六歲)、康王第二女(四歲)、宮嬪朱淑媛(趙桓之宮嬪,二十一歲)、田芸芳(趙桓之宮嬪,十九歲)、許春雲(趙桓之宮嬪,十六歲)、週男兒(趙桓之宮嬪,十六歲) 、何紅梅(趙桓之宮嬪,十九歲)、方芳香(趙桓之宮嬪,十七歲)、葉壽星(趙桓之宮嬪,十八歲)、華正儀(趙桓之宮嬪,二十四歲)、呂吉祥(趙桓之宮嬪,十八歲)、駱蝶兒(趙桓之宮嬪,十五歲)浣衣院居住;

“賜宋相國王趙梴、建安王趙楧燕山居住;

“賜途中身亡的鄆王第二女(七歲)、鄆王第三女(七歲)、康王長女(四歲)、宮嬪徐金玉(趙桓之宮嬪,二十一歲)、沈知禮(趙桓之宮嬪,十九歲)、褚月奴(趙桓之宮嬪,十七歲)等人妥為安葬。”

————————————————————————
附錄《青宮譯語》
皇帝退朝,賜韋妃等宴殿左,后妃六人陪宴。 賜相國、建安宴殿右,郎君四人及大王、阿替紀、成棣陪宴。
宴畢、對御座謝恩,胡跪兩叩。 宣詔官口宣雲:賜帝姬趙富金、王妃徐聖英、宮嬪楊調兒、陳文婉侍設野馬郎君為妾;郡國夫人陳桃花、楊春鶯、邢佛迷、曹大姑隨侍為婢者。 賜宋妃趙韋氏、鄆王妃朱鳳英、康王妃邢秉懿、姜醉媚,帝姬趙嬛嬛、王女肅大姬、肅四姬、康二姬,宮嬪朱淑媛、田芸芳、許春雲、週男兒、何紅梅、方芳香、葉壽星、華正儀、呂吉祥、駱蝶兒浣衣院居住者。 賜宋相國王趙梴、建安王趙楧燕山居住者。 賜道亡宋康王妃田春羅、王女肅二姬、肅三姬、康大姬,宮嬪徐金玉、沈知禮、褚月奴迄侍婢九人妥為掩瘞者。 ”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44 pm

宣詔完畢,完顏設野馬引著韋賢妃一行人對著御座謝過了恩,然後把韋賢妃等十幾個妃姬帶到了浣衣院。

所謂的浣衣院,其實是一座高級的妓院,關在這裡的女人是專供女真貴族們淫樂的。 趙構的母親韋賢妃、正妻邢秉懿、妾田春羅、姜醉媚等是第一批進入浣衣院的宋朝皇室女子,從此她們徹底淪為了性奴隸。
趙構的五個幼女,最大的才七歲,最小的只有兩歲,其中四個已經死在了路上,惟一倖存的的二女兒年僅四歲,她將在這所特殊的妓院裡度過她的童年,從小就看著她的奶奶、媽媽是如何遭受野獸的奸淫蹂躪,甚至連她自己……

把韋妃等女人、女童押送到浣衣院之後,完顏設野馬興高采烈地把洵德帝姬趙福金帶回到自己的家裡。 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他要娶妾,而且是一次娶八個。
完顏設野馬的家裡已經是賓朋滿座。 因為是皇帝賜婚,所以金國宮廷的女官已經早早地到了,來為完顏設野馬舉行“納妾禮”。 完顏吳乞買還賜了黃金一百兩、馬十匹、表緞十端、以及給趙富金等八個妾婢的金國國服。
完顏設野馬可謂是心想事成、如願以償了,當下自然是滿心歡喜地謝主隆恩。

————————————————————————
附錄《青宮譯語》
宣畢,王又引韋妃等十八人,侍婢九人一行立已,與相國、建安、富金帝姬等十人一行立,對座謝恩。 又引韋妃等入院,始挈富金等歸邸。
皇帝已遣女官先至,主納妾禮,並賜王黃金一百兩、馬十匹,表緞十端;趙富金等國服八襲。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48 pm

女官們把完顏設野馬引入上座,領著趙富金、徐聖英、楊調兒、陳文婉、陳桃花、楊春鶯、邢佛迷、曹大姑八個女人向他行跪拜禮。 行禮完畢,女官把這八個女人引入內幄,脫下她們的衣服,拿出來掛在幄門上。

然後,在賓朋的歡笑喧呼聲中,女官請完顏設野馬入內幄,去和他的妾婢們合卺。 女官把完顏吳乞買賜的八套國服掛在邸門上,請賓客們縱情放歌飲酒,等完顏設野馬出幄。
完顏設野馬出來的時候,宣布已經和趙富金、徐聖英、楊調兒、陳文婉、陳桃花、邢佛迷合卺,女官們取下六襲國服,進去給她們穿上,然後把她們帶到中庭見賀客。 而此次尚未合卺的楊春鶯、曹大姑則仍舊穿原來的衣服,坐在外幄。

第二天,完顏設野馬帶著這八個妾婢去向皇帝朝謝,還到浣衣院去“看望”了一下韋賢妃,並向相國公趙梴、建安郡王趙楧傳報——昨天晚上,鄆王妃朱鳳英和柔福帝姬趙嬛嬛兩人已經蒙受皇帝的幸禦。 所以趙梴、趙楧二人要趕快到宮門外去謝恩……

相國公趙梴、建安郡王趙楧於六月九日啟程返回燕山,女人們則全部留在了上京。 由於趙構是趙宋皇室惟一的漏網之魚,所以女真貴族們對“叛奴趙構”的母、妻、妾、女的奸淫蹂躪尤其殘酷。

————————————————————————
附錄《青宮譯語》
王謝恩訖,女官引王上座,引妾婢八人向王胡跪,兩叩訖,引入內幄,卸其衣,出懸幄門,請王入幄合卺。 又取國服懸邸門,速賀客。 申刻,王出幄,取國服六襲,賜已合卺之趙富金、徐聖英、楊調兒、陳文婉、陳桃花、邢佛迷,導坐中庭,見賀客。 女官取故衣,衣未合卺之楊春鶯、曹大姑,坐外幄,用其俗也。

初八日,王挈妾婢朝謝,並謁韋妃,傳報朱鳳英、趙嬛嬛並蒙幸禦,趨趙梴、趙楧宮門謝恩。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48 pm

以趙佶為首的第四批宋俘是在三月二十九日出發的,趙佶和鄭太后以及妃嬪們全部乘坐牛車,但這一批實在是人數太多,連趙佶之弟燕王趙俁和越王趙偲也只能共用一輛牛車,其餘的宗室人員被勒令徒步行走。 那些不能長距離步行的,押送的金兵就像趕牲口一樣,把他們一路往燕京趕……
這裡的女人們的遭遇也和韋賢妃一行人差不多。 到達湯陰縣時,押運官孛堇阿林葛思美(又作烏凌阿色哷美)居然把趙佶后宮的曹才人(名小佛奴,十九歲)“盜”走了。

也許少一個美女對趙佶來說還不算什麼,但這種恥辱卻不是一個帝王所能承受的,何況這個曹才人還是名門閨秀,乃宋初大將曹彬的後裔。 (曹彬獲配饗宋太祖廟庭的殊榮。)
趙佶羞憤難當,卻又無可奈何,只得命肅王趙樞傳諭后宮的女人們——千萬不要離開隊伍,以免遭受凌辱。
完顏斡離不知道後,倒是也因此委派人來“照料”趙佶的妃嬪、宮女,但並沒有讓阿林葛思美把曹才人還回來。 那意思是——“盜走”了的就算了,今後不要再有這類事就行了。
在金軍中,能這樣對待囚虜,已經是相當的“菩薩心腸”了。

————————————————————————
附錄《呻吟語》
初七日,次湯陰,館伴阿林葛思美盜后宮曹氏,太上令肅王傳諭后宮,不得離次取辱。 虜酋亦令王宗沔、王慎、李常為都管,馳騎照料。

《宋俘記》
寵婢封婕妤、才人、貴人、美人者四十一人,先入青城寨,隨行入劉家寺寨,五起北行。 曹小佛奴,移居葛思美寨。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48 pm

眼見曹才人是不可能回來了,趙佶還想保住一點可憐的顏面,他對外聲稱是自己念在阿林葛思美有“迎奉之勞”,所以把曹才人贈給了他。 (這實在是編不出來還要強編的理由,因為有“迎奉之勞”,太上皇就贈送一個自己的小老婆?)

自從渡過黃河之後,宋俘們一路所見的都是金軍野蠻殺掠和破壞所留下的滿目瘡痍,到處荊榛瓦礫、屍骨縱橫,一座座村落早已經人煙盡絕,大量被殺死的人未能得到及時掩埋,幾百里間處處瀰漫著刺鼻的屍臭……

在這種鬼域之中,宋俘們的食物除了靠金兵提供,不可能有其它的來源。 而金兵給囚虜們的食物很有限,宋俘們的人數又太多,從相州出發之後,他們面臨越來越嚴重的飢餓威脅。

此時偏偏又連日陰雨不止,宋俘們在風雨泥濘和飢寒交迫中苦苦掙扎,沿途車折馬倒,很多婦孺老病被丟棄,任由無情的雨水澆滅他們奄奄一息的生命……

趙佶一行人整整用了七天的時間,又向北行進了二百里路程,於四月十五日艱難地抵達了邢州。
四月十六日,趙佶之弟燕王趙俁(四十五歲)餓死在都城店。 這位昔日的親王如今連一口棺材都沒有,只能用馬槽來裝殮。 趙佶看到他的雙腳伸在馬槽外面,頓時慘然淚下。

————————————————————————
附錄《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五
上皇以烏凌阿色哷美有迎奉勞,遺以后宮曹氏。 曹氏武穆王彬之裔,寧德後近侍也。 (此據張匯所進《節要》附入。)

《呻吟語》
十五日,次邢州。 連日風雨,車折馬倒,被掠者死亡日甚。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48 pm

燕王的正妃郭夫人和兒子哀求完顏斡離不,請他開恩,讓他們把燕王趙俁的遺體運回去安葬。 “菩薩太子”並沒有發慈悲,而是下令迅速將燕王的屍體就地焚化,燕王的其它妻妾不在此批宋俘隊伍之中,不許前來弔唁,以免耽誤行程。

當天晚上,燕王的遺體就被火化了。 宋俘們簡單地設置了靈位祭奠,兔死狐悲的趙佶伏在弟弟的骨殖上放聲痛哭:“我很快就會跟著你去的……”
哭祭之後,趙佶命人將燕王的骨殖就地掩埋:“好歹這裡還是中原,也免得去做異鄉之鬼!”
郭夫人卻無論如何也不願意把燕王的骨殖埋在荒郊野外,堅持要帶著走,對此,趙佶也不能再多說什麼了。

今天,你帶著別人的骨灰,明天,還不知道自己的骨灰有沒有人管呢!

接下來的路,連牲口都走得吃不消了,不時有牛馬倒斃,而飢餓的囚虜們就立即爭著上去割肉……
皇家的妃嬪、帝姬遭受凌辱,親王尚且餓死,其它人的境況就可想而知了。

————————————————————————
附錄曹勳《北狩聞見錄》
燕王途中以乏食薨,殮以馬槽,猶露雙足,就寨焚化。 上皇令本位將骨殖就寨地埋瘞,曰:“且是中原,免為異鄉鬼也。”夫人堅欲攜行,亦不能卻。 上皇致奠靈位,伏其骨哀甚,曰:“吾行且相及。”時執兵虜亦在旁泣下。

《呻吟語》
十六日,次都城店,燕王俁薨,太上哭之慟,殮以馬槽。 王夫人、王子同在一軍,視含殮,請歸喪,斡酋不許,令火化,囊骨行。 王妻別在一軍,不准哭臨。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5:49 pm

第六批出發的三千貢女乘坐的是牛車,每車兩人。 到了晚上,她們就睡在車上。 押送的金兵把牛車聚集在一起,宮親貴戚女子的車在中間,民間女子的車在四周,金兵則在外圍紮下一圈帳篷,把她們圍住,以防她們逃跑。

她們在風雨中被押送至相州時,她們經過一路的顛簸和連日來雨水的浸泡,牛車的頂棚紛紛出現了滲漏,讓這些貢女們難捱淋漓之苦。 這時,就會有“好心”的金兵允許她們到帳篷裡去避雨。 一些貢女走進了帳篷,但是,她們被抬出來的時候,已經成了一具具被姦淫致死的屍體……

宋俘們終日以淚洗面,金軍將領們一邊吃肉喝酒,一邊管弦奏樂,一個個摟著搶來的美女快活無邊,欣賞著囚虜們在飢寒風雨中苟延殘喘。

雨仍舊下個不停,在泥濘不堪的道路上,一隊隊宋俘被驅趕著繼續向北、向北,一步步走向人間地獄……
四五月間,從河北路北遷的幾批宋俘終於陸續抵達燕山。 經過點驗,趙宋宗室三千多人,只活下來一千多,並且活著的還是十人九病;貢女三千一百八十人活下來二千九百人;工匠技藝三千四百十二人,活下來一千八百人。

完顏斡離不下令將活下來的貢女一半分賞金軍將士,一半押解至上京,工匠技藝則各自謀生。

————————————————————————
《呻吟語》
初八日,次相州,固新所押貢女均乘牛車,車兩人。 夜屯時,宮親貴戚車屯於中,民間車屯於外,虜兵宿帳棚,人環其外。 連日雨,車皆滲漏,避雨虜兵帳中者,多嬲斃。

十八日,次柏鄉,渡河後,居民盡矣。 荊榛瓦礫中,屍骨縱橫。 御車牛馬時有倒斃,離割爭啖。 被掠者日以淚洗面,虜酋皆擁婦女,恣酒肉,弄管弦,喜樂無極。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9:14 pm

由完顏粘罕親自押解的以趙桓為首的宋俘是最後啟程的一批,他們取道河東路北上雲中。

靖康二年四月一日凌晨,趙桓出現在了東京城下,頭戴一頂青氈笠,騎在馬上,尚書右僕射兼中書侍郎何栗、同知樞密院事兼太子少傅孫傅、資政殿學士簽書樞密院事張叔夜、御史中丞秦檜、尚書兵部侍郎司馬樸等大臣和一百名手無寸鐵的侍衛跟隨著,後面有金國的監軍押送。

一行人從城南出發,繞城向西,趙桓一路掩面號泣,隨行的皇族、大臣也無不失聲痛哭。
秦檜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會以這種方式離開東京城。 到金營後,秦檜其實知道,只要向完顏粘罕低一下頭,表示已經回心轉意,他就有可能像馮澥、汪藻等人一樣被放回去,但他思來想去,終於還是選擇了忠君。
十幾年前,他這個寒門士子為了趕考,是冒著風雨,徒步跋山涉水走到東京城的。 而此刻,他正在趙桓的號泣聲中體會忠君所必須付出的代價——二十年的寒窗苦讀,十年的仕途經營,當年的青雲之志、榮華之夢都已成為昨日黃花,等待自己的是盼不到頭的滿是凌辱和蹂躪的囚徒生涯……

————————————————————————
附錄《泣血錄》
是日,傳聞太上皇在二太子軍中,上在粘罕軍中。 上戴青氈笠,乘馬,侍衛百人,後有監軍隨之,亦有隨行豬羊十數。 自鄭門而北,每過一城角,掩面號泣。 燕王、越王止得一牛車,余宗室徒行,不能行者,驅之使前。

《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四
建炎元年夏四月,庚申朔。 金左副元帥宗維退兵,淵聖皇帝北遷。 尚書右僕射兼中書侍郎何栗、同知樞密院事兼太子少傅孫傅、資政殿學士簽書樞密院事張叔夜、御史中丞秦檜、尚書兵部侍郎司馬樸從。 樸光兄孫也,城始破,樸詣軍前納款。 逮將北還,樸遺書二帥,請存趙氏。 金人憚之,挾以北去。
帝在軍中,頂青氊笠,乘馬,後有監軍隨之,自鄭門而北,每過一城輒掩面號。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9:17 pm

這一批宋俘領教了完顏粘罕秉性的嚴酷殘忍。 一路上,趙桓不時忍不住仰天悲號,每次都遭到嚴厲呵斥。 從官們起初還騎著自帶的馬跟在趙桓後面,走了一段時間後,馬匹紛紛倒地斃命,完顏粘罕可不會給他們換馬,勒令他們徒步行走,稍一遲緩,鞭子就抽到了身上。

宋俘們的行止坐臥全部處在金兵的嚴密監視之下,晚上睡覺時,為了防止他們逃跑,完顏粘罕命人把趙桓、祁王趙模、順德帝姬趙纓絡及隨從宮女全部綁起手腳,讓他們男男女女並排躺在一頂大帳篷裡。

在如此屈辱之下,性格剛強的張叔夜選擇了以死亡來表示抗議。 從出發起他就一直不肯進食,只是喝一點湯水而已。 四月十日,有車夫告訴張叔夜,馬上就要過黃河了,前面已經不是大宋的疆土了(趙桓已經下詔將黃河以北割讓給了金國),張叔夜一聽此語,矍然坐起,仰天大呼……

第二天,張叔夜扼吭而死,終年六十三歲。

在北遷的大臣中,張叔夜和秦檜是很受宋人敬佩的。 南宋朝廷得知張叔夜的死訊後,趙構還特別下了一道詔書,遙拜張叔夜為觀文殿大學士、醴泉觀使;遙拜秦檜為資政殿學士、提舉醴泉觀。

————————————————————————
《呻吟語》
司馬樸雲:帝自四月朔青城起程,粘沒喝令易青衣,頂氈笠,乘黑馬,監以騎吏。 帝時時仰天號泣,輒被呵止。 從官先令乘馬,馬斃即令步行,遲加鞭撻。 行止坐臥,番兒監之。 夜宿時,粘沒喝毳帳可容百人,縶帝及祁王太子、內人手足,並臥。
初四日入鄭州,停宿二日。 初十日,由鞏縣渡河。 車人語張叔夜曰:“將過界河。”叔夜扼吭死。

《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五
資政殿學士簽書樞密院事張叔夜薨。 叔夜既北遷道中,惟時飲湯,義不食其粟。 至白溝,(《實錄》叔夜從淵聖在尼瑪哈軍中,自鄭州而北。尼瑪哈河東軍也,不知何以過白溝?當考。)御者曰:“過界河矣。”乃矍然而起,仰天大呼,遂不復語。 翌日,扼吭死。
時上聞叔夜與御史中丞秦檜之忠,遙拜叔夜觀文殿大學士、醴泉觀使;檜落致仕,充資政殿學士、提舉醴泉觀;而何栗、孫傅輩以誤國故不復錄。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9:18 pm

這道詔書表明,南宋朝廷對張叔夜和秦檜是高度肯定的,而同樣是被擄至金國的何栗、孫傅則不在表彰之列。

在這裡,有必要介紹一下:宋人如何評價靖康之難時的幾位重要大臣的功過是非。

靖康年間,北宋大臣乖謬、奸臣叛異、將帥無能,士卒潰叛。 在上,縉紳士大夫們操守卑污、鮮廉寡恥;在下,許多士兵平民的作為也令人鄙夷。 因此朝野上下對那些為數甚少的,在亡國關頭能夠守節不屈的大宋臣子給予了極高的評價——“可垂訓後世,光耀無窮”。

李若水、張叔夜、秦檜在忠臣榜上排名是前三位,而何栗、孫傅雖然也不肯推立張邦昌,但由於有誤國之罪,因而得不到當時人的諒解。
第一忠臣是李若水。 他原本是一個小官,在眾多大臣不願出使金營的情況,他捨身不顧出使完顏粘罕軍(注意:千萬不要簡單地把議和使一律視為奸臣賣國賊,當時干這種差事既要冒然生命危險又極易落罵名。真正的奸臣賣國賊是耿南仲那類人,一面力主割地議和,一面排擠迫害主戰派,但讓他出使議和,他卻找理由推脫,推脫不掉就半路逃跑);在完顏粘罕廢趙桓為庶人時,在當時在場的大臣中,他是唯一立刻站出來拼死抗拒的人;此後,不論完顏粘罕如何威逼利誘,李若水顯示出了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錚錚鐵骨。


————————————————————————
附錄《靖康朝野僉言》
乃今欲稽考禍亂之由,則有大臣乖謬,誤國基禍,馴致傾危;姦回叛異,脅附以阽皇輿;將帥非人,士卒潰叛。 上自縉紳士大夫之操守,下至市井軍伍之作為,皆足以為將來之警戒焉。
若夫理辯曲直,面折強虜,捐身為國,以全大節,則有李若水者;力排群議,獨抗仇敵,主持宗社,義不苟生,則有秦檜者;為將帥則懷義赴難,潰圍入城,任執政則守節事君,鼎鑊不渝,則有張叔夜者;……皆可垂訓後世,光耀無窮焉。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東湖隱士 - 岳飛、秦檜、趙構二十大疑案

發表 由 lung 于 周五 12月 16, 2016 9:22 pm

值得注意的是:在當時的宋人看來,李若水其實確有誤國之罪,這主要表現在以下兩點:

1、在趙桓召集滿朝文武商議、表決是否割讓三鎮時,李若水跪地泣請趙桓割地,以躲過當前的一劫;

2、東京城被攻破後,他曾和何栗一起力勸趙桓出城去和完顏粘罕談判,結果把皇帝送到了金軍的手裡。
但是,李若水的錯誤得到了原諒,其原因在於他最後以死證明了自己,證明了自己的動機是為了皇帝、為了國家。 李若水死得很悲壯,足以人們相信,他泣請割讓三鎮是出於判斷的錯誤,是中了完顏粘罕以和談佐攻戰之計,是迫於北宋將帥無能,兵敗如山倒的情勢,所以出於不得已才建議皇帝暫時“舍車保帥”,畢竟割地比亡國要強;力主趙桓出城時,他以為皇帝此行一定是安全的,他是為了以此表示誠意,想讓金國二帥減免賠償的金銀,早日退兵,從而保住趙氏宗社,使盡可能多的困在東京城裡的百姓逃脫凍死、餓死的悲慘厄運。
李若水的動機是無可指責的,他之所以犯下誤國之罪,是因為一個忠厚到了幼稚的書生被完顏粘罕這個梟雄玩弄於股掌之間。 所以當時的都人認為:如果李若水苟且偷生,則必將入誤國罪臣之列;但他在金營理辯曲直,面折強虜,捐身為國,保全了大節。 惟其一死,盡贖了幼稚誤國之罪,留下的是令人欽佩的忠義氣節。

————————————————————————
附錄呂中《皇朝大事記》
李若水嘗主車駕出城者也,使其不死,亦在誤國一人之數,惟其一死之明白昭晰,故誤國之罪盡釋,而言忠義者亦首稱焉。
avatar
lung
Admin

文章數 : 9469
注冊日期 : 2009-07-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26頁(共29頁) 上一頁  1 ... 14 ... 25, 26, 27, 28, 29  下一步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